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來不吃北京「好利來」的食品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30/我從來不吃北京「好利來」的食品-274663p.html
 
【字號】

我從來不吃北京「好利來」的食品

文/曾被北京女子監獄奴役的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精美的「好利來」月餅盒,可愛的布絨玩具,喜慶的中國結,溫馨浪漫的萬聖節鳥窩掛件,這些表達人們美好祝願的禮品和裝飾物,與人生活息息相關,然而,有誰能想到這些商品有的出自北京女子監獄?有誰能想到它們與反人性的迫害有某種關係呢?有誰能想到生產它們的人幾乎沒有勞動報酬,又有誰能想到生產它們的人並不是普通工人,而是被強制奴役的大學教授、研究員、研究生、中小學老師、工程師、醫生、護士、編輯等等來自北京各行業的法輪功學員呢?

自二零零五年,北京女子監獄就開始強制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製作「好利來」月餅盒,每年的六、七月份就開始幹了。做月餅盒非常辛苦。當時就在一空閒的樓層,那樓層曾經整日掛著大窗簾,裏面單獨關押折磨過國家檢察官學院的教授李莉和小學教師宮瑞平。我們就在那裏用帶毒的膠水製作「好利來」月餅盒,每天幹到很晚,很多人被嗆人的毒膠熏的頭暈腦脹,甚至噁心嘔吐。活兒非常多,大型的貨車天天送活,我們每天都要搶活兒。我們還被強制裝車、卸車,往樓上樓下的抬,十區(就是老女監三區)掙了很多錢。當時八區也做,也是在一空閒的樓層幹活。出監後,我從來不吃北京「好利來」的食品,我也告訴我的朋友不要吃「好利來」的食品,只要我見到「好利來」的員工,我就告訴他們:「你們經理讓北京女子監獄的犯人和被迫害的人做月餅盒。」

我們還做過萬聖節的鳥窩的禮品掛件,應該是出口的。

我們給布絨玩具縫眼睛和嘴,縫過出口的蛇等等。繡衣服上的花、亮片,打中國結,給印刷好的書籍摺紙頁子,包筷子是經常的。二零零三年,老三區把筷子卸到浴室存放,結果被洗澡水泡的都發了霉,但後來還是晾乾了繼續包,交給廠家。

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四年我們在老三區還被強制做醫用消毒棉籤,從早六點一直幹到夜裏十一點,當時監區長是田風清,主管生產的是殷翠蘭。

老女子監獄經常強迫法輪功學員手工編製外貿毛衣,定額是三天一件(成人)毛衣,因為要搶活,有時幹通宵,手指變形,患腱鞘炎是很普遍的。獄警經常剋扣廠家的羊絨毛線,留下給自己織毛衣,監區長鄭玉梅讓犯人織過一件花毛衣,獄警申豔秋讓犯人給自己織過一件背心,獄警肖蕊、杜麗薇也要求犯人織過。

我們還折過msn的特快專遞大信封,定額是每天每人折一千二百個,早六點就出工了,有時幹到深夜才收工,很多人的指甲都流血了。還裝過《南方基金》的對賬單,裏面有給《南方基金》會員的金卡、銀卡及鑽石卡。在老三區還裝過遊戲卡,用塑料焊槍焊,經常幹通宵或大半夜。當時十區還接過雕刻的活兒,是犯人劉曉潔自己公司的活兒拿到監獄裏做,利用監獄裏的免費勞力給自己和老女監三區警察掙錢。

我是二零零二年下監到北京女子監獄的,二零零六年以前,被強制奴役幹了那麼多活,我沒拿到一分勞動報酬,到二零零五或二零零六年開始有些報酬,我記得一年的是十來元,個別人有三十元左右的,但當時只是在全監區公布每個人的錢數,並沒有打到每個人的賬戶上,所以到出監時,得到的只是一個虛的數字。

發稿:2013年05月30日  更新:2013年05月30日 01:19:08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3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