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普賀命危 家人控告佳木斯法院不作為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2/張普賀命危-家人控告佳木斯法院不作為-261859p.html
【字號】

張普賀命危 家人控告佳木斯法院不作為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法輪功學員張普賀目前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監獄,生命垂危,監獄拒不放人。家屬為營救張普賀出獄,向佳木斯向陽區法院立案庭遞交刑事申訴狀。因立案庭庭長楊國臣拒絕立案,家屬目前正在控告楊國臣違法不作為。

張普賀生命垂危,佳木斯監獄拒絕放人

張普賀
張普賀

張普賀,原黑龍江農墾總局建三江管理局勤得利農場場部物資科職工。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他妻子與兒子被迫離開了他,中共又開除了他的工作,目前仍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監獄六監區二隊,現生命垂危。

張普賀是因堅持信仰,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綁架,被枉判十年徒刑,關押到佳木斯監獄。在這個人間地獄,張普賀遭受到了常人難以想像的酷刑,因拒絕所謂的「轉化」,張普賀經常遭到來自警察和犯人的毒打、謾罵、體罰甚至長時間的電擊,身心受到巨大的摧殘。在他走路都很吃力的情況下(走二百米用半個小時時間),獄警不顧他的死活、強迫他出工。他的身體越來越虛弱,大小便失禁。張普賀在二零零八年左右到現在完全喪失了生活自理能力,胳膊、手也不好使, 自己吃飯都困難,兩條腿腫脹的很粗,且呈黑紫色。為了減少別人的負擔、儘量不麻煩照顧他的人,張普賀只吃饅頭蘸食鹽,儘量少進食,每天蜷縮著身子佝僂在床上,承受難以想像的痛苦。據悉,目前進食困難,大小便失禁,每天只是目光呆滯、毫無表情的佝僂在床上,生命危在旦夕,連同監室的犯人看著都說太淒慘了,但佳木斯監獄卻仍不放人。

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張普賀的弟弟張三江擔心哥哥等不到出獄的那一天,就聘請兩位律師去監獄要人,希望通過法律途徑把哥哥營救出來。最後,張三江和監獄六監區大隊長劉曉青簽了保外就醫協議,三個多月過去了,可佳木斯監獄至今仍不放人,張普賀親屬們心急如焚,十分擔心他的安危。

佳木斯市向陽區法院立案庭楊國臣拒絕立案,家屬控告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律師與張三江到佳木斯向陽區法院立案庭遞交刑事申訴狀,包括:申訴狀、判決書、身份證明、親屬關係證明。立案庭庭長楊國臣接待,勉強收下,說:是否立案一週內答覆。

八月六日,張三江給向陽區法院楊國臣打電話,詢問張普賀申訴立案一事,楊說不能立案。因為向陽區法院不作為,家屬決定控告法官楊國臣違法行為,遞交控告信。

八月十四日上午,二位律師與張普賀的弟弟張三江去向陽區法院立案庭、信訪辦遞交控告信,都沒見到人,下午再去仍沒人。下午律師和家屬去了中級法院審判監督庭遞交控告信,副主任叢宇生接待,回覆說向陽法院應該答覆。又去向陽法院沒進去門,又去中級法院說明情況,然後去向陽區人大送材料,信訪主任不在,辦公室主任李景榮代接材料。

八月十五日,張三江又去向陽區法院立案庭見到庭長楊國臣,詢問張普賀立案一事,楊態度蠻橫地說:「不管!願意哪告哪告去!」 張三江又去了向陽區人大信訪辦,主任王雅麗接見,一聽說法輪功的事(中間給向陽法院打電話)說:法輪功的案子不能受理,上邊有規定。張普賀的弟弟說:辦案那得有依據。王雅麗說:「是有文件,那是機密,不能拿出來看。」

關於佳木斯市向陽區法院立案庭庭長楊國臣法官違法行為的控告書,已報送:佳木斯市人大常委會、佳木斯市政府、佳木斯市紀律檢查委員會、佳木斯市政法委、佳木斯市中級法院、佳木斯市檢察院、向陽區人大常委會、向陽區政府、向陽區紀律檢查委員會、向陽區政法委、向陽區檢察院。

弟弟張三江呼籲營救張普賀的公開信

盼望哥哥早日歸來

我叫張三江,我的二哥叫張普賀。在我的記憶中,今年47歲的二哥年輕英俊,健康聰明、善良正直,我常常為有這樣一位哥哥驕傲。相隔近十年的時間,二零一二年五月,在佳木斯監獄再見到二哥的那一刻,我無比震驚,簡直不能相信那由犯人背出來的人是我那記憶中健康的哥哥,呆滯的眼神、塌陷的兩腮,異常瘦弱的身體,說話、反應都很遲鈍。看到這樣的二哥,我不知如何回家與我那年邁的父親交待。

我的家在黑龍江省勤得利農場,我們家兄妹四人,二哥是最出色的,他樂於助人,還是家裏的孝子,從小就知道替父母分憂。他在勤得利農場物資科上班,同事們都與他相處的很好。

一個偶然的機緣,二哥開始修煉法輪功。從那時起,我看到了對「真善忍」的信仰,使他變得更加善良,處處為別人著想。法輪大法高標準的道德要求,使他成了一位令人刮目相看的好人。二哥工作的單位不景氣,為了生計,他開了個理髮店,生意做得很好,凡是到他那理髮的人,沒有不誇他待人和善,手藝好的。鄰里鄰居的有事無事都愛往他那跑,說他為人很正,沒有現在社會上小青年亂七八糟的事。聽著大家對二哥的稱讚,我心裏也美滋滋的。

二哥曾經有一個幸福的家,有個聰明可愛的兒子。沒想到,這麼好的功法九九年七二零後卻被鎮壓了,為說一句「法輪大法好」二哥被單位開除了工職,無辜的二嫂也被開除了,一家人的生活沒有了著落,為了能吃上飯,二嫂與二哥被迫離了婚,後經多方努力二嫂才恢復了工作。二哥從此之後卻無家可歸,一無所有,過起了顛沛流離的生活。二哥的兒子現在二十三了,在哈理工上大學,十年了,孩子過著沒有爸爸的生活,爸爸也見不到兒子。我的心裏一想這事都受不了,何況他們被拆散的一家人呢?然而二哥在這樣的困境下,無怨無悔,依然堅修大法的勇氣和信念,我又不由得心生敬佩。

一九九九年,我二哥為大法說句公道話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兩年,受盡折磨,左耳被打聾,奄奄一息才被放回家。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佳木斯前進分局又將二哥綁架,在經受了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後被枉判十年徒刑,非法關押到佳木斯監獄。在這個人間地獄,二哥遭受到了常人難以想像的酷刑,因拒絕所謂的「轉化」(即以各種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二哥經常遭到來自警察和犯人的毒打、謾罵、體罰甚至長時間的電擊,身心受到巨大的摧殘。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七日,家裏意外的接到了來自佳木斯監獄的電話,說二哥病重,要求家屬來接見。我和父親去了監獄,在那裏我們看到了已被折磨得面目全非、生活不能自理的二哥,我和父親既傷心又氣憤。二哥告訴我們:監獄為了完成轉化指標「他們打我,警察李鐵軍、張春波、郭××(後勤工作)打我。」作為弟弟,我不能再坐視哥哥被折磨不理了,得替哥哥申冤,我含著眼淚給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打電話,投訴佳木斯監獄執法犯法、折磨迫害我哥哥的違法犯罪行為,追究他們的罪責,可是卻沒有人管。佳木斯監獄公開的投訴電話號碼竟然少一位數字,根本打不通。

年歲已大的母親思念二哥,每日以淚洗面,身體越來越不好,終因思念過度在二零零六年離世,老人最終也沒有看到兒子最後一眼,我知道母親是帶著遺憾離開的,那麼孝順的兒子還在無辜遭罪她怎麼能合上眼睛呢? 痛苦中老父又憂慮成疾,患上了腦血栓,癱瘓在床,時刻需要人照顧,我沒有時間再去監獄看二哥了。父親思念二哥常常落淚,誰見都心酸,老人最終也沒熬到二哥回來,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他也離開了我們。

在佳木斯監獄裏,二哥承受著精神和肉體雙重的迫害,身體狀況每況愈下。在非法關押期間,在他走路都很吃力的情況下(走二百米用半個小時時間),獄警不顧他的死活、強迫他出工。一次因走路緩慢,二哥被協同警察看管犯人出工的犯人拽住摔了出去,幸好被樓梯口欄杆擋住,沒滾下樓梯。從那以後,二哥身體狀況越來越糟,飯量逐漸減少,監獄伙食本來就很差,這樣他的身體越來越虛弱,大小便失禁,經常拉尿在床上,需要其他人照顧。二哥在二零零八年左右到現在完全喪失了生活自理能力,胳膊、手也不好使,自己吃飯都困難,兩條腿腫脹的很粗,且呈黑紫色。為了減少別人的負擔、儘量不麻煩照顧他的人,哥哥只吃饅頭蘸食鹽,儘量少進食,每天蜷縮著身子佝僂在床上,承受難以想像的痛苦,生命危在旦夕。

獄方還對我接見我哥設置阻礙,曾經讓我說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話,不然就不讓我見。

我去監獄看我哥時,我對他們說,我知道你們害怕我哥死在裏頭,我不怕你們不讓我見,我哥要是真的被迫害死了,我拉著我哥上北京告狀去!

一次我坐車從監獄回家時,一個穿便衣的獄警對我說,在這裏能不打人嗎,不聽話能不打嘛!我說,電視廣播裏說監獄是教育人的地方也不是打人的地方啊,說法輪功是非法組織,我就想問問,怎麼非法了?如果要這樣說的話,這些年共產黨幹的非法事可太多了……

因為我哥的原因,我知道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很多,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還真不知道迫害這麼嚴重,當年的法西斯也沒有這麼多殘害人的招數啊。當初我哥煉法輪功後,在當地小有名氣,因為他的為人、口碑都非常好。他思想境界比我高,身體比我好,這一切都緣於他修煉法輪功。我現在為甚麼意志這麼堅強,同我哥受迫害有很大關係,自從他被迫害以後,我總在思考「為甚麼、為甚麼」,面對監獄面對警察,我並不膽怯,因為我知道誰正誰邪,真相終究會大白於天下。

後來聽說法輪功的朋友經常去監獄看望我二哥,給他存錢,存物,我很受感動,牽掛的心也略感安慰。又聽說二哥現在的狀況更糟了:進食困難,大小便失禁,每天只是目光呆滯、毫無表情的佝僂在床上,連同監室的犯人看著都說太淒慘了,但佳木斯監獄卻仍不放人。

我就我二哥的情況諮詢了律師,才知道中國沒有一部法律說修煉法輪功違法,我二哥是被冤枉的。為了給蒙冤受屈的二哥早日洗刷清白,讓他早日恢復自由,恢復健康,我為二哥請了二位正義律師,控告佳木斯監獄的違法行為。

今年五月八日,我陪同律師去佳木斯監獄要求見人,監獄「六一零」不讓見,說我二哥已符合保外就醫條件,辦完手續就可放人。因救人心切,我就與六監區長劉曉青辦理了相關手續。三個多月過去了,毫無音信,我憂心如焚。

近十年來的等待,只期盼著二哥能夠早日回來,與他的兒子和我們團聚。我希望他們也能像我們一樣過上穩定平靜的生活,不會因為說真話遭陷害,不會因為堅持信仰被抓捕。希望所有有正義、有良知的人幫助我,讓生命垂危的二哥早一天脫離魔窟,早一天得到救治,早一天恢復健康,早一天過上安穩平靜的生活。

盼望二哥早日歸來!

弟弟:張三江

二零一二年八月

十二年來,張普賀的親人們也承受著巨大的經濟和精神壓力,二零零六年,張普賀的母親在迫害中去世,之後不久,張普賀的父親又患病癱瘓,於二零一二年七月在思念兒子的悲痛中離世。在此呼籲社會正義民眾伸出援手,幫助苦難中的張普賀走出魔窟,脫離危險,早日恢復健康。

佳木斯監獄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都將承擔法律責任。

涉案主要單位和責任人:

黑龍江省佳木斯監獄獄長:葉楓13351666999;
佳木斯監獄獄長:李好軍;
佳木斯監獄六監區大隊長劉曉13846150345,
六監區一分監區中隊長:溫棟;指導員:於海鵬;幹事:單升銳,及管教裴剛、關智慧等。
佳木斯向陽區法院立案庭,庭長楊國臣(電話:8788687)

發稿:2012年08月22日  更新:2012年08月22日 01:46:52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