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外國記者參觀監獄 我被惡警藏起來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7/當年外國記者參觀監獄-我被惡警藏起來-265163p.html
【字號】

當年外國記者參觀監獄 我被惡警藏起來

文/大陸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希望之聲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的報導:《邀請媒體參觀監獄、作秀掩蓋非人迫害》說中共當局十月二十五日組織外國記者參觀了北京一座監獄,連犯人都很難見到。我看後心裏不是滋味,其一,外國記者沒有看到監獄的真實迫害情況;其二,造假作秀是中共欺世盜名的一貫伎倆,太正常不過了。

二零零四年,我因宣傳法輪功好,揭露中共邪黨惡,被邪黨非法關押在山東王村勞教所四大隊,大隊長叫王慧英。此大隊警察曾將四、五位法輪功學員迫害致精神失常,其中一位是軍醫,叫王茜;還有一位叫李平(流離失所時的化名)。我見過李平,她一天到晚被關押在警察值班室的廁所裏,一年到頭不讓洗澡,不給理髮,整日披頭散髮,不像人樣。後來因她喊「法輪大法好」,惡警不知用甚麼手段把她逼瘋了,了解她的人都說,李平原本聰明伶俐。

之後,一位身體壯實的女出租車司機又被綁架進勞教所。一天,我們正在走廊裏看電視,兩個「包夾」在眾目睽睽之下把女出租車司機架著拖了出去,之後我再沒有見到她。

在勞教所,我們表面上只看到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關押、做奴工。有一天,當我也被帶到警察值班室的休息室後,我才恍然大悟。

警察休息室有兩張大床,大隊長王慧英指使李英等惡警把兩張床拉靠在一起,騰出空地,拉開抽屜,拿出手銬和繩子。幾個惡警非常熟練地把我一隻手吊在通往上樓的暖氣管道上,一隻手吊在鐵窗棍上。窗玻璃用紙糊住。她們邊吊我邊說:「你還真以為勞教所沒有刑具啊,還有的沒拿出來。」我被折磨昏迷過去幾次,醒來後不知自己身在何處,惡警還說我是裝的。惡警李英總是把繩子和手銬給我緊了又緊。一次我幾乎昏迷過去,李英以為我甚麼都不知道了,她壓低聲音與其情夫(外地一610頭目)嗲聲嗲氣地調情撒嬌,約時間野混。惡警李英經常背著其他惡警給多名男性通電話調情,可她對待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卻凶殘狠毒。

有一天,我痛得呻吟,她就惡狠狠地用膠帶纏住我的嘴不讓出聲,我要上廁所,她威脅說等一會兒。這時我才聽到外面的值班室有男女說話聲,原來是來勞教所參觀的。

惡警吊銬了我一百六十八個小時後,才把我放了下來。我雙腿腫的和褲腿一樣粗,腳腫的穿不上鞋,可大隊長王慧英非逼我穿,還說露在外面不雅觀。

二零零六年我被非法關押於山東女子監獄集訓隊,集訓隊主管惡警叫薛顏琴,她指使惡人在所謂的學習室(沒有監控)勒我的脖子,打我,揪我頭髮。多數宿舍都有監控,唯有不妥協的法輪功學員的宿舍沒有。惡警經常指使惡人包夾隨意毒打侮辱法輪功學員。我被打毒針、扒光衣服、勒脖子、揪頭髮、打耳光、拳打腳踢、剝奪睡眠等都是在沒有監控的情況下進行的。

有一天,我和其他反迫害的大法學員被一同拉到很遠的警察醫院,住了多日。拉回監獄後才知,要評所謂的「文明監獄」,上邊要下來參觀檢查,所以把我們這些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藏」了起來。

我被下放到監區後,拒絕做奴工。警察沒辦法,逼迫我坐小凳子(一種刑罰)。我坐著背法、發正念,有時站起來走一走,給人講真相。每當有人來參觀,警察就會讓人把我圍在中間,不讓參觀的人看見我。我期待有一天看到外國記者來監獄採訪……

可是我太天真了,中共的造假花招太多了,怎麼可能讓外國記者採訪到真實情況呢?!

發稿:2012年11月07日  更新:2012年11月07日 00:17:31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