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郴州法輪功學員遭藥物迫害數例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4/湖南郴州法輪功學員遭藥物迫害數例-262783p.html
【字號】

湖南郴州法輪功學員遭藥物迫害數例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日】下面是湖南郴州幾位遭藥物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情況簡單介紹:

李甲菊
李甲菊

郴州永興縣五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李甲菊,於二零一一年五月被永興縣「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和黃泥鄉政府惡人,闖入家中綁架至郴州市北湖區黨校洗腦班。李甲菊絕食反迫害,半個月後,洗腦班的中共邪黨人員給李甲菊打了一瓶不明藥物的吊針後,讓她回家,李甲菊出現身體狀態差,到九月份,下身出現流血,每個月有幾次。二零一二年大年過後,李甲菊出現大量流血,並伴有血塊,越來越頻,終於臥床不起,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含冤離世。這就很明顯是打了毒針。

永興縣法輪功學員許幸國,被綁架,永興「六一零」人員壓住他,在他頭上打了一針,放回家後幾天後即含冤離世。

郴州的賀學兆在湖南津市監獄,他的親人去接他,監獄居然在他們的面前就給他打了一針,他回家不久就含冤離世。

羅心球是一位老年法輪功學員,多次被綁架迫害。在勞教所迫害期間,有一天突然身體不適。旁邊的「夾控」,雖然是中共派來的,但是已經明白了真相,偷偷的告訴他:昨天喝湯的時候,你沒感覺不對。他說沒有感覺甚麼不對。「湯裏面已經放了藥。」羅心球明白了,他開始拉肚子,拉出那種黃綠色的水,度過了這次難關。

李佔鮮是剛從中共黑窩回家不久,在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被綁架到郴州看守所,絕食反迫害,多次被打不明針劑;接著被綁架到新開鋪勞教所,因為咳嗽就被要灌藥,而且被告知:灌的藥不一定是咳嗽藥,包括那些有用的和沒用的。二零一二年從中共黑窩回家不久就出現嗜睡,頭痛,記憶力減退,連續幾個月時間。

郴州法輪功學員陳義元,現年六十七歲,在過去的十三年中,遭中共邪黨反覆的殘酷迫害,曾陷冤獄長達八年之久,因為陳義元在湖南網嶺監獄堅定修煉法輪大法,回家不久,於二零一二年三月十日,含冤離世。陳義元的一個親戚認為從陳義元的身體反應狀況,是藥物反應引起。

郴州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雷保良在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身體沒有任何病態的情況下,被強行拉到醫院給身體做全面檢查,然後幾個人將她按住打針,打針後出現病態狀況,嗜睡、記憶力減退,雙腳無力,走路打靠。她知道這是打了毒針,如是她揭露邪惡:「我身體好好的,他們給我打針身體就這樣了,我出了問題,就是他們打針打的。」

這些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出現病態,有一個共同的表現,那就是嗜睡,記憶力減退,渾身無力,精神狀態很差。

發稿:2012年09月14日  更新:2012年09月14日 02:30:25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