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唐山市豐潤區法官徐天鵬惡言惡行錄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5/河北唐山市豐潤區法官徐天鵬惡言惡行錄-262804p.html
【字號】

河北唐山市豐潤區法官徐天鵬惡言惡行錄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徐天鵬,男,約五十歲,現任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法院刑二庭庭長。據現有資料記載,自二零零八年以來,徐天鵬以主審法官的身份多次對當地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並枉判。為了達到構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目的,徐天鵬濫用職權,百般刁難、阻止正義律師介入,欺騙、恐嚇被迫害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邪招頻出,已被海外網站列入惡人榜並被追查國際通報。

流氓無賴嘴臉

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上午九點,河北唐山市豐潤區第八法庭對法輪功學員楊國光進行非法庭審。

開庭當日,安檢口被設在豐潤法院的門衛處,不足一米寬,人員通過困難。不僅如此,法院還安排了眾多人員盤查、阻攔旁聽者。上午八點半左右,安檢口聚集了大約三、四十人,一女警負責填寫、發放旁聽證。旁聽證開了一本,足有幾十張,可最終坐到旁聽席上的只有十一位親友,其它的旁聽證均被冒領。

法庭於九點二十分許正式開庭,徐天鵬開始一系列的詢問。讓人詫異的是,徐天鵬當庭的詢問,除了姓名、住址、工作單位,就是甚麼工齡買斷等等,與其說是當庭詢問,倒不如說是閒聊拉家常,而且詢問過程中,說話陰陽怪氣,眼神輕蔑。

在所謂公訴人武滿華發言後,律師要求法庭按照規定解除楊國光的刑具,竟遭徐天鵬拒絕,後來律師再次爭取解除楊國光的刑具,徐天鵬竟說:你沒這個權利。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九點,唐山豐潤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厲玉書非法開庭。

庭審開始,書記員宣讀了法庭紀律,然後徐天鵬又氣勢洶洶地說了一遍法庭紀律並聲稱:如果旁聽的家屬包括律師,誰不遵守會「毫不客氣」。在宣讀完「法庭紀律」後又宣讀了一份所謂「法庭新規定」聲稱:如違反規定將處以罰款一千元等,拘留十五天,規定充滿了恐嚇威脅。

公訴員陳瓊羅列了一系列案卷上所謂的證據。而後兩位律師前後強烈要求打開刑具,均遭到徐天鵬的蠻橫無理地拒絕,並訓斥律師不許再提。

在庭審過程中徐天鵬多次打斷律師的辯護。當時江天勇律師提到《世界人權宣言》規定:一九四八年聯合國大會通過的《世界人權宣言》第十八條規定:「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權利,此項權利包括改變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以及單獨或集體、公開或秘密地以教義、躬行、禮拜和戒律表示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不等律師說完。徐天鵬就語帶譏諷的對律師說:「沒必要宣讀甚麼國際法規,你要討論就去制定法律的地方去討論。」並說:「那你就到美國去呀」。

這樣的場面發生了幾次。每當律師提到國內根本沒有條款指定法輪功為×教的司法條款時,徐天鵬就強硬制止:「不用你說,你上人大去說。」

百般刁難、阻正義律師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上午,北京市浩盛律師事務所李靜林律師受豐潤區法輪功學員王希文的親屬所托,代理王希文的被迫害案件,來到豐潤區法院刑二廳查閱王希文卷宗。李靜林等了一個多小時,徐天鵬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要求李靜林提供自己的身份證複印件。其實徐天鵬非常清楚李靜林的律師身份。據李靜林律師講,他當了二十年的律師,被要求提供身份證複印件這還是第一次。

李靜林律師複印證件後,徐天鵬說還要再審查李靜林的律師證,李靜林對徐天鵬說:「昨天你不是看過律師證了嗎?」徐回答:「要核對律師證內容。」李靜林只得再次把律師證交給徐天鵬。

徐天鵬仔細翻看後稱:李靜林律師因轉其它律師所,沒有司法局的蓋章無效。李律師說自己這幾年先後轉了幾個所,都是在律師證上加蓋一個條形章,在條形章裏面填上日期和轉出所、轉入所的名稱就行,走遍了全國公、檢、法哪一個機關都沒有挑剔過轉所的效力。但徐天鵬非得要求司法局蓋章,稱豐潤當地都是這麼辦的。李律師說:律師發證和調動是各省辦理,沒辦法要求北京市按照豐潤區這邊的辦法來辦。但是徐天鵬說這種情況要請示領導,李律師問:請示需要多長時間?徐說:要一天半天的。

當時李律師沒有離開法院,一直在等徐天鵬的回覆。徐天鵬稱去向院長請示,半個多小時後回到辦公室,又開始仔細研究李靜林的律師證,最後徐天鵬終於「發現」律師證上蓋有北京律師協會的章。徐天鵬說:律師證上蓋有「律協」的章是違法的,律師協會無權在律師證上蓋章的。而事實上北京市規定,所有律師證上都必須蓋有「北京律師協會」的章才有效。徐天鵬還威脅他,如果不按照法庭的要求做,他們將向北京市司法局反映。

據了解,中共當局高層有秘密規定,要嚴懲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的律師。在徐天鵬的百般刁難下,李靜林律師最後也沒能查閱到王希文的卷宗。

二零零九年九月三日下午兩點,王希文被唐山市豐潤區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但很多王希文的親友不能旁聽,因為旁聽席大部份座位已經被公安以及「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組織)人員佔據。

質證階段,公訴人沒有提交任何的物證,只出示了一些照片和國保大隊出的認定結論作為主要證據。律師提出對本案的物證要進行實物質證,對照片無法質證,這些照片不符合物證的條件,不能作為證據來認定;國保大隊是本案的偵查單位,任務是為本案搜集有關的證據,無認定權力,他們這種行為是違法的,而違法行為所得的證據是無證明力的。

對律師的辯護,徐天鵬不作任何答覆。李靜林律師在辯護時,提出徐天鵬一系列的違法行徑,如不允許會見被告人、限制律師複製案卷等,被徐天鵬制止,警告律師他要以蔑視法庭為由追究辯護人的責任,要求律師只對事實和法律規定進行辯護,不允許對定性進行任何的說明,剝奪律師獨立辯護的權利。

非法庭審同情者 拒絕親人旁聽

凌雲,一位普通的唐山婦女,因同情法輪功學員而遭中共惡警綁架。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豐潤區法院對凌雲非法開庭。

此次開庭,雖曰「公開審理」,卻不允許任何人旁聽,就連凌雲的母親和丈夫也被擋在法庭門外。庭上只有被非法庭審的受害人凌雲,其餘的就是刑二庭審判長徐天鵬等幾個所謂法官,再有就是由法院指定並與其默契配合的律師馬秋平。

凌雲的母親和丈夫很想入庭旁聽,前去敲門。徐天鵬粗野的在庭裏喝道:「再敲門,用手銬把他們銬進來!」

公然威脅驅逐律師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上午九點三十分,豐潤法輪功學員賈元峰在當地法院遭非法庭審。開庭前,律師要求依法會見當事人,但法院以開殘奧會為由,不讓會見。

開庭當天,一個本可容納三十多人的法庭,可豐潤法院限定只允許十五人入庭旁聽。而實際上由於區「六一零」副頭目何愛榮和公安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曾祥海的干擾,拖延並干預發證,到開庭時僅有十人領取了旁聽證。

庭審中,由於徐天鵬多次無理打斷律師的辯護,被律師指出不符合法律規定。徐天鵬說:「我們這法院就這樣,你再說就是擾亂會場,把你驅逐出去。」

此外,徐天鵬還參與非法審判了何素英、張維仲和谷友文等很多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使他們身陷冤獄,家庭破碎,人為的製造了大量的人道災難。目前,因為他參與了秘密庭審張明鳳和張桂芝二位老人卻不通知其家人,家屬正在對他提起控告。

在此,奉勸徐天鵬以及和徐天鵬一樣追隨邪黨作惡的公檢法人員,請抓住中共邪黨覆滅前的一線機會,棄惡從善,停止迫害並善待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贖回自己美好的前途與可貴的生命,從而有機會走入未來。

發稿:2012年09月15日  更新:2012年09月15日 00:49:22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