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省各地洗腦班、精神病院迫害案例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4/江蘇省各地洗腦班、精神病院迫害案例-262781p.html
【字號】

江蘇省各地洗腦班、精神病院迫害案例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日】

一、洗腦黑窩

江蘇省「六一零」除了在全省各市、區、縣辦洗腦班,對廣大法輪功修煉者進行迫害外,還在睢寧、興化、南通、南京、無錫等地建立所謂「轉化」基地,美其名曰「法制教育基地」,對法輪功修煉者不定期迫害,使眾多法輪功修煉者身心遭受重大傷害。

法輪功學員遭洗腦班迫害頻繁。比如,據明慧網報導,僅徐州賈汪一個區被三次或三次以上綁架進洗腦班黑窩的法輪功學員就有:甘信俊(四次)、耿懷清(五次)、何培秀(五次)、鹿炳林(三次)、孟慶泉(四次)、王景華(三次)、徐素珍(四次)、楊淑華(五次)、周生蘭(四次)。有的在洗腦班一關就是五個月、半年、七個多月,甚至一年多。

1.部份洗腦黑窩曝光

(1)江蘇省洗腦班──納粹「集中營」

江蘇省洗腦班(基地)位於泰州興化市,約成立於二零零四年。對外謊稱「江蘇省反邪教法制教育基地」,實質是「六一零」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洗腦違法基地,由省「六一零」直接負責,各市(區)縣「六一零」配合,從公安、勞教、勞改、監獄系統抽調所謂有「轉化經驗」的警察充當骨幹,以邪悟者充當幫兇,以地方「保安人員」充當打手等各系統人員共同組成的,其迫害手段卑鄙、殘忍,類似納粹「集中營」。被非法關押在此的大都是從江蘇省各市(區)縣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堅定不「轉化」者一般被送監獄或勞教所繼續迫害。

江蘇省興化洗腦班(照片為二零零七年或之前拍攝)
江蘇省興化洗腦班(照片為二零零七年或之前拍攝)

◇組織所謂省「幫教團」到徐州賈汪等地實施迫害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三日,江蘇省「六一零」協同徐州賈汪「六一零」綁架法輪功學員趙忠亮、甘信俊、何培秀、牛淑俠、汪美娣,在徐州師範學院賈汪校區洗腦班迫害一個月。參與迫害的有:省「六一零」徐建民、徐州市「六一零」劉媛琴、賈汪區「六一零」趙汝建、方強勞教所魏紅惠,還有專做「轉化」工作的王某(女)和邪悟者毛秀芹等多人。他們採取欺騙、恐嚇、威脅等手段進行迫害。

◇淮安學員綁進基地 「轉化楷模」目無法紀

丁祖華,男,淮安市淮陰區法輪功學員,六十多歲,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被綁架進江蘇省興化洗腦班,被所謂的「轉化專家」蔣龍生迫害。

蔣龍生,原南通海安縣某派出所所長,因轉化法輪功賣力,搖身一變,成為海安「六一零」副頭目,後又竄到興化洗腦班,被吹噓為「反邪教楷模」、鬥士。因迫害法輪功學員有功,二零零九年獲所謂「全省公安機關十大愛民模範」稱號;二零一零年,海安縣成立以他名字命名的所謂「基金」,騙取資金。二零一零年,《揚子晚報》用整版篇幅,吹噓其所謂「事蹟」,可謂名利雙收。

丁祖華說:「我老伴骨折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我要回家照顧我老伴。」惡警蔣龍生說:「你不寫就在跟政府對抗,教育與處罰都可以,必要時我們甚麼辦法、手段都可以使用,不寫就不行,只要寫保證,保證不煉法輪功,就放你回家。」桌子拍得山響。真是狐假虎威、目無法紀之輩。

◇洗腦班酷刑「大劈叉」 生命垂危非法勞教

酷刑演示:強行將受害者的雙腿一字劈開
酷刑演示:「大劈叉」,強行將受害者的雙腿一字劈開

劉乃和,男,連雲港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被綁架進江蘇省興化洗腦基地後遭酷刑迫害,其中一種酷刑叫「大劈叉」,人被按在床上,強行將兩腿「180度」大劈叉,強力向兩側拉致人昏迷,或痛苦不堪大汗淋漓,然後一身大汗被浸到冷水裏,致使數月不能行走。劉乃和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後又被轉至江蘇方強勞教所繼續迫害。

◇江蘇省「六一零」在興化洗腦基地成立之前,就在臭名昭著的徐州睢寧洗腦班等地辦過省一級洗腦班。據明慧網報導,二零零三年初,省「六一零」在睢寧縣洗腦班辦過省一級洗腦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達上百人,有南京、江蘇中、北部地區法輪功學員。到目前為止,江蘇省「六一零」洗腦班到底迫害過全省多少法輪功學員還是一個未知數。

◇遭江蘇省興化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目前了解到的有:

南京:吳順珍、孫文蘭、馬振宇、夏建國;
無錫:周志英、趙妤、錢介榮;
徐州:睢寧縣宋玉樹、沙永芝,賈汪區耿懷清、楊淑華,夾河煤礦某法輪功學員;
南通:彭鶴生;
連雲港:杜秀菊、劉乃和、鐘惜彩;
淮安:李久平、丁祖華、馬紅軍、王景玲、孫迎春、張翠芳;
鹽城:陳林、李成華、郝正芬、阜寧縣蔡守仁(二次)、阜城鎮兩合村法輪功學員、某女性法輪功學員(2011年3月)、杭小英(2011年8月);
鎮江:陸秀才、徐如花。

(2)徐州市睢寧縣洗腦班

徐州市睢寧縣修煉法輪功的人很多,因此睢寧就成了中共迫害的重點地區。二零零一年初,徐州、睢寧「六一零」在睢寧平樓鄉原鄉政府所在地設立洗腦班黑窩,對外謊稱「法制學習班」,對內採取監獄式管理,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私設監獄,曾兩次被評為所謂省「先進單位」。睢寧「六一零」頭目仝(音「同」)太斌參加過北京「六一零」會議,兩次派人去南京女子監獄學習邪惡的所謂洗腦招數。睢寧「六一零」副頭目楊書廣叫囂:只要有焦點訪談(誣蔑法輪功節目),中央「六一零」直接通知我們。

徐州睢寧縣洗腦班正門
徐州睢寧縣洗腦班正門
徐州睢寧縣洗腦班第二道門
徐州睢寧縣洗腦班第二道門
睢寧縣洗腦班第二道門的側門,由此進入洗腦班
睢寧縣洗腦班第二道門的側門,由此進入洗腦班

洗腦班內,四排平房作為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四個監區,最後一排辦公樓設審訊室(行刑室)、反省室,反省室不足兩平米,設有地錨。對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輕者毒打,重者拖進「反省室」一銬至少四十八小時。法輪功學員被強制穿所謂「號服」,遭強制洗腦、強制勞動,平時被關在八、九平米的「監室」,「監室」前後窗全部封死,門用三合板封住,門上方挖一圓孔,門下方打有編號,吃、喝、拉、撒全在裏面,打手們二十四小時全天候監視。沒有任何人的尊嚴和最基本的隱私,人格遭受極大侮辱。生活條件極差,飲食衛生更無從談起,甚至三九寒冬不提供熱水。法輪功學員有的被關押一年多,只洗過一次澡,而且還是為了搜查「監室」裏的大法經文,比監獄、勞教所還不如。

這個所謂「法制學習班」後來由江蘇省「六一零」直接操控、徐州市「六一零」組織管理,被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來自江蘇各地,惡人大肆勒索錢物,外地每人每月交兩千,本縣交七百,有的農村來的沒錢,惡徒就強搶糧食,發法輪功學員受難的財。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不擇手段,使用酷刑至少達四十種以上,使用對像中,婦女和老人佔相當比例,令人髮指。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不擇手段,使用酷刑至少達四十種以上,使用對像中,婦女和老人佔相當比例,令人髮指。

多年來,睢寧洗腦班惡行無數,其打死、打殘、打傷多少法輪功學員,一個又一個不願放棄「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被他們徹夜折磨。楊書廣雇用社會上的流氓做打手,採用手銬、木棍、橡皮棍、竹坯、電棍等工具,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有的被關進「反省室」反銬在地錨上毒打、有的被反銬在鐵窗、床上毒打、有的被吊在樹上腳不沾地毒打,有的先用木棍敲打手指、腳趾,然後從腳到小腹,接著再用兩根電棍夾著電,學員被打得遍體鱗傷,血肉模糊,有的被打得幾次昏死過去,打手們用水潑醒後繼續打,真是慘不忍睹,活脫脫的人間魔窟。

黑手頭子張新民叫囂:「我帶了槍了,你們誰要不聽話,我就開槍迫害。」法輪功學員質問他們:「我們就是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沒有錯,更沒犯法,為甚麼要關押我們,打我們,你們不是在犯法、犯罪嗎?」惡人周保和便肆無忌憚的叫囂:「你們沒犯法,也沒犯罪,煉法輪功就是反革命,對你們就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我們就是犯法了,犯罪了,你們有本事就去告我們。」

參與迫害的惡人:

「六一零」人員:頭目仝太斌、副頭目楊書廣、賈大金、郭明友;
退休惡警:張新民(參與毒打施忠玲)、王方品(參與毒打施忠玲)、曹廣豐、閆紅軍;
教師敗類:白素萍、胡居玲、胡昌玲;
其他惡人:周保和、胡守仁、賈琛 、趙虎(後勤)、劉宜光、丁某某、王某某、錢梅(打字員);
豢養的八個打手(花錢雇來的社會流氓):王躍、郭亞、熊萬里、王剛、仝震、仝寧、劉虎、楊懷北。

◆施忠玲被連續關禁閉五個月,遭毒打,被打昏死過去幾次、反銬地錨七天七夜、徹夜罰站。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醫院確診肋骨被打斷兩根,肩骨疏鬆,胸部積水,全身多處瘀血腫塊;

◆睢寧縣朱向和,僅五天時間,在睢寧洗腦班被活活打死,死時手指、腳趾全部發黑,眼睛被挖,內臟被掏,慘不忍睹;

◇魏興社被打得昏死過去,惡徒用涼水灌醒再打,拖進反省室反銬四十八小時,四小時後才甦醒,一個星期無法翻身,二十餘天不能下床;

◇許春龍被銬在反省室四十八小時,打得滿臉青紫、遍體鱗傷;妻子袁玲被打得眼睛腫得無法睜開,瘀血呈紫褐色,惡徒還往她鼻孔灌水進行折磨;妹妹許春玲被打得傷痕累累無法行走;

◇仝鵬凱在電線桿上印「法輪大法好」被綁架,幾個惡警輪番二十四小時毒打,被打得奄奄一息;解恆傑被打得滿臉是血,強行拖到反省室被銬四十八小時;邊桂菊被銬在反省室長達九天八夜;周東山,十二月中旬夜裏,被惡人剝光上衣綁在樹上凍,因拒絕穿號服,被打得走路一瘸一拐;賈慧麗被打得半個月無法下床,兩個半月後需有人架著才能行走;

◇陳莉、劉芳、許春玲被用細尼龍繩吊樹上,大冬天光著腳,似沾非沾的點著地。惡警張新民叫囂:這就是「繩之以法」。她們痛苦的反抗,打手就用膠布把她們的嘴封上,惡警閆紅軍、曹廣豐流氓成性,對被銬的女學員污辱、耍流氓。

◇遭睢寧洗腦班迫害的各地法輪功學員目前統計的有一百零一人(按拼音順序):

安貞兵、邊桂菊(徐州)、邊桂玲(徐州)、蔡偉、曹連娜、陳鍵(南通)、陳娟(徐州睢寧)、陳莉(徐州睢寧)、陳梅、陳席(徐州)、陳運權、程豔堂(徐州睢寧)、池波(徐州睢寧)、崔紅菊(徐州睢寧)、戴繼奎(徐州睢寧)、戴禮娟(無錫,已因迫害含冤離世)、戴相蘭(無錫)、單子茂、杜書平、耿懷浦(徐州賈汪)、顧桂玲(徐州睢寧)、顧宜英、管勇、郭娟玲(徐州)、郭言廣、韓冰、胡昌X、賈慧麗(徐州豐縣)、蔣萬秋、解恆傑(徐州)、李春英、李大鈞、李素貞(徐州睢寧)、李昕(徐州)、林新義(徐州)、凌芳芳(南京)、劉達、劉芳(常州)、劉玉芳、陸善銘、孟慶泉(徐州賈汪)、倪鵬(徐州睢寧)、彭崇梅(徐州)、浦浩(蘇州太倉)、沙冠軍(徐州睢寧)、沙青(徐州睢寧)、沙永芝(徐州睢寧)、邵開道(徐州)、沈桂英(徐州睢寧)、施忠玲(徐州賈汪,被毒打致含冤離世)、宋以樹(徐州)、孫敬浩(徐州)、唐清(淮安)、滕小紅(徐州睢寧)、仝鵬凱(徐州)、王春蘭(徐州)、汪美娣(徐州睢寧)、王燕、王紅(徐州睢寧)、王婧聞、王靜(徐州睢寧)、王明蘭、王書梅(徐州)、王行飛(徐州睢寧)、王英、魏東(徐州睢寧)、魏崇利、魏維蘭(徐州睢寧)、魏興社(徐州賈汪)、吳迪(徐州睢寧)、吳繼雲(徐州)、夏明潔、夏某某、肖桂榮、許春玲(徐州)、許春龍(徐州)、許興榮(徐州睢寧)、楊純、楊大姐(徐州睢寧)、楊美貞(已因迫害含冤離世)、楊淑芳、楊玉玲、葉紅、葉玲、葉運華、袁玲(徐州)、張根寶、張浩、張金鑫(徐州)、張小紅、趙子能、鄭玉玲(徐州)、周義、周東山、周靖、周梅、周賢鳳(徐州睢寧)、朱成昌、朱娜、朱向和(徐州睢寧,被毒打,五天即含冤離世)、朱以振

(3)南京市洗腦班

二零一零年七月,南京市「六一零」租用雨花台區部隊招待所陵武樓(陵武賓館)設立洗腦班黑窩,其對外謊稱「法制學習班」,實質是私設監獄,層層鐵門封鎖、保安二十四小時輪流值班、監控,法輪功學員被強制關押在這所黑監獄裏,遭受非人折磨,終日不見陽光,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

到南京市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有的是被公安直接從家裏或單位綁架進來;有的在勞教所、監獄非法期滿未「轉化」被直接劫持進來;有的在區洗腦班對其「轉化」失敗後,被轉押過來。在市洗腦班不「轉化」有的被長期關押(長達兩年)或送省一級洗腦班繼續迫害,或送勞教所、精神病院進一步迫害。

南京市洗腦班宣稱自己是「最文明」的洗腦班,沒有如其它地方那樣殘忍。看來,殘忍迫害是洗腦班的常態,「六一零」人員心照不宣。但當論及南京市洗腦班的殘忍時,他們卻推說是保安的素質問題。我們就來看看這個「最文明」的洗腦班。

◇流氓打手「洗腦標兵」 敲詐勒索體罰「熬鷹」

南京「六一零」惡徒、市洗腦班打手柏正輝積極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犯下累累罪行,是市洗腦班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標兵」、所謂的「教育工作專家」。

在他手裏,罰站、「熬鷹」(連續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是家常便飯。為防止法輪功學員坐地上或休息,柏正輝在地上澆滿水,地上、凳子上、床上放滿大法師父的像或名字……法輪功學員打瞌睡,他就用暴力阻止,毫無人性的逼其「清醒」;洗腦班人員配合,輪流值班,連續數日數月對法輪功學員體罰,不讓他們睡覺,並不斷播放惡毒攻擊大法的邪惡碟片。更有甚者,寒冷的冬天,往法輪功學員頭上、身上澆冷水,剝去棉衣受「凍」,打開空調吹冷氣。

柏正輝還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揚言:「不轉化,你影響了我升級,影響了我的月獎金、年終獎。不‘轉化’想回家,叫家裏人給我們送錢來!至少兩到三萬,三到五萬更好……不會給你們打條子……不准說出去!」一些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攝於他的淫威,為營救親人,不惜被這個不學無術的惡棍敲詐數萬元。柏正輝還威脅被他體罰過的法輪功學員,不許將他的惡行曝光,否則對他們不客氣。

◇陰險偽善

南京市洗腦班慣常用偽善與欺騙伎倆,利用法輪功學員心理弱點,脅迫「轉化」,這與暴力和體罰沒有本質的區別。

邪悟者被南京市洗腦班支配、利用來參與所謂「幫教」,這些人具有迷惑性,搞甚麼「以法破法」,有目的的對大法師父的講法斷章取義,迷惑和欺騙學法不深、法理不清、人心怕心重、處於困苦境遇的學員。洗腦班這個時候往往採用車輪戰,「配合」這些邪悟者「幫教」迫害,不停的向法輪功學員灌輸歪理,還布置所謂「作業」等,不做就體罰、熬夜。

洗腦班還發動家屬、同事、領導做「工作」,施壓、心理瓦解。有個在洗腦班被家人毒打(洗腦班要求家人打)的法輪功學員哭訴:「那些惡警、保安打我的時候,我很平靜,一點不痛,我知道是師父慈悲呵護。可是當家人一遍遍問我學這個有甚麼實惠,數落這個功會帶給家庭多少實際損失,並按照邪惡要求打我、罵我時,我很難過,靜不下心,被打得遍體鱗傷時,我實在受不了,就按照家人的要求寫了‘三書’……」

這就是「最文明」的洗腦班。正如南京「六一零」惡徒柏正輝叫囂的:「在勞教所到期了可以讓你回家,在這裏不‘轉化’休想回家!除非你活不了幾天!」「我就是要用法西斯手段來對付你們,不怕你們和你們的家屬來告我,你們想告是告不通的,這裏是共產黨的天下。」「在我手中不轉化的法輪功人員甭想活著出去,哪個不轉化的想出去,我叫他警車進來靈車出去,站著進來橫著出去。」

◇部份名單和案例

△張愛紅,女,南京法輪功學員,原南京建築工程學院工作,九九年因進京上訪被非法判刑三年,單位因此將她開除,丈夫隨後也離她而去。冤獄期滿後,張愛紅被「六一零」非法囚禁,曾被非法囚禁於下關區洗腦基地,二零零三年被轉到市洗腦班,惡人還將她母親找來做「工作」,一直未「轉化」,二零零五年,將她「押送」回新疆老家了事。張愛紅被非法關押期間,一直遭體罰,不讓睡覺、罰站、罰蹲等,但她始終保持一顆善心,善意的講真相。

△某法輪功學員,女,整整兩個月沒睡覺,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站著腿都發顫。柏正輝還在大冬天零下幾度,把窗戶打開讓她只穿秋衣秋褲受凍,因為身體受不了,她站著打瞌睡,柏正輝就指使保安,只要她眼一閉就往臉上潑涼水,還強制她連續數日站在冷水裏浸泡,以至雙腳浮腫、腳趾腫脹出血,她要上洗手間,男保安竟給她一個盆,說要上就當著他的面上。最後這個女學員在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被受利益脅迫的家人強按著手寫了所謂的「三書」。

△某法輪功學員,女,原本身體健康,在市洗腦班被柏正輝折磨十個多月回來後,同修已認不出她,剛五十歲的人瘦的皮包骨頭,背駝,牙齒幾乎掉光,像個龍鍾老太。長期的折磨使她兩腿浮腫過膝,腹水、嚴重貧血、長期頭痛、胸痛、奄奄一息。估計怕出人命,這個惡徒才將其放回。這位同修回家後一直咳血、咯血,後來靠堅持學法煉功,才活了過來。

△目前收集到的曾遭南京市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四十一人(按拼音排序):段祥娣、柏明春、柏如春、陳銀花、陳玉潔、戴樹瑾、竇文祥、樊懷珍、范崇峰、葛風、耿穎超、顧正凱、黃劍剛、黃建平、籍建霞、姜銳、李寶珠、李軍(女)、李群、凌君、陸春斌、彭繼龍、彭潔、孫波、孫文蘭、王惠蘭、吳順珍、吳志明、夏建國、謝麗華、許淑香、薛建進、於恆、於慧玉、余傳平、余淑霞、張愛紅、張本芳、張瑞江、張秀華、周麗琴

(4)南京下關區「愛心家園」的黑心勾當

南京下關區洗腦班自從掛上「愛心家園」的招牌,迫害體制更加完善,手段更加陰險毒辣,不但對法輪功學員繼續洗腦迫害,還似一把陰毒、無形的軟刀子,以所謂「關愛」為幌子,「外鬆內緊」的把一大批所謂「志願者」(被欺騙、吸收進「愛心家園」洗腦班活動、甚至充當猶大的邪悟者)禁錮,被「六一零」掌控、利用,讓他們徹底放棄佛法修煉、助共為虐,在邪悟的路上越走越遠。

「愛心家園」洗腦班新址
「愛心家園」洗腦班新址
「愛心家園」洗腦班新址的巷口
「愛心家園」洗腦班新址的巷口
「愛心家園」洗腦班舊址
「愛心家園」洗腦班舊址

為擴大社會影響、籠絡人心,「愛心家園」還出籠名為《心靈驛站》的內部刊物,由下關「六一零」頭目程東曉任編委會主任,下關「反邪教協會」(實質為中共邪教侵犯公民信仰自由的邪惡機構,以下稱「邪會」)及黑心顧問魯陽春、唐國防把關。該雜誌不但內部交流,還在社會上散發,惡毒誹謗法輪功、用謊言矇蔽世人。

二零零五年鼓樓區「邪會」成立之初,「愛心家園」洗腦班的所謂顧問魯陽春就上躥下跳,多方鑽營,搜刮邪悟者信息,拍攝邪悟者所謂回歸社會紀實片,誣蔑、攻擊法輪功,為邪黨迫害法輪功塗脂抹粉,為「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大唱讚歌。

就是這樣一個「黑心家園」,得到了「六一零」與中共「邪會」高層人物的青睞,中共「邪會」李安平、程寧寧兩個副秘書長先後走訪「愛心家園」洗腦班,將其視為樣板。程寧寧更是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裏,先後三次光顧「愛心家園」洗腦班。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至三日,中共「邪會」副秘書長程寧寧伙同中國心理學學者王文忠、陝西「六一零」特聘「專家」陳青萍,以欺騙手段獲准在國際會議上發言。七月一日,程以「愛心家園」洗腦班為依托,以其舊址場景做圖片展示,大言不慚的做所謂「研究報告」,吹噓標榜所謂「關愛、轉化」,被當場穿幫、揭露出其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

中共邪教一手遮天,把一切對法輪功學員的肆意關押、強制洗腦、體罰摧殘等等惡毒迫害標榜為「教育、感化、挽救」,標榜為「春風化雨」,對國內民眾撒謊,還妄圖欺騙國際社會。兩天後,「追查國際」發布通告,追查中共「邪會」打手王文忠、程寧寧、陳青萍。妄圖吹噓「愛心家園」的陰謀在美國敗露,邪黨徒們弄巧成拙、狼狽而逃。

下關區洗腦基地用「愛心家園」這張畫皮招搖撞騙,掩蓋迫害真相,迷惑、欺騙世人,還到處交流吹噓「幫教」迫害經驗。不論它怎麼裝扮,都改變不了其私設監獄、暴力洗腦的本質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罪事實,都改變不了其罪責難逃的命運。

(5)常州市「陽光工作站」──陽光下的罪惡

二零零零年七月,邪惡頭目羅幹曾來常州,市公安一處專門組織人去山東學習「迫害經驗」,更換了新的負責人丁某,迫害活動進一步升級,手段殘酷野蠻。二零零三年底,羅幹到江蘇遍走南通、南京、蘇州、無錫等地公安部門,唯獨沒來常州撒野,是因為常州惡人已經武裝到了令惡首放心的程度,此惡首還多次把常州「六一零」評為迫害法輪功的先進單位,樹為全國「六一零」學習的榜樣。

常州是江蘇省迫害法輪功學員最邪惡的地區之一,建立了系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套機制,臭名昭著的洗腦班是其中一個環節。邵志敏,常州「六一零」頭目,是全國六個直接被羅幹指揮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得力幹將之一,操控各地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多次去馬三家「學習」所謂迫害經驗,錄製反大法錄像,到各地介紹洗腦班「轉化」經驗。

常州洗腦班隨時隨地、不定期舉辦。堅定不「轉化」者將送監獄或勞教所進一步迫害,在洗腦班上被強制「轉化」的,回家後,還要定期到所謂「鞏固轉化成果工作站」──「陽光工作站」「彙報」、「交流」思想,直到徹底「轉化」為止。剛從監獄、勞教所出來的法輪功學員也被要求去「交流」、「彙報思想動態」,進一步洗腦。

「陽光工作站」實質是迫害法輪功學員、鞏固「轉化成果」的洗腦班,這種邪惡的迫害機制現有兩個:一個在鐘樓區,成立於二零零四年七月;另一個在天寧區,成立於二零零五年二月。裏面的專職人員或者是被徹底「轉化」的;或者是退了休的惡黨堅定黨徒。他們嚴密控制著被洗腦「轉化」的學員,讓他們定期去座談,將他們牢牢抓住不放。這套荒謬的迫害機制受到中共惡人的重視,曾多次派人來參觀、學習,並讓他們向全國推廣,周邊地區也有採用。

(6)無錫金城灣洗腦班惡行

無錫市金城灣洗腦班原址在濱湖區金石英路2號,現址為無錫市貢湖大道288號「無錫市公安局特警支隊」大院內。

被無錫市金城灣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戴禮娟(兩次,已因迫害含冤離世)、戴相蘭、陳秀華、顧桂金、顧茉娣(長期關押)、顧錫娟(兩次,已因迫害含冤離世)、胡鳳玉、林月霞、潘琪珍、齊士修(女)、錢介榮、錢麗華、王敏來、王玉珍、吳其學、嚴叢娟、張阿連、周志英(已因迫害含冤離世)、朱星河。

◇煙頭燙香煙塞鼻孔 開水燙體罰踢下身

無錫市金城灣洗腦班,使用煙頭燙、不許睡覺等野蠻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摧殘,致使眾多法輪功修煉者身心受到重大傷害。

酷刑演示:煙頭燙
酷刑演示:煙頭燙

△戴相蘭,女,無錫法輪功學員,今年約六十三歲,被惡警多次綁架,被非法拘留一次、非法關押看守所三次,被非法劫持到無錫金城灣洗腦班四次,因不放棄信仰,曾被轉送到江蘇省睢寧縣洗腦班迫害近幾個月。在無錫金城灣洗腦班,她多次被萬會樓、王堅、吳堅、寧惠禹等惡人野蠻折磨,罰站、不讓睡覺、不許大小便、不許洗澡、用煙頭燙身體、捂住嘴後用香煙塞鼻子、用開水燙腳、踢下身,被迫害得昏死過去幾次,被醫生搶救甦醒。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戴相蘭再次被綁架,被第四次送洗腦班迫害,九月底才回家。

△嚴叢娟,女,無錫法輪功學員,今年約三十九歲,自二零零二年以來,至少被非法關洗腦班三次,遭不法人員折磨:強制罰站、不許睡覺、不許大小便、不許洗澡、用香煙頭燙身體、用香煙塞住鼻孔並將其嘴捂住等手段摧殘。嚴叢娟絕食抗議,被強行灌食,身心受到極大摧殘。嚴叢娟原在新區有較好的工作,因長期被非法關押,工作失去,現在一小超市打工。

◇洗腦班迫害多少次 兩次「小中風」「腦梗塞」

潘琪珍,女,今年六十六歲,原腸癌患者,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恢復健康。無錫市「六一零」為逼迫她放棄法輪功「真善忍」信仰,多次將她綁架到洗腦班進行迫害,其中有兩次被摧殘到出現「小中風」、「腦梗塞」的症狀。二零零九年又遭惡人陷害,被強行關進洗腦班。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無錫市南長區法院對她秘密庭審,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被非法關押在南京女子監獄,被迫害出嚴重的糖尿病症狀。

◇枉學武甘當黑打手 害良民無恥行惡跡

吳堅,無錫市北塘公安分局惡警,山東人,曾在上海體校學武術,受江澤民謊言毒害,充當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在無錫市辦第一個洗腦班時,吳堅就先給綁架來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灌上一雪碧瓶子讓人神志不清的藥水,再將兩手背銬吊起來,用警棍專打關節處,並用電棍電,把點著的香煙塞到法輪功學員的鼻孔內,著完了再給塞上。吳堅還伙同其他惡警把大法師父的法像放滿地,只給法輪功學員兩隻腳站立的地方,一動就會踩到師父法像,一個姿勢長久站著不能動,還不讓睡覺,隨意進行打、罵等。

(7)蘇州上方山洗腦班

蘇州上方山洗腦班常年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估計數百名法輪功學員遭該洗腦班迫害。目前統計被該洗腦班非法拘押、洗腦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僅三十二人次:

曹建忠的母親、陳盤根(已因迫害含冤離世)、陳銀娣、戴蘇妹(二次)、顧麗菊、胡春清、江利民、蔣大男、金長林、李為先(已因迫害含冤離世)、劉墅明、陸林妹、路通、戚小良、孫藹俠、唐靜芬(二次)、汪達保、衛建華、翁建珍、相桃女、許素根、張朝貴、張林、鄭學鯉、周雲(二次,已因迫害含冤離世)、朱翠玲(二次)、朱培琴、朱秀娣

(8)南通市洗腦班

南通市常年在狼山設立洗腦班,後來又在人民路南通市北閣飯店設立洗腦班,該飯店某幢樓第三層的整層樓都被「六一零」用來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走廊、窗子都安裝著鐵柵欄,外人根本進不去,裏面就像一座監獄。

目前,僅統計出遭南通市洗腦班迫害十五人,其中,陳漢昌、宋衛娟遭南通市狼山洗腦班迫害,其餘遭南通北閣飯店洗腦班迫害:

陳漢昌(直接被南通市狼山洗腦班折磨致死)、宋衛娟(曾遭南通市狼山洗腦班迫害,現被非法判刑十年半)、高淑平、管淑媛、何淑芳、姜超、潘漢玉、沈桂英、沈衛華、王莉、王秋萍、夏玉萍、徐盤珍、鄭翠芳、朱雲霞

2.其它部份迫害案例

◇南京溧水縣洗腦班肆虐

△關小籠子「坐土飛機」 溧水東蘆黑窩惡行

劉女士,南京溧水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被非法關進溧水東蘆辦洗腦班迫害,「六一零」惡徒將她吊在房樑上一天一夜,叫「坐土飛機」,後來又把她關在小籠子裏,站不直,坐不下,只能半蹲在裏面,一關就是幾天幾夜。

△暴曬脫皮電棍電擊 藥物摧殘綁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吳女士,溧水法輪功學員,被「六一零」人員暴力洗腦,惡人用電警棍電擊她的小腹部位,又將她雙臂綁在一根棍子上,逼她跪在室外水泥地上,在炎熱的夏日裏,火辣辣的陽光曝曬一整天,全身脫了一層皮。見吳女士還是堅信法輪大法,「六一零」對她的迫害便不斷升級──把她送進了精神病院,強行注射破壞大腦中樞神經的致幻藥物,指示醫生用鐵鉤針從她嘴裏穿過去,將嘴攪得鮮血直流,發現還沒有屈服,又繼續用電警棍擊打,打完後將她大字形綁在床上,不讓她大小便,想讓她暴死在床上。一天以後發現還沒死,又用電棒胡亂地電擊她身體的各個部位。致使吳女士身上到處都是被電擊燒焦的疤傷。她幾次昏迷,原來一百四十多斤重的身體被迫害得只剩八十多斤。「六一零」恐怖組織害怕惡行曝光,對外造謠散布說:「吳某某得了精神病。」

△拒絕「轉化」棒打針刺 摧殘兩月鳳凰水牢

李女士,溧水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被「六一零」非法抓捕後,投進洪蘭鳳凰井洗腦基地迫害。「六一零」頭目要她罵法輪大法、罵師父,李女士不從,他們就用木棒打,打累了就用手掐,用針刺,後又將她整天關在一間積著水的牢房裏。大小便都在裏面,限制吃喝,一關就是兩個月。

◆朱桂良被迫害一月致死

朱桂良,男,六十多歲,鹽城水泥廠醫生。二零零五年十月九日,被惡黨人員抓入洗腦班,洗腦班期間,省裏還下來一幫邪惡之徒企圖轉化他,一直不讓他睡覺,朱桂良受盡折磨,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初被放回家,一星期後,於十一月九日含冤離世,離他被綁架進洗腦班 整整一個月。

朱桂良
朱桂良

◇八十多歲被洗腦班綁架多次

金桂華,女,今年八十多歲,煉功前生活不能自理,修煉後身心健康,二零零零年,不顧高齡,步行進京證實大法,非凡壯舉震天動地。後於二零零一年被洗腦班非法關押兩個月左右,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七日,再遭常州南大街派出所多名警察綁架,再次被非法關押進當地洗腦班迫害。常州洗腦班對如此高齡老人都不放棄迫害,真是喪心病狂。

3.部份洗腦班名單

根據明慧網提供的信息,收集江蘇省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迫害的洗腦班七十多處,詳情參見本文附錄《江蘇省各地法輪功學員遭洗腦班迫害部份名錄》。

二、精神病院迫害

由「六一零」、公安操縱精神病院醫務人員對法輪功學員強行關押、藥物折磨和身心摧殘,這是人類的恥辱。一些醫務人員為保住「飯碗」,不講醫德和做人的良知,助共為虐,可恥的充當邪黨爪牙,參與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演繹的不再是救死扶傷的白衣天使,而是殘害生命的魔鬼殺手。

(一)統計數據分析

根據明慧網發表的案例所做的不完全統計,在中共邪黨十多年的迫害中,江蘇省法輪功學員遭精神病院及部份藥物迫害二百人次,各地情況如圖一所示,詳情參見本文附錄《江蘇省各地法輪功學員遭精神病院及藥物迫害部份案例》。

圖一、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二年七月江蘇省各地法輪功學員遭精神病院及部份藥物迫害統計
圖一、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二年七月江蘇省各地法輪功學員遭精神病院及部份藥物迫害統計

由圖一可知,徐州法輪功學員遭精神病院迫害人次最多,其次是南京、鹽城以及無錫和蘇州。

圖二、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二年七月江蘇省各地法輪功學員遭精神病院及部份藥物迫害比例統計
圖二、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二年七月江蘇省各地法輪功學員遭精神病院及部份藥物迫害比例統計

圖二為各地精神病院迫害佔總迫害(非法勞改、非法勞教、洗腦班迫害及精神病院摧殘)的比例,如紫色線所示,由於遭洗腦班迫害的統計信息與實際情況相比出入最大,為此,我們又分不計洗腦班迫害的情況。黃色線顯示的是不計洗腦班迫害,各地法輪功學員遭精神病院迫害佔總迫害人次的比例。兩條線軌跡相似。

由圖中可知,在一些法輪功學員不多的地區,「六一零」惡人將精神病院當作比洗腦班、勞教所更簡便省事的迫害黑窩,對法輪功學員長期關押和迫害,如泰州、宿遷、揚州等地。

中共邪黨利用精神病院及藥物摧殘迫害法輪功學員不但是不爭的事實,而且非常普遍,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喪盡人性的殘酷迫害由此可見一斑。

(二)惡貫滿盈的徐州精神病院

徐州市「六一零」和精神病院不惜充當江氏迫害的馬前卒、替罪羊,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針劑毫無人性的摧殘法輪功修煉者,處心之狠毒、手段之殘忍古今罕見,令天地為之震怒。

目前已知徐州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精神病院有兩家:

◆徐州市精神病院(俗稱徐州市茶棚精神病院),位於徐州市泉山區三環南路259號茶棚(泉山公園西100米),電話:0516-83896144、0516-83891867(院辦)。

目前已知被徐州市茶棚精神病院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徐州市沛縣法輪功學員張秀芬、崔玉梅、董敏、畢某、王秀華;徐州市賈汪區法輪功學員高傳銀、高俠雲、鹿丙林、牛淑俠、王景華、孟慶泉、耿懷清、單德海、王慧、王平、高霞雲、劉怡戈;其他區縣法輪功學員衛東、吳繼雲、宋以樹、吳迪(已被迫害含冤離世)、彭宗梅、丁建華、袁玲、郭鵑玲、邊桂玲、王書梅、崔玉梅、董敏、高春梅、馬繼玲、王立新(已被迫害含冤離世)、王永新等。

◆徐州市東方人民醫院(徐州市精神病防治院,俗稱徐州市東甸子精神病院),位於徐州市雲龍區東甸子銅山路379號,電話:0516-83447100、15895202391。

目前已知被徐州東甸子精神病院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賈惠麗、顧宣英、吳繼雲、宋以樹、陳莉、陳席、李昕、李桂榮、汪玖娣、林新義、衛東、邊桂菊、許興榮、顧桂玲、孫敬浩等。

◇徐州精神病院長的惡毒:「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明慧網文章節選)

據明慧網2001年6月8日報導原文:

我們是徐州睢寧縣被非法送到句東勞教所的大法弟子。2000年11月24日,我們三位功友被公安從徐州精神病院帶出,直接送到句東女子勞教所(還有幾位功友沒被判勞教,仍被關押在精神病院)

我們在精神病院被關押三個多月期間,被強行綁在床上打針、灌藥,所謂的醫務人員超劑量地給我們注射不知名的針劑,人立刻就昏了過去,不省人事,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才慢慢地醒過來,再把我們身上的繩子鬆開。藥物的作用發作時,我們撕心裂肺地痛苦、疼痛,在地上打滾、慘叫、猛烈地撞牆。當我們清醒時,指問那些所謂的醫務人員:「為甚麼給我們這些沒病的人打針、灌藥?」他們面帶羞愧地說:「沒辦法,這是上級的指示,我們要工作,只有服從領導。我們也不想這樣對待你們,但我們也不想下崗。」並說:「用這些藥你們不會死的,只是很痛苦,如果你們說不煉法輪功了,就可以不給你們用藥了,你們自己千萬不能跑出醫院去,我們不給你們逐漸停藥,人會瘋掉和死掉的,即使跑出去,別人也會把你們當成瘋子再送進瘋人院的。藥性反應起來那種痛苦是難以想像的,非常可怕,後果不堪設想……」精神病院把我們這些女功友兩兩地隔離開,長期和男瘋子關在一起。

一天,一位功友在凳子上盤坐,院長走過來惡狠狠地說:「你還在煉功嗎?就把你的針藥量還要加得更大,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看你還煉不煉!」天啊!人為甚麼會如此邪惡、狠毒,我們煉功是為了身體健康,生命延續,為甚麼要遭到如此慘無人道的迫害,人權何在?國法何在?天理何在?

由於給我們用藥量太大,又沒有逐漸停藥,公安就不負責地把我們送到句東女子勞教所,藥性反應太強,一位功友一下子瘋掉了一樣,痛苦地在地上摔打、滾爬,日夜不停地狂奔,兩個人架都架不住,渾身劇烈顫抖,頭往下栽,雙目失神呆滯無光,日夜狂躁,不能睡眠,痛苦難忍,用身、頭撞牆欲死,真是痛苦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另一位功友渾身抽筋,縮成一團,不能站立行走,別人就把她架出架進,夜深時燒心難熬,口吐血沫。不同程度的藥性反應使幾位功友掙扎煎熬了近五十天才逐漸消退。雖然我們的身體基本恢復正常,但留在心靈的傷痛是永遠抹不掉的,這種殘酷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行為是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是令世人髮指的,令天地為之震怒的!

就這種嚴重失常狀態,句東所曾送一位功友到鎮江市醫院做精神司法鑑定,有寄回的鑑定書證明:「其腦神經正常,嚴重失常狀態確屬於強力用藥後的藥性反應。」

◇徐州大地修者蒙難 精神病院撒旦逞兇

被關在徐州精神病院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行打針、吃藥後四肢無力,全身疼痛,神志不清,思維錯亂,東西南北不分,上廁所找不到門;口水從嘴裏扯到地上,飯到嘴裏都能掉到地上;洗臉刷牙皆無力,洗衣腳踩如駕雲;兩眼直勾勾,走路慢悠悠。特別到「敏感日」(如「七二零」、「十一」)還加大藥量。由於不斷加大藥量,有的人脖子都直了,頭也不能轉了,舌頭也硬了,不能吃饅頭,只能喝些稀飯,話也講不出來了。為何要這樣迫害一個善良的修煉人?上文那位喪盡天良的院長道出了「天機」:就是要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對於堅持煉功的人,他們加大藥量迫害,有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連續高劑量地打了四十多天針,當時腦子完全失去了記憶,停藥後雖慢慢恢復,但記憶力大大減退。那裏的工作人員自己都說:「如果針要打在我自己身上,我是受不了的」。他們還對法輪功學員用電針:把人摁倒,在頭上接幾個電極,電鈕一按,人將被擊死幾個小時。醒來二十分鐘前,幾個惡徒引他說話,先說家常之事或者亂扯,再引他罵師父,這個法輪功學員說:「師父好,師父我不能罵,不能罵……」

徐州精神病院被利用來強制對法輪功學員洗腦,不但在醫院內部就設有洗腦班,還一貫與其它洗腦班勾結、配合迫害法輪功學員。例如,在徐州睢寧縣洗腦班,精神病院的車就停在洗腦班黑窩,精神病院裏所謂的醫生也來了,積極配合黑手們迫害法輪功學員。邪惡頭子楊書廣曾聲嘶力竭的喊:「你們已經上冊子了,如果還不‘轉化’隨時隨地都可以把你們送到精神病院去。」

而從精神病院轉到洗腦黑窩來的法輪功學員,被折磨的目光呆滯,身體極度衰弱,走起路來步態遲緩,弱不禁風,精神病院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酚??類神經阻斷劑)強劑量的注射到法輪功學員的身體裏,被此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雙手極度顫抖,連水杯也拿不起來,出現失憶現象,人無法站立,被拖入房間昏睡不醒,七十二小時後才甦醒過來。

徐州「六一零」、徐州公安惡警還曾將外地法輪功學員綁架到徐州市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藥物。詳情待查。

◇白衣「天使」親自灌藥 十月煎熬生不如死

徐州法輪功學員袁玲,一九九七年底走上修煉法輪功之路。二零零零年「十一」進京上訪,之後遭非法拘留,強行關北山看守所五月之久。二零零一年三月,被豐縣「六一零」頭目余某從北山看守所綁送徐州(茶棚)精神病院繼續迫害。

在那裏,袁玲每天被強行三次服藥、兩次打針。如不從,醫生、護士、工作人員一起將人按在地上把嘴撬開,強行灌藥,把手、腳綁在床上強行打針,由於長期使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她兩腿發抖、兩眼發直、兩手無力,脖子無法轉動,舌頭僵硬、直流口水,上廁所需人架著,例假停止;家人不准探望,完全與外界隔絕。袁玲母親見不到女兒,終日以淚洗面,哭壞了一隻眼睛。這種生不如死的殘酷迫害長達十月。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吳迪(已因迫害含冤離世)、彭宗梅、丁建華、郭鵑玲、邊桂玲、王書梅、崔玉梅、董敏、高春梅、馬繼玲等。

(三)鹽城信息

1.正直醫生可敬可讚 無德惡人電針摧殘

二零零零年,鹽城法輪功學員唐學斌去上訪當天,鄉派出所就勒索他老父兩千元,說是「替你家找人的路費」。唐學斌被非法拘留一個月後,被強行送至鹽城精神病院,該院一位正直的醫生拒開有病診斷書,唐學斌被拒收。在此對這位正直醫生的良知和醫德表示真誠的敬意。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刑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刑

惡人不死心,利用手中的權力將其強行關進了射陽精神病院,把唐學斌捆在床上強灌、注射破壞神經的藥物,多次用電針電,摧殘其意志,逼其寫所謂「保證」。唐學斌在該院住了八天後,醫生診斷他沒有精神病,卻令家屬交了一千四百多元醫藥費。

2.鹽城市鹽都縣龍崗精神病院

◇「五馬分屍」強行結案 精神病院再遭摧殘

嚴傑華,男,今年約五十六歲,原鹽都法輪功輔導站義務負責人之一,原疾病纏身,修大法後一年,身心淨化,九九年「七二零」被列為重點迫害對像。

鹽都縣公安局副局長徐成文帶著刑警大隊對其多次審查、關押及毆打,手段殘忍,編造「莫須有」的罪名,把嚴傑華雙手銬在兩扇鐵門上,然後叫人將鐵門往兩邊拼命推,模仿古代「五馬分屍」的酷刑,然後將奄奄一息的嚴傑華拖到承認為「上訪組織者」的假材料前強行按了手印。再將嚴傑華關在市看守所及龍崗精神病院分別達一個月和四十五天,期間受盡非人折磨。之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郭乃同、朱勇、王桂茹、陳建、王愛華,鹽都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六月十日,被強行押往鹽都縣新區農津培訓中心洗腦,強制學習太極拳,法輪功學員堅決不從,惡徒就把他們雙手反銬,利用聯防隊員對學員拳打腳踢,揚言「打死法輪功學員不犯法」,將學員打倒在地,拉起來再打,反覆折磨,持續六天。後因沒「轉化」被劫至龍崗精神病院繼續迫害,受盡非人折磨。

惡人揚言:「對特殊的病人要特殊對待」,惡人用電針對法輪功學員電擊,強迫法輪功學員服用毒害損傷大腦的藥物,致使他們反應遲鈍、記憶力減退以及精神緊張等。郭乃同、朱勇已因迫害含冤離世。

◆蔡曉峰,女,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到北京上訪,十月九日被綁架至鹽城市看守所,一個月後又被送到鹽都縣龍崗精神病院飽受折磨,後被非法勞教。從勞教所回來不久離世,死因不明。

3.鹽城市看守所施毒

二零零七年五月至二零零八年四月,鹽城地區惡徒先後破壞了四到五個資料點,迫害了幾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被惡人在食物裏投放破壞神經的毒藥,吃後感到頭痛,不知方向,走路腰直不起來,小便烏黑,起小泡。醫院查不出來,醫生說這種症狀只有到公安局才能檢查出來。

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在鹽城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因煉功被惡警迫害分散到其它各個看守所,都被惡警在食物裏下毒,她們是:被非法關押鹽城看守所的李成芹、袁琳、朱麗俊、朱建梅、羅平,被非法關押響水看守所的陳林、吳文廣,被非法關押阜寧看守所的徐蘭,被非法關押大豐看守所的耿翠霞,被非法關押建湖看守所的李成華,被非法關押射陽看守所的王瑞蓮。

還有以下法輪功學員被下過毒:已被非法判刑或勞教的劉麗華、王建平、成秀珍(三年)、張淑英、卞書雲、孫起慧;已被釋放的鄭海祥、吳克明、錢風珠、陸愛娥、陳平、吳珮文、高桂風。

(四)其它各地部份迫害案例

以下列舉其它各地部份案例,江蘇省法輪功學員遭精神病院迫害和藥物摧殘的案例參見本文附錄《江蘇省各地法輪功學員遭精神病院及藥物迫害部份案例》。

1.無錫地區

無錫地區除了因迫害已含冤離世的法輪功學員周志英和戴禮娟慘遭無錫市精神病院迫害外,法輪功學員梁愛英、胡鳳玉、胡鳳珠、周仁根、馬女士、高女士、孔老師等都曾一次或多次遭精神病院殘酷折磨。

◇醫生教導不要多嘴 只管聽命何需醫德

梁愛英,女,出身軍官世家,退休前是無錫某國營企業(已倒閉)政保科長。一九九五年十月幸得大法,身心受益。九九年「七二零」後,因不放棄修煉,多次遭綁架,在精神病院、洗腦班、勞教所、監獄等黑窩遭迫害,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梁愛英女士被北塘區公安分局秘密綁架到無錫大阿福賓館,因九九年十二月十七日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到無錫市精神病院(無錫市第七人民醫院)三病區三個半月。因不配合吃藥,被綁在病床上強行灌食,灌藥後人心裏異常煩躁,全身顫抖不停,痛苦難忍。因堅持煉功被強制打毒針,劑量比真正的精神病人大一倍,打完針後立即昏死。曾聽醫院小護士問醫生:「她們沒有病,為啥要吃藥?」醫生回答:「是公安局關照的,不要多嘴。」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半年施毒兩次勞教 惡警偷放不明藥物

胡鳳玉,女,無錫法輪功學員。九九年十二月,和妹妹胡鳳珠進京上訪,被綁架到無錫精神病院(七院)打針、吃藥,都是控制中樞神經的藥物,折磨了半年多,身體受到嚴重的傷害。回家後,胡鳳玉繼續修煉法輪功,身體慢慢得好起來。

酷刑演示:將兩根煙同時點著插入法輪功學員的鼻孔,把嘴捂住。熏嗆、窒息極為痛苦
酷刑演示:將兩根煙同時點著插入法輪功學員的鼻孔,把嘴捂住。熏嗆、窒息極為痛苦

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勞教一年,因不「轉化」被加期三個月。二零零二年又被無錫惡警綁架逼供,遭受非人折磨,用香煙塞鼻子,用木條打腳心。後被劫持到句東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為逼她「轉化」,胡被男惡警關進一間秘密的屋子洗腦、毒打、不讓睡覺,還被灌水,灌的肚子又脹又痛,卻不讓小便,目的是看胡鳳玉憋不住的話,就說她小便失禁,趁機說她是精神病加以迫害。給胡鳳玉喝的開水裏加了不明藥物,就在那天晚上,她頭暈甚麼都不知道了。

2.南京市腦科醫院(精神病院)

南京地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精神病院主要有:南京腦科醫院(精神病院)、南京青龍山精神病院、南京祖堂山精神病院等。

目前已知被南京腦科醫院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丁建華、段祥娣、馮妙華、韓紀珍、孔慶美、孔老師(無錫)、匡理(男)、李安寧、李雪勤(男)、李群、沈麗娟、王津、吳順珍、於廣瑞(男)、朱鶴飛等;

被南京青龍山精神病院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李雪勤(男)、沈麗娟、吳順珍(兩次);

被南京祖堂山精神病院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吳志明、竇文強、吳春如、朱冬梅、孔令珍。

◇公安操縱惡醫下藥 回家過年惡警綁架

韓紀珍,六十歲,南京某報社印刷廠退休女工,德克薩斯州法輪功學員王永生的母親。一九九八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功,從此遠離疾病和煩惱。一九九九年末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遭惡警毆打,被當地警察押回後投入南京腦科醫院(精神病院)迫害,醫生明確講:「她不是因為精神病來的,是因為煉法輪功」。

王永生為此專程回國,看到母親被藥物折磨得神志恍惚,極度恐慌和焦躁,行動遲緩,十分虛弱,主治醫生告訴王先生,只要警察同意,韓紀珍隨時可以出院,王先生問到用藥的事情,她說:「我們也沒有辦法。既然警察把她送進來,我們只得給她藥。不然將來她再去為法輪功上訪,我們就不好交代了。」

在家人一再請求下,韓紀珍於二零零一年新年前幾天被醫院釋放回家準備過年。但是沒兩天,惡警以韓紀珍不放棄法輪功為由,再次將她綁架回精神病院,一關又是兩個多月。韓紀珍的老伴患有癌症,做過手術,本來需要韓紀珍照顧,現在韓紀珍自身遭非法關押迫害,還要老伴反過來照顧她,一家人苦不堪言。

◇子上當花錢害老母 遭摧殘老人被「流放」

段祥娣,女,今年七十四歲,一九九六年看《轉法輪》,越看越覺得身體舒服,胰腺癌不翼而飛,知道法輪功能救苦救難,慢慢走上修煉之路。二零零零年一月買票準備進京上訪,遭惡警綁架,送進南京腦科醫院,並欺騙她兒子說半個月就回來,否則就要送大西北勞改。其子不知惡警用心險惡,簽了字,還謝謝他們。

段祥娣到南京腦科醫院九病區的第三天,被綁在床上強行灌藥,施暴者共十四人,灌藥的是九病區被謊言矇騙的護士長。段祥娣的食管都嗆住,透不過氣,感到前所未有的痛苦,就像要斷氣,她想,我不能死,我還要向這些醫護人員講真相,就緩過氣來了。

那些醫護人員不但從她鼻子插管灌藥,並對她靜脈注射大劑量破壞中樞神經系統的精神病藥物。剛灌過藥,藥物的作用令她坐立不住,全身癱軟,她用盡全身的力氣慢慢走向醫生辦公室對醫生講真相,又上來幾位醫務人員硬按住她,在大廳的沙發上又給她打針,當時大廳裏有好多護理人員誰也不敢講話,從那時起天天被強行打針吃藥。段祥娣被折磨得坐立不安,全身乏力,頭暈目眩,心煩意亂。醫護人員明知道段祥娣是精神健康的人,沒有病,卻受公安的唆使,違背良心與醫德,幹出這些傷天害理的事情,害人害己。

段祥娣在精神病院被關兩個多月,用去八千元。兒子要接接不出來,知道上當了,三天兩頭去派出所要人。人接出來後,其子就被惡警脅迫將母親送到農村老家,連南京家門也不讓進,惡警還叫她兒子一分錢也不要給她,並叫農村人看著她,叫當地派出所管她。到了老家,段祥娣就堂堂正正講真相。幾個月後回到南京,惡警在路上看到她,將她綁架,非法勞教一年,真是惡警太張狂,老百姓走路也犯法。

◇「瘋人院」摧殘十多年 健康人折磨成廢人

張玉龍,男,南京十四所法輪功學員,曾在方強勞教所遭受迫害,被勞教人員用鞋子猛抽嘴巴,直至頭、臉、五官腫得變形。二零零一年左右從方強魔窟出來後,一直被單位非法關押在南京市腦科醫院(精神病院)。十四所「六一零」打手張長愛等人對張玉龍父母多次恐嚇,強迫在迫害書上簽字,致使兩位老人常常淚水漣漣,敢怒不敢言。張玉龍至今仍被關在精神病院,已被非法關押十多年,整天被強迫打針吃藥,身心受到極大摧殘,精神恍惚,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廢人。家中妻子還隱瞞孩子,說爸爸出國去了。

3.揚州多家精神病院長年關押法輪功學員

◇夫妻同陷精神病院 家中數年無人照顧

林慶榮、李國花夫妻,四十多歲(林慶榮今年約四十九歲),揚州寶應縣法輪功學員,家住寶應縣夏集鄉衛星村永豐組10號。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四,夫妻倆在四川攀枝花山區一市場洪法、發放真相資料遇特務遭綁架。夫妻倆被綁架到揚州五台山精神病院數年,被強行注射破壞神經的藥物,家裏老小無人照顧。

二零零七年元月二十七日凌晨三點,妻子李國花因講真相被寶應縣公安局綁架,二零零八年二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囚禁於南通女子監獄。丈夫林慶榮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被惡警綁架,被非法關押於寶應縣沿河衛生院(寶應縣精神病防治院),其失明多病的老母,在醫院命在旦夕,卻無人照應。

◇精神病院三載春秋 江都男兒再遇綁匪

△戴加文,揚州江都區真武鎮法輪功學員,被長期非法關押在江都看守所、揚州市五台山醫院(精神病醫院)、江都腦科醫院(精神病醫院)三年多,二零零四年春走了彎路放回來之後又重新修煉,二零零五年又被江都公安綁架。

△展興茂,揚州江都濱湖鎮法輪功學員,因多次進京上訪,先後被非法拘留、非法勞教二年(其中被非法延期一年),回來後又被「六一零」非法關押在揚州市五台山醫院(精神病醫院)、江都腦科醫院(精神病醫院)長達三年多,期間多次被強迫吃精神病藥物和電療。後從江都腦科醫院正念走脫,遭「六一零」惡人追捕,之後又被綁架、非法判刑五年,在洪澤湖監獄受難。

4.精神病院病歷:煉法輪功強制入院 思想清晰無異常

蘇州太倉市不法人員把法輪功學員、正常人強制關入精神病院、強制打針、吃藥,還要勒索錢財,多者被勒索近萬元,少者幾百,有的關押長達半年。被關進精神病院的病歷是這樣寫的:

入院理由:「因對法輪功堅信不疑,被公安機關強制入院。病況:思想清晰無異常。出院理由:因對法輪功有所認識同意出院。」──多麼荒唐可笑啊!

太倉郵電局法輪功學員秦豔秋被強行送入精神病院摧殘半年之久,不但要郵電局負擔五千元醫藥費及住院費,還要其本人負擔部份醫藥費,後郵電局又將秦開除,斷了其生活來源。被非法關入精神病院的法輪功學員還有:職中的張明明、瀏河鎮的周洪兵、農業銀行的王薇、南郊的姚建國、陸傑、板橋的趙玉梅(在勞教所被逼瘋)、陸渡的錢惠珍、太倉某鄉鎮的蔡秀英等。其中,陸傑被拘禁兩個多月,罰款二千五百元;姚建國被拘禁兩個月,罰款幾百元;周洪兵在關押期間被連續注射大劑量能致人精神失常的藥物長達八天。

5.蘇州、鎮江看守所藥物迫害

◇毒針酷刑折磨致癱 信念堅定絕處逢生

趙素琴,女,蘇州法輪功學員,今年四十九歲,曾患有嚴重病毒性心肌炎,二間瓣閉合不全,乳房腫瘤等疾病,痛不欲生。一九九九年二月中旬,煉法輪功一個星期病狀神奇般的消失,是師父給了她第二次生命。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趙素琴因發放真相材料被滄浪區友聯派出所綁架,被送進蘇州市第一看守所502監室(重刑犯監室)。因堅持不放棄法輪功的信仰,被戴上殺人犯的重刑具,被同號房人一天二十四小時監視,強制背監規、強制坐號板一天長達十三個小時,被按在地上強行注射有毒針劑,致其出現嚴重藥物反應,身體衰弱,大小便失禁,行走困難。半年多後更加困難,腿和胳膊肌肉出現萎縮,眼睛看不清東西,耳朵聽不清聲音,從此不能行走和站立,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趙素琴被戴上殺人犯的重刑、腳鐐。二零零一年十月中旬,被非法庭審,遭誣判八年,趙素琴已被折磨致癱瘓,被兩個人架上法庭。非法庭審未通知家人。法院通知可辦保外就醫,但辦案單位還強行押送趙素琴至南通女子監獄,被退回。一個月後,第二次把趙素琴強送南通女子監獄,再次被退回。第二次做核磁共振檢查,被惡警壓住檢查結果,並對家人嚴密封鎖趙素琴的情況。看守所強制趙素琴服用大量激素,弄得血壓升高,再不停地吃降壓藥,趙素琴被折磨得心跳達每分鐘一百二十五。直到二零零二年四月,趙素琴突然感到呼吸困難,他們才通知家人接出去,以推卸責任,這時她已被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一年半。

回家後,趙素琴在死亡線上掙扎了一個星期,是師父再一次救了她。專家醫生說,這種情況能活下來,是醫學上的奇蹟,按醫學講,只有往下發展,直到缺氧窒息,不可能恢復,並問她用的是甚麼藥,其實她甚麼藥都沒用,她只有一個信念:我不能死,我要修煉,她不停地念著「師父……」

◇妻煎熬受難「瘋人院」 夫心焦悲情問蒼天

柳鴻珍,女,鎮江法輪功學員,今年六十歲,自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先後七次無辜被關鎮江市看守所,被強行戴手銬、腳鐐、甚至殘忍的用板銬刑具折磨三天三夜,牙被撬掉二顆,還被毫無人性的關進精神病院藥物摧殘兩個月,身心備受煎熬。

二零零一年一月,離新年還有五天,柳鴻珍被野蠻從家中拖出,綁架進某洗腦班,因反抗遭毆打,關看守所三個月。四月四日,惡警欺騙家人,將之綁送精神病院,其中有南京鼓樓區「六一零」頭目張志強。精神病院門窗緊閉,陰森恐怖,惡警勾結醫院,在那兒給她大劑量針劑注射、餵食藥片。一週後,柳鴻珍開始鼻孔出血、下肢浮腫、煩躁、精神萎靡、昏昏欲睡。醫院卻不顧一切的繼續用藥,醫生辦公室黑板上還寫著:柳鴻珍病情嚴重必須吃藥。柳鴻珍的丈夫心急如焚,卻救不了她,他不停的問:這一切是誰造成的?這是甚麼世道?

兩個月後,柳鴻珍的健康狀況迅速惡化,她的丈夫、姐姐、妹妹看著心如刀絞,迫於家人的壓力,惡警勉強同意其出院,出院時,醫療小結、鑑定、病歷等院方一樣也拿不出來。柳鴻珍拖著快要垮的身體從精神病院出來,惡徒還不讓回家,將之關進單位一間密不通風的小屋,派人看管,其身體繼續惡化,兩個月後,惡警竟喪心病狂將她非法勞教兩年,勞教所怕出危險擔責任沒敢收,退回看守所。柳鴻珍絕食抗議,被按在地上強行灌食,並被殘忍的撬掉兩顆牙……得知她遭受的迫害,其夫又氣又急又傷心,加上勞累過度,身體也很快垮下來……一個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庭就這樣被迫害得風雨飄搖。

◇馬姓局長指使下藥 強制學員服用片劑

馮雲霞、薛鳳珍、陳美蘭、楊桂英、左英愛,女,鎮江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五月,被非法關押在鎮江看守所期間,市局一姓馬的局長,指使獄醫給她們下藥,她們發現飯裏有搗碎的藥片(有紅、有白)就倒掉了,後來獄醫就直接發藥片、或用水化開強迫她們喝。吃了這種藥片後,就出現鼻子出血、不斷咳嗽等症。

6.泰州靖江法輪功學員被精神病院長期關押

◇抵制迫害不寫「三書」 精神病院受盡折磨

王玉琴、戴玉蘭、張亦東、顧習芳、方映華,泰州靖江法輪功學員,因堅決抵制迫害,不放棄法輪功修煉,不寫所謂的「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等,被惡警長期關押精神病院,受盡非人折磨。其中,王玉琴、戴玉蘭、張亦東三名法輪功學員被關押時間最長,自二零零零年起關押數年。惡人軟硬兼施,或拳腳毒打,或人情誘騙,都不能改變他們對師父和大法的正信。

(五)江蘇監獄、勞教所的精神病院及藥物迫害

本文根據明慧網發表的案例,收集法輪功學員被監獄、勞教所送精神病院及部份藥物迫害二十五例。

1.句東女子勞教所(七人)

◇戴小敏,三十多歲,南京白下區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四次,曾絕食反迫害近五個月,口腔、食道、內臟幾乎全都破損,身體極其虛弱,毫無人性的惡警在給她灌食的麵糊裏加了不明藥物,導致戴小敏失去記憶,嚴重健忘,成了一個不能正常思維的人,回到社會已無法正常工作。

◇胡鳳玉,無錫法輪功學員,句東女子勞教所惡警在她喝的開水裏加了不明藥物,喝過當晚,她頭暈甚麼都不知道了。

◇孔建芬,常州安家鎮法輪功學員,沒有病被強制吃藥。惡人採用暴力強行撬開她緊閉的嘴,看到她還是不肯配合,就將她的牙齒敲掉,強行灌藥,搞得滿嘴是血,痛得孔建芬當場小便失禁,險些昏死。

◇黨性堅定迫害善良 無辜弱女精神失常

劉冬梅,近三十歲,宿遷泗洪縣法輪功學員,惡人因對她達不到「轉化」目的,兩年非法勞教期限快滿時,設陷阱對其進行毒打,再以莫須有的罪名(襲警),當眾宣布再次非法勞教三年,並將她單獨關押,強烈的精神刺激、迫害和肉體的百般折磨,致使劉冬梅精神失常,又被送精神病院迫害,後來因生活無法自理,被家人接回。劉冬梅的家人與當時三中隊的指導員趙玉蘭是熟人,趙玉蘭卻迫害熟人的家屬毫不心軟和愧疚,並自詡自己黨性堅定,令人恐怖。

◇王惠蘭,南京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不是罰站就是罰蹲,全身被勞教人員打的青一塊,紫一塊,腿腫、臉腫,不像人樣。被勞教人員賈玉紅、王昕等人打的胸、腹部重傷,便血。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下午,康復中心的陳姓主任在灌食中投入不明藥物,致其大腦失控,當晚七時窒息。

◇吳順珍,女,南京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被非法關押在句東女子勞教所期間,因不「轉化」,被勞教所送進精神病院迫害。

◇張鳳英(張風英),沒被迫害前,身體非常好,被非法勞教後,惡警說她有高血壓,硬給她吃藥,吃的她皮肉全部爆裂。

2.江蘇大豐方強勞教所(三人)

◇陳國亮,男,揚州法輪功學員,在方強勞教所未「轉化」,當地公安來做他的「工作」,囂張的講:回去把你送精神病院,我們不好對付你,精神病人可以對付你。據悉,陳國亮被從方強勞教所直接劫持進精神病院繼續長期關押、迫害,至少七個月。

◇王長華,男,因未「轉化」,被從方強勞教所直接劫持進精神病院繼續長期關押、迫害,至少七個月。

◇王永新,男,鎮江磷肥廠退休職工,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身心變化很大。因不放棄修煉,多次遭殘酷迫害。特別在江蘇大豐方強勞教所期間,還遭受藥物迫害,多次出現生命垂危。惡人在野蠻灌食中加入大量不明藥物,致使老人身體極度消瘦、皮包骨,多次眩暈,兩次失去記憶,兩次失明,皮膚及面部有被燒傷的灼痛感,深層奇癢難忍,四肢無力,大小便失禁,小便排不出到醫院插管排尿。惡警們還時不時的找他所謂溝通談話,觀察他身體變化,還用一些極簡單的常識性問題測驗其思維是否正常。從勞教所出來,這些症狀多次出現,近日更為嚴重。四肢無力,視力不清,全身浮腫,呼吸不暢,不能站立行走,牙根鬆動出血,牙齒脫落。

3.南京女子監獄(五人)

◇陳季麗,連雲港法輪功學員,因不「轉化」,每天遭受酷刑折磨,長時間罰站,被毒打,被電棍電。在生活上,食物也被剋扣,每天只能吃一點米飯、鹹菜(蘿蔔乾),整個人被折磨的面黃肌瘦,後被送入常州溧陽監獄的精神病院繼續迫害。

◇王新春,女,今年四十多歲,徐州沛縣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張秀芬的女兒,沛縣教育部門工作,二零零二年十月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九年,在南京女子監獄五監區受迫害,被強制每天超負荷奴工勞動十七小時,身體極度虛弱。為逼她「轉化」,惡警長時間不讓她睡覺、罰站,縱容指使犯人對她辱罵、欺侮,逼迫她看誣蔑、誹謗大法的碟片,她一看,就頭暈、嘔吐,吃不下飯,二零零七年春被送進監獄系統的精神病院加重迫害,身心遭受極大摧殘。精神病院遭迫害詳情待查。

◇勞教監獄數度折磨 精神病院電針摧殘

趙妤,無錫法輪功學員,曾是一名銀行會計。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被體罰、折磨、剝奪睡眠等,曾被電擊致昏死。因堅修大法和講清真相,又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南京女監備受折磨,因拒絕在有罪犯姓名的購物單上簽字,被無理取消使用基本生活用品的權利。監區長下令同房的人不准借助。趙妤拒絕佩帶嚴管牌子,惡人就將牌子釘在她很多衣服上,把她冬天唯一可以禦寒的棉背心偷偷拿走。三九嚴寒,讓她坐在監區廁所旁最冷的地方;酷暑炎炎,讓她坐在燙台最熱的地方。因堅持煉功,被惡人送到南京浦口精神病院摧殘,遭五花大綁,在頭部用電針。非法刑期滿後,被繼續軟禁在江蘇省興化洗腦班。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晚二十點三十左右,趙妤在家被無錫市惠龍派出所及市「六一零」惡警綁架,遭非法勞教兩年,在江蘇句東女子勞教所,因堅持信仰不「轉化」,被「關小號」,不准與家人通電話,不准見親人。

◆周志英,無錫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南京女子監獄受盡折磨。由於拒不「轉化」,被轉入「攻堅組」迫害及被南京女子監獄送入南京浦口監獄精神病院加重迫害,在那裏每天強制給周志英灌破壞中樞神經、嚴重損傷身體的藥物,並對她進行所謂「電療」。已被迫害致含冤離世。

◇徐州某法輪功學員(姓名未知),在監獄二監區遭迫害,二零零五年,被惡警顧少華(副監區長)劫持進精神病院迫害。詳情待查。

4.南通女子監獄(二人)

◇杜明亮,淮安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六年被綁架到南通女子監獄六監區五組,因拒穿囚服,被惡警指使猶大挾持,不准走出房間,被強制看詆毀法輪功的碟片。由於不配合「轉化」迫害,杜明亮被強行送南京浦口監獄精神病院,被呈「大」字形綁在床上,在兩大臂和大腿處還加綁兩道,綁的非常緊,極其痛苦。一個星期後,精神病院要求南通女子監獄將人帶回,南通女子監獄回話:不吃藥,不帶回。精神病院對她強行綁床、灌藥。用了一天半的藥,她突然頭暈,無法站立。經血壓測量高壓只有60,低壓找不到,醫院只好停藥。

◇李國花,女,揚州寶應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元月二十七日凌晨三點,因講真相被寶應縣公安局綁架,二零零八年二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囚禁於南通女子監獄,二零零九年被南京浦口監獄精神病醫院迫害。

5.洪澤湖監獄(一人)

◇陳佔國,內蒙古包頭市法輪功學員,大學畢業,在當地遭殘酷迫害,流離失所至連雲港,因講真相被惡警綁架、非法判刑十年,二零零四年夏,因堅持煉功,被洪澤湖監獄惡警折磨的一度精神崩潰,反被造謠說是精神病,綁送到南通精神病院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6.蘇州監獄(二人)

◆江柄生,蘇州法輪功學員,曾經兩次絕食抗議,最長達一百多天,經過長期的灌食折磨,最後監獄惡警竟兩次將他關到溧陽監獄的精神病醫院,使用電椅對他用刑,強迫其停止絕食。江柄生的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出獄不久即含冤離世。

◇徐明,山東棗莊市台兒莊法輪功學員,被鄰近的徐州邳州市綁架、非法判刑,被關進二中隊不久,因不配合邪惡的「轉化」,被關進精神病院迫害。

7.無錫監獄(二人)

◇趙建設,山東濰坊法輪功學員,到無錫監獄第一天,監獄就拿他立威,把他綁在鐵椅子上,長期絕食使他身體極度虛弱,半小時人就昏過去,被送到常州監獄竹簀精神病院。趙有剛瘦弱的身體被迫害的像氣球一樣腫大後被送回無錫監獄,被封閉關押於監獄醫院頂樓。

◇陸八根,鎮江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四月,無錫監獄惡警以檢查身體為名,將其帶進監獄醫院,不知用了甚麼方法使其昏迷,醒來後發現腿彎部有棉花球和血跡,不知道在他身上做了甚麼,從那時起,他的腿就不能走路甚至不能站立,被迫害成殘疾。

8.南京浦口監獄精神病院(三人)

除南京女子監獄將法輪功學員趙妤、周志英,南通女子監獄將法輪功學員杜明亮、李國花等送進南京浦口精神病院迫害外,還有以下幾名法輪功學員遭受過南京浦口精神病院的迫害:

◇強莉莉,無錫法輪功學員,五十多歲,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九年被南京浦口監獄精神病醫院迫害。

◇俞立霞,揚州法輪功學員,五十多歲,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八年被南京浦口監獄精神病醫院迫害。

◇朱小英,常州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至二零零九年被南京浦口監獄精神病醫院迫害。

(六)各地精神病院名單

根據明慧網所提供的信息,收集到江蘇省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迫害的部份精神病院名單如下:

南京市腦科醫院/南京市精神病院(Nanjing Brain Hospital/Nanjing Mental Institution)

南京市青龍山精神病院(Nanjing City Green Dragon Mountain Mental Institution)

南京市祖堂山精神病院(Nanjing Zutangshan Mental Institution)

南京市浦口監獄精神病院(Nanjing City Pukou Prison Mental Institution)

無錫市精神病院/無錫市第七醫院(Wuxi City Mental Institution/Wuxi City No.3 Hospital)

無錫江陰市青山精神病院(Jiangyin City Qingshan Mental Institution, Wuxi City, Jiangsu Province)

徐州市精神病院/徐州市茶棚精神病院(Xuzhou City Mental Institution/Xuzhou City Chapeng Mental Institution)

徐州市東方人民醫院/徐州市精神病防治院/徐州市東甸子精神病院(Xuzhou City East People’s Hospital/Xuzhou City Institution for the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Mental Disorders/Xuzhou City Dongdianzi Mental Institution)

常州市解放軍一零二精神病醫院(Changzhou Liberation Army Number 102 Psychiatric Hospital)

常州市武進精神病院/武進第三醫院(Changzhou City Wujin District Mental Institution/ Changzhou City Wujin District No.3 Hospital)

常州市溧陽市監獄精神病院(liyang Prison Mental Institution, Changzhou City, Jiangsu Province)

常州市竹簀監獄精神病院(Zhuze Prison Mental Institution, Changzhou City, Jiangsu Province)

蘇州市精神病院(Suzhou City Mental Institution)

蘇州市崑山市城北精神病院(Kunshan City Chengbei Mental Institution, Suzhou City, Jiangsu Province)

南通市精神病院/南通市第四醫院(Nantong City Mental Institution/Nantong City No.4 Hospital)

連雲港市海州區精神病院(Lianyungang City Haizhou District Mental Institution)

鹽城市精神病院/鹽城市第四醫院(Yancheng Mental Institution/Yancheng City No.4 Hospital)

鹽城市鹽都縣龍崗精神病院(Longgang Mental Institution, Yandu County, Yancheng City)

鹽城市射陽縣精神病院(Yancheng City Sheyang County Mental Institution)

揚州市五台山醫院/揚州市五台山精神病院(Yangzhou City Wutaishan Hospital/Yangzhou City Wutaishan Psychiatric Hospital)

揚州市江都區腦科醫院/江都區精神病院(Jiangdu Brain Hospital, Yangzhou City/Jiangdu Mental Institution, Yangzhou City)

揚州市寶應縣沿河精神病院(Yanhe Mental Institution, Baoying County, Yangzhou City)

鎮江市精神病院(Zhenjiang City Mental Institution)

泰州市精神病院(Taizhou City Mental Institution)

宿遷市精神病院(Suqian City Mental Institution)

本文附錄

1. 下載《江蘇省各地法輪功學員遭洗腦班迫害部份名錄》(105KB)

2.下載《江蘇省各地法輪功學員遭精神病院及藥物迫害部份案例》(100KB)

發稿:2012年09月14日  更新:2012年09月14日 02:44:26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