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教所改名戒毒所 但罪行不會被湮沒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6/勞教所改名戒毒所-但罪行不會被湮沒-274499p.html
【字號】

勞教所改名戒毒所 但罪行不會被湮沒

—— 黑龍江雙城市退休女教師揭露前進勞教所暴行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雙城市退休女教師方桂蘭,因修煉法輪大法,二零一一年被中共警察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半,在哈爾濱前進勞教所,她遭受電刑、凍刑、暴打、折磨性灌食等殘酷折磨,九死一生。

中共的勞教制度在全世界早已臭名遠揚,所以哈爾濱前進勞教所現在改名「前進戒毒所」了。但是裏面仍然非法關押著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所以這種換湯不換藥的把戲,它不會改變前進勞教所的罪惡本質,它也絕不會湮沒前進勞教所所犯下的罪行。

以下是退休女教師方桂蘭揭露前進勞教所的暴行:

我叫方桂蘭,是黑龍江省雙城市職教中心的退休教師,今年六十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我去同事家時,被警察綁架,當晚被劫持到哈爾濱第二看守所。三十七天後,即十二月二十日,又被劫持到哈爾濱前進勞教所非法勞教。

刑訊室不時傳出慘叫聲

我們先被關到一大隊也叫集訓隊,十七人排成隊,一個一個被單獨刑訊,逼迫「轉化」,刑訊室不時傳出慘叫聲。

第二天,大隊長王敏強行把我帶到獄警室,裏面還有副隊長劉暢、獄警叢志秀,王敏手持電棍迫使我抄寫他們早已準備好的所謂「三書」,我對他們講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師父傳出的是宇宙真、善、忍的法理,我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身體健康家庭和睦,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

王敏伸手就狠狠地搧我二十多個耳光,然後就用電棍朝我脖子、手、臉電擊。這時叢志秀、劉暢把我按倒在地上,叢志秀擰我的手腕,劉暢擰我的腳腕,我聽見自己的手腳被擰得吱吱響,叢志秀在擰我手腕時一屁股坐在我的臉上,我感覺自己快要被悶死了,使盡全身力氣把她拱下去,我坐起在地上,這時王敏穿著大棉鞋用力的照我右側肚子狠狠踢了一腳,頓時疼痛如肝腸斷裂,她看到我呼吸困難,竟又一腳踢在我的右腿上,然後叫喊著指使叢志秀、劉暢扒我衣服,邊拿出一根繩子叫囂著要把我衣服扒光掛在走廊裏。當時我無法再忍受那種疼痛和被扒光衣服掛起來的羞辱,在強制下抄寫了他們所要的東西。

第二天一早,我對劉暢說:「你們迫使我寫的東西作廢,法輪大法是正法。」劉暢惡狠狠地說:你是不是跟我?瑟呢?然後她把我說的話告訴了大隊長王敏。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王敏又一次把我叫到獄警辦公室,她叫來三個普教犯人──哈爾濱的趙寶香、呼蘭的於海平和安徽的周成榮,三個人當時站在門旁等候著,王敏問我對劉暢說了些甚麼,我聲明:在高壓下迫使我抄寫誣蔑師父、誣蔑大法的東西作廢,法輪大法是正法,世界需要真、善、忍!王敏氣急敗壞的搧了我近二十個嘴巴子,她抄起電棍往我臉上、眉毛上、脖子上電擊,我用手去搪時,她故意說:你敢打我!其實這是一句暗語,這時站在門口的三個普教犯人一擁而上,用腳狠踢我的頭部,踢的我頓覺天昏地暗,瞬時間嘴被踢腫了,頭部嗡嗡作響。

王敏還不解氣,命令她們扒掉我的衣服,就給我留一個褲頭,把我從二樓獄警室拖過十多米長的牢房到洗漱間,把我扔在冰涼的水泥地上,王敏指使三個普教犯人用臉盆接自來水澆我,她打開窗戶說:凍死你。她們接了三、四盆涼水,從我的頭部連續澆下來,王敏又接了一盆水,拿著笤掃邊沾著水邊往我身上洒,說:我還不浪費水了。那時東北的天氣零下二十多度,而且還打開窗戶,我身上濕淋淋的,王敏拿起一根長電棍,開始上下電我的後背,一邊電一邊和獄警許微對我辱罵,大約電了二十多分鐘,三個普教犯人都實在看不下去了,王敏才讓我把內褲穿上,回到獄警室穿棉衣褲時,我身體顫抖的已經站不住倒在地上,又坐起來,才把衣服穿好。回到牢房,同修們看到我左眼角充血,嘴唇外翻,腳被擰的一瘸一拐的,手被擰的青綠腫脹。

惡警叫囂:讓你活遭罪

一月十九日,我被從一隊轉到二隊關押。二隊大隊長王小偉等逼我背認罪認錯守則規範,因為我沒有違反法律,是被綁架進去的,我不背。於是大隊長王小偉、吳寶雲把我叫到獄警室,逼我誣蔑師父和大法,我不說,他們就開始連踢帶打,專門踢我被打壞的腿,還連續扇我數十個嘴巴子,邊打邊恐嚇要把我帶到三樓上刑,穿甚麼縮身衣。當時我被迫害的精神要崩裂了。我看到兩個隊的獄警一樣黑,逼我背守則認罪認錯,我是大法弟子,沒違反法律,更無罪無錯,我不背。

大約是二零一二年三月十日左右,獄警叢志麗把我帶到樓上獄警室,王小偉、吳寶雲、趙爽、李佩環、盧淑彬、王美英等已經在那裏等著,她們逼問我到底背不背認罪規則,我說不背,她們六、七個人一下子把我撲倒,抬到靠床頭的一把椅子上,把我的雙手用繩子綁在一起,掛在上層床上,把椅子撤掉後,因為我個子高,兩腳沒懸起來站在地上,王小偉手持電棍,撩起我的衣服用電棍橫電我的肚子,把我的褲子褪到膝蓋,用電棍電我的大腿內側,把我的鞋和襪子扒掉,轉著圈電擊我的腳,所電的部位都是電棍直接在肉上電,之後他們又用手銬將我銬在床上暖氣管上,呈蹲姿,又用繩子綁,沒完沒了的折磨。

一到惡警叢志麗、吳寶雲值班時,題目就經常不讓我上廁所,於是我絕食抗議十一天。一天王小偉把衛生所副所長王忠良找來給我灌食,上午灌了二十多分鐘,把食管從鼻子插到胃裏,然後拔出來,再從另一個鼻孔裏插進去,然後再拔出來,過程中經常把管插進我的氣管折磨我,當插到氣管時我喘不出來氣,憋的極難受,他們再拔出來,最後才灌進一點玉米麵粥。下午又灌我半小時,當時在場的還有衛生所的女護士。我停止絕食後,王小偉七、八宿不讓我睡覺,綁在暖氣管上,我時而蹲著時而坐著,王小偉還說:不讓你死,讓你活遭罪。

我被迫害到三月七日才下樓回到大牢房。王小偉被調到教育科當科長,霍書平任二隊大隊長。一次在食堂勞動,所長葉雲、生活科科長、教育科科長等幾個人去檢查,問我們四個法輪功學員為甚麼不背報告詞,並把霍書平找來。後來霍書平把我叫到獄警室,抄起電棍電我後背,把我電倒後,讓趙寶香把我拽起來,她又用電棍往我的胳膊上用力的打,直到把我兩肩臂打的不能動才罷休。打那以後我的胳膊就不能動了。

大約在五月下旬,衛生所惡醫劉建國、汪美琪到奴工車間說,誰不勞動給她量血壓。他們強行把我拽著量,並說我血壓二百二,心臟也有問題,從那以後強行給我灌不明藥物,大約灌到九月中旬才結束。

在前進勞教所,我吃的是封閉飯,大多是饅頭、菜湯。我被非法關押的一年半裏,經歷了近一年的酷刑迫害,致使我身體受到很大的傷害,頭髮花白。在整個酷刑迫害中,我本著修煉大法的原則, 「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說真話,這就是大忍之心的體現。

我於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回到家中。我真心地希望所有的獄警分清善惡,從善棄惡,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生命未來。

哈爾濱前進勞教所部份獄警名單:付麗紅、楊燕、胡林林、崔宇佳、魏本芝、周木奇、居小明、沙玉錦、張微、張念榮、李小雨、吳金花、許春鳳、張愛輝、張波、張桂英、隋雪梅、張傳喜、李海嬌、鄒方亮、郝微、劉浩江、王彥瑣、夏科長、侯亞麗、孫哲、楊國紅、姜學周、劉仙宇

黑龍江省哈爾濱前進勞教所(前進戒毒所):
地址: 哈爾濱市道裏區新農鎮後胡家屯前進勞教所 郵編150078
電話:0451-84115086  衛生科:0451-86991418

路線:前進勞教所在萬家勞教所與萬家水田中間,與市司法局警校、司法局度假村相鄰。從萬家勞教所往機場方向走,經過一個小屯子,再過一個小橋就到了,在路左邊,注意遇到岔道走左邊 。在道裏建國公園坐335車到後胡家屯,下車往北走一公里。

發稿:2013年05月26日  更新:2013年05月26日 01:58:28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3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