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濰坊市退休翻譯人員被綁架洗腦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6/山東濰坊市退休翻譯人員被綁架洗腦-263722p.html
【字號】

山東濰坊市退休翻譯人員被綁架洗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濰坊市王瑞英女士六十年代大學畢業,人外向,口才好,曾是一位優秀的英語翻譯,在一家著名大型公司──華光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工作。可年近七旬的王瑞英女士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早,在住的小區,被濰坊市「六一零」綁架到福壽街「中共濰坊市奎文區委黨校」院內私設的黑牢。「六一零」是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

非法關押王瑞英的洗腦班在「中共濰坊市奎文區委黨校」
非法關押王瑞英的洗腦班在「中共濰坊市奎文區委黨校」

(一)煉法輪功 嚴重疾病好了

王瑞英,是濰坊華光集團退休翻譯人員,家住奎文區公安巷南胡小區。十七年前,王瑞英曾經患有多種嚴重疾病:腎病,心腦血管病,那時她心跳一分鐘三十二次,全身浮腫走不動路,三個甘藍菜都提不動。

一九九七年五月,她幸運遇到法輪功。修煉兩個多月後,她一下子像變了一個人似的,皮膚變得白白的,幾乎看不到皺紋,身體胖胖的,很富態,精神狀態很好。五十斤一袋的麵粉,她一下扛到四樓家,從此她無病一身輕。同事、鄰居都見證了這一事實。

王 瑞英以「真善忍」為做人處世的標準,她為人真誠,熱情善良,沒有架子和虛偽。小區未修路前,她曾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用水桶、臉盆裝沙石,給鄰居們鋪出 一條路。冬天掃雪,夏季打掃衛生,她從四樓擦到一樓,上樓還幫有病的鄰居提菜和物,下樓還捎帶著為鄰居倒垃圾。在大街、超市,她也是位為人熟知的熱心助人 的好老太太。

(二)長年監視跟蹤、非法抄家

自從中共迫害法 輪功後,王瑞英經常遭當地警察騷擾、監視,把她定為「掛號人物」。濰坊市國家安全局、濰坊市奎文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奎文區「六一零辦公室」,除了早就對王瑞英家電話監控外,並從二零零九年下半年在王瑞英家住的小區派有監控車監視,並從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開始,對王瑞英進行長年全天監控跟蹤,一出門就有人監視,哪怕在本小區的菜攤買點菜都有人監視,外出有便衣人車接力偷偷跟蹤,特務式地跟蹤王瑞英到王瑞英的女兒家和王瑞英娘家弟媳開的旅館。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濰坊市奎文公安分局多人非法抄了王瑞英的家,搶走了她的私人物品:法輪功書籍、法輪功真相資料等。王瑞英受到突然驚嚇,出現心臟病發作,暈倒在地,奎文公安分局見王瑞英眼看人就不行了,不想承擔責任,才沒把王瑞英綁架走。奎文公安分局叫她的丈夫在對她的「取保候審書」上簽了字,污衊王瑞英為「犯罪嫌疑人」。要是王瑞英真的「不煉了」,說不定就人不行了,真的一病不起。幸虧王瑞英沒放棄煉功,知道只有法輪功能救她。暈倒了、眼看就不行了的王瑞英堅持煉功,身體神奇地恢復了正常。

濰坊市「六一零」雇人參與監控王瑞英,長期雇用者每月三千元,臨時雇用者每 天五十元。「六一零」為了掩蓋長年監視跟蹤王瑞英的犯罪事實,恬不知恥地說王瑞英「不就是那個翻譯嗎,快七十了,不值得監視跟蹤她」。

王瑞英的心胸特別寬厚,對於那些傷害過自己的人,她從不怨恨,照樣堅持講著法輪功真相。在王瑞英家門口附近監視她的人坐在車裏,王瑞英明知是監視照樣和藹地問:「小伙子找誰啊?大姨幫你,我住這兒快二十年了,大都認識。」他羞愧地低下頭不語。

一個冬天的晚上很冷,王瑞英發現監視他的小伙子凍得哆哆嗦嗦的在她回家的路上守候。王瑞英平靜地走過去,撫摸他單薄的上衣說:「穿的這麼少,凍成這個樣,叫你媽知道該多心疼啊。」多次碰上這樣的年輕人,他們都說:「謝謝大姨!」

夏天特別熱,上午十一點多王瑞英回家的路上遇上監控車,太陽火烤似的。王瑞英不顧滿臉是汗拍拍玻璃說:「車裏很熱吧?」車裏人搖下玻璃說:「有空調。」 王瑞英善意地提醒說:「下面的機器可沒空調啊,天太熱,注意別出事。」「謝謝大姨」,車裏人道謝後急忙出來查看機器。對假裝看書或玩手機的監控她的人,王瑞英說: 「想必你也是上有老下有小,我多麼希望你全家平安。法輪功修煉真善忍,教人做好人,真心希望你了解一下法輪功的真相,從而善待法輪功得福報。勸人三退是為了保平安。」

(三)被警察綁架到派出所

二零一二年二月九日上午,王瑞英在馬路邊講法輪功真相時,被大虞街辦派出所惡警綁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王瑞英又出現心臟病發作,眼看人就不行了。派出所警察不想承擔責任,通知她的孩子到派出所把她接回。王瑞英被孩子接回後,通過堅持修煉法輪功,身體又神奇地恢復了正常。

(四)被610綁架到洗腦班

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早,濰坊市各縣市區「六一零」統一行動,按照預先準備的「黑名單」,綁架了多名法輪功學員,製造紅色恐怖高壓氣氛,進行系統性地迫害。聽說有大約五到十人被惡警非法關在「奎文區委黨校」洗腦班。

九月六日早六點多左右,今年六十七歲的王瑞英女士,在住的小區,被「六一零」綁架到洗腦班非法拘禁。洗腦地點,在奎文區福壽街與文化路十字路口東幾十步路程、路南、「中共濰坊市奎文區委黨校」院內西南角的平房內。

此洗腦班,對外掛著「法制培訓中心」的牌子,鎖著鐵門。洗腦班院內,正對院門赫然寫著「提倡科學……」等指桑罵槐地惡意污衊歪曲法輪功的紅色大字。洗腦班房間內部瓷磚鋪地,內牆上還裝修了瓷磚「踢腳線」,走廊盡頭擺著乒乓球檯,用從法輪功學員那裏搜刮來的錢裝修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房屋。洗腦班的供水、供電、電話線路、供暖、用地、停車等,都由「中共濰坊市奎文區委黨校」直接供應。

洗腦班「每天的主要工作」是「斂財」,要麼逼法輪功學員的親人替寫保證簽字,要麼逼法輪功學員的單位或親人交上「生活費、學習轉化費、罰款、保證金……」的大筆的錢,才放人。王瑞英的親人又急又上火,幾乎天天到洗腦班要人。直到中秋節前一天、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王瑞英才被洗腦班釋放。

目前仍有幾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在洗腦班。(有親人被綁架、但不知被綁架到哪裏的法輪功學員家屬請注意,可按照這個地址尋找、探望、要回自己的親人。坐23路、27路、53路公共汽車到「福壽街文化路口站」這個站名下車往東走幾十步,或坐17路車。下車後看到本報導圖上的建築物,進去最西南角就是洗腦班。)

發稿:2012年10月06日  更新:2012年10月06日 01:06:50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