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幼兒教師王福娟被劫持入伊春洗腦班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5/優秀幼兒教師王福娟被劫持入伊春洗腦班-261986p.html
【字號】

優秀幼兒教師王福娟被劫持入伊春洗腦班

文/大慶泰康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一個深受百姓歡迎的泰康蒙古族自治縣優秀幼兒教師王福娟和她的丈夫就是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生活中苦心投資辦的幼兒園,在邪黨「六一零」組織的脅迫下,幼兒園已經空空如也……

那麼好的教師;那麼好的師教環境;那麼好的道德教育;那麼值得百姓關照的一角;在中共的迫害下他們卻遭到牢獄之災!

A:
A: 教室前的寫字板。

B:
B: 幼兒教室外景。

C:
C: 教室講台和孩子的桌椅。

D:
D: 孩子的宿舍。

E:幼兒園的孩子的遊樂園。
E:幼兒園的孩子的遊樂園。

大慶泰康蒙古族自治縣胡吉吐莫鎮的王福娟、周宏波夫婦在鎮上算是名人,因為他們家開的幼兒園教出的孩子很出眾。

周宏波原胡吉吐莫鎮農機上班,年紀輕輕便患上腦神經痛、關節炎、風濕病,每次犯病都疼痛難忍,尤其頭痛時直撞牆,有次甚至將炕琴(東北火炕上裝被子的櫃子)的玻璃都撞碎了。自九七年修煉法輪功這些病全好了,人也精神了,整天樂呵呵的。

王福娟原是胡吉吐莫鎮中學民辦教師,教學認真負責,為人溫和,本就善良的她被法輪大法的法理所折服,也同丈夫一同修煉起法輪功。九八年教委改革不夠教齡的都下崗,她也是其中一個,因她熱愛教育事業所以二零零二年她與丈夫在家辦個幼兒園。他們時刻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對孩子耐心負責,不計私利,吃喝不苛刻孩子,教出的孩子基礎知識好,成績好,這十年來鄉親們都信服他夫婦為人,也願意把孩子送她這兒,為了更好的教學生,每學期她都給自己限定名額,滿數就不收了。大家都知道她教的好都提前報名,有時送晚的真是一遍遍找王老師,硬往這送。可就是這樣的好老師卻被一次次以各種「名目」騷擾、迫害。

二零零二年,周宏波正在給孩子們做飯,當時任胡吉吐莫派出所長李世林帶人闖進來問周宏波法輪功好不好?周宏波將自己的親身經歷講給他,告訴他如何好。「好就和我們走。」然後就把周宏波關進看守所,五十七天後將不肯放棄信仰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周宏波送回家。

從此騷擾不斷,甚至開始上她家看著,阻止她開幼兒園。即使這樣家長也悄悄的把孩子往這送。二零零七年一月周宏波送真相被非法勞教一年。也是這年教育局受「六一零」(是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類似納粹蓋世太保,在各地私設黑監獄對法輪功學員劫持洗腦,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非法組織。)指使,將周宏波家幼兒園的牌子摘下,搶走執照和證件。心裏支持他們的家長默默的,還是把孩子送他家。

二零一一年七月中心校副校長姚繼祥(周宏波同學)將在家修房子的周宏波騙到中心校,被在那準備好的司法所陳勇、派出所張浩月、趙國友等六個人抬上車送大慶洗腦班。這次教育局又一次受「六一零」指使,一起將幼兒園封了。接孩子的家長都替周宏波夫婦感到不公、氣憤。新學期開始,家長找到周宏波夫婦將孩子送來,這回他們夫婦說就是因為修煉法輪功他們一次次找藉口封幼兒園,也同樣是這信仰使自己堅持做個認真負責的好老師,家長說:「我們就信著你了,如有類似的事我們和他們幹!」甚至在司法上班的家長也多次找到王福娟說:「姐,就頂算我求你給我看孩子了。」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七日星期三下午,泰康縣教育局副局長吳全榮、幼教股長常泉、胡吉吐莫鎮中心小學校長陳寶柱及一名縣教委司機四人,闖到周宏波家,給他家幼兒園下「告知書」,限三天關閉幼兒園,否則公安、政法委一同來拉桌椅、床、玩具、設備,並聲稱是受政法委指使。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日星期一,大慶市泰康縣胡吉吐莫鎮中心小學校長陳寶柱、副校長姚繼祥、韓俊峰上下午去周宏波、王福娟夫婦家兩趟,說教育局讓來的,如不關幼兒園明天縣裏來人,王福娟問他要法律條文,他們說是縣政法委趙國慶、曹國輝讓的,縣長都知道了。七月三日,教育局來強行關幼兒園時,一家長質問教育局長吳全榮說:「你不讓往王老師這兒送孩子為啥呀?王老師咋的了?住宿、教室都乾淨、齊整的,教的好、吃的好、住得好、衛生好,不讓送(這兒)你得說出為啥?」吳全榮支吾的胡說「怕孩子以後有危險。」家長說:「這麼多年都沒危險,再說孩子是我們的,我們願意送哪兒就送哪兒。」「你不讓往王老師這兒送,送你二小(指中心校幼兒園),你能提供這麼優越的條件嗎?你能讓孩子住宿嗎?你能用車接送嗎?」 「你們學校放暑假,我們正忙的時候,王老師不放暑假,這兒啥時候接都行,早會兒晚會兒都行,你二小到點就下班,在王老師這能學到東西,你那除了玩土堆就是看錄像,我們家也有土堆何必上你那玩?」教育局長吳全榮說:「幼兒班沒這麼教的,就是玩兒,要不孩子腦子都累壞了。」家長反問他:「累腦子,孩子沒出生胎教咋說呢?」教育局幼教股長常泉趕緊說:」你們不懂教育,不和你說。」家長說:「我們不懂才往懂這兒送,你還不讓。」

中心校長陳寶柱故意說:「王福娟這月托兒費你全收吧,你這兒去我那兒的(孩子)這月不收錢。」王福娟不卑不亢的說:「多一分我都不要。」陳寶柱一勁兒在教育局長吳全榮跟前買好,說他以前如何如何扶持王福娟了,王福娟忍無可忍說:「你陳校長是怎麼扶持我的,這些年別說桌椅板凳,就是個黑板擦你也沒給過,我們幼兒園去(一年級)的孩子你故意出難題考,你們那的孩子不考也能通過。我這去的孩子書都不給,得家長自己找……」陳寶柱惱羞成怒的說:「你這樣對待我,你只能吃苦頭,吃苦的是你!」

後來取行李的家長對王福娟說:「三嫂,就是陳寶柱整的事,他去我家好幾次,讓我把孩子送他那,要不上學半年不給書。我當時就急了,告訴他不給拉倒,我們孩子學到知識,非得往他那送?」「他老姚家的孩子上學跟不上,老師告訴家長將孩子送王福娟那上半學期。」家長都表示:只要王老師收,我們就送。

周宏波夫婦被失蹤

七月四日,陳寶柱上週宏波家說:教育局讓天天來看看收沒收孩子。並故意說:「別看梁峰(胡吉吐莫鎮司法書記)哪次都沒來,但哪次都是他讓來的。」

七月五日、六日在陳寶柱、姚繼祥去周宏波家的時候,心疼女兒女婿的岳母迎出來說女兒夫婦沒在家,五日、六日司法所陳勇連著兩天去周宏波父親家(陳勇與周宏波家有親屬)問周宏波夫婦幹甚麼去了。

六日下午,周宏波夫婦出門散散心。晚上派出所副所長鄧君生在周宏波家從七點坐到九點多。七日早晨陳勇又去周宏波父親家問。七日晚六點多,往回趕的周宏波夫婦與陳勇在大慶火車站「相遇」。晚九點多馬百剛、趙豔波等人在鎮副書記梁峰(司法書記)帶領下,未出示任何證件,劫走周宏波家電腦主機箱、一台打印機、一部手機。周宏波夫婦失蹤。周宏波母親和孩子去問陳勇,他還裝不知道,問周宏波咋了?周宏波母親直接說:「你還不知道?你不跟蹤了嗎?」陳勇看瞞不住只好承認,上邊讓他跟蹤,沒辦法。七月九日,家人接到兩張拘留通知書,說周宏波在泰康看守所,王福娟在大慶第一看守所。家人至今也沒見到周宏波夫婦。

八月二日,王福娟弟弟接電話去泰康簽字接姐姐,但他到泰康,簽了字卻沒接到人,連姐姐的面也沒看到。八月六日晚,陳勇告訴王福娟家人,王福娟在伊春洗腦班。就是這樣一對從來只想服務於社會,辦學認真負責,優秀的幼兒教師被鎮政府、教委、中心校硬生生送去迫害。

無論是梁輝、陳勇、陳寶柱、還是趙豔波、馬百剛等,所有主動抑或被動參與迫害周宏波夫婦的人,都是可悲的,你們善惡不分,殘害良善,你們可知天理昭昭善惡必報。你的行為會給你,及你的家人帶來多大的災難?陳勇,你沒想過你弟弟的死是不是你作惡殃及家人?王福娟、周宏波夫婦是我們的老鄉,朋友,親屬,亦或是同學,他們只想做個好人,他們從未傷害過任何人,當你看到他十六歲無助的女兒,七十歲傷心的岳母,還有被你們硬生趕出教室,苦苦等著老師的孩子們,難道你們真的不曾有些後悔,有些不忍,有些歉疚?如果你還有過一絲未泯的良心,請務必守住自己的良知,不要喪失自己明辨是非和做人的準則,切莫要利令智昏,為中共殉葬。目前,我們中華民族正處於被邪靈禍亂的苦難之中,但黎明即將衝破黑暗,而你有所作為的機會也是轉瞬即逝的。所以,奉勸各位,在這人類歷史的關鍵時刻,請展現你的良知與勇氣,善待大法與大法修煉者。請看一看大法真相資料吧,當你認同「法輪大法好」的那一刻,你就會得到神佛的護佑;當你從內心深處脫離邪黨的控制,退出中共惡黨的一切相關組織的時候(聲明退黨、退團、退隊),你就是在拋棄中共,你也就解除了曾經對共產紅魔發過的毒誓,那麼,你就能平安度過劫難。

發稿:2012年08月25日  更新:2012年08月25日 00:40:31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