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監獄的獄中獄──心理諮詢室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5/北京女子監獄的獄中獄──心理諮詢室-267419p.html
【字號】

北京女子監獄的獄中獄──心理諮詢室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北京女子監獄是中共耗巨資在北京樹立的所謂「中國人權櫥窗」,從外面路過的人會以為這是一所大學校園,但這裏是一座名副其實「人間地獄」,不僅在肉體折磨上堪比地獄,更有邪惡的精神摧殘,是殘酷迫害北京法輪功學員的黑窩之一,同其它黑窩相比,它迫害的手段更隱蔽狡猾,不露痕跡。

近幾年,北京女監更是加大宣傳力度,編造種種精緻的謊言,欺騙國內外輿論,為自己貼金,有目的地掩蓋發生在那裏的罪惡。北京女監迫害的特色之一就是把旨在促進身心健康的心理諮詢變成了對法輪功學員的精神摧殘,反向變異地利用心理學進行精神迫害是北京女監反人類罪行的一部份,是中共自上而下有系統理論指導的制度性犯罪。

北京女子監獄:從外面路過的人會以為北京女子監獄是一所大學校園,但這裏是一座名符其實「人間地獄」
北京女子監獄:從外面路過的人會以為北京女子監獄是一所大學校園,但這裏是一座名符其實「人間地獄」

掛著堂皇招牌的的北京女子監獄心理諮詢室實圖
掛著堂皇招牌的的北京女子監獄心理諮詢室實圖(網絡截圖)

北京女子監獄的心理諮詢室內部實圖,這裏是女監隔離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獄中獄」、「牢中牢」
北京女子監獄的心理諮詢室內部實圖(網絡截圖),這裏是女監隔離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獄中獄」、「牢中牢」

一、心理諮詢室就是北京女子監獄的「行刑室」

北京女子監獄的心理諮詢,名義上是「注重加強心理健康教育」、「注重加強情感教育」,但對法輪功學員來說,心理諮詢室就是北京女子監獄的「行刑室」,是「牢中牢」,「獄中獄」。

2001-2003年,在老女監,沒有監控器的心理諮詢室就是「行刑室」,被關進「心理諮詢室」,就意味著要避人耳目,剝奪人生理的一切正常需求,接受毫無顧忌的「整治」了,在「心理諮詢室」甚麼都可能發生,裏面有不斷變換花樣地折磨虐待,各種能讓人痛不欲生而無外傷甚至沒有痕跡的折磨手段都被發明出來。被 「熬鷹」不准睡覺,搞疲勞戰,晝夜在裏面接受心理圍攻,不許上廁所,不許洗漱,被罰各種姿勢的蹲,「飛」,「開摩托」,被強迫長時間保持各種奇怪姿勢不能動,被雙盤捆綁,被劈叉等等,以「教育轉化挽救」為名,一切非法的折磨手段在心理諮詢室裏都被允許,還美其名為「幫你修」。

發生在心理諮詢室的酷刑演示圖:劈叉
發生在心理諮詢室的酷刑演示圖:劈叉

法輪功學員龔瑞平、吳嵐嵐、雷曉婷、袁林、許那等都在老女監的心理諮詢室遭受過非人虐待和毒打,董翠芳也是在心理諮詢室受捆綁等肉刑折磨,被拉出去毒打之後在諮詢室離世的。負責老女監心理諮詢的警察吳蕾就多次協助警察反向運用心理學知識,用所謂心理學的「脫敏」方法,在房間的牆上地上寫滿誹謗侮辱師父及大法的話,強拉學員去踩踏,甚至邪惡下流地把字寫在學員的鞋底或身上,強行塞到身體裏,以「脫敏矯治」為名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喪失人性的侮辱,竟是當年「轉化」法輪功的重大科學研究成果。法輪功學員李莉就是這樣被脫光衣服,身上被寫上字或貼上紙條,極盡污辱,逼至精神崩潰的邊緣。

發生在心理諮詢室的酷刑演示圖:
發生在心理諮詢室的酷刑演示圖: 「燕飛」

發生在心理諮詢室的酷刑演示圖:捆綁
發生在心理諮詢室的酷刑演示圖:捆綁

新女監成立後的心理諮詢室,布置得乾淨而溫馨,有沙發茶几和假花等裝飾,牆上還有所謂的明文規定,其外表和真正的實際功用卻形成極大的反差,它是女監隔離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獄中獄」、「牢中牢」,只不過虐待法輪功學員的方式更加隱蔽狡猾,具有迷惑性。當老十區的諮詢室的門口掛上床單時,(本來心理諮詢室的玻璃門是不允許掛簾的)大家都心照不宣地知道裏面在發生甚麼事情,法輪功學員趙秀環、周姿就曾在新女監十區的諮詢室被反覆虐待折磨;女監八區「攻堅」法輪功學員李雪賓時,心理諮詢室就日夜傳出哭喊聲、謾罵聲、呵斥聲,八區的警察妄說李雪賓精神有問題,需要在心理諮詢室裏「矯治」;法輪功學員虞培玲曾由於拒絕去恐怖的「心理諮詢室」,被強行拖抬,受到警察更嚴厲的報復。在四區,劉兵、田玉華、杜鵑等法輪功學員長期被封閉隔離在諮詢室,24小時被反覆強迫聽看誹謗法輪功的錄像,同時被限制各種基本的生理需求,甚至不許上廁所,不許睡覺。

二、監控一舉一動,制定洗腦計劃

在北京女監,法輪功學員一入監,就被要求進行書面心理測試。測試題有好幾本,都是國外研究的心理測試問答,內容包括個人簡歷、家庭婚姻、經濟狀況,性格特點、需求願望等等,通過這種書面測試,警察對學員的知識層次、個性心理、社會生活空間等就有了一個初步掌握,再借助電腦分析做出心理測試的所謂科學結論。通過這些結論來研究、歸類,對每一個學員做出最基本的認定。她們還會從各個渠道收集學員詳細的學歷、職業、工作單位、業績及學員的父母兄弟姐妹、丈夫兒女等等方方面面的情況,然後給她所謂「對症下藥」制定相應的洗腦計劃。早期北京女子監獄負責所謂「轉化」的警察甚至去法院旁聽對北京法輪功學員的判決,了解案情,觀察法輪功學員的現場狀態,在法輪功學員下監前就已經對該學員有了大致了解,下監後住在哪個班,由哪個警察主管,由哪類包夾看管,哪類人負責洗腦等等,都已經提前安排好了。

新來的法輪功學員剛一入監下車就會被全程錄像, 一群被精心組織好的服刑人員會對該法輪功學員噓寒問暖,會幫助她在生活上安頓下來,她們表現出的熱情與友好會取得該學員的信任,其實她們都是負責監視的「包夾」,有明的「包夾」,還有暗的「眼線」,她們的任務就是貼近她,把她的一言一行、思想動向全部報告給監獄警察。

對於堅定者,警察指使包夾全天二十四小時晝夜監控,從早到晚,所有的情緒,對甚麼問題敏感、抵觸、接受,對甚麼事表示高興、擔憂或是憤怒,所有的言行舉止,說了甚麼,有甚麼異常表現,喝了幾口水,看了幾次窗外,上了幾次廁所,睡覺時的表現,等等,都被偷偷地記錄下來,寫成「幫教日記」,隨時彙報。這些書面監控記錄有時甚至上午交一次,下午交一次。警察除了在監視器裏觀察該學員之外,常常一天要召開幾次「包夾會」,聽包夾彙報該學員一天中方方面面的情況及心理動態,如有突發問題,她們會迅速調整洗腦方案,改變策略,「包夾」、「幫教」會隨時被叫出去接受指令。剛來的法輪功學員有的一入監就被安排在心理諮詢室,警察會找藉口說是新來的學員需要被隔離,預防帶進傳染病。如果不認罪「轉化」,有的甚至一直不能回監室,有的回監室也被指定睡在一個特定床位上,一般是下鋪中間的那張床,因為那個位置是電腦監控最清楚的位置,在警察的全天二十四小時監控的監控屏幕上,中心顯現的就是該學員在床上的一舉一動。除了機器監控,夜裏有專門值班的「包夾」看守,上廁所也要監控記錄,還有 「包夾」、「幫教」們十幾隻眼睛的整日嚴密監視,該學員每個不經意的言行都會被上報,都被揣摩猜測,被挑剔指責。該學員不准與任何人單獨接觸,更不能交談,任何一個面視和眼神都被嚴加管理,一旦發現與不被允許的人對視或說話,那個人也會有麻煩了。這種無時無刻的精神圍剿,會使人感受到巨大的精神壓力。

法輪功學員被指定睡在一個特定床位上,一般是下鋪中間的那張床,因為那是電腦監控最清楚的位置

北京女子監獄監室實圖:法輪功學員被指定睡在一個特定床位上,一般是下鋪中間的那張床,因為那是電腦監控最清楚的位置。

三、心理圍攻

負責心理諮詢的警察一般都比較平易近人,她們也被編入洗腦攻堅組。按照心理諮詢員的職業道德,心理諮詢員必須嚴格遵守保密原則,不可以把學員與其談話內容彙報給任何人,所以法律規定心理諮詢室是不允許有聲音監控的。但北京女子監獄的心理諮詢警察完全為監獄的「轉化」洗腦利用,監獄非常知道怎麼去利用這種警察來助紂為虐,它迫使心理諮詢警察違反職業道德,協助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心理迫害。在一個讓你感到寬鬆的環境中,似乎不經意地同你不斷聊天,目的是讓你打開心扉和她們交心,了解你在被洗腦過程中想甚麼,希望甚麼,擔憂甚麼,了解你的修煉前的狀態,長處、弱點、愛好以至隱私。這種聊天她們叫作個別談話,非常頻繁,而且要做記錄向上彙報,供監獄掌握直觀材料。她們的角色看起來好像比較中立,通常是不給學員談「轉化」問題的,她們會和顏悅色的用荒唐的強盜邏輯給你做工作,美其名曰調整心態。比如,如果你不配合洗腦,她勸你要積極配合洗腦,不要抵觸否則就是有人格缺陷;如果你對不讓睡覺有想法,她竟會告訴你要學會忍耐,因為她們警察也常常熬夜;如果在被「轉化」過程中受到警察犯人的打罵虐待,她會勸你要寬容她們,體諒她們,多想他人的好;如果你要揭發檢舉監區的違法犯罪,她會勸你要善解一切仇怨,不要記恨,要為別人考慮;如果你拒絕和心理諮詢警察談話,她會說你心理不健康,人格不健全,如果你說共產黨不好,她會說你有逆反情緒,性格偏激,有反社會人格,需要矯治等等。監區十幾個警察,每個警察可能都被安排在心理諮詢室裏和你談心,一談經常就到午夜後兩點多,天天談,也不明著說不讓你睡覺,但就是選在就寢時間跟你說個沒完,熬著你,而第二天你還必須早起。

當監獄掌握全面的情況後,就進一步觀察學員的情緒,揣摩學員的心理,找到你的薄弱點,適時找茬開始心理圍攻。甚麼時候集體圍攻,甚麼時候個別談話,甚麼時候唱白臉,甚麼時候唱紅臉,由誰唱白臉或唱紅臉,警察都是研究好的,就是要打開你的缺口,讓你身心俱疲,讓你思維錯亂,讓你崩潰,接受她們灌輸的邪惡理論。這就是中國政法系統專門培養的「‘轉化’專家」對法輪功學員的所謂「教育挽救」。

北京女監現在負責轉化的三個「專家」級惡警是黃清華,劉迎春和張海娜,她們都受過心理學的培訓,都擅長玩弄攻心術。原八區監區長黃清華,現在是北京女子監獄反邪教處主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她鑽研心理學和邪悟理論,擅於煽情,因積極迫害法輪功,多次受到政法委的「表彰獎勵」,此人表面看起來很和藹,道貌岸然,實際上非常陰險狡猾。她背地裏授意包夾肆意欺凌侮辱袁林,將其置於一個心理承受的極限境地,然後對她表現出同情關心,給她小恩小惠,利用心理學上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心理,逼迫袁林放棄對女監暴行的控告,接受邪悟並對她和女監感恩涕零;黃清華把龔瑞平隔離關押在一層樓裏,完全封閉管理,斷絕與外界的一切聯繫,除警察和「包夾」外,不許她與任何人接觸,軟硬兼施地用各種心理干預摧殘她,利用人在物理環境隔離時會產生的寂寞、恐懼、壓抑和絕望,讓龔瑞平自己感覺錯亂,自己對自己產生懷疑,不斷暗示龔瑞平精神有問題,利用龔瑞平的正常親情恐嚇她,說如果再堅持法輪功修煉,就會破壞大法,就毀了孩子和丈夫。龔瑞平在老女監已經飽經酷刑折磨,又在黃清華的「心理矯治下」再受摧殘;黃清華不許虞培玲睡覺,使其精神恍惚,思維遲鈍,到處散布說虞培玲有?病,心理不健全,仇恨社會,醜化她,孤立她,為繼續升級迫害她找理由,為自己開脫。

曾任八區監區長的張海娜也很偽善,她經常做出一副非常誠懇無辜的樣子,看起來沒有甚麼警察的架子,卻險惡地笑著整你,使出來的招都是特別陰的。她指揮剝奪張利前的基本生理權利,限制上廁所、不讓睡覺,導致張利前神志不清,然後慫恿包夾設計恐怖場景,渲染恐怖氣氛,使張利前神經崩潰。法輪功學員黃進香因為一直堅持向監獄控告不許她睡覺一事,張海娜就將其妖魔化,說她人格有缺陷,有報復的心理,為心理圍攻她找藉口。

在四區,原監區長劉迎春,號稱「教育轉化有絕招」,對所謂「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剝奪其寫信、打電話的權利,李桂平就多年不能接見家屬,劉迎春卻倒果為因,反而誣蔑李桂平「自私,只顧自己,不顧家小,沒有親情」,說她「心理陰暗」、「頑固,偏執」,需要矯治,慫恿警察加大力度對她進行所謂「親情感化」,群體脅迫恐嚇,苦肉計,親情施壓,株連等等,其實就是利用人的正常情感對李桂平進行心理折磨,使其長期在痛苦煎熬中度日。

以上幾例迫害,竟都成為這三個所謂「專家」的工作成績,得到了中共邪黨的褒獎,可見北京女子監獄利用心理諮詢實施的反人類罪行是從上到下的貫徹下來制度性犯罪,其根源是中共邪黨對整個國家司法系統的脅迫犯罪,也是中共所脅持的國家犯罪。

總之,以尊重人性和具有普遍關愛為基礎的心理諮詢和心理矯治,本來旨在緩釋心理壓力,疏導心理障礙,解決精神痛苦,在北京女監完全成為殘害人身心的障眼術,所謂「人性化管理」、「科學管理」、「尊重服刑人員的人格」完全是彌天大謊,它的心理諮詢和心理矯治,就是變異的利用心理學扭曲正常人的思維方式,摧殘正常人的心理健康,就是要把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矯治成不分善惡,出賣良心,滿口謊話空話套話的人。北京女子監獄的邪惡就是中共邪惡的縮影,其變態的摧殘控制方法發展到無以復加的地步,是歷來中共政治運動中最黑暗荒誕部份的再現,深刻認識到這些,才能清醒認識到中共邪惡的本質,它沒有任何道義原則,一切都絕對為其集團利益服務,所以它能無所不用其極的變異一切文化科學,給人類文化中的任何概念更換內涵,然後用這些變異概念去控制人的精神,改造人的思想,毀滅人的良知。其滔天罪惡,天理不容,解體中共,勢在必然!

北京女子監獄惡警黃清華
北京女子監獄惡警黃清華
北京女子監獄惡警劉迎春
北京女子監獄惡警劉迎春
北京女子監獄惡警張海娜
北京女子監獄惡警張海娜

發稿:2013年01月05日  更新:2013年01月05日 01:02:07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3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