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8月中共迫害法輪功案例綜述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5/2012年7-8月中共迫害法輪功案例綜述-262434p.html
【字號】

2012年7~8月中共迫害法輪功案例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綜合報導)二零一二年七、八月份,隨著中共所謂十八大的臨近,全國各地的各級「六一零」和不法機構,公然以「保證十八大安全」為由,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暴力綁架、劫持、非法判刑、酷刑凌辱,迫害致死、致殘等惡性案例增加,殃及全國各地、各個行業,使七、八月份再度成為中共邪惡勢力的犯罪高峰期。

一、暴力綁架甚囂塵上

1、按照黑名單綁架所謂重點法輪功學員

被中共「六一零」列入黑名單的法輪功學員,以及法輪功學員中的社會精英人士,一直是中共暴力「維穩」的重點對像,僅舉幾例:

河北廊坊市優秀戶籍警察、法輪功學員張憲,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三年中不斷遭到綁架迫害。七月五日再遭綁架,目前被非法劫持在香河縣公安局。

河北任丘渤海石油職業學院退休教師、法輪功學員王玉明七月初被綁架到廊坊市洗腦班。六月上旬她去北京探親,在車站發現自己的身份證和別人不一樣,過儀器時一閃一閃的,隨即被綁架到冀中公安局。

七月十五日,遼寧省義縣城關鄉關帝廟村法輪功學員崔井擁,被中共惡警綁架,劫持到錦州市看守所非法關押至今。這是崔井擁第三次遭中共綁架迫害,他的妻子已被中共當局迫害含冤離世。

七月二十六日,廊坊國保人員將原廊坊市第八小學教師陸彩霞綁架,劫持到廊坊市洗腦班,明說陸彩霞是上邊督查的人物,要關起來等「十八大」會開完了才放。

七月三十日,原蘭州軍區通訊部隊少校軍官、法輪功學員王有江在蘭州被中共當局綁架,圖謀再次將其非法判刑。王有江曾被中共劫持在蘭州監獄迫害十年,二零一一年剛被放出。

八月十三日,西安市碑林分局國保大隊將西安市法輪功學員塗騰(原名塗松山,詩人、美學家、作家,中國桂冠詩社創辦人)綁架並抄家搶劫。同時被綁架的還有法輪功學員李曉輝和一位女孩。

八月十八日,被非法判刑二年期滿的廣州法輪功修煉者、律師朱宇飆被廣州「六一零」直接劫持到三水洗腦班……

警員在給朱宇飆律師和他的父親錄像,圖中數字為那幾個警員的警號
警員在給朱宇飆律師和他的父親錄像,圖中數字為那幾個警員的警號

2、利用QQ網絡監控等特務手段跟蹤綁架

八月十七日,中共河北武安市磁山派出所警察,以網絡監控發現法輪功學員賀苗苗在QQ空間發表文章為由將其綁架,並搶走筆記本電腦,關押到邯鄲看守所。據悉,至少在今年四月以前,河北石家莊網絡監控中心就開始非法監控賀苗苗的QQ號,並順藤摸瓜掌握到和她經常聯繫網友的QQ號、手機號等情況,進行跟蹤監視,終至綁架。

八月二十三日,江蘇泰州國安四、五十個警察開十多輛車,闖到一法輪功學員家欲圖綁架。所幸該法輪功學員不在家,警察對其父母聲稱他們監控到該法輪功學員在八月二日用QQ與海外法輪功學員聯繫過,目前該法輪功學員下落不明……

3、劫持聲援法輪功學員的正義民眾

河北正定縣西平樂鎮東安豐村法輪功學員李蘭奎此前無端被中共警方綁架,並非法勞教。當地民眾七百多人按手印聯名聲援營救李蘭奎。中共面對民意呼聲,不是調查警察的違法犯罪事實,而是大肆追查是誰把聯名信發到了互聯網,並以此為由把李蘭奎的二女兒萌萌、李蘭奎的妻子紅秀,以及被懷疑為此事件組織或聯絡者多人綁架,刑訊逼供,擴大迫害規模。截至目前,中共當局已因此事在正定及石家莊等地進行了五起綁架,先後劫持無辜民眾十五人之多,甚至造成石家莊法輪功學員楊銀橋在被綁架時墜樓身亡的惡性事件。

法輪功學員楊銀橋生前照片
法輪功學員楊銀橋生前照片

4、有預謀地大規模突擊性綁架遍及各地

據不完全統計,兩個月來,在河南南陽、江蘇省靖江市、吉林省長春市淨月區、遼源市、撫松縣、遼寧大連市、錦州市、瀋陽市沈北新區、湖北省安陸、黃石市、十堰市、四川綿陽市、陝西榆樹市、山東即墨等地,均發生了一次綁架少至五人,多至三十人以上規模不等的劫持行動。

如在遼寧大連市,七月六日一天的時間內,當地中共政法委、「六一零」一手策劃,以欺騙、暴力等流氓手段,在大連市內、開發區、金州區、瓦房店市、長海縣等地綁架法輪功學員七十餘人。理由是這些無辜民眾收看海外電視節目。

在山東青島即墨市,當地「六一零」伙同全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和有關派出所等早有預謀,在抽出警力,勞民傷財長期監聽、打探法輪功學員情況之後,於七月三十日至八月一日統一行動,出動數十名警察,瘋狂抓捕法輪功學員,野蠻搜身、非法抄家、搶劫物品,至少有二十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在湖北十堰市,七月二十六日前後,中共當局至少綁架了三十三名法輪功學員。除部份法輪功學員後來被放回外,兩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留,準備起訴;其餘未起訴的都被送到洗腦班進行迫害。而這樣給大量家庭帶來苦難的犯罪行為,竟是新上任的十堰市政法委書記為體現其「政績」策劃的活動。

在七月六日發生在遼寧大連市的綁架案中,家住大連金州新區體育場小區的馬瑞田老人一家,包括老伴、三個女兒、倆個女婿全被非法劫持,警察揚言讓其家破人亡,「這是上面的命令,到我這兒來別講法律。」

另一位家住大連開發區金石灘廟上村的法輪功學員張桂蓮,今年六十九歲,和七十三歲的姐姐張桂榮同時被中共警察綁架,送到大連姚家看守所被迫害十七天,出現生命危險。看守所草草把人送回家,八月五日老人即含冤去世。

二、踐踏法律,長期劫持,圖謀枉法判刑

1、長期非法拘禁、迫害無辜的法輪功學員

早在今年的二月二十五日,中共當局在河北、遼寧、山東三個省的十五個市縣綁架法輪功學員共計至少有一百零二人,到目前仍有四十人被非法監禁,其中十一人被非法勞教,二十九人被非法逮捕,圖謀起訴判刑。

例如石家莊法輪功學員邱立英、孫濤等人已被非法關押半年多,中共警方一再羅織罪名,圖謀長期迫害;檢察機關自知案卷漏洞百出,不夠起訴,卻搪塞家屬,刁難代理律師,不肯放人。而尉麗蕊迄今已被非法囚禁二十個月;宋洪水、李惠雲夫婦已被非法囚禁一年半,在被非法開庭時,中共法官被進行無罪辯護的律師和當事人駁斥的啞口無言,但中共當局拒不放人。

山東棲霞市法輪功學員林國軍、馮雲學、馮翠榮、姜淑英、林國玲、孫倩靜去年八月被中共當局綁架後,關押在煙台市看守所迫害至今已近一年。他們每天被強迫十六個小時以上的高強度編織柳條,並多次遭受刑訊逼供。在事實真相面前,檢察院曾兩次將案卷退回公安,開庭之事曾一度被取消,但棲霞公安不僅拒不放人,中共「六一零」 操縱法院不通知家屬和律師,偷偷摸摸開庭,圖謀以重刑繼續迫害六人……

2、阻撓律師辯護、不許民眾旁聽,所謂「庭審」視法律為兒戲

七月二十七日,雲南曲靖市中級法院在陸良法院欲對肖玉霞、蔣雪梅、吳奇慧等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中共法院及相關部門公然不准家屬及代理律師們出庭及辯護。

八月二十三日,上海警察趕到鄭州將法輪功學員侯夢強綁架,理由竟是他為哥哥、上海市電腦工程師侯鈞傑聘請了律師做無罪辯護。同時律師被上海青浦法院通知,庭審時不用到場。

而在四川古藺、寧夏中衛市沙坡頭區、金昌市金川區、唐山鄭莊子等中共法院,均發生了到了原定非法庭審日期,中共法官卻突然宣布開庭延遲的情況,原因竟然都是發現旁聽者來的太多,而代理律師都是準備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在唐山市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李文東、張國臣等人的當天早晨,甚至發生了大批中共警察在法庭前驅趕旁聽民眾的荒唐情景,有的被強行生拉硬拽帶回家,而在場的法輪功學員回家後即被非法監視,強行不許出門。

山東平度法院原定七月十三日對法輪功學員王廣偉非法庭審,當發現旁聽民眾很多時,中共法官宣布庭審延期,而當地「六一零」人員把家屬邀請來旁聽的民眾一個個拉到蘭底派出所簽字,並圖謀構陷綁架王廣偉的妻子孫素玲。他們還無恥地對民眾造謠說:「律師騙了他們(指王廣偉家人)三萬塊錢跑了,不給他們做辯護了。」

3、不問事實,不講法律,不顧民意

七月十八日,中共山東梁山縣法院對法輪功學員王玉亭進行非法庭審,北京律師為王玉亭做了「信仰法輪功無罪」的有力辯護。法庭上中共人員無言應對,宣布休庭,卻在幾天後,強行判王玉亭七年重刑。

吉林省公主嶺市法輪功學員於清泉今年初被誣判七年,劫持至四平市石嶺子監獄。於清泉上訴,當四平市法院調查員到公主嶺市核實情況,驚奇地發現公主嶺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的李建奇(大隊長)、徐志偉(指導員)偽造證據,為湊數量,將真相資料一頁頁撕開,每一頁作為一份「證據」,湊夠數量,誣害於清泉,以至於誣判於清泉七年。連這些調查員都憤怒地說:「公主嶺(國保大隊)這不是害人嘛!材料不夠,硬湊!」即便如此,法輪功真相資料上寫的都是事實,並不違法,根本不能作為所謂「證據」。

唐山市唐海縣法輪功學員鄭祥星二月二十五日被中共當局綁架後,當地五百二十六位民眾聯名並按手印要求將其釋放,後又有兩個縣八個鄉鎮的一千二百多名民眾,再次聯名要求當局釋放無罪好人鄭祥星,中共當局卻於七月下旬非法判處鄭祥星徒刑十年。

4、劫持重病老人入獄竟能「特批」

八月一日,中共鶴崗市惡警闖入六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呂成英老人的家中,將重病的老人劫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九監區關押。中共當局曾於五月十日誣判呂成英兩年刑期,但老人長期被中共迫害身患重病,血壓居高不下,最高時達到二百五十,看守所拒收。惡警將老人成功劫持進監獄後,對其家人說「這是特批的」。

三、滅絕人性的精神摧殘與酷刑折磨

1、公開場合當眾毒打老人

七月十四日,中共黑龍江富錦市不法警察綁架了六十多歲的袁玉龍等多名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到綏濱縣看守所。袁玉龍和韓福友兩位老人絕水絕食抵制迫害。袁玉龍的老伴劉洪真大娘得知袁玉龍等人遭強行灌食及警察毆打傷勢不輕的消息,去公安局要人時發病身體抽搐不止,國保大隊惡警張振強竟然當眾抬起皮鞋照著老人的額頭狠踢,邊踢邊喊:「起來!起來!起來!」老人抽搐的更厲害了,不知踢了多少下。劉大娘的兒媳趕來後,發現婆婆額頭上腫起大包,小腿都變成了青紫色。

七月二十四日,河北省滿城縣白龍鄉七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范國田騎自行車到白堡村趕集,途中被政法委副書記李敬東攔住,劫持到白龍鄉派出所,惡警左右手開弓打范國田老人五、六個嘴巴,頓時臉部高高腫起,嘴裏流出鮮血。

2、拒做奴工即施以「上架子」酷刑;副教授被迫害精神失常

在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邱立英因拒絕做奴工,遭獄警以「上架子」酷刑折磨──惡警把受害人的兩隻手用鐵鏈分別銬在一米寬、兩個長扶手的「架子」上,吃喝拉撒全在上面,兩隻胳膊只能上舉平躺著,一個姿勢,不能翻身,上身衣服永遠不能脫不能換洗,不能洗澡,大小便及女性的生理期必須依靠他人幫助才能解決。

河北科技大學副教授李惠雲和丈夫宋洪水被綁架到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十八個月來,每日被逼做奴工十四個小時,李因拒做奴工,被獄警「上架子」。現李惠雲在酷刑下出現精神失常狀態,情況非常危急。

3、虐殺母親的靈魂,令兒子長期身陷魔窟

河北邯鋼集團煉鐵部的職工劉勇的母親,中共邪黨的謊言灌輸矇蔽,十一年前伙同中共邯鋼集團不法勢力將善良健康、堅持修煉法輪功的兒子劉勇送到保定精神病院迫害。劉勇現年已經四十一歲,十一年來幾次欲逃離魔窟未果。在精神病院,每天被惡醫們強迫吃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和注射不明針劑,強迫打掃廁所及樓內衛生;不允許擁有筆、紙,不許通信、通電話,不許探視和與外界聯繫,受盡迫害。而其母親至今相信中共造謠謊言,不知中共邪惡,任由親生兒子身陷魔窟不肯配合營救。

4、發現迫害事實被曝光,受害人再遭瘋狂迫害

黑龍江依蘭縣法輪功學員左先鳳把自己被非法勞教的迫害事實寫成文章《中學女教師曝光哈爾濱前進勞教所暴行》,在海外網上發表,曝光了勞教所獄警用了電擊、吊起來打、冷凍、坐鐵椅子等刑罰折磨她的事實。中共國保警察發現後,於七月三十日下午再次將左先鳳劫持到依蘭縣拘留所,強行按到椅子上,掐住腮,企圖用棉籤取她嘴裏的上皮組織進行DNA(染色體)檢查,因不能得逞,惡警用木頭撬,使勁打她耳光,捂死她的鼻子和嘴,狂叫「今天我迫害死你」。一位名叫張英鐸的惡警還無恥地說:「勞教所警察應該打人,你不聽話就該打你,我有奶就叫娘,共產黨給我開工資啊,誰給我錢我就聽誰的。當好人有啥用啊,我就當壞人。」

四、發生在洗腦班、勞教所、監獄的殘酷迫害

1、封閉洗腦致死人命

今年以來,中共洗腦班在全國各地再度猖獗。在中共洗腦班被非法拘禁的法輪功學員,有的直接被從工作單位或家中綁架;有的則是在監獄或勞教所到了釋放期限,再繼續轉押洗腦班。法輪功學員們被劫持到洗腦班後,惡警與受其雇用的打手們使用各種虐待和酷刑手段。七、八月份輾轉傳到明慧網的法輪功學員被折磨致生命垂危,甚至被迫害致死的惡性案例有數起──

成都遊樂園法輪功學員余雪梅,女,六十四歲,今年五月十六日被成都市成華區六一零及惡警綁架至新津洗腦班迫害,現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洗腦班怕承擔責任,把余雪梅送到醫院,因病情嚴重醫院拒收,於是把余雪梅強行送到她的兒子處一走了之。

現年五十八歲的湖南郴州法輪功學員李甲菊女士二零一一年五月與老伴同時被中共「六一零」綁架至郴州市北湖區黨校洗腦班。洗腦班人員給絕食反迫害的李甲菊打了一瓶不明藥物的吊針後,讓她回家。從此李甲菊身體狀態越來越差,到二零一一年九月份,下身流血,越來越頻,終於臥床不起,今年四月十六日含冤離世。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七十四歲的西安市西電公司電力電容器廠退休職工馬蘊靜女士,多次被劫持在西安市邪惡洗腦班迫害,二零一零年九月再度被中共惡警綁架到西安北郊洗腦班,因迫害致內臟器官全部衰竭,渾身腫起,在身體如此危機的情況下,洗腦班仍不放人,從此老人一直未能恢復,終於今年六月十八日離世。

2、各地勞教所的殘酷迫害與虐殺

今年七月上旬,北京市勞教所因為打死人命,家屬告狀,加上臨近中共十八大,不敢再繼續明目張膽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就把二十五名法輪功學員轉移到內蒙古興安盟紮賚特旗的圖牧吉勞教所,加緊迫害。目前,圖牧吉勞教所正對這二十五名法輪功學員實行「嚴管」:肆意實行電擊、毆打,還強迫她們每天做奴工(製作衣服)長達十二個小時以上。

在重慶市女子勞教所,惡警們強行給六十五歲的張英瓊女士注射不明藥物,造成身體狀況急劇惡化,從重慶市女子勞教所辦理了所謂保外就醫後,回家仍未好轉,終於今年五月五日含冤離世。

目前重慶女子勞教所教育科惡警還伙同一些犯人將法輪功學員張智芬和王婭關在小監裏,不准睡覺,不准洗漱,每天只給吃一點點飯,白天黑夜輪番的毒打和採取各種方式折磨她們,倆人生命危在旦夕。

在四川綿陽市新華勞教所,法輪功學員陳建華、張震生、劉洪軍等目前每天被罰站二十小時以上,有時連續二十四小時不許睡覺。法輪功學員孫厚澤因被惡警、惡犯毆打嚴重,兩次被送醫治療,第一次剛出院二天,又被包夾抬到樓上按住,被獄警用電棍電了幾十分鐘,然後被兩人架著胳膊拖到監獄醫院,目前仍未出院。

在河北邯鄲勞教所,河北保定蠡縣東柳青村法輪功學員李二剛被劫持到這裏短短一個月時間,妻子去探視發現,李二剛已經消瘦的不像樣子,兩眼無神,目光呆滯,整個的談話過程就會說幾句話:不知道、不轉化、不簽字。

法輪功學員廉易坤生前遺照
法輪功學員廉易坤生前遺照

在黑龍江伊春市綏化勞教所,因被迫流離失所多年的法輪功學員廉易坤今年四月二十六日被當地公安部門綁架,十五天後被非法勞教,一個多個月後即在綏化勞教所被迫害致死,年僅三十九歲。家人看到的太平間冰櫃裏面的廉易坤的遺體滿身傷痕,雙腿折斷,面目皆非……

3、發生在中共監獄裏的殘暴酷刑

在四川德陽監獄,為迫害法輪功學員,中共監獄當局專門網羅一些死刑犯、重刑犯,用給予獎勵、減刑等好處,誘騙他們充當打手;專門特別設立了幾間沒有窗戶的黑屋子和禁閉室,用來充當折磨、毒打法輪功學員的場所。在中共獄警的縱容下,這裏有的惡犯還採集帶有性病梅毒的病菌故意傳播給法輪功學員。惡警們揚言:我就是要讓你分分秒秒都處在生不如死的煎熬中,看你挺得了多久。有的法輪功學員牙齒被打鬆、打掉,耳朵被打聾的,肋骨被打斷的,還有被打成內傷,吐血致殘躺在床上,喪失生活能力的現象舉不勝舉。截至目前,在德陽監獄被迫害致死有據可查的法輪功學員有:曹平、李建侯、黃顯坤、沈兵、林德明、李正林、熊秀友、肖洪模、王增仁等人;被迫害致殘的更多。

在瀋陽第一、二監獄,自今年三月份開始,監獄開始新一輪的對法輪功學員的強制「轉化」。惡警先對大法弟子的家屬進行了一遍所謂家訪,並錄像。然後在對大法弟子施行酷刑的時候,一邊播放對其家屬家訪的錄像,一邊用高達四萬伏的高壓電棍電擊,甚至有時用六個電棍同時電擊一位法輪功學員。為掩蓋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惡警們把門窗用黑布蒙上,然後放高分貝的音樂。惡警揚言:不轉化,那就得死。

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自今年七月六日始,監獄從八個生產監區分別綁架一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到九、十一監區進行所謂攻堅「轉化」, 慣用的迫害手段是晝夜不讓睡覺,一塊地磚碼坐,把腳和腿都碼黑了,碼不住倒地上,「包夾」狠毒的拽起來,用膠帶緊緊的捆在床腿上,勒黑了指甲,勒爛了手指,還有拳腳相加,吊銬等酷刑,還憋屎憋尿等,多數被迫害出高血壓、心臟異常。現已知名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齊齊哈爾的盛毅(大學老師)和大慶紅崗的孫鳳華等。

在哈爾濱市的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十監區,目前正在進行嚴管迫害。全監舍二十多人,被日夜監視不得出去半步,她們的衣服、被子、床單、甚至身體上,都被惡警指使犯人強行寫上「犯」字,迫使她們無衣遮體。七月十一日下午一點三十分左右,正在絕食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曹迎春拖走,被獄警和犯人拖走,關押到醫院三樓迫害。惡警還對裏玉書、李佩賢等其他幾名絕食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搜查,且拳打腳踢,強行剃頭,把她們的衣服、床單、被子都打上「犯」字侮辱,裏玉書、李佩賢被迫只穿背心褲衩。

尚世瑩
尚世瑩

在河北省女子監獄,原唐山市工人醫院護士、法輪功學員尚世瑩,因在三月十六日上午拒絕監獄給自己採血樣、驗血型,並當眾揭穿中共邪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被惡警孔瀟飛率領十來個犯人毒打,尚世瑩被打的衣服破損,全身癱軟,不能站立行走;八月十一日,尚世瑩再次被轉到十三監區嚴管迫害,每天從早飯時間一直罰站到晚上十二點以後,罰站時間長達十八個半小時,稍有不從或抵制就會遭到惡警的毆打、辱罵……

在黑龍江佳木斯監獄,黑龍江省雙鴨山市法輪功學員林澤華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監獄四年,被迫害致癱已經三年零九個月,佳木斯監獄拒不放人,還說林澤華是裝病,親屬來看望,監獄人員對林澤華身體狀況的詢問置若罔聞,不予答覆。

林澤華在醫院看病照片
林澤華在醫院看病照片

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原黑龍江農墾總局建三江管理局勤得利農場職工張普賀,在佳木斯監獄經常遭到警察和犯人的毒打、謾罵、體罰,甚至長時間的電擊,從二零零八年左右到現在完全喪失了生活自理能力,胳膊、手都不好使,目前已經生命垂危,但監獄拒不放人。

在雲南省第一監獄,被非法關押在十監區三中隊的四川省西昌市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方征平,今年初就已經被迫害病危,現在下了病危通知書。

4、中共獄警虐殺法輪功學員嚴重案例

在吉林省長春黑嘴子女子監獄,吉林省蛟河市六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常桂雲,被迫害致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牙齒全部掉光、嘴歪眼斜、說話口齒不清、滿頭白髮,已生命垂危。

在湖南武陵監獄,原湘潭市巡警副中隊長、法輪功學員謝望明,因遭受惡人的酷刑轉化迫害,現在身體已被迫害的走不了路,親屬到監獄去看望時,謝望明是被抬出來的,瘦得不成人形,打著吊針,生命隨時有危險。

湖南婁底漣源市甘溪鄉塘溪村法輪功學員王建華,男,三十歲左右。被湖南常德津市監獄迫害三年,於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日放回家後發現精神失常,對父母也直呼其名。回家後的第二天即走失,至今音信全無,生死未知。

上海法輪功學員劉鵬在上海提籃橋監獄被惡警長期用電警棍電擊,右大腿骨被打成骨折,七月二十七日家屬見到劉鵬,發現劉鵬手背上有傷,從衣領口看到他脖子周圍有明顯傷痕。

關素明女士在北京遭中共非法判刑八年,從北京監獄轉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命危已近半年,經歷多種酷刑,目前生命垂危,但獄方竟因關素明拒絕放棄「真善忍」信仰,不許她保外就醫。

四川省彭山縣法輪功學員鄧建剛,遭樂山五馬坪監獄摧殘致生命垂危,但獄方一直拖延釋放鄧建剛,家人於今年六月十四日接回鄧建剛時,人已是神智不清,醫生推斷鄧建剛被注射過藥物,七月十九日凌晨鄧建剛在極其痛苦中離開了人世。

遭五馬坪監獄摧殘的鄧建剛出獄時體重只有六十斤左右
遭五馬坪監獄摧殘的鄧建剛出獄時體重只有六十斤左右

年僅五十六歲的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劉運朝,在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遭毆打、藥物摧殘,折磨致下身癱瘓、大小便不能自理,回家後病情不斷惡化,在歷經七百多個日夜的身心煎熬後,於七月七日晚七時含冤離世。

哈爾濱市郵政局機電一體化工程師李洪奎先生,於八月二十八日被大慶監獄迫害致死,去世時六十一歲。

結語

中共的罪惡依然在延續,這些浸泡著血淚的悲慘案例還在增加。然而正如頭腦清醒的人們早就認識到的,迫害不僅增加著中共及其打手們的罪行,也越來越清晰的將中共群體的邪惡程度暴露於世,展示給人,結果就是讓這個世界上所有正常的人們遠離中共,最終徹底解體它。

無論通過何種渠道了解到這些迫害真相的人們,請站到承受無名苦難的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一邊,對中共說「不」。

發稿:2012年09月05日  更新:2012年09月05日 00:47:50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