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北京女子監獄迫害的十六位醫護人員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2/被北京女子監獄迫害的十六位醫護人員-274795p.html
【字號】

被北京女子監獄迫害的十六位醫護人員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據不完全統計,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三年,僅在北京女子監獄,就非法關押了十六名醫護人員,其中包括北京各醫院的醫學專家、中醫師、西醫師、護士長及護士。作為比普通人更了解醫學的醫護人員,她們能夠堅定的維護大法,更加說明了法輪大法的超常。

李超然,中國陸軍總醫院正師級婦產科醫生。二零零一年,因到法輪功學員家交流,想去天安門,被軍事法庭非法判刑四年,當年她已是六十八歲的老人。在北京女子監獄九區,李超然被強制每天長時間坐在小凳子上保持坐姿看新聞聯播,反複寫思想彙報,被強制包筷子。

王安琳,六十五歲,原北京師範大學校醫院針灸科主治醫師,二零零五年因講法輪功真相被判刑五年,曾被警察毒打得大面積青紫,遍體鱗傷。她的二姐王安秀因修煉大法被迫害致死。

長期以來,中共邪黨強制給中國人洗腦,把法輪大法與科學、醫學對立,將修煉法輪大法的人妖魔化為愚昧無知的迷信者。然而,恰恰是在醫學界,信奉法輪大法的人不在少數。

一九九八年五月,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對法輪功進行全面調查了解,為配合這次調查,同年十月,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北京醫科大學、中國人民武警總醫院、中國中醫研究院西苑醫院、中國人民解放軍304醫院等七個單位的十一名醫學專家對北京西城、崇文、東城、宣武及朝陽的12553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煉功前後的醫學調查,調查結果表明,通過學煉法輪功,修煉者身體得到不同成度改善,其中11892人是有病的,煉功後11785人疾病有所好轉,基本好轉或完全康復,治療疾病的總有效率達99.1%,一年共為國家節約醫藥費4170多萬,平均每人每年節省醫藥費3275元。該調查後來成為著名的《北京市萬例(法輪功學員)健康情況調查報告》。

其中負責這項調查的醫學專家之一,就是被北京女子監獄非法關押近十年的但凌女士。但凌,北京醫科大學碩士畢業,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基礎所組胚教研室副教授,曾多年榮獲「優秀教師」稱號,她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後被學校強迫離開講台,後被學校無理開除。一九九九年十月,她被綁架到市公安局十四處,之後被迫離家出走。二零零二年八月,因製作法輪功宣傳資料在福建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但凌被劫持到北京女子監獄九分監區時,正是風華正茂的四十六歲,非法判刑、監禁使但凌的丈夫被迫與她離婚。

虞培玲,北京醫科大學碩士畢業生,她被判刑前是北京友誼醫院病理科臨床醫生,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公開迫害法輪功至今,她三次被非法判刑,共十年刑期,其中兩次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虞培玲二零零零年因上訪講真相被判刑三年,當年才三十四歲,在北京女子監獄的九分監區,虞培玲被惡警用酷刑「熬鷹」折磨,六天六夜不許睡覺。二零零五年,虞培玲因散發《九評》等真相資料,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又一次被關押在女監八區。她拒寫所謂「保證」和「認罪書」,監區長黃清華等剝奪她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剋扣飯食,每次只給一小口米飯和一點點菜,不給她吃飽飯,月經期不讓她買衛生巾和手紙,而且不許換洗內衣,包夾甚至堵住廁所門不許虞培玲上廁所,讓她拿大桶拉尿,自己抱尿桶去廁所倒,最後甚至完全不讓她解手,虞培玲被迫便在褲子裏,惡徒多日不許她換洗,致使臀部潰爛,長期不能癒合。惡警黃清華後來在集訓隊隔離關押虞培玲,唆使包夾折磨她,連續罰她坐小凳子,不讓她睡覺,打盹就用冷水潑,包夾還踢踹虞培玲的大腿和臀部,致使她右大腿瘀血腫脹,竟比左腿粗了近十釐米。虞培玲被折磨的一度站立、行走甚至坐凳子都無法保持平衡,經常摔倒和跌落,身體極度虛弱。長期睡眠不足,令她精神恍惚,又被黃清華誣其為?病,為逼她「轉化」,黃清華唆使包夾肆意打罵、侮辱她,在屈辱的煎熬中,虞培玲始終正念正行。二零零七年虞培玲出獄後,流落他鄉。二零一二年,她在江蘇東海縣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又一次被判刑四年,現被非法關押在南通監獄。虞培玲為人文靜而有涵養,非常憨厚樸實,做事總是能先想到別人,和她接觸過的人都說她人好,又有文化,非法判刑監禁使她被迫與丈夫離婚,她失去了工作,家庭及生活來源。

李艾君,醫科大學畢業,原北京市西苑醫院住院部的內科主治醫生。在李艾君的科室裏,每個醫生值班只看護三個病號,但李艾君卻承擔著看護九個病號的工作,她從無怨言,也從不收取醫藥回扣,她的敬業精神、高尚醫德得到了院裏和患者們的好評。李艾君堅持修煉法輪功,二零零零年被迫離開工作崗位,後被無理開除,流離失所。二零零二年,她被非法勞教二年,後又被非法判刑九年,當年她四十多歲。在北京女子監獄的老二區,李艾君被強制洗腦,被四強迫在車間做衣服、紮縫紉活,加工出口的外貿服裝和犯人穿的衣服,從早晨六點一直幹到晚上十點多鐘,超負荷的苦役達每天十六小時以上。

俞旳,北京宣武區廣安門醫院B超室醫生,因講真相被判刑四年,當時不到四十歲,在北京女子監獄八區被強制洗腦迫害。

劉翠芬,北京宣武區法輪功學員,軍隊醫務人員轉業,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三年。在北京女子監獄的九分監區遭黃清華的迫害虐待。

董翠,又名董翠芳,河北省?城市興安鎮人,醫學研究生,北京順義區婦幼保健醫院的醫生,二零零一年,董翠與其未婚夫申文傑(當年二十九歲,北京首都機場優秀飛行員),在發資料講真相中遭綁架,二零零二年,夫妻雙雙被判刑五年。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一日,董翠被轉入北京女子監獄,單獨隔離關押在老三區的心理諮詢室,被用各種方法虐待,包括雙盤捆綁,連續剝奪睡眠,期間她曾為抗爭而絕食。三月十九日上午,獄警席學會召集犯人李小兵、李小妹、靳紅衛等五人將董翠帶到沒有監控的平房浴室內暴打,幾小時後,董翠被殘害致死,遺體青一塊、紫一塊,雙腿又腫又紫,膝蓋以下滿是紫色瘀血,右肩處骨頭和肌肉支離。經北京法律醫療鑑定中心驗屍,證明董翠確實是被毆打虐待致死,面對化驗結果,他們重金收買、脅迫董翠父母撤回訴訟,董翠父母在壓力下求告無門,只好接受現狀,無奈離京。但最後女監通過造假,將「草菅人命」說成是了「正常死亡」。當年,女監還對外謊報「連續多年無重大安全事故」。

張倩穎,北京某部隊醫院放射科醫師。二零零九年因講法輪功真相被非法判刑四年,當年四十多歲,在北京女子監獄一區,監區長李曉娜指使犯人虐待她,整日污言穢語的咒罵、侮辱,一連十幾天不讓睡覺,不許洗漱、限制她上廁所,甚至連踢帶打,打嘴巴,不讓她吃飽飯,張靚穎被折磨的幾個月頭髮就白了,非常憔悴消瘦;在四分監區,張倩穎被劉迎春強迫信仰四區編寫的佛教教材,並被繼續虐待;在八區,監區長張海娜陰險地宣揚她精神不正常,找藉口對她進行身心迫害。

滕秀雲,北京廣播電視部醫院的中醫大夫,出身於中醫世家,畢業於北京中醫學院,具有30多年臨床教學和科研經驗,在醫學界頗具影響力,為我國耳聾耳鳴學科培養了眾多的臨床醫學專家,是北京耳聾耳鳴專家,以中醫手法治療耳聾成功治癒了數千例耳聾耳鳴疾病的患者,深得廣大患者的信賴。二零零四年因講法輪功真相被判刑七年,在北京女子監獄的一區被強制洗腦。

章則瓊,原籍雲南,北京中醫藥大學畢業,得過絕症,煉功後康復。因郵寄法輪功真相資料,二零零二年被判刑四年,當時三十多歲,章則瓊在北京女子監獄的老三區被強制洗腦,強制數棉籤,織毛衣,包筷子,扛包。在被關押期間,其母親離世,其丈夫在壓力下與她離婚。

謝春平,北京朝陽區法輪功學員,護士長,當年六十多歲, 因講法輪功真相被判刑七年。

劉小傑,原北京懷柔縣醫院護士,因宣傳法輪功二零零二年被判七年,當年三十多歲,在北京女子監獄的九區和四區被強制洗腦迫害,被強制信仰四區編的所謂佛教理論,被強制奴役勞動。

李素琴,北京房山區良鄉醫院的護士長,二零零二年因講法輪功真相被判刑四年,當年四十多歲,當時其丈夫也被判刑。在九區,李素琴被強制洗腦,被強制服勞役,洗羊絨,包筷子,織毛衣。

潘輝,北京某醫院護士長,二零零三年因宣傳法輪功真相被判刑五年,當時五十多歲,在北京女子監獄的老三區被惡警田鳳清強制洗腦迫害。潘輝的丈夫是國家醫藥管理局的高級幹部,在潘輝被關押期間,心臟病突發死於家中,孤獨離世後幾天都無人知曉。出監後潘輝又因堅持修煉被勞教。

李翠文,北京石油部醫院護士長,二零零二年因宣傳法輪功被判刑七年,當時五十歲左右,在北京女子監獄的老三區被田鳳清強制洗腦迫害。

這些救死扶傷的醫務人員,僅僅因為信仰法輪大法,就幾乎被剝奪一切生活資源,在北京女子監獄遭受身心的非人折磨,她們的遭遇深刻說明了邪黨對法輪功迫害的殘酷與野蠻。

發稿:2013年06月02日  更新:2013年06月02日 00:30:07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3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