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豬」、禽流感與「搞政治」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1/「江豬」、禽流感與「搞政治」-271940p.html
【字號】

「江豬」、禽流感與「搞政治」

文/大陸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一日】在和朋友們談起法輪功真相和《九評共產黨》的時候,經常有不理解的朋友說,你們在搞政治。仿佛政治成了危險物品。那麼就結合最近發生在中國的幾個媒體聚焦的事件談談甚麼是政治,政治是為甚麼而存在的。

一、「江豬」事件與政治

前一段時間,有一萬多隻死豬順黃浦江直下,嚴重危及上海人的飲水安全。這時候,中共政府的御用專家出來說話了:一萬多隻豬在黃浦江就像游泳池裏出現幾隻蒼蠅,看著噁心,但是沒有危險。

這時如果您信了政府的,沒有在意,繼續打開水龍頭喝排骨湯,那您顯然沒有搞政治;如果您不信政府和專家說的,自己去買純淨水,這時您的思想中已經存在質疑政府的苗頭了,屬於思想危險份子,只是還沒有行動而已;如果您對政府的不作為極為憤怒,指責政府瀆職,您已經開始搞政治了;進而,如果您聽信了一位作家的建議到黃浦江邊散步,表達不滿,那您不僅僅是參與了政治,而且是涉嫌「非法集會」,隨時可能被抓捕。

您肯定會說,我不想參與政治,我只想喝乾淨的水,過安全的生活。可是,要求政府如何管理,這就是政治,您只要對社會公眾事務發表意見,就是在搞政治。正如孫中山先生所言:政治者,眾人之事也。

二、政治與生命

「江豬」之後,禽流感來了,死亡率很高,超過當年的SARS(國內叫做非典)。上海市政府不緊不慢的每天增加兩三例的報告,湖北一個老人肺炎死亡,家屬要求做禽流感檢測,被拒絕了。

那麼,禽流感與死豬有沒有關係,豬肉能不能吃,禽流感怎麼來的,政府有沒有像SARS時一樣掩蓋疫情,您這又是政治了,因為這些問題直接牽扯到政府和中共各職能部門的職責,是不是在草菅人命。

當年SARS來襲的時候,時任衛生部長的張文康信誓旦旦地保證:我可以負責任的說,在中國工作、生活、旅遊都是安全的。這時,如果您有在醫療機構的朋友私下告訴您SARS的嚴重程度遠遠超過政府部門公開的,那麼他就是「傳播危害公眾安全的信息」。可是他僅僅是為了您的生命安全啊!

到底政治要為我們的生命負責,還是我們要用生命對政治負責呢?

三、我們有沒有政治權利

看過中國法院的刑事判決書的人,可能都注意過一句話,就是在判決某某某刑罰的基礎上剝奪某某某政治權利幾年,原來政治權利是我們天生就有的,非經法律判決不能剝奪的。

中國《憲法》第二章集中規定了中國公民政治權利:選舉權和被選舉權,著作權,集會、遊行、示威權,宗教信仰自由權,不受非法拘捕權,辯護權等。顯然,在中國政治根本就不是罪名,否則,怎麼會有專門搞政治的人大代表呢?(儘管他們實質上是另一個版本的黨代表)

1966年頒布的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規定:本公約每一締約國承擔尊重和保證在其領土內和受其管轄的一切個人享有本公約所承認的權利,不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出生或其他身份等任何區別。中共政府雖然尚未批准該公約,但是原因僅僅是對於死刑範圍等方面的保留,中共邪黨也不敢公然否定公民與生俱來的政治權利。

人類設立政府與管理機構是為了實現個人權利的最大保障,良好的政治運作機制就是為了使執政者服務於人,政治不能反過來成為人的主宰,更不能成為中共邪黨殘害人類的工具。

四、中共邪黨的政治是甚麼

在中共邪黨控制中國的六十年中,政治成了一個讓人談之色變的怪物,不關心政治是思想落後,參與政治是懷有不可告人的目的。那麼,甚麼是中共邪黨的政治呢?就是中共邪黨對中國每一個人,從邪黨的總書記到失業的工人,從每個人的行為到思想的絕對控制,控制在邪黨的誹謗神佛的無神論、戰天鬥地的鬥爭論、扼殺自由思想的唯物論(其實邪黨從大躍進到獻禮工程都是極端唯心的)中;就是中共核心集團的罔顧民生的極端利益;就是中共邪黨殘害人性、荼毒民眾的工具。

黨要殺人,不參與的就是搞政治;黨要給人平反,反對的就是搞政治。為了政治可以掩蓋SARS疫情,為了政治可以讓孩子們多喝一個月的毒奶粉,為了政治可以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高價賣錢,為了政治把勞教所變成人間地獄。

如今位於高位的幾位中共政治局的常委,何嘗不是飽受政治的殘害。他們作為知識青年上山下鄉不就是變相的政治流放嗎?甚至殺人魔王薄熙來、王立軍又何嘗不是政治的犧牲品,中共邪黨的政治泯滅了他們的人性,使他們如今面臨牢獄之災,使他們無法擺脫將來無盡的地獄之苦。

中共邪黨的政治殘害了中華民族八千萬條生命,將輝煌的五千年文明毀於一旦,如今中共治下的中國禮崩樂壞、十惡俱全,自然環境盡毀,人心淪喪!對於這樣的政治當然要反對,而且必須從人類文明中驅除。

五、法輪功學員沒有「搞政治」

人們所說的「搞政治」,其實是對中共邪黨借助於政治手段實現個人或小集團利益,損害國家、民族利益行為的一種厭惡性的指稱。但是對於孫中山先生推翻滿清、締造民國這樣的政治卻是每個人都推崇的。所以,政治本無過,關鍵的是甚麼人利用政治達到甚麼目的。

法輪功學員依照憲法賦予的信仰自由權要求自由的修煉法輪功,傳播法輪功的「真善忍」價值觀,傳播弘揚中華神傳文化的神韻晚會光盤,委託律師對被非法拘捕的法輪功學員提供辯護,這是上天、法律和聯合國公約賦予公民的生命的權利,自由的權利,免於飢餓、匱乏的權利,免於酷刑的權利,免於恐懼的權利,做一個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權利,找回被中共邪黨摧毀的民族文化的權利,是不容侵犯的。

那麼揭露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散發《九評共產黨》,勸人三退是不是搞政治呢?熟悉法輪功學員的人都知道,法輪功學員從來沒有主張在中國建立一個甚麼樣的政權,從來沒有任何政治綱領,沒有號召用暴力推翻中共邪黨;只是要求停止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嚴懲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兇手;告訴廣大的中國民眾中共邪黨的背後是有邪靈操縱的,每一個加入過中共黨、團、隊的人都被打上了邪靈的印記,天要滅中共,只有退出中共邪黨才會留給自己美好的未來。這在本質上關注的是每一個人的生命權利、生命安全和在人間肅清邪惡,而不是甚麼爭奪人間的政權。要知道,很多法輪功學員都有這樣的切身體會:我修煉了法輪功之後,給我個總統我也不換的。

《西遊記》第36回到第40回中記述了這樣一段故事:唐僧師徒路經烏雞國,烏雞國國王被妖怪害死,唐僧驅除了妖怪變成的假國王,挽救了真國王的生命,保全了國王一家的生命,使烏雞國回到人類治下。表面上說,唐僧師徒當然參與了烏雞國的政治,而且是大搞特搞,變更了國王,改變了政權歸屬。但是自《西遊記》面世以來,還沒有一個人在指責唐僧師徒參與政治,這與今天的法輪功學員的行為是何等的相似!

十幾年來,法輪功學員只是在苦苦的勸說中國人遠離中共這個邪惡的魔鬼(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第一句就說:共產黨是一個遊蕩在歐洲上空的幽靈。馬克思本人是撒旦教徒)。法輪功學員是把天機告訴給世人:「天滅中共」的時間到了!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一塊巨石驚現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據國家級專家組考證:該字已有兩億七千萬年的歷史,且找不到人工雕琢的痕跡。

法輪大法是真正的佛法,法輪功學員當然是佛法的護衛者,世人的希望,是帶著純正的一念來救度每一個中國人的,包括理解與不理解法輪功學員的作為的每一個人,甚至是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當然除了中共邪黨內江澤民、周永康、羅幹等元凶首惡、人渣敗類。法輪功學員珍惜的是每一個人的生命,喚醒的是中國人內心的善良,這一切又怎麼是政治所能比擬的呢?

最後,讓我們回到上面的問題,到底是政治要為生命負責,還是以政治的偏見漠視他人以致自己的生命才是「不搞政治」呢?顯然,這是一個不是問題的問題。在此,衷心的希望中國民眾走出中共邪黨給我們製造的政治誤區,放下偏見,看一看法輪功究竟是甚麼,法輪功學員究竟是在幹甚麼。一旦您真的認識了法輪功,那麼邪惡就永遠的遠離了您,您會發現您是多麼幸運!

發稿:2013年04月11日  更新:2013年04月11日 01:11:52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3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