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的罪惡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2/揭露「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的罪惡-263107p.html
【字號】

揭露「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的罪惡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所謂的「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實際是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魔窟,是河北省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強制洗腦中心,在省、市610的一手操縱下,從2001年8月底開始到處綁架法輪功學員進洗腦班,每期三個月,他們叫囂「不轉化就勞教」。洗腦中心名為「法制教育中心」,實屬黑監獄。

洗腦中心開始位於石家莊市北城路路南,原石家莊勞教所三大隊院內。院內共有二座三層樓,二座樓內外都經過了裝修。臨街的北牆有四米高,上面拉滿了鐵絲網;北牆和北樓之間放了幾個健身器材,靠近北牆有一根電線桿,上面也拉滿了鐵絲網;西牆有五米高,它的外側是居民樓。洗腦班的東側沿著大門口往南是一溜平房;南樓南面是南牆,它的外側是北焦村的民房。一、二層各有一間大教室,用來對法輪功學員洗腦。南樓是辦公樓,一樓西側是餐廳,東側是洗腦中心所謂的主任辦公室,二樓是勞教所惡警、洗腦中心人員辦公室。三樓是勞教所的原有房屋,由於沒有裝修保留了原有模樣,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

北樓用來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每層約20個小房間,每間窗戶都安了鐵欄杆,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關在一、二樓的各個房間,有兩個陪教24小時看守,房內只有兩張床,兩個座椅,一台電視、一個空調,兩個陪教輪流睡。被劫持的法輪功學員吃、住、睡、上廁所等,陪教都寸步不離,沒有一點人身自由。每個房間的房門上均有窺視孔,可從小孔監視室內人的行動。在國際社會和正義人士的譴責下、在法輪功學員的正念抵制下,洗腦班後來搬到了位於石家莊市泰華街上的石家莊勞教所內。

被劫持在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有工人、農民、大學生、醫生、教師、機關幹部、科研人員、退休人員,甚至尚在哺乳期的母親。這些法輪功學員絕大多數是從工作單位被欺騙或被綁架去的:有的是被幾個彪形大漢抬胳膊扯腿強行抬上車的;有的是被戴上手銬強行拖走的;有的是被單位以開會的名義騙去的;還有的是半夜被連人帶被子一塊裹著押去的。每期辦班三個月,嚴重影響了法輪功學員的正常工作、學習和生活。中共不法之徒們不僅如此野蠻地侵犯人權,還強行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凡是抓到這裏的法輪功學員被勒索6千元,後來又漲到一萬、1.5萬元。這些錢他們強制法輪功學員的單位出,或逼迫家裏人交。有的單位不抵制迫害,還無知地配合他們抓學員,有的單位全部或部份地攤派到學員身上,從學員的工資中扣除,甚至還巧立名目趁機敲詐。法輪功學員被抓到洗腦班好像遭搶劫了一樣。

被綁架來參加洗腦班的人,都是各地「六一零」指使警察強行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幫教與學員之間是迫害與被迫害的關係,進了洗腦班就像罪犯被關進監獄一樣,失去了一切人身自由。裏面所幹的一切都是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就連學員的家屬都不准隨便接見。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來以後,每個人被單獨關在一個房間裏,由兩名「陪教」( 由單位或居委會派兩個人做所謂的「陪教」) 二十四小時嚴密監視(美其名曰 「同吃同住」),不許隨意出房門半步,就連上廁所或洗漱都由「陪教」跟著,飯菜也由「陪教」送到房間,不放棄信仰不允許見其他人。

剛綁架進去的學員被關在一樓,邪惡之徒用各種手段強制不讓睡覺,逼著寫四書;妥協的學員轉關在二樓,由惡警上課,每天給學員強行灌輸詆毀、誹謗大法的謊言以及共產邪黨的東西,逼學員寫所謂「批判」作業,目的是讓學員徹底糊塗,把學員往地獄裏拖。一樓和二樓的樓層大鐵門,晚上10點到早上6點都鎖著,幾個保安24小時值班,防止學員逃離。

河北師範大學老師張麗珊被從工作崗位綁架時,由於拒絕綁架身上衣服的紐扣都被扯掉了幾個。

河北科技大學副教授李惠雲博士與她丈夫河北科技大學老師宋洪水同時被綁架進洗腦班,留下年幼的孩子和年邁的父母無人照看。石家莊熱電廠職工孫金虎被從工作崗位綁架時,他妻子已懷孕9個月,直到孩子出生以後,在車間領導的擔保下,才允許回家照料幾天,又被押回洗腦班洗腦。2004年10月19日,河北省電話設備廠和610一幫人以查水錶為名,騙開崔秀英家門,像窮凶極惡的土匪一樣,將其連拉帶拽綁架走,嚇得崔秀英三歲的小外孫哇哇大哭。崔秀英直接被送到了臭名昭著的河北省會洗腦中心。

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洗腦班以後,勞教所的警察和已被他們矇騙、控制的猶大,採用不讓睡覺的車輪戰術,以剝奪法輪功學員的正常休息為手段,分批換班地前來圍攻法輪功學員,24小時不間斷地用邪悟言論強行灌輸給法輪功學員。只要不妥協,就以這種方式一直折磨下去,法輪功學員得不到正常的休息。開始時法輪功學員還能坐在床上,後來他們把學員弄到談話室,那裏都是方凳和沙發,學員不妥協,連床的影子都看不見。有一個年近半百的大法女學員絕食抗議這種嚴重侵犯人權的行徑,暴徒們毫不理會,仍然將她困在談話室裏,在沙發上熬了五天五夜。當有的法輪功學員打瞌睡時,他們就想方設法弄醒:或是不停地叫喊學員的名字,或是用手搖晃學員,或是用紙筒打頭,或猛掐一把,或者乾脆用手扒開學員的眼皮,甚至往學員的眼睛上抹清涼油、辣椒水等刺激性的物質。他們還採取不讓學員上廁所、對女學員進行灌酒等這種喪失人性的體罰形式。惡警和猶大輪番上陣,幾小時換一班人馬,掐、打、罵、威脅、恐嚇、欺騙等一切流氓手段全使出來了,竭盡最惡毒的方式對學員進行人身和人格污辱,說下流的話,做下流的動作。惡徒樑子凌背地裏宣稱,女學員怕羞,就得對她們採取摟摟抱抱,流氓嘴臉暴露無遺。

對於仍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洗腦班會採取難以想像的卑劣手段:扒眼皮、彈眼球、揪耳朵、灌白酒、毒打、電擊、在寒冷的冬夜用冷水澆頭、不讓去廁所、上繩、灌迷魂藥,甚至送精神病院。負責精神洗腦人員們不分晝夜車輪大戰的圍攻,灌輸顛倒黑白的謊言,強制看歪曲法輪功的錄像、光盤,把人折磨到身體承受極限或神志不清。

石家莊鐵路分局機務段火車司機、法輪功學員丁立紅曾先後二十五天不讓睡覺,耳朵被打手趙聚勇揪出血。法輪功學員姜帆的手被打手邢瀟用打火機燒出疤痕,姜帆絕食抗議,他們就野蠻灌食。不讓女學員劉慧娥去廁所,逼著她把大便拉在了褲子裏。內蒙通遼學員丁力硯被送到這裏後八天八夜不讓睡覺,見她仍不妥協,惡人們就開始實行更無恥的強制措施:灌酒、毒打、憋尿(不讓上廁所),在臉上、胳膊上、手上寫滿了誣蔑法輪功創始人、誹謗法輪大法、誣蔑人格尊嚴的極其惡毒下流之語,幾個男惡人又抓著她的手摁著讓她寫這些惡毒的話。石家莊鹿泉市的張雲曾被熬得暈了過去,摔倒在地,牙齒碰掉了一顆,滿嘴是血,醒來後「叫員」卻狠毒的說:「死了算自殺」。

法輪功學員劉立峰是河北省機關的一名工作人員,本科學歷,在大學主修法律專業。他說:「中國既然是以法治國,那就要以法行事。」他以理服人,從法律的角度講迫害法輪功的違法性,洗腦班的惡人被說得啞口無言。最後他們根本不講理了,連續十幾天不讓劉立峰睡覺,往眼皮裏抹清涼油,不讓上廁所,幾個人強行讓他長時間盤腿。在場的許多人都看不過去了,「太殘忍了。」惡警招數用盡,也未能使他屈服,可又無法收場,就把他送進了隔壁勞教所。

有的法輪功學員(如石家莊鹿泉市的張雲、石家莊煉油廠的邱立英等)竟被非法關押長達一年之久。學員在長期孤獨、寂寞的痛苦中,同時經受著精神和肉體的折磨,精神到了崩潰的邊緣,有的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如河北科技大學機械電子工程學院副教授李惠雲博士就是典型的例子。李惠雲博士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四日,四十歲的李惠雲與丈夫被單位和當地六一零綁架去「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洗腦,受盡非人的折磨。李惠雲經常被兩隻胳膊背後捆在椅子上,兩個男幫教輪番毆打。有一次一巴掌下去打的一側下頜脫位,他們一看臉歪向一側又狠狠的打了另一側。2004年被關押「洗腦班」期間,被強迫服用精神病類藥物,致使她反應遲鈍,在精神惶惑中幾次產生自殺的念頭。李惠雲在洗腦班被折磨了五個多月後,因仍不放棄信仰,於二零零四年八月十日被勞教二年,送進石家莊勞教所五大隊。進五大隊後她義正辭嚴的維護法輪功,被獄警冠以精神分裂症的帽子,送進精神病院長達二個月迫害,超大劑量的鎮靜和抑制藥,使她全身無力,經常暈厥過去。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李惠雲博士與丈夫再次被劫持到石家莊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石家莊市西裏小學教師郤麗莉,女,1978年出生,2002年4月被非法關進「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強行洗腦。為了逼迫她放棄自己的信仰,洗腦班惡徒連續12個夜晚不讓她睡覺,期間他們兩次強行按住郤麗莉,捏住鼻子,灌40度白酒;兩次灌水:把頭按在椅背上,揪頭髮捏鼻子,灌完後脖子疼得不能動;用軍用綁帶把郤麗莉綁在椅子上,拿毛巾勒住眼睛,拽著手寫「四書」;他們還把人綁起來,在郤麗莉旁邊抽煙,再把煙噴到臉上;放某種氣功的音樂;拿清涼油或風油精往眼睛裏抹。其中趙聚勇把郤麗莉鼻子耳朵揪得又紅又腫,拿毛巾把郤麗莉眼睛勒腫了老高,幾乎睜不開;楊傑拽著耳朵打郤麗莉,胳膊被他掐得一片青紫,一次竟連續折磨了郤麗莉4個小時;邢蕭是搞中醫按摩的,專門掐法輪功學員的穴道,被掐後又酸又痛,還看不出痕跡,他還親口說所有整人的壞主意幾乎都是他出的;金衛平給郤麗莉抹風油精、用衣服架打郤麗莉,灌40度白酒,把清涼油或風油精抹到她眼睛裏,極盡一切陰險、殘酷的手段,郤麗莉遭受這種折磨近一個月後,被迫妥協。後來她透露,被迫放棄信仰令她精神幾近崩潰,生不如死。

石家莊鐵路分局機務段幹部王新中,53歲,2001年底回家探望女兒王博,被「610」誘捕,非法關押在「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洗腦班)四個月左右,遭受不讓睡覺、強行洗腦等殘酷的身心雙重迫害。2002年5月13日從洗腦班走脫再度漂泊,有家不能回。2002年8月因在明慧網聲明洗腦作廢,並以錄像方式揭露了殘酷洗腦的實情及「焦點訪談」造假的內幕,遭到河北省「610」通緝。2002年10月底在山西省汾西市住處被公安抓捕,後被勞教關押於石家莊市勞教所二大隊,2006年又被非法判刑。

重慶大學建築系學生米曉征,女,因堅持修煉,被迫休學至今。2002年、2005兩次被石家莊市「610」政保支隊、石家莊裕華公安分局綁架,非法關押在所謂「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即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強制洗腦班,期間遭受了慘無人道的精神和肉體雙重迫害:長時間不讓睡覺被逼迫寫所謂的「轉化書」、打罵、惡毒言語的侮辱和攻擊等等。二零零五年四月底,米曉征被非法關進石家莊洗腦班(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她絕食兩個月左右抗議非法關押,被惡人強行灌食,期間猶大王新彩、王貴新等圍著米曉征強行灌輸邪悟,打臉、辱罵達半個月左右。猶大樑恣凌強搬她腿雙盤兩個多小時逼她寫所謂的「四書」。 九月初,惡徒害怕惡行再被曝光就把米曉征從一樓關到沒有任何人的二樓繼續更殘酷的迫害,惡警袁書謙(男)、姜青春(男)、楊×和猶大樑恣凌(男)、吳玉霞、尚正典、王貴新、王新彩等人輪班對她熬夜10天。惡警和猶大怕惡行被曝光,實施迫害時十分隱蔽,表面還讓米曉征的母親陪著,一到他們要實施殘酷迫害,就把她母親打發回家。

河北醫科大學副教授王桂蘭2001年底被非法關進石家莊洗腦班,她絕食抗議非法關押。惡警表面上裝出一副偽善的面目來欺騙學員,在走廊裏卻指著準備灌食的食物惡毒的說是豬食。

原東方熱電四廠一名學員被非法關進洗腦班後因拒絕轉化,被趙聚勇、惡警袁書謙等強行綁在床上,手腳被抻直,整個身體被綁成了一個大字,繩子從床下穿過,繞著整個身體綁了好幾圈,連脖子也不放過,都綁了好幾圈,嘴裏還塞了兩把筷子,說是防止自殺。

洗腦班所謂的「老師」 都是由勞教所的警察改穿便裝假扮的,這些警察有的是在勞教所時曾多次動手打學員的兇手,到了這裏卻裝出另一副偽善的面目來變相迫害學員。惡警孔繁運對學員洗腦時,當學員質問他的身份,他虛偽地說他是國家工作人員,並拒絕透露他的姓名和工作單位。當學員向他揭露派出所惡警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時,他虛偽地表示同情。他不只用不讓睡覺來折磨法輪功學員,還採用欺詐、造假等伎倆詆毀明慧網,妄圖動搖法輪功學員的正念。他顛倒黑白、混要是非,他誣蔑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反迫害,是「搞政治」;他混淆法律,誣蔑法輪功學員的上訪行為是所謂的破壞社會穩定,並以此「罪名」逼迫學員與法輪功劃清界限,否則,就以開除工職、黨籍、學籍、軍籍,停發工資、獎金、退休金、養老金、收回住房、承包土地……,甚至以不「轉化」就長期關押、勞教、判刑來要挾、威脅和恐嚇,迫使你在信仰與飯碗之間,信仰與坐牢之間做出最終的選擇,直至你的精神徹底崩潰。

惡警有唱白臉的,用來威脅、恐嚇學員,如惡警孔繁運、邸曼麗(女)、袁書謙等。也有唱紅臉的,用來欺騙學員,如惡警王家鳳(女)、魯惠英(女)、王維等。惡警孔繁運、邸曼麗(女)、袁書謙對學員進行人格侮辱,罵學員有神經病,學員無情無義,說學員是痞子,是賣國,等著坐牢吧。唱完白臉威脅、恐嚇學員後,唱紅臉的惡警王家鳳(女)、魯惠英(女)、王維等就上場了,他們也口中聲稱李洪志先生為老師、師父,也跟著你說「法輪大法好」, 他們故意摳字眼,鑽牛角尖,歪曲大法經書原義,欺騙學員,導致一些平時學法根本不入心,長期對法認識不足,法理不清,不能站在法上認識法,習慣用常人的觀念來看待超常法理的學員,對大法、對師父產生疑惑、動搖和懷疑,並離開大法,誤入歧途。他們表現的非常偽善,對你像「親人」一樣,有的勸你吃飯,給你倒水,給你削水果,和你談家常,幫你洗臉,或者讓你轉轉,散散步;表現出無微不至關懷的樣子,還告訴你進了洗腦班如何幸運,要是把你關進監獄那會如何如何遭罪,如何如何受苦等等。這裏伙食比你在家裏吃的還好,像住賓館一樣,有吃有住有空調,還能(與猶大一起)公開學法。他們用洗腦班外在設施掩蓋內在的邪惡,詆毀明慧網的報導,說這裏沒有水牢、沒有小號、沒有酷刑。從而,導致極少數理智不清的學員在這種巨大的心理反差面前,很快就中了惡人的奸計,對惡人的謊言卻信以為真,從而順水推舟的有意接受了邪悟。被灌迷魂湯的人出來後還跟其他學員講,自己在洗腦班沒有受到任何迫害,裏面的工作人員對自己如何如何好,如何像親人一樣,以致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還被蒙在鼓裏,渾然不覺。

對被欺騙「轉化」的人,他們一方面加強洗腦控制,看邪悟人員的文章和錄像,另一方面還被逼著辱罵自己的恩師,後來還強迫學員交書、說出自己過去所做的具體證實法的事,出賣其他學員,出賣資料來源和資料點。如果一遍不行再來第二遍、第二遍不行再來第三遍,反反復復的逼迫,還美其名曰是幫助其他學員,防止被抓進監獄受罪。他們強迫學員淪為中共的幫兇,再去迫害其他學員。孔繁運曾當眾對已「轉化」的人說:「甚麼時候我看到你們打人、罵人才算真正轉化徹底了。」

部份曾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的部份學員名單:李曉英、邱立英、馬蘭香、張雲才、高鳳暖、李秀芬、李瑞潮、楊淼、馮曉梅、李惠雲、宋洪水 、王新中、王博、李坤才、楊玉錄、王興貴、紀玉林、張麗珊、白蘭珍、馮瑞雪、王建輝、劉裕東、寧永倩、陳林、黃素梅、劉軍英、張蘭芝、王若娥、焦樹超、付華景、周青龍、張香珍 閆國平、齊蘭芹、殷建輝、范愛蓮、趙玉蘭、崔秀英、劉濤、孔淑芳、秦秀娥、李香金、俊豔、鄭書軍、張淑萍、岳秀娥、崔惠敏、王守蘭、胡玉格、趙春雷、賀金梅、張玲霞、酈新華、馬青、聶風合、康如英、建閔、嚴新征、路小茶、杜素橋、王敬芬、曹全如、郝佔菊、楊令、劉素萍、羅莊村一名、劉雅君、蓋五反、華鳳祥、張雲、薛於春、郭寶珠、張文會、王慧芳、劉立峰、姜帆、丁立紅、劉慧娥、丁力硯、鄧韌、武秀玲、李靜、王彭彭、路麗華、黃玉蘭、吳風蘭、賈健、王愛軍、景新、郭金鵬、崔維娜、劉文秀、郤麗莉、黃偉、郝秋燕、魏天琛、呂淑芬、孫金虎、程文芬、王志良、孫金英、周麗霞、於華、齊香彩、王玲芝、滑鳳翔、米曉征、梁林紅、王華君、申滿良、姚建榮、張進京、周文麗、程文芬、李建剛、東秀珠、賈玉蓮、王敏雪、楊華、鄭萍、葛彥文、高文志、鄭旭、王純、劉福英、於鳳雲、孫進紅、吳風蘭、黃玉蘭、李洪義、耿敬肖、劉瑞琴、蘭奇志、秦淑玲、賈淑貞、高蘭慶、李振文、張金愛、張素文、王月霞、紀俊彥、李素平、趙玉桂、仝建英、曹桂花、李香金、李瑞彩、王金陵、張香珍、韓書賢、陸秀菊、馬素平、賈淑貞、張玉花、侯敏傑、米小征、於鳳雲、張素文、李素平、崔景花、李樹林、劉秀芳、孟連英、王秀玲、賀梅青、王桂蘭、范淑芬、時向東。

洗腦班是除拘留所、看守所以外中共長期非法關押學員的邪惡場所。所謂「轉化」,無論是偽善欺騙還是酷刑折磨,其目的都是為了剝奪民眾的信仰自由。無論從哪個角度去看,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不僅違反了中國的法律,也違反了國際公約,構成具有國際普遍管轄權的「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和「酷刑罪」。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及其修煉者的惡人、惡警,等待它們的必然是正義的審批。

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實為中共邪黨非法私設的洗腦班、黑監獄)
地址:河北省石家莊市泰華街486號 石家莊市勞動教養所內 郵編:050061
主任: 梁建斌13653312118 辦0311-86686716 郭鎖山(石家莊市公安局副長) 李愛國、韓姓主任、袁麗新(女)
石家莊市610駐洗腦班:李京、王建國
直接參與和曾經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有: 邸曼麗(女)、王家鳳(女)、陳玲(女)、白某 、魯惠英、劉風珍、張瑞芬(教健美操)、楊某(管理陪教) 孔繁運(已調離)、楊玉坤、王建國、姜青春、姚方,保衛組 楊衛國等
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石家莊洗腦班」責任人:袁書謙,手機13903115399,河北無極縣人,一直在河北洗腦中心幹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

楊月坤 13931985161 魯惠英 13803346968家裏電話:0311--87892908
王家鳳 13933050779
劉俊玲 13673236378

發稿:2012年09月22日  更新:2012年09月22日 01:35:47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