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政府犯罪:暴力截訪和惡意回訪(上)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6/中共的政府犯罪-暴力截訪和惡意回訪(上)-274502p.html
【字號】

中共的政府犯罪:暴力截訪和惡意回訪(上)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綜合報導)在正常社會裏,信訪上訪制度方便民眾依法上訪解決問題保障權益,如果說暴力截訪或惡意回訪,許多人必定感到驚奇不解:這怎麼可能呢?既然政府制定了信訪上訪制度,法律又賦予了公民信訪自由,再出現政府暴力截訪、回訪行為,這恐怕不是法律術語上的矛盾問題,明擺著是違法行為。

對,這種暴力截訪回訪行為,對於大陸民眾來說已經不是稀奇事,制定信訪上訪法律制度,反過來又暴力截訪回訪踐踏、剝奪民眾信訪上訪自由,這對中共當局來說,雖然沒有寫在其信訪制度裏,卻已經約定成俗,成了一條不成文的制度,其實質是中共的政府犯罪。

暴力截訪回訪是中共特色的統治模式

信訪上訪本來是正常社會公民的一項基本人權自由,是官民對話的一個通道,也是檢驗一個政府執政能力和國家的法制文明程度。但喜歡獨裁暴政的中共惡黨卻從來沒有真誠的將這個人權還給民眾。中共奪權建政後,不是大赦天下,中興百廢,休養社會,而是連續發動政治運動,殘害、恫嚇、奴化社會各層民眾,那時候,被嚇傻的人民群眾,一直被中共鼓勵著舉報階級敵人,卻不知道用信訪上訪來為自己維權,即使有,也不知道那是公民應有的基本權利。中共一手整死餓死了八千萬百姓後,照樣逼著倖存的群眾繼續走「社會主義道路」,根本不給百姓反思問責當局的機會,至於被中共劃定打擊的「黑五類」等百姓群體,早就被中共剝奪了上訪說話的權利,只有被「無產階級專政」的份。當時,整個國家被中共蹂躪的經濟崩潰,文化頹廢,傳統湮沒,百姓自危。

為了擺脫崩潰的困境,中共不得不「改革開放」,對外欺騙世界言稱要與國際接軌,對內愚弄國民大喊「依法治國」,在堂而皇之的制定了系列法律的同時,各級政府還成立了「信訪辦」甚麼的,只給少部份訪民解決了點滴問題,這給外界造成了中共走向開明瞭的假相,但是八九年大學生要求政府懲腐肅貪時,中共權貴集團就不幹了,竟然調集裝甲部隊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射殺碾壓,製造了震驚中外的屠城血案。那個漢奸惡棍江澤民踩著愛國學生鮮血上台後,第一把火就是著手在全國範圍開始清算六四請願學生,更是大喊:「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 並旁及了許多人士,接著這個不學無術的漢奸不知怎麼又弄出了一個甚麼「三講」,強迫全黨全軍全國人民「講政治」。從此官民對話的口子幾乎又堵上了。

六四後,官民對話的通道雖然沒有被中共完全取消,但卻被中共添加了許多附加條件,層層加碼:中央責成省市官員「看好自己的門,管好自己的人」,綜治與政績掛鉤,省市下令地方官員「各掃門前雪,誰出事誰負責」,否則撤職走人,地方官員為了烏紗帽則使勁修改信訪上訪制度,甚麼「不能越級上訪」、「不准群體上訪」、「黨員幹部不能帶頭上訪」,「不能重複上訪」、「變上訪為下訪」等等。後來由於中共官員貪腐造成的群體上訪事件越來越多,各級流氓政府疲於應付,乾脆進行暴力截訪和惡意回訪,對上訪當事人恫嚇收買或者打砸搶,要不就隨意扣上罪名勞教判刑,寧願製造冤案冤獄,也不能影響了官員的升官發財的政績,久之運作下來,暴力截訪和惡意回訪漸成了中共維穩模式。

於是,人們在大陸往往會看到這樣一道特色的「風景」:在中共重要會議、敏感日期、節假日期間,或者在訪民上訪高峰時期,中共各級政府就會出動武警、特警、巡警、刑警、交警、便衣,甚至拉上黑幫地痞充當安保人員,在各自地盤上嚴陣以待實施截訪維穩。而此時,有誰會知道這是中共當局組織的政府犯罪呢?

千古奇冤,始於暴力截訪後

中共在暴力截訪中,製造了許許多多冤案,而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末,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暴力大截訪,堪稱千古奇冤。時為中共頭目江澤民為了迫害法輪功,和政法頭子羅幹互相勾結,不斷地造謠滋事,以至引發法輪功學員的「四﹒二五」萬人大上訪。事發當天,時任總理就做出了開明處理,受到海外媒體的一致好評。可是事發之後,江澤民否定了當時總理的決定。

當權小丑江澤民仿效前中共魔頭毛澤東發動文革的政治手法,執意迫害法輪功。於是,又一次引發了全國法輪功學員的大上訪。歷史給了中共一次了解民意換取民心的絕好機會,但中共反其道而行之,對應的是暴力大截訪,中共信訪辦、各地駐京辦變成了截訪辦,天安門廣場成了截訪廣場,中共的各地官員、武警、便衣特務、公檢法司人員在交通要道攔截堵卡,強行將法輪功學員抓捕,登記造冊,投進各地惡毒的黑監獄,暴力洗腦、訛詐錢財,不「轉化」者直接勞教判刑。

暴力大截訪後,中共步步升級,將截訪演變成了一場波及全國的政治大迫害,伴隨著媒體對法輪功的惡毒誣陷,官員民眾被逼著人人表態,中共強姦民意,因勢導惡,頓露殺機,江氏流氓集團操縱全國一切暴力機器和社會資源大加迫害,江澤民親自下密令縱容全國官員惡警對法輪功學員推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滅絕政策。神州大地上千古奇冤就這樣發生了,奇冤已經發生了十四年了,奇冤遍布泱泱中華,奇冤還在大陸各地發生著:

公淑華,一位漂亮的女孩,一九七八年出生,山東省蒙陰縣坦埠鎮金錢官莊村民,中專畢業,未婚。法輪大法蒙難時,隨母親、弟弟、妹妹一家四口進京上訪鳴冤,遭到蒙陰縣坦埠鎮政府暴徒截訪和殘酷迫害:母親惠增花、弟弟公丕彬因堅修大法被非法勞教,妹妹公淑琴參加高考後,被取消上大學資格,後下落不明。公淑華於零一年新年過後被迫流離失所,零二年九月二十日左右她在蒙陰縣岱崮鎮與同修張德珍、滕德榮、公茂海一起被蒙陰縣「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和刑警大隊非法抓捕,遭到惡警刑訊逼供、毒打折磨、強行野蠻灌食。公淑華因不說電腦密碼而被惡警加重迫害,零三年公淑華被非法判刑十三年,投進了山東女子監獄加害至今,未婚夫已經為她等待了十多年了。公淑華的父親常年在國外做些小買賣,無法照顧家庭。公淑華及母親弟弟被非法關押時無人問津,家中財產也被洗劫一空,僅零一年新年期間,她家就被勒索現金一萬多元。

河北石家莊的陶洪升是原河北省安全廳四處,負責出入境簽證工作的一位警官,正科級幹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陶洪升在天安門打出「法輪大法」橫幅,被開除工作和開除黨籍,勞教三年(被西焦派出所送入勞教所),關押在石家莊市勞教所二大隊201中隊,外界難以知道陶洪升在勞教所遭受了怎樣一種強制洗腦及身心折磨的雙重迫害,只是看到,陶修煉後一直健碩的身體健康快速惡化,幾個月的時間便奄奄一息,病危前,勞教所慌慌張張推給家人,回家之後幾日之內,陶洪升便含冤辭世,年僅四十六歲。陶洪升的妻子於鳳雲說,「他愛他的國家,他並不反對政府。他僅僅想告訴領導人法輪功好。」

譚廣惠,當年四十多歲,黑龍江省賓縣松江鎮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六月因進京上訪,被綁架進萬家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六、七月間,幾個惡警強行把譚抬進男勞教隊,據說三個男人輪姦了她,譚廣惠告訴他們:你們這是在犯罪,會遭報的。暴徒們說,我們不怕。幾乎同時,譚廣慧被獄警誣蔑為精神不正常,被送進萬家醫院每天打針。七月中下旬,萬家勞教所迫害十五名法輪功學員的慘案曝光後,勞教所突然讓譚廣惠家裏接人,譚廣惠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回家後到處瘋跑,生活不能自理,數次被家人送進精神病院治療。

內蒙古通遼市的劉秀榮女士,今年六十三歲,退休職工,劉秀榮原百病纏身,煉功後百病皆無。全家六口人都是法輪功修煉者,大法遭到誣陷後,劉秀榮全家人一起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到了北京,六口人全部走散,劉秀榮只和二女兒田心在一起,母女二人因為沒有找到上訪辦,就直接到了公安部。後遭到遼國保大隊的惡警邵軍、王波截訪,被劫持到當地牢獄,從此,他們一家人遭到了邪黨的瘋狂迫害,其中劉秀榮的丈夫田福金被迫害致死,大女兒田芳兩次被非法判刑共九年;二女兒田心被非法勞教二次;三女兒田苗被非法判刑六年,兒子田雙江被非法判刑三年。劉秀榮本人被非法勞教二年,非法判刑四年。多年來,她一家人從來沒有團圓過,不是這個被抓,就是那個被關,劉秀榮和女兒竟有五次在同一個勞教所、一間牢房裏遭受迫害。劉秀榮和丈夫田福金是通遼早期成功的生意人,可是被中共惡黨摧殘的傾家蕩產,生計困頓。

翟連生是河北省邯鄲市成安縣老年法輪功學員,寬厚仁愛。2000年10月份他不顧個人安危進京上訪,面對抓捕他的警察,老人坦然誠懇地說:「我是煉功人,我來說理。」北京警察卻猛朝他臉扇過來,「誰給你說理!」後被押回成安縣,關進看守所7個月,邪惡之徒想方設法逼迫翟連生放棄修煉法輪功,老人堅定自己的信仰,遭到惡警李志德、楊士華、田貴生、曲振平、刑警和武警數十人摧殘:打火機燒胳膊肘、不給放風、五花大綁上繩、召開刑事犯公審大會、遊街示眾、非法勞教(勞教所不收,轉看守所囚禁)、敲詐錢財,直至奄奄一息才放回家。翟連生從看守所出來時,身體虛弱的不行,需兩個人攙著走路,回家後要5分鐘上一趟廁所拉肚子,不能進食,躺在床上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大概半個月左右,於2001年5月含冤離世,時年68歲,他的去世給老伴、兒女及親友帶來無限的哀思和無法彌補的傷痛。

呂震,男,漢族,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出生,山東蒙陰縣蒙陰鎮西儒來村人,重慶大學國際金融專業學生,品學兼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後,呂震與重慶大學的學員們毅然多次去北京維護大法。隨即遭到重慶大學及當地警察的迫害,被關進洗腦班,被學校非法開除,後被劫持到重慶西山坪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遭到酷刑摧殘,同時重慶大學不法人員停發了他的學士學位。出獄後,呂震被學校遣送回蒙陰,但蒙陰不法人員拒絕接收,從此呂震戶口沒有著落。當地「六一零」惡徒的指使村裏在喇叭上天天喊他的名字,叫村民不要跟他接觸,他的家人為此承受了極大壓力,呂震只好離家。零四年三月,呂震在蒙陰縣蒙陰鎮趙峪同薛玉軍夫婦一同被綁架,先後被關進蒙陰看守所、臨沂市洗腦班進行迫害,後又轉到蒙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折磨數月。零四年十二月蒙陰縣「六一零」操控蒙陰縣法院將其誣判十一年,投進山東監獄加害。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呂震在山東監獄被惡徒們酷刑摧殘致死,年僅三十三歲。

羊衍海,男,六十二歲,重慶社會工作職業學院副教授。一九九七年二月,他和妻子張魯元(重慶社會工作職業學院副教授)一起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從此,這兩位有著高知識的副教授夫妻,身體健康,淡泊名利,滿懷愛心,更專注於他們所從教的專業和益於大學裏的莘莘學子,更好的回報於社會。迫害發生後,中共謊言四起,暴力不止。為履行一個知情公民應有的義務,和對國家、政府負責任的態度,二零零零年寒假,羊衍海依法進京上訪,說明法輪功真相,沒料想中共惡徒們回應他的是多次抄家、洗腦、恐嚇。其妻張魯元也被多次非法拘留、關押在所謂的「學習班」強制洗腦,並在重慶茅家山女子勞教所遭受殘酷迫害。夫妻被不法人員長期迫害,不得安寧,精神上受到難以想像的打擊。零四年一月四日,羊衍海被迫害致死。

(待續)

發稿:2013年05月26日  更新:2013年05月26日 01:52:25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3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