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婦女再次被關馬三家勞教所 腿被打瘸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7/大連婦女再次被關馬三家勞教所-腿被打瘸-262914p.html
【字號】

大連婦女再次被關馬三家勞教所 腿被打瘸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大連市五十七歲法輪功學員萬曉輝女士七月十七日被綁架,二十五日被甘井子公安分局、紅旗派出所劫持到姚家看守所,八月末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三大隊迫害。這是萬曉輝第二次被關進馬三家教養院,腿被打瘸。

一、在姚家看守所,被野蠻灌食、上背銬、戴頭套

七月二十五日晚八點多,姚家看守所的兩個雜役和一個警察將渾身是泥、頭上頂著半個雞蛋黃大小的包、且半昏迷狀態下的萬曉輝在地上連拖帶拽,扔進監室,說:「法輪功,未報名。」此後,無名氏就成了萬曉輝的代名。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三天後,萬曉輝開始絕食抗議非法關押。看守所就對萬曉輝以野蠻的方式灌食迫害,在十天內的第三次灌食時,將一尺多長的硬塑料管通過鼻孔直接插到胃裏,並固定住,不再拔出。同時,將萬曉輝的雙手打上背銬,大三伏天,又將她的頭戴上頭套,進行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背銬
酷刑演示:背銬

半夜時,萬曉輝在正念下將一隻手脫銬,拔掉了胃管,普犯王紅豔發現後,告訴室長。兩個毒販林娟娟、王慧妹將萬曉輝摁住,繼續上銬。由於手銬成了死銬,沒銬成,惡犯又報告管教,管教將其另一隻手銬打開,沒有再銬。

第二天,姚家看守所所長來時問:胃管哪去了?室長說扔了。所長說找一找,下次還得用這個。室長找到後,說:虧了沒扔,下次再給人用,髒死了。

眾所周知,灌食插的胃管通常是一個人用一次,下次再換新管,醫學上也是講這個的。而姚家看守所用一個極髒的硬塑料管反覆給多個法輪功學員灌食用,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可見一斑。

二、在馬三家勞動教養院,腿被打瘸

今年八月末,萬曉輝又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三大隊迫害。不久,萬曉輝的腿被打瘸。萬曉輝的兒子到馬三家教養院三大隊要求接見其母,被告知:不「轉化」,不讓見。萬曉輝的兒子又問她母親腿瘸的原因,警察謊稱是在大連姚家看守所灌食時弄的。

目前,堅定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關在三大隊,她們正遭受暴力「轉化」迫害。現已知關在三大隊的還有開發區的郝秋晶、羅金玉、肖春玲。

此前,二零一零年三月,萬曉輝女士曾被警察綁架,之後被劫持入遼寧瀋陽馬三家勞教所,被非法關押一年,萬曉輝備受折磨凌虐。其自述見:《萬曉輝自述在馬三家勞教所的遭遇》

三、在大連教養院,遭關「小號」

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萬曉輝被馬欄派出所綁架。十一月一日 ,沙河口區公安分局惡警在無任何手續理由和事實的情況下,強行將萬曉輝送到大連教養院。

當天下午,萬曉輝被送進小號摧殘,惡警徐麗麗親自操縱,參與者有兩吸毒犯、賣淫的、打架的、詐騙的,把萬曉輝的保暖衣服、鞋、襪子等全扒光,用萬曉輝的襪子堵住她的嘴,並把一個酷刑帽子(像拳擊帽子)扣在萬曉輝頭上,用床上的木板子猛烈擊打萬曉輝的頭。另外,一百八十斤重的罪犯單腳踩在萬曉輝的左腳 上,一會兒,萬曉輝就昏過去了。惡人又把萬曉輝拖到一個陰暗的小號,將萬曉輝「五馬分屍」酷刑,兩胳膊成大字型,兩條腿拉直,用白布繩子綁在半空,用半米多長的地板塊毒打萬曉輝,使她從小便到腳全是黑紫色。

在大連教養院「小號」,惡人一直不讓萬曉輝洗漱,二十四小時只准去三次廁所,穿著單衣服,光著腳,戴著手銬,天天立正站著到下半夜,手腳腫得像紫茄子色麵包狀。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三日,滿身傷痛的萬曉輝才被放出來。

發稿:2012年09月17日  更新:2012年09月17日 00:43:21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