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遭迫害 三兒女喊冤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9/父母遭迫害-三兒女喊冤-270792p.html
【字號】

父母遭迫害 三兒女喊冤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報導)母親被綁架,父親不知去向,活命錢被搶走,賈彬、趙春霞夫婦的三個未成年的孩子頓失生活來源和親人的照顧。三個孩子,身披「我要媽媽,我要吃飯」的條幅,手裏舉著「我媽媽因煉法輪功被警察抓走了,爸爸躲避抓捕不知去哪了,家裏的錢也被搶走了,我們無家可歸了」的大牌子,希望救出媽媽。可是這三個孩子卻一度被中共警察關押,親戚據理力爭才把孩子接回。

法輪功學員賈彬,男,今年四十三歲;妻子趙春霞,四十五歲,家有三個兒女,是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農村人。作為中國典型的農民,除了種植屬於自己的那點土地,幾乎沒有其他活命的營生。為了維持生活和供養三個兒女上學,賈彬一家在巴林左旗林東鎮租房住,做著小本生意來維持一家人的生活。

賈彬和妻子趙春霞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做高尚的人。身體多種疾病都好了。可是在中共這個地地道道的邪教獨裁統治下,做好人真的太難了。

'趙春霞與兒子、二女兒'
趙春霞與兒子、二女兒

惡警抓好人 搶走活命錢 孩子無人照顧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早五點多,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六一零」(凌駕法律之上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的王立新、林西縣公安局、左旗公安局、國保大隊教導員李宏柱、大隊長田立成、高樹軍、齊柏林等十多名惡警、便衣闖到賈彬家中,見大門上鎖,就像土匪一樣跳牆入院,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非法抄家,翻箱倒櫃,將家翻得一片狼藉,搶走電腦、打印機等個人物品,搶走價值兩萬多元的財物,還搶走一萬四千多元現金。總計高達三萬四千多元。

然後他們又去趙春霞的姐姐家,也沒出示任何證件就抄家,搶走了人民幣六百八十元,又上房頂將衛星電視接收器(大鍋)用腳踹碎,還將房東家的衛星電視接收器給拆了下來,將門上的對聯和福字全部撕了下來。還把趙春霞的姐姐綁架到巴林左旗公安局。賈彬當時沒在家,這幫惡警原想還綁架賈彬,因賈彬不在家而沒有得逞,趙春霞的二姐趙福霞於當日晚被放回。趙春霞被關押在巴林左旗看守所,賈彬被迫流離失所。

母親被綁架,父親不知去向,活命錢被搶走,賈彬、趙春霞夫婦的三個未成年的孩子頓失生活來源和親人的照顧。當時賈彬、趙春霞夫婦的大女兒在上大學,家中留下了十一歲的小女兒和九歲的兒子,只有靠祖輩照顧。孩子的奶奶、姥姥、姥爺都是七十多歲的農村老人,每天到三、四里以外的學校接送孩子上學,老人年邁體弱行動遲緩,每天如此往返接送非常辛苦。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田立成、高建軍二人又到賈彬家騷擾,當時只有十二歲的小女兒和九歲的兒子在家,惡警實際上是在找賈彬。

父母遭迫害 三兒女喊冤被關押

'賈彬的孩子身披「我要媽媽,我要吃飯」的條幅'
賈彬的孩子身披「我要媽媽,我要吃飯」的條幅

賈彬、趙春霞夫婦的大女兒心裏惦記著爸爸,又擔心著媽媽,還要照顧兩個未成年的弟弟妹妹,她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在萬般無奈下帶著弟弟、妹妹去政府請求放了她們的媽媽。

賈彬、趙春霞夫婦的大女兒上大學放暑假回家後,領著十二歲妹妹和九歲的弟弟幾次去公安局要人,她對巴林左旗公安局國安大隊長田立成說,為甚麼還不放我的媽媽?我爸爸也不知道去哪了?我開學後,誰來管我的弟弟、妹妹?田立成把賈彬的兒女們推到一邊。巴林左旗公安局田立成等人卻躲起來了。三個孩子哭成一片。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上午,賈彬、趙春霞夫婦的三個兒女,身披「我要媽媽,我要吃飯」的條幅,手裏舉著「我媽媽因煉法輪功被警察抓走了,爸爸躲避抓捕不知去哪了,家裏的錢也被搶走了,我們無家可歸了」的大牌子,走在赤峰市巴林左旗林東鎮最繁華的街道上,一直走到巴林左旗政府大樓前。

當三個孩子要進政府大樓時,巴林左旗「六一零」、國安大隊隊長田立成、教導員李宏柱、成員高樹軍等帶領30多名警察包括特警、多輛警車,把三個孩子團團圍住,搶走三個孩子手裏的牌子,撕扯孩子們身上的條幅、衣服,並把三個孩子強行拖進政府大樓的警務室。三個孩子從沒見過這樣的陣勢,嚇得哆哆嗦嗦的,哭作一團。圍觀的人議論紛紛,好多人都流下了同情的淚水。

惡警造假 荒唐可恥

賈彬、趙春霞夫婦的三個孩子被關押了,警察不給水喝,不給飯吃。警察們卻輪班吃飯。當有人問到三個孩子給關到哪了時,李宏柱等人撤謊說,在信訪辦呢,但信訪辦的人說:孩子沒在我們這,這個事跟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到了下午五點多,孩子們的表叔知道了這件事,急忙趕來,據理力爭,強烈要求釋放三個孩子和趙春霞。田立成、李宏柱、高樹軍等卻只同意放兩個小的,要繼續關押趙春霞的大女兒,孩子的表叔堅決不同意,最後才將三個孩子接出。田立成、李宏柱等又拿出一張紙,說這是趙春霞父母答應撫養三個孩子,上面有他們按的手印。趙春霞父母快八十歲了,根本就沒有見過田立成、李宏柱等。趙春霞父母得知這個情況後,氣憤地說:「造假都造到家了。」

為了交學費 被迫將租住房轉租給別人

二零一二年暑期開學,三個孩子的下學期的學費、生活費還沒有著落,沒辦法,被迫將自己家租住的房子轉租給別人了,三個孩子暫住在親戚家。孩子搬家時哭著說:「父母不在,家也沒了!」

三個孩子暫住進了趙春霞的二姐趙福霞家。趙福霞家也是租房住的,房屋窄小(約30多平米小房),破舊,有時住不開,就得孩子睡炕上,大人睡地下。

夫妻雙雙遭中共非法批捕

賈彬、趙春霞夫婦的三個孩子多次去公安局、看守所要人,想見媽媽一面,警察一直也不讓見。兩個多月過去了,孩子們等到的卻是從鄰居家裏轉來的父母親的批捕通知書。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賈彬九歲的兒子接到了母親趙春霞被批捕的通知書,孩子嚇的不敢看,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善良的媽媽會被當作壞人判刑關進監獄。

趙春霞被關押半年後的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丈夫賈彬在內蒙古赤峰市敖漢旗安裝衛星電視接收器過程中,遭人惡告,被赤峰市敖漢旗公安局國保大隊宮傳興、新惠城區派出所等人綁架,拘禁在敖漢旗看守所遭受迫害。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七日又被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公安局國保大隊教導員李宏柱、大隊長田立成從敖漢旗看守所將賈彬劫持到林東看守所關押。

姐姐營救妹妹遭圍毆

二零一三年一月,趙春霞被非法關押在左旗看守所七個多月了。趙春霞的姐姐趙福霞帶著趙春霞的兩個孩子去巴林左旗檢察院、法院等處要人。巴林左旗法院接待她的人說讓她星期五來,到了星期五,也就是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一日上午九點多,趙福霞領著趙春霞的兩個孩子來到法院門口,把門人不讓進,趙福霞和他們理論,衝出五個男人,都是法院人員,拖著趙福霞拳打腳踢。光天化日之下,五個男人打一個女人,嚇得兩個孩子哆哆嗦嗦的,不敢哭不敢叫。趙福霞大聲抗議:法輪功沒犯法!因而引來了不少圍觀的人,法院的人一看人多了,才趕緊跑回去。

只因做好人 竟被迫害的無家可歸

'賈彬巴林左旗農村的家'
賈彬在巴林左旗農村的家
'賈彬巴林左旗農村的家'
賈彬在巴林左旗農村的家

'賈彬妻子趙春霞和孩子們的現住所'
賈彬妻子趙春霞和孩子們的現住所
'賈彬妻子趙春霞和孩子們的現住所'
賈彬妻子趙春霞和孩子們的現住所

賈彬夫婦遭受迫害期間,家中房子因無人修復倒塌了,家裏的生活費被惡警搶走了,三個兒女寄住在趙春霞的姐姐家。孩子在學校因交不起保險費竟被老師罰站一堂課。賈彬的父母近八十歲了。

趙春霞在看守所度過了二百三十一個黑暗日夜,於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五日下午以「取保候審」被放回家中。回來後她身無分文,也得寄住在姐姐家。姐姐還給自己女兒照看兩個孩子(五、六歲)。一家老小擠在約30多平米小房的小屋裏。兩張小床上是五個孩子,水泥地上是大人。因買不起煤取暖,屋裏很冷,孩子哭,老人哭。見到此景的人都止不住的流淚。

索要被搶走的錢物 惡警們互相推諉否認

二零一三年二月一日,趙春霞領著兩個孩子去公安局國保大隊找李宏柱、田立成等人,要求歸還被搶走的一萬四千多元錢。李宏柱否認有一萬四千多元錢,說只有四千多元,並讓趙春霞去找田立成要。田立成不在,趙春霞又找到高樹軍,高樹軍稱轉到他手時就四千多元錢。趙春霞再找齊柏林,齊柏林說他不管,要趙春霞找李宏柱、田立成去。就這樣,幾個參與非法抄家的警察推來推去。

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趙春霞領著兩個孩子再次去公安局國保大隊找田立成。田立成威脅趙春霞說:「你正在取保中,還沒完事呢,你領著兩個孩子來鬧事!以後不許再來說那一萬元錢的事。有困難我幫找有關部門,那一萬元錢的事再不要說了,到此為止。」田立成後又拿出兩百元錢,說給兩個孩子買本、筆用。趙春霞堅決不要,田立成強摁給兩個孩子。

家屬再次要人遭惡警恐嚇、錄像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二日(大年正月十三)早八點,趙春霞帶著婆婆和三個孩子去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公安局要求無條件釋放賈彬。國保大隊長田立成說,他說了不算,賈彬被市檢察院批捕了。趙春霞問:「為甚麼抓賈彬?」田立成說他煉法輪功。趙春霞說:「煉法輪功不違法。」田立成說:「違法不違法不是公安機關說了算,是檢察院批捕的。你不要在這鬧事。」說完便趕她們走。趙春霞不走,田立成就叫齊嗔幟米怕枷窕給趙春霞等人錄音、錄像。

國保大隊教導員李宏柱暴跳如雷,指著趙春霞吼:「趙春霞我告訴你,你是取保候審,把你放回家,是照顧你,別不知好歹。再不走,再讓孩子在這哭,再把你抓起來,把你的大女兒也刑拘。現在不拘留等到她開學後去學校也把她抓回來。還敢來公安局要人鬧事,還敢說煉法輪功不違法?你還敢給我上明慧網。我現在搜查你的證據,說不定哪天再把你抓起來!」趙春霞說:「賈彬被你們關押,我不找你們找誰?難道說我孩子哭也犯法嗎?我要請律師告你們。你們必須放人。」李宏柱暴跳如雷的不斷的重複他說的話。

賈彬與妻子趙春霞就因為修煉法輪功,堅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多年來一家人被迫害的如此淒慘。中共邪黨假、惡、鬥的邪惡本性它不讓你做好人,它顛倒黑白,把好的說成壞的。在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的十四年裏,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們遭受了慘無人道的邪惡迫害。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迫害致死、打傷打殘、活摘器官、流離失所、精神失常等比比皆是。而中國大陸的公、檢、法、司系統的警察們在這場迫害中,被中共利用變成了綁架好人、搶劫財產、冤判好人入獄的流氓惡棍。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輪功學員賈彬和妻子趙春霞一家的苦難遭遇只是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遭受殘酷迫害的一個小小的縮影。

在此呼籲全世界正義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共同營救法輪功學員賈彬回家,還給三個孩子一個完整的家。

發稿:2013年03月09日  更新:2013年03月09日 01:00:22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3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