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江善良兒女們遭受的魔難(三) —— 福建漳州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綜述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7/九龍江善良兒女們遭受的魔難(三)-263197p.html
【字號】

九龍江善良兒女們遭受的魔難(三)

—— 福建漳州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七日】(續前文

(六)、被關進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1、漳州市「六﹒一零」的洗腦班

1)第一期被強迫洗腦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共十人):

施行(音hang):男,一九五二年生,漳州市計生委幹部,家住本單位宿舍。

九九年「七﹒二零」以來,施行常被單位領導等人員找談話騷擾。二零零一年九月七日晚,施行走出家門,就有門崗問他上哪去。隨後,本單位的幾個人就跟了過來。施行到了妹妹家,國安的、國保的(當年叫「一處」)張志權等多人跟了進去。這些人將施行劫持到張志權開過來的車上,送往薌城區公安分局東鋪頭派出所。派出所多名警察接連審問了施行近三個小時。到夜裏十一點左右,施行被張志權等人拉到漳州市婦教所洗腦班,關押迫害兩個月。

本單位計生委主任王秀花曾經找過施行進行過所謂的「談話」,無法使施行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得知「六﹒一零」搞洗腦班,王秀花為施行報了名。

林麗蘋:二零零一年九月八日上午,林麗萍被巷口辦事處告知,要解決她家的住房問題(她家被拆遷),叫她到辦事處去。林信以為真,抱著未滿兩歲的女兒宇真到了辦事處。辦事處的官員卻說:要送她去洗腦班。林麗蘋說她有工作和家庭,而且煉功人修「真、善、忍」沒有錯,不應去洗腦班。有一人忽然向前一步把孩子搶走,幾個人硬將林麗蘋拉走。這麼小的孩子怎能承受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小宇真極度驚嚇,失聲驚哭不止。旁觀者看到此景,忍不住掉下了眼淚。
從那以後,看到家裏來了外人,小宇真都嚇的連連後退,無助的哭叫著:「不要,不要!」讓人心痛不已。

石素美:二零零一年九月八日早,石素美要給住院的二姐送飯,樓下早有一群人等著:派出所、辦事處、居委會、單位的保衛科等十幾人,說不能出門,要去「學習班」。

石素美不理,一幫人就跟著她到醫院,又跟著她回家。不讓她去上班,軟磨硬纏。中午,漳州市公安局一處處長盧坤山和警員朱加明到家威脅。看著上小學的兒子擔驚受怕的樣子,石素美跟他們走了,這一關又是兩個月,受盡精神折磨,所在單位還被勒索幾萬元作為迫害經費。

曾麗英:女,一九三八年生,家庭主婦。家住漳州市薌城區溫泉大廈。

曾麗英
曾麗英

二零零一年九月八日,曾麗英所在的辦事處、居委會等多人一大早就來到她家,說要送她去「學習班」,曾麗英老人跟他們說:煉法輪功做好人,不用學習甚麼。小孫子剛滿週歲,他的爸媽都在上海,我獨自一人帶他,能去哪兒?

來人說不去可不行,這可是上面派下來的任務啊。這些人軟磨硬纏,直到十點多,無奈之下,老人家抱著一歲的孫子,跟他們走了。

曾麗英剛滿一歲的孫子
曾麗英剛滿一歲的孫子

寶寶還在媽媽肚裏的時候,就已經跟著媽媽到公園晨煉,被綁架進了國保。現在他剛滿一歲,又陪著奶奶進了洗腦班。洗腦班是全封閉的,想玩甚麼想吃甚麼不是你說了算的。有時領導在台上正講到很關鍵的地方,寶寶可不買你的帳,他會給你鬧兩聲。無奈,他們只得張羅著替寶寶找保姆。最後,洗腦班的頭兒們總算能夠如願以償了。

老人家在裏面被關了兩個月,遭受各種精神折磨,還要掏錢支付保姆費用。

鄭惠珍:二零零一年九月八日,鄭惠珍也被強制帶到漳州市婦教所洗腦班。當時她在功友呼春萍管理的一個台商企業打工,她和女兒吃住都在那兒。鄭惠珍的丈夫徐琳瓏因二零零零年七月到公園晨煉被誣判七年關在閩西監獄。女兒徐鄭鈺在市區上小學二年級。因老家在農村,距市區較遠,她被綁架走以後,女兒在親戚朋友家東一餐、西一頓的。

馬雪瓊:二零零一年九月八日,是馬雪瓊家喬遷的第二天,她所在的造紙廠及輕工局部份領導一早就來到她家,說她得去參加漳州市婦教所的「學習班」。馬雪瓊告訴他們:正搬家呢,新家要收拾,而且女兒快要分娩了,不能去。可是來人說是奉上面之命,不去不行,硬將她帶走。

馬雪瓊
馬雪瓊

這一關就是兩個月,致使女兒分娩時失去母親的照顧,非常的傷心。

此外,被強迫帶到此期洗腦班迫害的還有漳州市中級法院法官黃榮禾、天寶鎮的肖阿英、東山縣的林武耀和薌城區退休工人黃淑賢(張花玉的母親)。

2)、第二期被強迫洗腦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共九人):

黃美玲: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日,國保人員將黃美玲劫持到薌城公安分局一科(後改為國保大隊),惡警將她鎖在鐵椅子上,吃飯是有上頓沒下頓的,也不讓她睡覺。這樣折磨三日兩夜後再將她送進「漳州市婦女教養所」的洗腦班關押四十多天。

黃美玲是生意人,一大攤的生意擱在那兒幾十天,損失可想而知。在洗腦班裏,她受精神洗腦等折磨。

盧梅蘭: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初的一天,盧梅蘭跟以往一樣到廠裏上班,該廠副書記陳木生(男,時年五十多歲)、工會幹部李麗玲(女,時年四十多歲)叫她去參加「學習班」。盧梅蘭告訴他們自己即要上班又要照顧病重的丈夫(同廠職工)不能去。他們說,這是上面的指示,一定要去。盧堅持要回家,他們說要回家那上車吧。盧梅蘭一看是自己廠裏的車,就上了車。可車直往漳州市婦教所開去。盧表示抗議,可還是被強行帶到洗腦班。

盧梅蘭夫婦
盧梅蘭夫婦

盧梅蘭放不下家裏病重的丈夫,傷心的哭泣。洗腦班的頭兒吳兩同答應讓她晚上回家去住。

李麗玲跑到盧家,跟盧梅蘭的丈夫老梁說梅蘭很頑固,再這樣下去要把她如何如何。老梁本來已到了糖尿病晚期,身體非常虛弱,再受到如此驚嚇,更是雪上加霜,身體一天不如一天。

洗腦班的每一天對盧梅蘭都是非常的痛苦。人被強制在婦教所,心卻總是飛到家裏,實在難以安心。終於她又受不了了,傷心的哭了起來。吳兩終於同意讓她回家了。看到奄奄一息的丈夫,盧梅蘭趕緊把他送往醫院。可是已經遲了,還在急診室人就走了。那天是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李麗玲知道此事後,在廠裏到處造謠說:「盧梅蘭把她丈夫害死了。」

林月琴:女,一九三八年生,漳州市薌城中醫院退休職工,家住漳州市薌城區。

一個退休老人,通過修煉法輪功以後,身體健康了,精神境界也得到昇華。樂於助人,與世無爭。自己輕鬆,子女放心。這對社會對家庭都是百利而無一害。可是,自從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林月琴女士常常受到多方面的騷擾,曾被非法抄過家。子女們常常為母親的安全而擔心。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初,林月琴被「六﹒一零」操控的有關人員劫持帶到漳州市婦教所強迫接受洗腦。在封閉式的樓層中被精神迫害四十多天。

此外,被強迫帶到此期洗腦班迫害的還有雲霄的朱文貞、南靖的王劍文和馮文全、薌城的鄭漳陸、吳明正和洪容泉。

3)、臨時被抓去洗腦的法輪功學員

鄭漳州:二零零五年十月下旬,鄭漳州被劫持到「漳州市婦女教養所」洗腦。吳兩同、林駿指揮,康鴻泉、余和木、馬小平、劉煒等人協作。這些人為了達到目的,有的「好言」相勸,有的威脅,而劉煒則口出狂言、惡語相加。原薌城區五峰農場派出所所長李鷺江、原五峰農場武裝部部長許亞強和原五峰農場工會主席蘭國榮(已病亡)三人,說是奉「六﹒一零」的指示對鄭漳州要「緊跟」,達到「寸步不離」,對他行動上給予種種限制。

本次對鄭漳州的迫害行動的費用由「六﹒一零」下達出資任務:五峰農場和省熱帶作物研究所各出一萬元,市政府撥資兩萬。

鄭惠慶:男,五十多歲,漳州龍海市(縣級市)顏厝鎮古縣村農民。鄭惠珍的哥哥。

二零零五年十月底的一天下午五點多,漳州市「六一零」、龍海國保大隊長許江鴻、機要局副局長郭瑞全和國保人員許環忠等人和顏厝鎮鄭樹海等人,將鄭惠慶、鄭淑珍(又名阿耶)夫妻倆綁架到顏厝鎮派出所非法審問了一夜。

第二天晚上七時左右,不法人員將鄭惠慶劫持到漳州市婦教所洗腦班關押迫害。一天一夜不給吃不給睡。顏厝鎮巧山村支部書記鄭松長派村民鄭家友做鄭惠慶的監督者。

與鄭漳州、鄭惠慶一同被抓去洗腦班的還有林月琴和吳永鑫(吳永鑫另外關在黑監獄──漳州市西城賓館)。

2、薌城區「六一零」的洗腦班

二零零零年八月間,薌城區「六一零」在薌城區金峰開發區的一所學校裏,對肖阿英、鄭惠珍、石素美、林月琴、馬雪瓊、韓亞福等十人強制集中洗腦,妄圖逼迫眾弟子放棄信仰。沒達到目的,八天後草草收場。

3、東山洗腦班

二零零一年,在東山縣委(政法委)的積極策劃下,東山縣法輪功學員林福生、黃惠芳、林武耀、張成俊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強制關押洗腦。

東山縣委書記黃雙慶、副書記兼縣長黃雲山等,親自布置、到場蹲點。洗腦班裏大肆宣講污衊、造謠、誹謗法輪功及法輪功師父的言論,播放歪曲事實真相的錄像;威逼與利誘相結合,強迫精神洗腦,逼迫學員放棄信仰。還美其名「幫教八法」。成為全國的「典型」、學習的「榜樣」。

黃雲山還上北京接受中共高層的獎勵。

據悉,東山縣邪惡洗腦班辦過幾次。

(七)、被送進精神病院或強迫服用精神病類藥物摧殘的法輪功學員

1、陳玉羨:二零零七年,福建省女子勞教所惡警將陳玉羨送進福州精神病院關押迫害一年左右。陳玉羨被強制灌輸精神病藥。惡人提前把陳玉羨綁在椅子上,給她撐上開口器,灌完藥一段時間後才把開口器取下、才給她鬆綁。

由於長時間被灌進許多精神病藥,致使陳玉羨身體浮腫、記憶力衰退、坐臥不安。剛出獄時,在椅子上坐不住,即使在房間裏,也必需到處走動。通過煉功,幾個月以後,躁動症狀才逐漸消失。

二零一一年五月底,陳玉羨由漳州市治安拘留所被劫持在漳浦縣看守所關押,漳州市「六一零」、國保人員請來廈門市有關精神病專家到漳浦縣看守所,對陳玉羨進行所謂的「精神鑑定」,企圖為將陳玉羨送進精神病院迫害找藉口。後因無法證明陳玉羨「精神異常」,才沒得逞。

2、張花玉:福建女監七中隊林翠紅、黃玉瑄讓張花玉吃精神類藥物,致使她頭痛、愛睡、煩躁。惡警還說張花玉怠工,煉法輪功煉顛了。二零零五年,張花玉被查出有腦垂體瘤,監獄怕承擔責任,積極替她辦理保外就醫。

張花玉回家後情緒還不穩定,瘦弱的身子撐著一張胖胖的臉(虛腫),慢慢的才逐漸恢復正常。

(八)、被監視居住的法輪功學員

1、石素美:二零零零年過年期間的一天,石素美上午外出至下午五點多回家。晚七點左右,當地通北派出所副所長莊健民、片警王清德就到她家宣布她已被「監視居住」,從即日起不能走出自家門檻半步,說是「上面」的決定。

從此以後,石素美只能天天呆在自家小圈子裏,不能上班、不能買菜、不能接送孩子、不能去探望年邁的父母公婆……

公安機關對石素美一共非法監視居住了七個月又二十天,而且還拉了三個單位、一百多人參與幹這犯法的事。

2、陳玉羨:二零零零年新年期間,陳玉羨外出串門,回家後既被國保人員宣布為「監視居住」,陳家中只有她和上小學的女兒,監視居住後生活的不便可想而知。

七月的一天,陳玉羨覺得沒有理由被繼續監視,就向外面走去,結果被關進拘留所,陳絕食抗議八天後放回繼續監居,直到九月才解除。解除後國保人員又毫無理由地嚴格限制陳玉羨的活動場所和時間。

3、林麗蘋,在二零零一年三月,中共召開「兩會」期間,國保人員在沒有任何依據、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向她口頭宣布「監視居住」,身份證無故被沒收,上班有人公開跟著,下班有人在家「陪」著。她家四代同堂,客廳又只有十平米,一家人的生活受到嚴重的干擾。

此外,洪惠珠因過年外出一天,回家後也被監在家中不得外出,失去了一個公民最基本的權利。

(九)、被關黑監獄的法輪功學員

1、2、陳玉羨、石素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日,陳玉羨與功友石素美一同進京上訪。六日,兩人被漳州市駐京辦事處主任柳建聰和工作人員孫建彪,從天安門派出所帶到該辦事處軟禁。限制其自由,不許邁出辦事處半步,並沒收她們的身份證件。軟禁二十五個小時左右,兩人均被辦事處收取數百元的吃住費用。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陳玉羨因聲明在高壓下強迫被轉化作廢,又被劫持關押;二零零五年十月的一天,陳玉羨遭漳州市「六一零」、國保人員綁架,軟禁在漳州市西城賓館。而石素美則於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九日被軟禁在漳州市警官俱樂部。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晚,石素美正在漳州市中醫院病房內,陪護腿部受重傷剛做過手術的二姐。漳州市、薌城區國保、通北辦事處領導、派出所警察等十幾人來到病房,把石素美叫出來,強行帶走。

此時,二姐不但要忍受肉體上的劇痛,還要承受這般精神折磨。跟著石素美來看望二姨媽的十三歲的兒子,看到媽媽被帶走了,從病房裏跑出來,跟到樓下,追著警車跑了很遠。

石素美被帶到薌城公安分局一科(現為國保大隊),盧坤山、余和木、張志權、盧勇鵬、吳姓警察(一九五五年生,家住漳州市財貿學校宿舍)、林瑞進等多人對石素美進行審訊,追逼她說出當天傍晚交給林麗蘋的那幾份經文的來源。

堅持正信遭迫害,第二天,石素美絕食抗議。傍晚,一五十多歲林姓警察笑呵呵的用雙手端起飯菜,送到石素美跟前,溫和的地勸她吃飯,站在一旁的警察們也都笑容可掬。石素美正納悶,突然看到攝像機鏡頭從門口伸了進來,開始拍錄像,石素美明白後過來後表示抗議,「鏡頭」才退了出去。

一天一夜以後,石素美被轉到漳州市警官俱樂部軟禁。市、區國保人員兩人一班,十幾人輪流值班,一個名叫「麗萍」的年輕黑臉女警負責晚間監管石素美的任務。

幾天的軟禁無果,盧坤山打電話叫來石素美的丈夫,簽了「取保候審」。

3、徐啟南:男,現六十二歲左右。原漳州市毛紡廠失業工人。現以跑摩的為業。

二零零八年四月八日,徐啟南因講真相被誣告,在回家的路口被漳州市、薌城區國保人員綁架。身上的錢和真相材料被搜走。隨後十幾個國保等人員闖到他家,搜走了家裏所有的大法書及大法真相材料,並將他綁架到薌城國保大隊,非法審訊四、五天。

為了達到讓他放棄信仰的目的,不法人員將徐啟南轉到黑監獄──漳州市農業局招待所軟禁了十幾天。然後再次將他關到薌城區通北辦事處(註﹕「辦事處」是城市裏相當於農村鎮一級的政府,是大陸最基層的吃公糧的政府)十多天,以近九十歲的老母和退休金相威協,逼迫他放棄信仰。

4、盧梅蘭: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漳州市公安局一處(現改為國保支隊)朱加明等六、七人闖進盧梅蘭家,進行非法搜家,搶走許多大法書、真相光盤等私人物品,並將她們母女三人全部抓走,各關一處。小女兒梁晶(當年十六歲)被劉煒等人扣押十幾個小時,直到深夜才被放回;大女兒梁秋秋(當年十九歲)被扣到第二天才放回;盧梅蘭被關在漳州市紡織品站賓館。林駿、馬小平等對她進行非法審問,盧梅蘭絕食抗議,四天後才被放回。

5、洪惠珠:福建女子勞教所與漳州市「六一零」合謀,在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一日,洪惠珠被秘密從勞教所接走並軟禁在漳州市農業局招待所。勞教所還提供兩名勞教人員專門陪護,繼續進行精神洗腦,四天後的六月十四日才讓她回家。

6、吳永鑫: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七日,國保人員將吳永鑫綁架到薌城國保,幾天幾夜不讓睡覺。後轉到漳州市西城賓館軟禁。

市、區國保朱加明、盧勇鵬、劉煒,天寶派出所及天寶鎮綜治辦等多人闖到吳永鑫家進行非法搜查,將吳永鑫家的的電腦、打印機、收、錄機及大法書籍等許多私人物品全部抬走。

在西城賓館,由「六﹒一零」吳兩同、市公安局副局長林駿主持,市、區國保余和木、朱加明、劉煒等人配合,天寶方面由鎮黨委副書記兼綜治辦主任李泊成主持,共同安排國保、天寶鎮及派出所等二十多人,排成六班,每班四人對吳永鑫進行二十四小時監管洗腦逼供,每天只讓睡三個小時。

本次「六一零」、國保對吳永鑫一共軟禁了三十六天。

7、朱文貞: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七日,朱文貞被綁架到漳州市婦女教養所洗腦班迫害一個多月,回去後,莆美鎮政府又私設公堂,將朱文貞軟禁在本鎮政府內長達一個月之久,對她施加種種壓力,使朱文貞的精神、名譽均受到嚴重傷害,朱文貞辭職離開莆美鎮。

8、林婉玉:女,一九六一年生,漳州龍海市(縣級市)工商銀行職工。家住龍海市石碼鎮。

二零零二年七月,龍海市「六一零」伙同工商銀行把林婉玉關在本銀行內廢棄的廚房裏整整十天。派兩名銀行員工做陪護,強制洗腦,逼迫她放棄信仰。

(十)、被非法扣留的法輪功學員

1、林阿忠:男,現四十多歲,林麗蘋的丈夫。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林阿忠在自己經營的輪胎店門口跟朋友泡茶聊天,她一歲多的女兒從一位功友的手中接過一個食品袋,當時並不知道食品袋裏面裝的是甚麼,後來才知道是幾份經文。化裝成便衣在輪胎店對街泡茶的幾個南坑派出所的警察,在無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即搜了她家,夫妻雙雙都被警察帶走。

林阿忠被銬在派出所「鐵椅」上達四十八小時,後取保候審回家。警察威脅他:要隨傳隨到。

2、 王秀治: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下午,王秀治老師正在家裏教小孫女寫字,突然來了四輛車,下來十幾個人闖進她家搜了近兩個小時,搶走了許多私人物品,將她劫持到薌城國保二樓。

王秀治
王秀治

晚上,劉煒將王老師轉送到尚未完工(現已完工並使用)的位於薌城區西洋坪村的薌城公安分局,並把她鎖進「候問室」 中的「鐵籠子」裏。薌城公安分局吳姓副局長、國保蘇姓大隊長、劉煒和朱加明等人對她進行所謂的「審問」。直到四月二日,才讓王秀治老師回家。

王秀治只因信仰「真、善、忍」,無緣無故的也會被綁架、關押等。她的丈夫整天提心吊膽,一看到警車就害怕,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失去了往日的和諧與安寧。(詳細報導請看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的文章《福建漳州退休女教師緣何被關入「鐵籠子」》)

3、陳林芬:二零零五年底和二零零六年四月的一天,陳林芬因講真相兩次分別被誣告、劫持到薌城國保,朱加明、薌城區國保大隊長和副大隊長劉煒等警察對她進行非法審問。另一幫人馬則到她家大肆搜查,把家裏所有的大法書搶走。

陳林芬
陳林芬

陳林芬兩次分別被扣留到半夜十二點多和晚上九點多,才由她丈夫帶回。

4、洪惠珠:二零零九七月三十一日下午五點多,漳州市國保支隊大隊長朱加明、薌城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劉煒等六人闖到洪惠珠的單位──漳州市薌城中醫院,將洪惠珠傳到醫院會議室,要將她帶走。洪惠珠不走,惡警將其戴上手銬強行帶到國保秘密辦公室審問四個小時,直到晚上十點才由她丈夫帶回,並派人在她家樓下監視,直到八月三日才解除。

5、林婉玉:二零零五年十月份,龍海市「六﹒一零」警察把林婉玉帶到龍海市公安分局關押了一天一夜。同時對她家、母親家和弟弟家也進行非法搜查。林婉玉的母親當時重病臥床,可警察根本不予理會,在她家亂翻亂動,使老人家受到嚴重驚嚇。林婉玉丈夫也替她擔驚受怕,不敢去上班,一直跟在她身邊。林婉玉回家後還被規定必須「隨傳隨到」。

還有薌城的王汀卿、石碼的許小高、鄭小平等多人也都被國保人員非法扣留過。

(十一)被非法搜家的法輪功學員(註﹕被判刑、勞教、治安拘留而遭搜家的不在此列)

1、黃美玲: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漳州市公安局一處(現改為國保支隊)盧勇鵬和處長盧坤山等人將黃美玲帶到漳州市公安局「問話」,第二天早上六點,薌城區公安分局通北派出所來了七、八個警察(其中一個是姓王),將掛在她家牆上的師父的大法像、法輪圖和論語強行摘走。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漳洲市國保人員帶領三十多人(穿便衣)來到黃美玲家中,聲稱其母女二人違法。就開始非法搜查,將其女兒(上高二)學習用的電腦、打印機、雙卡三用機,還有成箱的大法書籍、大法錄音帶、錄像帶等大量私人物品全部搬走,沒留任何收據。並拿走金額約十二萬元的存摺兩本(存摺後歸還了)。

2、王豔華:女,五十歲左右,福建漳州職業技術學院教師。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八日,國保人員及福建漳州職業技術學院不法人員、到王豔華家進行非法搜查,抄走電腦、打印機和一本《轉法輪》。來人還威脅王豔華如半個月內不寫「轉化」書就直接送勞教,兒子也不能考大學(其兒子學習成績很優異)。

3、林春玲:女,七十多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晚,劉煒等闖進家裏大肆搜查,並明目張膽的搶走數千元。

4、曾麗英:二零零五年十二月,曾麗英到南靖縣城走親戚,家裏卻無辜被強行撬開搜查。居委會等人受「上面」之托到處找她,電話一家一家地打,搞得親戚、子女們不得安寧。

還有林月琴、王秀治、王汀卿、陳林芬、盧梅蘭等,都被搜過至少兩次。

(未完待續)

發稿:2012年09月27日  更新:2012年09月27日 01:01:35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