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毛秀蘭被冤判12年 保外就醫後仍被騷擾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4/甘肅毛秀蘭被冤判12年-保外就醫後仍被騷擾-274888p.html
【字號】

甘肅毛秀蘭被冤判12年 保外就醫後仍被騷擾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省甘谷縣五十歲的鄉村婦女毛秀蘭,因對鄉親們講法輪功真相,於二零一零年八月被中共當局非法判刑十二年。她在獄中遭嚴重迫害,曾兩次被緊急搶救,於二零一二年底保外就醫回家。然而回家半年,甘肅女子監獄就派人上門騷擾,逼毛秀蘭再次寫放棄修煉的所謂「保證書」。

毛秀蘭是甘肅省甘谷縣大石鄉大石村謝莊村民, 她是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第五年──二零零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修煉不久,她以前的心臟病、腸炎、鼻竇炎、耳鳴、左腿囊腫、渾身乏力、感冒不止等病症都不翼而飛,從此她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好。

修煉大法後的毛秀蘭,以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對八十多歲的婆婆盡孝道,洗頭、洗臉、洗屎尿褲,婆婆吃饃時,她將外面的皮剝下自己吃,讓婆婆吃軟的,婆婆吃剩的她吃,從不嫌棄老人。她主動和以前發生過糾紛的冤家和好,還經常幫助那些因丈夫外出打工、家務農活全拋給妻子和老人的家庭。她的所為為村人和鄰居所稱道。

然而,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毛秀蘭卻被甘谷縣公安局國保惡警從家中強行綁架。據悉,惡警認為毛秀蘭經常在大石鄉各村莊、田間地頭、街上各攤點前給人講法輪功真相;而大石鄉的各村莊路口電線桿上噴滿了法輪大法真相標語,也認為與她有關。

二零一零年八月,甘谷縣法院對毛秀蘭非法判刑十二年,同年九月七日將她劫持到位於蘭州市九州甘肅省女子監獄。獄中的嚴重迫害,造成她兩次突發心臟病,二零一零年十月中旬,她曾被送醫院搶救兩、三天。獄方稱她有生命危險,讓家屬做好思想準備。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七日,毛秀蘭被保外就醫回家。

但是毛秀蘭仍然有隨時被抓回監獄的危險。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蘭州女監隊長郭某、曹金貴、司機三人就在甘谷縣大石派出所三個警察的帶領下闖到毛秀蘭家,再次逼毛秀蘭寫所謂「保證書」。

以下是毛秀蘭遭綁架、關押迫害經歷: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甘谷縣公安局五個警察闖進毛秀蘭家,搶走了家中的電腦、打印機和現金一萬餘元,並在當天將毛秀蘭綁架到縣公安局非法審問,期間副局長蔚仲民揪住她的衣領暴打。當晚毛秀蘭被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獄警逼她脫去棉鞋,並用鉗子將她的衣服拉鏈夾斷,讓她光著腳走入牢房。在黑獄中,她吃的是發霉的饅頭、有蟲子的飯,很快毛秀蘭就出現兩眼視物模糊、乾澀、流眼淚等病症。

毛秀蘭被非法判刑後,被劫持到甘肅省女子監獄。入獄第一天,一個獄警就開始非法審訊她,她講了法輪大法的美好以及從大法中的受益情況,該獄警就向犯人使眼色。晚上,販毒犯馬桂芳、貪污犯咸德英就對她大打出手,整整折磨了一夜後逼她寫放棄修煉的所謂「保證書」。之後,天天逼她看誣蔑大法的錄像,寫「思想彙報」。

酷刑演示:溺水
酷刑演示:溺水

十月份的一天晚上,負責監控毛秀蘭的犯人咸德英、劉玲芳、楊靜、司華四人將她關進女廁所進行毒打,她大喊救命,她們四人惱羞成怒,變本加厲,用拖布塞住毛秀蘭的嘴,揪著她的頭髮,將她整個頭按進一直徑為八十公分、高一米且盛滿水的水桶裏,用手壓著毛秀蘭的頭不讓出來。就這樣來回淹到毛秀蘭昏死,才揪出水,毛秀蘭癱在地上。四個人又用腳在毛秀蘭的上身、腿上、腰部開始踹,提起來猛打耳光,她的臉被打腫,失去痛覺,全身發抖,這時剛完幾天的例假又突然來潮,從雙腿流下來,她們這才作罷,才從毛秀蘭的口中取出拖布。

在蘭州女監,法輪功學員經常遭警棍毆打,關禁閉,家常便飯,吃不飽,喝不上水,導致毛秀蘭渾身乏力、失眠、頭髮脫落變白。一次毛秀蘭上廁所,一頭栽倒不省人事,身旁的玻璃被打碎,她全身倒在了玻璃碴上,手被劃破,鮮血直流。一位工程師法輪功學員看見急忙叫人背她。不料包夾咸德英逼醒過來的毛秀蘭自己走,她走一步留下一串血印,後到監獄醫院草草包扎了一下就完事了。

在惡警的慫恿下,包夾犯人常常不讓毛秀蘭大小便,一次因為毛秀蘭上廁所,犯人咸德英從頭頂向毛秀蘭的脖子灌冷水,朝她臉上唾唾沫,打得毛秀蘭額頭上是一塊塊疙瘩。有一晚,毛秀蘭被尿憋的全身脹痛,不能起身站立,腰痛,好像各肋骨都脹滿了水,疼痛難忍。包夾還不讓毛秀蘭洗衣服、刷牙,導致整口牙鬆動、出血,三顆大牙根部壞死、脫落,現在吃飯嚼東西困難,肚子總是餓著。一次因毛秀蘭背監規不符合她們的要求,包夾犯人將她腰部猛踢一腳,疼得她喘不過氣來,站不起來。

在獄警利誘及慫恿下,包夾犯人肆意折磨法輪功學員,不許法輪功學員之間相互對視、說話、互相幫助,否則要遭毒打、辱罵,甚至晚上睡覺說夢話,也遭值班犯人打耳光。甘谷縣大象山鎮法輪功學員張小明因肚子餓吃了幾粒大豆,被詐騙犯楊靜將按著頭塞進床頭的小櫃裏折磨半天。惡犯楊靜動不動就揪住法輪功學員李亞的頭髮在鐵床上亂碰,李亞被她掐的渾身到處是傷疤。一次,惡犯咸德英、楊靜將李亞叫到獄警辦公室,不一會兒,從辦公室裏傳來了李亞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六十多歲的酒泉法輪功學員白香蘭,入獄時身體健康,後被折磨得雙手不停的顫抖。

毛秀蘭因遭受精神和肉體的殘酷折磨,入獄五個月後,出現心律過快、血壓高、心絞痛等病症,獄醫檢查後說很危險,於是蘭州女監讓毛秀蘭「保外就醫」,說給六個月時間做手術(因無錢未做),並敲詐毛秀蘭在新疆的女兒八千元作為所謂押金,說如果有啥事就是「勞務費」,不退還。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七日,毛秀蘭「保外就醫」回家。

毛秀蘭被綁架後,家中塌了天,丈夫張金虎癱在床上幾個月,八十多歲的婆婆無人伺候,臥病在炕上,全身壓爛,大小便失禁,弄得滿屋都是,經過一年多的病痛、飢餓折磨,於二零一一年七月悲憤離世,死時眼睛睜得很大。

十六歲的二兒子張駝峰中學未畢業,媽媽被綁架後,被迫輟學打工,受盡歧視。小兒子張瑞峰上小學,經常遭村中不明真相的人恥笑、諷刺,小小年紀變得性格孤獨、內向,見人低著頭不說話。就這樣本地警察還經常來騷擾、盤問張金虎父子。

毛秀蘭「保外就醫」回家後,先後有幾百位鄉親來她家看她,好多人泣不成聲,抓著她的手說:「這麼好的人被抓走了,這是甚麼世道啊?」

發稿:2013年06月04日  更新:2013年06月04日 00:40:03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3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