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市迫害法輪功的四大中共黑窩(1)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8/濰坊市迫害法輪功的四大中共黑窩(1)-275037p.html
【字號】

濰坊市迫害法輪功的四大中共黑窩(1)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八日】

目錄:
第一部份:山東省濰北監獄
第二部份:濰坊市看守所
第三部份:濰坊市昌樂勞教所
第四部份:中共濰坊市奎文區委邪黨校洗腦班

前言

山東省濰坊市迫害法輪功的四大黑窩,分別是:山東省濰北監獄、濰坊市看守所、濰坊市昌樂勞教所、中共濰坊市奎文區委黨校洗腦班。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這四個黑窩黑牢迫害無數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犯下了罄竹難書的罪惡。

此文將系統的揭露四大黑窩的罪惡。

第一部份:山東省濰北監獄

把人的睪丸用鐵絲捆住、再用高壓電棍長時間電擊;鐵夾板夾雙腿;澆滾開水;拖把填嘴;火鉤砸頭;鋼針猛扎大腿;法輪功學員用滴血的手幹奴工活就因為幹的慢,被施以電刑……這些既殘忍、又下流的酷刑就發生在濰北監獄。

一、山東省濰北監獄監獄長

濰北監獄監獄長是陳建,副監獄長是劉永昌、王寬增、李武廣。

二、山東省濰北監獄的名稱、機構掛牌

山東省濰北監獄
山東省濰北監獄

山東省濰北監獄的名稱、掛的牌子是「山東省濰北監獄」。濰北監獄由監獄總部總場、一至七分場……組成,共設十一個分監區。每個分場,分布在不同地方,分別是獨立的監區大院。監獄總部總場獄部在家屬院的東面。七分場、四分場分布在監獄總部總場以南;一分場、五分場,分別分布在監獄總部總場主區以北;六分場、三分場、二分場、在濰坊昌邑。各分場大都非法關過法輪功學員。

通往監獄分場的指示路標之一
通往監獄分場的指示路標之一

三、山東省濰北監獄的地址

山東省濰北監獄,位於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濰北農場。

四、山東省濰北監獄的交通路線

山東省濰北監獄,坐濰坊市的7路車到終點站「濰北農場」這個站名可達監獄總場,從7路車終點站坐當地人私人出租的車(非出租車公司)可到監獄各分場。

五、山東省濰北監獄的內部結構、惡劣的飲食生活條件、和奴工生產

(一)濰北監獄的大門和圍牆

山東省濰北監獄總部正門門口,除左右有兩個有獄警看守的值班室外,內門是全封閉的上為鐵網、下為鐵板的連帶門檻高六、七米左右的鐵門,外門是電動鐵柵欄門。

濰北監獄(辦公樓)
濰北監獄(辦公樓)

監獄辦公樓的標語牌──寫著「聽黨的話……英勇善戰」,到處充滿聽命中共的好戰好鬥氣息。監獄被中共利用捲入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國人殘害中國人,就是在這種聽命中共的黨文化灌輸下不幸發生了。
監獄辦公樓的標語牌──寫著「聽黨的話……英勇善戰」,到處充滿聽命中共的好戰好鬥氣息。監獄被中共利用捲入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國人殘害中國人,就是在這種聽命中共的黨文化灌輸下不幸發生了。

監獄正門東側有座警察的辦公樓,辦公樓前面是一個操場,是警察的訓練場地,監獄警察每天在這裏操練,並常年有哨兵站崗。監獄正門東側還常年養著狼狗看守。

濰北監獄(高牆上的電網)
濰北監獄(高牆上的電網)

濰北監獄(南崗樓)
濰北監獄(南崗樓)

監獄的院牆磚體結構(不連電網)高七、八米左右,牆上還帶有一米高左右的電網,上端呈向內斜坡狀,從內部幾乎無法翻越。四角有四個崗樓站崗瞭望。監獄高牆外還有寬幾米的隔離帶,外面用幾米高的鐵網圍著,監獄另一面(北面)並有建有一個值班室,裏面有看守監視著。

監獄內的正對正門的白樓上標著「依法治監 以德育人」的大字,但監獄卻不依法辦事,對法輪功學員從不講法律,無法無天的用酷刑迫害,打死人不償命,嚴重違反法律。

這是濰北監獄的另一座樓,上面立著「政治合格
這是濰北監獄的另一座樓,上面立著「政治合格 軍事過硬……」的標語牌,顯示監獄使用的是軍隊化管理。

(二)監獄內的廠房

監獄內,建有幾十米寬的尖頂廠房,無辜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被和殺人犯、吸毒犯關在一起,被中共獄警強迫在監獄廠房裏從事長時間高強度非法奴役,生產血汗奴工產品。

(三)惡劣的飲食、生存條件和奴工勞役

(1)從「濰北農場」的名字看勞改監獄的奴役性質

從「濰北農場」這個名字就可以看出這裏是一個勞動、奴役的地方。濰北農場其實是濰北監獄的另一個名字。因為中共篡政初期,在全中國特別是在濰坊,沒有甚麼工業,只有農業,中共劃一些鹽鹼荒地給監獄,供所謂「勞改犯」進行懲罰性的勞動、開墾、耕種、所謂「勞動改造」,所以濰北勞改監獄就成了進行農業生產的濰北農場了。只是由於現代工業、商業的發展,農業生產改為進行工業生產、商品的生產,為各廠家生產奴工產品。

(2)勞改奴役的在大陸有很長歷史和普遍性

在中國大陸,監獄、勞教所、看守所……,非法奴役被關押人員,用比賤價勞動力更低廉的、免費的勞動力,為合作廠方生產低成本產品,為監獄、勞教所、看守所賺取暴利,已是非常普遍、有幾十年歷史了,已經成為中國大陸所有監獄見怪不怪、習以為常的「傳統」了。濰北監獄也不例外。

(3)各廠家與監獄合伙壓榨

濰北監獄的血汗奴工產品種類繁多,涉及各行業,五花八門,應有盡有。有紡織品、有成卷的石棉樣原材料、有成麻袋的原材料……。濰北監獄門每天進進出出的送進原料、拉出加工品的各公司的卡車,每二十分鐘、甚至每幾分鐘一輛,可見監獄的奴工生產量有多大,觸目驚心。這麼人跡罕至的地方,又沒有任何工廠,來這麼多各種各樣的公司的卡車,真顯的很奇怪,直到這些公司的卡車駛進監獄大門,答案才不言自明。這麼多的各公司的卡車,在濰北監獄戒備森嚴的大門隨意進出、暢通無阻、來去自由,就像進自家大門一樣,因為這些工廠和濰北監獄,作為親密合作伙伴和利益上捆綁到一起的同伙,已經成為合伙壓榨被關押人員並瓜分利潤的同謀者。

當長年月的血汗奴工生產成為幾乎無盡頭的、難熬的、像酷刑一樣的痛苦體罰和行刑,作為這些工廠的員工、和監獄的警察,完全無視被奴役者像牲畜一樣被奴役的勞累、辛酸,和被奴役者過的豬狗不如的生活,毫無憐憫心,毫無罪惡感,麻木、冷血地漠視著他人的痛苦,這些工廠員工、監獄警察作為一個人的人性已經喪失了。

尤其,當被從生活上剋扣虐待、被奴役的是無辜蒙冤的、被非法判刑、被非法關押的真善忍的信仰者時,這種從生活上的剋扣虐待、強制奴役,就成了一種喪失人性、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去的犯罪。

這是濰北監獄奴工生產的「濰北麵粉」的出售例證之一。上面寫著「濰北供銷科物資供應中心」
這是濰北監獄奴工生產的「濰北麵粉」的出售例證之一。上面寫著「濰北供銷科物資供應中心」

濰北監獄奴工產品照片。這是濰北監獄生產的T恤衫,出口波蘭,包裝全是波蘭文。由於奴工生產成本低,幾乎是免費勞動力,標著「100%BAWELNA」(波蘭語:100%棉)的衣服在濰坊零售價只10元。
濰北監獄奴工產品照片。這是濰北監獄生產的T恤衫,出口波蘭,包裝全是波蘭文。由於奴工生產成本低,幾乎是免費勞動力,標著「100%BAWELNA」(波蘭語:100%棉)的衣服在濰坊零售價只10元。

與濰北監獄奴工合作的廠家。出口波蘭的T恤衫包裝袋上用波蘭語寫著IMPORTER:EVERGEEN
與濰北監獄奴工合作的廠家。出口波蘭的T恤衫包裝袋上用波蘭語寫著IMPORTER:EVERGEEN SP.ZO.O.WARSZAWA.POLAND(進口商:波蘭華沙萬年青公司),Producent:QINGDAO FORMAX GARMENTS CO.LTD QINGDAO.CRL(製造商:青島最大號服裝有限公司),E-MAIL:formaxgarment@public.gd.sd.cn,該電郵是從http://mail.bdchina.com申請的,從申請這個郵箱的客服電話0531-81933153、0531-81933150可查到是哪家廠申請的,查到與濰北監獄合作的廠家信息。衣服上縫著FOR MAX by evergreen(萬年青最大號)的商標。

(4)濰北監獄奴役法輪功學員的事例

二零零五年,濰北監獄囚禁著100多名法輪功學員,當時各監區以縫紉加工為主。裏面七分場加工大蛇皮袋、縫足球。一至六分場都是以服裝加工為主,拿獄警自己的話說,服裝加工就是這樣靠長時間,實際是為了獄警個人利益多掙錢,超額完成任務多發獎金、升官。總計一天十三小時以上至二十小時的超長勞動,每晚幹活到十至十一點,秋收時只讓睡四個小時的覺,沒有午休、雙休日,及其它法定節日。獄警隨意體罰,隨意加班加點,剝奪節假日休息權,把關押人員當奴隸對待。例如:山東省臨沂市郯城縣勝利鄉南新汪村法輪功學員杜茂民,就曾被非法關在濰北監獄內衣加工組,非法奴役。

在二中隊,山東省青島市法輪功學員劉健由於不熟悉縫球手工程序,加之剛縫球時被針扎破手指,在手指滴血的情況下還被迫縫球。就因為縫的速度慢,獄警宋立國指使中隊長張松良、隊副徐沛軍將劉健叫進隊部,兩人用高壓電棍電擊劉健。獄警宋立國還對縫球車間的犯人頭頭說:「幹活慢的就是欠辦……」致使犯人頭頭經常用鐵棍、木棍、木板瘋狂的毆打幹活慢的人,連病殘人員也不放過。

(5)惡劣的飲食

監獄的飲食條件是惡劣的,二零零四年省裏的人到監獄參觀,惡警逼迫法輪功學員撒謊說吃大米、吃小米、白麵,實際情況是二零零四年吃了七、八個月的茄子。

(6)監獄的人權狀況

要了解法輪功學員被關在一座甚麼樣的監獄裏,我們不妨來看看下面的畫面,了解一下一個犯人在監獄的待遇、了解一下真實的監獄生活。

在親眼見到濰北監獄捆綁犯人的過程中,只見濰北監獄獄警上來就是一頓拳打腳踢,把犯人打的不敢動彈了,然後,用尼龍繩索把犯人手腳、四肢、軀幹狠狠捆的像粽子,就像拎小雞一樣拎起,繩索收緊、尼龍繩勒緊到肉裏,犯人馬上疼暈過去、一動不動就像死了一樣,獄察就像拖死狗一樣把他拖走。圍觀者就像看熱鬧,事後談起哈哈大笑,不覺暴力的殘忍,這就是黨文化洗腦下人們對暴力的麻木。人權就像被拎起的小雞、被拖走的死狗一樣地位。這就是真實的監獄生活。進了監獄,面對的就是這樣的監獄生活。法輪功學員受到的待遇可想而知了。

六、山東省濰北監獄的周邊環境

濰北監獄(東牆外,能看到監獄高牆內的樓)
濰北監獄(東牆外,能看到監獄高牆內的樓)

山東省濰北監獄,地處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北部人跡罕至的鹽鹼地。監獄各分場分布在濰坊市寒亭區和濰坊市昌邑縣搭界處附近。

監獄總部東面的高牆外是一條河──虞河下游,冰冷的灰色河水,浪濤翻滾,極其荒涼,沒有人煙,靜的只聽見嘩嘩的水聲、和野鳥偶爾的叫聲;北面的高牆外是湖灣、村莊,野地,再往北是滿是淤泥、航船難登陸的渤海海岸;南面的高牆外是濰北監獄家屬生活區的小商店,也曾出售過濰北監獄的奴工產品;西面的高牆外是濰北監獄家屬區和濰北監獄醫院,緊鄰監獄西牆新建了一排排帶閣樓、車庫的二層別墅洋房。這些年,中共為迫害法輪功不斷用國庫裏全國納稅人的錢,給監獄撥款,濰北監獄的官僚也藉著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東風」,建起別墅了。

監獄東牆外的荒涼環境,可看見監獄裏的樓
監獄東牆外的荒涼環境,可看見監獄裏的樓

這是濰北監獄總部西牆外的豪宅別墅。車庫閣樓樣樣全。
這是濰北監獄總部西牆外的豪宅別墅。車庫閣樓樣樣全。

除了監獄家屬區有點人間正常的煙火味,監獄四週都是極其空曠、荒涼的鹽鹼野地、樹林子。這裏除了警察、法院的車,多少里地都看不見一個人。

監獄周圍到處都是這樣的碉堡塔
監獄周圍到處都是這樣的碉堡塔

監獄附近十幾里、甚至幾十里內的耕地、荒地、樹林子、湖灣、道路,都是屬於監獄的土地,所以監獄附近十幾里甚至幾十里內,沒有人居住、沒有人影。中共把監獄建在一個前不搭村、後不搭店、因為沒村子所以沒人口的鹽鹼地,是為了讓監獄更偏僻、更與世隔離,使被關押人員即使逃出也幾乎不可能走出幾十里、一覽無餘的「無人區」,所以監獄那裏比最偏僻的農村還荒涼。

這是濰北監獄南牆外的商店,也曾出售過奴工產品,但因為怕國際輿論譴責不敢公開出售濰北監獄生產的奴工產品,濰北監獄奴工產品名聲遠揚,社會上都知道,都是公開的「秘密」,濰北監獄這裏的人卻表白、辯解沒有奴工生產,正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地」。
這是濰北監獄南牆外的商店,也曾出售過奴工產品,但因為怕國際輿論譴責不敢公開出售濰北監獄生產的奴工產品,濰北監獄奴工產品名聲遠揚,社會上都知道,都是公開的「秘密」,濰北監獄這裏的人卻表白、辯解沒有奴工生產,正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地」。

七、山東省濰北監獄的迫害手段、酷刑

濰北監獄從二零零零年起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

(一)酷刑

以下是濰北監獄酷刑中的三十種。更殘忍的是,惡警常同時採用幾種以下酷刑對法輪功學員,並且,濰北監獄的酷刑不限於以下三十種。

這些酷刑既殘忍,又下流。例如:把小便處睪丸用鐵絲捆住、再用高壓電棍長時間電擊;鐵夾板夾雙腿;澆滾開水;拖把填嘴;火鉤砸頭;鋼針猛扎大腿……

(1)鐵夾板夾雙腿

證據照片:初立文被鐵夾板夾雙腿後腿上傷痕
證據照片:初立文被鐵夾板夾雙腿後腿上傷痕

二零零三年4至6月份,法輪功學員初立文老人在這兩個多月中承受了一個普通人根本無法承受的非人折磨。惡警用鐵夾板夾雙腿──把腿用兩鐵板標起來,兩鐵板用螺栓穿起來,螺栓兩頭帶螺母,緊螺母時,兩鐵板就往裏收。有一次夾雙腿,當時初立文被折磨到極限無法承受,昏迷過去。待他醒後,獄警見他仍不屈服,又故伎重施。就這樣他在這個人間地獄裏被酷刑折磨了兩個多月,身上沒有幾處好地方,根本無法行走。

(2)木棍擊頭

法輪功學員李海清,自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日被警察劫持到濰北監獄後,遭獄警木棒猛擊頭部,致使他多次暈死過去。

(3)拖把填嘴 電棍擊頭

酷刑演示:拖把填嘴
酷刑演示:拖把填嘴

法輪功學員閆學福、於同治曾被惡警郭青春、管教股宋高麗、楚某等用兩根電棍打擊其頭部,至耳朵嚴重受傷,鼻口噴血不止,惡警就讓刑事犯用拖把填嘴。

(4)火鉤打頭

山東省蒙陰縣垛莊鎮北垛莊村村民、法輪功學員閆學福,被惡人用拳打頭、用火鉤打頭,雙手銬在椅子上用兩根電棍過電,致使臉上起滿了水泡,後又被普通勞改犯用椅子壓著腿,用電棍電擊臉、腰、頭頂、肚子,牙被電擊掉一顆,其餘的牙被電擊的鬆動。

(5)磨屁股

在濰北監獄一分場,法輪功學員於同治被教導員王希運指使犯人頭目,看著他不讓睡覺,把他吊到兩張床中間,屁股底下放上木凳,惡人就來回推他,磨屁股,折磨他一個月左右。

(6)用鐵絲捆住小便處睪丸

酷刑演示:性虐待
酷刑演示:性虐待 捆睪丸 電睪丸

濰北監獄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曾進行過一次集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迫害手段極其殘忍、下流:將小便處睪丸用鐵絲捆住,再用電棍長時間電擊。

(7)澆滾開水

酷刑演示:滾開水澆頭
酷刑演示:滾開水澆頭
酷刑演示:澆滾開水
酷刑演示:澆滾開水

濰北監獄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用滾開的水從法輪功學員頭部澆下。

二零零四年八月在監獄小號裏,以社會刑事犯青州的張亮、東北的聶無存等五人對法輪功學員初立文用茶缸從頭頂澆熱水。連續迫害幾天。

(8)澆帶冰碴的冰水 扒光衣服澆涼水

濰北監獄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曾進行過一次集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迫害手段極其殘忍:用毛巾包住頭部,用滾開的水從頭部澆下,然後再澆上帶冰碴的冰水。山東省萊西市江山鎮後山村於姓法輪功學員,被獄警扒光他的衣服澆涼水凍。

二零零四年八月在監獄小號裏,以社會刑事犯青州的張亮、東北的聶無存等五人對法輪功學員初立文用茶缸從頭頂澆涼水,直到身體不再發抖;接著再用熱水澆。就這樣反反復復澆涼水、澆熱水直到明天。連續幾天。

(9)坐三角鐵

坐在三角鐵上,屁股是非常疼痛的。獄警逼迫山東省萊西市江山鎮後山村於姓法輪功學員坐三角鐵。

二零零四年八月在監獄小號,以社會刑事犯青州的張亮、東北的聶無存等五人組成迫害小組,白天讓法輪功學員初立文穿著小褲頭坐在床板上;晚上9:30犯人睡覺後,把床板抽掉,屁股坐在3×3釐米的三角鐵床稜子上,雙手雙腳同時綁在高出床面約40釐米床頭的三角鐵上。這時,刑事犯張亮又使毒計,仍讓初立文坐在那個角鐵襯上,雙手、腳都同時綁在高出床面40cm床頭的三角鐵上,體重200多斤的張亮站在初立文的兩小腿上用力向下跺了多次,最後把兩小腿的肌肉全踩爛了,兩腳腫起老高,一直流血不止。同時用止血鉗夾住注射用針頭,密密麻麻的猛扎大腿。造成雙腿不能行走。

(10)老虎凳

例如:獄警逼迫山東省萊西市江山鎮後山村於姓法輪功學員坐老虎凳。

(11)跺爛小腿

酷刑演示:跺爛小腿
酷刑演示:跺爛小腿

二零零四年八月在監獄小號,刑事犯張亮使毒計,讓法輪功學員初立文坐在三角鐵床鐵楞子上,雙手、腳都同時綁在高出床面40cm床頭的三角鐵上,體重200多斤的張亮站在初立文的兩小腿上用力向下跺了多次,最後把兩小腿的肌肉全踩爛了,兩腳腫起老高,一直流血不止。

(12)鋼針猛扎大腿

酷刑演示:鋼針扎
酷刑演示:鋼針扎

二零零四年八月在監獄小號,刑事犯張亮用止血鉗夾住注射用針頭,對法輪功學員初立文密密麻麻的猛扎大腿。造成雙腿不能行走。在這種情況下被抬回六分監區。

(13)吊起來銬

酷刑演示:吊起來銬
酷刑演示:吊起來銬

例如:濰北獄警把五十歲左右的山東濰坊昌邑市太堡莊鎮法輪功學員初立文,趙冰把他吊銬起來或「大」字形把他銬在走廊的鐵門上進行折磨。

(14)高壓電棍電

酷刑演示:高壓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高壓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脫掉衣服電擊
酷刑演示:脫掉衣服電擊

高壓電可以使人死亡。高壓電棍電擊是一種極度疼痛的酷刑。電擊的厲害時,人會被電得從地上彈起,例如:法輪功學員王光臣;電擊的非常疼痛時,人會被電得滿地滾,例如:五十歲左右的老年法輪功學員初立文;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電擊致昏死過去,例如:煙台萊山區六十八歲的李恕福、李樹林;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電擊致瘋,例如:郭廷樓;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電擊嘴、或電棍塞到嘴裏電擊,例如:李永廷、劉兆紅;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電擊頭部、頭被電焦糊,例如:李樹君;有的被電擊頭,有的被電擊臉、電的滿臉起滿水泡,例如:閆學福。一根電棍發出的高壓電就有可能使人死亡,可是濰北監獄的獄警用四根至七根高壓電棍同時電法輪功學員,例如:王樹友、初立文、李光。有的法輪功學員被脫掉衣服電擊;有的法輪功學員被獄警把小便處用鐵絲捆住,再用電棍長時間電擊;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施以電擊達二十多分鐘。

二零零四年二月底,監區七大隊教導員劉立學帶領六個惡警將法輪功學員孫培俊摁在地上,用腳踩住,拿高壓電棍猛烈電擊,同時教育股長馮忠民、馬廣禮及四隊長丁勇一起用四根電棍電擊,並猛擊頭頂、臉、頸部至全身,直到電棍沒了電 。許多監獄犯人都目睹了當時的殘忍恐怖場面,孫培俊被電擊的失去了知覺。二零零四年四月,惡警在電擊年僅二十八歲的山東新泰市法輪功學員李克軍時凶殘叫囂:「改不改?不改每天都電你幾麼(次)!……」

曾遭電擊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山東省臨沂市郯城縣勝利鄉南新汪村杜茂民、山東乳山果品廠設備科科長曹玉國、萊州市電視台記者主持人李光、周健、王樹友、李洪春、王光臣、李剛……

(15)打毒針

酷刑演示:打毒針
酷刑演示:打毒針
酷刑演示:打毒針
酷刑演示:打毒針

注射不明藥物對人體的損害是很大的。例如:法輪功學員李海清,從二零零七年二月到十一月長達九個月的時間,在濰北監獄,被獄警強制大量注射不明藥物摧殘。

(16)餵蚊子

蚊蟲叮咬,是非常難受的,奇癢難忍。入監隊的惡警趙冰把絕食的法輪功學員,晝夜扔在工地上,任憑烈日暴曬和晚間的蚊蟲叮咬,每日還讓犯人強行給他們灌食。

二零零四年八月,初立文被扒光衣服,僅穿一個小褲頭在小號裏餵蚊子。濰北監獄的蚊子特別大、特別多,初立文稍一不留神,蚊子就會落滿他的身體,被蚊子咬得癢癢的鑽心。到後來他的身體被蚊子咬爛了,地上落滿了撐死的蚊子。

(17)竹竿抽 打破耳膜

二零零六年二月底(正月初八)濰北監獄新成立4大隊,惡警徐明雲任大隊長,用實竹子小竹竿(沒有空心的那種竹竿)沒頭沒臉的打法輪功學員初立文,又把左耳膜打破,聽不見任何聲音,說話時耳朵裏嗡嗡的。

(18)死刑床

酷刑演示:死刑床
酷刑演示:死刑床

一位身體很虛弱的法輪功學員曾被濰北獄警銬在死刑床上四天。

(19)十字架

一位絕食的法輪功學員曾被濰北獄警銬在十字架上插鼻管灌食四十多天。

(20)掐脖子 至窒息

酷刑演示:掐脖子
酷刑演示:掐脖子

初立文在濰北監獄被猶大楊玉軍毒打、掐住脖子至窒息昏迷後方才放手。

(21)不讓上廁所

吃喝拉撒是人的本能。上廁所是人的基本生理需求、也是人活著最低的權利。剝奪人上廁所的最低權利,連這一點人性都沒有,是赤裸裸的虐待。不讓上廁所是很痛苦的折磨,被迫尿和拉在床上並繼續躺在滿是屎尿的床上,即是莫大的屈辱又是苦不堪言的折磨。例如:在法輪功學員劉兆紅身體極端虛弱的情況下,獄警趙冰不讓犯人協助劉兆紅上廁所,致使他大小便在床上。法輪功學員閆學福,被關在禁閉室時,獄警不讓大小便、洗手,吃喝拉撒全在小屋裏。

(22)強制暴力日曬

惡警趙冰命令犯人將身體極端虛弱的法輪功學員劉兆紅,拖到院內,放倒在燙人的水泥地面上,將其上衣解開,在太陽下暴曬,並布置數名犯人看管,不許翻身,甚至不許動一下。劉兆紅就這樣被暴曬三天,整個脫了一層皮,人黑的走了樣。

(23)強制淋雨

惡警趙冰命令犯人把法輪功學員劉兆紅拖到雨中暴淋了三天。 在經歷暴曬和暴淋折磨後,他們又把劉兆紅面朝上扔在建房子用的一堆亂石上。

(24)凍昏死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九日惡警隊長張海明、教導員王軍、惡警李××把法輪功學員初立文電擊完後關入小號,那幾天非常寒冷,在小號中初立文經常被凍得昏迷不醒。

(25)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從鼻孔灌食
酷刑演示:從鼻孔灌食
酷刑演示:摧殘性鼻飼灌食
酷刑演示:摧殘性鼻飼灌食

山東省膠州市法輪功學員劉兆紅被送到濰北監獄時已經絕食數月。惡警趙冰命令對其進行野蠻灌食。有位法輪功學員就曾被濰北獄警插鼻管灌食四十多天。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九日惡警隊長張海明、教導員王軍、惡警李××把法輪功學員初立文電擊完後關入小號,被惡警徐明雲指使犯人給他強行灌食生面。

(26)毒打,甚至活活毒打致死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腳踢腳踹
酷刑演示:腳踢腳踹

毒打,有拳打腳踢,有猛打耳光,有用掃帚打,例如:山東省萊西市江山鎮後山村於姓法輪功學員就曾被惡人用掃帚打;法輪功學員李光就被毒打致死。

(27)關「小號」 關禁閉室

人是群居的、有社會性的,需要人與人之間的交往,需要與人交談、說話。寂寞,可以使人發瘋。與世隔離、與人群的隔絕、沒人說話,不能與人交往,對喜歡熱鬧的人們來說是非常痛苦的。關「小號」,就是把一個法輪功學員單獨關在一個小監牢裏、一個小黑屋裏,幾天,甚至幾個月沒人與他說話,幾天,甚至幾個月不能與人交往,與人群隔絕,就成了一種非常折磨人的酷刑。例如: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進「小號」一次就五十多天。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八日法輪功學員初立文被監獄關小號。惡警指使犯人經常往小號裏潑水,小號的地上老是半泥半水。在小號裏吃不飽、喝涼水,只能站著,不能睡覺。初立文被扒光衣服,僅穿一個小褲頭在小號裏餵蚊子。濰北監獄的蚊子特別大、特別多,初立文稍一不留神,蚊子就會落滿他的身體,被蚊子咬得癢癢的鑽心。到後來他的身體被蚊子咬爛了,地上落滿了撐死的蚊子。

(28)背銬

背銬是把人的兩手臂一隻從肩上硬拉向背後、另一隻從肋下硬拉向背後、再在背後銬住兩手,兩臂被拉得極痛,是極易使人致殘的銬人方式。入監隊的惡警趙冰經常對法輪功學員施加這種背銬酷刑。

(29)強制跑步折磨

跑步是很消耗體力的,使腿又酸又痛。強制在烈日下跑步是非常累人的折磨。入監隊的惡警趙冰強迫法輪功學員在烈日下跑步,以折磨人為樂。

(30)強制走正步折磨

普通人進行走正步的訓練,累的暈倒是很常見的。入監隊的惡警趙冰強迫法輪功學員在烈日下走正步,以折磨人為樂,並說:走正步就得百分之百走正,像軍人一樣。一些犯人私下裏講:真讓人看不下去。

人們吃驚於濰北監獄的酷刑為甚麼這麼殘忍,無法理解一個看上去和平常人沒啥兩樣的警察為甚麼酷刑折磨起人來這麼沒人性、幹出魔鬼、禽獸才能幹出的事。這要從中共的歷史和本性上說起。監獄的酷刑的歷史,來自中共打砸搶鬥起家、嚴酷血腥你死我活地整治階級敵人的歷史,是從中共的整人歷史傳下來的。在中共警察眼裏,被關押人員是階級敵人,無論怎麼打、怎麼奴役、怎麼虐待、怎麼折磨、甚至整死,都是「應該」的、都是「理所當然」的。由於這種你死我活往死裏整階級敵人的黨性取代人性,所以把警察的人格扭曲成分不清善惡、感覺不到酷刑的殘忍、惡毒、暴力。

(二)漫長的刑期裏,非法剝奪人身自由

(1)漫長的刑期

漫長的刑期,非法剝奪人身自由,對人是一種痛苦的行刑。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在濰北監獄3至5年不等。

(2)監視限制人身自由

監獄給每個法輪功學員安排兩名監視人員(即:聯號),左右不離的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跟蹤監視,並以減刑為誘餌讓他們逼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三)人格侮辱

(1)辱罵狂吼

監獄惡人辱罵法輪功學員,把法輪功學員像牲畜、奴隸一樣奴役,是家常便飯。例如:濰北監獄獄警徐海明收了犯人楊××的家人送的超過二萬元人民幣的厚禮後,把青州市黑社會老大、犯人楊××在二零零四年春直接調入濰北監獄教育科洗腦班當老大(班長)。 楊××在洗腦班不但毒打、體罰、不讓睡覺折磨法輪功學員,還辱罵、狂吼、侮辱法輪功學員。他仗著有徐海明撐腰,監規紀律根本約束不了他,紀檢也不敢查他。

(2)強迫像狗一樣蹲下

監獄強迫法輪功學員在獄警察面前蹲下,侮辱人格,法輪功學員不蹲下獄警就暴力迫害。例如:二零零三年,惡警們叫一位法輪功學員給他們蹲下,這位法輪功學員說我沒有罪,我決不向任何人蹲下。惡警們上去用腳把他踢倒在地,把他銬在椅子上,用電棍電他肋部、頭部、腳心和各個地方。

(3)強迫拉尿在床上

濰北監獄還不讓法輪功學員上廁所,使其被迫尿和拉在床上並繼續躺在滿是屎尿的床上,承受這種屈辱。例如:在法輪功學員劉兆紅身體極端虛弱的情況下,獄警趙冰不讓犯人協助劉兆紅上廁所,致使他大小便在床上。

(四)精神折磨

(1)暴力洗腦

濰北監獄經常對法輪功學員暴力洗腦,暴力逼迫法輪功學員改變思想、放棄信仰,逼迫法輪功學員寫「思想彙報」,寫的不合獄警的意,獄警就暴力迫害。例如:二零零三年,獄警因對一位法輪功學員寫的所謂的「思想彙報」不滿意,魔性大發,拿來了四根電棍(二長二短)和手銬,用腳把他踢倒在地,把他銬在椅子上,就用電棍電他肋部、頭部、腳心和各個地方,把他拖到屋外銬在樹上,一直到電棍沒電才罷休。當時,別的警察看後都憤憤不平地說:他們又沒有罪,難道非把他打死不成,不就是寫個思想彙報嗎?

(2)精神洗腦 迫害致瘋

例如: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二年法輪功學員郭廷樓因拒絕接受精神洗腦,拒絕放棄信仰,被六場遲股長等人多次關小號,過警棍,被折磨的精神失常。

(五)對法輪功學員家屬的刁難

(1)刁難、隱瞞、欺騙家屬、踢皮球、家屬探望不讓見

法輪功學員家屬在探監時,經常受到刁難。例如:法輪功學員初立文的兩個孩子到監獄看望爸爸時,需經過層層關卡,多次受刁難。

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到監獄後,監獄不通知家屬,「610」、公安局也不通知家屬,造成家屬不知親人被關在哪,探望無門。家屬尋找被關在監獄的親人,通常被610踢皮球,騙來騙去。例如:山東省臨沂市郯城縣勝利鄉南新汪村法輪功學員杜茂民,在二零零一年被惡警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但直到二零零五年之前,家屬一直不知其被關在哪裏,監獄也不通知家屬,不顧這期間家屬思念親人、擔驚受怕。

(2)對家屬的綁架

法輪功學員初立文的兒子初慶華,在初立文第一次被勞教時不滿十六週歲,二零零五年三月和妹妹一起去濰北監獄看望爸爸,被獄警勾結濰坊昌邑公安局陳曉東等惡人當場扣押,兄妹二人被強行綁架到雙台鎮派出所,妹妹被釋放,初慶華遭刑訊逼供,後非法勞教兩年半,劫持到王村勞教所,不幸重傷後,肺被切除一塊。此後,一直沒有人去探視初立文。

(六)山東省濰北監獄的迫害法輪功的典型案例

(1)濰北監獄的人命案

萊州市電視台記者主持人、法輪功學員李光,二零零三年被非法投入濰北監獄時,被濰北監獄教育科科長、「610辦公室」頭目徐海明伙同副科長孫濟生、一監區教導員、教育科書記王文騰幾人同時用電棍電擊。李光曾被惡獄警馮剛電擊後被關小號達七十多天。

二零零四年三月,在五監區,李光絕食抗議迫害達七個月之久,期間,遭到惡警們電棍電擊,近四十次,每次長達三、四小時。惡警曾用七根高壓電棍惡毒地電擊他,李光的脖子被電擊的象頭一樣粗。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底李光被交給了惡警徐海明,僅五天時間,李光於十二月三日在濰北監獄總場被徐海明等惡警活活打死,年僅二十八歲。期間一惡警曾叫囂:「監獄死個人算甚麼,一張紙就解決了,說有病死的就行。」

(2)濰北監獄其他迫害案例──法輪功學員初立文受迫害案例

五十六歲的濰坊昌邑樸實農民、法輪功學員初立文先生,二次遭非法勞教,並遭濰北監獄酷刑折磨。一家人被迫害的妻離子散。現在初立文仍被非法關在濟南勞教所,他的孩子仍被非法關在大連監獄受迫害。

初立文生活照
初立文生活照

學真善忍脾氣好了 反遭綁架

初立文修煉法輪功前在當地出名的脾氣暴躁,修煉法輪功後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脾氣得以改善,一家的日子才算平穩。二零零二年八月昌邑「610」頭子陳曉東闖入初立文家中綁架了他,並搶走他家的電視機等貴重財物,後對他非法判刑五年,送入濰北監獄。

7根電棍電擊 吊銬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初立文被關入山東省濰北監獄。在入監隊,被惡警趙兵四、五天就用當時監獄裏最新式的極達式電棍電擊全身一次,這種電棍特別厲害,電壓特別高,不僅僅燒傷皮膚,還能打擊肉體深處,給人造成難以癒合的內傷,使人受到的痛苦更大。在監獄洗腦班裏被教育科孫姓科長和趙姓書記連續電擊、被猶大楊玉軍毒打、掐住脖子至窒息昏迷後方才放手。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二日下放六監區勞動。

四月十四日初立文被惡警教育科長張克軍、隊長卜××、教導員蔣 ××、管教股長王××、小隊長王××等人扒光衣服,反銬在管教股門前的樹上,同時用五根電棍電擊全身,直至電棍沒電。這次電擊造成面部毀容、全身電爛。當時遭電擊的滋味,尤其是多根電棍同時電擊全身各部位的滋味,無法用人類的語言形容到底有多麼難受、多麼痛苦。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八日被關小號。惡警指使犯人經常往小號裏潑水,小號的地上老是半泥半水。在小號裏吃不飽、喝涼水,只能站著,不能睡覺。初立文被扒光衣服,僅穿一個小褲頭在小號裏餵蚊子。濰北監獄的蚊子特別大、特別多,初立文稍一不留神,蚊子就會落滿他的身體,被蚊子咬得癢癢的鑽心。到後來他的身體被蚊子咬爛了,地上落滿了撐死的蚊子。

即便是在這種情況下,惡警教育科長張克軍、管教股的徐明雲、李茂林等三日兩頭的到小號裏用電棍電擊初立文。有一次,惡警張克軍讓犯人把初立文摁趴在小號裏的牆角,張克軍用兩根高壓電棍電擊初立文的脖子後面,直到電棍沒電了為止。電完後脖子上的皮都熟了。在此小號內被一直關到十月二十日。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日,從六分監區小號綁架到一分監區小號。早上被反銬在管教股的連椅上,教導員王××等惡警用至少四根極達式電棍電遍全身。用這種電棍一觸及人體,就立即痛遍全身。4根這種電棍一齊電擊,身體立刻蹦起來。在電擊過程中,身體不由自主的上來下去直蹦。電擊完後,從嘴裏淌到地上一片血水。抬回小號後,一直到晚上才甦醒過來。

在這個小號裏,以社會刑事犯青州的張亮、東北的聶無存等五人組成迫害小組,白天讓穿著小褲頭坐在床板上;晚上九點半犯人睡覺後,把床板抽掉,屁股坐在3×3cm的三角鐵床襯子上,雙手雙腳同時綁在高出床面約40cm床頭的三角鐵上,然後用茶缸從頭頂澆涼水,直到身體不再發抖;接著再用熱水澆。就這樣反反復復澆涼水、澆熱水直到明天。連續這樣幾天後未能使法輪功學員初立文屈服。這時,刑事犯張亮又使毒計,仍讓初立文坐在那個角鐵襯上,雙手、腳都同時綁在高出床面40cm床頭的三角鐵上,體重200多斤的張亮站在初立文的兩小腿上用力向下跺了多次,最後把兩小腿的肌肉全踩爛了,兩腳腫起老高,一直流血不止。同時用止血鉗夾住注射用針頭,密密麻麻的猛扎大腿。造成雙腿不能行走。在這種情況下被抬回六分監區。

二零零五年秋,管教股長王××、蔣教導員,十月二日晚把初立文銬在樹上,用四五根電棍電昏後抬入小號,第二天上午又銬在樹上,管教股長王××、教導員蔣××、惡警王起祥等先用電手套電,後一齊用極達式電棍電擊,直電得初立文身體直蹦、全身抖動不止,最後不省人事昏過去才罷手。

二零零六年兩月底(正月初八)新成立四大隊,惡警徐明雲任大隊長,用石竹子小竹竿(沒有空心的那種竹竿)沒頭沒臉的打初立文,又把左耳膜打破,聽不見任何聲音,說話時耳朵裏嗡嗡的。八月份轉回二大隊。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九日惡警隊長張海明、教導員王軍、惡警李××讓孫習磊等三名犯人抓住初,三惡警共同電擊,電完後立即關入小號,那幾天非常寒冷,在小號中初立文經常被凍得昏迷不醒,於是,他在小號中絕食抗議。被惡警徐明雲指使犯人給他強行灌食生面。

初立文遭到趙冰多次殘酷折磨,有時使用超高壓電棒電的他滿地滾,直到電棒沒電;有時把他吊銬起來或「大」字形把他銬在走廊的鐵門上進行折磨。

鐵夾板夾雙腿 腿被夾壞

二零零三年四至六月份,初立文在這兩個多月中承受了一個普通人根本無法承受的非人折磨。四、五個惡警一齊用電棍電他,拳打腳踢,並且用鐵夾板夾雙腿(把腿用兩鐵板標起來,兩鐵板用螺栓穿起來,螺栓兩頭帶螺母,緊螺母時,兩鐵板就往裏收。)有一次夾雙腿,當時初立文被折磨到極限無法承受,昏迷過去。待他醒後,獄警見他仍不屈服,又故伎重施。初立文腿被夾壞。就這樣他在這個人間地獄裏被酷刑折磨了兩個多月,身上沒有幾處好地方,根本無法行走,最後被獄警抬出獄室。

待孩子初慶華得知消息已是大半年以後。初慶華曾經多次強烈要求見爸爸,終於在二零零四年的冬天,第一次見到爸爸。此時見爸爸蒼老了許多,面黃肌瘦,皮包骨頭,說話顫抖,身體狀態不好,孩子流淚了。匆忙接見了十分鐘後,被迫離開。

孩子探監被無理勞教兩年半

初立文的兒子初慶華在初立文被勞教時不滿十六週歲,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日上午和妹妹去濰北監獄看望爸爸。與上一次的接見不同的是,這一次沒有辦理任何的手續,非常順利,獄警也沒有為難兄妹倆,很快見到了爸爸。在接見十分鐘後,兄妹倆起來欲走,然而獄警為了拖延時間,又讓他們多呆一會兒,兄妹倆不知是計,又多呆了一會兒。

會見結束後,兄妹倆起身要走,一獄警叫住說,有事要與他們商量,待他們倆剛到屋,就被四五個惡警強行按住、被昌邑市「610」頭目陳曉東伙同監獄惡警綁架到雙台鎮派出所。

兄妹倆各自被非法關進一間小屋,強行逼問,並嚴刑拷打。初慶華被非法勞教兩年半,在王村勞教所,初慶華不幸重傷,肺被切除一塊,失去勞動能力。此後,一直沒有人去探視初立文。

未成年孩子輟學 妻離子散

初立文的妻子是典型的農村婦女,當地惡人非法抄家關押初立文,家中兩個未成年孩子不得不輟學,生活重擔落在她一個人身上,還要面對惡人不斷騷擾,她承受不了打擊,二零零三年離家出走。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就這樣被中共迫害的妻離子散。

父子仍在被非法關押中

現在,初立文仍被濟南勞教所非法關押。他的兒子初慶華仍在大連監獄受迫害。這個家庭受的苦難仍未結束。

(第一部份完)

發稿:2013年06月08日  更新:2013年06月08日 00:58:59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3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