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1/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261832p.html
【字號】

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一日】「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凌晨,大概兩點多,監獄監區走廊的鐵門響了一下,吵醒了我。一名值班獄警走進監區關押犯人的樓房,與值班的事務犯人馬俊,嘀咕了幾句。過了一會兒,事務犯人馬俊以為我早已熟睡,便鬼鬼祟祟的溜進我的休息室內,拿出一小包粉狀藥物,悄悄的往我的水杯中傾倒,一會兒,他又拿出一種液體藥物往我的水杯中噴射。當時目睹這一幕,躺在被子中的我,不禁大吃一驚……」

這一幕,發生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監區,見證者是從該監獄有幸活著出來的法輪功學員。很早就有類似的傳聞。

湖北襄樊市鋁材加工廠法輪功學員邢光軍,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六日去世,據悉,直接原因是二零零三年邢光軍在范家台監獄裏被嚴管迫害了幾個月,其間被獄警施用不知名的藥液強制注射進肌肉,導致他神經紊亂,兩腿開始萎縮,後來不能下地行走。

湖北荊門市法輪功學員陳啟季,原本身體很好,不知被下了甚麼藥,身體突然出現心律衰竭、腦衰竭、腎衰竭。接著全身不能動,嘔吐、頭昏。送到沙洋總醫院搶救,最後只到奄奄一息,惡警才將他送回家推卸責任。幾天後,陳啟季含冤去世。

湖北安陸法輪功學員朱大華,被非法判刑7年,30多歲,入獄前思維敏捷。2006年朱大華在四監區抵制迫害,絕食五天,監獄給他灌食,不知給他灌了甚麼藥,灌藥後的朱大華顯得不對頭了:思維反映遲頓,面目表情滯呆,說話不流暢,走路不穩,疑心很重,判若兩人。

這次,見證者們詳細的回憶了這一段恐怖的經歷。從他們的回憶中,任何人都可以很清晰的了解到,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這種下毒藥害人的惡行,不僅案情真實,而且有計劃有預謀的實施。

見證者們說:「下毒主要罪犯馬俊,很多被迫害致死學員與他有關。馬俊是湖北仙桃人,家住湖北省仙桃龍華山辦事處錢溝路,因過失殺人罪被判15年,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服刑,他是一個專業下藥手,因他在部隊服役時是專搞藥物工作的。」

「馬俊是一分監區王雄傑(現四監區教導員)的親戚。監獄利用他下藥多年。給很多法輪功學員下毒藥,搞壞了很多法輪功學員的身體。馬俊靠下毒藥居然獲得減刑五年。」 下毒者為了減輕刑期作惡,暴露出另一個特點:謀利性。見證者們感慨道:「監獄生活困苦不堪,連開水都沒有喝的,一杯水放置一會兒,就白融融的一層沉澱物,一個月一百多元的生活標準,經過盤剝和剋扣,剩下的就是一點垃圾食物,即使有錢,出來讓你買點方便麵,日用品沒有別的東西。在這種情況下,邪惡的獄警很輕易的用減刑為砝碼,挾持常人罪犯參與迫害法輪功,搞垮一個法輪功學員就給他立功減刑。」

遭受下毒迫害的學員輕則住院,重則死亡,暴露出這種惡行的凶殘性。見證者們說:「麻城有四人從這所監獄出來,熊建平腳出毛病,吳明安中風狀態出來,曾獻奇在裏面被轉化,出來一段時間後也中風。二零一零年前後入監的法輪功學員,有一半多住過醫院;之前的很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住醫院,如朱大華、李周華、朱光娃、付姓學員、陳德永、熊紹緒、欒建軍、劉建勇、郭春生、李昌榮、江中林、羅先、 何生生等等。郭春春被迫害成精神病關在鐵籠裏,欒建軍不是精神病,也被當成精神病折磨。

紅安縣法輪功學員江中林,都是快七十歲的老人,他都很堅定修煉法輪功,分監區長肖天波對他下手,迫害致大便頻繁,送進沙洋監獄醫院三個月,越治越糟糕,九個月被迫害致死。

至二零一零年夏季,范家台監獄四監區關押了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絕大部份被迫害至身體出問題,有學員找獄警質問時,獄警叫囂:「就是藥摧殘你們的身體,搞的就是法輪功,你們講天滅中共,不管滅不滅先把你們滅掉。」最邪的獄警是劉沐陽、肖天波、祖劍等人。」

下毒藥的惡人一般是在下半夜動手,見證者們道出了這種行徑的隱蔽性。「湖北棗陽法輪功學員熊紹緒,六十多歲,十分堅強,在看守所時,已經被折得眼睛,耳朵不好用。熊紹緒到監獄兩個月,不配合邪惡,有一天,包夾罪犯叫囂‘把他搞傻,把他搞傻’。果然,夜深兩點多,值班事務犯張新龍,向他水杯中下毒,有學員不想讓他們的迫害得逞,早晨就告訴了他,不要喝水。後來又發現夜深,值班事務犯金雙星、包夾罪犯高正早,聯合向熊紹緒的鹹菜瓶中下毒,早餐時,該學員將熊紹緒的菜踢到床底下去了,陰謀沒有得逞。惡警惡徒發現該學員知道了,就將該學員調換了監室,一年後,熊紹緒就住進了醫院。」

在利益的驅動下,監獄的惡警和惡徒成天琢磨轉化法輪功的事情,在下毒藥上又具有頻繁性。一見證者說:「我被調換到新監室後,裏面的三名法輪功學員都在吃藥,身體問題嚴重,都是高血壓、心衰竭、腎衰竭、發冷、出虛汗、小便失禁、吐沫不斷,我感到事態嚴重。他們不斷地對我下毒,將所有的東西不斷的投毒,床上墊的,蓋的,床邊上,床裏牆上,床頂上,穿的,用的,鞋,碗,衛生紙,等無孔不入。特別過節時,惡人更猖獗,向很多學員下毒,他們的藥物有粉劑、水劑,有黑色、白色、乳白色的;有顆粒狀的;有的有氣味很刺人,有的沒甚麼氣味;藥物破環人們五臟六腑、神經系統、排污系統、血液系統等等,他們不擇手段,以搞垮學員身體為目的。」

這名見證者接著說:「有一天深夜兩點多,值班事務犯鄭旭輝將手伸到我被子裏投毒,碰到我的身體,弄醒了我,我向他勸善,講善惡有報,他說不是他要搞,是幹部祖劍要他這樣做。 馬俊毒害了很多法輪功學員,每天晚上深夜就是做這種事情。幾乎所有的值班事務犯都參與做這件事情,特別是監號內有值班事務犯的,定會對法輪功學員下毒的,他們有讓你出點小毛病,有讓你出現大毛病,強拉你吃藥,打針,住醫院緩解的,有讓你越治越糟糕,直至保外或死了的。」凡是法輪功學員,在范家台監獄都有被下毒藥的可能,這個事實,更進一步揭露了這樁駭人罪行的普遍性。

當見證者們依法檢舉下毒藥的惡行時,行惡者的流氓性暴露無遺。這名見證者說:「用消極防禦的辦法,一學員看不管用,就將人證和物證遞到惡警的辦公室,惡警們哪裏肯管。該學員寫舉報信,約見檢察官,惡警們便造謠說該學員是精神病。該學員找他們講真相,惡警肖天波說:‘你們是反共產黨的,我們是反法輪功的,我們對所謂頑固的死硬分子,給予堅決的打擊。’ 該學員講應該依法辦事,惡警們說,‘對法輪功是政治鬥爭,’惡警們設下圈套,找來精神病醫生,想證明該學員是精神病,該學員沒有給惡警們鑽空子,馬上揭穿了它們的流氓把戲。」

「那年,我的大便、小便、心、腎、腳蹬等出現過問題。冬天惡徒在我床上投了很重的毒,我多次發暈,有天晚上,我感到人在逐漸失去知覺,暈過一會兒,又清醒過來,滿身冷汗,我看到他們邪惡透頂。」一親歷者這樣說道。

見證者們斷言:這種下毒藥的惡行,現在,還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不斷的悄悄上演著。

發稿:2012年08月21日  更新:2012年08月21日 00:42:15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