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江善良兒女們遭受的魔難(一)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5/九龍江善良兒女們遭受的魔難(一)-263196p.html
【字號】

九龍江善良兒女們遭受的魔難(一)

—— 福建漳州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

目錄
一、開篇
二、大法洪傳,人心向上
三、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情況
(一)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二)被判刑的法輪功學員
(三)被勞教的法輪功學員
(四)被刑事拘留的法輪功學員
(五)被治安拘留的法輪功學員
(六)被關進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
1、漳州市「六﹒一零」洗腦班
2、薌城區「六﹒一零」洗腦班
3、東山洗腦班
(七)被精神病類藥物摧殘的法輪功學員
(八)被監視居住的法輪功學員
(九)關黑監獄的法輪功學員
(十)被扣留的法輪功學員
(十一)被非法搜家的法輪功學員
(十二)被上門騷擾、跟蹤、監視的法輪功學員
(十三)被迫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
(十四)經濟迫害
四、部份迫害者的部份惡行
五、部份迫害者遭惡報實例
六、結語
附一、給迫害者的留言
附二:建議以下人員了解真相,不作惡
附三、晨煉者名單
附四、被集體綁架者名單

一、開篇

在福建省的東南部地區,有一座具有悠久歷史的文化名城──漳州古城。這裏的常住人口近五百萬,遂轄八縣一市二區,即漳浦、雲霄、東山、詔安、平和、南靖、華安、長泰縣和龍海市、薌城區、龍文區。相傳遠古時代,漳州城便有太武夫人在此拓土而居,從建制至今也有了一千多年的歷史。在這片古老的土地上,歷史上曾誕生過許多名人,如:著名理學家陳淳、明代學者張燮、明代文化巨子黃道周、畬族學者藍鼎元、志書專家陳夢林、理學家蔡世遠等等。

在漳州境內,有一條被譽為漳州人生命的母親河──九龍江。她長達二百多公里,蜿蜒、寬廣、美麗;生生不息的河水養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漳州兒女;在九龍江水的滋潤下,凌波仙子──漳州水仙花聞名遐邇。千百年來,九龍江在默默地奉獻著一切;人間滄桑,不會被歲月掩埋,九龍江在默默的記載著:善惡、正邪與興衰……

歲月悠悠,在這人間大戲即將拉下帷幕的重大關頭,作為九龍江兒女,作為見證了這段悲壯歷史時刻的大法弟子,作為佛法真理「真、善、忍」的實踐者,我們有責任將這十三年來,法輪功修煉者為了向世人證實大法的美好,為了曝光中共政權對正信者的殘酷鎮壓,為了可貴的中國同胞不再受謊言的毒害而做的努力;在面對中共邪黨利用整部國家機器的全面迫害,堅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轉法輪》),堅忍不屈、捨身護法,堅持向廣大群眾講述事實真相,所遭受的嚴重迫害,寫出來面諸於世,給歷史予警示,送世人予真相。

二、大法洪傳 人心向上

上個世紀末的一九九六年,是我們漳州城的幸運年。佛家上乘大法──法輪佛法開始在我地洪傳。至九九年七月,全市有上千的男女老少走入法輪功的修煉,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那時候,市區的幾個公園或景點,成了煉功點。隨著大法人傳人、心傳心,逐漸的傳向了周邊地區,修煉人數一直在不斷的增多。

有緣得法修煉的人們,精神境界迅速提升,體質上也普遍得到了明顯的改善。明白了生命真正存在意義的煉功人,無論是在單位裏或者是在社會上,都體現出了應有的境界。舉幾個例子:

有一位公務員,修煉法輪功以後,放淡個人利益,辦事公正清廉,工作兢兢業業,面對不公無怨無恨;有這樣一位個體商人,以誠實、守信受到客戶的信賴。對客戶無意中多付的錢款,多至上萬,少則數百,都主動一一退還。在生活上,用修煉人的寬容與忍讓對待親朋好友之間的利益之爭與恩恩怨怨,得到了大家的公認;有這樣的企業職工,得法修煉以後,對眼前隨手即來的利益不貪不佔,對領導的欺凌與刁難報於寬容與慈悲,終於融化堅冰,化敵為友,讓世人見證了法輪功的美好。

也有這樣一位女性,修煉前可稱其為「潑婦」,賭博、喝酒、打架,樣樣都行,一句不中聽的話就會使她大打出手,好幾次都打到派出所去了,有一次還給人家打成輕傷,差點被抓去坐牢。修煉法輪功以後,她戒掉了所有的壞毛病,與人為善;還有這樣一位乘務員,得法修煉以後,工作認真負責,多年來以誠實、善良和責任心贏得老闆的絕對信任。行業內接觸過的人都知道他是煉法輪功的,與眾不同。

這樣的事例對真正的法輪功修煉者來講,是很平常的。因為法輪功師父要求煉功人要以「真、善、忍」來對照自己的言行,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身體的健康、心靈的充實與道德的回升,使越來越多的有緣人幸福地走在了返本歸真的大道上。

三、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情況

法輪大法在世間廣為傳播,「真、善、忍」的理念給這物慾橫流的世界帶來生機與希望。可這卻使中共的邪惡政權十分害怕。惡首江澤民妒嫉、仇視法輪功,把法輪功樹為最大的敵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發動了整部國家機器鎮壓上億正信的煉功群體,發出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和「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的邪惡密令。頓時,陰風陣陣,黑浪滾滾,一場空前絕後迫害正信的運動開始了。

頓時,全國上下各個職能部門:宣傳、公檢法司,各級政府:省、市、縣、區、鄉、鎮(辦事處)一直到最基層的居(村)委會,在政法委、「六一零」的操縱下,對法輪功師父進行誹謗、造謠、污衊;眾多法輪功修煉者被抄家、監視、跟蹤、抓捕、洗腦、關押、送進精神病院,有的被施予酷刑,甚至被折磨致死。

下面把部份漳州市法輪功學員遭受(包括遭受漳州地區以外的監獄、勞教所等部門)迫害的情況做個概括,由於中共封鎖消息v的原因,只能曝光部份事實真相,以後如有線索,再做補充。

(一)、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張國慶:男,祖籍河北,一九四五年生。漳州市通用廠生產技術科副科長、助理工程師。家住本單位宿舍。

二零零三年五月三十一日,張國慶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漳州市「六一零」、國保綁架並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儒江勞教所。六月,張國慶因抵制專管隊警察的迫害,絕食抗議,被強制送福州建新監獄醫院灌食。八月份轉回儒江勞教所二大隊二中隊。

在此期間,警察以加、減刑期和勞動量為誘餌,脅迫和縱容勞教人員林君毅等多人毆打大法學員。二零零三年十月到二零零四年一月間,打手們幾乎天天毆打張國慶,叫做「拳腳幫教」;而且還不讓他睡覺。其他大法學員向中隊警察和大隊長劉某反映,均沒有回音。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九日,張國慶被毆打得內傷嚴重,送建新監獄醫院搶救,醫院草草應付,當日返回。一月二十九日,張國慶出現生命危險,這時張滿臉傷痕,神志不清,兩眼無光,不能說話,再次送建新醫院。

二零零四年一月三十一日,張國慶開始掙扎,濃痰封喉,小便失禁,同室照顧他的人給他換褲子時發現他胸、背、大腿、膝蓋都有瘀血和傷痕。當天,張國慶含冤離世。

(二)、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已知24人)

1、朱文龍: 男,一九七七年生,漳州市雲霄縣莆美鎮人。因散發法輪功真相材料被當局誣判十年重刑。

朱文龍
朱文龍

朱文龍與朱閩傑為了揭露中共謊言,喚醒世人,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四日,兩個年輕人一同上街散發、粘貼法輪功真相材料,在雲霄縣城金霞菜市場被居委會的五、六個巡邏聯防員劫持,這些人對朱文龍和朱閩傑瘋狂毆打後,將二人綁架到當地居委會。在往居委會的途中,倆人還不停的被毆打。到了居委會,他們把朱文龍和朱閩傑按在地板上,手腳向後背彎曲綁住後,拳打腳踢,有人用腳狠踩他們的頭部。身上一百多張真相傳單、現金、摩托車鑰匙等全被搶走。後被轉押到城關派出所。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朱文龍被關押在一間刑訊室裏,雙手被銬在窗戶上,腳尖點地。派出所惡警抱住朱文龍的身體往下拽,連拽幾下,朱文龍的兩隻手被手銬「吃」了進去,雙手破皮流血,全身巨痛難忍,感覺心臟就要停止一樣。可惡警們還不停的對朱文龍拳打腳踢、掐脖子、用煙頭燙手,以及對其不停的謾罵和人格侮辱,並辱罵大法和大法師父。

當天晚上,朱文龍被轉送到雲霄縣看守所,他被關在四號室。名叫「阿維」的號頭過來問他:法輪功是好還是壞?朱文龍回答「好」,馬上就引來一頓拳打腳踢。其他在押人員也都圍過來打。就這樣,再問再打,每次都把朱文龍打倒在地。號頭見朱文龍每次都回答「好」,氣急敗壞的大聲叫喊:「把他的腳筋撬掉!」朱文龍大聲呼喊,號頭這才作罷。

晚上,朱文龍只能側身擠睡在中間的過道上。當時正值下霜天氣。放風場右邊放了兩排乘著過夜水的桶。號頭叫朱文龍脫光衣服,要給他「洗澡」。二十幾個人在放風場圍成一圈,每個人都把刺骨的冷水潑向站在中間的朱文龍,並用洗衣刷給他「洗頭」,刷得朱文龍滿頭的血往額頭上淌了下來。

查監的監檢發現朱文龍滿頭血跡,就叫他把衣服脫掉,發現他被打得遍體鱗傷。監檢給朱文龍作了筆錄,包括傷勢也做了記錄。全身的傷是由犯人、派出所的警察和聯防員共同毆打所致。

過了幾天, 朱文龍被帶到雲霄縣安全局,關押在一秘密房間,窗戶已用布封死。警察把朱文龍銬在鐵椅子上,雙手腕被鎖在扶手連在胸前鐵板兩個洞裏,用扳手鎖死,椅子的座位只是兩根鐵管子。「坐」在這樣的椅子上,在全身極度困難的情況下,朱文龍還要遭受惡警的刑訊逼供:不讓睡覺、搧耳光、揪頭打罵、用竹管打身體、手腳和關節處等。參與此次迫害的人是來自漳州市、東山縣和雲霄縣公安局的警察。

兩天後,朱文龍又被轉回當地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雲霄縣法院開庭,誣判朱文龍長達十年的刑期。

參與迫害朱文龍的部份人員:雲霄縣城關派出所所長蔡建成、雲霄公安派出所內保科主管方解生、雲霄縣莆美鎮黨委書記朱木榮、雲霄縣法院王安喜、吳耀總和施健鳳。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七日,朱文龍被劫持到閩西重刑監獄關押迫害。

監獄為了逼迫法輪功修煉者放棄信仰,達到所謂的「轉化」。獄警們用「減刑」作誘惑,利用殺人犯、強姦犯、詐騙犯、販毒犯等來恐嚇、毒打、威脅朱文龍,製造各種恐怖氣氛。十年來長期對朱文龍進行人格侮辱、毀謗,採用恐嚇、威脅、毒打等等手段對其進行精神與肉體的摧殘。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日,整整十年,朱文龍帶著傷痕累累的身心,冤獄刑滿回到家中。

參與迫害朱文龍的閩西獄警有:副監獄長、後因迫害法輪功有功升為監獄政委的羅盈傑;監隊指導員後升為教育科長,再調任大隊教導員的四川人鄧雲春;入監隊管教、後升中隊長,因出事故被降為一般幹事的許尚先;此外還有教育科長吳立輝、副科長林渺、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科員付延東;還有黃天發、廖增壽等等。以上均為男警。

2、許國泰(又名許國太):男,一九四八年生。漳州市龍海市顏厝鎮糧站職工。家住漳州市薌城區。因到公園晨煉被誣判八年重刑。

許國泰
許國泰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日,許國泰提個錄音機到中山公園參加晨煉,被綁架到薌城國保。國保劉煒以許國泰「態度不好」為由,用手抽打他的臉,並用拳頭擊打他的肚子。後來許國泰被關押到漳州市第二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一月,許國泰被誣判八年重刑。送福建閩西監獄關押迫害。

在閩西監獄,許國泰長期遭受獄警的恐嚇、威脅,多次被獄警綁、吊、銬、踢、打、摔等折磨,許國泰經常被打得傷痕累累,幾次被打成重傷,身上的襯衫成了破碎的血衣;除了檔部之外,無一處好皮膚。有時被打得大便都洩出來。(詳細報導見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五日《閩西監獄獄警殘酷吊、打法輪功修煉者許國泰》和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許國泰在福建閩西監獄遭受的嚴重迫害》)。

許國泰的父母都是年過八旬的老人,加上為兒子擔心受怕,竟臥床不起。父親重病期間,嘴裏常喃喃自語,叫著兒子的名字。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父親離世。許國泰的妻子到處奔波找人,要求讓丈夫回家盡兒子之孝,可許國泰雖然就在本地,最終還是被中共漳州當局強制剝奪了身為人子的最基本的權利。

許國泰的母親日復一日總不見兒子回家,整日以淚洗面。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許國泰冤獄刑滿回到家中,終於見到了慘遭八年精神折磨、在漫長的等待中曾幾次出現生命危險、卻又不忍離去的老母親。

3、黃惠芳: 女,漳州市東山縣銅陵鎮人,現約五十歲。原東山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因散發真相材料被誣判八年重刑。

黃惠芳因散發法輪功真相材料,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被當地國保綁架關押,在漳州市和東山縣委、「六﹒一零」的操控下,東山縣法院誣判她八年重刑,送福建省女子監獄關押迫害。

黃惠芳冤獄刑滿已經回家。

4、徐琳瓏:男,一九六三年生,漳州市毛紡織廠失業職工。家住漳州市龍海市顏厝鎮古縣村。因到公園晨煉被誣判七年刑期。

徐琳瓏
徐琳瓏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日,徐琳瓏與妻子鄭惠珍一同前往漳州市中山公園參加晨煉,並掛上自己書寫的「法輪大法是正法」的橫幅。遭綁架後關押漳州市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一個外號叫「滷肉蘇」的獄警(男,時年四十多歲)妄圖給徐琳瓏帶「三腳扣」(一種戒具),沒得逞。十二月的一天,來了一個自稱是檢察院的人,把徐琳瓏叫到放風埕,不經同意就拿起相機,從前、後、左、右四個角度各給他拍了照。

二零零一年一月,徐琳瓏遭中共漳州當局誣判七年重刑,投入福建閩西監獄關押迫害。

到達監獄的當天晚上,監獄長洪建軍(男,時年四十多歲)、教育科石姓獄警等六、七人以談話為題,威脅、逼迫徐琳瓏妥協、放棄信仰。並誹謗大法和大法師父。二十五天後,入監隊管教鄧雲春(男,四川人,時年三十歲左右)等人將徐琳瓏關入小號迫害進行「強制轉化」。五天後將他轉到新監區的六大隊三中隊(後改為七大隊二中隊)當奴工。

該中隊指導員林豪(男,龍岩上杭人,時年三十多歲)說是要鞏固「轉化」,用兩幅吊扣將徐琳瓏的兩隻手分開扣掛在鐵窗上,腳尖著地一天一夜。回中隊後徐琳瓏給林豪寫了申明,表示在高壓下違背良心的「轉化」作廢。

二零零五年九月,監獄長羅盈傑(男,龍岩人,時年四十多歲)要求所有法輪功學員必須通通」轉化」。林豪和大隊教導員廖勇勤(男,時年三十多歲)為了讓徐琳瓏放棄信仰,達到所謂「轉化」的目的。再次將他關入小號,讓徐琳瓏二十四小時都戴著手銬,廖勇勤還抽了他幾巴掌,逼迫徐琳瓏寫誹謗大法和大法師父的「三書」及文章。迫害持續了十八天,徐琳瓏才回到中隊。

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徐琳瓏出獄回家。

5、張花玉:女,一九六七年生。家住漳州市薌城區。張花玉因將陳美芬等十幾人到公園晨煉被抓捕的消息發送海外而被誣判七年重刑。

晨煉以後,張花玉寫了一條短訊,通過互聯網,將本市陳美芬等十幾人到公園晨煉被拘捕的事告訴海外功友,海外功友將此事發往明慧。張花玉把參加晨煉的人數寫錯了,多寫了幾個,國保人員抓住把柄,構陷張花玉為「勾結境外機構」。同年十月二十五日,張花玉被劫持到漳州市第一看守所關押。

在看守所,張花玉數次遭受女獄警張福平(時年五十歲左右)罰帶「三腳扣」(也叫「上銬」 ,把兩隻腳和一隻手緊銬在一起,只剩下一隻手是活動的),每次上銬幾天或數週不等。上銬時張花玉整天彎腰塌背,無論做甚麼,吃飯、睡覺、如廁、洗澡等等二十四小時都帶著銬。

漳州市公安局一處(現改為國保支隊)副處長余和木、警察張志權和盧勇鵬是張花玉的「專案組」。

張花玉被誣判七年重刑,投入福建女子監獄關押迫害。

有一天,張花玉就連續三天三夜加班做奴工的情況向監獄有關領導作了反映,觸怒了中隊長林翠紅。林翠紅指使惡警陳紅「教訓」她。陳紅用電棍電擊張花玉的嘴巴、耳朵和臉部,電到她趴到地上了還不放過。晚上又把奄奄一息的張花玉用吊銬銬了起來,掛在半空,還污衊她「練瘋了」。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張花玉滿臉疤痕,臉部扭曲變形,慘不忍睹,同牢房的人都看不下去。惡警害怕惡行曝光,以「非典」為藉口拒絕她母親接見。

林翠紅經常用電棍電擊張花玉的臉、脖子、兩腋下,皮肉的燒焦味都出來了還不罷手,許多犯人聽到電擊皮肉的「劈里啪啦」聲,再加上聞到皮肉焦味都會噁心、嘔吐,但又害怕林翠紅看到。

陳翠紅除了用最拿手的電警棍電擊張花玉外,還給張花玉上背銬,經常指使犯人打她,背著張花玉咬著牙對犯人做「打」的手勢。犯人們迫於林翠紅的淫威,加上她們自己惡劣的人品,每每把張花玉打得遍體鱗傷。而林翠紅則把兩手臂抱在胸前站在一旁觀看。

有一天,黃玉瑄值班。等到半夜大家都睡下的時候,張花玉被一群犯人頭拖到廁所裏,將她按下跪在洗衣板上,把拖把塞進她的嘴裏、對她拳打腳踢。等張花玉被折磨得差不多了的時候,黃玉瑄才出來收場(說明:福建女監的犯人是見不到洗衣板的,張花玉跪完後,洗衣板又消失了)。

張花玉瘦得皮包骨,傷痕累累。在查出腦垂體瘤以後,監獄害怕承擔責任,在二零零五年讓她保外就醫回家。

6、陳美芬:女,一九四三年生,家住漳州市薌城區,原漳州市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因參加公園晨煉被誣判六年重刑。

陳美芬
陳美芬

以漳州市委書記李敏忠、市政法委書記曹盛文、市「六一零」吳兩同及市公安局長王小洪為首的漳州市高層,下力度打擊迫害這次晨煉活動。陳美芬被誣判六年刑期。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八日,她被送往福建省女子監獄迫害。

在福建女子監獄十三中隊,獄警趙姓隊長為了逼迫陳美芬放棄信仰,採用流氓手段不讓與她同號房的犯人們吃飯。陳美芬要天天出工當苦役,整整六年的牢獄迫害,使她的身體變得虛腫、面容憔悴、血壓升高。二零零六年七月一日,陳美芬才出獄回到家中。(詳細報導請見明慧網2012年8月13日的文章《福建漳州市陳美芬遭受的迫害》)。

7、石素美:女,一九六三年生。原漳州市糖酒副食品站醫療室護士。家住漳州市薌城區。因購買複印機給功友複製真相材料被誣判六年刑期。

石素美與兒子
石素美與兒子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漳州市公安局一處(現為國保支隊)處長盧坤山、薌城公安分局一科(現為國保大隊)劉煒、薌城區公安分局通北派出所片警王清德等十個警察闖到石素美家進行大肆搜查後,將其帶到派出所進行非法審問,並於當晚將她投入看守所關押。

石素美在漳州市看守所呆了十個多月的時間,天天做苦役,開水、睡眠都受限制,而且飯菜極差。

同年十一月,被操控的薌城區法院,判石素美六年重刑。石素美上訴,漳州市中級法院維持原判。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九日,石素美被送往福建女子監獄迫害。

在福建女監獄七中隊,石素美遭受林翠紅、黃玉瑄等獄警的威逼利誘、面壁、超強度的奴役等精神與肉體的雙重摧殘。最後石素美累得趴了下去,被送進了福州建新醫院,曾一度出現生命危險……出院後,石素美不能勞動,成了監獄的累贅,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五日,石素美保外就醫回到家中。(詳細迫害情況請看明慧網2009年10月26日的文章《因做好人 石素美遭受七年經濟迫害數年冤獄》)。

8、朱閩傑:男,一九七八年生,家住雲霄縣雲陵鎮。因散發真相材料被誣判五年刑期。

朱閩傑因與功友朱文龍一起散發、張貼法輪功真相傳單,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四日在城關金霞菜市場出口處,與朱文龍一起遭當地五、六個聯防隊人員的綁架及瘋狂的毆打。後送往雲霄縣城關派出所。在派出所,惡警們在對其進行非法審訊時,狠命毒打朱閩傑。當天晚上又將他轉送到雲霄縣看守所關押迫害。過了幾天,朱閩傑與朱文龍一樣,被轉到到雲霄縣安全局接受無人性的審訊、毒打等一系列迫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雲霄縣法院以莫須有的罪名判處朱閩傑五年刑期。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七日送到閩西監獄。

在閩西監獄,朱閩傑遭受著獄警的長時間的迫害,曾在監獄集體絕食,遭到獄警許某的毆打。有一次,獄警許樹煒將朱閩傑雙手反綁在水泥柱上,解開時,朱閩傑已無法站立,由兩個普犯將他扶走。

之前,朱閩傑與未婚妻已辦了結婚手續,距離婚期就幾天了。迫害後,他的未婚妻迫於種種壓力,與他辦了離婚手續。一個即將誕生的新家庭在中共暴政的淫威下,化為烏有。

二零零六年年十二月三日,朱閩傑冤獄刑滿回了家。

9、陳少珍:女,一九四五年生,退休工人。家住漳州市薌城區。因參加晨煉被誣判四年。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日,陳少珍到中山公園參加晨煉,被綁架到漳州市南靖縣治安拘留所關押,一個月後轉至漳州市第一看守所。後被誣判四年刑期。送福建女監關押迫害。

在福建女監四中隊,陳少珍需要上廁所,可包夾不讓去,陳少珍質問包夾:豈有此理!獄警過來不分青紅皂白就罰陳少珍面壁。陳少珍三天三夜吃睡全在那兒站著,打瞌睡時額頭在牆上撞得「咚咚」 響。期間獄警還指使普犯讓她「定型」,就像警察在操場上走隊列時到某一個動作停住,不能動。陳少珍被定在兩臂前後擺,前腳抬起懸著,兩腿間夾上一團報紙,規定她不能讓報紙落地。

後來監獄政委李美蘭拿出一張笑臉,對陳少珍關心有加。惡警的偽善同樣可怕,達不到她的目的是不會罷休的。

陳少珍於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出獄回到家中。

10、胡添武: 男,漳州市東山縣銅陵鎮人。因散發真相材料被誣判四年。

胡添武因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遭國保綁架,被東山縣委、「六一零」操控的東山縣法院,以莫須有的罪名判處四年徒刑,送龍岩閩西監獄迫害。在監獄期間,胡添武同樣遭受著長時間的嚴重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胡添武冤獄刑滿出獄回到家中。

11、鄭惠珍:女,一九六七年生,漳州市毛紡織廠失業職工,徐琳瓏的妻子。因向民眾發真相短訊被誣判四年刑期。

鄭惠珍利用發短信的方式,向群眾講述法輪功真相。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三日,鄭惠珍遭漳州市國安、國保等人員綁架,並於二十六日被投進漳州市第一看守所關押。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二日,鄭惠珍與功友肖阿英、馮文全和黃美玲一起被薌城區法院非法開庭,鄭惠珍被冤判四年刑期。送福建女子監獄迫害。

在福建女子監獄,鄭惠珍遭受獄警的精神與肉體的折磨。後來被洗腦。二零零七年四月,鄭惠珍冤獄刑滿回家。

徐琳瓏、鄭惠珍夫婦只因信仰「真、善、忍」,卻雙雙身陷囹圄。還年幼的女兒放學回家不見父母的笑容;在寒冷的夜裏,媽媽不能為其添衣加被,小小的年紀飽嘗著人間的生離之苦與磨難。

12、肖阿英:女,一九七零年生,個體戶,鄭漳州的妻子。因幫功友購買手機卡被誣判三年六個月刑期。

肖阿英
肖阿英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七日,由漳州市國安人員李衛忠帶隊,一行十幾人闖進肖阿英家,欲行綁架。肖阿英雙手抓住椅子的扶手,質問他們:「我沒犯法,為甚麼抓我?看這滿屋子等待我維修的電器,我不能走。」(註﹕肖阿英夫婦開維修店,因收費低、誠實、守信受到廣大村民的信賴,生意好。而此時肖阿英的丈夫鄭漳州因晨煉被關在閩西監獄迫害)。在眾目睽睽之下,不法之徒強行將她架出家門,推上警車揚長而去。

警車開到半路,一惡警拿塊布將肖阿英的眼睛蒙上。肖阿英被關在一棟房子裏接受非法審訊。一、兩天後將她轉送天寶派出所。那天晚上天氣突然變得異常寒冷,肖阿英被凍得發抖。她的女兒鄭卓潔在寒風中站在派出所門口哭喊著要媽媽回家。爸爸陷冤獄已近三年還沒回來,如今媽媽又遭綁架,十一歲的孩子怎不痛斷肝腸?

鄭漳州、肖阿英夫婦及女兒
鄭漳州、肖阿英夫婦及女兒

第二天,肖阿英又被帶到薌城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漳州市公安局副局長林駿、薌城國保劉煒等人對她進行非法審訊。後轉漳州市第一看守所關押。

肖阿英被冤判三年六個月的刑期,送福建女監九中隊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六日,肖阿英冤獄刑滿。

13、鄭漳州:男,一九六四年生,與妻子肖阿英共同經營家電維修。漳州市薌城區五峰農場(也稱省熱帶作物研究所,一個單位,兩個牌子,在天寶鎮。)人。因到公園晨煉被誣判三年。

鄭漳州
鄭漳州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日早,鄭漳州與妻子肖阿英和八歲的女兒鄭卓潔,一家三口來到離家十幾公里外的漳州市中山公園參加晨煉,與功友們一起被綁架到薌城國保。後送本市漳浦縣拘留所關押。

劉煒和天寶派出所一溫姓男警到漳浦對他進行所謂的提審。他們從鄭漳州嘴裏問不出甚麼,劉煒暴跳如雷,把鄭漳州帶到一房間,用一疊報紙墊在他的前胸,然後輪起拳頭猛擊他的胸部好幾十下,連續三天都這樣。溫姓警察也這樣打他,只是打得份量比劉煒輕一些,兩人輪流打。鄭漳州的胸部被打得刺痛難忍,持續好多天才逐漸緩解;劉煒又抓住鄭漳州的頭髮(鄭漳州的頭髮當時有點長)將他的頭用力的往牆上撞擊,直到鄭漳州兩眼發黑、腿都站不住了,劉煒這才住手。過後,鄭漳州的頭、臉部腫的很高,拘留所警察看到都嚇了一跳。

過後有一在押人員告訴鄭漳州:警察墊報紙打你前胸是因為怕別人看到你胸部的外傷,以免敗露他們的惡行;而把你的頭撞傷卻不怕別人知道,因為他們會說法輪功的人煉瘋了,把自己的頭往牆上撞!

十五天後,鄭漳州被劫持轉到漳州市第一看守所關押。

二零零一年一月,鄭漳州被漳州市當局誣判三年刑期,送福建閩西監獄機磚車間遭奴工迫害。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出獄回家。

14、吳永鑫:男,一九六二年生,服裝個體戶。家住漳州市薌城區天寶鎮。因到公園晨煉被誣判三年。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日,吳永鑫到漳州市中山公園參加煉功,遭到警察綁架,被關在漳州市第一看守所。後被誣判三年刑期。二零零一年初被送閩西監獄關押,在服裝車間遭滿三年勞役迫害。

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吳永鑫出獄回到家中。

15、吳四偉:男,一九七零年生。漳州市南靖縣人,南靖縣第四中學英語教師。因散發真相材料被誣判三年刑期。

吳四偉
吳四偉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日晚,漳州市公安局一處(現改為國保支隊)副處長余和木、南靖縣公安局一黃姓警察及靖城派出所等多人,闖入吳四偉家中非法搜查,搶走大法書籍、真相材料和摩托車等許多私人物品。這些人將吳四偉綁架到靖城派出所,後又轉到南靖縣公安局關押。第二天,吳四偉被送進一個招待所接受非法審訊。一警察用拳頭擊打吳四偉的肚子。十四日又將他關進南靖縣山城看守所迫害。

吳四偉在南靖四中教高三年段的英語課程。他在教學上認真、負責,深得學生的愛戴。他被綁架以後,其所教的高三年級三個班級一百多名學生自發的集體聯名上書,要求無罪釋放他們心目中的好老師吳四偉。可是校方領導扣押了學生的聯名信。消息傳出,震動漳州當局。

於是,漳州市「六一零」和南靖四中校方勾結,召開所謂的全校教師大會,藉機誹謗法輪大法,誣陷吳四偉等法輪功弟子,為迫害好人找藉口。由於懼怕謊言敗露,此次大會唯獨敢不通知同是四中教師的吳四偉的妻子參加。

二零零二年六月,吳四偉被南靖縣法院誣判三年冤獄,送閩西監獄關押迫害。

在閩西監獄,吳四偉天天做奴工。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二日,機磚大隊(三大隊)教導員闕永煌指使管教湯振華把吳四偉吊銬在窗戶上,腳尖觸地一個多小時。

吳四偉被抓時,妻子已經快做媽媽了。吳四偉突然被抓,致使妻子非常的傷心。等到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三日,吳四偉受滿冤刑回家時,女兒已近三歲了。

吳四偉冤獄刑滿回家與妻子、女兒所照
吳四偉冤獄刑滿回家與妻子、女兒所照

16、吳志群:男,一九七一年生。漳州市南靖縣人,靖城草?中學教師。因散發真相材料被誣判三年。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日晚,一幫警察闖進王志群家中,將一台複印機、一把手機、一部摩托車及大法書籍等許多私人物品全部搶走。不法人員將吳志群綁架關押,後被南靖縣法院誣判三年刑期,送福建閩西監獄關押迫害。

二零零四年五月,吳志群被轉到漳州監獄關押。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三日,吳志群冤獄刑滿。

17、馮文全: 男, 一九六九年生,南靖縣草?中學教師。家住南靖縣靖城鎮。因發一條真相短信給功友而被誣判三年刑期。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六日,馮文全被不法人員綁架到漳州市第一看守所關押。理由是他發了一條法輪功真相短訊給一位功友。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二日,馮文全竟被誣判三年刑期。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月中旬,馮文全被投進閩西監獄關押迫害。三年後刑滿回家。

18、盧平心:女,時年四十多歲,福州人,原住漳州市體訓基地宿舍。

二零零零年,盧平心因散發法輪功真相材料被誣判三年。被劫持到福建省女子監獄關押迫害。

19、朱文貞:女,一九七六年生,漳州市雲霄縣莆美鎮人,朱文龍的姐姐。原雲霄縣莆美鎮政府幹部。因擁有法輪功真相材料被誣判三年刑期。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廈門國保等人員闖到朱文貞所居住的《廈門晚報》社宿舍大肆搜查,搶走大法書和真相資料,並將其綁架至廈門看守所關押。二零零四年九月,廈門當局誣判朱文貞三年刑期,送福建女子監獄關押迫害。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朱文貞冤獄刑滿回家。

20、許小高:男,五十多歲,漳州龍海市紡織品站職工。家住龍海市(縣級市)石碼鎮本單位宿舍。因向民眾發真相短訊而被誣判三年刑期。

修煉法輪功之前,許小高身體不好,有時候還需妻子餵飯。自從他煉了法輪功以後,身體健康,臉色紅潤,不再吃一粒藥。朋友說他做人本分、實在、信得過;他工作認真、勤懇,與世無爭,受到大家的好評。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許小高因發法輪功真相短信,被龍海國保綁架、搜家。關押在龍海市看守所。年底,龍海市法院誣判他三年徒刑。二零一零年四月,許小高被投進福建省福清監獄關押迫害。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日,許小高三年冤獄刑滿回家。

21、黃美玲,女,一九四九年生,食用糖個體經營者。家住漳州市薌城區西洋坪村。因把五十元錢和一百多個電話號碼交給功友而被誣判兩年六個月刑期。

黃美玲
黃美玲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五日半夜十二點,盧坤山、盧勇鵬等人突然闖進黃美玲家到處搜查,搶走了所有大法書並將她強行帶到薌城公安分局非法審訊,二十六日傍晚又將她劫持到南靖縣看守所關押。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二日,黃美玲被薌城區法院誣判有期徒刑兩年六個月。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中旬,黃被送往福建女子監獄迫害。

在女監,黃美玲被罰面壁,獄警用威脅、恐嚇的手段,逼迫她寫不煉功等保證。而且要天天做奴工。兩年半的牢獄迫害,致使黃美玲全身到處酸痛,面容憔悴。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六日,黃美玲冤獄刑滿回到家中的時候,老母已經帶著深深的遺憾走了(黃美玲被迫害詳細報導請看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二日的文章《福建漳州市誠信商人黃美玲的遭遇》)。

22、高其才:男,一九三六年生,漳州市薌城區天寶鎮供銷社退休幹部。家住薌城區天寶鎮。因到漳州市中山公園參加晨煉被誣判三年徒刑緩刑三年執行。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日早,高其才到中山公園參加晨煉,被國保綁架至南靖縣拘留所關押,後轉到漳州市第一看守所。被誣判三年刑期,緩刑三年執行。在緩刑期間,天寶鎮派出所要求高其才每天到派出所去燒水、搞衛生等。

23、林麗蘋:女,一九七一年生。漳州正華藥業有限公司職工。家住漳州市薌城區。原漳州市法輪功義務輔導站副站長。因複製真相材料被誣判三年徒刑緩刑三年執行。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林麗蘋被當地「六﹒一零」、國保綁架至漳州市第一看守所關押,遭做奴工等迫害,身體非常虛弱。

除漳州市國保以外,漳州市「六一零」康鴻泉等人也經常到看守所審訊她,採用威逼、利誘的手段,讓她放棄信仰。後被「六﹒一零」操控的薌城區法院判三年刑期,緩刑三年執行。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八日,林麗蘋回到家中。

24、二零零一年,雲霄縣一位正義人士,幫助法輪功學員複印真相材料,被誣判四年刑期。這位人士也受到勞役、威脅等折磨,身體受到很大的傷害。

(未完待續)

發稿:2012年09月25日  更新:2012年09月25日 00:16:30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