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市劉運朝被迫害致死 家人控告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5/武漢市劉運朝被迫害致死-家人控告-262822p.html
【字號】

武漢市劉運朝被迫害致死 家人控告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武漢市劉運朝修煉法輪功後脫胎換骨,往日的霸王學會了禮讓,遵守規矩排隊做生意,讓家人唏噓不已。二零零九年四月,拒不放棄修煉「真善忍」的劉運朝被黃石市下陸區法院誣判,在湖北范家台監獄被關三年,遭酷刑致命危,在歷經七百多個日夜的身心煎熬後,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含冤離世。

劉運朝曾去世前雙眼幾近失明,不能說話,神智不清,身上多處被關押毆打後的傷痕和殘疾,腿上、手上、後背烏紫,起滿皰疹,疑似遭受藥物摧殘。

家人控告製造冤案、參與迫害的主要人員,下面是控告書。

遭受迫害前的劉運朝
遭受迫害前的劉運朝

控告書

控告人:李臘芝(母親)

被控告人:湖北省黃石市下陸區法院法官
被控告人:湖北省黃石市中級法院法官
被控告人: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四監區長肖天波
被控告人:武漢市江岸區610辦公室主任胡紹斌

控告案由和控告請求

一、控告案由:

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晚七時,遭湖北省范家台監獄迫害致生命垂危的、年僅五十六歲的劉運朝,含冤離世。劉運朝因為修煉法輪功被湖北省黃石市下陸區法院枉判有期徒刑七年,上訴後被「黃石市中級法院」改判三年,其後被關押到湖北省「范家台監獄」迫害。關押期間,他遭受過監獄的酷刑迫害,還可能遭受過不明藥物摧殘,迫害致生命垂危時才被放回家,回家後又受到610及其指使的人員不斷上門騷擾。長期的迫害使劉運朝的健康狀況越來越差,在去世前他雙眼幾近失明,不能說話,神志不清,身上留有多處被關押毆打後的傷痕和殘疾,腿上、手上、後背烏紫,起滿皰疹(見附件)。劉運朝的死亡顯然屬於受迫害致死,所有對他判刑、關押、酷刑和騷擾過的人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必須受到法律的追究。

二、控告請求:

被控告人涉嫌濫用職權侵犯公民的人身合法權益,致人死亡,請求檢察機關及有關機構行使司法監督職能,對被控告人立案偵查,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並對劉運朝家屬做出國家賠償。

事實與理由:

一、黃石法院枉法冤判劉運朝

二零零九年四月,劉運朝因為修煉法輪功被「湖北省黃石市下陸區法院」枉判有期徒刑七年,劉運朝不服冤判上訴後,「黃石市中級法院」在沒有開庭審理的情況下改判三年。之後,劉運朝被送往「范家台監獄」關押迫害。黃石市二級法院的有關法官和工作人員,在明知法輪功不違法的情況下,仍然服從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和中共「六一零」的指令,冤判劉運朝入獄,他們對於劉運朝的被關押、受酷刑和被迫害致死,負有重大的法律責任。

「黃石法院」判處劉運朝的所謂法律依據是刑法三百條,即「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可是我們諮詢了多名律師和法律工作者,經他們核實,中國至今沒有任何一部法律認定法輪功是邪教。國務院和公安部頒布的十四種邪教中也沒有法輪功。這就是說,這條法律不適用於法輪功。

劉運朝在修煉以前經常得病,是個胃癌患者,修煉後身體好了,人也精神了,以前腰是駝的,煉功後腰也直了;身高一米八零的劉運朝曾被認為是不可救藥的壞孩子,從小打架,長大後又欺行霸市,人見人怕。修煉後脫胎換骨,完全變成了懂得忍讓、為他人著想的好人。他曾說,是法輪大法改變了他的人生,讓他活得有意義。得了法的劉運朝,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結果,往日的霸王學會了禮讓,遵守規矩排隊做生意。這些都是街坊鄰居有目共睹的事實。劉運朝身體康復和浪子回頭的經歷,足以證明法輪功非但不是甚麼「邪教」,反而是使他自己和周圍的人都受益匪淺的正法正道。

再者,修煉法輪功本身破壞了哪條法律的實施?破壞到甚麼程度?當局至今沒有任何人說的出來。其實,稍稍思索一下就會知道,一個只為道德回升的好人,怎麼可能去破壞法律?而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又怎麼破壞得了一部法律的實施?就像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怎麼能夠貪污受賄?他沒有那個條件和權利。所以,採用這條法律給劉運朝定罪完全是荒謬的。

法定罪行原則稱:「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為犯罪行為的,不得定罪處刑」。《刑事訴訟法》規定要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而據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以「刑法三百條」判定劉運朝有罪是完全錯誤的,黃石市二級法院對劉運朝的判決顯然是濫用職權造出來的冤案。

二、「湖北省范家台監獄」對劉運朝施用酷刑,致其生命垂危

二零零九年八月,劉運朝被非法關押進「范家台監獄」四監區。他因不放棄信仰,被視為「頑固份子」,經常受到惡警和犯人的折磨。四監區監區長肖天波狠毒異常,曾經欠下法輪功學員三條人命。他威脅劉運朝說:「你不轉化(放棄信仰),沒有你的好果子吃。」正是在他的指使下,劉運朝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范家台監獄」經常下毒手折磨摧殘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四日,肖天波和鄧姓惡警(隊長) 又唆使牢頭羅丹毆打法輪功學員,當晚,羅丹糾集了七、八個犯人將劉運朝往死裏暴打。他們一邊拳打腳踢,一邊叫囂:「幹部說打,我們就打,我們就是為了減刑。」此後,劉運朝又多次遭此迫害,身體日漸衰弱。終於有一天,已極度虛弱的他突然從凳子上倒下去,……。惡警恐出人命擔責任,將他送到「沙洋監獄平湖總醫院」搶救〞。經二十多天的「住院治療」,劉運朝的病情卻反而不斷惡化。獄方為了推卸責任,電話通知家屬,謊稱劉運朝是突發腦溢血所致。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獄方讓家屬找醫生,立即帶救護車、氧氣袋去范家台監獄醫院接走劉運朝,稱劉運朝已病危,去晚了就讓他死在監獄。第二天即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當家屬趕到「監獄醫院」眼前的劉運朝已是骨瘦如柴、腳上青紫、昏迷不醒、奄奄一息了。在家屬的一再呼喊下,劉運朝只是長嘆一聲,已不能答話。獄方害怕惡行曝光,威脅家囑不得接觸法輪功學員,不能將此事說出去。

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劉運朝的哥哥去接劉運朝。臨上車前,監獄辦公室專管此事的陳姓負責人叫劉運朝的哥哥簽字:「上車以後,劉運朝發生的一切事情由你們接人的家屬負責」。從沙洋到漢口鐵路醫院,公安局、司法局、「六一零」人員及便衣乘坐三輛警車「隨行」,但是到達醫院時,一行人沒等入院手續辦完就急著溜掉了。他們剛走,劉運朝就開始翻白眼,隨後就拉黑血。事後家屬回憶當時的情景時說:監獄方肯定給劉運朝打了強心針,不然怎麼會一路上都很好,他們一走人就不行了,而且他們走的那麼急迫。

監獄醫生說劉運朝是中風,腦積水,但劉運朝卻是遍體鱗傷,回來的時候是又吐血又便血,牙齒也撬鬆了,門牙都沒有了,他清醒時候的證詞是:在監獄裏,曾有八個警察暴打他,不認得這些警察,但知道他們都是從「上面」派來的,是從「沙洋勞教所」來的。

范家台監獄四監區長肖天波及其下屬的相關警察,以及他們教唆的犯人打手,必須追究。對劉運朝的「非正常死亡」負有直接的主要的法律責任!

三、在劉運朝病危臥床期間,江岸區「六一零」及其指使人員不斷上門騷擾刺激

出獄後的劉運朝已是身心俱傷:下身癱瘓,大小便不能自理;不能說話,兩隻手緊捏伸展不開,神志已不很清醒。提起之前的迫害,他就情緒失控的大聲哭泣。即使這樣,武漢市江岸區「六一零」、丹水池街道辦事處司法科、派出所仍然不停的上門騷擾。特別是二零一一年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紀念期間,他們不停地逼迫劉運朝簽字轉化。劉運朝所在的街道和社區,如二七街、長建社區,岱家山社區(劉戶口所在地)也不停的上門企圖逼迫他簽署轉化書,每次他們的登門入室對劉運朝的身心都造成新的創傷。在不間斷的強大壓力下,劉運朝的健康不斷惡化,直至痛苦離世。

四、撒手人寰時,劉運朝身上被發現受藥物摧殘的痕跡

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晚七時,劉運朝憤然離世,離世時腿上、手上、後背全都是烏紫的,起滿了皰疹。從范家台回來的法輪功學員證實,這是監獄使用暴力與藥物摧殘所致。

很多法輪功學員見證了范家台監獄使用藥物迫害無辜的事,一位學員證實:「我被調換監室後,裏面的三名法輪功學員都在吃藥,身體問題很嚴重,都是高血壓、心衰竭、腎衰竭、畏冷、出虛汗、小便失禁、唾沫不斷。獄警將所有的東西不斷的投毒,床上墊的、蓋的、床沿、頂上、床邊牆上,甚至穿的、用的如碗、衛生紙等無孔不入。特別過節期間就更猖獗,惡警向很多學員下毒。他們的藥物有粉劑、水劑,有黑色、白色、乳白色的,呈顆粒狀。有的有氣味很刺人,有的沒甚麼氣味。這些藥物破壞人的五臟六腑,神經系統,排便系統,血液系統。我的心臟、腎臟、腳都出現過問題,並且多次發暈,失去知覺。」

劉運朝二零一零年出來時,背上是電棍打的傷,他的臀部骨頭都是傷,兩年都是臥床不起,不能自理。且一直處於昏迷狀態,正是被下過藥的症狀。

劉運朝被迫害致死,不僅是他個人的不幸,也給家人帶來了無以名狀的痛苦。作為活著的親人,我們強烈要求徹查所有參與殺害劉運朝的元凶和責任人,還劉運朝一個清白與公道。

我們依法請求:

1、恢復劉運朝的清白和名譽,昭雪劉運朝的冤屈。
2、依法追究所有參與迫害過劉運朝的人員(包括但不限於前列被控告人)。
3、依法給予劉運朝家屬以國家賠償。

請各位法官明鑑!徹查!

謝謝!

此致

湖北省武漢市江岸區檢察院
湖北省武漢市檢察院
湖北省黃石市下陸區檢察院
湖北省黃石市檢察院
湖北省檢察院

敬禮!

劉運朝的家人:劉志萍(妹妹)
劉志玲(妹妹)
劉漢朝 (哥哥)

2012年8月2日

附:(有關證物)

病床上的劉運朝
病床上的劉運朝

還未痊癒的瘡
還未痊癒的瘡
還未消腫的手
還未消腫的手
後腦勺還未消去的包
後腦勺還未消去的包

發稿:2012年09月15日  更新:2012年09月15日 00:44:49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