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工程師屍骨未寒 妻兒頻遭騷擾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1/哈爾濱工程師屍骨未寒-妻兒頻遭騷擾-265335p.html
【字號】

哈爾濱工程師屍骨未寒 妻兒頻遭騷擾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哈爾濱法輪功學員李洪奎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被迫害致死至今兩個多月,屍骨未寒;近日妻兒遭「610」、街道辦、司法局等部門的多人不斷的騷擾。據說中共開十八大內部有指示:哪裏出現上訪,告誰的狀就免誰的職。這些人擔心李洪奎家人去北京上訪伸冤。

李洪奎先生,原來是哈爾濱市郵政局工程師,修煉法輪功後用「真、善、忍」要求自己,連續數年被評為市省部級勞動模範等稱號。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三次被非法抓捕,兩次遭非法判刑,在監獄被非法關押了十年的時間,遭到非人的折磨,今年八月二十八日被大慶監獄惡警迫害致死,年僅六十一歲。家屬接大慶監獄突然通知, 趕到大慶市第四醫院搶救室,看到的李洪奎頭纏繞厚厚的紗布,左小腿處有巴掌大小不等的兩塊陳舊性的青紫淤斑,右側耳部有一長3釐米左右的縱向豁裂傷口。即使如此,惡警還將用明晃晃的銬子將李洪奎右側癱瘓肢體的小腿銬在床頭上。在李洪奎心臟停跳之前,醫院一直給他輸不明藥物。

十一月二日,下午五點多自稱是哈爾濱道外區紅旗小區街道辦的兩個女性到李家 「關愛」:聽說你丈夫的事了,有甚麼困難、需要幫忙的我們可以幫著解決。李洪奎妻子白群說我們的戶口不在這個區,家庭的事不歸這邊管。她們說是「610」找到他們街道,沒辦法。

那兩個人急著問:你出不出去?白群說:「我是全部喪失勞動能力了,沒有人護理不行啊,我單位應該管我,現在單位不管,就等著我家的丈夫回來照顧我呢,這些年都是孩子在護理我,老耽誤孩子也不行啊。大慶監獄把我家的人給弄死了,沒有人管我了,怎麼整啊?」那兩人說回去彙報去,單位得管。

十一月四日,上午下午都有人來敲門,白群是高危病人經不起折騰,未做回應。晚六七點鐘,再次有人敲李家的門,見沒人應答,就開始砸門,持續一小時左右。

不斷的砸門聲和室內的狗叫聲嚴重的影響了周圍鄰居的安寧,引起了強烈的不滿。鄰居把砸門的人罵走了。

十一月五日,自稱夏姓的人給李洪奎的兒子李?打電話,說是大慶司法局監所管理科調查組的。那人說:我們已經到哈爾濱了,你們現在在哪呢?把你母親叫著,我們了解一下你們反映的情況。李?說:我們反映的情況(對於李洪奎的突然死亡提出的十三點質疑)已經書面交給大慶監獄了,要求大慶監獄形成書面的答覆。可過去這麼長時間了也沒有書面的答覆給我們。如果有誠意的話,先把東西給我們,然後再談別的。你們有了書面的東西,不給我們,你們怕啥呢?我媽現在身體感覺不太好,不能見你們。

夏:你和你媽在哪呢?說個地方,我們過去。
李?:我說的很清楚了,我和我媽都不想見。我媽一提這個事就不舒服。
夏:那你母親在哪呢,能見見你母親嗎?你母親是在醫院還是在家呢?
李?:我母親在哪並不重要,她是想極力的避免生氣的事,我也是這樣。
夏:李?你看你也是念過書的人,咱們能不能見個面談一談?
李?:現在不想見,我的目的是護理好我媽。
夏:那你今天就是不想見我們還是甚麼意思?

十一月七日,街道辦的人又打過來電話說:我們到火車站去了,查到了你們已經買了車票(去北京),我們還是為你們好,還是別去了,你說你們讓人家逮住了還得給你們送回來。

這些人哪裏是真的要給解決問題而「真心關愛」?這些官員怕老百姓上訪丟了烏紗帽才是狠命「關愛」老百姓的理由。

危急中,白群給多個親人打了電話,李家的親屬正在拭目以待。

發稿:2012年11月11日  更新:2012年11月11日 01:01:45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