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朝陽市法輪功遭迫害綜述(2)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6/遼寧省朝陽市法輪功遭迫害綜述(2)-262416p.html
【字號】

遼寧省朝陽市法輪功遭迫害綜述(2)

—— 中原蒙難 古城奇冤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接上文

一、朝陽市部份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截止到二零一二年七月,中國大陸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據可查的人數已達三千五百七十五人。其他被下令「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者則無法統計。以下是朝陽市部份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1、王立霞是朝陽市第一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王立霞
王立霞

王立霞,女,46歲,遼寧省朝陽市雙塔區八里堡鄉榆樹林村人,於二零零零年九月五日被雙塔區公安分局拘留在朝陽市第二看守所,期間王立霞絕食十三天,於第十五天被釋放回家,警察曾答應她將她的《轉法輪》歸還,便讓其丈夫背著她去雙塔區公安分局要書(因其腿已全腫,體弱得已不能走路),可又被當場強行拘留,再次送進了看守所。她又絕食抗議九天,便被強行灌食,嘴被管子插破,至十月九日看守所看到王立霞已經不行了,便由分局警察將其抬回家,回家當日王立霞就淒慘的離開了人世。

2、范維淮74歲高齡被瀋陽監獄折磨致死

范維淮
范維淮

范維淮,男,74歲,遼寧省朝陽市人。自修煉法輪大法以後,身體各種疾病不治而癒。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范維淮多次受當地派出所不法警察上門騷擾,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二年在北票被警察非法抓捕,中共不法警察不顧老人年歲已高,強行將其送進了邪惡的瀋陽大北監獄關押迫害。

在遭受迫害期間,由於獄中環境條件惡劣,老人曾出現大便乾燥現象,家人看望他時帶去的蜂蜜被惡警拒之門外。曾去多次探望的家人,懇請獄警:老人年齡已大了能不能給予保外就醫。他們卻回答:不寫所謂的「轉化書」(即違心放棄信仰)就不能出去。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七日,范維淮因在獄中長期失去修煉環境,不許煉功,身體非常不好,曾要求獄方去檢查身體,獄警不顧老人的生命安危,還威脅說:不轉化不給檢查身體。直到老人的身體承受不了,沒辦法寫了轉化書才去給檢查身體,可檢查結果已是肝癌晚期,但獄方仍不馬上放人,又拖延一個月時間,直到確定他活不了幾天,為了推脫責任,才將其釋放回家。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范維淮老人含冤離世。從獄中回家後僅過了六天。

3、李宏偉被原吳家窪看守所野蠻灌食致死

李宏偉
李宏偉

李宏偉,男,52歲,朝陽市農機公司職工,家住朝陽市雙塔區前進街。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六日早晨,李宏偉準備去商場購物,剛出家門口,便遭到朝陽市前進派出所警察綁架,送入吳家窪看守所,並被抄了家。李宏偉一直絕食絕水抵制迫害,看守所惡警對其強行灌食。十月一至五日李宏偉連續多日被灌食,身體已非常虛弱。被同時關押的另一法輪功學員在監號門口堵住所長史某(警號:860027),再一次告誡他不能借灌食野蠻折磨法輪功學員,史不以為然地轉身離去。

十月六日,李宏偉已不能走路,被兩個人拖著,雙腳沒離開地面,從監號窗口經過時人們看到他臉色蒼白。這天李宏偉可能被野蠻灌食兩次。十月七日上午李宏偉被吳家窪看守所迫害致死,並封鎖一切消息。

十月九日,警察通知其家屬李宏偉死亡的消息。知情人透露,十月十日至十二日,朝陽市雙塔區公安分局找法醫會同李宏偉家屬驗屍。家屬發現:李宏偉後背黑紅,有大面積電擊傷;耳朵青紫,耳內有血跡,並明顯被擦拭過。家人拿出照相機拍照,被警察當場毆打,並被戴上手銬。毆打中家屬的手臂被扭傷。警察還將相機砸壞,膠卷曝光。看守所警察說李宏偉絕食而死,而後又改口說是生病而死。家屬質問警察:為甚麼七號死的,九號才通知家屬?為甚麼有病沒通知家屬治療?為甚麼身上有傷、耳內有血?警察不答。家屬認為,李宏偉死前身體健康,是警察將他活活折磨死的。

最後公安對李宏偉家人宣布兩條決定:一、李宏偉的屍體不能給李的家人。二、屍體火化時,李家不准多去人。家屬不同意火化。十一月十五日,雙塔公安分局通知家屬限期三天必須同意火化。十一月十八日,在家屬不知道的情況下公安秘密將屍體火化(家屬很多天後才聽說)。當時李宏偉家居住的樓內、外有公安密探,任何去李家探望慰問的人,都被跟蹤。失去親人的家屬們流著淚說:「一定要打這場官司!」

李宏偉畢業於朝陽市農機學校,大專學歷,入獄前曾在朝陽市農機公司工作,任質量檢察員。他平時吃虧讓人,助人為樂,是同事、鄰居公認的好人。一個好人就這樣在中共江氏集團的暴政下被虐殺了。

4、孝子夏鳳友被惡意追趕墜橋身亡

夏鳳友
夏鳳友

夏鳳友,男,47歲,朝陽縣七道嶺鄉羊山溝村郝家窩鋪組。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朝陽縣大屯鄉派出所指導員、痞子出身的劉興滿撞見法輪功學員夏鳳友、夏鳳玉兄弟二人掛法輪功真相條幅,便開車追捕,由於緊追不捨車速過快,當追到大屯鄉下窩鋪村橋頭時,造成夏鳳友的摩托車撞到橋樁上,連車帶人一同掉在橋下。劉興滿的車也由於過快當時沒有停下來,返回來後,劉興滿下車看到夏鳳友受重傷,便上車揚長而去。致使夏鳳友因沒有及時搶救,失血過多而死亡。

劉興滿就這樣置人於死地之後,卻沒給家屬任何說法。夏鳳友的妻子帶著兩個還未成年的孩子在極其悲憤中自費安葬了夏鳳友。而後僅兩個月時間還沒等家人從悲痛中解脫出來,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七日,劉興滿又帶領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惡警吳寶良,片警李玉庭等人闖入家中,強行綁架了夏鳳友的哥哥夏鳳玉,並非法勞教三年。吳寶良帶人還抄走夏家錄音機兩台,摩托車證件、大法書籍等。

(註﹕劉興滿害死善良的夏鳳友後,劉家惡報如影隨形:女婿被人挑斷動脈;兒子離婚;妻子患癌症死在醫院。劉本人由於姦殺多名婦女,面臨法辦。)

5、七十二歲老婦孫雪豔 被遊街示眾後迫害離世

孫雪豔
孫雪豔

孫雪豔,女,72歲,家住遼寧省北票市冠山管理區七彩虹社區三十一委7組。
二零零二年一月三十日凌晨,孫雪豔出去發真相資料時,被三個蹲坑的惡徒連摁帶拖綁架到派出所。所長穿著皮鞋狠狠地踢了她七腳。老人的腿都被踢青了。之後,惡警所長又把一大缸子涼茶水潑向她,接著「六一零」主任又向她潑了一缸涼水。她滿臉是水,一臉茶葉沫,身上都濕了。由於孫雪豔不報姓名,惡警把她劫持到大街上,正值冬季寒風刺骨,強迫她站在路口處,身旁放一個大牌子,寫著「貼法輪功傳單者」,讓行人認,又找來電視台強行給錄像,在北票電視台播了很多次,當地報紙也刊登了綁架她的消息。派出所抄了她的家,搶走很多大法資料和一些設備,價值2-3萬元。晚上孫雪豔又被劫持到公安局提審,惡警問她還煉不煉?她說一煉到底,其他的甚麼也不說。公安局連續提審孫雪豔六天六晝夜不讓她睡覺,逼問資料和機器的來源,晚上四個人倒班看著,她一閉眼就被人弄醒,二十四小時不讓閤眼。孫雪豔一直食水未進。第六天孫雪豔又被劫持到一個辦事處提審,惡警們甚麼也沒得到,最後把她關進了看守所。

孫雪豔絕食抗議的第八天下午,惡徒們怕她死在裏面擔責任,就通知家人接了回去。

新年剛過,她家樓下就天天有一輛警車監視,整整兩個星期。惡警三天兩頭去她家騷擾,手裏拿著手銬,來一次就抄一次家,就這樣騷擾了一個月。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七日下午五點鐘左右,派出所四、五個惡徒開著車又去她家,把她綁架到派出所,又把她帶到市局,第二天早上被綁架到看守所。十五天後,派出所向她女兒勒索一千五百元錢後才把她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十六大前),派出所警察又闖進她家,幾個惡警強行把她抬上警車,劫持到看守所關押。她絕食絕水抵制迫害。十一月十三日,孫雪豔生命垂危,北票市市長最後才同意放人。 這次家人把孫雪豔老人接回後,由於多次折磨迫害她再沒恢復過來,一直高燒不退,吃不下東西,大小便不能自理,於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三日含冤離世。

6、出租車司機陳寶鳳八天被迫害致死

陳寶鳳
陳寶鳳

陳寶鳳,男,43歲,朝陽縣六家子鎮人,租房住在朝陽市開出租車。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四日晚,陳寶鳳開車去瀋陽馬三家勞教所探望被酷刑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高玉苓。剛到瀋陽市,就被尾隨而至的朝陽市前進公安分局的四輛警車追截。隨車探親的六人全部被劫持回朝陽。

朝陽市公安局副局長張明華是這次綁架行動的指揮者。他指使部下提審、逼供,要求法輪功學員按他們要求的招供,並下令不許家屬接見。一位法輪功學員親屬要求接見時,聽見第二看守所(十家子)一警察大聲說:「不怕他們絕食,往死裏灌他們」「尤其那個姓陳的不配合。一位知情者也描述說:「法輪功真抗打」。

三月三日上午十點多鐘,目擊者看到,一輛黑色轎車開到吳家窪看守所,數名警察將陳寶鳳從車後座上拖出來,陳寶鳳全身癱軟,腦袋耷拉著,沒有穿鞋,還不斷發出呻吟聲。知情者說:陳寶鳳被人扶著從看守所監舍走過時,副所長潘某聲稱陳寶鳳不吃飯給他灌食,僅短短幾小時後便卻傳出了陳寶鳳死亡的消息。

陳寶鳳被害死後,張明華下令:封鎖消息,不准通知家屬,召集看守所和國保人員開會,統一口徑,掩蓋殺人真相,研究逃脫罪責的方案。直到三月四日下午,公安局才通知家屬陳寶鳳的死信。三月五日,才允許家屬見屍體。打開太平間,家屬看到揪心的一幕:陳寶鳳的屍體被隨意的丟棄在地上,很髒的衣服還保持著揪扯拖拽樣子,家屬們將其抬到床上。檢查屍體時,家屬看到陳寶鳳的背部和肋部大面積的皮膚青紫。陳寶鳳的屍體移動時,口腔內流出了血水。

在陳寶鳳家人的追問下,張明華承認說:「人是我抓的。」問「怎麼給人弄死的。」張明華說:「是誤傷」。

陳寶鳳的表哥朝陽市光明分局局長陳鬥祥出面和市公安局協商,給陳寶鳳做屍檢解剖。公安部門將部份身體器官拿走,不等屍檢結果出來,陳鬥祥就主持將屍體在三月七日匆匆火化,達到了兇手銷毀證據的目的。

陳寶鳳是一個心地非常善良的人,他幫助別人做過的好事不計其數,他經常說看到別人有困難我就受不了,有時為了幫助別人出車時不吃飯,節省下來錢送給有困難的人。他從不貪佔車主的錢,處處為別人著想。熟悉他的那些人驚聞此噩耗,都極度悲憤,心情難以平靜,他的音容笑貌依然浮現在眼前,都不願相信這是事實。他的妻子悲痛欲絕的說:「他死的太可憐了」。

(註﹕二零零九年下半年,曾參與迫害陳寶鳳的十家子拘留所所長劉耀勝突患肝癌,手術後不見好轉,被病痛折磨的骨瘦如柴,最終在劇痛的煎熬中痛苦的死亡。)

7、年輕健壯的張立田被錦州監獄虐殺

張立田
張立田

張立田,朝陽市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錦州監獄時年僅三十六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入監才一個多月,就被監區長指使四名犯人毒打致死。下面是知情人士講述的實情。

據知情人士證實,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號上午九點,錦州監獄二十監區監區長程軍、副監區長張寶志將已絕食一天的張立田叫到二樓犯人休息的一間小屋裏,又叫來犯人李勇和劉裴岩,對二人授意後,接著四個人一起動手,對張立田進行毒打,暴打了三、四次。

當天中午吃飯的時候,被關押在監獄的人員沒有看到張立田下來吃飯,他們感到很奇怪,以為張被關進小號了。打手劉裴岩出來後還向大家炫耀:「法輪功(指張立田)被我打服了!張立田跟我說,他賬上還有200多元錢,他想買方便麵吃,行不行?」

當天下午兩點多鐘,張立田最後一次被毒打後,偎在牆角一動不動了。惡警程軍、張寶志又指使李勇、劉裴岩看著張立田,他們還談笑說:「法輪功(指張立田)咋的了?耍賴不起來啦?」 他們兩個上前一拽,發現人已經死了,瞪著雙眼。

下午三點時,有人看見張立田被李敬剛等犯人從二樓抬了下來,用送飯的小推車推向犯人醫院,醫生看到後說:「人都死了,還推來幹甚麼?」現在二十監區一百六十三名被關押人員都知道張立田是被活活打死的,但是監獄方面還在掩蓋實情。

張立田死後的第三天,錦州市城郊地區檢察院進入錦州監獄調查。程軍、張寶志對已安排好的犯人說:「檢察院來調查了,你們知道怎麼說不?會說不?」犯人們為了討好他倆,回答說:「會說」 ,結果檢察院調查時他們都說張是病死的,其他犯人都在背後罵作假證的犯人。

二十監區監區長程軍是該監區的經濟承包人,他唯利是圖,經常勒索犯人,平日裏對犯人特別尖刻,沒有人性,經常迫使犯人加班加點幹活,即使通宵達旦地幹活,也不給飯吃,把犯人餓的都受不了、直罵。法輪功學員張立田認為自己沒有罪,抵制奴役勞動,程軍、張寶志二人氣急敗壞,經常體罰張立田,最後他們下毒手,活活打死張立田。十一月二十一日清晨,四名打死張立田的犯人被管教從監舍帶走,去向不明。

然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在迫害致死張立田後,張寶志等雖然暫時逃脫了法律的制裁,但是由於他作惡太多,(因一犯人交代出錦州監獄獄警一系列受賄、瀆職等違法犯罪行為)張寶志最終鋃鐺入獄。馬振峰緊緊跟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包庇殺人兇手張寶志,也不得不飲下自己釀的這杯苦酒。

(註﹕曾毒打迫害張立田的朝陽西大營子教養院副大隊長李福新也遭到惡報。打手李福新身強體壯,突發癌症三十六天內死亡。發病期間受盡了折騰,他自己說骨頭都疼。死時骨瘦如柴。家人在給其送葬時走進一個死胡同,覺得有些不祥,後私下找人看過說:此人壽命未到呀,他到底幹了甚麼大惡事要了他的命?家人暗自說他曾打過法輪功學員。)

8、好老師吳元遭酷刑慘死瀋陽監獄

吳元
吳元

吳元,男,44歲,遼寧省凌源市人。吳元是凌源市北爐鄉中學數學教師。修煉大法後,他熱心幫助貧困學生交學雜費,是學生和家長們公認的好人、好老師。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四日下午三時,由於鄉幹部舉報,吳元被凌源市公安局政保科長、「六一零」頭子付延玲帶一幫惡警伙同北爐鄉派出所所長吳保思、鞠某(此二人現已調走)綁架到凌源市看守所。付延玲等人威逼學生和校長簽字作證。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六日,吳元被非法判刑四年,送到瀋陽大北監獄。在此期間,已84歲高齡的吳元老母親,一直躺在病床上打著吊瓶,眼睜睜看著兒子被抓走,憂憤難當,幾天後便與世長辭。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八日,吳元的兒子吳國梁突然收到從瀋陽大北第二監獄十一監區寄來的一封沒有署名的信,信中稱吳元已患食道癌,讓家裏去人。十二月十日上午九點,吳元妻子梁秀玉到達瀋陽平羅鎮監獄城第二監獄醫院病房,看到吳元蜷縮在病床上,骨瘦如柴。妻子當時已經認不出丈夫,上前問是不是吳元,吳元無力地點點頭,妻子上前抱著吳元大哭。此時吳元好像有甚麼話要說,但被在場的警察打斷,警察們催促吳元妻子趕快去辦理保外就醫手續,這樣,夫妻見面僅半個小時妻子就被趕走。

於當天下午六時,吳元妻子在瀋陽火車站接到監獄消息,說吳元已死亡。十一日下午三時,吳元妻子在殯儀館見到了吳元的遺體,妻子摸吳元的胸口還熱,整個小腹部位青紫,後背有成片的紅點,鼻子和耳朵都塞著棉花。梁秀玉質問警察為甚麼要塞棉花,警察說火化時就這規矩。梁秀玉要求屍檢和要病歷,但都被監獄方拒絕,稱病歷已交送檢察院。梁秀玉深知丈夫吳元死得不明不白,但在高壓下匆匆將遺體火化了。

相關單位及個人:
遼寧省瀋陽大北第二監獄
監獄長 翟 順
第二監獄醫院院長 高亞川
警察 王兵崗
遼寧省凌源市公安局政保科長、610頭子付延玲
遼寧省凌源市北爐鄉派出所所長吳保思、鞠某
遼寧凌源市市長:馬國泰,(99年7.20以來一直擔任凌源市610頭子,指使惡人抓捕法輪功學員,抄家、辦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因其賣力迫害大法而升為市長。)

9、學生喜愛的好教師王言慶被迫害離世

王言慶
王言慶

王言慶,男,38歲,遼寧省北票人,原北票市第一高級中學的政治教師。一個深受學生們喜愛的好教師,只因信仰真、善、忍被中共不法警察多次迫害,非法勞動教養。由於不放棄信仰,不「轉化」,被強行轉送三處教養院朝陽、阜新、葫蘆島教養院慘遭迫害,曾被多根電棍同時電擊敏感部位,整個人被強大的電流電擊的變了形,流出了黃黃的人油。二零零三年一月從教養院出來後身體被迫害的非常虛弱,走幾步就氣喘吁吁,皮包骨,流離在外身體一直沒有恢復,於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一日含冤離世。

王言慶生前曾自述所遭受的迫害:

朝陽教養院遭受的迫害 :我被強迫坐一種圓的小鐵凳,中間有一圓孔,表面凸凹不平,雙腿平行放好,雙手放在雙腿上,不許隨便動。我很瘦,坐起來很是痛苦,時間不長臀部就結了痂。不許隨便說話,去廁所有專人跟著,有時一天坐凳十多個小時,我被嚴管了。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中午將我秘密送往阜新教養院繼續迫害。

阜新教養院遭受的迫害: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日,是個恐怖的日子。三根大電棍同時電擊法輪功學員米桂勝的頭部和脖子,立時他就口吐白沫,身體開始抽了起來,他被拖到走廊。然後,還未等我反應,就被高大的普教組長鎖喉放倒在地,警察的電棍隨後就跟了上來。它們真是邪惡,專找要害部位電擊。它們電擊我的耳朵,致使一隻耳朵的脆骨長時間僵硬,它們電擊我的太陽穴,使我的腦袋從地上彈起落下彈起又落下,令我很是痛苦,直到它們滿意方才罷手。

葫蘆島教養院遭受的迫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末,葫蘆島市調動防暴大隊對一樓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滅絕人性的迫害,電棍聲、喊叫聲不絕於耳,電焦的氣味瀰漫在空氣中(別人後來告訴我的)。接著幾個普教把我架走,在路上他們極其恐懼的告訴我,不要反抗,問甚麼就說甚麼,此時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把我架到樓外另一個樓的二樓,警察把我架到一個屋裏,都是不認識的,桌上放著許多電棍,我被強行戴上背銬,被絆倒在地,幾根電棍加身,電擊我的脖子,一根電擊不停的電擊我的臉和嘴,另有電棍電擊我的後背,我的大腿內側,我的腳心。惡警發洩完私憤後,它們把我帶回了三樓。屋裏所有能夠照出我面目的東西都被收走,從同屋人驚訝的表情,我知道我的臉被電擊的變形了,腫大了(後來,和我不錯的普教告訴我,大家都認不出我是誰)。我的一隻手被銬在床上,張口吃飯都很困難。我雖然聽別人說過人油,但我從未見過,可這次我卻親身見到了,黃黃的、粘粘的,弄得我蓋的被到處都是。不幾天左鼻子下邊和左邊臉開始結痂並伴有痛感。我開始絕食抗議對我的迫害,第一天我被強行灌了半瓶啤酒,第二天中午又被灌了據說有二兩白酒。我的雙手被銬在兩邊的床上,一根長長的膠管從鼻孔插入到胃裏,露出一個頭,被固定在頭上供灌食用,膠管和咽喉處經常摩擦很是痛苦。就這樣堅持了三十六天後被放回,當時臉上還留著被電棍電過的針眼似的傷痕達三十餘處。

由於我沒有服從北票市六一零主任裴華的安排,在幾天就要過年的情況下惡徒把我又送回了教養院。後來我絕食三十三天闖出了教養院,但沒過幾天又再次被裴華殘忍的綁架到教養院,直到二零零三年一月四日我到期釋放。

有了前兩次的教訓,我沒有再回家,更不敢和親人聯繫,我怕連累他們,給他們帶來更大的痛苦,一直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據朋友講前段時間六一零還在到處找我。我的妻子被關押在瀋陽大北監獄,我的孩子有近四年未見面了,被寄養在他大姑家,真是妻離子散呀。誰不想有一個安定的生活,誰不想有個溫馨的家,誰不想讓老人幸福快樂。可這一切,目前對我來說卻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編者註﹕由於王言慶遭受迫害嚴重,流離在外身體一直沒有恢復,最終帶著與家人團聚的美好期盼與願望離開了人世,直到最後也未能見到久別多年的妻子。

10、北票中學校醫楊景芝慘遭藥物摧殘致死

楊景芝
楊景芝

楊景芝,女,50歲,家住遼寧省北票市冠山四十一委,是北票市第七中學的校醫。楊景芝曾三次被綁架進馬三家集中營摧殘,在馬三家慘遭神經藥物摧殘,共被灌了兩瓶損害神經的藥物,導致神智恍惚,腦中出現幻覺,後在精神失常狀態下,自縊身亡。

楊景芝生前清醒時自述在馬三家遭受損害神經的藥物迫害:我被送到瀋陽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一大隊三分隊,去了以後警察不讓睡覺,強化給每個人洗腦,由於自己有很多的執著被違心的轉化了,良心上受到了很大的譴責。不再接受邪惡說教,他們就開始迫害我,不讓我說話,每天給我灌損害神經的藥物,每次給我灌藥時有4─5個人按著我的頭,用匙把我的嘴撅開往裏灌(甚麼藥物我不清楚,他們把標籤撕掉了)。大隊長王乃民說:「180元一瓶。」共灌了兩瓶,導致我精神錯亂,神志恍惚,頭腦中一片空白,出現了好多幻覺。這次非法教養關押了十一個月,最後監外執行放回家中。

第二次被迫害送到馬三家後,我被弄到了小號─1號室。這時我才知道馬三家教養院所謂的「思想教育學校」有小號,這裏是人間地獄,陰森森的,又冷又潮,警察根本不執行法律,完全是法西斯、土匪。他們幾個人把我按在鐵椅子上,雙手、雙腳被銬在鐵椅子上、固定住,又另加一副手銬。這時王乃民說:「你知道鄒麗榮已經死了嗎?」我說:「她死也是你們迫害的」,黃海豔在一邊說:「楊景芝你也快得精神病了。」這次被關押小號四次共五十六天,被嚴管200多天,被非法加期近七個月。我雖然離開了臭名昭著的馬三家,每當想起這噩夢般的經歷就不寒而慄,心靈的陰影、痛苦更勝於肉體的折磨,江氏集團滅絕人性!

楊景芝在遭受了這些迫害後,於二零零四年三月五日,北票市專門邪惡六一零辦公室的主任裴華,親自帶領兩名便衣又再次強行綁架了楊景芝。於三月下旬又被非法教養,第三次綁架進了馬三家教養院。七月初,教養院通知家屬將楊景芝接回,家人見到楊景芝時已經被摧殘的精神完全不正常,胡言亂語,教養院只給保外就醫一個月到期還要返回。回家後,楊景芝精神錯亂,只見她精神緊張到極點,一見人就說:「警察要抓我!警察要抓我!」八月六日凌晨,楊景芝在精神失常的狀態下自縊身亡。

11、優秀教師李廣珍被迫害離世

李廣珍
李廣珍

李廣珍,女,52歲,遼寧省建平縣馬廠鄉中心小學優秀教師,其丈夫周喜榮是馬廠鎮中學英語教師,夫妻二人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多次被不法人員抄家、關押、毒打,被勒索罰款。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夫妻二人又被建平縣公安局姜傑等人綁架關押,二零零三年三月份二人被非法各判刑三年,李廣珍被劫持到瀋陽大北監獄,被迫害到最後也不能吃東西,骨瘦如柴,於二零零三年十月份被保外就醫,於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八日不幸離開人世。期間丈夫周喜榮正在瀋陽東陵監獄遭受迫害。

12、煉鋼廠工人王樂被折磨致精神失常後死亡

王樂,男,28歲,遼寧凌源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十月王樂進京上訪被判勞動教養二年,其間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後辦保外就醫,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六日死亡。

王樂曾是凌鋼第一煉鋼廠原料工段工人,不愛多說話但工作積極肯幹。後只因做好人被迫害失業。他看到大法長期受到不公正對待,於二零零零年十月他決定去北京上訪,但快就被抓回來了。而後被凌源市公安局不負責任地投進了朝陽市西大營子教養院。

在教養期間,教養院對其強行洗腦,使其身心受到極大傷害。教養院通知其家屬前來接人,於二零零一年四月十日教養院給王樂戴上了手銬,由幾名公安送回家,回家2-3天後,家人發現王樂表現異常,於是送凌源精神病院治療。五月十一日,教養院給了保外就醫證明(理由是患精神病)。五月十六日王樂從家人身邊跑丟,中午被家人找到時已經死亡,在凌源八里堡附近被火車軋死,具體死因尚有待進一步調查。

13、好兒媳李春榮被迫害離世

李春榮
李春榮

李春榮,女,48歲,居住在遼寧省凌源市河東大修廠家屬院。 李春榮畢業於遼寧省朝陽市農機專科學校。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多年的高血壓完全康復,脾氣也變好了,精神狀態也好了。而且由於修煉了法輪功,按著「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對老人關心、體貼,使婆媳之間十幾年的恩怨都解開了。身心健康,心情愉悅,一家人都說,法輪大法真是太好了。

然而二零零零年七月中旬,凌源市河東派出所非法闖進李春榮家中,把她綁架進凌源市第二看守所,並非法抄家、罰款。拘留期間被進行強制洗腦,精神上遭受了極大的痛苦折磨,回到家後,由於在拘留所遭受了極大的精神摧殘,三天三夜都不能入睡而突發腦出血,昏迷五天後,於八月九日含冤離世。

14、遼寧凌源法輪功學員胡豔榮含冤離世

胡豔榮生前的結婚照
胡豔榮生前的結婚照

胡豔榮含冤離世
胡豔榮含冤離世

胡豔榮,女,遼寧凌源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晚十點左右,遼寧省朝陽市凌源北爐鄉派出所所長李政華及隨行的五、六名警察,手裏拿著手銬、棍棒非法闖入北爐鄉法輪功學員郭風賢家中。晚十二點左右,凌源市國保大隊隊長王桂林及數十名警察聞訊趕到,綁架了胡豔榮等四十多名正在交流修煉體會的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胡豔榮在被劫持途中跳警車走脫時,摔成重傷昏迷,被拉到凌源監獄管理分局醫院,給做了兩次開顱手術,於八月五日含冤離世。

胡豔榮離世後,凌源市公安局副局長楊明輝、朝陽市公安局副局長張明華、北爐鄉政府官員對家屬宣稱:因為胡豔榮是「法輪功骨幹」,就算活著也要判十五年以上,所以人死了一切後果由家屬自己承擔、兩萬多元的醫藥費也要由家屬承擔。而且藉口說是「跳車致死」,關於「跳車致死」是警察說的,目前還無法證實胡豔榮被迫害致死的詳細經過和原因。但事實上,細節問題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邪黨操控的警察綁架了無罪的胡豔榮,並在劫持中造成了胡豔榮死亡,無論她是從警車裏跳出摔傷致死,還是被警察毆打致死,其結果都是被迫害致死,對此,中共以及所有參與綁架、劫持者應負完全的刑事責任。

胡豔榮離世後,警察非常恐慌,放在太平間裏的遺體由警察把守。嚴密封鎖消息,並監視家屬,將胡豔榮家的整個村子戒嚴,來往車輛和人員都要盤問。胡豔榮的葬禮是在嚴密監控下草草進行。不法官員和警察在桲羅樹村周圍布控了多部車輛監控,對於前去探望的親友,桲羅樹村村書記嚴加盤問身份,當被胡豔榮親友反問「人命關天的大事,不要說我們親友,就是過路的都該來看看。千里奔喪,難道還需要身份嗎?」之後,惡黨書記灰溜溜的走了。

15、敬老院院長范振國被遼寧盤錦監獄迫害致死

范振國
范振國

范振國,男,遼寧省凌源市天盛號鄉敬老院院長,多次遭受中共迫害,被中共當局非法判刑九年,於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一日在盤錦監獄被迫害致死,年僅五十歲。九月十三日,獄方強迫家屬火化遺體。

當范振國親屬追問范當時發病時的監控錄像,及其范振國住的八人間的詢問記錄,監獄長、監區長賈某聲稱監獄沒有監控裝置。

范振國因不放棄「真、善、忍」的信仰而屢遭迫害,且撤銷了范振國在天盛號鄉敬老院的院長職務。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惡警李彬、李勤伙同平房子派出所惡警,在凌源市三家子鄉邪黨委書記和派出所所長王喜山的指使下,趁下雨之際,闖到范振國家綁架了范振國。惡警們將范振國按倒在地,用腳踩住他的腦袋,當時的情形慘不忍睹。在三家子派出所,范振國遭到惡警毒打。

約四個月後,范振國被中共邪黨操控的法院秘密判刑九年,一直被非法關押在盤錦監獄。他在獄中遭受強制做奴工等折磨,經常休克。

據悉,范振國於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一日下午七點四十分突發休克、昏倒狀態,被送到一監區醫院後打120救護車送進市二醫院,至晚九點四十分所謂「猝死」。監獄卻於晚上十二點四十五分才給其妻子發短信告訴范的死亡消息。

16、侯延雙被瀋陽監獄城第一監獄迫害致死

侯延雙
侯延雙

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午後,飽受苦難、虐待、折磨、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侯延雙走了。他是在中共那「春風化雨」、「關懷備至」的瀋陽監獄被迫害致死的,終年只有五十歲。望眼欲穿,每天都盼著丈夫回家團聚的妻子接到獄方的電話,火速趕往瀋陽監獄,見到的只是丈夫那冰冷僵硬的屍體,欲哭無淚。

侯延雙煉功做一個更好的人,他在工廠上班工作肯幹、勤快,鄰里之間和睦相處,誰家有困難他都樂意幫忙,至今人們也忘不了那個熱情、善良的年輕人。就這樣的好人,因堅持自己的信仰,向世人講清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在不公的對待下他只是利用了憲法賦予的權利,公民有言論自由,信仰自由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就被執法犯法的中共警察綁架、抄家、判刑、最後竟被監獄無辜的迫害致死。

侯延雙於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日被凌源公安局、「六一零」、派出所及凌鋼保衛處的警察綁架,之後又被凌源市法院枉判十四年。就在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送到瀋陽監獄城的當天,第一監區獄政處長賈軻就指使犯人把侯延雙的腰椎、頸椎打成了重傷,獄方不但不給及時治療,連侯延雙對此暴行上告也不予理睬。由於腰椎、頸椎部位受了重傷,沒有及時得到救治,而引起了嚴重的增生後遺症,造成手麻、膀子、腿疼痛等病症。到二零零九年侯延雙的血壓高達230,出現多發性腦血栓症狀,侯延雙要求保外就醫,獄方以不寫保證書不許辦保外就醫為由,一拖再拖,病情也在不斷惡化。

二零一零年侯延雙已經被迫害的不能說話了,嘴角不停的流口水,喘氣費勁,走路困難,吃東西不會咽,有痰吐不出。侯延雙被監獄的所謂「轉化」折磨的身患多種疾病,在侯延雙的身體每況愈下的這幾年中,家屬去瀋陽監獄要人,強烈要求保外就醫多達六、七次,但監獄長王彬說「保外就醫有兩個條件,一是寫保證,二是醫院下病危通知書。」這樣每一次都讓監獄喝斥回來。直到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下午被迫害的停止了呼吸。

四月六日,侯延雙的屍體被火化,六日當天家屬便返回凌源,省公安廳後腳就派人跟隨到了凌源,還立刻與當地公安局,「六一零」有關人員面授機密,又在某賓館叫來家屬,告訴他們不許透露侯延雙在獄中的情況,不許上網曝光,要是曝光了就如何如何等威脅、恐嚇,侯延雙家樓下有便衣監視,甚至侯延雙妻子上下班的路上都有便衣跟蹤。左鄰右舍的鄉親們看的明白,都說他們是作惡太多了、心虛了。

17、藺志平被瀋陽大北監獄迫害致死

藺志平
藺志平

藺志平。男,60歲,遼寧省建平縣珠碌科鄉下營子村人。藺志平因到北京和平請願,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一日被綁架到瀋陽大北監獄,十一月二十五日即被監獄惡警迫害致死。據知情人士說,藺志平頭骨被打塌,胳膊被打斷,大北監獄不讓家屬到跟前看遺體,只是允許在門口看一眼,隨後就立即將遺體火化了。火化時還穿著大北監獄的囚服,連衣服也沒讓換。

藺志平修煉大法前曾經是肝癌晚期患者,是朝陽市醫院確診的,因為家沒有錢醫治,只好回家等死。一九九九年四月份修煉大法不長時間藺志平病症全無,精神狀況良好,也能下地幹活了,身體一天比一天健康,這使他更加堅信大法。

二零零一年九月他被惡徒以了解情況為由騙到「六一零」在建平縣拘留所辦的洗腦班。他堅決不妥協,也不配合惡人的任何安排,被非法關押三個多月之後又被勞教一年,因藺志平血壓過高教養院沒敢收才被釋放。

二零零二年四月,藺志平進京和平請願,在天安門前打出了自己製作的「法輪大法好」的橫幅,並高呼「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千古奇冤」,被北京惡警綁架。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藺志平被劫持到建平縣葉柏壽拘留所關押。九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十月十一日被綁架到瀋陽大北監獄迫害。僅一個多月時間於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藺志平在瀋陽大北監獄迫害致死,就這樣被抓走時是一個健康的人,回來時卻只是一個骨灰盒,悲痛欲絕的家人於十一月二十七日將藺志平的骨灰取回。

18、正值壯年的韓立國被瀋陽監獄迫害致死

韓立國,男,四十七、八歲,凌源鋼鐵公司二軋廠二五零工段工人。曾在工作時被軋鋼燙傷,後來修煉法輪功,半年後痊癒,為廠子節約了數萬元醫藥費。在邪黨迫害法輪功後,他和妻子李春玲在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二日被綁架,分別被非法判刑六年、四年,妻子被非法關押在遼寧女子監獄,韓立國關押在瀋陽市於洪區平羅鎮白辛台子村二監獄二十監區。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三日凌晨三時,韓立國被迫害致死。

在監獄裏只要不寫悔過書就往死裏折磨,他們給韓立國戴上十幾公斤重的腳鐐,還用各種殘忍的方式銬起來,在40多度的高溫下曝曬,不准大、小便,不准喝水、不准洗澡,弄得皮破血流。惡警常用的酷刑有老虎凳、電擊和超負荷勞動,導致監獄裏關押的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瘋或重傷。韓立國原本是身強力壯的人,後來也被折磨得骨瘦如柴。

一知情人提供,那天早晨九點多鐘,在瀋陽第二監獄二十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隊),有人叫韓立國,說大隊長叫你。大隊長叫李建國,非常邪惡,結果韓立國一去就再也沒回來。過很長時間才從犯人口中知道他已經死了。

在這之前,韓立國女兒來看他幾次,李建國都不讓見。韓立國正值壯年,身體強壯,甚麼病都沒有,怎麼這一去就死了?於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四日監獄通知家屬韓立國的死訊。噩耗傳來,全家人真如五雷轟頂,悲痛欲絕。就這樣一個活生生的生命被無辜的殘害致死。

19-20、田義利、甄玉傑夫妻被迫害離世 幼女孤苦伶仃

甄玉傑、田義利和女兒田鴿
甄玉傑、田義利和女兒田鴿

甄玉傑,女,28歲,家住遼寧省朝陽縣下三家子鄉嘎岔村,九七年開始修煉大法。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甄玉傑和丈夫田義利一起到北京上訪,想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沒想到到北京後卻見到警察肆意抓捕法輪功學員,根本就沒有說話的權利。為了躲避警察的抓捕,晚上就睡在水泥管裏、橋洞裏或其它一切可以棲身的地方。白天他們四處奔走,通過各種途徑揭露北京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的野蠻暴行和法輪功學員在北京的處境。

一個月後,甄玉傑和田義利一起被綁架。田義利後在途中走脫。甄玉傑後被遼寧公安帶走。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七日子時中巴車行使在天津高速公路段,甄玉傑和一位遼寧新民的男法輪功學員相繼跳車,試圖擺脫迫害,結果二人不幸遇難。大約九九年農曆七月初七村幹部通知家屬到天津認屍。家屬確認後將其火化並帶回。

其丈夫田義利回來後被朝陽縣拘留所非法關押數月,在失去親人和不能煉功的雙重打擊下,田義利於二零零二年患癌症去世。本來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在中共惡黨的迫害下破碎了。留下一個孤苦伶仃的八歲女孩。

21、王樹全在被迫流亡中離世

王樹全
王樹全

王樹全,男,46歲,遼寧省朝陽市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五年初修煉大法。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王樹全在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二年六月,朝陽市雙塔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惡警多次對其進行騷擾,妄圖抓捕迫害,未果,便開始恐嚇並綁架其親人,而且為了得到王樹全的下落,不僅對其家人非法拘留,而且還用酷刑逼迫,並罰款2000元。

王樹全在被迫流亡中身心受到極大的刺激和傷害,於二零零三年三月九日含冤離開人世。

22、於秀春被折磨致精神失常後離世

於秀春,女,47歲,遼寧省凌源市西五官村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零年十月被城關鎮派出所所長周慶華,劉指導員、副所長杜井安等惡警抓捕。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初送往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勞教,在馬三家勞教所,於秀春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後惡警通知家人接回。被家人接回後不久,二零零一年七月八日,於秀春便去世了。

23、李桂學拘留期間遭毆打致死

李桂學,51歲,原住遼寧省客左縣甘招鄉大豆村,後遷入朝陽市,99年7月20日後,因修煉法輪大法,三次被非法拘留,第三次被拘留期間遭毆打致死。

被迫害致死的還有:

24、馬孝,男,59歲,凌源市凌北鎮凌北村三官甸子四組農民。 二零零五年六月三十日馬孝再次被凌北派出所李興海等惡警綁架,被非法勞教三年,在朝陽西大營子勞教所被迫害致嚴重吐血,生命垂危。勞教所怕承擔責任才於二零零六年二月份把他送回家。此後馬孝身體一直不好,於二零零七年大年初一含冤離世。

25、季文,男,61歲,遼寧凌源法輪功學員,屢遭惡警騷擾,致使舊病復發,於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去世。

26、卜翠琴,女,72歲,遼寧省朝陽縣人。九六年修煉大法後,一身病都沒了,一字不識的她能通讀《轉法輪》。二零零一年五月,發真相資料,被惡警綁架,非法關在朝陽縣看守所一個月,身心受到嚴重傷害,大小便失禁。回家後於二零零一年九月一日含冤去世。

27、劉作慶,男 ,41歲,遼寧省北票市西官鎮人。二零零一年被當地派出所綁架,非法關押在北票拘留所迫害。放出後,又遭六一零和當地派出所不法人員幾次騷擾、恐嚇,於二零零四年六月初七去世。

28、李英軍,女,53歲,家住遼寧省朝陽市。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四日,散發真相資料,被惡人便衣跟蹤到家,非法抄家後綁架,關押在朝陽第二看守所迫害。半個月後保外就醫釋放回家,身心受到極大摧殘,二零零一年五月九日含冤離世。

29、李桂蘭,女,62歲,遼寧省朝陽市人。修煉法輪功後,糖尿病等各種疾病全好了,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迫害大法後,思想壓力很大,失去了修煉環境,各種疾病復發,於二零零四年十月份離世。

30、孔慶蓮,女,63歲,家住遼寧省朝陽市雙塔區水利園小區。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煉後,多種疾病不治自癒。一九九九年邪惡迫害開始後,曾進京上訪。二零零一年,因女兒全家被迫害致流離失所,她的親人及她本人也多次受到惡警騷擾恐嚇,身心受到嚴重摧殘,腦出血,於二零零二年秋去世。

31、倪淑芹,女,65歲,遼寧省凌源市河坎子鄉河坎子村人。
32、李文生,男,41歲,遼寧省凌源市凌北鄉小學教師。
33、何桂華,女,年齡未知,遼寧省凌源市人。
34、李素秋,女,81歲,遼寧省朝陽市大法學員。
35、李淑霞,女,66歲,遼寧省朝陽市人。
36、張淑賢,女,61歲,遼寧省建平縣奎德素鄉大法學員。
37、李文斌,男,30多歲,遼寧省建平縣哈拉道口鎮上新井村人。
38、宮玉榮,女,64歲,家住遼寧省凌源市凌北鎮廟西村五組。
39、陳淑賢,女,64歲,遼寧省凌源市刀爾登鄉虎頭石村大法學員。
40、楊素青,女,58歲,遼寧省凌源市萬元店鎮大法學員。
41、陳素雲,女,年齡未知,遼寧省凌源市。
42、於利業,男,69歲,遼寧省地礦局(住朝陽)第三地質大隊退休工人。
43、董瑞, 男,66歲, 凌源人。
44、李宗正,男,75歲,凌源人。
45、孟兆春,男,50歲,凌源人。

(待續)

發稿:2012年09月06日  更新:2012年09月06日 00:53:03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