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著名醫學期刊緣何成「敵對勢力」?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1/國際著名醫學期刊緣何成「敵對勢力」–270837p.html
【字號】

國際著名醫學期刊緣何成「敵對勢力」?

文/陸振岩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二零一三年二月底,中國大陸多家媒體高調報導了中共衛生部與紅十字會總會共同召開「全國人體器官捐獻工作視頻會議」。據報導,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會中發言再次承認,「在世界上,我國是唯一系統利用死囚器官的國家」。他並稱,「國際敵對勢力把這個事情(利用死囚器官)擴大化,……他們對中國器官移植的所有文章持反對態度,他們的原則是不接受、不發表、不合作。」

中共衛生部副部長所稱的「國際敵對勢力」,其實指的是國際醫學界最著名的學術期刊之一《柳葉刀》(The Lancet)。二零一一年十月,《柳葉刀》發表文章稱國際社會應該聯合抵制中國將死刑犯作為器官移植供體的行為,呼籲對中國「同行」的器官移植研究和論文要做到三個「不」──「不接受、不發表、不合作」。

《柳葉刀》是個學術雜誌,但在醫學領域,所有同行都堅持醫生必須遵從行業的基本道德操守。《柳葉刀》拒絕中國大陸的器官移植「同行」,一方面是因為,中共治下所謂的「死刑犯自願捐贈」其實是當局以器官牟利的幌子,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所謂「死囚器官」無法解釋中共器官移植數量自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六年之間爆炸式的增長。

圖說:根據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等發表在《柳葉刀》上的一九九七年~二零零七年中國器官手術數量分布圖繪製。此圖是在原圖的基礎上,把黑條框所示的肝移植數量用白條框累加到腎移植數量上,並用紅線勾畫出總移植數量增長趨勢。
根據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等發表在《柳葉刀》上的一九九七年~二零零七年中國器官手術數量分布圖繪製。此圖是在原圖的基礎上,把黑條框所示的肝移植數量用白條框累加到腎移植數量上,並用紅線勾畫出總移植數量增長趨勢。

國際醫學界的擔憂,來自中國公開報導及中華醫學會的器官移植數據。根據中共公開的數據,在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九年的六年中,中國約進行了一萬八千五百個大器官移植;而從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五年的六年中,進行了六萬多個大器官移植,數量暴增三倍多。據《中國日報》報導,僅二零零六一年就進行了高達兩萬個器官移植。國際社會知道的是,器官緊缺是世界各國器官移植髮展的瓶頸。問題是中共如何在六年之間突破這個瓶頸?在前後兩個六年期間(一九九四~一九九九年和二零零零~二零零五年)中共並沒有發生死刑犯審判、槍決模式上的重大變化,也就是說死刑犯並沒有暴增三倍。那麼中共在二零零零~二零零五年期間暴增的四萬一千五百宗移植手術的器官來自何人?

二零零六年三月,兩名證人分別指控中共醫院和勞教所、監獄、武警秘密勾結,大規模進行活體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用於移植牟利。二零零六年七月,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發表獨立調查報告,指控中共當局涉及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喬高和麥塔斯申請進入中國調查被拒,所以報告以醫生及病人證詞、證人證詞、中共公開的說法、電話調查等共五十二種間接證據方法推論驗證。調查結論是「曾經發生,且至今仍然繼續存在,對非自願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大量器官摘取。」

報告發表後,國際醫學界同行從專業角度檢驗了指控的可信度。如英國皇家醫學會期刊二零零七年三月第一百期以《法輪功、器官移植、大屠殺與我們自己》為題,發表了器官移植醫生Tom Treasure的文章(Treasure T.: The Falun Gong, organ transplantation, the holocaust and ourselves. J R Soc Med 2007;100:119─21)。文章稱「這項指控中最讓我恐懼的部份是,如果這是真的,是否就是我的醫生同行,那些醫生們,犯下了這些罪行。這是我有資格發表看法的唯一部份,雖然我無法提出比他們(戴維•麥塔斯和戴維•喬高)更多的證據,但是至少我可以可信度來驗證這項指控。」文章結論是,麥塔斯和喬高的調查結論是可信的。文章說,「(調查報告中的)這項指控可信的原因,是因為在中國國內所報告的移植手術數量與在其它國家可能有的數量的差異、短暫的(器官)等待期間、向全球醫療市場提供器官移植手術的自信,以及對法輪功學員例行性的血液測試。」上文提到的具體證據與分析,請參考原文,或者相關的明慧網分析報告「死刑犯」撐不起中國器官移植市場上的蘑菇雲」(http://pkg2.minghui.org/mh/center/organ/death-roll-organs.html)。

圖說:前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著名國際人權專家曼弗雷德‧諾瓦克(Manfred
前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著名國際人權專家曼弗雷德‧諾瓦克(Manfred Nowak)教授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八日在台灣大學演講時,談到了中共最邪惡的「酷刑」手段──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他稱這項指控「是可信的(credible)。

還有其他醫學專家獨立審核報告並得到了同樣結論。如Kirk Allison教授(明尼蘇達大學公衛研究所人權與衛生課程主任、醫學院人權與醫學副主任)在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九日向美國國會提供的證詞中,提出了自己的獨立調查和分析,指控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同時,他稱麥塔斯和喬高的調查報告提供了「最令人信服的證據」(http://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events/allison-092906-to- us-congress.pdf)。此外,前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著名國際人權專家曼弗雷德‧諾瓦克(Manfred Nowak)教授於二零一一年在台灣大學演講時,談到了中共最邪惡的「酷刑」手段──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他稱這項指控「是可信的(credible)。」他於二零零七年提交給聯合國大會的報告,則列舉了被指控曾參與移植活體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多家中國移植中心和拘留所。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聯合國更直接要求中共立即組成獨立調查團,對法輪功學員受到酷刑虐待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指控進行調查,並要求對參與迫害的責任人繩之以法。

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罪行在二零零六年被曝光後,當年的全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馬上下降一半多,並且從此逐年下降。這間接表明國際社會的強大壓力使中共的犯罪行為無法那麼明目張膽了。

國際醫學界對於中國「同行」的抵制,乃是出於職業道德和良知。Treasure的文章就特別提到納粹醫生成為犯罪的同謀。醫學界不願和犯下反人類罪行的醫學「同行」們為伍。要說「敵對勢力」,其實真正的原因是中共威逼和利誘部份醫學從業者背叛良知,敵對醫學界基本道德操守。中共才是有人類良知的「敵對勢力」。

發稿:2013年03月11日  更新:2013年03月11日 21:55:34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3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