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矯正了我的身體與思想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7/法輪大法矯正了我的身體與思想-263747p.html
【字號】

法輪大法矯正了我的身體與思想

文/中國大陸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七日】我今年四十二歲,是二零零四年底得法的女弟子。當我一開始修煉時就體悟到法輪大法的無邊法力、師父的偉大慈悲,把我的整個人生都改變了。現把我修煉後,著重對去思想業力方面的點滴體會,與同修交流。

幾十年的小兒麻痺症完全好了

我的童年是多災多難的,我出生幾個月就被父母送去和外婆一起生活十年。在一歲的時候,患上小兒麻痺症,右腳不能走路,當時就是長時間的針灸,吃一點鈣片,右腳落下了比左腳短幾公分,肌肉萎縮幾公分,還會時常無力、抽筋,好像不聽大腦指揮,不是我身體的一部份。所以在我記憶中,我跟小朋友是不一樣的。因為我走路老愛摔跟頭,身上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醫生說我是一輩子的養身病,只能靠自己多做運動,不要讓肌肉萎縮下去,不然的話就……

二零零四年底我有緣得到師父的宇宙大法。師父就開始給我消業,讓我從腳丫和腳底裂開的小口子上流出惡臭難聞的黃水和淡血水,腳底裂開的口子,在家就封上,一出門走路就感覺「擦」的一聲裂開了,每走一步都很痛。那時煉靜功,兩隻腳一盤上腿,就像紫色的番薯一樣,又脹、又痛、又麻、全身冒汗。只想再怎麼痛都要堅持半小時,靜是談不上的。痛的不行了,就求師父幫我,腳就沒有那麼痛了。但是後來我悟到這樣老求師父幫不行啊!自己該承受的業力不承受,求師父幫你消業,就是把自己的業力推給師父,讓師父給你消,給你承受,這不是自私嗎?從那以後腳再怎麼痛,我都不求師父了。在以後的學法中,我向內找到了畏難心、怕吃苦的心。

就這樣師父把我幾十年患的小兒麻痺症完全去除,完全好了,正常了,走路一點都看不出來了,這也是一次給人們證實大法的超常、神奇。

去思想業的經歷

生生世世自己造下多少業力,我不知道。但在這一世,由於自己的人生坎坷,苦命的我十歲時,外婆去世了,我回父母身邊。母親是個不講理、打罵成性的人,是個賭徒。我在母親的毒打中過了三年,在這過程中,小小年紀的我想到死,喝過敵敵畏自殺,送去醫院搶救過來了。十四歲生下我女兒,那個男人是我母親的賭友,我又在這個男人的毒打中過了幾年。一九九三年離婚,帶著女兒生活。回想起來,我都不知道那些日子是怎麼熬出的,而那些日子,給我心中留下的就只有怨恨、仇恨、恐懼、敵視。

那時的我對父母情、男女情、友情,是渴望得到的,但留給我的只有深深的傷痕。而我最痛苦的是,找不到、也不能真正理解人生的意義是甚麼?我為甚麼會這樣苦,我到底做錯了甚麼?他們為甚麼會這樣對我,我找不到答案。找不到,就化解不了我的恩恩怨怨,我就無時無刻的怨恨他們,在思想中產生讓他們遭到惡報的念頭,所以就造成了我這麼強大的思想業。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當人要修煉正法時,就要消業。消業就是把業消滅、轉化。當然業力就不幹,人就會有難,有阻力。」現在我體會到了,先別說生生世世造的業了,這一生,我在修煉前無時無刻造下的強大的思想業,就把我干擾到修煉不下去的邊緣。修煉七八年了,還不能靜心、入心的學法,也做不到集中念力發正念,煉功更不用說了。一打開書學法,滿腦子都是常人的名、利、情、是非爭鬥。我正念清除它、反對它、銷毀它,但還是時時翻出來,壓也壓不住。從同修的心得交流文章中講一天學幾講法,但我最多能學一講,因為在這當中要時時的一邊學法,一邊發正念清除干擾。我還抄法、背法。但還是感覺突破不了思想業的干擾。我靜下心找我的執著心,找到怨恨心、仇恨心、怕心、歡喜心、急躁心、不耐煩的心,發正念清除它們,不讓它們在我的環境中、空間場中存在,但還是干擾不斷,我真是苦不堪言。

看著同修們能靜心、入心的學法,在法理中昇華、提高,我明白我誤在思想業這一關太久了,又產生自卑心、自暴自棄的心了。每當學《轉法輪》學到「有人問我:老師,你怎麼不把這個清理了呢?大家想一想,如果我們在修煉這條路上把障礙全部都給你清理了,你怎麼修?就是在有魔干擾的情況下才能體現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擾,能不能堅定這一法門。大浪淘沙,修煉就是這麼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時,我要突破一切干擾的心都在升起。

我把我的情況跟一位很精進的老同修交流之後,她把她如何過思想業關的體會和我在法上交流,並把她看過關於去思想業的心得拿給我看,鼓勵我一定要堅定。其中有同修的一篇心得,對我幫助很大,就是他在去思想業的時候,背誦《轉法輪》中「主意識要強」的一整段法。我現在一有時間就背,明顯的感到思想能集中了,思想業的干擾沒那麼強了。有時思想業竄上來干擾我的時候,我就對它說,我能力有限清除不了你,那我就用我師父的宇宙大法來銷毀你,我就立即背一遍「主意識要強」這一段法,效果非常好。

師父看到我有要清除思想業力的決心,就在我煉站樁抱輪時,把《轉法輪》中「主意識要強」的最後那兩句法打到我腦中,就是「能堅定者,業可消」。從此師父就把我的思想業力基本清除了。

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的佛恩浩蕩!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讓你操盡了心,我深深的知道,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弟子不可能還有今天的修煉機會。不僅如此,您還把優曇婆羅花開到我家蘭花草上、陽台的鐵桿上來鼓勵弟子精進修煉。弟子唯有精進修煉,走正師父安排的修煉路,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把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發稿:2012年10月07日  更新:2012年10月07日 01:23:07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