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丹東優秀教師趙宏娥一家的遭遇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2/遼寧丹東優秀教師趙宏娥一家的遭遇-266828p.html
【字號】

遼寧丹東優秀教師趙宏娥一家的遭遇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丹東福春小學優秀教師趙宏娥因信仰法輪大法,堅持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多次遭中共公、檢、法部門的迫害,丈夫唐義清亦多次遭迫害,年幼的兒子唐詩雨更是在父母多次遭受迫害的情況下,心理承受沉重的打擊,於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心臟病復發,含冤離世,年僅十四歲。趙宏娥夫婦如今仍身陷囹圄,在中共暗無天日的監獄裏遭受非人的折磨與迫害。

趙宏娥今年四十六歲,丹東福春小學的優秀教師、學年組長、優秀輔導員,因教學成績和各方面優異,多次受到上級教育部門的獎勵和表彰,由她講授的公開課和教案評比多次獲獎。一九九六年趙宏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趙宏娥以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更加嚴格的要求自己,在生活和工作中表現的更加優異。那時每到新學年開始,很多的家長都慕名而來,紛紛要求將自己的孩子送到趙宏娥所在的班級上課。在新學年的家長會上,趙宏娥都要對家長和學生提出一項要求:拒絕一切請客送禮的事情。對於家長和孩子處於感激在節假日和教師節送來的禮品,趙宏娥一律退回。優異的品質受到家長和孩子的一致好評,學校也將她視為教學骨幹,作為未來教導主任的培養對像。

趙宏娥的丈夫唐義清,今年四十九歲,丹東福春小學校辦工廠的工人。兒子唐詩雨,丹東福春小學的學生,患有先天性心臟病,九五年醫院下了病危通知,稱只能活半年左右。九六年經人介紹修煉法輪功,身體一天天好轉,並可以繼續上學,學習成績也非常好。

講真相屢遭綁架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後,為了證實大法,還大法的清白,趙宏娥與丈夫唐義清和孩子唐詩雨一起去北京上訪,結果沒到北京就被警察抓回。在丹東福春派出所,唐義清遭到警察的毒打,一惡警將唐義清踢倒在地,又上去打了唐義清數拳。九九年九月,唐義清在因在外煉功被抓,被非法拘留一個月。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趙宏娥與丈夫唐義清再一次進京上訪,遭綁架關進丹東看守所。趙宏娥被非法拘留一個月;唐義清被非法教養一年。

二零零零年,趙宏娥因向世人講法輪功真相被惡意告發,遭警察綁架,後被非法教養兩年,在瀋陽馬三家教養院遭受迫害。

二零零三年趙宏娥獲釋回到學校上班。三月一日是新學期的第一天,剛一上班,幾個便衣警察便來到學校,稱要對趙宏娥進行調查。校領導找到趙宏娥告知了這個情況,趙宏娥對校領導說:「我不見,我沒有甚麼好調查的。」校領導回來對幾個便衣警察說:「我們這位老師平時表現很好,不會有甚麼事情的。」

可是第二天,幾個便衣警察又來到學校。趙宏娥意識到惡警可能又要對自己進行迫害,便向在場的校領導和老師講自己多年來修煉的體會,講大法遭迫害的真實情況以及自己在瀋陽馬三家教養院受到的迫害,讓在場的人評判一下按真善忍做好人到底錯在哪裏!?知道了真相的同事們很氣憤,紛紛表示支持趙宏娥。在趙宏娥的正念抵制下,惡警迫害趙宏娥的陰謀沒有得逞。

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上午,趙宏娥因有事向領導請了假出去辦事,在樓下取車時她發現有兩個便衣警察進了校門,由於是背對著他們,他們並沒有發現趙宏娥。出校門時趙宏娥向門衛打探了一下,門衛說警察來調查事,當時趙宏娥並沒有想到是針對她而來,就出去辦事情去了。
辦完事剛走到校門口,就聽到一聲問候:「趙老師你好。」趙宏娥本能的回了一句:「你好。」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名警察。警察對趙宏娥說:「我們找你調查一些事情。」趙宏娥義正辭嚴地對警察說:「我沒有犯法,沒有甚麼好調查的。」說完就向學校裏走去。

這時警察已橫臂擋住了校門,想把趙宏娥堵在校門外,以便綁架。趙宏娥正念很強,撥開警察擋在前面的手臂,向校門走去。正在此時剛好打下課的鈴聲,滿校園裏都是天真活潑的學生,惡警們心虛不敢行兇抓人。另一個惡警上前抓住趙宏娥的衣襟,想阻止趙宏娥進校門,趙宏娥當時心態平穩,並沒有被惡警的囂張氣燄嚇住,而是厲聲的對那個惡警說:「請你放手。」

在僵持之際,校長在收發室走出來對趙宏娥說:「有甚麼事情進來說,這樣影響不好。」並叫門衛快些打鈴讓學生提前進教室。誰知這樣一來,因為這個時間正是學生們上課間操的時候,當鈴聲一響,全校師生都排好了隊開始準備做操,正好看著惡警光天化日之下行兇綁架。

這時趙宏娥抓住這個機會,對抓著她的那個惡警更加嚴厲的說道:「你放手,我要控告你。」惡警被她的凜然正氣震懾住了,嘴裏嘟嘟的說:「這是幹甚麼,又不是我找你。」同時鬆開了手,趙宏娥趁機迅速的走進校門向樓內走去。這時就聽後面的一個惡警在對校長喊:「讓她進樓內不是更麻煩嗎?」趙宏娥一聽原來他們是有預謀而來。趙宏娥順利的從學校平時封閉很嚴的側門安全走脫。

這一次邪惡再次預謀對趙宏娥進行綁架迫害,據悉是因為趙宏娥平時向學生講真相,結果被一不明真相的學生家長舉報,最後被迫流離失所。

在趙宏娥堂堂正正的從惡警的眼皮下面走脫以後,惡警們調動了大批的警察把趙宏娥的父母家前前後後圍個水泄不通,對趙宏娥的父母家非法騷擾,非法抄家,折騰了半天甚麼也沒有找到。惡警們不甘心,晚上竟住在趙宏娥的父母家裏「蹲坑」守候,妄圖抓捕趙宏娥。

趙宏娥的父母都是70多歲的老人,哪能經得住他們這樣折騰,母親被嚇得住到別人家裏去了,剩下老父親一人在家裏,晚上一宿都沒有睡好。

丈夫被惡警綁架判刑 兒子在迫害中離世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丹東市安全局的惡警謊稱有電視機找唐義清修理,將唐義清騙至丹東市口腔科醫院附近強行綁架,綁架唐義清後惡警們對唐義清進行毒打、折磨,逼迫他承認一些事情,遭到了唐義清的嚴詞拒絕。唐義清被綁架後,家裏人一直不知他的下落,後經多方面的打聽尋找,才知被惡警綁架到看守所,後未經任何正式的法律程序,就非法判刑四年,被關押瀋陽東陵監獄進行迫害。 在被關押瀋陽東陵監獄進行迫害時唐義清遭到殘酷的迫害,在身體被打得遍體傷,他也沒有屈服。在二零零六年回來半年腿上的肉還是黑的,後來在學法煉功中才恢復正常。

兒子唐詩雨一九九五年因心臟病在醫院診斷後,醫院稱只能活半年左右。一九九六年唐詩雨喜得大法後,身體一天天好了起來,也能像其他的孩子一樣正常上學了。唐詩雨修煉後嚴格的要求自己,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從不輕易浪費一點時間,有時家裏來了客人唐詩雨就一個人拿一個小板凳默默的坐在一旁靜心的學法。有一次跟大人們去旅遊,很多人都到旅遊景點的廟裏去參觀,唯獨唐詩雨不去,問他為甚麼不去,唐詩雨回答道:「不二法門。」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及其幫兇迫害大法後,經受了五次非法抄家,爸爸、媽媽被綁架、判刑的打擊,唐詩雨精神上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和痛苦,正是這巨大的精神壓力和打擊導致唐詩雨心臟病復發,於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五日日含冤離世,年僅14歲。而此時唐詩雨的爸爸唐義清還在監獄裏遭受著迫害,連唐詩雨的最後一眼也沒有看上。

趙宏娥二零零零年因向世人講真相被惡人告發,被非法勞教二年,由於在馬三家遭受了殘酷迫害,回來的時候狀態很差。唐詩雨就每天拉著媽媽讓媽媽讀《轉法輪》給他聽。看著孩子期盼的眼神,為了這幾年二人不在孩子身邊而缺失的愛,便每天陪著孩子讀《轉法輪》,學師父的新經文,經過不斷的讀法學法,趙宏娥很快的擺脫了邪惡對她的迫害、干擾,很快恢復到了正常狀態。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四日晚11時左右,趙宏娥的父母已經入睡。睡夢中突然間被外面的砸門聲驚醒,左右的鄰居們也被這銧銧的砸門聲驚醒。起來一看,原來是三個便衣警察,他們將門強行砸開,闖入屋裏,四處搜查。趙宏娥的父親問:「你們是幹甚麼的,為甚麼砸我們家的門?」其中一人拿出證件說:「我們是警察。」趙宏娥的父親氣憤的說:「你們這哪裏像警察,你們這簡直就是強盜、土匪呀!」惡警們在屋裏四處搜查了一陣,沒有找到甚麼,灰溜溜的走了。

第二天,趙宏娥的父親背上被警察砸得破碎的門到丹東公安局、政法委等相關部門去申訴,對於警察這種嚴重的違法行為,他們一個部門推到另一個部門,沒一個部門能給老人一個公正的答覆,一句公道話。

夫婦倆再遭綁架 身陷牢獄受盡折磨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丹東市公安局惡警對走在上班路上的唐義清強行非法搜身,並綁架了唐義清。惡警從唐義清的身上搜出他們家的鑰匙,然後在振興區帽盔山派出所所長王開春、副所長從樹龍、紅房社區物業、保安人員的協助下,強行打開他們的家門,將正在家裏的趙宏娥綁架。綁架了他們夫婦後,又對他們家進行了非法抄查,抄走了電腦等部份物品。 他們夫婦兩人被關押丹東市白房看守所進行迫害。趙宏娥七十多歲了的老父親每天到帽盔山派出所去要人,遭到拒絕。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三日丹東市振興區法院在沒有通知任何親屬的情況下,對唐義清、趙宏娥夫婦進行非法審判。開庭時,趙宏娥由於心臟病發作,當場昏倒,在家人要求救醫、看守所拒收的情況下,丹東市振興區法院還是再次秘密對趙宏娥、唐義清夫婦進行了非法審判,趙宏娥被判刑九年,唐義清被判刑八年。唐義清上訴被撥回上訴權。趙宏娥被關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進行迫害,唐義清被關押在本溪監獄進行迫害。

遼寧省女子監獄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每一位大法學員都由五、六個最惡的罪犯「包夾」,不准說話,否則就是一頓毒打,一天二十四小時只准去一次廁所。家裏送去吃的東西不是被惡警扣住,就是被它們給扔掉。趙宏娥常被關「小號」,「小號」是秘密迫害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的魔窟中的魔窟,長期非法關押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迫害手段極其殘忍、隱蔽。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小號」時,每天只有雞蛋大小的窩頭四個,兩條鹹菜(有時沒有),禁水,禁止洗漱,禁止換衣服,每天只在規定時間內上廁所,來不及就便在褲子裏,規定上廁所時間只有五分鐘,行動稍慢就非打即罵,每天只能按規定坐在一個牆角,不許雙盤腿,不許走動,不許墊東西,只能坐在冰冷潮濕的地板上。晚上沒有行李,只一床破棉花套,有蓋沒鋪或有鋪沒蓋,身上沾滿棉花,冬天奇冷無比,夏天悶熱難當,還有蚊蟲叮咬,身上密密麻麻的小紅點,奇癢無比。

趙宏娥在二零零九年新年期間被獄警劉傑關入小號迫害一個月。二零一一年趙宏娥和另一法輪功學員背法,被獄警廠長張小兵發現,被獄警於麗傑、楊欣關入小號迫害三個月,三個月後歸隊時獄警還安排全小隊開批鬥會,迫害趙宏娥。

在遼寧本溪監獄,唐義清由於不「轉化」、堅定信仰,這幾年不但受盡這些酷刑折磨,連牙齒也被打掉。法輪功學員被關進監獄,首先被強迫逼寫「四書」、答卷,看光碟洗腦,定期寫思想彙報等。惡警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毆打,有的被打骨折、拳打腳踢,用木棍、木板、膠皮管、皮帶輪番長時間抽打。冬季天冷時,扒光衣服打開門窗,用冷水「淋浴」長時間連續噴澆,連續多日不讓睡覺,由12人分6班輪換監督折磨。

趙洪娥一家的悲慘遭遇只是中共十三年來迫害、迫害法輪功學員罪惡的冰山一角,更多的罪行由於中共的欺騙、迫害不被更多的世人知曉,因此,邪惡中共存在一天,這樣的人間悲劇就仍將會繼續發生。

發稿:2012年12月22日  更新:2012年12月22日 00:35:30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2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