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景花猝死與赤峰610、公檢法人員遭惡報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6/杜景花猝死與赤峰610、公檢法人員遭惡報-261804p.html
【字號】

杜景花猝死與赤峰610、公檢法人員遭惡報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杜景花年僅五十歲左右,突然死亡,於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被火化。杜景花因何猝死?說明了甚麼?讓我們看看她和她的丈夫陳曉東都做了甚麼?

赤峰洗腦班對外謊稱「法制教育基地」,陳曉東一直是當地「六一零」(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委任的負責人,使用各種手段殘酷「轉化」迫害赤峰市各旗縣法輪功學員。而陳曉東的妻子杜景花,本在第二逸夫小學(原鐵南小學)工作,卻以各種形式「支持」丈夫迫害法輪功學員,甚至親自上陣。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杜景花遭惡報死亡,被火化。

陳曉東,詭計多端,巧言善辯,因而受赤峰「六一零」的重用,一直是赤峰洗腦班首惡。有一位法輪功學員,看到他緊隨邪黨,迫害善良無辜,在步步走向毀滅,誠懇的勸他不要踩著善良人的痛苦、屈辱向上爬,並委婉地提醒他,當你的妻兒知道你在迫害信奉「真善忍」的好人時,他們會怎麼看待你?陳曉東直言不諱地說,妻兒非常支持他的「工作」(指迫害法輪功學員),而且他的妻子是全力以赴協助他。

有一次,陳曉東因「轉化」不了法輪功學員,回到家後,跟妻子杜景花嘮叨他的難處,說法輪功人如何如何「頑固」。他的妻子杜景花胸有成竹地說:「我就不信轉化不了他們,我去轉化他們。」杜景華撇下家務,放下工作,跑到洗腦班協助陳曉東說教,以展現她的「能力」。杜景花花言巧語,費盡苦心地說了一遍又一遍,法輪功學員不接受她的那一套歪理邪說,杜景花悻悻而退。杜景花還說著:就因為陳曉東再三囑咐我,為了「轉化」他們,先別動手,否則,我會打他們耳光,扯死他們。

陳曉東剛從學校調入政府工作時,社交應酬比較多,不能按時回家,杜景花接連打電話催他快些回家並跟他吵。但是,在陳曉東調入洗腦班後,早出晚歸,幾天幾夜不回家,杜景花都毫無怨言,真是全力以赴的「支持」他迫害法輪功學員,不僅給出謀劃策,而跑到洗腦班為陳曉東賣命。

二零一一年春夏,赤峰市 「六一零」人員騷擾紅山區多名法輪功學員,並到林東、烏丹等地威脅法輪功學員,圖謀再辦洗腦班,對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實施迫害。赤峰法輪功學員想通過杜景花勸善陳曉東,讓陳曉東停止行惡,因此,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七日,用心給杜景花寫信,杜景花不聽規勸,而是更加仇恨法輪功學員,肆意謾罵大法師父,依然支持陳曉東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二年七月、八月間,內蒙古惡徒企圖在赤峰辦洗腦班,集中迫害法輪功學員。陳曉東每次都是全力以赴的參與迫害,把善良人的規勸當耳旁風,不相信善惡有報的因果關係。面對法輪功學員的勸善,陳曉東振振有詞,自以為是,不止一次地說:「共產黨給我發工資,我就聽共產黨的。我是無神論者,甚麼也不相信。」

陳曉東被共產黨的無神論邪說毒害的失去了良知,並協同妻子迫害法輪功學員。可是,法輪功學員信仰的是「真善忍」,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大法,誰破壞了佛法,迫害了佛門弟子,其罪大無邊,必遭惡報。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還給陳曉東列舉了很多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的實例。 同時,國外的法輪功學員也不斷給陳曉東撥通國際長途電話,講明法輪功的真相,勸其改邪歸正。而陳曉東一意孤行,依然我行我素。

然而,國內外所有法輪功學員的規勸和忠告都未能阻止陳曉東迫害佛門弟子的惡行。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惡報終於降臨到陳曉東的頭上,陳曉東的妻子遭惡報死亡,被火化。

僅赤峰地區又有多少像陳曉東一樣的人在江氏集團的愚弄和利誘下,為了眼前的名利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到了惡報。下面請看部份赤峰「六一零」、公、檢、法人員遭惡報的實例。

赤峰前市長徐國元被判死緩

徐國元在任赤峰市市長之前就任市委副書記之職,分管政法系統,主管「六一零」迫害法輪功。徐國元二零零零年三月開始任赤峰市委副書記,分管政法,為仕途升遷,跟著江澤民為首的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數十人;為抹黑大法,不惜殺人害命,冤殺趙合,為立功表現製造假案。在他任職期間,惡人曾用跟蹤、監聽電話,蹲坑等見不得人的手段以及綁架,酷刑折磨,關押、判刑、迫害致死等方式瘋狂殘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並製造假案冤殺趙合,以討好江澤民。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邪黨給他一個狂斂的機會,他終於「入甕」。待他從斷頭台前轉了一圈,回來後不知可否醒悟是迫害大法修煉者遭惡報了。

徐國元於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雙規,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一日內蒙古包頭市中級法院判處徐國元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赤峰市「六一零」頭目楊春悅之子車禍慘死

赤峰市「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楊春悅,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任期間,赤峰地區至少有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成百上千的大法學員被非法判刑、勞教、遭受洗腦精神折磨及毒打、體罰和經濟敲詐;上千個家庭因為親屬修煉法輪功而受到無端的株連和迫害。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八日,楊春悅二十八歲的兒子楊志慧駕車鑽入前方停著的一大貨車底下,頭蓋骨被掀開,當場斃命,而副駕駛位上的人卻安然無恙。所駕駛的汽車也當即報廢。楊志慧,當年二十八歲,原在赤峰市政法委防範辦即六一零辦公室開車,其間,他和其母也極力慫恿其父楊春悅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楊春悅自知是迫害法輪大法遭報應了,從此惡行收斂。

赤峰市公安局長董歧福遭惡報死亡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大早,赤峰城區部份街道戒嚴,赤峰市公安局局長董歧福遭惡報,患癌症在北京治療無效,於三月二十五日斃命,要進行火化。

董歧福於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六年,任赤峰市紅山區區委書記期間,緊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專項撥款給「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公安等機構迫害法輪功學員,用金錢、名利刺激惡人,在利益的驅使下,紅山區公安局分管迫害法輪功的副局長李樹成、惡警布仁等為利所驅,更加無法無天。趙豔霞、鄭蘭風、閆利、袁淑梅等多名法輪功修煉者被迫害致死,眾多法輪功修煉者被非法勞教或判刑,有的法輪功修煉者被迫流離失所,有的因被勒索而傾家蕩產,有的妻離子散。董歧福支持公安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受到惡黨賞識,二零零七年被提拔為赤峰市公安局副局長,不久又提拔為局長,這樣可以操控著全市旗縣區的公安國保繼續伙同「六一零」行惡了。

董歧福五十幾歲就喪命,是中共邪黨害了他,也是他自己人心不正造成的。無論他在行惡時怎麼給自己壯膽「我不信有神」,但都在神的掌控之中,無論他是否相信善惡報應的天理,報應都會發生。命喪黃泉時,邪黨給董歧福最後一個「獎勵」是,動用全市警力戒嚴為其送葬──去地獄替惡黨還債。

赤峰松山區公安局國保大隊張英車禍死亡

赤峰市松山區公安局國保大隊張英,在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八日晨,駕駛一部紅色夏利轎車在赤峰新城區撞死,當時駕駛的紅色夏利車是前些天張英等人扣押的法輪功學員柴玉蘭等人的租用車。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張英極力充當江氏迫害法輪功的爪牙,對松山區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的迫害,被其非法勞教、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就達幾十人。在張英出車禍的前兩天,他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單曉晨,讓手下的警察毒打了兩天,當他被撞死的消息一傳到公安局,那些警察趕緊扔下刑具說:「總算不用再打了,他報應了。」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如今他已惡貫滿盈,上天是最公正的,他最終得到了應有的下場。

張玉霞淹死在自家的水缸裏

赤峰市元寶山區元寶山鎮「六一零」頭目張玉霞,於二零零四年十月八日在自家的小三號水缸淹死。

自二零零一年張玉霞參加迫害法輪功以來,為撈取政治資本,多次和警察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強行抄家,綁架了數名法輪功學員,劫持到洗腦班進行迫害,採用的手段有罰蹲、不讓睡覺、謾罵、欺騙,強迫法輪功學員一遍又一遍地寫保證書。

二零零四年十月八日,張玉霞竟然栽到自己家中的水缸裏被淹死,當時水缸裏只有一尺多深的水。小三號水缸怎麼可能淹死人呢?

赤峰國安局長翟大明遭惡報死於血癌

赤峰市國安局長翟大明,二零一零年四月死於血癌。他自知行惡太多,必然有一天遭惡報,因此在治療期間告訴單位和家人對他的病情要保密。

翟大明原是赤峰市公安局副局長,專門負責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由於他很賣力,很快就被邪黨提為赤峰市國安局局長。在他任職期間,利用跟蹤、蹲坑、監控等各種特務手段,瘋狂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十幾年來,赤峰地區法輪功學員被嚴重迫害與他有直接關係。

赤峰敖漢旗政法委副書記兼六一零辦公室主任王德利死亡

敖漢旗政法委副書記王德利兼六一零辦公室主任,緊跟邪黨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慫恿下屬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抓人,直接送往赤峰去洗腦迫害,逼迫法輪功學員罵法輪功創始人,罵法輪功,放棄做好人,否則就判刑、勞教。最終遭現世現報,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份得股骨頭壞死在北京醫院做手術時死亡,年僅四十幾歲。

赤峰巴林左旗副旗長李國遭惡報死亡

主管教育的副旗長李國,曾任政法委書記,在任職期間,直接指揮抓捕法輪功學員,並勞教非法關押。後任主管教育的副旗長仍然參與迫害教育系統的法輪功學員,造成十幾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拘留、罰款、抄家,幾十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審訊,停發、扣發工資等。李國還伙同趙伯彥(原教育局局長)停發法輪功學員吳國輝的工資、以多種形式污衊法輪功毒害師生。法輪功學員向李國講真相寫勸善信,他終不悔改,繼續參與迫害。李國最終遭惡報,突發腦出血,二次開顱治療無效,於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七日左右死亡。

赤峰寧城大明城裏張井和抹黑法輪功而暴死

赤峰市寧城縣大明鎮城裏村黨支部書記張井和(五十三歲),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一直仇恨法輪功和辱罵法輪大法創始人,充當江氏的打手,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最為邪惡的是,配合赤峰六一零製造假案,冤殺村民趙合。然而張井和這惡人惡行卻受到了邪惡江氏集團的極大賞識,中央電視台對其進行了專門的採訪報導,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他又在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節目中大肆放毒,惡毒誹謗誣陷法輪功,栽贓陷害法輪功學員及其親屬趙合。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三日下午七時,張井和趕驢車從田裏拉土豆回來,當車走到他家大門口,突然車轅子將他身背頂在門框上,張井和慘叫一聲口鼻流血不省人事,送縣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後經大夫檢查其肋骨撞斷,心肺撞爛,民眾都說他是迫害法輪功遭了惡報。

善惡有報,天理昭昭,誰能例外呢?事實面前,不由人不信哪! 遭惡報的例子還有很多很多,他們的可悲下場不值得人們深思嗎?我們奉勸生者:別再追隨中共,跟惡黨下地獄。

更為陰險的是,在中共統治下的各級黨委、政府及其職能部門一直嚴密封鎖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的信息,生怕法輪功學員把他們遭惡報的消息公諸於世,生怕明白真相的人越來越多,而無法維持對法輪功的迫害。他們仍然在拿迫害法輪功人員的生命當兒戲,拿迫害法輪功人員的生命當炮灰,以維持迫害的暴政。因此說,當今與江澤民狼狽為奸的中共才是殘害中華同胞的罪魁禍首。

一個中共扶持起來、迫害法輪功的走卒陳曉東,最終害死了自己妻子。然而,赤峰各旗縣六一零、縣公安局、檢察院、法院至今還在參與迫害,為迫害法輪功繼續賣命。

杜景花的死,絕不是法輪功學員願意看到的,我們更不願意看到這樣的事情再發生在公檢法當中的任何人身上,不願意看到你們的家庭發生這樣的悲劇!迫害法輪功的發起者江××以及應和它的中共才是害死杜景花的罪魁禍首!江××妒恨法輪功,狹隘的懷疑這群善良的修煉者會奪他手中的權力,發動了這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企圖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對法輪功修煉者實行「經濟上截斷、精神上搞臭、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他主要要利用「六一零、公、檢、法」這個特殊群體才能達到他的目的,公檢法這個群體只是被利用的工具。

法輪大法已經弘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信仰和認同者越來越多,就是在中國大陸很多地方迫害已經難以為繼,老百姓大多明白真相;很多明智的「六一零、公、檢、法」人員消極對待迫害指令,甚至暗中幫助法輪功學員;出現了很多敢於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正義律師;還相繼出現了天津一級警司郝鳳軍,瀋陽前司法局長韓廣生,諜報官李鳳智等逃離大陸,在海外公開退黨的一大批勇士。希望仍在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人,切莫只顧眼前名利,搞清其中的利害關係,能夠懸崖勒馬,以行動來彌補自己所犯下的罪惡。

赤峰法輪功學員真誠地奉勸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類人員:名利本是身外之物,生命才是根本。切莫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切莫迫害法輪功,切莫迫害佛門弟子。也奉勸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拿出一點時間,看看法輪功的真相,早日明辨是非,早日改邪歸正,早日脫離險境。

發稿:2012年08月26日  更新:2012年08月26日 01:18:43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