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佛山法輪功學員十三年受迫害概況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9/廣東佛山法輪功學員十三年受迫害概況-266263p.html
【字號】

廣東佛山法輪功學員十三年受迫害概況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綜合報導)佛山古稱季華鄉。東晉隆安二年剡賓國(現克什米爾)的三藏法師達毗耶捨帶了二尊銅像來到季華鄉,在塔坡崗上(即今塔坡街)建佛寺,傳佛教。到唐朝時,這裏又變成了一片崗地。唐貞觀二年(公元六百二十八年),塔坡崗上異彩四射,鄉人奔走相告。於是人們便齊聚起來,在塔坡崗上發掘,竟掘出三尊銅佛,搬開佛像,便有一股清泉湧出。鄉人於是建井取水,並在崗上重建塔坡廟寺,供奉三尊銅佛。人們認為這裏是佛家之山,於是將季華鄉改名為「佛山」。

佛山現為廣東省第三大城市,位於廣東省中部,地處珠江三角洲腹地,下轄五個區:禪城區、南海區、順德區、三水區和高明區。

法輪大法自一九九二年傳出後,很快傳到佛山,使古老的佛山深深受益。但自一九九九年之後,佛山的法輪功學員也受到中共當局的殘酷迫害。佛山是廣東省內迫害的重災區之一,因酷刑而臭名昭著的廣東省三水勞教所(包括男所和女所)和廣東省「法制教育學校」(即三水洗腦班)就在本區內,這是對古老「佛山」的嚴重玷污。

據不完全統計,截止於二零一二年十月底,佛山本地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二人,被非法判刑十八人,被非法勞教四十六人。至於被集中營式的洗腦班(所謂「法制教育學校」)迫害和被綁架、抄家、拘留、開除、罰款、騷擾者的數量就更大,目前還難以統計……

目錄
一、佛山地區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案例
二、佛山地區被非法判刑的部份案例
三、佛山地區被非法勞教的部份案例
四、佛山地區被洗腦班迫害的部份案例
五、佛山地區被綁架、抄家、拘留的部份案例
附一:佛山地區惡人惡報警示錄
附二:佛山地區惡人榜(部份)

一、佛山地區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案例:

十三年來,已經證實佛山地區至少有二人被迫害致死。

1、馬秀蘭被佛山惡警迫害致死

廣東佛山市南海區法輪功學員馬秀蘭,女,六十九歲,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九日被中共惡黨惡人綁架後劫持到南海看守所,經刑訊折磨、非法關押半年後(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看守所突然通知家人到廣州武警醫院接人,醫院檢查宣告已無藥可治了。馬秀蘭老人於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含冤離世。

這是馬秀蘭老人被迫害前後的兩張照片,判若兩人,一個健康善良、健步如飛的老人半年間被迫害成瘦骨嶙峋。

馬秀蘭,山東人,隨兩個女兒來廣東佛山市南海區生活了十多年。十多年前,老人一身病痛,修煉法輪功後,身體恢復健康,紅光滿臉,心態祥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鋪天蓋地瘋狂誹謗大法,作為親身受益者,為證實大法的清白,馬秀蘭毅然去北京上訪,被押送山東老家非法關押。回南海後,又被南海「六一零」綁架至順德洗腦班迫害兩個月。幾年間惡人經常對她進行監控、跟蹤、多次被非法抄家。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九日老人在南海疊窖派發真相資料,被疊窖派出所惡警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南海看守所,遭受了種種毫無人性的折磨摧殘,如強制睡水泥地、刑訊逼供、電棍電擊,被打得身上多處瘀傷等。老人身體每況愈下,越來越消瘦,越來越虛弱,最後已不能吃喝,不能排便,形容枯槁。看守所自始至終不通知家屬。

在老人被迫害的神志不清、不能走動的情況下,邪黨人員仍派兩人硬撐著她強行非法開庭審訊,法官還揚言要判她至少三年。邪黨人員一直在耍流氓,欺騙家人開庭時間,後一直在改開庭時間,表明他們的行為是見不得光的。家屬感慨的說:「以前我們都不是很理解我媽和法輪功學員,但通過這件事,我們徹底明白了邪黨的邪惡本質,讓我們更加理解法輪功修煉者的大善大忍,敢於冒著生命危險救度眾生的高貴品格,我們從心中敬佩我媽及所有修大法為眾生的法輪功學員。」

十二月三日下午三點左右,運送馬秀蘭的警車駛停在法院門口,家屬見馬秀蘭身體比以前消瘦了很多,只剩下皮包骨,幾乎認不出來,女兒叫她時,她已不認人,由惡警抬到法院開庭。家屬見老人情況堪憂,立即向法院申請保外就醫,卻被法院拒絕。

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馬秀蘭的女兒接到看守所打來電話叫家屬到廣州武警醫院把老人接回家。家屬要求找院方醫護人員了解馬秀蘭病況,拿取病歷遭拒絕,惡警禁止其家屬與醫護人員接觸。回家時,老人已是奄奄一息,半邊身體已沒有知覺。家屬立即將送她到醫院救治,院方經檢查宣告已無藥可治了。

馬秀蘭接回家時比較興奮,精神狀態還好,但數小時後突然奄奄一息,身體極度虛弱。家屬懷疑廣州武警醫院為馬秀蘭注射了不明藥物。檢查其身體,有多處瘀傷,是在看守所期間被惡人打的。

2、廣東省佛山市女企業家吳白梅被迫害致死

佛山樂從國際家私城香迪總部總經理吳白梅女士,一九六三年出生,祖籍湖南岳陽,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家住廣東省佛山市,擁有好幾家實體企業。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她收留了很多被迫害而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在他們最困難的時候給予了最無私的幫助。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吳女士被惡人綁架到三水市洗腦班,據說在洗腦班被迫妥協,可中共不法人員還不放過她。當時她先生想提前要她回家,不法人員說她跟幾個省都有聯絡,屬於中央直管,他們地方做不了主。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被釋放回家,二十九日便離奇死亡,遺體嘴唇發紫,手指甲蓋發紫,肚子脹的老高。不知在洗腦班惡人們對她身體做了甚麼手腳。

吳白梅女士被釋放回家時,臉色蒼白,二十八日吳白梅感覺胸口痛,當時也沒當回事,二十九日她跟她先生去超市買東西,突然感覺兩腿發軟,抬不起來,她對先生說:「我感覺好像不行了。」隨即就昏迷過去了。她先生馬上送去醫院搶救,就再也沒醒過來。

吳白梅女士大約當天晚上九點多鐘不幸離世。醫院診斷是心肌梗塞死亡,可她身體一直非常健康,從沒聽說她有甚麼病。

吳白梅臨終時只有四十八歲,她的老母親已八十多歲了,身體健康,現在是白髮人送黑髮人,悲痛欲絕。中共在人間又製造了一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家庭悲劇。

二、佛山地區被非法判刑的部份案例

十三年來,據不完全統計,佛山地區至少有十八人被非法判刑,他們被送到監獄關押、勞役,還遭受各種酷刑虐待。

以下是受非法判刑迫害的部份名單:

1、李燕群被判刑三年,被監獄迫害的關節變形

李燕群,今年五十七歲,曾經患有嚴重的心臟病、肩周炎、腦震盪,婦科病,在對生命很絕望的時刻,有幸遇到法輪功並開始修煉,修煉後一個星期,所有疾病都消失了。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後,李燕群受到殘酷的迫害,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五年,被綁架了四次,其中一次被關在洗腦班強迫洗腦兩個多月。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廣東省女子監獄被迫做奴工。在非人的迫害下,她的手腳關節都出現變形。

李燕群的先生本來身體很好的,就在她被迫害後,六一零和居委會多次去她家騷擾,她先生一次次被嚇壞,身體像垮了似的,患了高血壓,藥不離口,之後還診斷出患有肺癌。有一次她先生被惡警察嚇得當場暈倒,從此重病不起,後含冤離世了。當時她的女兒才十二歲,一個幸福溫馨的家庭就從此破碎了。

二零零七年五月,李燕群為了讓世人明白真相,就去佛山市高明區派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告發,再次被抓到派出所,後在高明看守所裏拘留了七個月。期間經常提審,恐嚇。法院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冤判了她三年,關押在廣東省女子監獄。

在監獄裏,她每天逼坐在小板凳上十六個小時以上,雙腳出現水腫,連膝蓋都變形,雙腳麻木不聽使喚。又被強制奴役勞動,早上六點起來做到晚上六點,經常加班到晚上十點。期間除了短短幾分鐘的吃飯時間,並且每天都規定任務量(沒完成任務量就不能減刑)。犯人到了週末都可以休息,而法輪功學員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要幹活。有一天李燕群全身無力,雙手發抖,頭暈嘔吐,暈在工作台上一個上午,下午還被強迫繼續勞動。



手腳關節變形

就這樣長期的迫害,手腳關節開始變形。在冬天都是用涼水洗澡,導致關節變形更加嚴重。最後強迫吃藥。吃了藥後卻一個月也吃不下飯,一下子瘦的皮包骨頭,然後強迫去打針。打第一針的時候,肚子疼的直不起腰來。當時不知道監獄有打毒針的事。最後發展到全身無力,手腳嚴重變形,行動不方便,幾乎動不了。身體都這樣了還被強迫到工廠每天拼死拼活的幹活,晚上回到宿舍還要逼寫新的認錯體會,不然就不讓睡覺。

她又被逼去操練(所謂的軍訓),訓練跑步,齊步走,跨步,站軍姿等等。大熱天依舊在炙熱的陽光下軍訓。被叫去軍訓的人平均年齡都達到五六十歲,很多老年人身體吃不消病倒了還要繼續訓練。熬了兩個多月的訓練,經歷了非人的生活。由於長時間高強度的訓練,膝蓋完全腫了,變形得更厲害。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三年的殘酷迫害,造成了嚴重的後遺症,李燕群的手腳都嚴重變形了,行動極為困難,失去工作能力,生活無著落。原本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被中共邪黨迫害的家破人亡,生活淒慘。

2、李玉群被非法判刑,兒女獨自生活

李玉群,李燕群的姐姐,也被非法判刑三年,並被關押於廣東女子監獄。李玉群的丈夫在她修煉時已過世。她獨自一人撫養兒子。在她被非法關押期間,她的兒子只能獨自生活。

3、李繼常被判刑三年半、二次勞教

李繼常,廣東省佛山法輪功學員,多次被抓去盤問、關押,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六日被和順派出所六一零人員綁架到三水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其間李繼常被打腰致殘,李繼常被送去勞教並沒有判決書,也沒有通知書給其家屬,等到其家人找到勞教所,把他從水牢裏拉上來時已經是奄奄一息。保外就醫後,他堅持修煉大法,經十多天後身體完全康復。其後,在流離失所到東莞期間,由於家裏被電話監控,李繼常再次被和順派出所六一零人員綁架到三水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期間被打致耳聾、腳殘。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在石灣鎮講真相時被國保大隊惡警綁架。二十七號早上佛山一警察伙同南海和順派出所兩警察到李繼常母親家,叫年邁的李繼常母親簽名,老人不識字被惡警強行抓手按手印。李繼常年邁的父母(八十五歲)看到修煉法輪功後處處為別人著想、很孝順的好兒子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被綁架。無處伸冤,只好每天去要人。(圖中拿相機照相者為國安便衣,企圖通過拍下的照片繼續加害其家屬和圍觀群眾。)


二零零七年,李繼常父母在廣東佛山國安門前要求無條件釋放被非法抓捕的兒子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六日早上九時在佛山汾江南路佛山禪城區法院第四庭被開庭,李繼常請律師辯護。雖然無罪,中共法院仍然冤判他三年半。他在廣東四會監獄期間受到非人折磨。受到的迫害有:長期被監獄當局派的四個重刑犯夾控著;被迫坐在小凳子上一動也不能動;上廁所受到限制,憋不住就只能尿褲子;半夜被拖到黑房把頭按到水裏,強迫其轉化、不煉功;經常受到毒打,家屬去探望時,監獄的接見人員欺騙家屬說沒有打他;經常強迫李繼常吃藥(硬說他有心臟病),定時被抽血。李繼常在二零一零年元月才從四會監獄出來。出獄那天早上,佛山國保大隊企圖再次綁架他到洗腦班,在家屬的抗爭下惡警才沒得逞。

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日早上,李繼常被和順派出所關押到佛山三水「法制學校」(洗腦班)。現家中只剩下八十多歲的老母親孤身一人。

4、遊顯邦被非法判刑和勞教迫害

遊顯邦,南海法輪功學員,在佛山市環保局工作。自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煉以來,人變得忠厚老實,心地善良,樂於助人,工作認真負責。但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被迫失去待遇優厚的工作。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勞教一年,期滿後不放棄信仰被超期關押兩個月,後被轉送三水洗腦班迫害三個月。勞教期間,惡警曾將遊顯幫放在夏季中午的烈日下暴曬,長時間高強度的罰走軍步,利用勞教人員進行二十四小時包夾、監控,關「禁閉」等各種殘酷手段進行迫害。關「禁閉」期間,勞教所惡警們對遊顯幫用高壓電棒等刑具殘酷的折磨,有時竟用多達近六支電棒同時電擊。那電烙鐵般的電棒給其帶來巨大的身體痛苦和心理傷害。

二零零二年非法勞教期滿釋放後不久,遊顯幫又被劫持到三水洗腦班迫害共三個月。

二零零三年下半年,當地惡警又以他不放棄信仰為由,將遊顯幫綁架至洗腦班繼續迫害。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八日晚,遊顯幫在佛山市南海區羅村鎮講真相時,再次被綁架、抄家。二零零九年五月四日,佛山市南海區法院將法輪功學員遊顯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左右,在未通知家屬的情況下,遊顯幫被秘密送往四會監獄。

5、廣東佛山法輪功學員譚蓮被非法判刑

譚蓮(連),女,廣東佛山人,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四日被廣州荔灣區派出所綁架,隨後被抄家三個多小時,被關在廣州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八月,法院對譚連非法開庭,九月,非法判刑三年半。

6、陸彩菱遭非法判刑迫害,親人失去照顧

陸彩菱,佛山市工商銀行職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堅持修煉,和李子青、余瑞賢一起被單位非法開除,後被非法判刑四年,關押在女子監獄迫害。陸彩菱的母親李仲好堅修大法,與佛山大學老師交談修煉大法的心得體會,而被非法拘留,在女兒被關押期間,含冤離世。陸彩菱的兒子因母親不在身邊,父親精神受刺激,沒有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在學校被老師視為問題學生。

7、李子青被非法關押,兩歲兒子失去母愛

二零零一年初,李子青的丈夫劉磊被非法勞教三年,李子青則被非法通緝。二零零二年李子青被非法勞教三年時,他們的兒子才兩歲,就失去了媽媽的照顧。後來,李子青又被非法判刑,在女子監獄非法關押,兒子更是失去母愛。

8、蔡彩影被重判十二年

蔡彩影曾是佛山張槎中學的英語老師,多次被抓,曾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間,被佛山惡警綁架到三水婦教所非法勞教。二零零四年四月初在佛山高明發真相資料時,被佛山六一零惡警綁架到佛山看守所,被非法重判十二年,關押到廣州女子監獄。

9、廣東佛山市羅良珍被非法判刑三年

羅良珍,男,客家人,廣東佛山市法輪功學員,約四十八歲。一九九九年五月以前,患有近三十年的嚴重的慢性支氣管炎、慢性鼻炎、腰椎骨質增生、失明症,三十多歲的男人走路半小時,就要停下來休息。學煉法輪功一個月後,所有的病都神奇的好了。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發放神韻光盤時,被保安人員惡意舉報並綁架。到晚上九點鐘,一穿保安服飾的人和七個便衣人員到羅珍家撬門、抄家,搶走大量私人財產。二零一一年四月,羅良珍被無理判刑三年。病重的妻子、年老的父母和丈人及幼小且有智障的兒子一下子失去了照顧。

10-11、博士楊紅軍、溫蘭夫婦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佛山市法輪功學員楊紅軍和妻子溫蘭發放講述法輪功真相的光盤時,遭綁架、抄家。之後,親屬被惡警推諉,奔走於順德檢察院和公安局之間,無法見到親人楊紅軍和溫蘭,律師也無法介入。

楊紅軍,男,四十四歲,在廣州華南師範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博士後工作站工作,溫蘭,女,三十九歲,在廣東佛山市順德區某外資企業工作。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順德檢察院非法對楊紅軍和妻子溫蘭簽發了逮捕令。楊紅軍和溫蘭的親屬聽到消息時,於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趕往佛山市順德區大良派出所要求見人。主辦此案的何洪斌(音)及翁姓惡警說:「親屬不可能見到,現在已經移交到檢察院,走了司法程序,你們可以請律師,律師可以見。要不你們到檢察院。」親屬又趕到了檢察院。檢察院又說現在此案已經打回順德公安局,重新偵察階段,你們只有請律師,律師可以見到你們的親人,你們也可以寫信到看守所給楊紅軍和溫蘭。

楊紅軍和溫蘭的親屬先後找到大良路邦律師事務所和廣順律師事務所。律師按照程序提交申請,但先後被駁回。期間有一位律師說,中共已經挖好了坑,我要跳下去,我這一生就毀了。從這一句話中,親屬真切的感受到這惡黨統治的中國,毫無法律和司法公正可言。

四月二十六日,廣東佛山市順德區法院在不允許家屬聘請律師、不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對法輪功學員楊紅軍、溫蘭非法庭審。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楊紅軍、溫蘭被佛山市順德區法院分別判處七年和三年。在法庭上楊紅軍、溫蘭夫婦以法律為依據,為自己做無罪辯護。在理屈詞窮的情況下,法院依然非法做了判決,楊紅軍、溫蘭夫婦分別提出上訴。廣東省佛山市中級法院在沒有通知楊紅軍、溫蘭夫婦親屬的情況下,非法宣布維持原判。楊紅軍於九月一日被送往廣東省四會市監獄,溫蘭於九月一日送往廣州市白雲區女子監獄四監區。

12、湖南籍法輪功學員胡雅婷被冤判三年

湖南籍順德法輪功學員胡雅婷(女),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祥潤會計師事務所的中級會計師,於二零一零年九月發真相資料被當地綁架,大概二零一一年六月,邪黨順德區法院冤判胡雅婷三年,胡雅婷不服堅持上訴,邪黨佛山市中級法院依然冤判胡雅婷三年,胡雅婷被綁架到廣州女子監獄。

13、佛山工作的湖南湘潭法輪功學員張偉被非法判刑七年

在廣東佛山市南海區工作的湖南湘潭法輪功學員張偉,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在南海區桂城鎮派發真相資料時,被桂城派出所的惡警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獅山看守所,被非法判刑七年。

14、佛山市法輪功學員淡廣榮,被非法判刑五年。

15-16、佛山大學原法輪功學員曲光瑤,白鴻被非法判刑,關押在廣東女子監獄迫害。

17、佛山市法輪功學員劉鳳儀被非法判刑兩年,在廣東省女子監獄非法關押。

18、譚美光被非法判刑五年

譚美光,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被佛山市南海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劫持到廣東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二零一一年六月三日左右被當地六一零綁架到南海招大看守所,五天後又被劫持到三水洗腦班。譚美光還曾經遭一年多的勞教迫害。

(另:二零一二年四月八日消息:廣東佛山禪城區法院欲對盧理宋非法開庭。廣東省佛山市法輪功學員盧理宋,近六十歲,廣東雲浮市人,於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在佛山市禪城區講真相時被綁架。盧理宋曾於二零零二年被雲浮市六一零惡警綁架到三水勞教所迫害了三年。至發稿時,還沒有非法判刑的消息。)

三、佛山地區被非法勞教的部份案例

十三年來,佛山地區已知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四十六人。

被非法判刑且被勞教迫害過的法輪功學員(五人):李繼常(二次)、遊顯邦(一年)、譚美光(一年多)、蔡彩影、胡雅婷(一年多)

其他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四十一人):

1、鄧彩娟被三水勞教所酷刑折磨

鄧彩娟,佛山人 ,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在這十幾年裏,身心受盡折磨與摧殘。

鄧彩娟沒修煉前,正處年輕生意做得很旺盛的時候,脾氣性格都很霸道,對家人員工都很專制,人家在她面前都不敢多講話,怕惹她生氣招來麻煩。一九九六年學了法輪功之後判若兩人,家人員工客戶都說鄧彩娟變了個人,對誰都善良寬容、好說話,願意幫助他人。

* 被三水婦教所被殘酷迫害三年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三日,鄧彩娟被非法關進三水婦教所後,惡警們找來了兩個人,日夜在她身邊監視;常常還找一些人來誹謗及謾罵,語言攻擊等各種邪惡手段迫害,強制配合她們的邪惡行為,寫所謂的「三書」、放棄信仰。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至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六日,原四大隊警察把鄧彩娟關進三樓一間僅有十平方米的小房間裏,當時鄧彩娟不跟他們走,就從工房將鄧彩娟強硬抬到黑房內,看阿娟不願跟他們走,就叫吸毒人員狠狠用腳死命踢她,進到黑房內,阿娟看到牆壁上貼了很多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紙,她將牆上所有的紙撕下來,監視她的人兇狠地毒打阿娟一頓,用邪惡殘酷的手段逼迫鄧彩娟寫三書,又找兩個犯人來,一個叫張玲,另一個叫王愛麗,還有四個警察,採取各種手段迫害,一連十六天日夜不准她睡覺。鄧彩娟累時打瞌睡,她們就用風油精塗在眼睛及嘴角上,用棍子打,還用力拽頭髮,大聲罵。惡徒們一連幾天還不讓鄧彩娟上廁所,都尿褲子了。犯人王愛麗用紙巾把地上的尿液粘起來再塞進鄧彩娟的嘴裏,然後捉住她的雙腿,迫使用她的身體擦地,還拳打腳踢;田淑玲副大隊長用手打,用電棍電;裔中隊長還不准坐,日日夜夜只准蹲著,只要鄧彩娟一坐下,她就用電棍電她。鄧彩娟的嘴角與腳都給惡警用電棍電爛了。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裔中隊長與監控人員還將鄧彩娟的雙手背反在背後,用手銬銬起來,吊在鐵窗裏,只准她的腳尖著地,身體彎腰成球狀。當時鄧彩娟感到天翻地覆,身心都在急劇地痛,兩個監控有時候還搖動她的身體,加劇身體痛得更加厲害,像刀子插進了心臟一樣。

還有一次,裔中隊長指揮兩個監控把鄧彩娟的衣服扒光,然後捉住雙手把她上下拉直,直到她們沒有了力氣,才肯放手。

二零零三年一月一號,惡警盧練紅用手銬銬住鄧彩娟一隻手,再吊起來,只有腳尖著地,吊一隻手比吊雙手更痛苦,身體的重力往下墜,被吊的手難以承受身體的重量,這時候,鄧彩娟的手腳與心都像被刀割一樣,筋骨像被狠狠扎進針板上。盧練紅還用電棍一邊電鄧彩娟,一邊瘋狂地大罵。有時候一吊就吊十多個小時,鄧彩娟的手腳都被吊到發紫發黑,像有萬根細針插進心裏一樣劇痛,嚴重弄傷了手,幾個月後,手還麻痺,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種殘酷、邪惡、沒有人性的迫害手段持續了二十五天。從十二月二十三日直到十二月三十一日九天裏,鄧彩娟總共只能睡了十三小時。二零零三年一月一日至十六日,日夜都不准睡覺。鄧彩娟肉體與精神已經被摧殘得以近崩潰,站在地上僅幾分鐘就已經倒在了地上,房間裏的塑料椅子都被壓破了幾張。只要鄧彩娟起不來了,她們就拳打腳踢。

有一次,裔中隊長指揮兩個犯人把一支筆塞進鄧彩娟的手裏,用透明膠布粘住,一個犯人把左手與身體壓住,另一個捉住鄧彩娟用透明膠布粘住的右手寫誹謗大法的東西,她們就將鄧彩娟的左手吊起來,還捉住雙腿橫著吊到半空中去,然後再捉著鄧彩娟的右手寫誹謗大法及所謂的「三書」。這時候的鄧彩娟心像裂開的一樣劇痛,那種痛苦,無法用人的語言來形容。

有一天在鄧彩娟痛得在昏迷中的時候,不法人員們欺騙說,簽下名字,說:「如果你覺得我們在騙你,你可以拿回去!」就在這種昏迷不清醒的狀態下,鄧彩娟被騙簽了名字。簽了名字以後的日子裏,鄧彩娟很痛苦,當她們問鄧彩娟法輪功怎樣的時候,她說:法輪功很好,你們無論採取任何卑鄙的手法,我都不會放棄大法的。鄧彩娟向她們要在不清醒狀態下簽的三書時,她們卻不給。

鄧彩娟這幾年在勞教所裏所受的痛苦折磨、創傷,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三年的時間在勞教所受盡這些警察與其他犯人的多種精神與肉體折磨。回家後,當地的六一零惡警,到家騷擾鄧彩娟和家人,令她和家人都受到沉重的精神壓力。

* 再被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零四年四月八號,六一零警察在無任何證據下,到鄧彩娟家綁架到看守所,說她拿錢給法輪功學員買資料,又將她非法勞教三年時間,於二零零四年五月十日將她送到三水勞教所。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三日直到六月九日,惡警把鄧彩娟帶到了「法輪功大隊」三大隊的四樓去,又有兩個吸毒犯人監控著不能出門,每天四個警察輪流四小時用各種語言攻擊、謾罵、放一些誣蔑法輪功的影碟。六月九日將她帶進男勞教所,關進一個房間裏,兩個女的吸毒犯人監控著鄧彩娟,四個女警察找那些所謂轉化的幫教和四個男警察輪流用各種語言攻擊,在早上六點三十分起床直到晚上十二點才能睡的方式來進行這種變態的心理精神折磨,持續了四十多天,又將鄧彩娟轉回了女勞教所的吸毒專管大隊二大隊。

每天要上工房,這些日子持續了二十多天。八月份,將鄧彩娟帶到教學樓關在房間裏達二十多天,四個科室裏的警察輪流對她攻擊、謾罵。每天早上六點起床,因鄧彩娟一直不配合她們的邪惡行為,一連五天不准睡覺,其餘的每天半夜二點至三點才准睡覺,每天都播放十七個小時栽贓陷害法輪功的影碟,也是持續了二十天左右,於九月二十四日把她轉到了吸毒一大隊,每天上工房,兩個吸毒犯人輪流二十四小時監控。

二零零五年三月份到四月份各科室與一大警察,每天下午直到晚上十一點左右都來找鄧彩娟說話,實際上是進行變異的精神折磨和心靈摧殘。入所一年多時間,這些所謂的警察時不時一段時間就對鄧彩娟進行精神上的攻擊,鄧彩娟是學真善忍的人啊,是在不斷地提高自己的道德素質的好人,難道做好人也是違法的嗎?!

鄧彩娟家中父母已經七十多歲了,每次公安到鄧彩娟家翻箱倒櫃地亂抄,都令家人心驚膽顫。特別是在勞教所期間,她的母親瘦了三十多斤,也蒼老了很多。她說,擔心,不知道生與死,夜間睡不著。作為法輪功學員的家人,法輪功學員們所承受的痛苦、心理壓力和精神傷害是無法用語言說清的。

* 被湛江「法制學校」洗腦班酷刑折磨

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晚,鄧彩娟被綁架到湛江洗腦班。六月二十九日惡人將她關入黑房裏進行酷刑折磨,回答不合他們的意,他們馬上就打。惡人把她的兩腿雙盤,再用繩綁腿綁腳,並將她兩手背綁,不准動。見到她堅持不寫四書,猶大搬來一塊約幾十斤重的大水泥板和一塊木板,壓在她雙盤的腿上,馬上痛苦難忍。見她還堅持,將約十幾本書與紙箱壓水泥板上。鄧彩娟馬上急速劇痛,悲慘地痛哭,不斷地叫救命,叫他們放下來,他們不但不放,反而又加了幾本書。何旭日還用腳踩木板,讓阿娟整個下身及心裏面就像刀割肉,刀插心一樣,撕心裂肺的劇痛,人痛苦到了極限。這種一秒不停的痛苦持續了兩個多小時,從中午十二點開始直至晚上九點,連續盤腿約九個鐘頭,弄傷了鄧彩娟的手和腳。

在鄧彩娟被洗腦班迫害期間,年邁的雙親投訴無門,只好穿狀衣到當地商業廣場為女兒申冤。

2、殘疾人也遭勞教折磨

黃振宙,二十二歲,福建省霞浦人,原是半聾啞殘疾人(有殘疾證),修煉大法後在佛山市打工。曾於一九九九年九月去北京上訪,在駐京辦非法關押四天後送回福建省霞浦非法關押。後被其父保出,並交納了三千二百元。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在佛山市大街上發真相資料被惡人非法抓走,刑事拘留,不讓探視。直到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家屬才知道他已被送往廣東省三水市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家屬去探視,不讓會見。家屬指出警察是將法輪功學員逼上絕路時,便衣說:「不是逼上絕路,是要趕盡殺絕。」

3、巫日峰,廣東南海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七月被勞教一年。在三水勞教所時,巫日峰曾經被惡警范清平用電棍電過。期滿後又被延期半年,直到二零零二年農曆年前才被釋放。釋放後又被關押一個月看守所。二零零四年下半年,巫日峰再次被綁架,被第二次非法勞教,再次關押在三水勞教所被迫害。

4、何四鳳,女,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鹽步人。二零零一年被綁架到廣東三水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其丈夫(未修煉法輪功)據理力爭多次要人,被當時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河西派出所所長白啟華(現已調到邵邊)編造謊言材料,說他是當地法輪功學員的「頭目」,不時到家騷擾、抄家。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五日早上,何四鳳在當地(鹽步)發真相資料時,被惡警綁架到佛山市南海區看守所,後被非法關押在三水勞教所,年邁的何四鳳被迫從早到晚一直站著,約七天左右。除了正常吃飯外,從早上八點到晚上十二點左右。如果態度不合他們的要求,還要延長到半夜二-三點左右。何四鳳還被加期一個月零二天才釋放。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早上,廣東佛山南海區大瀝鎮鹽步、黃岐、北村、大瀝等惡警伙同所在地居委及村長共十多個人,闖入法輪功學員何四鳳的租屋,綁架何四鳳。

5、陳四桂,女,二零零零年進京上訪,被抓去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五日,粘貼大法真相小標語被廣東佛山市順德區均安鎮公安分局的惡警抓走,並被非法抄家,抄走了所有的大法資料和電腦主機。(詳見其女兒陳慕華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日的《廣東佛山市法輪功學員陳四桂再次被惡警劫持》和廣東中山迫害案例綜述)

6、汪子善,廣東順德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被廣東省公安廳綁架非法勞教三年,受盡迫害。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八日期滿,但勞教所串通廣東順德六一零,於十七日將汪子善非法轉移至省法制所繼續洗腦迫害。二零一二年三月四日,汪子善在珠海機場被機場派出所警察扣留,並送至佛山。

7、羅子昭,順德法輪功學員,被順德惡警綁架到三水勞教所迫害。

8、王慷,順德法輪功學員,被順德惡警綁架到三水勞教所迫害。

9、吳建培,南海和順金溪醫院退休職工,無故被送到三水勞教兩年,家裏剩下八十多歲的老母親沒人照顧。

10、唐正宜,南海和順法輪功學員,在朋友家談話時被抓到三水勞教二年。

11、孔凡通,南海人,男,二十多歲,教師,被勞教二年。

12、梁繼分,南海人,男,四十歲左右,水泥廠職工,被勞教二年。

13、龍儉好,南海和順法輪功學員,女,二十七歲,被勞教二年。

14、陳向陽,南海人,在其妻剛剛住院臨產時被無故送三水勞教三年。

15、陳海班,南海人,女,五十多歲,被勞教,時間不詳。

16、彭妙珊,南海人,女,二十五歲左右,被勞教,時間不詳。

17、鐘滿洪,佛山南海裏水區人,視力不佳,被抓到看守所關押一個月後回家監視居住,不到幾天又被抓去勞教一年,迫害致眼睛基本看不見東西。

18、陳苒,南海人,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被關押,勞教。其中一次竟然是凌晨三點多鐘在家睡覺的時候被抓到看守所刑拘一個月,剛好陳苒有兩個同學在她家留宿也一起被帶走。

19、鐘秀瓊,南海人,在家時被公安騙去談話後不放人,送去勞教二年。

20、吳燕珍,南海人,堅修大法而被在家騙走,並被帶到三水勞教兩年。丈夫在香港,家裏只有一個才十二歲的小女兒無人照看。

21、霍婉紅,在乘火車時被抓,誣蔑她是有上北京擾亂治安秩序的動機,被關押到看守所拘留一個月,更無恥的是回家以後,在家被公安騙去談話,沒有經過任何法律程序就被送到三水勞教兩年。

22、黃曉鶯,女,四五十歲,廣東佛山市糧油公司職工,家住廣東佛山建設二街十二號三百零二,歸國華僑的女兒,其哥哥黃嘉華在美國波士頓,姐姐黃曉燕在美國洛杉磯。二零零五年八月帶著真相資料,到貴州平塘縣掌布鄉去講真相,因惡人告發,被抓入貴州平塘看守所,後被勞教二年,被送往貴州省女子勞教所迫害。

23、張法東,南海人,被抓去勞教一年,其家庭經濟來源一下子斷了,公安在抄家時竟把其妻向別人借的三千元生活費偷走,市公安局對於投訴不予理睬。

24、韋俊航,男,二十七歲,南海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去北京天安門向世人展示法輪大法橫幅被判三年勞教。

25、張發東,南海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去北京天安門向世人展示法輪大法橫幅被勞教。

26、曾瑞坤,佛山大學英語系學生,被非法關押在廣東婦女勞教所二大隊。二零零一年,在三水婦教所有四名曾修煉過法輪功的婦女被這裏的不法之徒迫害,採取無恥的手段逼迫他們放棄信仰,最終導致幾位婦女精神失常。第一個就是二十歲出頭的佛山大學的女學生曾瑞坤,因煉法輪功被學校開除。她在被非法逼供出另外一學員,那位學員也被抓,她很內疚。被所謂的‘轉化’後,她承受不了失學、坐牢的打擊,精神崩潰了。但婦教所的領導卻說她裝瘋,是想騙他們,目的是早回家,就不給她去看病,致使病情加重,後來她拉屎拉尿都拉在床上。僅兩個多月的時間,由於殘酷的迫害,曾瑞坤從原來那個溫柔、善良、祥和的阿坤,變成了痴呆,失去了一切記憶,大小便失禁。
27、張麗,佛山地區法輪功學員,與鄧彩娟一樣,決不執行所謂的「五不准」,除被打和電棍電以外,還被惡警們將手銬在窗上吊起來只有腳趾尖著地。

28、李海生,廣東海豐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被綁架,海豐惡徒為了推卸責任,將李海生交給了李海生戶籍所在地的佛山公安局,還欺騙他家人說李海生是在東莞被抓的,李海生被非法勞教二年,被送到三水勞教所迫害。

29、張磊,佛山法輪功學員,被三水勞教所禁閉迫害。

30、梁錦佳,佛山法輪功學員,曾在三水勞教所受迫害。

31、薛原,女,佛山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在發送真相材料時被惡警綁架佛山市順德區勤流鎮看守所。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日,薛原的妹妹薛勁松(也是法輪功學員)也被從家中綁架。後得悉,薛原被劫持在廣東三水女子勞教所迫害,薛勁松被綁架至廣東三水洗腦班迫害。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星期六下午,薛原在順德容桂鎮容山中學附近發真相光盤時,又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在「三水法制班」迫害。

32、藍明凱,佛山市順德區人,二零零七年六月,其姐姐藍韶美(廣州市番禺區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後,六月二十八日,他也在順德被綁架,七月三十日她姐弟倆被綁架到三水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和一年。

33、鐘豔紅,三十多歲,廣東湛江人,西安音樂學院畢業,曾是一位中學音樂教師。為人真誠,善良,性格熱情,開朗,樂於助人,原居廣州佛山,在二零零二年曾被綁架,並遭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七年夏,鐘豔紅來京居住。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上午,鐘豔紅在上班途中被廣州警察綁架、抄家,又綁架了在鐘豔紅家做客的法輪功學員連信群。其後,鐘豔紅第三次被非法勞教迫害,被劫持到廣州市槎頭女子勞教所,家人一直沒有收到任何通知,廣州市槎頭女子勞教所不讓鐘的家人見鐘豔紅,也不讓送錢送衣服。

34、高喜,佛山法輪功學員,二十多歲,被非法勞教一年,因被迫害成精神異常而提前出所,但具體送到哪裏情況不詳。

35、趙玉琳,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大瀝鎮人,約六十歲,原廣東省鋁合金型材廠會計師,已退休。在二零零七年十月份(邪黨十七大期間)被綁架,並抄家。先關在佛山市南海獅山招大看守所,後被判三年半,送至廣東三水勞教所。被綁架後,其親屬去探視,惡警不允許見面。趙玉琳的丈夫,約七十歲,本來身體就不好,再加上受這件事的打擊,精神壓力很大,身邊又缺乏人照顧。在二零零八年七月初離世。

36、李軍,四川法輪功學員,男,在廣東佛山鞋廠工作。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晚上約十一點左右,李軍在從外面回到住處時,被守在門口的南海裏水派出所惡警所綁架,住處計算機被抄,後被劫持到南海看守所非法關押,不讓親人見面;六月二十五日晚被劫持到三水勞教所。

37、江華,湖北安陸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元月,江華去北京依法上訪,回來後,被安陸市棠棣鎮木梓鄉派出所所長周某、副所長熊寶山、警察劉飛等非法抓捕,並將他拘留了十五天。二零零二年五月,江華在廣東佛山打工,被木梓鄉派出所副所長熊寶山和木梓鄉政府的一個人強行帶回安陸,關押在安陸市四里看守所,迫害了三個月。二零零四年五月,他在廣東南海打工,一次在公園散步時被未明真相的世人舉報,被非法關押在廣東三水勞教所勞教兩年。(詳見《湖北安陸市江華多次遭中共迫害》)

38、黃淺,四川成都市雙流縣城人,原華陽職高教師。二零一零年在佛山市講真相被惡人舉報,被邪惡勞教一年,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勞教期滿又被邪惡加期一個月零十天。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黃淺理應回家,可是雙流縣六一零頭目張浩通知家人不要帶衣服去勞教所,後來黃淺不知去向。

39、彭啟標,佛山市南海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日早上被綁架,中午被抄家,他妻子從外面回來看到此情景,要求出示搜查令,但惡人以:搜查出租屋不需要搜查令為由,強行搜查,結果甚麼也沒搜到。當天下午兩點多鐘警察通知彭啟標妻子說:將彭啟標綁架到三水「洗腦班」強行轉化。彭啟標妻子沒有工作,還有一個一歲多的孩子。彭 啟標,一九九九年就讀廣州暨南大學期間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到北京上訪,被廣州市天河派出所非法拘留;一九九九年九月,學校老師同派出所的人談話後,又將他帶到廣州天河非法拘留;一九九九年年底,暨南大學的林舉心老師要求他寫退學申請;二零零零年七月彭啟標被非法勞教二年;二零零二年回家後經常被「六一零」的人非法騷擾。

40、劉磊,李子青(被非法判刑)的丈夫,被非法勞教三年。

41、黃海燕,佛山法輪功學員,二十多歲,曾在廣州槎頭勞教所受迫害。她的眼睛被廣州惡警打瞎,生活難以自理。(詳見《廣州市東山區惡警將王海燕毆打致右眼失明(圖)》

四、佛山地區被洗腦班迫害的部份案例:

廣東省洗腦班,即所謂的「廣東省法制教育所」,就位於佛山的三水(原為廣東省三水市,現為廣東省佛山市三水區)。因為佛山當局有這種「有利」條件,所以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迫害也是相當嚴重的。惡警在街上隨便把人抓到派出所,是煉法輪功的,就罰款一千元。如果沒錢的,就送到洗腦班。

多數被非法判刑、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都受過洗腦班迫害,當局六一零往往在學員非法的勞教期滿、刑滿時,將學員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每逢中共敏感日或節日或重大活動期間,中共六一零都要大批綁架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關押迫害,例如,在佛山亞洲藝術節期間,南海地區邪惡的六一零就四處出動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到洗腦學習班。

被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人數眾多,目前難以統計。以下只是部份案例:

1、曾潔容,女, 六十多歲;蕭瓊秀,女, 五十多歲,和另一名佛山法輪功學員(女,不知名),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九日,被當地多名惡警綁架到洗腦班。

2、梁錦佳,男,佛山某公司裝修工人,於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九日在工作場地,被佛山市惡警綁架到洗腦班。 梁錦佳曾受過勞教迫害。

3、黃效鶯,女,五十多歲,佛山人,二零零五年七月中旬在講真相時,被佛山六一零關押在順德教養所洗腦迫害。

4、董冰等三人,佛山市禪城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四日上午,遭惡警綁架至洗腦班迫害。

5、廖金銘,男,三十一歲左右,二零零五年二月在廣東佛山市順德區發真相光碟時被旁人檢舉後被綁架,被關到三水勞教所洗腦迫害。

6、汪子善於二零零三年被廣東省公安廳誘騙綁架,被非法勞教三年,在三水勞教所迫害。本應於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八日期滿回家,但勞教所串通廣東順德六一零於十七日就將汪子善非法轉移至省法制所繼續洗腦迫害。汪子善的家人十七日晚接到這一消息後,十八日她們從老家趕到勞教所要求放人,順德六一零無理抵賴。

7、黃煥屏,佛山市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二日,在上班時被佛山惡警綁架,後被送到佛山市三水區洗腦班迫害。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再次被綁架到三水洗腦班。惡警以××人舉報的名義破門而入,她家人看過惡警提供的所謂舉報人,是惡人粱富生,粱富生伙用一公司利用合同詐騙黃煥屏等人,因在民事判決中敗訴,從而動用黑社會手段進行威脅,並向陳村派出所惡警舉報黃煥屏修煉法輪功。

8、二零零六年底,薛勁松,佛山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至廣東三水法制學校(洗腦班)迫害。同時,其姐薛原,被佛山惡警劫持到廣東三水女子勞教所勞教。

9、二零零九年三月初,佛山市南海區裏水的法輪功學員徐玉華,在裏水布新鄉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隨即被綁架至三水洗腦班。

10、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一日,於茜外出打工,在廣州一客戶家被綁架,強行送廣東省法制所(即洗腦班)迫害。在嚴管期間,於茜不配合邪惡,否定「轉化」。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八日,於茜闖出黑窩。從二零零五年起,於茜一直受到廣東佛山三水區政法委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的迫害。

11、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一日,廣東省佛山市法輪功學員霍少萍被綁架至三水婦教所洗腦班。據霍少萍說惡人已經跟蹤她十多天了,參與迫害的有彭小洪等人。

12、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上午,法輪功學員李瑞開(女,五十多歲,是南海裏水和順袁屋邊人),和平常一樣在佛山市南海區裏水鎮一雜貨市場擺攤做小生意,突然來了一夥公安把她綁架到裏水和順金溪派出所。中午十一點多鐘,家屬得到消息後就趕到金溪派出所要人,家屬質問所犯何事,公安說不清,要等上級(南海六一零和國保大隊)的人來處理。家屬苦口婆心地講真相,但這伙壞人大叫:不信神佛、不信惡有惡報。在明知不合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在南海六一零和國保大隊的人指使下,於下午三點多鐘,強行把法輪功學員李瑞開綁架到佛山市三水洗腦班。在這次迫害中,參與行惡的惡警有:黃敬強(當地六一零頭目)、梁顯添、李志民、葉偉雄、羅瑞權林志勇、吳加聯等。

13、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九日上午十點多鐘,廣東省佛山市南海桂城五十九歲的法輪功女學員何志貞外出回來,去停車場停車後,在步行回家途中被佛山市六一零等惡人綁架至廣東省三水洗腦班。何志貞退休前任職廣東省南海市中國銀行副行長,在南海中行是有口皆碑的清官和正直廉潔的領導,直到現在還有人尊稱她為──老行長。有時客戶為了貸款等業務,送她錢、物、金條等物品,也都被何志貞回絕。何志貞對南海中行老、病、困難職工也非常關心,同時幫助職工解決實際困難,令許多人感動不已,是公認的好官。何志貞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還多次受過迫害,如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佛山六一零入屋綁架至市辦的洗腦班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六日早上八時多,被惡警撬爛房門,強行將她綁架到省法制所進行強制洗腦。何志貞的八旬老母寫信給有關人員,要求釋放其女兒,信寫得感人至深。

14、二零一一年七月上旬,家住廣東省珠海市灣仔鴻景小區的法輪功學員楊傑東被綁架至洗腦班;此前楊傑東的妻子劉春紅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被綁架後非法關押在三水洗腦班,被迫害致下肢出現病狀,行走不便,而洗腦班長期拒放人。

15、二零一二年一月九日消息:在廣東省佛山市工作的湖南湘潭法輪功學員張偉,在派發真相資料時被惡警綁架,可能被非法關押到三水洗腦班迫害。

16、廣東佛山市南海區裏水鎮和順料尾村法輪功學員蔣秀珍、張樣開分別於二零一二年四月九日早上十點和四月十八日早上在家中被村委會幹部伙同幾個惡警還有國保人員綁架。蔣秀珍於當天下午被六一零惡徒劫持到湛江洗腦班迫害;張樣開被劫持到三水洗腦班迫害。她們被綁架前幾天,村委幹部帶著幾名惡警到她們家,強迫她們寫所謂的「三書」,還說如果不會寫只要在預先寫的‘三書’上簽個名就行了,並威脅說如果不寫(不簽)就送去洗腦班等云云。她們堅決否定邪惡的迫害,堅信大法、堅信師父,交上去的是:自己自從修大法後得到健康的身體和思想上的昇華;大法沒有錯,大法師父沒有錯,修煉也沒有錯。 最後被綁架劫持到洗腦班迫害。

17、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晚上九時五十分左右,廣東佛山市禪城區法輪功學員馬玉新回家時在樓下被 「六一零」惡警綁架到三水洗腦班迫害。馬玉新的家屬十幾人表示將於五月三十日下午去廣東三水洗腦班,要求無條件要釋放馬玉新。

另:被洗腦班迫害過的還有餘瑞明、李群開、譚美光等人。

五、佛山地區被綁架、抄家、拘留的部份案例

除了被迫害致死、非法判刑、勞教和洗腦班迫害的案例外,被綁架、抄家和騷擾的案例還有:

1.二零一一年六月份,佛山喬軍華,回佛山送真相材料時被蹲坑的警察抓走。

2、二零零二年九月八日,廣東省佛山市九江醫院法輪功學員何斌彥,偕同妻子羅佩賢(未修煉法輪功)到湛江派發真相光盤時被綁架,非法關押於湛江看守所。家中只留下一個剛滿一歲的孩子,全靠親友照顧。羅佩賢所在佛山的會計師事務所得知情況後做了大量工作,希望能營救其出獄,卻遭到了佛六一零」惡徒們的阻撓恐嚇。惡徒們不但威逼該所領導寫下保證書,還勒索巨額款項。

3、二零零四年四月初,佛山市法輪功學員蔡彩影(受過勞教迫害)於失蹤,與她聯繫的五位雲浮學員徐樹華、林靜紅、陳潔群、麥叔、林美華也在四月七日後被綁架,綁架他們時,惡人問他們有沒有和佛山姓蔡的聯繫。在徐樹華家裏,抄走了電腦、打印機,在陳潔群、麥叔兩夫婦家抄了複印機。蔡彩影后被重判十二年。

4、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五日消息:廣東電白縣沙琅鎮法輪功學員黃愛文在佛山派發真相資料時被非法抓捕,被送回電白縣第一看守所。

5、蔣良燕,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和順人,女,六十八歲。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上的各種疾病全部消失,精神飽滿,她與人講大法的神奇以及大法的真相,被惡警知道後,把她從家裏綁架到看守所。

6、韓萍,佛山大學計算中心教師,於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一日左右被佛山惡警綁架。

7、徐妙燕,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七日,被廣東佛山南海區官窯公安分局綁架,並進行非法抄家。

8、陳海班,於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六日七時三十分左右,在廣東佛山南海區桂城東二市場買菜時,被南海區公安局惡警、六一零綁架。

9、 余瑞明,女,五十多歲,佛山人。於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六日,被佛山六一零 綁架。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早上,余瑞明再次被綁架。

10、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至十一月八日止,佛山市六一零對全市法輪功學員進行了大搜捕,據不完全統計,僅禪城區被非法抓捕關押的學員有七人,遭到抄家、強行撬門等不同程度騷擾的有十幾人,有的學員在被迫流離失所,有兩位學員家的防盜門被惡警強行撬開。

11、二零零六年,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勤流鎮六一零不法之徒到大連,要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薛克竟、沙克彬。兩位學員在廣州講真相,被人舉報,遭到邪惡追捕。大連甘井子區六一零配合大連灣鎮邊防派出所行惡,未遂。

12、廣州法輪功學員梁志崧,女,約六十歲,退休財務人員,家住海珠區海幢公園附近。二零零六年一月九日在佛山派發真相資料時被惡人舉報。她在廣州的家被抄,被非法關押在海珠區南洲看守所。

13、劉學玉,女,順德老年法輪功學員;其子段凱文,加拿大法輪功學員,戶口原在廣東順德。二零零五年十一月,段凱文在加拿大控告廣東省省長黃華華迫害大法,黃回國後,惡性不改,為報復,唆使順德六一零多次騷擾段凱文家人,致使其母劉學玉居無定所,流離失所。段凱文曾因不放棄修煉,在廣東遭受過迫害。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四日前,順德六一零二人伙同湖南郴州市六一零到郴州的劉學玉妹妹家找人,未得逞後,又跑到耒陽市。四月十四日、十五日多次伙同耒陽六一零到劉學玉的妹妹家要人,未果後給全家人攝像,連幾歲的小孩都不放過,現家人受到嚴重傷害,惡警還恐嚇家人不允許代領劉學玉的退休工資。

14、何漸升、梁小燕夫婦,在廣東省南海市西樵鎮星記軸承店工作,於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晚上被不法公安再次綁架,小女兒無人照顧。梁小燕曾於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七日上午在自家商店遭遇惡警非法搜查,與梁綺霞被劫持關押於南海市看守所迫害。這次夫妻倆一起再遭迫害,家中只剩下小女兒。

15、麥任明,於二零零七年二月初,在佛山南海市發資料時被惡人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南海看守所。家裏留下其妻與二歲多的小孩。

16、楊振英,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容桂中學老師,於二零零七年初講真相被佛山六一零惡警綁架到勒流鎮拘留所。

17、廣東佛山市南海裏水法輪功學員張開、黃惠兒,於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派發揭露當地邪惡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惡人舉報,於當日被惡警綁架。

18、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廣東佛山法輪功學員李燕群、廈文聰(音)被高明縣惡警綁架。

19、暫住廣東省順德市的外地法輪功學員王姨、高喜及兩名親屬,於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在佛山市發真相資料時被昇平派出所的人員抓捕、抄家。

20、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佛山法輪功學員黎玉珍上班途中被惡警綁架。

21、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九日上午十點多鐘,佛山市南海區裏水鎮和順瑤頭村,兩名惡警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暴打兩名手無寸鐵的婦女、法輪功學員溫燕玲、鐘佩玲。她們提著水果到原和順鎮原「六一零」頭目林彬成家講法輪功真相,林彬成不但不聽,反而暴打、綁架和抄家。

22、二零零七年,南海市大瀝鎮趙玉琳被綁架,惡人把趙玉琳家洗劫到只剩一台電視機。

23、二零零七年三月中旬,廣東佛山市禪城區法輪功學員潭妹(六十多歲)在廣州荔灣區發真相資料時被惡警綁架、抄家。

24、鄧鳳珍,女,六十六歲,惠景城小區居住,二零零八年四月八日早上七點三十分,剛送完小孫女上學回家的她,被蹲坑多日的國安尾隨,當她正開門進屋時,突然從後邊衝出八、九個大漢,直闖入屋,聲言搜查,就在屋內翻箱倒櫃非法抄家,當時只有七十歲的堂姐在家,並不准老人吃早餐,不准上去廁所,在老人堅持下,上廁所還左右兩人看守著,並將老人關在房間一直到十一點多鐘,抄走人民幣一千多元和大法書,強行將鄧鳳珍綁架到石灣看守所,不准家屬見面。

25、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左右,湖南衡陽法輪功學員管厚軍在廣東佛山市被綁架。

26、二零零二年二月,鄧現(七十多歲)和其外孫女因講真相被壞人硬是從五樓拖走綁架關押了十天,至年三十晚才放出。幾年來,惡黨經常電話及上門騷擾。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南海六一零的李樣歡又打電話給鄧現的大女兒進行騷擾。六月初大女兒為盡孝心,要帶老母親到香港一遊,誰料在辦護照時卻被告知鄧現因修煉法輪功而拒絕辦證出境。

27、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三日,佛山地區法輪功學員馬姨遭公安劫持。

28、順德法輪功學員吳佩林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被邪惡之徒綁架。

29、二零零九年二月八日,佛山市羅村鎮法輪功學員伍海英(女,三十一歲左右,大學學歷)在回到她原來工作過的一家工廠講真相時,被邪惡的保安和惡警非法拘捕,非法拘留十五天。其丈夫也受到無理盤問。

30、二零零九年三月七日消息 :佛山市南海區一女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叫黃彩雲(音)。

31、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一日早上九時左右,蔣秀珍在南海區裏水鎮和順管理區蓬衝市場派發真相資料,被當地保安綁架到當地派出所,當地六一零人員及治安員隨即到她家非法抄家。

32、二零一零年八月一日十二點中午點左右,雲浮法輪功學員徐樹新(男、現年五十二歲)在佛山市順德區容桂派發真相小冊子時,被容桂南環派出所惡警違法並強制抓走,並不給吃飯,還違法扣留他兒子徐澤恆的車輛行駛證。

33、二零一一年二月九日下午四時,法輪功學員宋素娥在山水講真相被惡人舉報,被
山水區派出所巫所長帶領二十多人綁走,並帶槍到宋素娥女兒家搶劫。

34、二零一一年四月九日晚約二十二時左右,法輪功學員黃惠燕等在佛山南海鹽步東秀坑窖派發資料時,被當地惡警綁架到南海鹽步社區刑警中隊,並被抄家。

35、二零一一年八月二日,湖北省監利法輪功學員夏昌富被佛山市順德區北滘派出所非法拘留。

36、四川廣漢法輪功學員譚金會於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四日左右在佛山市某賓館遭黃岡警察綁架。

37、廣東省佛山法輪功學員譚桂英,約七十歲,於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九日下午被綁架到瀾石派出所,到深夜二點到她家非法抄家,無搜查到任何物品仍然不放人。

38、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湖北黃岡法輪功學員王玲在佛山市平湖玉器市場
旁一家旅館投宿,被非法闖入的持槍便衣強行帶走。

39、廣東佛山法輪功學員盧理宋(阿盧)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十日晚在佛山瀾石做真相時被綁架。

40、廣東佛山市順德區六一零和當地公安局惡警經常騷擾、綁架、搶劫法輪功學員周桂香,搶劫了周桂香的電腦和大法書籍。

41、二零一一年聖誕節前後,廣東順德容桂白姓法輪功學員(女,遼寧籍,約五十
歲)在散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並被非法抄家。

42、廣東開平法輪功學員何淑芬於二零一二年四月二日在佛山市被「六一零」惡警綁架,被非法關押在佛山看守所。

43、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晚上八點,廣東省佛山市法輪功學員譚桂英在送同學到佛山市第一人民醫院車站搭車時,被兩名便衣綁架,下落不明。

44、二零一二年十月左右,湖南省益陽市南縣法輪功學員張春秋在廣東佛山被綁架,張春秋,男,四十九歲,曾被非法判刑八年和非法勞教一年零九個月。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張春秋從長沙新開鋪勞教所出獄回家後,為生存到廣東佛山打工。

(成文於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全文資料收集截止於二零一二年十月底)

附一:佛山地區惡人惡報警示錄

廣東佛山市派出所治安員孔凡星遭惡報

二零零七年二月六日中午,在南海區裏水鎮和順巡邏的治安員孔凡星見到一位法輪功學員正在街上派發真相資料,他便打電話舉報領賞,並暗中跟蹤,致使這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強行抄家,並被非法關押在南海看守所。

當天晚上九點,孔凡星及另外幾個一起的治安員在大排檔慶祝立功,到十一點三十五分左右,孔凡星突然感到頭痛,於是告別朋友回家找藥吃,可剛到家門(晚上十二點左右)家人還未來得及開門,他就氣絕身亡了。

迫害修煉人不僅自身遭報,還禍及家人,孔凡星的兒子在他死了二十天後又撞車。這事本地很多人都知。

廣東佛山公安高力鋒遭惡報斃命

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和順高邊村公安警察高力鋒,五十歲,是當地一霸,以致當地人提起其人都很厭惡。這幾年來,高力鋒一直很賣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曾直接參與綁架多名法輪功修煉人。多行不義必自斃,高力鋒突然間得了白血病,從發病到死亡只有十多天,死時連他的父母都不知道。死後,公安局瞞著其家人秘密火化,不敢公開。

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大瀝鎮邪黨書記孔世雄遭惡報死亡

原佛山市南海區大瀝鎮邪黨書記孔世雄(同音)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積極追隨江邪一夥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對於法輪功學員的勸善置若罔聞。原本身體一向健康的他於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晚突然死於心肌梗塞,時年五十六歲。

三次迫害李繼常的惡警林斌成患晚期鼻咽癌

三次迫害李繼常的六一零惡警林斌成(南海裏水和順瑤頭村人)已遭報,患晚期鼻咽癌。

附二:佛山地區惡人榜(部份)

佛山610恐怖組織和洗腦班犯罪頭目張永寧。一次一位被強迫洗腦的大法弟子的家屬帶著律師來到洗腦班,嚴辭指出這是「非法拘禁」,要求立即放人,否則就去法院起訴。作為佛山610辦公室主任的張永寧理屈詞窮道:「(洗腦班)是江××讓辦的,要告告江××吧。」

鄭標,佛山市國保科負責人:手機:13827795433;13702900180(99年參與迫害法輪功至今)
鄭標單位電話:0757-82284782 0757-82306082 0757-82306083;家庭住址:廣東省佛山市兆祥路16號201房(即是鴻業新天地小區內)。小車牌是:粵E78187。
彭小洪:佛山市「六一零」負責人:13929986789 國保副大隊長 (99年參與迫害法輪功至今) 手機:13902414501家庭住址:佛山市文華路大塘湧43號(環市公安局宿舍內)車牌是:粵OE1082 辦公室電話:0757-82306004
李樣歡:女,佛山市南海區「六一零」頭目,已上惡人榜,手機13702651133
鐘麗儀:佛山市南海區國保科負責人,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積極參與者,手機13802466883辦公電話:0757-86336371
佛山市南海區迫害法輪功610辦公室負責人:
鄧國雄,手機:13809223582
陳科辦,辦公電話:0757-83382955
葉炳坤,電話:13928611599,單位電話:0757-86286256
王女士,手機:13702754106
郭國營,副主任,辦公電話:0757-2277281,0757-2268221,手機:13823809868

佛山市三水區:
三水女子勞教所三大隊分隊長(時任):古宇虹 警號:4460250
三水省法制所管理科科長:張某
兇狠、粗暴,對所謂不聽話的學員進行肢體上的迫害以及精神上的恐嚇,對絕食的學員進行強制灌食。主管醫務室。
三水省法制所二大隊科長陳瑞雄:道貌岸然,偽善,道德極其敗壞。迫害法輪功罪惡累累
蘇婉三(女):40多歲,包夾「助教」

廣東三水法制學校(即三水洗腦班)電話:0757-87775113
責任個人:
鄭標,佛山市國保科負責人:13827795433
彭小紅,佛山市「六一零」負責人:13929986789
辦公室電話:0757-82306004
李樣歡:女,佛山市南海區「六一零」頭目,已上惡人榜,手機13702651133
鐘麗儀:佛山市南海區國保科負責人,迫害法輪功的積極參與者,手機13802466883
辦公電話:0757-86336371

佛山市公安局: 地址:佛山市禪城區嶺南大道北8號 電話:0757-83336291
佛山市「六一零辦公室」在佛山市政府大院內
佛山市政府: 地址:佛山市禪城區嶺南大道北12號 電話:0757-83320620

佛山市「六一零」非法犯罪組織,電話:0757-82306004;
南海市「六一零」非法犯罪組織,電話:0757-86336371;
南海市公安局國保科,電話:0757-86338461-88062

佛山市禪城區政府: 地址:佛山市禪城區嶺南大道北80號 電話:0757-83381888
佛山市禪城區公安局: 地址:佛山市禪城區江灣一路清水街1號
辦公室電話:0757-82260502 治安大隊電話:0757-82274807

佛山市環市街派出所
地址:廣東省佛山市環市朝安路 電話:0757-83377722

佛山市順德區:
國保大隊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負責人:胡社榮
順德區政法委610辦主任:謝方生(最近才退二線)電話:
13702342943
順德區政法委610辦 科長:左河生 電話:13825561956

發稿:2012年12月09日  更新:2012年12月08日 01:14:48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