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興安嶺血雨腥風十三年(二)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3/大興安嶺血雨腥風十三年(二)-267737p.html
【字號】

大興安嶺血雨腥風十三年(二)

—— 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部份案例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三日】中共十三年來殘酷的迫害使眾多的黑龍江省大興安嶺法輪功學員家庭妻離子散,流離失所。無數的學員被非法抄家、騷擾、勞教、判刑、劫持洗腦班、精神病院,致傷、致殘、致精神失常甚至被迫害致死。

這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有教師、護士、官員、退休幹部、工人,也有純樸的農民、家庭婦女。有三十歲出頭的風華正茂的姑娘小伙,還有七、八十歲的高齡老人。有的是在劫持後幾天就被迫害溘然辭世;有的是在勞教所、監獄、看守所的長期酷刑折磨中死去;有的是在遭綁架、騷擾和恐嚇中鬱鬱而終。我們搜集到的這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案例僅僅是一部份,更多的由於種種原因而無法統計。

(一)、白髮送黑髮人間慘劇

1、於忠柱,男 ,黑龍江省大興安嶺松嶺區古源鎮法輪功學員。
於忠柱是一個善良正直、熱心幫助他人的好青年,由於堅修法輪大法,被黑龍江省泰來監獄迫害致死,年僅三十九歲。

于忠柱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下午五點半,大興安嶺地區公安局副局長劉亞州、國保局馬荃、松嶺區公安局副局長付振東、松嶺區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王敬凱、松嶺區公安局六一零關崇榮等,伙同韓家園公安局、古源派出所,古源社區街道委主任等幾十人強行將松嶺區古源鎮法輪功學員於忠柱、妻子孫麗娟、法輪功學員王玉紅、左偉雁等綁架,一週後又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李亞娟。於忠柱等法輪功學員從家一直被惡警們用厚衣服蒙著頭、捂著臉,手銬反銬著手,被惡警們緊緊的拽著胳膊,於當晚劫持至離古源鎮很遠的韓家園看守所和十八站看守所關押迫害。

被酷刑折磨

於忠柱、王玉紅、李亞娟被非法關押在韓家園看守所,法輪功學員們被酷刑逼供,逼照相、罰站,銬鐵椅子,暴打等等摧殘。於忠柱、王玉紅被長時間雙手後背過去用手銬銬在一起吊在暖氣管子上,蹲不下,站不起來,只能貓著腰。王玉紅的手腕子上留下了深深的傷痕。韓朝不讓王玉紅上廁所,還手拿兩個礦泉水瓶子來回反覆倒水來刺激她。李亞娟的腿被酷刑的麻木,不好使。趙培金被銬鐵椅子上刑一宿,晚上天很冷,趙培金只穿一件坎袖上衣,惡警們輪流逼供,還指使女刑事犯打趙培金。於忠柱被強迫長時間坐冰冷的鐵椅子。惡警們暴打於忠柱,挑動惡犯欺負於忠柱,一頓飯只給一個不大的饅頭,都吃不飽。

又一次刑訊逼供,於忠柱被惡警打的身體虛脫,全身出冷汗,好幾天沒緩過勁來。當時和他關押一個牢房的犯人都看到了。

參與審訊迫害的惡警有:大興安嶺地區行署公安局副局長劉亞州,大興安嶺地區國保局馬荃,韓家園公安局局長劉亞友和尹志峰、王雲龍、季春雨三個副局長、刑警大隊副科長韓朝、原韓家園新興派出所所長寧英偉(現在是韓家園看守所所長),韓家園刑警隊的惡警、哈爾濱姓王的五十多歲的網特等,為了達到他們邪惡的目的,他們輪流酷刑逼供,甚麼手段都用。於忠柱、孫麗娟、李雅茹、趙培金、佐偉雁、王玉紅、李亞娟對非法關押、酷刑等不公正的對待絕食抗議,看守所無人問津。

被非法庭審

八位大法弟子都請了辯護律師。可是在開庭前,司法部門不讓律師與當事人法輪功學員見面,不給卷宗,為難律師。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黑龍江大興安嶺呼瑪縣偽法庭對於忠柱、孫麗娟等八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法官李恆江稱此案不公開審理,經辯護律師嚴正抗議,才不得不公開審理,但是,卻將簡易法庭臨時設在大興安嶺韓家園林業公安局看守所的會議室。

所謂的「公開審理」還不允許旁聽者進屋,只能在走廊做旁聽,開始時,還把門緊緊的關上,在律師強烈要求下,才把門打開,讓走廊做旁聽的人能聽到聲音。大興安嶺韓家園林業局沒有法院,由大興安嶺呼瑪縣法院受理此案。

在開庭過程中,法輪功學員們當庭指出辦案警察非法扣押他們私人物品如:手機、電腦、新購買的還沒開封的光盤播放機等等東西時,公訴人張志鋼當時搶著說:「物品都扣押,不能還給他們。」

於忠柱在簡易法庭上指出辦案惡警韓朝等人對他採取刑訊逼供的犯罪事實,法官李恆江和公訴人張志鋼(大興安嶺呼瑪縣檢察院起訴科科長)面無表情,冷漠無動於衷,根本不去過問。在律師的強烈要求下,法庭才派他們的同伙去調查,同伙沒去調查反而恐嚇和於忠柱在一起的犯人,不許出來作證,誰作證誰倒霉,嚇的犯人都不敢作證,由於無人敢做證人,此事不了了之。

二零零九年一月,於忠柱和王玉紅被枉判六年,於忠柱的妻子孫麗娟被枉判四年,左偉雁四年,李亞娟三年。法輪功學員們對不公正的判決提出上訴,上訴到大興安嶺中級法院。他們的上訴不但沒得法律的保護,大興安嶺六一零的惡人反而揚言要抓捕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的律師。

被綁架至監獄迫害致死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十點鐘,韓家園公安局韓朝、董傑(韓朝的妻子,國保大隊惡警)、韓家園看守所的副所長、胡某等十多個惡警秘密綁架於忠柱至黑龍江省泰來監獄繼續迫害。

於忠柱在家時,身心健康,身體素質非常好,在韓家園看守所非法關押八個多月,被辦案惡警的刑訊逼供,酷刑暴打,都沒有倒下,劫持進黑龍江省泰來監獄不到一年,就被迫害死了。一個身強力壯的年輕人,是在甚麼情況下被折磨死了呢?泰來監獄惡警的邪惡程度是讓人難以想像的,惡警們利用惡犯摧殘折磨法輪功學員,惡犯們為了掙分,得到惡警的欣賞,就暴打、摧殘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於忠柱的家人突然接到泰來監獄的電話,通知去泰來醫院。於忠柱在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晚二十二時被泰來監獄迫害致死,一月十六日屍體未經檢驗就被強行火化,僅僅三十九歲。一個鮮活的生命,就這樣過早的離世了,離開了他白髮蒼蒼的父母,離開了還在被非法關押的妻子,一個美滿的家庭就這樣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了,蒼天都為這個家庭落淚。

2、李海燕遭酷刑折磨致死

李海燕,女 ,三十歲,內蒙古鄂倫春自治旗大楊樹鎮法輪功學員。李海燕自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因堅持修煉大法、講真相被數次綁架,遭酷刑折磨,被迫害成肺結核。二零零四年九月被保外就醫後,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清晨四點左右李海燕含冤離世。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李海燕被大楊樹公安分局惡警酷刑折磨導致胸膜結核,於二零零一年六月份被勒索錢財近萬元才被放回家。李海燕回家後學法煉功身體康復,病狀全部消失。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黑龍江省加格達奇資料點被黑龍江省嫩江縣和九三農場及加格達奇的惡警破壞,李海燕遭綁架關押在加格達奇看守所。在審訊時李海燕因不配合惡人,不說姓名地址,被酷刑毒打十四個小時,遍體鱗傷,惡徒將她卡在老虎凳上,用鐵條皮帶抽打,背部打的青紫,腿不能行走。在用刑期間被往鼻孔插入點燃的香煙,往嘴裏灌酒,迫害期間絕食十多天,灌食兩次後腹部積水,不能吃飯又被非法判刑十三年綁架至哈爾濱女子監獄。

在哈爾濱女子監獄,李海燕慘遭多種酷刑折磨,被迫害成肺結核。於二零零四年九月二日保外就醫,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清晨四點左右李海燕含冤離世。九點多由片警張喜齡(音)、民政和街委主任等幾人匆忙拉去火化,年僅三十歲。

3、三十歲的馬志剛被乘警活活逼死

馬志剛,男,三十歲,黑龍江省松嶺區古源鎮小學教師,松嶺區法輪功學員,馬志剛在一九九六年開始學煉法輪功。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二日馬志剛乘坐由加格達奇開往北京的1468次列車。在火車上馬志剛看到法輪功真相資料,正在翻看之時,被乘警發現,對馬志剛非法盤問審訊,逼問法輪功真相資料的來源。在途中轉乘由北京返回加格達奇的1467次列車,該車乘警馬玉文、呂樹濤劫持馬志剛回加格達奇。途中兩乘警又一次非法審訊馬志剛,遭到拒絕。兩次審訊給馬志剛造成巨大的精神壓力。據說在火車開通時被迫墜車,搶救無效,年僅三十歲的法輪功學員馬志剛就這樣被惡警逼死了。

馬志剛去世後,迫害兇手兩乘警都不能說明馬志剛當時是如何墜落車下的,加格達奇鐵路公安分處,不僅不安撫馬志剛的家人,為了推卸責任進一步加害法輪功學員,動用警力到馬志剛的家鄉四處羅列所謂「罪狀」,說馬志剛此次上京是為了搞串聯等等,又是找證據又是找證人,把單位加封條,嚴重影響該單位正常辦公,迫害的單位、家人人心惶惶。

(二)、社會精英被迫害致死

1、清正廉潔的稅務幹部被泰來監獄迫害致死

盧玉平,男 ,五十一歲,大專學歷,是大興安嶺地區松嶺區地稅局上下公認的清正廉潔的典範。一九九六年被評為「清正廉潔建設先進個人」。曾就職於大興安嶺地區松嶺區地稅局。盧玉平早年患有胸積水等疾病,一九九五年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他嚴格按真、善、忍原則要求自己,將以前拿單位的東西都送回單位;主動與同事化解矛盾;單位將他由原來的科室工作調到基層去收費,他服從分配、任勞任怨、不貪不佔、主動把工作做好。

盧玉平

盧玉平因堅信「真、善、忍」大法,被綁架迫害,受盡酷刑,枉判十四年,在齊齊哈爾市泰來監獄被迫害的骨瘦如柴於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日下午在泰來監獄含冤離世。
被劫持泰來三棵樹監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松嶺區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及松嶺區地稅局的不法人員威逼要挾盧玉平放棄修煉,他始終堅信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大興安嶺地區紀檢委對盧玉平成立所謂的專案組,對他在社會上和單位工作的所作所為進行全方位調查,最後由大興安嶺地區地方稅務局局長梁興中宣布調查結果,說他「多年來在稅收戰線上,沒貪污一分錢,沒有一件勒、卡、要、報等違紀行為。」稅務局韓局長到看守所看望他時流著眼淚說:「盧玉平是一個難得的好幹部!」

一九九九年十月,盧玉平被大興安嶺地區松嶺區法院以莫須有罪名非法判刑三年,劫持泰來三棵樹監獄迫害,於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二日獲釋。

在加格達奇看守所被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盧玉平正在對非法強判三年申訴期間,又被嫩江九三農場刑警隊馬勇一夥綁架,劫持加格達奇區看守所。值班惡警王華在值班室對其非法搜身,搜出二百多元現金,開票入帳。隨後幾個便衣又搜了一遍,然後強行將其帶到審訊室,用手銬將其雙手反銬在鐵椅子上,雙腳和身體也被固定在鐵椅子上,穿著單衣,鞋被脫掉。隨後在惡警馬勇的指揮下,對盧玉平肉體摧殘和人格侮辱。

惡警們從上午十時到半夜零時,連續對盧玉平身心摧殘長達十四小時。惡警馬勇見沒任何口供,最後對值班惡警王華說:「把他送進死刑管號。」

被非法判刑十四年劫持到泰來監獄

二零零二年十月,大興安嶺地區加格達奇區法院對盧玉平秘密冤判十四年。加格達奇區法院阻止盧玉平的辯護人依法參與,又阻撓盧玉平上訴,甚至不惜以偽證定案。

盧玉平在泰來監獄非法關押初期,由於監獄強迫他「轉化」,給他戴支棍等酷刑折磨他,妄圖摧毀他的意志。

二零零三年三月,盧玉平被劫持泰來監獄五監區。半年後正是進入冬季時候,盧玉平等眾多法輪功學員堅持煉功,遭到監獄及包夾惡犯的嚴重迫害。
看管盧玉平的四個惡犯是李龍、賀海龍、高小明、張志強。五監區副教李剛和分監區長鄂旭鵬等惡警,給看管盧玉平的四個惡犯下達死令:「不在乎手段,只要結果,整死了算白死,弄個材料一交就完事了。」幾個犯人在惡警的指使下,對盧玉平迫害的手段就更為殘忍。只要盧玉平每天一煉功,惡犯就拳腳相加。惡警李剛、鄂旭鵬見犯人張志強不夠邪惡,就換了一個惡犯陸登。他們每天將煉功的盧玉平拖至洗拖布的大污水箱裏,強行按住,污水沒到頸部,待棉衣棉褲透濕後,再將其拽到窗口,待全身凍硬後再將其放到監舍地上。盧玉平已經凍僵了,臉色煞白、嘴唇哆嗦、說不出話來。當全身的冰化透,身子緩過來後,盧玉平繼續煉功。氣急敗壞的惡犯便踢球一樣將盧玉平一腳踢到這裏,一腳再踢到那裏。只要惡犯一停手,盧玉平就繼續煉功。惡犯路登頓生歹意,惡狠狠的用手使勁攥捏盧玉平的睪丸,痛的盧玉平喊的聲音都變了,淚水不住的流。幾天後盧玉平的睪丸腫得如拳頭般大小,行走艱難,可就是這樣,盧玉平依然沒有放棄煉功,最後惡徒們把盧玉平打的有氣無力。

屢遭酷刑折磨致死

二零零四年初盧玉平到一監區一分區時,監獄每天都派一個科長親自指揮惡警、惡犯逼其出工,不從就將盧玉平抬出去,只穿單衣、不穿鞋,幾個惡犯就架著他出工。從監舍到監區出工地點約一公里左右,北方的四月冰雪還未融化,人們都裹著棉衣,可是,盧玉平卻被穿著單衣、光著腳在雪地裏走,邊走邊煉著動功動作。惡警指使叫大猴子的惡犯對盧玉平毒打,逼出工,盧玉平被連拖帶拽的拖入車間,衣服的扣子被拽掉,衣服多處被扯壞。到了車間,惡警叫惡犯將盧玉平鎖在電線桿上或逼其坐在水泥地上,煉功就遭毒打。有人見他穿的太少,給他送棉衣,惡犯不讓穿,還把他的棉衣扯破了。幾天後,盧玉平在監舍的道子裏手扶著牆,被惡警打的行走異常艱難。

二零零六年三月,大法弟子盧玉平被非法關押在泰來監獄一大隊一分隊。警察逼其出工,從監舍到監區出工地點約一公里左右,可是邪惡的警察不讓其穿鞋,光著腳在 雪地裏行走,且惡警時常指使犯人毒打他。盧玉平在如此精神與肉體的摧殘之下,他的身體每況愈下,於二零零六年四月左右住進泰來監獄醫院。

醫院以灌藥等形式迫害他,他拒絕服藥,犯醫總打他、犯人也打他,致使他的腎被打裂、胳膊被打殘,犯醫與犯人用器具撬他的嘴灌藥,使其滿口牙鬆動,吃不了硬東西。盧玉平在監獄醫院陸續住院三年多,患嚴重肺結核;身體多處器官衰竭;不能吃飯;不能睡覺;一米七八左右的身體瘦成一副枯骨架;長年不分晝夜的煎熬使其 兩眼發直、發呆。期間,盧玉平曾向獄方要求釋放,可惡的獄警卻藉機要挾「不寫三書(「轉化」、悔過、決裂)不能放人」。 二零零七年四月七日,盧玉平不能進食,身體日漸消瘦、脫像、瘦的皮包骨,被轉入泰來監獄醫院,五月下旬醫院通知盧玉平病危且辦保外就醫。七月中旬泰來監獄人員到松嶺區六一零、政法委、松嶺區委等部門協商盧玉平保外事宜,松嶺區六一零、政法委、松嶺區委等部門無視盧玉平生死,不同意接收。

五月二十三日,泰來監獄通知家屬盧玉平病危,家人再次找當地六一零、政法委、松嶺區委等部門要求保外,可是當地「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政法委、松嶺區委等部門不顧法輪功學員的生死,拒絕放人。

盧玉平生前與兒子在一起的幸福時光
盧玉平生前與兒子在一起的幸福時光

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日下午,盧玉平在泰來監獄含冤離世。

2、女教師李鳳霞被內蒙古惡警迫害致死

加格達奇區第六中學女教師李鳳霞為弟弟李鳳飛請律師做無罪辯護,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被鄂倫春旗阿里河公安局國保大隊孫權等警察綁架,並於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被迫害致死,年僅五十四歲。

李鳳霞

李鳳霞的弟弟李鳳飛,今年五十二歲,鄂倫春旗大楊樹鎮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九日晚,以大楊樹鎮公安局李本學為頭目的專案組伙同鄂倫春旗刑警大隊的惡警把李鳳飛關押在大楊樹公安局四天四夜。二零一零年四月二日,李鳳飛被劫持到阿里河看守所,原本身體健康的李鳳飛已被折磨得走路都打晃。看守所的犯人在惡警的指使下多次對李鳳飛大打出手。

李鳳霞聽到其弟遭無端迫害,從加格達奇數次到大楊樹鎮公安局要求放人,公安局的惡警(據悉:是局長侯清傑的助手)對李鳳霞一頓暴打,拳頭打,薅頭髮,最後雙手往死裏掐李鳳霞的脖子。惡警口中還說:在內蒙古還沒有人敢為法輪功說話,還要人,膽子太大。

為了替弟弟討回公道,李鳳霞多次到阿里河公安局要人,一次也沒讓見。李鳳霞為弟弟聘請了北京正義律師,惡警們也不讓律師見李鳳飛。李鳳霞與律師一同找到局長張彥華,張某不給簽字,後李鳳霞一行又找到政法委,政法委相關人員說:我們管不了公安局。最終,北京律師也未能依法會見到李鳳飛。最後阿里河法院工作人員同意律師可以閱李鳳飛捲宗,但不可以複印。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上午,鄂倫春旗阿里河法院對李鳳飛、孫麗鳳、 劉春勛、陳麗四名法輪功學員庭審,李鳳霞聘請的北京律師為弟弟李鳳飛依法進行無罪辯護。兩位律師為李鳳飛做了有力的無罪辯護,對公訴人非法指控的「犯罪」事實逐條給予明確的法律分析,每一項結論均為無罪。審判長問公訴人對律師的辯護有甚麼意見時,檢察院公訴人回答說:沒有意見。

法院對律師的無罪辯護十分不悅,對其他法輪功學員的審理只走個形式,很快結束。當時偽法庭上的惡警沒收了律師的筆記本電腦,開庭後李鳳霞將筆記本電腦要了回來。

開庭結束後,大楊樹鎮公安局派出便衣開始跟蹤李鳳霞,李鳳霞沒有思想準備。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李鳳霞的女兒剛出去下樓買東西,一會兒就有人敲門,李鳳霞以為是女兒回來了,很快開了門,沒想到闖進一幫惡人將李鳳霞綁架。當時參與綁架的惡警有阿里河公安局國保大隊孫權(此人40歲左右,1.75以上)等。為了搜集加深迫害李鳳霞的所謂證據,惡警們還繼續跟蹤她的家人,綁架了她的女兒和小姑子。

李鳳霞被綁架後,家人多次去看望,去要人,看守所一次也沒讓見,互相推脫,總說這個人不在,那個人不在。二零一一年剛過完年的一天,阿里河法院突然對李鳳霞非法開庭,家人沒一個人到場。最後法院因證據不足將案子駁回公安局,公安局本應該放人,可是還繼續關押李鳳霞。期間家人多次要人,公安局和法院來回推,仍然不讓家人見,也不放人。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下午,鄂倫春旗阿里河公安局惡警來到加格達奇區第六中學找到校長司炳江,聲稱該校女教師李鳳霞二十八日中午在看守所「腦出血死亡」,學校找到李鳳霞的丈夫李萬林「通知」此事。他們說李鳳霞有病了,當家人趕到時,李鳳霞早已被迫害死了。

李鳳霞原來一百三十多斤的體重,已經被折磨的僅剩八十來斤重,可想而知她遭受了怎樣殘酷的折磨。李鳳霞死後有關部門仍不讓家人見屍體,至今阿里河公安局也不給個說法,李鳳霞的遺體至今停放在阿里河殯儀館。

李鳳霞在生前修煉法輪功身體非常健康,沒有任何病史,被中共邪黨的看守所非法關押八個多月就被迫害致死。出於對邪黨的懼怕,家人敢怒不敢言。

3、原房產科職工張秀春迫害得枯槁瘦骨致死

張秀春,女 ,六十歲,家住大興安嶺圖強鎮,原是房產科的職工。張秀春以前常年多病,修煉法輪功後,獲得了健康的身體。二零零六年八月四日上午,張秀春正在家中做家務,被突然闖入家中的圖強公安局、國保大隊、六一零等部門的一夥壞人綁架、抄家,把家裏翻得亂七八糟。參與綁架者有:六一零的趙民,公安局副局長董貴森,圖強鎮公安局國保大隊副隊長孫立峰、惡警郭嗣紅、孫林峰、胡瑞民、高國友等,及四連派出所多名惡警。張秀春被非法勞教二年。

張秀春

張秀春在被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迫害期間,因不放棄信仰,惡徒不讓張秀春上廁所,致使大小便便在褲子裏。在長期高壓勞役下,導致她的身體每況愈下,糖尿病復發,長期尿失禁,視力下降。勞教所的惡警還逼迫她參加奴工勞動,每天被逼奴工十多個小時,惡警副大隊長符成娟還惡狠狠的對張秀春說:累死你個老傢伙。
當勞教所與圖強警方聯繫,辦保外就醫一事時,圖強警方以奧運為由拒絕辦理,一直拖到期滿,還加期一個月。當時,張秀春已經骨瘦如柴,期間一直處於昏迷狀態,終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含冤離世。

4、教育局副局長被迫害致死

李雅茹,女,大興安嶺地區韓家園林業局教委副主任,黑龍江大學畢業。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對法輪功迫害後,因為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兩次遭到黑龍江省韓家園公安局關押迫害,後又被大興安嶺呼瑪縣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出現白血病,於二零一一年七月末含冤離世,年僅四十八歲。

在法輪大法中受益

李雅茹修煉法輪大法後,按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身心受益,看上去只有三十歲,比實際年齡年輕漂亮很多。生活中,李雅茹為人和善豁達寬容,經常主動關心幫助他人,是一個好母親,也是一個好妻子,她家庭美滿幸福,讓人羨慕。

李雅茹才華橫溢,工作兢兢業業,為人和善,和各校教師相處的非常融洽,是出色的好幹部,以前是家長、學生公認的好語文老師。後被提拔為中學副校長。

在學校公開投票選舉中,李雅茹被以修煉法輪大法為理由,上級部門讓他人頂替了校長的位置。李雅茹丈夫在升職局長時,以妻子修煉法輪大法為由,被取消了升職的資格。就是這樣李雅茹沒有怨言,把教委難度大的教育改革這方面的工作主動承擔下來,還是默默認真的工作。由於李雅茹工作出色,受到各學校教師的好評,領導們的讚譽。

被看守所非法關押、奴工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李雅茹被韓家園派出所片警騷擾,因不配合邪惡,被非法關進韓家園看守所二個月。

在非法關押期間,李雅茹和其他法輪功學員遭受了種種侮辱和折磨,早上三、四點鐘就被韓家園看守所所長張金常,惡警徐海叫起來,給看守所和他們家幹活,翻木耳段,用手推車拉大糞,給菜地灌糞湯子。炎熱的夏天中午太陽高照時,被逼著在看守所院裏或地裏拔草,惡警們故意曬法輪功學員,還不給學員水喝,同時被非法關押遭受迫害的還有趙培金及其他六名法輪功學員。

再被綁架、遭受刑訊逼供等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晚,李雅茹的丈夫被單位領導們騙走,韓家園公安局局長劉亞友和副局長尹志峰帶領二十多個惡警及網管,突然破門闖入,強行綁架,當著她孩子的面把她非法抓走,然後抄家,搶劫。惡警們逼迫李雅茹坐在凳子上,前面擺上幾本大法書拍照,然後綁架到局長辦公室刑訊逼供。

呼瑪縣韓家園李雅茹等十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十天後,韓家園公安局韓朝、國保大隊、六一零伙同大興安嶺地區公安局、國保局、松嶺區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王敬凱、六 一零關崇榮、古源派出所、委主任等一夥惡警綁架了松嶺區古源鎮王玉紅、於忠柱、佐偉雁、孫麗娟、李亞娟五位法輪功學員至十八站和韓家園看守所。

法輪功學員遭到刑訊逼供、逼照相、罰站,銬鐵椅子,暴打、辱罵等等迫害,參與審訊迫害的惡警有:大興安嶺地區行署公安局副局長劉亞洲,大興安嶺地區公安局馬荃,韓家園公安局局長劉亞友和尹志峰、王雲龍、季春雨三個副局長、刑警大隊副科長韓朝、韓家園新興派出所所長寧英偉(現在是韓家園看守所所長)、刑警隊的惡警、哈爾濱姓王的五十多歲的網特等,為了達到他們邪惡的目的,他們輪流行刑逼供,甚麼手段都用。

家人也受迫害

單位呼瑪縣韓家園教委劉書記和李雅茹的丈夫,因為在開庭時證明李雅茹工作出色,而受牽連被停職,其丈夫在壓力面前也被迫與她離婚。李雅茹被強行開除工職。在韓家園林業局與李雅茹同時被綁架的還有其他九名法輪功學員。

被冤判三年劫持黑龍江女子監獄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黑龍江大興安嶺呼瑪縣偽法庭對李雅茹、趙培金、色桂榮、王玉紅、於忠柱、佐偉雁、孫麗娟、李亞娟八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偽法官李恆江說不公開審理,經過八位律師的抗議,才不得不公開審理。所謂的「公開審理」是旁聽者不允許進屋,只能在走廊聽,開始時還把門緊緊的關上。在強烈要求下,才把門打開,讓走廊做旁聽的人能聽到聲音。大興安嶺韓家園林業局沒有法院,由大興安嶺呼瑪縣法院受理此案。簡易法庭臨時設在韓家園林業公安局看守所的會議室裏。

在法庭開庭過程中,於忠柱等法輪功學員當庭指出辦案惡警韓朝、劉亞友等人對他們採取刑訊逼供、暴打、酷刑等迫害,偽法官李恆江、邢政和公訴人張志鋼等人面目表情冷漠、無動於衷。

這八位法輪功學員被冤判三至六年,李雅茹被枉判三年。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十點鐘,韓家園公安局韓朝及妻子董傑,韓家園看守所副所長等十多個惡警秘密綁架李雅茹等八人分別劫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和黑龍江省泰來監獄。

被黑龍江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李雅茹被劫持到所謂「攻堅區」九監區,遭受群「幫教」「包夾」的輪流轟炸,逼迫她寫「四書」,強行洗腦,逼迫放棄大法修煉。

李雅茹被逼迫挑摘冰糕棒,扛袋子,編織小車坐墊等等,長期超負荷的勞動。早晨五點半起床,手磨起了老繭、手裂了忍著疼痛還被逼著奴工。每人晚上都被分任務,幹活到晚上十點鐘左右,就這樣周而復始,每天都這樣機械的被迫繁重勞動。

二零一零年五月份,李雅茹一直低燒,頭暈渾身無力,口乾舌燥,嗓子說不出來,晚上難受的睡不了覺,就坐在小板凳上等天亮,就這樣的情況下李雅茹還被繼續奴工勞動,拖到七月中旬,天氣非常炎熱,她都冷的發抖,蓋著大厚被子還冷,她被迫害的病成那樣卻無人過問,李雅茹最後被折磨的骨瘦如柴。

李雅茹在哈爾濱女子監獄被非法關押期間,由於長期被繁重的奴役勞動和非人的艱苦生活,再加上惡警逼洗腦放棄修煉,身心痛苦疲憊,被迫害成白血病。家人給辦了保外就醫,回家後不到一年,在二零一一年七月末李雅茹就含冤離世。

黑龍江女子監獄的迫害使她早早的離開了她的親人,年僅四十八歲。她是那麼年輕,那麼有才華,她的離世給她所有的親朋好友留下了深深的傷痛和無法彌補的損失。

(三)、六十歲以上老人被迫害致死案例

大興安嶺是高寒地區,六、七十歲就被看作是歲數大的老人了,在家裏和社會上都被視為照顧的對像。大興安嶺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歲數大的老人佔多數,這些善良的老人們生前承受了非法關押、殘酷的毒打、奴工折磨、恐嚇騷擾等等迫害。

1、六十八歲的張秀芝被黑龍江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大興安嶺加格達奇六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張秀芝,被非法判刑,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只能用針管往胃裏推食物來維持生命,於二零一二年春含冤離世。從哈爾濱監獄回家後,張秀芝老人說哭就哭,說笑就笑,笑起來就沒完,面目表情都不正常,家人懷疑女子監獄給張秀芝打了毒針或灌了甚麼藥物。

張秀芝老人,家住大興安嶺加格達奇,一九九六年開始學煉法輪功,之前患高血壓等疾病;煉法輪功後身體獲得了健康。二零零零年張秀芝去北京證實法輪大法好,被加格達奇公安局非法勞教二年,劫持在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

二零零三年三月,張秀芝被當時四十多歲的苗某某惡告。張秀芝被加格達奇國保大隊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後來張秀芝被加格達奇和大興安嶺地區中共邪黨公檢法扣上莫須有的罪名枉判五年,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在位於哈爾濱的省女子監獄,張秀芝被強迫洗腦,逼迫做奴工等等。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張秀芝等法輪功學員被送入小號折磨,當班幹事曹靜雲扒去她們所有內衣褲只穿褲頭,二十四小時戴背銬。張秀芝不配合邪惡,受盡了非人的折磨。在女兒去哈爾濱女子監獄看望她時,惡警們逼她喊報告,不喊不讓見女兒,最終張秀芝也沒喊報告。

張秀芝被哈爾濱女子監獄迫害成腦血栓症狀,嘴不好使,吐字不清,一邊身子不好使,高血壓達二百多。家人要求保外就醫,哈爾濱女子監獄開始不同意,後來張秀芝的病越來越嚴重。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張秀芝才提前兩、三個月保外就醫回家。

後來張秀芝病的越來越厲害了,生活不能自理,不能吃飯,只能用針管往胃裏推食物來維持生命,最終於二零一二年春天離世。

2、七十三歲的安桂芬屢遭迫害致死

安桂芬,女,七十三歲,與老伴劉岐志都是大興安嶺松嶺區法輪功學員。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發起對法輪功的鎮壓迫害,那時安桂芬家是煉功點,安桂芬和老伴劉岐志遭受了公檢法惡警、街道等惡人的殘酷迫害。一天,松嶺公安局局長周恆剛帶領公安局和松嶺二派出所惡警非法闖進安桂芬家,把幾位正在她家學法的法輪功學員綁架,安桂芬的老伴劉岐志也被綁架,一個年輕惡警還踢了劉岐志兩腳。

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二次,安桂芬和其他許多法輪功學員被逼迫去松嶺第二派出所辦的洗腦班迫害。安桂芬等學員二十四小時被看著不讓回家,惡警們輪流換班逼迫學員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不寫就不讓回家,安桂芬始終認為:大法好,要一修到底。安桂芬很堅定一直沒寫保證。

二零零三年五月安桂芬去給法輪功學員送師父的新經文,在法輪功學員家被惡警綁架關押松嶺看守所半個月。

回家後不久,安桂芬出現腦血栓症狀,後來轉為腦出血。中共邪黨不法人員對安桂芬及老伴劉岐志多年的騷擾、監視、逼迫、抄家、綁架、勒索、恐嚇、關押等等迫害,對安桂芬老人身心造成嚴重的傷害,安桂芬於二零零七年四月中旬含冤離世。

3、劉淑芹被關押、騷擾 不能學法和煉功迫害致死

劉淑芹,女 ,六十四歲,家住黑龍江塔河縣鐵路家屬區。劉淑芹在煉法輪功前一身病,糖尿病很重;學法煉功後,身體恢復健康。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對法輪功的誹謗迫害後,仍堅持修煉。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劉淑芹去北京證實法,在火車上被乘警查出,被乘警非法搜身、審訊、打罵。劉淑芹被強行堵截到加格達奇火車站後,又被劫持到加格達奇公安局。在加格達奇公安局兩個三十多歲高個男惡警對劉淑芹拳打腳踢一頓毒打。後來把劉淑芹硬擠塞進小轎車後面的後備箱裏,劉淑芹被擠壓在另一名法輪功學員身上,裏面黑黑的喘不上氣。她又被劫持到加格達奇看守所。

加格達奇看守所一天兩頓飯,早晨只給半碗稀玉米粥,下午給一個很小的中間空心的窩窩頭。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餓的渾身無力。劉淑芹被逼問姓名、住址。兩天後塔河鐵路派出所惡警把劉淑芹非法劫持到塔河看守所。塔河公安局惡警金龍、史偉等輪番對劉淑芹多次非法審訊、逼問。劉淑芹被塔河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多月,罰款數千元。回家後塔河鐵路派出所片警經常到劉淑芹家騷擾。在中共邪黨不法人員的長期迫害下使她不能學法和煉功,致使她舊病復發,於二零零二年含冤離世。

4、七旬退休幹部被恐嚇、威脅迫害致死

廉尚清,七十七歲,家住黑龍江省伊春市烏馬河區,原大興安嶺阿木爾林業局退休幹部。一九九七年春有幸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二日,其兒子、孫子、孫女三人去北京證實大法好,同時被非法抓捕、拘留、勞教。廉尚清老人經受不住恐嚇、威脅,於二零零一年農曆三月十五日含冤去世。

(四)、被迫害致死的中年法輪功學員

五十多歲,正是上有老人,等待贍養;下有孩子,等待撫養,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可是在中共暴政面前,五十多歲就被中共邪黨奪走了生命,剝奪了信仰的權利,剝奪了盡孝道、養育孩子的權利。幸福的家庭也被中共迫害的支離破碎。

1、白士俊被黑龍江泰來監獄迫害致死

白士俊,男 ,五十五歲,家住大興安嶺松嶺區。一九九九年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後,在邪惡的恐怖下,白士俊和妻子王偉不顧自己的安危向家鄉的世人講法輪功真相,告訴世人大法的美好。白士俊夫婦因此遭到中共公檢法等部門的殘酷迫害。白士俊夫婦曾被非法勞教,二零零五年兩人又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白士俊被泰來監獄迫害致死。

白士俊被冤判四年 綁架泰來監獄迫害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九日白士俊與妻子在新林區林海鎮發放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壞人惡告,被綁架關押在松嶺看守所。二零零五年十月,白士俊夫妻被松嶺區法院冤判四年。白士俊於十月被劫持到黑龍江省泰來監獄關押迫害,關押在二大隊三中隊。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四日,其子白玉龍接到泰來獄方電話告知白士俊病情危重,讓白玉龍準備辦保外。白玉龍去了監獄見到其父白士俊,走幾步走路就直喘粗氣,已患有嚴重腎衰竭,心臟病和其它病等合併症,原本一個非常健康的人這時已被迫害的全身浮腫。

白士俊在獄中折磨的晚上睡不著覺,白天更是精神全無,惡犯打小報告,獄中惡警林小海不由分說對白士俊進行毆打,使白士俊病情急劇惡化,監獄不得不通知家屬。

白士俊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白士俊在泰來監獄被迫害的心臟病、腎衰竭、肺炎等病症,生命垂危。監獄方面以省裏有文件稱監獄有「疫情」,不讓保外,也不讓家人探視;後來又以「不轉化」為由拒不保外。視白士俊的生死不顧,對白士俊的保外就醫一拖再拖。從四月份白士俊被檢查出患重病至十二月份拖了八個月,而白士俊生命隨時都有危險。

白士俊被泰來監獄迫害致死

直到二零零六年十二月白士俊生命垂危,泰來監獄才同意白士俊保外就醫。回家後,白士俊的病情一直很嚴重。在這種情況下,松嶺區二派出所惡警王樹軍仍到他家騷擾。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在妻子王偉還在非法關押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期間,白士俊帶著遺憾永遠離開了深愛他的親人,年僅五十五歲。

2、李佩琴在惡警屢次綁架、騷擾迫害中,含冤離世

李佩琴,女,大興安嶺加格達奇法輪功學員,曾患有多種疾病:心臟病、腎病、高血壓,甚麼活都不能幹。一九九七年五月,李佩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上所有疾病不翼而飛,從此甚麼家務活都能幹。

曾被勞教迫害 又被非法判刑三年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李佩琴幾次遭到邪黨迫害。二零零二年三月,李佩琴去上海兒子家,在上海被惡警綁架,非法勞教兩年。在勞教期間,李佩琴被關在只能坐下兩個人的小屋,惡警冬天把窗戶打開,夏天把窗戶關緊,以此折磨她。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李佩琴被加格達奇區公安局惡警以做真相資料為藉口非法判刑三年,緩期四年。期間惡警多次上門騷擾、恐嚇,破壞李佩琴的學法煉功環境,使李佩琴舊病復發,身體狀況極差。而每月單位只給三百元生活費,還索要她二萬元錢。

二零零五年八月,上海惡警伙同加格達奇惡警闖到李佩琴家抓人,當時李佩琴的丈夫沒找到她,第二天,上海公安局和加格達奇區紅旗派出所惡警乘她丈夫上班,將李佩琴直接綁架到火車站。她丈夫得到通知後趕到車站,拽著李佩琴不撒手,加格達奇車站公安和紅旗派出所來了很多惡警,強行把李佩琴拉上火車。

被上海嘉定分局看守所迫害生命垂危

惡警們將李佩琴綁架到上海後,非法關押在嘉定分局看守所,對她進行折磨,不讓睡覺,派兩個包夾時刻監視她。

在殘酷迫害下,李佩琴各種疾病復發:心臟病、腎功能衰竭,生命垂危,但惡警不放人。李佩琴的丈夫向上海公安局要人,惡警不放,最後看她不行了,才把人送回加格達奇。

李佩琴被迫害致死

李佩琴在家期間,加區公安局國保大隊惡警非法到李佩琴家和單位騷擾,使李佩琴身體一天不如一天,被送到醫院住院六天,醫生已下了病危通知書,李佩琴卻奇蹟般恢復出院。可出院後國安人員繼續對她騷擾迫害,使李佩琴好轉的病情再次轉重。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李佩琴含冤離世,年僅五十八歲。

3、塔河善良婦女被勞教所迫害神經錯亂致死

李華,女 ,五十八歲,家住大興安嶺塔河縣總隊新區。在修煉前渾身是病,修煉法輪功後所有疾病都沒了,身心健康,家庭和睦。她為人和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家中及社會上都是人人稱道的好人。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四日,李華由於修煉法輪功被惡人構陷,與李華同時被迫害的還有塔河總隊新區的三位法輪功學員。塔河六一零、塔河公安局史偉、金龍、許峰、王存禮、韓玉清及刑警隊惡警,塔河新建派出所林春慶、郭連福等十多個惡警開車非法闖入她家,進行非法抄家,並對她非法拘留十五天,七月三十日才放回,罰款五千元錢。

李華回家十二天後,在八月十二日無任何理由的情況下,李華又被塔河縣公安局惡警劫持到塔河看守所,塔河公安局史偉、王存禮等人對李華用恐嚇、欺騙手段非法審訊。史偉打李華嘴巴子,逼迫說資料來源,說其他同修。

當時許峰是塔河縣國保大隊長(現任塔河公安局副局長),王存禮是國保副隊長(現任塔河縣山上某派出所所長)把李華等法輪功學員非法勞教上報,沒批。許峰等人第二次上報,李華被非法勞教一年,綁架到齊齊哈爾勞教所繼續迫害。李華被迫害許峰是主犯。

在齊齊哈爾勞教所期間,不知該勞教所對李華進行怎樣邪惡的迫害,差一個月到一年,就在二零零六年七月八日回家時,李華從齊齊哈爾勞教所回來時,已經被迫害得蒼老、癡痴呆呆,神志都不正常、神經錯亂了,經常站在門外,不認識人,也不知飢飽不願說話,問她問題也不回答。

李華走的時候戴的英納格手錶和一枚金戒指都沒有了。據同時在齊齊哈爾勞教所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說:李華在齊齊哈爾勞教所後期就已經不知道吃喝拉,癡痴呆呆的了,她身邊總是有包夾、惡警跟著。從齊齊哈爾勞教所回來後已經不認識人。有一天李華突然摔倒,被送入醫院,此時已不能吃飯,靠插管。她的全身不能動,跟她說話,偶爾動一下頭。李華於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
4、在獄中開始修煉的張豔芳被迫害致死

張豔芳,女 ,一九五六年出生,家住大興安嶺地區。張豔芳於一九九三年因刑事犯罪被判死刑緩期兩年執行,被投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二零一零年身患甲亢、氣管炎、風濕性心臟病、風濕節節等病症,不能參加體力勞動,勉強在病犯監區服刑。

一九九五年,張豔芳在獄中開始修煉法輪功,從此她嚴格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努力提高自己的道德修養,很快她的身體奇蹟般的康復,幾乎對生活失去信心的她,對生活又充滿希望,全身有使不完的勁兒。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二年遭受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以來,張豔芳因不放棄大法修煉,被瘋狂迫害。從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七日開始,獄政科科長楊麗彬(女) 和教改科科長、監獄六一零主管肖林(男)及惡警陳冬月(女)以堅持修煉就不給減刑相威脅,找張豔芳談話逼迫其放棄法輪大法修煉。
惡警無理的將她關入禁閉小號一個多月,並多次在小號中毆打她。

張豔芳因堅修法輪功,做好人,從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至二零零八年期間,共被非法關押小號十七次,累計長達四年之久,遭到殘酷迫害。在二零零一年新年剛過,監獄將法輪功學員關入小號,戴上背銬,張豔芳絕食抗議。在獄長孫淑蘭指使下,副獄長叢新帶領犯護商曉梅(服刑前從事醫護,服刑後被監獄利用)給每個法輪功學員灌白酒,當時鼻口嗆血,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其中一次關進小號七十二天不讓吃飯,每人每天只給一小勺玉米麵水,當時多數學員出現生命危險才解除了那次小號關押迫害。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八月,張豔芳絕食六個多月要求釋放被關小號的法輪功學員,在此期間,她被銬在地上四個半月,不讓墊東西(後期天涼,墊個小墊子),高燒38度5,不讓上床。參與迫害的惡警有鄭傑、張春華、黃靜及惡犯李鐵力。

二零一零年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四月份,張豔芳已骨瘦如柴、吃不進飯,有時吃了飯就嘔吐。由於長期受到非人的迫害,張豔芳身心受到極大傷害,走路已無力氣。到十月中旬已非常嚴重,生命已危在旦夕。期間,張豔芳本人及家人多次要求入院醫治,二監區只帶其到獄中醫院以營養不良為藉口不給醫治。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提出讓張豔芳到獄外醫院治療,均以張豔芳沒有錢為由遭到拒絕。

到十月二十二日,張豔芳生活已完全不能自理,張豔芳多次要求住院治療,二監區大隊長信蘭蘭,副大隊長董岩口徑一致的說:住院得獄醫院趙院長批准,可趙院長不同意張豔芳住院。

監區又打電話通知家人讓其為張豔芳掏醫藥費, 並告知張危在旦夕,要求家人必須在十一月一日趕到。當張的姐姐從大興安嶺匆匆趕到時,張豔芳已毫無意識。監獄又逼著張的姐姐在經濟窘迫的情況下回家到處借錢,當把好不容易借到的錢拿到手,還沒等返回哈爾濱市,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中午左右,張豔芳就離世了。當天送獄外醫院時,同去的有二監區副大隊董岩、惡警王偉娜坐一輛車,當時男警察問為何不打120急救車,董岩說張豔芳家沒錢,能省就省點。可是,在張豔芳離世後,她在監獄省吃儉用的錢卡中還存有一千三百九十元錢,於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八日中午十二點三十分被二監區惡警副大隊長董岩提出說要交給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裏。

張豔芳,一九九三年入獄,一九九五年開始煉法輪功。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十年多的時間裏,遭受了種種慘無人道的迫害,遭受了上大掛、坐鐵椅子、毒打、冷凍、不許吃飯、不許睡覺、長期關押小號、野蠻灌食、殘酷毒打等種種酷刑迫害。於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在獄中離世,年僅五十四歲。

5、學大法癌症晚期康復 惡警騷擾、抄家迫害離世

劉彥清,男 ,四十多歲,家住塔河縣塔南。一九九八年劉彥清被哈爾濱腫瘤醫院等醫院確診為癌症晚期,頂多能活三個月,醫院已不收留。由於親眼目睹妻子修煉法輪功後身心的巨大變化,又看到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他也開始學法輪功,短短的幾個月,劉彥清身體恢復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鋪天蓋地而來,塔河公安局、塔南派出所及居委會非法到劉彥清家騷擾、威逼、抄家,再加上妻子一次次的被綁架關押,劉彥清肉體和精神受到極大傷害。在壓力下,被迫不敢學法輪功了,二零零零年夏天,舊病復發離開人世。

一串串熟悉的名字,一張張親切的面容,見證著一段滄桑的歲月。

這些法輪功學員們就這樣在中共的殘酷迫害中,帶著遺憾永遠離開了深愛他們的親人。

蒼天有淚,歲月無聲。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十三年過去了,法輪功在中華大地上卻依然巍然屹立。法輪功也從一九九九年被迫害之初,由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到今天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上億人修煉。法輪功學員的平和、堅韌、大善大忍的胸懷將永遠在人間傳頌。

(待續)

發稿:2013年01月13日  更新:2013年01月13日 02:33:48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3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