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一度被折磨成植物人 河北何海芬再遭綁架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9/曾一度被折磨成植物人-河北何海芬再遭綁架-262146p.html
【字號】

曾一度被折磨成植物人 河北何海芬再遭綁架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河北省安平縣前莊村婦女、法輪功學員何海芬被闖入家中的中共人員綁架到安平鎮派出所,下午又被派出所警察蘇增茂等開車劫持到衡水洗腦班。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何海芬曾多次被綁架、關押,三次被折磨致奄奄一息,一度被迫害成植物人。

這次何海芬再遭綁架後,家屬每天都找參與綁架的責任人要人。家屬找鎮邪黨書記祝鐵軍,他不是躲著不見,就是恐嚇,揚言要把家屬「送拘留所」。何海芬的女兒據理力爭:「俺媽被你們弄走,我們家沒法過了,關也不怕。」

何海芬的女兒從小看著母親受疾病折磨,痛不欲生,親眼看到母親修煉法輪功後獲得新生,也親身經歷了母親一次一次被中共綁架、關押,折磨致生命垂危……以下是海芬的女兒揭露她母親遭迫害的經歷:

以前,媽媽痛苦呻吟伴我入眠

我是何海芬的女兒,名叫小霞,經歷過媽媽的多次被迫害。如今媽媽再遭綁架,我求告無門,焦慮萬分。

媽媽煉法輪功前,曾患精神性偏頭疼、血管硬化、高血壓、腰椎間盤突出、婦科病、關節炎等多種疾病,夏天的時候,媽媽頭上都得戴著一頂大皮帽,再後來就臥床不起了。媽媽一年365天只有一天不吃藥,那就是大年初一,因為農村人都說大年初一吃藥不吉祥。

多年來,從我記事起,每晚都是媽媽痛苦的呻吟聲伴我入睡,我和哥年紀小,爸爸又當爸又當媽照顧我們衣食,又得照顧床上的媽媽。農閒時,爸就把我們放奶奶家,他東家西家的借些錢帶媽去求醫問藥。偏方、門診、大醫院能去的地方都去了,錢花光了,病更重了,只好回家。我慢慢長大後,考慮到家裏很窮,不忍心看到勞累的爸爸再為我多費心,忍痛退學。

媽媽被病魔整整折磨了十一年之久,在這十一年裏,我沒有童年的快樂,沒有家的溫暖,能回憶到的只有生活的苦澀和爸爸疲憊的身軀,因為到後來,媽媽痛苦的有了自殺的念頭。

法輪功救了媽媽,救了我們一家

一九九六年,爸從外邊拿回來一本叫《轉法輪》的書。從那天起,我們這個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媽從臥床、到坐床、再到下床,頂著皮帽子在自家院子裏遛達,後來,媽再也不用吃藥了,奇蹟般的可以給我們做飯、洗衣。

媽媽的身體徹底康復了,好日子降臨到了我們家。這個家雖然還是窮,可是能時常聽到爸媽的談笑聲了,我和哥也敢打鬧、蹦跳了。

邪黨迫害,惡夢又開始了

誰知好景不長,從一九九九年七月,惡夢又開始了,江氏集團開始瘋狂的抓捕、關押煉法輪功的人們,我媽也是其中一個。我們又開始整天提心吊膽的過日子。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二零零一年初,媽媽被抓到衡水非法關押。媽經歷了被折磨性灌食,她的胃、嗓子被插破,灌進的食物被噴出來,噴出的食物帶著血……後來那夥人怕出人命,才讓我們把媽媽接回家。整整兩個多月,媽媽只能吃一些流食。半年後,堅定法輪大法信仰的媽媽,又神奇般的恢復了健康。

被打毒針,媽媽成了植物人

二零零一年八月,那些惡警竟又闖上門來,把媽抓走、劫持到石家莊勞教所,不到兩個月,又來信叫家人去接人,當時一種不祥的預感籠罩著我。記得那天我坐車到石家莊時,已是傍晚,因是第一次出門,天又晚了,我很害怕,可是救母心切,兩頓飯沒吃的我硬撐著找到勞教所。

可當我輾轉見到媽時,媽的樣子差點讓我暈過去,原本一百五十斤的媽媽,只剩一個骨架躺在木板上,她的臉是黑的,眼睛閉著,幾乎不見呼吸,我摟起她時感覺她的身體是涼的,旁邊幾個女犯人也掉著淚,叫我回去想開點,以後自己好好過日子,言外之意我很清楚。

但我確定媽還沒死,我哭著要給爸打電話,他們說打不出去,我想出去打公用電話,卻遭到隊長阻攔。後來那夥人專車把奄奄一息的媽送回家。村裏人聞訊都來看媽,看一眼都不說甚麼,都抹著淚走開,有人走到大門口乾脆坐下失聲大哭,邊念叨:怎麼好好一個人就成這樣了……

我只能一日三餐用小勺給媽餵些流食。我不得不佩服,是大法的神奇,在幾個月的時間裏、在沒有任何治療的情況之下,使被迫害成了植物人的媽媽站起來了!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後來媽媽跟我說,她在衡水被非法關押期間,遭到打、罵、被輪番監視著罰站不許睡覺、不許坐下;在石家莊勞教所,他們看打、罵無法逼迫媽媽放棄法輪功,於是幾個人強行給媽媽打了毒針,導致媽媽成了植物人。

第三次,媽媽又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二零零二年,公安局惡警再次把媽媽抓走,關入洗腦班,幾個月的時間,健壯的媽媽又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媽媽被送回家時,正好趕上過年,一家人除了悲痛就是恐懼,想讓媽去看病,又怕媽健康了再遭不測。看著媽媽受罪,我想不出一點辦法。

衡水洗腦班
衡水洗腦班

那次媽身體好了以後,我因怕變恨,拼命制止過媽修煉法輪功,但都沒成功。

這次媽媽再次遭到綁架,我清醒了,媽媽修煉「真善忍」沒有錯,是大法救了媽媽的命,讓我們一家人有了笑聲;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剝奪了我們的平靜幸福生活。

我希望所有能看到此文的人,能分清是非善惡,譴責那些緊跟中共邪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維護正義、維護善良,同時也是在維護我們自己的生存環境。

參與綁架、迫害何海芬的主要責任人:

這次參與綁架何海芬的主要責任人是河北省安平縣安平鎮邪黨書記祝鐵軍、政法書記張躍其等十二人,惡徒們抄走DVD影碟機、幾張法輪功真相光盤和幾十張真相資料,家中的六、七百元錢也被搶走。

祝鐵軍,安平鎮邪黨書記,北黃城村人,現住安平縣國盛小區浴華北路11號13單元3樓左門。手機18903182118,車牌:冀TZ6008;祝鐵軍妻子(富染)13832822295、單位0318-7524016。

張躍其,安平鎮政法委書記,郭屯村人,現住安平縣紅旗街(造紙廠)對過小區東5樓4單元,手機13315822999。

安平鎮派出所警察蘇增茂

何歡,13784850665(監護)。

鄭根起,衡水市六一零副主任,衡水洗腦班頭目,辦 0318-2026026、13383383636、宅0318-2135585,其妻沈立在衡水哈勵遜國際和平醫院三甲辦上班 13831883168,其岳父沈洪瑞是河北衛生廳副廳長,其弟鄭根峰是衡水學院音樂系書記,辦 0318-6908579、宅0318-2081189、13323180000。

發稿:2012年08月29日  更新:2012年08月29日 00:16:11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