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市徐喜旺被「法制教育班」注射藥物害死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5/武漢市徐喜旺被「法制教育班」注射藥物害死-265859p.html
【字號】

武漢市徐喜旺被「法制教育班」注射藥物害死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武漢市新洲區殘疾人徐喜望,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清晨五點左右,被三店街綜治辦主任程紹安帶領三店街綜治辦及派出所兩車人馬趁鄉鄰熟睡未醒,綁架到新洲區劉集洗腦班(所謂的「法制教育班」)進行迫害。徐喜旺被毒打、注射不明藥物,當即大小便失禁,並且時常神智不清,回家時連熟人都不認識。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徐喜旺在衰弱中離開人世,年僅五十三歲。

徐喜望(徐喜旺)是殘疾人,家住武漢市新洲區三店街柳溪村。自小身患殘疾,左手胳膊弱小不能動作。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健康,受益匪淺。他煉法輪功後自食其力,賣報紙,減輕社會負擔。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大法後,徐喜望因堅定修煉大法,曾至少兩次被非法關進看守所,兩次被綁架到洗腦班,遭受無數次恐嚇。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清晨五點鐘,徐喜望和他的鄰居們在熟睡中被一聲巨響嚇醒了。原來徐喜望家的門窗被鎮派出所、綜治辦及當地「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人員猛砸狂踹,膽小的鄰居嚇得用被子蒙住頭,膽大的人站在窗邊向外看:只見十餘名彪形大漢衝進徐喜望家,然後聽到傳出「救命」的喊聲,隨後將徐喜望推搡上了警車,家中一片狼藉。

劉集所謂的「法制教育班」,實際是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洗腦迫害的私設監獄,通常稱之為洗腦班。被劫持在裏面的每個法輪功學員由幾個所謂的「幫教」直接管制,限製出入,隨時隨地跟蹤監視,包括上廁所、吃飯、睡覺都被「幫教」看著,沒有一點人身自由,不准學法煉功,不准法輪功學員之間交流,強迫看誣蔑師父和法輪大法的錄像,強迫做誣蔑作業、寫「不煉功的保證」。如果不從,就挨訓、挨罵、挨打、甚至受刑。很多法 輪功學員都挨過打罵、受過酷刑。

洗腦班安排有兩個包夾兼打手監控對徐喜望,首先對他的生活做些偽善,由於沒有達到所謂「轉化」的標準,經常對徐喜旺拳打腳踢,甚至用鞋底猛擊頭部, 打得他兩眼冒金光。

洗腦班以檢查身體為名,給徐喜望注射了不明藥物,在手肘處靜脈打了兩針後,他就出現了頭腦迷糊,思維停頓,喪失記憶的狀況,而且走路不穩,手腳發抖,身體搖晃。注射人員是新洲區人民醫院三十多歲的男的。

徐喜旺人於三月二十九日回到家時,不敢在家中呆,一個人獨自往離家遠的方向走,連熟人都不認識,出現精神失常的慘狀。

劉集所謂的「法制教育班」,是專門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設在原劉集財政所)。十多年來,一直在迫害法輪功學員。在裏面,每個法輪功學員由幾個所謂的「幫教」直接 管制,限製出入,隨時隨地跟蹤監視,包括上廁所、吃飯、睡覺都被「幫教」看著,沒有一點人身自由,比監獄的犯人看管還嚴。不准法輪功學員學法煉功,不准法 輪功學員之間交流。強迫聽誣蔑師父和大法的言論,強迫看誣蔑師父和大法的錄像,強迫做誣蔑作業、寫「不煉功的保證」。如果不從,就挨訓、挨罵、挨打,採取各種手段迫害,如:毒打、抱樹、關禁閉、酷刑折磨、不讓人睡覺,數日車輪式的「轉化」洗腦。很多法輪功學員都挨過打罵、受過酷刑。

發稿:2012年11月25日  更新:2012年11月25日 00:55:44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