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迷航(上)(圖) —— 船長的故事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1/永不迷航(上)(圖)-266063p.html
【字號】

永不迷航(上)(圖)

—— 船長的故事

文/子嫣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一日】王中同船長在海上工作了二十年,航行蹤跡遍在三大洋,他遭逢航海危難的故事,三天三夜都講不完;雖然我們沒有親眼所見,但是可以想像必然和電影中的情節一樣驚心動魄。他相信必有神佛眷顧,才能讓他在二十年的航海生涯裏,尤其是當船長的那一段時間裏,從來沒有發生過嚴重的翻船海難或者船員遭受意外的事情,這讓他感到相當的欣慰。

1987年王中同船長在紐約
1987年王中同船長在紐約

1988年在英吉利海峽,王中同船長管理的三萬噸商船
1988年在英吉利海峽,王中同船長管理的三萬噸商船

在維基百科中,對船長的註解是──船長(Captain,Master或Ship Master),是一商船上擁有航行執照中最高階的航海指揮官。然而這麼一位集權威、智識、見識高遠於一身,從來不曾在海上迷航的船長,卻在很長的時間裏,對人生感到迷航;直到他在2002年有了一段奇遇,解開了他對人生的困惑,從此豁然開朗,成為一個真正的永不迷航的船長。

敬天畏海的行船人

雖然台灣四面環海,但是航海這個行業對一般人來說,卻是很陌生的;王中同船長說:「很多人會覺得這個行業的待遇蠻好的,薪資大約是三副13萬、二副15萬、大副18萬、船長20萬到30萬,視各種類的船舶、噸位大小、航線不同而定。船長再進階,則是領港,領航員則由50萬起跳。」然而在這些誘人的數字後面,卻有著令人難以想像的個中艱辛。

古時候有這麼一句話,「行船走馬三分險」,「在跑船的時候,其實我已面對過死亡好幾次。」王船長說。

在1971年,王中同剛從海專畢業,沒想到第一次上船實習的時候,就碰到讓他永生難忘的經歷,「那時候的船比較舊,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美軍留下來的補給艦,台灣就把它拿來當作商船使用;那一次,我們的船才開出去,就碰到大風浪了,搖得天搖地動,左右搖到30幾度,如果搖過頭,搖到45度的話,船就會翻過去了,分分秒秒都很驚心動魄,時時刻刻都面對死亡,船上的人全都吐得一塌糊塗;我們的船要頂風頂浪的走,如果放橫的話,船就可能會翻覆;船在大風裏走了四天,等風浪過了以後,我們運用天體測定船位,結果倒退了四里。」也就是說,他們迎著巨風巨浪往前衝,整整搏鬥了四天,最後不但沒有往前走,而且還倒退了。「我那個時候還是初生之犢不畏虎,也不知道要害怕,但是船長和船員都知道是老天爺慈悲保祐。」

後來王中同當了船長,有一次在荷蘭,船公司給了他們一艘破爛的船,因為行程的關係,無法等船完全修理好,船就開出來,他們的航線是從荷蘭到紐約,駛進了大西洋之後,碰到了低氣壓,迎面而來的是十四級大風浪,範圍有一千多里,「那個船左右劇烈搖晃40度!上下顛簸近十層樓高!船上物品被大浪打得七零八落,一個大浪打來,主機、發電機全都當機,全船都黑掉了,所有的動力都沒了,船就只能在海上漂流,左右搖晃,搖到四十幾度,機艙的同仁急著將船從新啟動,儘快恢復動力。有一個船員睡在床鋪上,被搖到掉下來,床墊跟著滑下來,整個壓他身上,他以為是船翻了,嚇死了,趕快穿著救生衣就跑到駕駛台上來,結果他上來一看,其他船員也都穿著救生衣上來了,把整個駕駛台擠得滿滿的,沒有人敢回房;大師傅就抱著大飯鍋,扛一袋米,到上面來插電鍋煮飯,再扛一麻袋的罐頭,要吃飯的人自己開,因為有的人吐得簡直沒辦法吃東西。我就坐在船長椅子上坐鎮,除了安定人心,其它的甚麼事都做不了。」就在大風浪裏面,熬了七天。「後來英國驗船師檢驗船舶時,報告中列舉了十八條缺點,最後總結寫著,一團破鐵在海上漂流。」

他從死裏逃生的經歷,何止這兩次,只是第一次和最大的一次記得最清楚;王船長說:「上萬噸的船,看起來那麼大,但是在大海裏,那只是滄海一粟;不幸遇到大風浪的時候,下一秒你在不在都不曉得,甚麼是‘天地之威’?我們的體會最深。別說你有多大本事,在海上生活的人都知道,‘人’在大海中有多渺小,我們叫‘敬天畏海’,老天爺今天賞你一口飯吃,你就活著回來;老天爺叫你走,你不想走也得走。」

因為天有不測風雲,所以在海上討生活的行船人,隨時都要把性命寄放在老天爺那兒;看來這份高薪的差事,還必須得不怕暈船、身體夠健壯、心臟夠強、意志力夠堅韌的人,才能領受得了;最重要的還是要懂得敬天敬神、德行兼備的人,才能得到老天爺的眷顧,平安的在大海中穿梭。

離鄉背井 拋妻別子

除了海上有不測風雲的風險之外,每一個船員最難挨的就是「離鄉背井,拋妻別子」之苦。

王船長說:「在那個時代,我們的合約是簽一年半,後來變成一年,就是你今天上了這條船之後,它若不回台灣的港口,就在海外的港口跑;接船的時候坐飛機去,到國外的港口去接船,一年後返台時,也是坐飛機回來。」後來制度比較人性化了,船也有定期回台的,約一個月回台一趟。

「船員的太太是最偉大的。」王船長感嘆地說,孩子都是太太一手帶大的,不管是晚上孩子生病了要跑醫院,孩子上學等所有雜事,全是由太太一手包辦;「我們寫信是要編號的,有時候收到第十號的信,前面的九封信都不知道到寄到哪一國去了。」看到信的時候,都已經全部變成歷史了,「孩子生病、住院,都是幾個月以前的事情了。」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不管發生了多麼重要的事,王船長都不得不缺席。因為爸爸老是缺席,王船長的兒子說,小時候對爸爸沒甚麼印象。

回首那一段當船長太太的日子,陳小麟說自己還沒有結婚的時候,其實是個性很溫順、很柔弱的人,「中國人有一句話說:為母則強,為女則弱。當你做母親的時候,你必須堅強起來,因為有一個小生命,他是需要你來呵護,需要你把他帶大。孩子的事情我全權處理,包括家裏的大小事情,我一個人承擔!沒有人做你的靠山,你非得站起來不可。」

回到岸上 當老師

「船員的生活是非常不安定的,在太太的心裏,她也是很不安定的。」跑船二十年之後,42歲的王船長終於決定下船了。

上岸之後,王船長回到他的母校中國海專,從事教職的工作,「海專有一艘實習船,由我負責管理,安排學生到船上實習,可以上來四十幾個學生。航海、輪機、漁業三個科系,安排他們一個學期出海一趟;主要是教導航海實習,船舶管理,有關在船上實務的專業課程。」然而這份工作,跟在船上比起來,是完全不同的。王船長說:「在學校教書,對我的心性磨煉是很大的。」「我這個船長是很和善的,但是當了船長又不得不權威一點,船上的階級觀念是非常重的,船長在船上就是老大,就是要管所有的人,他說了就算,因為他負責;在學校就不是這樣,學生他服你,才會聽你的。」

除了跟學生磨煉心性外,船長和教師的薪資比起來有天壤之別,「船長的薪資二、三十萬,但是剛進學校時,當老師的薪資比我以前當船長時繳的稅還少。」

所以他那個時候常常想著,「先上岸做個三、五年,我還要再回到船上工作。」就像龍困淺灘一樣,王船長老是想著要回到船上;但在他上岸十年之後,卻發生了一件事情,讓他從此打消了回到船上的念頭。

生命迷航 尋找出口

船長在海上操縱船隻時,既篤定又沉著,全船的人唯馬首是瞻,二十年來,王船長沒有辜負船員的期待,雖然他們經歷了無數的危難,但是憑著他的專業知識,和經驗累積起來的精準判斷力,總是一次、又一次的帶領全船的人航向安全的港灣。然而,在大海中從不迷航的王船長,卻對人生感到困惑,在生命中迷航了。

王船長說:「我一輩子都在找的答案,人為甚麼要活著?人生的意義是甚麼?我們為甚麼要來走這一遭?放眼看去,都是苦多樂少,到最後都是一場空。」

他說從小就一直在找這個生命的答案,在成長的年代裏,看了各種宗教的書,包括基督教、天主教、密宗、佛教、道教等等,希望能從中找到他要的答案,但是可惜的是,他一直都沒有找到。

在王船長二十幾歲時,遭逢了一次令他痛徹心肺的生離死別,更加深了他對生命的疑惑,「我的二表舅突然得癌症過世了,他從小帶我們一起玩、陪我們長大,他那麼年輕就走了,留下太太和孩子無依無靠,我感到非常的難過。」這個不幸的消息,對他的衝擊很大,「到底人來到世上是為了甚麼?就說輪迴轉生,那一個人死了之後,他又轉生了,但是這個人在上一世吃了很多的苦才得到的一些經驗,轉生後卻又全都不記得了,一切從頭再來;更何況我們每個人在生生世世都一直在犯錯、在做不好的事,所以越來越壞、業越滾越大。那我們一再的來到這個世上,又是為了甚麼呢?」

一生的等待 修煉法輪大法

數十年來,王船長涉獵了很多不同的宗教和修行的法門,始終沒有找到生命的答案,但他還是在茫茫人海中尋尋覓覓,希望有一天可以找到能解開他心中疑惑的寶。

在2001年,王船長帶著太太和外孫們到大安森林公園遊玩,有一位年輕女生拿了一張法輪功的簡介給他,初次認識法輪功的他,看了簡介之後跟太太說:「上面寫著說法輪功是自動機制,自動的這很好。」但他回家以後,卻把簡介擱置了。

直到隔年,有一天他的兒子在學校得到一個500元的書獎券,他就到金石堂書店去逛逛,到了那裏就想到了法輪功,在書架上找到了唯一的一本《轉法輪》,就買回家看了。從那一天起,王船長就走進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

三十幾年的煙酒戒了

那一年快過年的時候,王船長看到《轉法輪》的書上寫著,大意是說,抽煙對身體不好,要想戒的,從現在開始就可以把煙戒了。但是,王中同從十五歲就開始抽煙,抽了三十幾年的老煙槍,抽煙早已成為他生活中的一部份了。太太看著桌上疊放著的兩包煙說:「你要想戒,就戒了吧!」王船長說:「好!我就戒了吧!我從現在開始就不抽了。」

從此不再抽煙的王船長說:「我看過很多人的戒煙過程,他們非常的痛苦,用盡各種方法都戒不了。」「可是我完全沒有困難,完全沒有戒煙痛苦的過程。」這是他第一次感覺到,原來修煉法輪大法,有這麼的神奇。

再來是喝酒,王中同說他是從小喝酒長大的,「從小就陪我爸喝酒,二十幾歲開始跑船,喝的酒是免稅的,變成一種生活習慣,幾乎天天都喝。」直到戒煙半年後,有一天他和太太去參加同學聚餐,酒足飯飽後,王船長跟太太說:「我們這輩子的酒,大概都喝完了、喝夠了。」從此,他就再也沒有喝酒了。

從戒除煙酒的過程中,初次見證了修煉法輪大法的神奇,王船長說幸好自己上岸了,否則怎麼可能成為法輪大法的修煉人呢?「在我的一生中,最重要的是得到這個法,這就足夠了!」他為甚麼這樣說呢?他在修煉中還遇到了甚麼奇妙的事呢?

(待續)

發稿:2012年12月01日  更新:2012年12月01日 20:38:07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