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江善良兒女們遭受的魔難(二)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6/九龍江善良兒女們遭受的魔難(二)-263198p.html
【字號】

九龍江善良兒女們遭受的魔難(二)

—— 福建漳州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六日】(續前文

(三)、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已知13人次)

1、陳玉羨:女,一九六三年生,漳州市建設銀行幹部,家住本單位宿舍。四次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初,陳玉羨拿兩張真相材料給群眾看,即被綁架拘留,陳絕食抗議十天後回家。可是一個月後,國保警察突然闖進陳玉羨家,將她直接綁架到福建省女子勞教所勞教。可當陳玉羨的母親被叫到國保簽名時,紙上卻寫著「學習班一年」。

陳玉羨因早年離異,她的父母家在農村,女兒的父親又遠在外省做生意,萬分傷心的女兒(正上小學六年級)只得寄住在表姐家。

此後,陳玉羨分別於二零零二年七月和二零零六年九月被漳州市「六﹒一零」、國保投入勞教所關押迫害,每次時間均為兩年。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陳玉羨與功友陳林芬在漳州市長泰縣馬路上走路,即被長泰國保人員強行搜包,遭國保大隊長阮某和國保人員林揚等人的非法審訊,後送漳州市治安拘留所關押,十五天後,又將她轉到漳浦縣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陳玉羨第四次被漳州當局投入福建省女子勞教所迫害,時間為一年九個月。

在勞教所期間,陳玉羨除被劫持到精神病院殘酷迫害以外,還遭獄警罰做奴工、不讓睡覺、穿高跟鞋面壁、長達半年的罰站、甚至於一星期通宵罰站,還有關禁閉室、強制精神洗腦等等惡毒手段,逼迫陳玉羨放棄信仰。由於長時間站立,陳玉羨的兩條腿腫得發亮。

十幾年來,陳玉羨除被四次勞教外,還多次遭到各種拘押,與家人離多聚少。她的家人所承受的精神折磨與那種無休止的擔憂,難於表述。

現在,陳玉羨還在福建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

2、呼春萍:女,一九六五年生,祖籍山東。原漳州市法輪功義務輔導站副站長,在漳州市雲洞岩風景區一台商企業任副總經理。

在經歷多次騷擾、拘留迫害後,二零零零年,呼春萍再次被漳州市「六一零」和國保警察綁架拘留。同年將她送進福建省女子勞教所勞教。在勞教所遭受罰站、限制睡眠時間,高強度的精神洗腦等迫害。

呼春萍被洗腦。

3、馬雪瓊:女,一九五零年生,漳州市造紙廠退休工人。家住漳州市薌城區。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馬雪瓊到複印店複製法輪功師父的經文,遭綁架拘留十五天後,被漳州市「六一零」和國保劫持到福建女子勞教所勞教一年六個月。

在往勞教所途中,劉煒將馬雪瓊的雙手緊銬在椅背上,使她一點都動彈不得。

在女子勞教所,馬雪瓊拒絕做誹謗法輪功的作業,被吳品玉和黃曉燕兩獄警罰關禁閉,面壁三十四天。獄警吩咐賣淫的普教人員當包夾看管馬雪瓊,要求她站立正,姿勢不對就遭拳打腳踢。馬雪瓊站得兩腳底起泡,兩腿、兩腳腫痛難忍,像無數根針在扎著一樣,走路時腿都邁不開步。而此時惡警卻在一旁發笑:「我看你現在都像個大病人了」。

獄警讓馬雪瓊每天站到深夜一、兩點才讓她睡覺。每當馬雪瓊站立不住,往下蹲的時候,倆包夾就迅速的將她架起來。馬雪瓊站得全身無力,迅速消瘦。面壁第一週內就瘦掉了十幾斤。

福建女子勞教所還給馬雪瓊加了兩個月的教期。

4、陳榮福:男,漳州雲霄縣人,現年五十四歲。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四日,陳榮福從家裏被被綁架到鄰縣的東山看守所,關押迫害一個月。出來後不久,陳榮福又被傳喚到雲霄派出所,不法人員將他劫持到福州勞教所勞教迫害,時間為兩年。

5、何培生: 男,一九五四年生,漳州市紅旗機器廠工人,家住本單位宿舍。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漳州市、薌城區國保等人員闖到何培生家,將他從上班處綁架。家中電腦和光盤、真相資料等私人物品全被搶走。國保支隊的朱加明、馬小平,區國保大隊長和副大隊長劉煒等人,將何培生關押在薌城國保大隊。何培生的手連續幾天幾夜被緊銬在椅子上,除了上廁所和很少的幾頓飯有解開以外,一直銬著。

五月十八日,何培生被轉到漳州市第一看守所拘留迫害三十天。六月十七日出獄那天,自稱是漳州市政法委、「六一零」、國保、能力資源局(原勞動局)等部門的大批人馬已在看守所門口守候。這些人直接將何培生劫持到漳州市林業局賓館軟禁,說是「監視居住」,可無人出示任何手續。

在「監視居住」期間,紅旗機器廠受命派兩人作何培生的專門陪護。何培生在此黑監獄又被關了一個多月。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漳州市「六一零」、國保又定他勞教一年九個月,至此,何培生又被投入福建省勞教所關押迫害。

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何培生冤獄期滿回到家中。此次何培生被迫害時間共一年十個月十八天。

二零零八年十月,何培生在勞教所內向法院書寫了《行政訴訟狀》,可無人受理。

6、陳林芬:女,一九五四年生,漳州市塑料廠退休工人。家住漳州市薌城區。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陳林芬和功友陳玉羨在漳州市長泰縣城馬路上走著,遭長泰國保人員綁架到漳州市治安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後,又被劫持到華安縣看守所迫害。漳州市國保朱加明認為陳林芬態度不好,威脅要送勞教。

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在陳林芬身體很虛弱(陳林芬在看守所絕食抗議)、家人全然不知的情況下,長泰國保隊長阮某、一名女警和一名漳州市國保人員將她劫持到福建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在福建女子勞教所,陳林芬受到獄警的侮辱、勞役、罰站、不讓如廁和睡覺以及精神洗腦等等迫害。連八十多歲的老母親去世,獄警都不讓其回家給老母送終。而且還給她加了十二天的教期,直到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六日才回家(陳林芬被迫害詳細報導請見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三日的文章《路上行走遭綁架勞教 毛巾沾尿塞嘴》)。

(四)、被非法刑事拘留的法輪功學員(註﹕被判刑之前的刑事拘留不在此列。已知10人)

1、呼春萍: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呼春萍成為「六一零」 和國保人員重點監控的對像。長期無辜被騷擾、監視、跟蹤。有一天,原漳州市公安局一處處長盧坤山與薌城公安分局一科等多人半夜闖到呼春萍家叫門,門開後隨即將呼綁架至看守所拘留。呼春萍絕食抗議十一天後出獄。

2、王劍文:男,一九七一年生,南靖縣金山鎮人。二零零一年九月底的一天,王劍文在家中被縣政保警察劫持,隨後被關押在縣看守所迫害近一個月,後由家人取保出去。

3、林麗蘋: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晚,林麗萍的女兒(一歲多)從一位功友的手中接過一個食品袋,當時並不知道食品袋裏面裝的是甚麼,後來才知道是幾份經文,可是在一旁跟蹤的幾個南坑派出所的警察在無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即搜了她家,夫妻雙雙都被警察帶走。林麗萍被非法關在看守所達二十五天。
4、吳明正:男,時年二十一、二歲。漳州市薌城區上墩村下碑自然村人。

二零零一年九月,吳明正到薌城區勝利西路「閩鴻辦公設備有限公司」複印法輪功真相材料,被秘密誣告,國保人員登記他的摩托車號碼後,即實施綁架。吳明正被關進看守所迫害。

漳州市「六一零」康鴻泉及國保人員常去看守所威逼吳明正,逼其說出所謂的「幕後」。

5、王旭東:男,現四十多歲,漳州市紅旗機器廠職工,龍岩長汀人。二零零九年九月底,王旭東因散發法輪功真相材料,被綁架到漳州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四十天左右,直到十一月初才回家。

此次迫害,王旭東家中的電腦、打印機、大法書籍等私人物品被抄走。

6、陳玉羨: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中午,陳玉羨在街上散發真相材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薌城區通北派出所惡警將她雙手反銬進行「審問」。

約半小時後,國保惡警劉煒等將她帶到薌城公安分局非法扣留,晚飯時才將她背後的手銬解開。當晚他們又將陳玉羨劫持到漳州市看守所關押,直到十二月二十三日才讓她回家。惡警搜了她的家,搶走了幾百元。

陳玉羨在看守所裏天天咬著蘿蔔乾度日,致使出獄時人瘦了許多,身體非常虛弱。

7、洪惠珠:洪惠珠因上訪、講真相被多次投入漳州市第一看守所關押迫害。定任務,做苦役。女獄警張福平將她戴「三腳扣」 (把兩隻腳和一隻手銬在一起)數日,整的她彎腰塌背。即使這樣洪惠珠還做手工活。連上廁所、睡覺都不給解開。

8、馮文全:二零零一年十月,馮文全被漳州市國保綁架至南靖縣看守關押迫害一個月。

9、沈 某 : 男,時年二十歲出頭,詔安縣人。北京政法學院在校學生。因在北京講述法輪功真相,於二零零零年被綁架,帶回漳州市看守所關押迫害。

10、張國慶:因到漳州市芝山公園煉功,張國慶被國保人員綁架至漳州市第一看守所關押迫害。

(五)、被非法治安拘留的法輪功學員(幾十人次)

呼春萍: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漳州薌城國保劉煒、林瑞進等人無辜上呼春萍家騷擾,將呼春萍拘留十五天。

陳玉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陳玉羨與功友石素美到北京上訪,朱加明和薌城國保人員楊國忠將她們從漳州市駐京辦事處帶(押)回。盧坤山、朱加明等人對她們進行非法審訊,並搜查了二人的行李。當晚,陳玉羨二人即被投入漳州市治安拘留所關押。

在拘留所被迫害一個月期間,天降大寒流,是漳州地區罕見的。陳玉羨她們睡的是冰冷的水泥板,蓋的是發臭的薄棉被,吃的是連豬食都不如的飯菜。用「飢寒交迫」 、「嚴寒刺骨」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可當她們出獄時,每人卻被拘留所扣去四百六十元錢作為「生活費」。

出獄當天上午,所長陳溪河將陳玉羨二人帶到獄警辦公室訓話,誹謗師父和大法。陳溪河吩咐一女獄警將陳玉羨帶到操場上跑步。跑了一段時間,女獄警向陳溪河詢問,陳溪河說;再跑!女獄警再詢問,再跑;再詢問,陳溪河說:她愛練,讓她多跑幾圈!就這樣,直到陳玉羨累得跑不動了才罷休。

不法人員還搜了陳玉羨家,搶走家裏所有的大法書。

此外,陳玉羨或因向世人講述真相(二零一零年三月 )、或因聲明被洗腦時高壓下「轉化」作廢(二零零二年五月)及被無理監居期間因生活需要外出(二零零零年)等又多次遭治安拘留。

註﹕按中共自定法律,治安拘留最長不超過十五天。可中共對法輪功從不講法律,關押上訪人士本來就犯法,關十五天還嫌時間太短,再開一張拘留證,就可以再關一期。法輪功學員被拘留一個月的都是這種情況。

盧梅蘭:女,一九五六年生。漳州市「九一九」廠職工。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盧梅蘭正在廠裏上班,薌城區公安分局一科(現改為過國保大隊)副科長劉煒走上前去,不由分說就把盧梅蘭銬走,送進拘留所非法關押。後來得知是因聲明在洗腦班高壓下被強迫「轉化」作廢,漳州市「六一零」 、國保統一行動,集體綁架法輪功學員的。盧梅蘭絕食抗議,人瘦得皮包骨,十五天後被放回。

這次集體綁架中,除石素美、林麗蘋被劫持到看守所關押(後被判刑)外,黃美玲、鄭惠珍也被綁架到漳州市治安拘留迫害,與盧梅蘭關在一起;而鄭漳陸等人則被關押在黑監獄──漳州市紡織品站賓館內;同時,南靖的馮文全也被薌城區國保劫持到拘留所關了十五天。

洪惠珠:一九九九年年底,洪惠珠為了給大法和大法師父討回公道,進京上訪。漳州市國保等人員半路將她攔截回漳,關入漳州市治安拘留所迫害一個月。

此外,龍海古縣的鄭惠珍、天寶鎮的高其萬、韓亞福、韓甲寅和肖阿英,薌城區的唐志印、馬雪瓊和曾麗英等八人,為了向漳州民眾展示大法的美好,和平抗議中共迫害法輪功,參加了二零零零年七月二日的公園晨煉,每人均被治安拘留三十天;而王秀治則於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九日,向群眾講述真相被構陷,遭漳州市、區「六一零」、國保投入拘留所迫害十六天。

還有,東山縣的胡添武與另一法輪功學員,在九九年到北京上訪,被劫持回來關押迫害;何培生也於二零零四年三月九日被無理綁架到漳州市治安拘留所拘留十五天。石素美因到北京上訪被拘留三十天、因抵制無理「監視居住」而外出的被拘留多次達近兩個月的時間。

(未完待續)

發稿:2012年09月26日  更新:2012年09月26日 01:02:10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