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法輪功疾病痊癒 雲南祿豐縣老夫婦蒙冤獄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7/煉法輪功疾病痊癒-雲南祿豐縣老夫婦蒙冤獄-265945p.html
【字號】

煉法輪功疾病痊癒 雲南祿豐縣老夫婦蒙冤獄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明慧通訊員雲南報導)雲南省祿豐縣七旬老人孔華強、趙加芳夫婦修大法疾病痊癒,全家其樂融融,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夫婦倆遭屢次迫害,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孔華強七年,妻子趙加芳四年,分別劫持往雲南省第一監獄和雲南省第二監獄。老母悲憤離世。夫婦二人至今仍然經常受到當地公安局、六一零、鎮上、社區人員的騷擾。

修法輪大法疾病痊癒

孔華強,今年七十二歲,妻子趙加芳,今年六十九歲,家住雲南省祿豐縣金山鎮萬融街二幢二單元二百零二號。孔華強老人是祿豐磷肥廠的退休工人,妻子趙加芳沒有工作,全家上下都靠丈夫孔華強微薄的收入維持生活。孔華強早年就受到中共邪黨運動的迫害,身心都受到極大的傷害,經常臥病在床,趙加芳一個弱女子要擔起全家的重擔,也落下了一身的毛病:風濕腳痛、手腳麻木、慢性腸胃炎、頭昏心慌等。全家生活異常艱辛,夫婦倆都曾經在死亡線上掙扎,動過輕生的念頭。

一九九六年孔華強的大姐向他介紹法輪功,對他說:「目前有一種佛家上乘的修煉大法──法輪功,祛病健身的效果特別好,不妨你試試看。」同時將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轉法輪》送給了他。孔華強翻開《轉法輪》,看到開篇的《論語》,立即就被李洪志師父用科學道理論述的博大精深的法理所吸引,於是如飢似渴的看下去,慢慢的明白了許多以前不懂的道理。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為甚麼自己的一生飽受冤屈,自己的一家苦難重重,從《轉法輪》中知道了今生所受的苦是在還以前做壞事欠下的業力。

通過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心性,慢慢的,孔華強的心態平和了,對曾經傷害自己的人也能寬容了,脾氣也好了,對名利的虛榮心也變淡了;身體也漸漸好起來。看到他的變化,孔華強的母親也開始修煉法輪功,通過修煉,多年的腰痛病、骨質增生、失眠、手腳風濕麻木都好了,精神也好了。

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下,全家人有說有笑,從未有過的輕鬆快樂。妻子趙加芳看到丈夫與婆婆的巨變,也在一九九八年走進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修煉後,她渾身的毛病也都不治而癒。法輪大法救了孔華強一家,給了他們新生,沐浴在大法的法光中,他們一家溫馨祥和,其樂融融,令人羨慕。

孔華強夫婦倆不斷將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事例告訴周圍的親朋好友,因為法輪大法的純正祥和,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走入大法修煉,祿豐縣的星宿公園也就成了當地的煉功點,每天有很多人在那裏煉功。

屢次遭迫害 老倆口被非法判刑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極其殘暴的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血腥迫害。當天中午兩點,孔華強就接到祿豐縣公安局的電話,叫他過去一趟,他到公安局後才知道是逼迫他去看中央電視台誣蔑法輪功的新聞。並且逼迫孔華強放棄修煉,並非法到他家抄家,將家裏的法輪大法書籍、錄音機、講法磁帶、煉功磁帶、電池都搶走了。還逼迫孔華強寫不煉功的保證。

二零零三年六月的一天,祿豐公安局、國保大隊長潘治宏帶著三、四個人闖到孔華強家抄家,搶走了一本《轉法輪》、幾張大法真相資料,還將孔華強綁架到祿豐公安局非法審訊,當天晚上就將他銬在靠椅上一宿不給他睡覺,逼問他真相資料是從哪裏來的。第二天下午假裝將他放回家,但緊接著就是連續八天的洗腦迫害,要求他每天早上八點到公安局,下午五點半才讓回家,強迫他寫放棄信仰的保證書,去哪裏還要報告。

二零零六年四月的一天,牟定縣公安局一個姓普的警察與另一個人又來到孔華強家,叫他交出他妻子趙加芳,孔華強說妻子不在家,去了哪裏也不知道。為避免迫害,趙加芳不得不流離失所,有家不能歸。而公安局、六一零人員也不斷的到家裏騷擾,還到趙加芳的兄弟家、兒女家騷擾恐嚇。一年半後趙加芳回到家,立即就被警告不准外出,連上街買菜都有人跟蹤,有人跟她說幾句話或打個招呼都被盤問。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上午九點左右,以祿豐縣國保大隊隊長潘治宏為首的七八個人闖進孔華強家裏,拿出拘留證,就將妻子趙加芳銬起來,趙加芳高聲呼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群人就用膠布將她的嘴封起來。並非法抄家,面對這群人的惡行,孔華強九十五歲的婆婆在沙發上盤著腿說:「這麼好的功法你們不給煉,你們搞錯了!」這些人不理會,繼續非法抄家,把九歲的小孫子嚇得直哭。他們從家裏搶走了法輪大法書籍、真相材料、《明慧週刊》、光碟、MP3等,還有趙加芳撿垃圾賣的二百元錢,同時搶走了鑰匙,沖到孔華強在的房間打開房門綁架了孔華強,又將房間裏的法輪功書籍、《九評共產黨》、真相小冊子、電腦、打印機、刻錄機、光碟、打印紙、油墨等搶走。孔華強和妻子趙加芳被送到祿豐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審問。

孔華強被關在看守所的第二天,看守拿來一份有字的紙讓他簽字,孔華強沒有看上面具體寫的是甚麼,就在空白處寫上「我無罪」。第三天,有人來提審孔華強,問他看過《九評共產黨》沒有,孔華強說看過。提審的人又問他覺得《九評共產黨》怎麼樣,孔華強說:「完全是事實,就拿我家來說,父親是個老實的農民,被整成‘土匪’,直到一九八六年才平反;我家地無一寸、房無一間,都是租地的貧窮農民,卻被整成‘地主’,母親也被整成‘不法地主’被判刑八年;我一個兢兢業業工作的人被無端打成‘反革命’,將我吊打致殘。」十二月二十九日孔華強和趙加芳夫婦倆被宣布逮捕。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孔華強和妻子趙加芳被非法開庭,四月十五日非法對孔華強判刑七年,趙加芳判四年,四月三十日一早,就將孔華強、趙加芳夫婦分別送往雲南省第一監獄和雲南省第二監獄。

孔華強被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也沒有做例行的體檢就直接收監了,收監的第四天,孔華強的腦血栓再次發作,被送到監區總醫院,由於病情嚴重,又轉到雲南省第三醫院,六個警察分三班看守,一週後又轉回監區總醫院,三個販毒犯看守他。

回到監區後,政工科的兩個警察以及另外兩個幫教每天對孔華強強行洗腦,逼迫他放棄信仰,使他飽受精神與肉體的雙重折磨。二零零九年七月二日孔華強保外就醫回家。

老母親含冤離世

孔華強回到家中,因腦血栓手腳不便,不能自理,更不能護理九十六歲的老母親,兒女又在外地打工不在身邊,二零一零年元月,孔華強在紙板上寫:「因修煉法輪功妻子被公安局抓走,九十六歲的老母親與丈夫生病無人護理,要求放人。」祿豐縣公安局逼迫在外地打工的兒子趕回來,將孔華強寫好的紙板撕毀,孔華強推著坐在輪椅上的母親到公安局門口,拉開外衣露出寫在內衣上的字。公安局一個姓黃的人出來照相還威脅孔華強。公安局唆使兒子硬是將孔華強趕回家。

孔華強和趙加芳夫婦的被抓及非法關押,使得家中九十六歲的老母親無人照顧,被孔華強的妹妹接去照管了一段時間,到孔華強從監獄保外就醫回家後,妹妹就將母親送回,孔華強自己都需要人照顧,更沒法照顧九十六歲高齡的老母親,有時每天就兩個饅頭度日。二零一一年元月十六日,老母親含冤離世,望眼欲穿都沒有能見上兒媳趙加芳一眼。

趙加芳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被逼迫坐小板凳,從早上六點半一直坐到晚上十點半,每天長達十五、六個小時,屁股都坐出血了,還不准洗漱、不准洗澡,連續坐了四個月的小板凳,由於不能煉功,舊病復發,心跳每分鐘跳至一百四十八次,闌尾還開了刀。

二零一一年七月三日趙加芳從監獄回到家,夫婦二人仍然經常受到公安局、六一零、鎮上、社區的騷擾至今。

發稿:2012年11月27日  更新:2012年11月27日 01:06:18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