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大慶兩千餘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拘留(1)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8/14年大慶兩千餘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拘留(1)-275036p.html
【字號】

14年大慶兩千餘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拘留(1)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開始到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大慶市超過兩千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非法勞教、拘留、管制等,眾多法輪功學員因不放棄信仰被虐殺、或長期非法關押、酷刑迫害、高額勒索等。數萬人的法輪功學員的親朋好友遭受株連。

在大慶市,包括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拘留所、洗腦班等場所酷刑泛濫,打死人不負刑責,而且大慶把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百多種酷刑發揮到了極致:燒活人、性虐待、穿恐怖約束衣、釘竹籤、強行注射破壞神經的藥物、刑罰株連等,集古今中外殘忍手段之大全。

一、五百名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四百餘人被非法勞教、拘留與管制

為了說明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清晨三時,大慶五百名法輪功學員排著整齊的隊伍,打著「法輪大法好」等橫幅,在大慶石油管理局機關對面公園集體煉功,煉功後齊聲背誦《論語》、《洪吟》。

近凌晨五時,一批批警察及警車陸續趕到,他們不斷搶奪條幅並帶走打條幅的法輪功學員,人群中也不斷的打出「法輪大法」條幅,法輪功學員緊緊護著大法條幅,並高喊:「法輪大法好!」場面讓圍觀的人群頗感震撼。

大慶市政府領導、「六一零」及公安局等有關領導都來了。有的警察不斷暗示法輪功學員:「快回家煉吧。」將近八時,市公安局領導大聲喊話:「你們不是要解決問題嗎?上車吧!」 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騙上大大小小十幾台警車和大客車,駛離公園廣場。

一夜之間,大慶市各看守所、拘留所、收容所關滿了三百多名只想追求「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八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直接被劫持到大慶勞教所、哈爾濱女子戒毒所、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進行迫害,例如:在大慶市薩區看守所,三十五名法輪功學員擠坐於水泥地上,由於監室窒悶、不透風且水泥地陰冷潮濕,被褥都長了毛,每天還得飽受辱罵;在大慶市薩區拘留所有二十多名女法輪功學員只穿短褲在大鋪上站成一排,女惡警挨個毒打她們,直到打累了才罷手,也有的被派出所非法審問後,交所在單位繼續按統一要求進行迫害:他們二十四小時被監控並被強制參加洗腦班,還被處以五千到一萬元不等的巨額罰款。

另外,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至二十日,大慶石油化工總廠龍鳳區又有三十餘名的法輪功學員到公園煉功,多數也遭到拘留、勞教、罰款等非法處罰。

短短前後幾日,大慶就有四百多名法輪功學員僅僅因為不放棄追求「真善忍」做好人就被非法勞教、拘留、收容。

二、大慶勞教所最少屠殺了八位法輪功學員

1、優秀知識分子王斌被大慶勞教所活活打死,內臟被摘取

法輪功學員王斌是位優秀的知識分子,曾獲國家科技二等獎。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七日晚在大慶勞教所因不放棄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遭遇各種酷刑。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七日晚在勞教所二大隊教導員馮喜的指使下,四五名罪犯對王斌進行毒打(教導員馮喜對主犯說,不寫保證就往死裏打)。結果王斌的頸部大動脈被打斷,大血管破裂,扁桃體破裂,淋巴打爛(已切除),鎖骨、胸骨、肋骨被打折十幾根,睪丸被打碎,身體幾處骨折,手背被煙頭多處燙傷。

王斌是被大慶勞教所當著四十多人的面被活活打死的。之後,王斌的器官還被摘取。

王斌生前照片
王斌生前照片
被迫害致死的王斌照片
被迫害致死的王斌照片

中共罪行重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繪畫)
中共罪行重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繪畫)

2、法輪功學員何華江被劫持到大慶勞教所當天就被殘殺

何華江於二零零二年九十二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大慶市勞教所,並於當日被大慶勞教所殘殺。

何華江生前照片
何華江生前照片

酷刑演示:潑冷水
酷刑演示:潑冷水

親朋好友都知道此前何華江身體健康。當天被劫持到大慶勞教所後,經衛生所體檢合格,遂被關進二大隊一樓小號室。惡警指使犯人王慶林、江發、趙彥軍等殘酷折磨何華江,因何華江不寫所謂的「悔過書」。

當晚上九點至十一點多,犯人開始給何華江洗涼水澡、凍他,將他綁在鐵椅子上,把嘴封上,窗戶開著。有時還拉到外面凍一會,再拉進來。迫害是在一樓洗漱間進行的,在二樓洗漱間都聽到了何華江痛苦的呻吟。犯人王慶林喊:「你寫不寫?你聽沒聽見?……」在二樓洗漱間去洗手方便的犯人趙立志、盧華山、法輪功學員劉福彬等人都聽到了何華江淒慘的呻吟。

由於迫害時間過長,冷凍的過度,晚十一點多,何華江停止了呼吸。一個健康、鮮活的生命就這樣被活活的被虐殺了!

3、 劉秉森被大慶勞教所活活折磨致死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一日,劉秉森被大慶勞教所迫害致死,直接兇手是勞教所副大隊長張明柱,張明柱把劉秉森關進小號進行殘酷折磨,直至其死亡。

劉秉森
劉秉森

劉秉森由於不放棄「真、善、忍」做好人,於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日下午一點多被關進小號,又被強行坐「鐵椅子」,也就是坐「老虎凳」。張明柱揚言:打死人不用償命。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劉秉森被銬在「鐵椅子」上,渾身上下哪都動彈不了,「鐵椅子」中間有個洞,大小便直接在上面解決。劉秉森坐在「鐵椅子」上任人宰割, 直至被活活折磨致死。死時下肢浮腫,右側髖關節上部有兩個水泡,面積約一平方釐米,另一處約二平方釐米大小,足底還有一處劃痕,明顯是遭遇了電刑。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刑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刑

4、 牛懷義,大慶油田第六採油廠職工;

牛懷義,男,大慶市法輪功學員,家住大慶市採油六廠。二零零零年八月被非法勞教關至大慶勞教所。勞教期間備受迫害,不能正常煉功、學法,身體日漸虛弱,二 零零一年四月生命已處於危險邊緣,勞教所怕承擔責任,將其釋放回家。到家裏後不到一個月就含冤去世。

5、 楊全勇,大慶市石油管理局電力總公司龍鳳熱電廠鍋爐運行職工;

楊全勇,男,黑龍江省大慶市法輪功學員。大慶市石油管理局電力總公司龍鳳熱電廠鍋爐運行職工,因為在法輪大法修煉中身心受益,於二零零一年末進京為法輪功 上訪而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大慶勞教所。他在大慶勞教所──這個邪惡勢力的黑窩受到非人的虐待。曾被惡警及其指使的犯人扒光衣服往身上澆涼水,坐老虎 凳……強行逼迫放棄信仰。楊全勇由於酷刑迫害,身心受到極大摧殘及來自單位和方方面面的壓力,身心受到的傷害無法恢復,一個年輕的生命就這樣帶著冤屈於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二日離開了人世。離開人世前他寫了一份「嚴正聲明」,聲明在酷刑下寫的「悔過書」作廢,要重新走上修煉之路。

6、 馬寶生,家住肇州縣樂園四分廠(良種場)

馬寶生,男,三十五歲,大慶市肇州縣法輪功學員,家住肇州縣樂園四分廠(良種場)。一九九八年他開始修煉大法,並處處以「真善忍」的準則要求自己做一個好 人。修煉前,他體弱多病,修煉後他像變了個人似的,體會到了一身輕的感覺。二零零零年兩次去北京上訪、證實大法,被非法關押在肇州縣看守所、大慶勞教所進行精神與肉體迫害。殘酷的上繩致使胳膊和身體不好使,回家後再遭到惡警經常上門騷擾,於二零零五年一月四日含冤去世。

7、 王克民,大慶市第六十五中學教師;

王克民,男, 三十八歲,大慶市法輪功學員,王克民大專學歷,大慶市第六十五中學教師。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迫害法輪大法以後,王克民遭到單位、教培中心、八百 ?惡警及「610」恐怖組織等邪惡之徒的嚴重迫害。王克民在二零零三年五月七日晚在大慶讓胡路區西苑小區居民住宅被讓胡路公安分局的惡警迫害致死。十一日 屍體被火化,火化時被嚴密封鎖消息。

8、 左國卿,大慶市石油煉化公司煉油一廠常壓車間書記;

左國卿,男,三十七歲,大慶市法輪功學員。左國卿因為不放棄「真善忍」做好人而被非法勞教兩次。第二次被關押在大慶勞教所期間,並未絕食也被惡警灌食迫 害,強灌濃鹽水、上繩,後造成結核性胸膜炎、胸積水,被保外就醫。但又於二零零三年五月被關押到綏化市勞教所繼續迫害,導致全身浮腫、生命垂危,後於十月 在家鄉湖南含冤離世。

9、 馮廣運, 大慶鐵路齊齊哈爾鐵路分局生活段離休職工

馮廣運,男,七十三歲,黑龍江省大慶市法輪功學員。大慶鐵路齊齊哈爾鐵路分局生活段離休職工,馮廣運老人因堅持修煉法輪功,遭中共殘酷迫害,被非法關押、勞教,於二零一零年二月六日早晨含冤離世。

10、 法輪功學員隋洪海承受了上繩、毒打等酷刑,最後致殘

大慶勞教所二大隊隊長王忠、教導員王喜春、副大隊長張明柱、指導員王剛等五名惡警給隋洪海實施上繩酷刑:上繩是酷刑的一種,也叫「束縛」。


中共黑獄酷刑演示:上繩

他們強行把隋洪海的衣服扒光,再用尼龍繩從脖子後邊繞過雙肩,將兩隻胳膊分別一圈一圈纏繞勒緊,繩子全都剎進肉裏,再把胳膊反銬到後背,將雙手向上吊到極限,再用繩子把雙手大拇指鎖死在一起,然後與勒在脖子後邊的繩子鎖死在一起。這樣,被「束縛」的人就成了「木頭人」。隔幾分鐘或十幾分鐘惡警還要從背後將手牽著繩子往上提幾次。本來人就已經疼得死去活來,經它這麼一提,就像活扒人皮一樣,讓人疼的撕心裂肺。

五名惡警像惡狼一樣對隋洪海瘋狂實施「上繩」等酷刑,最後將隋洪海的左胳膊活活掰斷!導致隋洪海成了終生殘廢。

11、 法輪功學員杜國聰承受銬手銬、澆涼水、板刷刷背、打生殖器等多鐘酷刑

(1)毒打及打毒針、灌不明藥物

二零零二年三月,杜國聰被綁架進大慶勞教所。惡警對他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折磨毒打、迫害。剛到勞教所就被關進「小號」,被四個刑事犯嚴厲看管一個多月,在這期間,不准離開小號半步,吃住、行一日生活與外界隔離。

二零零二年五月,杜國聰被押到一大隊嚴管,強制做重體力勞動。在副所長王詠湘、副大隊長王英洲的指使下,刑事犯每天多次毒打杜國聰,多次將他打昏在地後,再把他架起來,其他犯人繼續拳打腳踢。
在連續折磨毒打的半個月裏,副大隊長王英洲多次找來衛生所長姜所長,連續四天四次給杜國聰注射「杜冷丁」及不明藥物藥。有的警察和犯人都看不下去了,背後議論:這樣下去要整死人的。

(2)灌屎灌尿,拳腳打、木方子抽、膠皮管子猛抽及澆涼水等

刑事犯趙金發、李春龍、費慶威等人只聽副所王詠湘、副大隊長王英洲的指使,把杜國聰的身體當練武場和沙袋。杜國聰在廁所、衛生間、水房、小號、惡警值班室、休息室等地被刑事犯都用過刑,例如:用拳腳打、胳膊肘拐、木方子抽、兩米長的六分膠皮管毒打,還被灌屎灌尿,澆涼水(每次最少一個多小時,最長達四、五個小時)。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一次六、七個刑事犯在水房對杜國聰實施酷刑時,杜國聰承受不住喊出了聲,幾個犯人掐住他脖子不讓他喊,犯人李春龍拿來木板一下放在杜國聰的脖子上,幾個犯人一起壓,把杜國聰的脖子硌腫了,昏了過去。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初,副大隊長王英洲把杜國聰叫到辦公室,關上門就打,拳打腳踢一個多小時,杜國聰多次被打倒,把他架起來靠牆繼續毒打,直到打不動才停止。王英洲每次打完後都叫犯人給杜國聰灌藥,不吃就從他更衣櫃裏取出鉗子、螺絲刀,撬開嘴就灌;還叫犯人帶去水房脫光衣服澆涼水。杜國聰的精神、肉體受到極大的摧殘和蹂躪,致使他經常頭暈、眼花、精神恍惚、記憶不清,嘔吐等。

刑事犯人費慶威對杜國聰更下毒手,專打杜國聰的心窩和心臟部位,有時墊上墊子打,說這是惡警教的,這樣打成內傷表面還看不出來。

(3)塑料袋套頭、坐老虎凳、木方子綁嘴、背銬、刷背、虐待生殖器等酷刑

二零零二年十月至二零零三年三月,杜國聰被關進小號,每天坐二十公分高的小板凳,一坐就坐二十個小時,連續坐半個月;被四個刑事犯監管,每天只有半夜十二點到早三點讓休息,早三點強迫起床繼續坐;兩犯人倒班看管,杜國聰每天都被包夾犯人折磨毒打數次。四犯人分別是趙金發、張鐵、郎玉柱、趙軍民,它們把新塑料袋套在杜國聰的頭上至脖子上,用繩捆緊後,四犯人同時各吸幾支煙,把煙從細塑料管吐進去,用煙熏他。

中共酷刑演示:鐵桶敲頭
中共酷刑演示:鐵桶敲頭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犯人還把大蒜扒了放飯碗裏讓其吃,扒光衣服綁在老虎凳上,銬上腳鐐手銬,澆涼水。十月份的東北北風捲地,雪花飄飛,犯人們在惡警們的指使下打開窗戶、打開門,並用自製的噴水器不斷的往杜國聰頭上噴水澆。幾個犯人用膠合板搧風,用小木方塞在嘴上用繩子捆住不讓喊,有的犯人找來木方子打。幾個犯人穿棉衣、棉褲捂上被子還覺得冷,而杜國聰卻穿著單薄的內衣,晚八點到第二天十二點,遭遇了長達十六個小時的折磨毒打。

惡警副大隊長王英洲叫四個包夾犯人把杜國聰拖去水房接上水管繼續澆涼水一個多小時,並叫犯人拿來刷鞋的大板刷子刷杜國聰的背,一邊刷一邊澆涼水,鑽心透骨的疼痛,使杜國聰昏倒在地。
二零零二年十月間,惡人趙金發等犯人把杜國聰的衣服扒光,用腳踢杜國聰的襠部睪丸小便等處,把杜國聰的小便都踢腫、踢黑了,致使半個月上廁所都困難。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惡警李海濤指使包夾犯人脫光杜國聰的衣服,以進行所謂「安全檢查」為由,用兩米長直徑為六釐米的膠皮管抽打杜國聰數次,還多次將他打倒在地;又是一陣拳打腳踢,用皮鞋踢他的鼻子,頓時鮮血直流,鮮血濕透了號服上衣褲子,地板上也淌了很多鮮血,惡警李海濤還覺得不過癮,又叫四個包夾犯人拖杜國聰到樓下水房,用拳腳、胳膊肘、木方子輪番毒打近兩個小時。

中共酷刑演示:板刷刷皮膚
中共酷刑演示:板刷刷皮膚

惡警王英洲還指使包夾犯人張鐵、郎玉柱扒光杜國聰的衣服,架著他當著四十多犯人的面進行遊街,王英洲說:「誰能證明杜國聰有傷,如果說是滿身是內傷還差不多。」惡人趙金發說:「打死也沒事。「轉化」一個能減二十天期,就是打死也不怕,有王詠湘副所長,王英洲副大隊長撐腰。」並說:「王英洲副大隊交待了,打死了有死亡指標,他給撐著。」

二零零三年七月的一天晚上,杜國聰突然昏倒,口吐半盆瘀血,杜國聰被折磨的經常頭暈眼花、供血不足、嘔吐、消瘦等。杜國聰在被非法勞教的三年中,不准打電話,不讓與家人接見,並先後被勞教所的惡警、刑事犯三十多人變態的折磨毒打過。

12、 法輪功學員李業泉在大慶勞教所遭遇冷凍、戴手銬、腳鐐、插鼻管、灌白酒、鹽等酷刑

李業泉畢業於吉林工業大學,是大慶射孔彈廠工程師。由於不放棄追求「真善忍」做好人於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被劫持到大慶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三月底凌晨三點多鐘,氣溫零下十多度,李業泉被勞教所惡警拉到外邊操場上用手銬銬在鐵柱子上,脫掉拖鞋、線衣線褲,凍了一個多小時,直到將近休克才拉到屋裏。次日又被惡警上繩,將他雙手五花大綁反背到後面,繩子都勒到肉裏,痛苦難忍。

昔日幸福的一家
昔日,李業泉幸福的一家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七日早五點多,李業泉再次被劫持進大慶勞教所。李業權一直絕食反迫害,被強行灌食、戴手銬腳鐐、惡徒往嘴裏吐痰等,還長時間強迫洗冷水澡。惡警賴仲輝、王英洲等用手捏著李業泉的鼻子,等憋的張嘴時往裏灌鹽水,還多次灌白酒。因強行灌食有一半鹽水灌到肺裏,導致李業泉直吐白沫,一直咳嗽,向外噴鹽水近二十多天。而且食道已被插爛,出現肺炎和神經紊亂綜合症;體溫僅有三十度;身體顫抖、極度虛弱;白血球高達2萬;多次昏死、生命垂危。

李業泉被勞教所殘害十個月後的身體狀況
李業泉被勞教所殘害十個月後的身體狀況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七日,李業泉與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被劫持到綏化勞教所。李業泉被分到嚴管隊,剛去時惡警用高壓電棍電擊李業泉的手心和腳心,並安排四個包夾二十四小時看管他,每天還有兩個惡警專職負責(二大隊一中隊的中隊長曾令軍和陳開強),它們把李業泉的手綁上,將耳機放到耳朵裏,用包夾看著,強制李業泉每天聽六個小時歪曲大法的錄音。

惡警副所長孟岩威脅恐嚇李業泉說:「指定讓你死在醫院裏,不會讓你死在勞教所裏,我們一點兒責任沒有。把安森彪(大慶法輪功學員)保外就醫放出去,我們已經犯了錯誤,並向上級做了檢討,我們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二大隊二中隊惡警中隊長刁雪松對李業泉氣急敗壞的說:「你還在這挺著幹啥,你要死就痛快點兒,別在這折磨人。」二大隊惡警教導員高中海來到李業泉監室,陰險的對包夾說:「每天半夜十二點,對李業泉耳朵大喊一聲,保證他一個月以後精神失常。」然後又惡毒的對李業泉說:「我不保證你能出去,但我保證在我這你得殘廢。」

在李業泉辦保外就醫手續的前一個月,惡警高中海陰險奸詐的對李業泉說:「別的法輪功學員絕食時都拔胃管,你不拔管,也不綁你的手,你不像個法輪功學員。有種你就拔管。我給你綁起來,用白布把你全身纏上,綁成一根直棍,讓你全身僵直,保證你一個月出去,你要出不去,我就扒裝。」其實惡徒們已經知道李業泉將保外就醫,它這樣說的歹毒用意,就是想在李業泉出去前,把身體搞殘,頂多剩口氣兒,達到它們邪惡的迫害目的。

13、被大慶勞教所非法關押並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還有:

王永強 張 忠 陳洪偉 張景奇 翟志斌 喬永生 白旭昌 侯保民 崔洪義 張盛輝 胡人權 孫彥峰 劉漢學 朱弘彬 呂觀如 黃太宏 張學義 尚廣森 張成安 李少凡 李豔瑞 戰音閣 修世軍 孟冬升 惠慶和 周廣材 黃太仁 杜 國 馮廣運 於 爽 欒志義 白旭昌 李志寬 馬志紅 富國彬 劉福彬 李 凌 扈紅紀 黃亞中 李仲夫 馬玉亮 郭法東 李建林 戴 義 孟廣豐 劉漢學 張志林 白玉福 李榮國 鄭洪軍 葛振明 曹景棟 侯慶國 劉志強 劉 國 金廟慶 高升 張景琦 李宗太 杜 印 趙 文 肖 剛 黃亞忠 鄭榮福 曹景棟 白霜 苑力新 楊建慶 馬玉亮 孫彥峰 郭寶明 鐵志傑 魏本生 黃太仁 劉祥臣 任亮 刑全振 馬振宇 劉暢林 田彥新 馬輝 欒志義 葛振明 姜雲才 宋普林 寶生 李明 劉德生 楊志金 袁根生 張延年 欒習新 張興國 於曉軍 王國軍 候廣欽 趙長江 何雲偉 白旭昌 於若軍 楊慶 史忠哲 楊全勇 焦永林 莊剛祥 李東寧 徐斌 劉漢學 張興業 夏棟 修士軍 馮×× 孟東升 朱洪兵 梁景禮 劉學振 陳平 張斌 李眾夫
杜國聰(被非法勞教、關押三次)陳宏偉(被非法勞教、關押兩次)
李 凌(被非法勞教、關押兩次) 翟志斌 (被非法勞教、關押兩次)
王傳平(被非法勞教、關押兩次)張勝輝(被非法勞教、關押三次)
候寶軍(被非法勞教、關押兩次)戰音閣(被非法勞教、關押兩次)
扈紅記(被非法勞教、關押兩次)
等等

(待續)

發稿:2013年06月08日  更新:2013年06月08日 01:22:08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3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