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問中共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6/三問中共-274962p.html
【字號】

三問中共

文/鄭岩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六日】中共新華網2013年6月4日登出流氓文章一篇,說,「幾個身穿制服的人揪著中間一人的頭髮,在其指縫中夾著牙刷,手上滿是血跡;一人後背上血跡斑斑,被五花大綁著蜷縮在地上」。乍看覺得奇怪:難道中共終於開始招供了?惡狼不吃人了?!接著看,中共果然本性不改,是在更加無恥地大耍流氓。該文居然聲稱,這是「嫌疑人……企圖以真人模擬演示的形式」「偽造」「法輪功人員在監獄遭受酷刑迫害的照片,以達到歪曲事實、散播謠言,抹黑中國形像的目的。」看罷不由慨嘆:的確,中國形像真讓中共流氓敗壞完了!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十四年,現在還裝清白,不是流氓惡棍還能叫甚麼呢?

一問中共:你們敢公布黑獄中的酷刑現場照片和實況錄像嗎?

今年五月明慧網上有一篇遼寧法輪功學員寫的文章,題為《在馬三家勞教所毒打折磨我的惡人》。文章說,「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那些迫害者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誰打你了?誰看見啦?有能耐你去告呀……」

「正常人一聽這話便知是在耍無賴,說者自己也明白這一點。可是他們沒有想一想,其實每一個受害者都是一本賬單,記錄著行兇者的犯罪事實。當清算罪行時,買單的會是誰呢?」

「我被瀋陽馬三家勞教所迫害過兩年多,曾遭遇過死人床、大掛、抻刑、犯人按壓被獄醫灌食、開口器撐嘴灌食、長期戴手銬、暴力毆打、冷凍、凳子壓體長時間面壁跪姿體罰……當我走出馬三家時,幾乎是個廢人,連刷牙都得用手撐住水池邊兒,因為腰部已經承受不住身體的一點點傾斜。」

相傳中國宋代有個叫田登的人做了州官,為避其名諱,人們在談話時不能說與「登」同音的字,比如要說「點燈」,只能叫「點火」,以至於元宵節官府放燈、民間觀燈、賞燈時節,衙門張貼安民告示,都只能說「本州依例,放火三日」。因這則笑話,「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已成為中國大陸人嘲諷與抨擊那些欺壓百姓、為非作歹的當權者的經典佳句。可如今的中國大陸,已經是「流氓惡棍害人無度,善良受害狀告無門」!

這就是中國真實的現狀,一個幾億人(法輪功學員、其親朋好友同事鄰里)忍受了十四年的現狀。真是把中國古老文明之邦的臉面丟盡!

中共及其所有流氓文人、流氓打手,你們敢把法輪功學員在馬三家勞教所受酷刑折磨的現場照片和實況錄像拿出來公布於世嗎?好漢做事好漢當,那樣才省得眾多受害人用真人重組現場、畫圖重組現場、甚至請畫家用油彩描繪現場等許許多多的周折!

二問中共:所謂「天安門自焚」的現場實況錄像,你們敢原原本本地公布於世嗎?

被江澤民的姘頭塞進中國大陸中小學課本的所謂「天安門自焚」,欺騙了多少青少年,在多少無辜青少年的心田裏種下了仇恨法輪功的種子。可是,劉春玲到底是怎麼死的?劉春玲的女兒劉思影是怎麼失去媽媽的、自己又是如何失去生命的?

那個黑乎乎的王進東,他兩腿間盛滿汽油的雪碧瓶卻完好無損;在他喊出那句似是而非的口號之前,身邊警察手中的滅火毯在他頭上悠閒地搖來晃去,沒有絲毫滅火的急迫。

還有那些在現場近距離拍攝特寫的攝影記者、導演,以及把劉春玲從頭部擊斃的穿軍大衣的,都是些甚麼人?

中共及其流氓文人和流氓打手,既然是突發事件,你們為甚麼有現場實況錄像?既然有現場實況錄像,你們敢把實況錄像原封不動地向全世界公布嗎?!

三問中共:你們敢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現場照片和現場實況錄像原封不動地公諸於世嗎?

酷刑重組:活摘器官(繪畫)
中共罪行重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繪畫)

當您聽說有成千上萬的人只為了堅守對「真善忍」信仰,就被活活地開膛破肚、割掉心臟、腎臟、肝臟、眼角膜,您一定不敢也不願相信這是真的。但是,這確實發生在現在的中國。而且是在中共政法系統的合作和保護下,在軍隊、武警和地方醫院進行的。請聽2009年12月12日,追查國際組織收到的一例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目擊者證詞的調查錄音(MP3文件(4.9MB)):

一名遼寧省錦州市的警察舉報,在2002年為遼寧省警察系統工作期間,參與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輪功學員的行動。其中一位30多歲的女性法輪功學員,被經過一個星期的嚴刑拷打、被強迫灌食,已經是傷痕累累。2002年4月9日,遼寧省公安廳某辦公室派來兩名軍醫,一名是瀋陽軍區總醫院的軍醫,另一名是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軍醫,將該學員轉移到瀋陽軍區總醫院15樓的一間手術室內,在這名學員完全清醒的情況下,沒有使用任何麻藥,摘取了她的心臟、腎臟等器官。證人當時持槍擔任警衛,目擊了活體摘取的全過程。下面是他的部份錄音內容。

證:手術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噴濺出來的,血是噴濺出來的。而不是…
問:你看到的是男的還是女的?
證:女的,女的。
問:年輕的麼?
證:30多歲吧。
問:那她口中還喊著法輪大法好嗎?
證:還喊著還喊著。
問:你說一下她當時是怎麼說的。
證:當時,我們經歷了就是,得有一個星期對她的審問,嚴刑拷打,身上已經有無數的傷疤,並且電棍、電,她已經神智不清…神智不清,把她打的,已經就是,反正她又不吃東西,然後我們強行的給她灌牛奶,往她的胃裏,她不喝就強行的給她灌。你知道那個,把她的鼻子捏上,於是維持著。她7天瘦了將近15斤。而這個時候不知道,可能是遼寧省公安廳某辦公室,反正是一個挺保密的部門,派了兩個,一個是解放軍瀋陽陸軍總醫院的一個軍醫,還有一個是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具體反正一個是歲數大的,一個年輕的,在某、某,就是給她送精神病院的一個手術室,然後進行一套東西。不打任何麻藥,刀在胸脯上,他們這個手啊一點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別看我在武警,我端過槍,我也進行過實彈演習。但是,我也見過很多死屍,但是看到他們,我真的佩服他們這些軍醫,手一點也不抖,直接戴著口罩拉出來。當時我們一人拿一把手槍在旁邊站崗,這個時候已經拉開了,然後她就嗷的大叫一聲,那個女人就嗷。大叫一聲,說「法輪大法好」。

問:從胸口劃下去的時候她喊的法輪大法好?
證:嗷的大叫一聲,說法輪大法好。說你殺了我一個人,大概意思就是你殺了我一個人,你還能殺了我們好幾億人麼,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們迫害的人麼?這個時候,那個醫生、軍醫猶豫了一下,然後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們的領導一眼,然後領導點了一個頭,他還繼續把血管……先摘的是心臟,還是再摘的腎。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給你學下聲音,反正我也學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樣式的,然後就啊啊……就一直張著大嘴,睜著兩個眼睛,張著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講下去了。

……

證:當時,這個人身份是一個老師啊,是一個老師,在中學教書的老師,她的兒子今年可能12歲了吧。她的老公是個沒甚麼能耐的一個,也是一個工人吧。在這之前,她受過的羞辱更大。我們的民警有不少就是變態的那種,給她進行,用鉗子、用窺視器,都是不知道哪來的儀器,反正我都親眼所見,我當時沒照照片就是遺憾,對她進行屬於是猥褻,她長的有點姿色,比較漂亮,對她進行強暴……,太多了。

問:就是在你所待過的那個公安局裏面你就親眼看…
證:當時我沒在公安局裏做,是在一個就是培訓中心,就在一個賓館的後院,包了十個房間,一個小樓上,就是小別墅那塊兒做的。
問:黑監獄。
證:差不多。
問:就是只要法輪功學員就往那邊送嘛
證:嗯
問:還沒有判刑之前就往那兒送嘛
證:反正我們這塊臨時都改變地方。
……

問:哪個時間你還沒有告訴我?
證:2002年4月9日
問:4月9日?
證:對4月9日下午5點開始解剖,時間進行了3個小時。之前已經連續一個月了。
問:甚麼叫連續一個月?
證:連續一個月的刑訊逼供。
……

問:你只有對他們逼供一次?還是很多次?
證:很多次。當時王立軍,現在的重慶公安局長,下死命令「必須斬盡殺絕」
……

斥問中共及其流氓文人、流氓打手,你們敢把上述及所有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現場照片、實況錄像、文件記錄,統統拿出來、原原本本地公布於世嗎?!你們不敢,你們是徹頭徹尾的流氓無賴加小人懦夫!你們活著是行屍走肉、今朝有酒今朝醉,死後是無間地獄的鬼,永無出頭之日!

「善惡有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全部都報!」呼籲所有不願為中共陪綁陪葬的人們,趕快聲明退出中共,為自己爭取光明的未來。已經跟中共隨波逐流參與了作惡的人們,中共作惡的所有記錄都是你們立功贖罪的工具,趕快退出中共、將功贖罪!

發稿:2013年06月06日  更新:2013年06月06日 00:44:50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3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