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員炮製所謂「大案要案」的手段(下)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3/中共人員炮製所謂「大案要案」的手段(下)-275251p.html
【字號】

中共人員炮製所謂「大案要案」的手段(下)

—— 「2.25」大綁架追蹤

文/今銘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三日】(接上文

四、視盡責的辯護律師為眼中釘,極力刁難

一直以來,因為影響中共不法勢力完成誣審、誣判法輪功學員的「任務」,那些敢於依法為法輪功學員維權保護的律師們,都成為各地公檢法人員千方百計對付的對像。「225綁架案」中更是普遍出現中共人員或當面逞兇、或背後搗鬼,大耍流氓的現象。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七日,鄭祥星的律師到唐海公安局找辦案警察李富國遞交律師信函,李富國不在辦公室,另一個參與抓捕鄭祥星的警察孫敬森把律師和家屬推到副局長劉加滿處。劉加滿一聽是因為鄭祥星的事就破口大罵,對律師及鄭祥星家屬進行人格侮辱,吼叫著:甚麼破律師,滾出去!還恐嚇要把律師也抓起來。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鄭祥星被開庭時,在整個庭審過程中,一直有一個五十歲左右的胖大男子坐在旁聽席上,用各種手勢指揮庭長,阻止律師辯護。他操縱庭長的非法行徑被鄭祥星家屬發現後,法官不再看此人的手勢,此人竟然一會兒站起來,一會兒坐下,故意把座椅弄出很大的響聲,干擾律師辯護。

僅僅因為滄州市泊頭法輪功學員王曉東的辯護律師程海、李長明二位律師揭露了王曉東在看守所遭到的酷刑折磨:如以手搖電話機電擊、讓王曉東頭朝下、臀部朝上,用硬物砸手腳、讓頭頂在領飯口的門上,不讓動;頂炕沿,用煙頭燙;訂書器放在兩個手指之間,攥緊手指轉動訂書器等等各種體罰的方法不下七十種。滄州市中級法院和泊頭市法院就以種種非法手段迫使兩位律師不能為王曉東辯護。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在對法輪功學員卞麗潮的非法庭審中,律師從法律層面以證據的「合法性、真實性、關聯性」對公訴人的所謂指控逐一駁回。主審法官王健和陪審員惱羞成怒,不斷阻止律師的質證和辯護,王健甚至威脅說:「我們已經警告你兩次了,再提法輪功是信仰問題的話,就對你採取措施!」庭審中,公訴方不提供任何證物,律師多次要求傳喚證人周秀珍出庭作證,都被法官無理拒絕。有人當場統計,從一開始的質證到卞麗潮和律師做最後陳述,法官王健無理打斷他們多達二十餘次。王健還威脅律師:「你在為誰辯護?!」勒令律師「不許談政治!」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日上午,唐山開平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李文東、張國臣、岳長存、楊正、高兆臣非法庭審。過程中,律師對公訴人出示的扣押物品的相片提出質疑時,法官趙立佐惱羞成怒地把法錘敲得震人耳朵,先後三次故意大聲敲錘,干擾律師正常辯護。為此,律師不得不當庭提醒他:「敲錘的聲音大小和頻率是有法律規定的」。連一位在場的檢察院人員都看不過去了,接話說:「這是個人素質問題」,說得趙立佐啞口無言。

這場涉及河北省的石家莊、晉州、唐山、保定、滄州、泊頭、宣化、邯鄲地區,山東省的聊城和高唐,以及遼寧省的葫蘆島等地多達十五個市縣,有近百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被無端殘酷迫害的惡性案件,迄今已過去一年多的時間。到目前為止仍有三十多人處於被非法監禁中,其中十多人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二十多人被非法逮捕、起訴、判刑後被劫持到監獄,最長的刑期長達十二年。

五、草菅人命,多人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四十二歲的馬志釵被山東聊城市公安局、高唐縣公安局及派出所惡警綁架,關押到聊城市看守所,被銬了一個星期;三月九日,由山東、河南兩省公安廳交接,被劫持回河南省濟源市,被非法秘密判刑五年。五月上旬,馬志釵在濟源看守所已被迫害的吃不進東西了。二零一二年六月底,馬志釵在重症監護室已經瘦的皮包骨頭,每天只是靠輸液體維持生命,躺在床上不能動。就這樣,還有三個武警在門外輪替看守。馬志釵七十多歲的父親,從清豐縣老家趕到濟源,想把馬志釵接回家。七月三十日,馬志釵的父親、哥嫂等家屬,去醫院找醫生問:能否治好馬志釵?醫生說:不能。家屬說:不能治好為啥不轉院?醫生說:已給公安局要求過五次,他們不轉。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馬志釵含冤離世。

在唐山地區被綁架的三十八個人中,三人被非法勞教,十五人被非法逮捕、起訴和判刑。其中路北區李雲鵬被迫害的不停尿血,卞麗潮在石家莊第四監獄生命垂危。

卞麗潮被非法判刑後,先被劫持到保定監獄。家屬後來得知,卞麗潮在近一年多的非法關押、刑訊逼供中,已被折磨的出現高血壓、心臟隔膜堵塞(心絞痛),視力急劇下降等嚴重病症,體重不足六十公斤,晚上前胸後背很疼,每天都疼醒。保定監獄不但不予治療,還令四個警察、三個犯人包夾、監控他,不許他出屋,連上廁所都必須三個犯人包夾同行,以防消息外傳,使卞麗潮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保定監獄在二零一三年一月二日給家屬的掛號信中稱三個月後才允許家屬見人,其實也是試圖隱瞞卞麗潮病危的消息。

由於卞麗潮的妻子堅持不懈奔走找人,要求會見卞麗潮,保定監獄竟然悄悄將卞麗潮轉到石家莊監獄。轉到石家莊監獄後,卞麗潮的心臟病症狀更加嚴重,隨時有生命危險。卞麗潮家屬為求讓卞麗潮保外就醫,去保定監獄索要卞麗潮的體檢報告,保定監獄醫院院長侯擁軍和獄政科科長石至勇,不僅拒不提供體檢報告,還對據理力爭的卞麗潮的妻子和女兒毆打欺凌,目的就是不讓家屬拿到卞麗潮被他們迫害的任何證據。

唐山法輪功學員鄭祥星於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被劫持至保定監獄,十月二十六日即被迫害致腦內出血,二十七日上午被送到保定第一中心醫院。監獄方在不通知鄭祥星家人的情況下,買通醫院給鄭祥星做了兩側開顱手術,摘掉了左右兩片頭骨,直徑大約6-7cm,同時將位於左側的語言、視覺、記憶部份神經切除。醫院通過多次做CT認為,手術後的鄭祥星腦細胞已經基本死亡,活過來的可能性已經很小。但是後來奇蹟發生了,鄭祥星活了過來,思維與記憶也有所恢復,這種情況反而令保定監獄當局看到了「麻煩」。他們竟然在鄭祥星依然生命垂危的情況下,強行將鄭祥星轉到了監獄醫院,令其剛剛好轉的身體再次惡化。當鄭祥星的妻子和兒子要求保定監獄允許將鄭祥星轉到好的醫院治療時,監獄不僅不同意,還警告家屬:「只給你們七天的時間,以後就不允許你們看鄭祥星了。」人們從種種跡象看到一個令人髮指的恐怖事實:鄭祥星正在被中共當局謀殺滅口!

鄭祥星妻子和兒子為了不讓鄭祥星被迫害死在監獄裏,一年多來一次又一次被迫穿冤衣到監獄等部門奔走呼號,要保定監獄不要謀殺鄭祥星,讓聽者為之落淚……如今家中店鋪只好關門,生活來源已斷,妻子孫素雲身體狀況也越來越差,兒子為減少家中開支,有時一天只吃一頓飯……

原石家莊煉油廠檢驗員邱立英目前仍被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不久前被以所謂「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罪名一審判刑二年六個月,現在律師與本人已經提起上訴。她癱瘓在床的老母親已經八十多歲,提起三閨女邱立英老人便不停地流眼淚,老人盼望女兒儘快回家的無助樣子令見者無不唏噓動容。為抵制非法拘禁,邱立英從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被非法庭審那天起就開始絕食,至今已經一個多月,生命危在旦夕。

河北城建學校教師孫濤本來在家中與面臨高考的女兒相依為命,現在被關押在市第二看守所。女兒無人照顧,自己也曾患有遺傳性乙肝大三陽,在看守所舊病復發,體檢化驗顯示病情嚴重,而且在傳染期,但看守所懼怕「上邊」的壓力不敢放人,一直拖延不給辦理保外就醫,一再延誤治療時機。

六、對洶湧民意與昭昭天理置若罔聞

從鄭祥星被抓開始,伴隨著案子的一步步發展,了解此事的人越來越多,同情和支持鄭祥星的人也越來越多。民眾一次次自發的簽名、按手印、寫聯名信,人數從當初的五百六十二人不斷以幾百、幾千的速度增加著。到二零一三年三月的時候,歷經一年多的時間,簽名聲援鄭祥星的總人數已經多達一萬零八百五十二人!

唐山開灤十中優秀教師卞麗潮,任教二十年來兢兢業業,深受學生和老師愛戴,在被誣判十二年重刑並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後,二百七十九名當地民眾聯名呼籲並按手印,要求當局釋放卞麗潮老師。

在滄州泊頭市,法輪功學員王曉東被綁架後,他所在的富鎮周官屯村的村民們為了證明王曉東的人品,每家出一個代表共三百人簽名並按下紅手印擔保王曉東是無罪好人,村委會還鄭重的加蓋了村委會的大紅章。「三百手印」輾轉送進中南海,引起高層震驚。

除了以簽名按手印聯署呼籲書證明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是清白的之外,各地找不講理的警察辯理要人的民眾也紛紛出現,中共當局流氓黑幫般的邪惡行徑令世人驚醒,義憤正在衝破恐懼的堤壩,形成正義覺醒的洪流……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石家莊長安區法院枉法審判邱立英之後,互聯網上人們即開始廣傳辯護律師義憤填膺的微博和視頻,引起更多網友的共鳴。著名維權律師江天勇微博發帖:「石家莊長安法院。邱立英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罪一案今天上午9點在這裏開庭。所謂的機密文件(如圖),就是我們為信仰案辯護中提到的關於14種邪教規定的公通【2000】39文件。──全世界都知道的東西現在成國家機密文件了! 」

鄭建偉律師在微博:「去年2月25日,警察以邱立英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實施罪名刑事拘留,看守所關押45天﹝超期關押8天﹞後因無任何證據證明犯罪事實而釋放;然而不讓邱回家,無任何法律手續又將邱送到勞教所非法拘禁45天,再以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罪逮捕;庭審中發現有偽證!」

唐吉田微博呼籲關注:「公民權利踐行(人權捍衛)者邱立英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一案,今日上午九時不公開審理。石家莊市長安區檢察院(法院)悍然拒絕辯護人關於檢察官、法官迴避的請求。兩位律師剛才還在法院索要書面決定。」梁小軍律師則毫不不迴避的痛斥石家莊長安區法院是「司法流氓」 !

很多律師拿起被用以誣判邱立英的所謂公通【2000】39號文件拍照,將照片發到網上,大家說如果石家莊長安區法院以此判邱立英有罪,那麼我們都將向長安區法院自首,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從網上下載了這份文件,和邱女士一樣「有罪」 ……

然而,這場大面積冤假錯案的策劃製造者對這些卻置若罔聞,依然一意孤行,繼續製造新的更大的冤獄,製造更深重的苦難。

結語

越是深入了解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這場大規模的迫害活動,人們越是對各地辦案人員誣陷他人的極端做法感到義憤填膺:用憑空捏造的方式構陷傷害這些好人,使用的手段沒有任何底線,為甚麼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韙?據稱,這些公然作惡的警察、檢察官、法官們私下裏也有苦衷,原來「上面」壓著,他們為了飯碗做著「上面」的傀儡,被迫幹髒活、作惡人、掙髒錢。

滄州中院刑二庭主審王曉東的副庭長張戰洪,曾對要求律師辯護的王曉東感到奇怪和不解:你還想辯護的沒有罪了呀?因為她早知道,給王曉東定罪的不是法律、不是事實,而是「上頭」的意思,她要絞盡腦汁完成這個「意思」。保定監獄醫院的院長侯擁軍,也對要求將鄭祥星轉出監獄的家屬說過:「我說了不算。」

在邱立英被迫害的過程中,無論派出所警察、檢察官、法官們或政法委的官員,都十分明顯的表露是否釋放邱立英,不是事實與法律如何,而是「上面」抓著邱立英不放。當律師勸誡石家莊長安區法官王旭不要幹髒活、作惡事以免將來遭惡報時,王旭回答:我不幹(作惡)你給我發工資?「上面」用剝奪工資與飯碗威脅著這些公務人員,必須製造冤獄與苦難,致使這些所謂「執法人員」昧著良心的拷問與煎熬,一次次淪為真正的罪犯。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大面積綁架行動出動的多是各地國保警察,給他們下達的指令也都來自公安廳的國保總隊。河北省是這次迫害行動最嚴重的地區之一,現任河北省政法委書記、省公安廳廳長、黨委書記張越,來河北之前就任職公安部國保二十六局局長,而其來河北省後,境內各地市發生的統一大抓捕命令都來自此人,那麼推論此人是最主要「225系列冤案」的幕後黑手之一。

然而無論具體黑手到底是誰,只有在中共邪惡的組織裏才會出現這樣的罪犯,只有利用中共邪惡組織機構才能發起和實施如此大規模的犯罪行動,這是無疑的。對於具體犯罪者我們一定會追查到底,直至他們得到應有的清算和報應。在此,希望所有善良的人們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認清中共團伙的滔天罪惡,參與解體中共邪黨,結束中共暴政,那才是人類的福祉所在。

(完)

發稿:2013年06月13日  更新:2013年06月12日 23:32:26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3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