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案卷:你來審判(一)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8/廣西案卷-你來審判(一)-267946p.html
【字號】

廣西案卷:你來審判(一)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

目錄
前言
第1章 善惡選擇
 1、1萬6千元一條命
 2、誰是骨幹分子?
 3、1999年10月
 4、上訪中失望
第2章 欺世謊言
 1、法律在說謊
 2、610
 3、用「惡魔」兩字也無法道盡
 4、迫害升級
 5、玉林之痛
第3章 「轉化」黑幕
 1、「仁至義盡的說服教育」
 2、洗腦班迫害
 3、張成軍的「手術室」
 4、北海市戒毒所
 5、「連軸轉」迫害
第4章 勞教與判刑
 1、數說勞教迫害
 2、蒙難在廣西女所
 3、數說判刑迫害
第5章 誰在害怕?
 1、律法的抗爭
第6章 驚心
 1、數說廣西13年迫害
 2、祛病有神跡
 3、廣西倍數
 4、報應
勸君還
附錄

前言

感謝你閱讀本報告,無論你從事甚麼工作,無論你的信仰是甚麼,你都是我們期待的法官,我們期待你對這份報告所陳述的迫害事實做出良心審判。

本調查報告匯總的主要是廣西地區法輪功學員遭受中共迫害的事件,而全中國相關的、更嚴重的迫害事件,本報告並沒有更多涉及。但是,發生在廣西之外的那些迫害事件,尤其黑龍江、河北、遼寧、吉林、山東、四川、湖北等地,比廣西的情況嚴重許多倍!

這些迫害事實被中共廣西當局、以及中共中央當局刻意掩蓋。更甚者,在當今中國,這些暴徒不僅逍遙法外,而且還因為施行迫害而升官發財。

納粹的罪惡已經在世界人民面前完全曝光出來了,並在紐倫堡被歷史審判,今天,中共犯下的罪惡依然被其嚴密掩蓋著,封鎖著,企圖蒙混過關逃避歷史審判。人類世界是有道德標準的,而不是以利益來交換。今天,我們將發生在廣西的一些迫害事實曝光出來,期待你來審判!芸芸眾生的良心審判,將改變世界!

第1章 善惡選擇

1、1萬6千元一條命

林鐵梅是個女孩,1972年出生在博白縣這個地方,後來考上北京醫學院碩士研究生。但就這樣一條美麗的生命卻被中共活活虐殺了。對此,當局只給了家屬1萬6千元了事。

2002年10月1日,法輪功學員林鐵梅因到北京上訪而被博白縣610人員直接押送廣西女子勞教所勞教3年。林鐵梅被投入廣西女子勞教所教育大隊,並立即被教育大隊長梁素貞、副隊長呂登雲施行「嚴管」,包括把林鐵梅手腳大字形地用手銬長期扣在床上,吃喝拉撒睡全在上面。面對慘無人道的迫害,林鐵梅開始了持續三個多月100多天的絕食抗議。最後因長期灌食和粘膠封嘴,導致林鐵梅口部潰爛。那些曾與林鐵梅一起被中共當局勞教的同修回憶說,一次洗澡,看到林鐵梅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身上大部份是被電擊的青一塊紫一塊,僅剩五、六十斤。

2003年12月,勞教所認為林鐵梅活不了了,便通知其家人拿3萬多元來領人。可是,3萬元對於林鐵梅家屬來說,一時之間,砸鍋賣鐵也籌不出這麼多錢。沒錢就不能放人。2004年新年,勞教所在勞教人員中放話出來說林鐵梅保外就醫了,而實際上卻把她關在一間秘密屋子裏,施行一種「與世隔絕」式迫害。這間屋子由幾個「夾控」守著,外面不讓人靠近半步。林鐵梅在裏面每天都被銬著,不許她睡覺,冬天就坐在木板上,也不給被子。因為長期被「與世隔絕」地銬著,她的手腳後來都變得僵硬不能行走,她的臉、手腳都完全浮腫,手銬深深陷進肉裏,身體越來越差,隨時都會死去。

2005年10月,經中共勞教所3年的「教育改造」之後,原來身材高挑、美麗健康的北京醫學院碩士生,被迫害致無法行走、不成人樣。但即使如此林鐵梅依然堅信「真善忍」,於是,林鐵梅還沒走出勞教所,就被中共當局挾持到廣西玉林市復退軍人醫院。

廣西玉林市復退軍人醫院是一所地級精神病醫院,時任院長叫溫益雄,當時負責林鐵梅的主治醫師叫周雄,相關護士有梁展威、陳文蘭、蔣北蓮、閔家愛等。雖然當局刻意封鎖消息,但林鐵梅家人最後還是知道了原本應該釋放的女兒被關在這家精神病院裏。2005年11月25日,林鐵梅家人到醫院要求見人,遭到拒絕。2005年12月8日,林鐵梅在醫院被迫害致死,時年33歲。醫院出具的死亡報告單稱林鐵梅「猝死」。

就這樣,一條年輕美麗的生命被中共生生迫害死了。

事後,醫院不敢面對記者的採訪。家屬無法接受,拒絕簽字火化。博白縣政法委、610辦公室相關人員為了封堵林鐵梅家人之口,多次上門利誘威脅。最後政府說「誰讓你家林鐵梅煉法輪功,死了算白死」,給了林家一萬六千元安撫費了事。

一條生命一萬六千元,這就是中共對生命的價值觀!

因為煉了法輪功,林鐵梅的死,不僅對於梁素貞、呂登雲仕途沒有絲毫影響,反而成為她們的「政績」,甚至因為酷刑洗腦「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效果突出,梁素貞後來還當上了廣西女子勞教所副所長,呂登雲則成為教育大隊大隊長。

難道只要有關法輪功,中共就可以任意而為、不講法律、沒有公義?難道只要煉了法輪功,中共就可以隨意勞教、肆意虐殺而不用負任何法律責任?甚至反而升遷?

不僅林鐵梅,玉林地區、廣西地區、全中國還有許許多多這樣的案例。在林鐵梅被迫害致死前,廣西當地已經有3名法輪功學員在玉林這家退復軍人醫院死去。

南寧的何玲玲、梁碧燕,北海的張旭、陳曉,防城港的許志萍,河池的唐安妮,欽州的張靖曼……這些曾經與林鐵梅一起被關在廣西女子勞教所的法輪功修煉者,她們不僅見證了林鐵梅在廣西女子勞教所被迫害的經過,而且她們本身也是被廣西女子勞教所重點迫害的對像。

在本次調查中,我們從明慧網共整理出被中共廣西當局迫害致死的廣西地區30例法輪功學員死亡案例(有關這30位法輪功學員的基本情況,可查閱「附錄1:廣西13年迫害致死案例匯總」)。

'圖1統計結果顯示,廣西30例死亡案例中,玉林最多,有11人被迫害致死,其次欽州、百色各5例,南寧4例,北海2例。林鐵梅是玉林11例死亡案例中的其中1例。'
圖1統計結果顯示,廣西30例死亡案例中,玉林最多,有11人被迫害致死,其次欽州、百色各5例,南寧4例,北海2例。林鐵梅是玉林11例死亡案例中的其中1例。

'圖2統計結果顯示,在這些被迫害致死案例中,因為脅迫致死(如失去學法煉功環境、持續受到威脅而導致身心被摧殘等)有9例,勞教致死7例,審訊致死5例、判刑致死和拘留致死各3例,洗腦班致死2例。'
圖2統計結果顯示,在這些被迫害致死案例中,因為脅迫致死(如失去學法煉功環境、持續受到威脅而導致身心被摧殘等)有9例,勞教致死7例,審訊致死5例、判刑致死和拘留致死各3例,洗腦班致死2例。

這30例被中共當局迫害致死的廣西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之前,全都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身體健康,甚至因為修煉法輪功而把絕症都煉好的,但都在中共對法輪功文革式迫害之下去世。

張子強,男,柳州市人,1998年的時候28歲,被查出患了白血病,入住市人民醫院,歷經多方治療,病情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重。最後被告知,就我國目前的技術水平和現有藥物,已沒有治癒的希望,出於經濟上的考慮,醫院建議放棄治療。1999年1月,張子強回到了家裏,醫生斷言他最多能活一個月。當時的一位法輪功學員是張子強姐姐的同事,聽說情況來到他家裏,看著奄奄一息的張子強,這位學員給了他一本《轉法輪》,告訴他也許大法能挽救他的生命。於是張子強認真學煉法輪功,一星期後,他能從床上坐起,一個月後,能下地走路,半年後,他已經是一個完全健康的人了。

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沒有了公開學法煉功的環境,再加上中共政治高壓和輿論造假的脅迫,張子強不敢再修煉法輪功了。看著日益消沉的兒子,本不修煉的母親多次催促,讓他不要放棄,因為母親非常明白,是法輪功救了他兒子。但很可惜,張子強在中共文革式迫害之下,沒把母親的勸導聽進去。2000年9月,張子強因放棄修煉法輪功,白血病再次復發,三個月後不治而亡。

可以肯定,如果沒有這場迫害,張子強一定還活著,並快樂地煉著法輪功。像張子強這樣,因法輪功而治好絕症,但迫於中共文革式迫害淫威而放棄修煉法輪功致死的不知道還有多少。

楊家業,男,欽州靈山縣人,身高一米七六,1999年的時候32歲,曾患骨椎癌,多年臥床不能站立,1997年經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剛開始修煉時打坐都不能坐著,但經過一段時間修煉,完全恢復了健康,行動自如。1999年7月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後,楊家業通過親身體會知道,能把自己骨椎癌都煉好的法輪功決非一般的「氣功」。

2008年6月30日,楊家業因在大街上播放法輪大法音樂,被靈山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長梁永深、教導員方道揚綁架,第二天直接勞教二年,送廣西第一勞教所迫害,並於2008年11月18日被廣西第一勞教所四大隊直接迫害致死。當天,楊家業的哥哥和妹妹前往勞教所了解此事,勞教所及中共政法委有關人員給家屬施加壓力,並在家人未見到楊家業的遺體的情況下,逼迫家屬簽字同意馬上火化,最後家屬強烈要求下,才同意於19日上午見屍體,兩天後火化。

又一條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挽救的生命就這樣被中共迫害死了。

誰善誰惡,誰正誰邪,這不一清二楚了嗎?

2、誰是骨幹分子?

(1)

廣西玉林製藥廠也算是玉林市當地有名的大廠了,何愛萍只是這個廠的普通女職工,約40歲,既沒錢也沒權。但就是這樣一位普通員工,卻因為有一個「玉林地區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名份,在99年7月20日之後,忽然就成為玉林地區重點迫害對像,甚至在時任玉林市委書記、後調任雲南省省長李紀恆的大腦中,何愛萍這個名字都是深刻的。

修煉法輪功除了可以為群眾帶來身體健康之外,更讓何愛萍感受到發自內心的寧靜,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歸真。煉法輪功的商人逐漸拋棄了欺騙的手法而開始誠實經商,甚至黑幫成員、癮君子、小偷也因為煉了法輪功而洗心革面,開始了新的生活。但是這一切,在1999年7月20日之後卻被中共打壓、誣蔑誹謗、迫害,並由此在中國製造了無數的人間慘劇。

1999年7月19日,中共發出關於共產黨員不准修煉「法輪大法」的通知。隨後,玉林市委按照中共中央的文件精神迅速組建了玉林市防範與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610領導小組),由市委副書記韋克義任組長,並設立玉林市610辦公室,由時任宣傳部長龐漢生任主任,玉林市公安局局長李宏任辦公室副主任。

面對「文革」再現,面對這一個權傾玉林的610組織,何愛萍丈夫在害怕與親情的焦灼中無奈選擇了與何愛萍離婚。

何愛萍深知,法輪功的健身功效以及對道德的提升是鐵打的事實,就自己認識的玉林鐵路系統劉曉鑫和姚南憑兩人就是活生生例子。劉曉鑫是玉林鐵路系統的職工,40多歲,她在修煉法輪功前身患重疾不能自理,曾在玉林骨科醫院治療,醫生說她骨頭爛了,做了大手術,修補骨頭,背脊縫了36針,住了幾個月醫院回到家都翻不了身,辦了殘疾證。1998年玉林鐵路俱樂部有了法輪功煉功點,劉曉鑫於是開始了修煉法輪功,幾個月後便可以自理。姚南憑是玉林鐵路火車站職工,40多歲,患癌症而被醫院判了死刑,正在痛苦等死的時候遇到了法輪功,煉法輪功後,藥也不吃了,癌症不治而癒。

1999年9月底,何愛萍避開了玉林當局對她的監視,北上北京上訪,然後被抓捕,接著被單位開除,房子也被沒收,並於2000年被玉林市當局判刑3年。

2002年10月28日,在玉林市第二屆人大會第一次會議上,時任玉林市檢察院代檢察長韋國權在報告中說:「批捕」了玉林市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何愛萍、副站長盧鼎業、曾盛芳等24人,其中7件17人已起訴到法院,14人被判處有期徒刑……

「韋國權報告」提到的曾盛芳的情況在明慧網上有記錄。據明慧網記載,曾盛芳在此之前於2000年到北京上訪,被玉林當局從北京抓回後拘留,後因曾盛芳堅持修煉法輪功,並公開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於2001年再次被抓,關在北流看守所,後被玉林中級法院判刑7年。

我們通過明慧網記錄到的迫害資料還找到了「韋國權報告」14位中的另一位黎開田。黎開田,廣西玉林市興業縣人,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1999年中共中央迫害法輪功後,黎開田因公開向世人散發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傳單而於2001年被玉林市興業縣公安局抓捕,關押在玉林市第二看守所,後被興業縣法院判刑4年,押送廣西黎塘監獄迫害。黎開田在黎塘監獄被關押期間,因拒絕「轉化」、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黎塘監獄第十二監區獄警蒙文戈、丁進、梁本才等人用電棍長時間電擊身體,直至暈死過去。2005年1月,黎開田被釋放回家。

除了曾盛芳、黎開田兩人,韋國權報告所提14例中的其他被判刑者,因為中共當局的消息封鎖,直至目前我們在明慧網公開資料中也找不到。

2002年底,剛從監獄出來沒多久的何愛萍因向人民群眾講述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而直接被玉林公安局勞教2年。2005年12月,從勞教所出來不久的何愛萍因繼續向人民群眾講述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又被抓捕,並因此於2007年被玉林市玉州區法院判有期徒刑9年,現在還關押在廣西女子監獄。還原事實真相的合理上訪和講真相是中共最害怕的。

(2)

關海濱,祖籍柳州市,是南寧市國家稅務局幹部,原廣西自治區法輪功義務輔導站副站長,1999年720期間被當地安全部門控制後,關海濱受到脅迫,要求其上電視表態與法輪功決裂。一條路是與黨保持一致,一條路是堅持真相良心!

1999年9月,關海濱衝破各種阻力到北京上訪,並因此被廣西當局判刑5年,關押在廣西黎塘監獄,2005年釋放,並被南寧市國稅局無理開除。2007年6月27日下午,在時任廣西自治區610辦公室常務副主任張振賢授意下,關海濱與妻子徐秀琛在玉林市容縣桂南路街中街飯店吃飯時,被廣西自治區國家安全局綁架,經過一輪審訊後沒發現甚麼證據,只好將關海濱夫婦釋放。8月29日早上,當關海濱在南寧市找工作走到南寧市望州路時,被跟蹤至此的南寧興寧派出所和南寧國保便衣警察綁架到玉林市玉州區第二看守所。

2007年12月13日,玉林市玉洲區法院刑事法庭開庭審判關海濱,主審法官為覃健,由玉洲區檢察院檢察官陳華宣讀訴訟書,以2005年有人指控關海濱參與法輪功資料點的建設和技術指導為由,一審判關海濱8年刑。為了將關海濱送進監獄,2年前的「莫須有」指控也只好拿出來了。

8年,對於廣西自治區610辦公室主任張振賢、對於廣西當權者來說,在這8年裏,大可以放心地不會再看到「頑固的廣西自治區法輪功輔導站副站長」關海濱在大街上出現了。至此,中共眼中所有的「骨幹分子」都已經被解決了,沒了「骨幹分子」的法輪功群眾是否也隨著消失?

3、1999年10月

但實質上,法輪功根本就沒有組織,法輪功修煉者眼中也根本沒「骨幹分子」。每一位法輪功修煉者是修還是不修,上訪還是不上訪,如何講真相,完全都是個人在選擇。1999年10月,僅在廣西地區,我們通過明慧網就整理到36例在這段時間到北京上訪的廣西法輪功學員案例。

1999年10月,在明慧網曝光出來的這些上訪案例中,分布在各行各業各年齡段,年齡最小12歲,最大80多歲。也有人在10月這一個月內兩次到北京上訪的,例如玉林市的姚南憑與陳敏清,在1999年10月初北京上訪一次,10月底又再次到北京上訪。

對於龍啟鳳一家來說,法輪功是真真切切的救命福音,玉林市鐵路系統煉法輪功把癌症煉好的就是他們家的姚南憑。就憑著這個救命福音,無需誰來動員,本著一顆向善之心,1999年10月,已經79歲的龍啟鳳,與50多歲的兒子姚武生,50多歲的女兒姚湖萍、40多歲的姚南憑,一家四口紛紛到北京上訪。

龍啟鳳大兒子姚武生在1999年720後連續兩次到北京上訪,兩次被勞教,被中共當局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

龍啟鳳大女兒姚湖萍於1999年10月初到北京上訪,12月底二次進京上訪。2000年年底被桂平派出所關押在桂平戒毒所洗腦班迫害一個多月後轉玉林第二看守所,後押送廣西女子勞教所勞教三年,三年勞教期滿又被延期,延期到期後又被其戶口所在地武漢武昌白沙洲派出所從廣西女子勞教所直接押送武昌楊園洗腦班洗腦迫害四個多月。

2008年2月10日晚十點多,姚湖萍與玉林鐵路職工劉曉鑫聯袂在玉林柴油機廠發放《九評共產黨》資料和張貼真相不乾膠,被玉柴保安舉報,遭環南派出所抓捕,後劉曉鑫一個月後被中共當局送廣西女子勞教所勞教1年。姚湖萍因證據不足雖被放回,但卻遭警察何報宇等人脅迫,要她「轉化」,否則判刑。為了躲避迫害,姚湖萍只好帶著88歲的老母親龍啟鳳於2008年2月底離家出走,至今不知所終。

對於煉法輪功煉好癌症的姚南憑來說,是法輪功給了她第二次生命,這是千真萬確的。1999年10月初姚南憑到北京上訪,被拘留十五天;10月底,姚南憑和母親龍啟鳳一起又去北京上訪,被玉林看守所關押數月,回來後即被單位開除。2001年,姚南憑被勞教兩年,2003年剛從勞教所回來又被勞教三年。2006年5月,剛從勞教所回來的姚南萍到原單位玉林鐵路貨房給同事張建雄講法輪功被迫害真相,遭張建雄舉報,致姚南萍被南寧鐵路法院判有期徒刑五年,押送廣西女子監獄迫害。

紛紛而上訪,何止龍啟鳳一家。玉林李小梅家、北海裴業明家、百色廖春形家,這些家庭因為都是全家多人煉法輪功,於是就全家多人一起到北京上訪。這些上訪家庭,無不因為全家多人修煉法輪功而家庭和睦幸福美滿,但都因為中共1999年7月開始的迫害,而歷盡坎坷,甚至家破人亡。

'圖3結果顯示,99年10月左右到北京上訪的廣西法輪功學員中,屬於「家庭上訪」(也就是一家有好幾口同時去上訪的)佔53%。這些家庭因為都是全家多人煉法輪功,於是就全家多人一起到北京上訪。'
圖3結果顯示,99年10月左右到北京上訪的廣西法輪功學員中,屬於「家庭上訪」(也就是一家有好幾口同時去上訪的)佔53%。這些家庭因為都是全家多人煉法輪功,於是就全家多人一起到北京上訪。

4、上訪中失望

從1999年7月至今,13年迫害,具體在廣西地區共有多少法輪功學員曾經上訪過,直到今天,這個真相依然被中共嚴密封鎖著。所幸有一些案例已經通過明慧網在國際社會上曝光出來,我們從中整理到了105例廣西地區法輪功學員的上訪案例。

'圖4統計結果表明,在這些上訪案例中,92%都是到北京上訪的。'
圖4統計結果表明,在這些上訪案例中,92%都是到北京上訪的。

'圖5統計結果表明,迫害13年來,廣西地區除貴港、來賓、賀州、梧州外,其它10個地區都被記錄到有法輪功學員上訪。其中,北海地區最多,佔40%,其次玉林,佔27%,南寧15%。'
圖5統計結果表明,迫害13年來,廣西地區除貴港、來賓、賀州、梧州外,其它10個地區都被記錄到有法輪功學員上訪。其中,北海地區最多,佔40%,其次玉林,佔27%,南寧15%。

'圖6結果顯示,屬於「個人上訪」佔57%,「家庭上訪」佔43%。'
圖6結果顯示,屬於「個人上訪」佔57%,「家庭上訪」佔43%。

'圖7結果顯示,「個人上訪」數量在1999年低於「家庭上訪」數量,但到2000年,「個人上訪」則大幅上升,說明越來越多的法輪功學員正在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基於個人意願,以個人行為的方式投入到善意講真相、揭露中共迫害謊言的洪流中。'
圖7結果顯示,「個人上訪」數量在1999年低於「家庭上訪」數量,但到2000年,「個人上訪」則大幅上升,說明越來越多的法輪功學員正在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基於個人意願,以個人行為的方式投入到善意講真相、揭露中共迫害謊言的洪流中。

'圖8結果顯示,參加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來自於各行各業各工種,有國家幹部、企業幹部,也有個體戶,有普通職工、退休工人還有農民,有學生也有高校老師和中小學老師,也有藝術家、技術員/工程師,甚至還有警察,可以說是各行各業各工種都有人到北京上訪。這說明中共迫害的不是一小部份人,不是某個特定行業,而是所有行業、整個社會。'
圖8結果顯示,參加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來自於各行各業各工種,有國家幹部、企業幹部,也有個體戶,有普通職工、退休工人還有農民,有學生也有高校老師和中小學老師,也有藝術家、技術員/工程師,甚至還有警察,可以說是各行各業各工種都有人到北京上訪。這說明中共迫害的不是一小部份人,不是某個特定行業,而是所有行業、整個社會。

但是,來自於各行各業各工種的法輪功學員善意上訪並沒能喚醒當權者的良心,反而被當權者視為對「黨」權威的挑釁,從而對上訪者施以各種剝奪人身自由的處罰,甚至精神洗腦。

'圖9統計結果表明,上訪的廣西法輪功學員中,有57%受到拘留處罰,25%受到勞教處罰,8%遭到非法審訊,6%被中共當局脅迫,4%被判刑,1%被洗腦班迫害。'
圖9統計結果表明,上訪的廣西法輪功學員中,有57%受到拘留處罰,25%受到勞教處罰,8%遭到非法審訊,6%被中共當局脅迫,4%被判刑,1%被洗腦班迫害。

本報告中,「脅迫」指中共當局相關人員到法輪功學員家中對其採用抄家、或者經常上門對其進行洗腦班、勞教、判刑威脅,以達到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法輪功的目的,也就是說,本報告所述「脅迫」指除拘留、勞教、判刑、洗腦班迫害這些強制手段之外的其它手段,例如抄家、恐嚇等。

「拘留」指中共當局通過行政拘留或者刑事拘留的方式將法輪功學員強制關押在看守所,然後釋放,以圖達到迫使其放棄修煉法輪功的目的。也就是說,本報告所述這種「拘留」不同於刑事訴訟程序中的「拘留」。

「非法審訊」指由警察把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派出所、拘留所或者其它限制人身自由的地方進行審訊,一般時間不超過3天,然後釋放,以達到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法輪功的目的,並不屬於司法流程規定的「審訊」環節。

「洗腦班迫害」是中共為了讓法輪功修煉者放棄法輪功而特別製造出來的一種全新的國家暴力手段,它不用經過審訊、拘留、勞教、或者判刑等法定程序,便可以隨時剝奪法輪功學員的一切權利,直接將法輪功學員強制關押在任何地方,例如賓館、學校、廢棄軍用基地、戒毒所等等,然後在這個封閉的環境裏向法輪功學員灌輸誣蔑法輪功內容的文字與音象資料,外加各種酷刑迫害手段,以迫使法輪功學員「轉化」,寫下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三書」。

'圖10統計結果表明,因為上訪而被拘留的法輪功學員中,受到一個月拘留迫害的案例最多,佔47%,其次是拘留15天(半個月),佔17%。'
圖10統計結果表明,因為上訪而被拘留的法輪功學員中,受到一個月拘留迫害的案例最多,佔47%,其次是拘留15天(半個月),佔17%。

'圖11統計結果表明,在因上訪而被勞教的案例中,被處以一年至兩年勞教的案例最多,共19例,佔73%。'
圖11統計結果表明,在因上訪而被勞教的案例中,被處以一年至兩年勞教的案例最多,共19例,佔73%。

因為上訪受到國家司法機關處罰,從脅迫、審訊、勞教到判刑。但這還不是事情的結束,有相當部份法輪功學員還要受單位處罰,包括開除公職、剝奪受教育機會、經濟勒索等等。

'圖12統計結果表明,因為上訪而受到單位開除公職處罰的案例最多,佔50%。'
圖12統計結果表明,因為上訪而受到單位開除公職處罰的案例最多,佔50%。

黃焯桃,男,廣西北海外貿冷庫機工,妻子梁俊健,兒子黃育龍,全家修煉法輪功,住單位宿舍。2000年2月,黃焯桃一家三口到北京上訪,結果全家被關進看守所拘留1個月。黃育龍那年才17歲,公安局因此海勒索學校5千元,學校又向家長要1千元,並強制黃育龍停學。3月14日,黃焯桃一家三口剛從看守所回家不久,家中水管和電線就被單位書記梁昌一、廠長林增欽截斷,使得黃焯桃家停電、停水。黃焯桃在後來回憶此事時說道:「15時30分,單位書記梁昌一、廠長林增欽拿鋼鋸、膠鉗,帶十多個幹部鋸斷我家水管,剪斷電線,使我家停電、停水、停工,單位工不得幹,私人工不得幹,一年多不發一分生活費。當我到外面做私人工,單位書記梁昌一還開小車到我做工的私人老闆處施加壓力,老闆又停了我的工後,迫使我長期處於失業狀態,失去生活來源。」

黃圓然是廣西南寧民族師範學院美術教師,1999年10月份進京上訪後,廣西壯族自治區教育廳專門下發紅頭文件將她開除。單位領導為了收回分給黃圓然的住房,實行了斷電,並在電表上打上封條。當黃圓然搬家離開校園時,單位領導又不允許黃圓然戶口留下,強行扣了2千多元作為逼迫她遷走戶口的「押金」,並且通知轄區派出所警察前來接管黃圓然。就這樣,黃圓然坐著警車離開了曾經工作過的美麗校園。

一方面不僅受到國家暴力機器的強制懲罰,另一方面還要受到單位的最嚴厲處理,為甚麼要趕盡殺絕?法輪功學員的善意上訪卻被中共當局認為是對其政權的公然對抗,並慘遭種種慘無人道的惡意迫害。

楊珍,女,欽州靈山縣人,1999年懷有身孕,因到北京上訪而被關在欽州市靈山縣看守所,並被中共當局強行打掉胎兒,身體沒有完全恢復即被押送廣西第一勞教所女子大隊(廣西女子勞教所前身)勞教。被強行打掉胎兒的楊珍到勞教所後,下身大量出血,極度虛弱,可勞教所仍然不放人,也不給她應有的醫療和休息,一定要她違心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三書」才答應給她一些改善,最後拖了半年多才將楊珍放回家休養。

2000年7月,百色市右江區醫院已懷3個月身孕的藥劑師陸秋習,因在百色中山橋頭廣場煉功,被關押在百色市拘留所。雖然是孕婦,但警察卻從未把她當成是孕婦,每天半夜「提審」她,不讓她休息,且趁百色半夜天氣較冷的氣候,居然給陸秋習吹冷空調。就這樣連續「提審」陸秋習約10天後,致使陸秋習在看守所流產。但即使如此,中共當局非但不放人,還指示拘留所不讓其去醫院,並將陸秋習轉為刑事拘留,繼續延長關押,直到2001年4月,判陸秋習勞教2年。

迫害懷有身孕的女性法輪功學員,並想出各種法子下手把胎兒強行打掉,即使用「惡魔」兩字也無法道盡其罪惡!

除了因為上訪而遭受到迫害之外,還有大量的法輪功學員雖然沒有上訪,但因為他們堅持信仰,同樣遭受到中共各種殘酷迫害。從1999年7月20日到2001年這短短兩年多時間裏,我們就從明慧網找到535例廣西地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案例,其中因為上訪而被迫害有105例,其它430例都是因為拒絕向當地政府表態放棄修煉法輪功而遭受各種迫害,佔所有迫害案例的80%。

'圖13統計結果顯示,在這430例拒絕放棄信仰而被迫害的案例中,50%217名法輪功學員因此被勞教,12%53名法輪功學員因此遭受洗腦班洗腦迫害,9%37名法輪功學員因此被判刑。'
圖13統計結果顯示,在這430例拒絕放棄信仰而被迫害的案例中,217名(50%)法輪功學員因此被勞教,53(12%)名法輪功學員因此遭受洗腦班洗腦迫害,37名(9%)法輪功學員因此被判刑。

實際上在這段時間被廣西勞教所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到底有多少?根據明慧網2004年7月6日發表的《(廣西勞教所)非法關押上千人次,大法弟子集體反迫害》一文估計,從2000年到2003年這幾年間,被關押在廣西第一勞教所的男性法輪功學員就超過一千人次,而實際上,被勞教的女性法輪功學員更多。就這個數字,已經可以讓廣西當局建造一所專門關押這些法輪功學員的監獄。事實也確實如此,2001年,因為被勞教的法輪功人員太多,於是廣西當局從原來廣西第一勞教所分出了廣西女子勞教所,裏面有幾個大隊就是專門關押女性法輪功學員的。

一個個鐵的迫害事實,無不讓懷著善意上訪的眾多法輪功學員為之心寒,也讓民眾從中看清了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在迫害法輪功這件事情上的態度。於是,法輪功學員們開始向民眾曝光中共迫害事實,講真相。

(待續)

發稿:2013年01月18日  更新:2013年01月18日 00:54:50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3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