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飛」這個610惡魔被中共拋棄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5/「高飛」這個610惡魔被中共拋棄-276665p.html
【字號】

「高飛」這個610惡魔被中共拋棄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2013年5月,河北「高飛」這個為中共邪黨賣命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渣,被中共徹底拋棄,「下崗」成為無業遊民。高飛早已經惡報在身,渾身都是病,說不出的怪病在纏繞著他。

高飛是邯鄲610頭子曹志霞派往邯鄲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總頭目,他所犯的罪惡用罄竹難書來形容也不為過,河北很多法輪功學員都遭受過他的迫害。當下,網友對「臨時工」這詞並不陌生,大家都知道中共在幹傷天害理的壞事收不了場的時候它就會找個替罪羊,說是「臨時工」幹的。高飛扮演的就是這樣的角色,很多人認為他的身份是警察,不是;也有人說他是邯鄲大學的職工司機,其實也不是,他就是中共專幹壞事的替罪羊──臨時工。

現在,邯鄲勞教所不要他了,邯鄲610也不要他了,邯鄲大學更不要他,沒有辦法,高飛只好灰溜溜地回家自謀生路,他迫害法輪功學員時所犯下那些滔天罪惡是誰都不可能為他承擔。

一、比惡魔還凶殘

高飛善於偽裝,一旦被人識破他便馬上顯露出魔鬼的真實面目,公然罵大法、罵大法師父。為製造恐怖的氣氛,高飛經常鬼眼圓睜、歇斯底里的大聲喊叫,甚至連續四、五天不睡覺的搞洗腦。迫害法輪功學員,高飛和勞教所的惡警們手段凶殘、歹毒。

二零零零年寒冬,高飛伙同其他惡警把法輪功學員楊寶春的衣服脫光,強行拉到雪地裏罰站,致使其腳被凍傷,其後惡警又將楊寶春拉回屋裏,把他的腳按在熱水裏,使其腿上傷情惡化,導致楊寶春被迫截去右下肢。截肢後的楊寶春異常痛苦,可手術後不到一個星期,楊寶春就被惡警送進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零三年新年前夕,被綁架到邯鄲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李海山絕食抗議對他的折磨,被捆綁在鐵床上不能動,並隨時都會遭惡警高飛的毒打。有一天高飛喝了酒,下午兩點叫全班犯人排隊毒打李海山,每個犯人左右開弓一邊打四耳光;接著高飛又叫兩個打手揪住李海山的頭髮,一會打耳光,一會逼他說話。高飛又逼迫寫保證,李海山不寫。惡警高飛就用兩根高壓電棍同時電擊李海山的頭、脖子和身體敏感部位,一直折磨到晚上十一點多李海山奄奄一息。

二零零四年陰曆四月二十左右,河北省武安市種植蘑菇的能手趙申興,被張利華等人私自闖入家中綁架迫害,後被劫持到邯鄲市勞教所。惡魔高飛、惡警邢延生繼續殘害趙申興。他們將趙的兩隻胳膊拉成一字形,把兩隻手分別銬在兩張上下鋪的床架上。然後一群幫兇用電棍電、用橡膠棒打,打了很久,之後又對趙申興肆意折磨。其中有一個幫兇郭飛(磁縣)都把木棍打斷了。長時間的迫害,最終導致趙申興精神失常。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九日,中共暴徒高飛、王志明把法輪功學員程衛東(約三十六歲左右)非法抓進來後,強迫看誣蔑大法的電教片,程衛東拒絕看,話未說完,被二惡警高飛、王志明氣洶洶地拖到隔壁,說他思想有問題,用了四根電棒電程衛東,直到電棒沒電了還不罷休,又用兩根皮條鞭狠命抽打他,直到他們筋疲力盡才住手。最後程衛東咬牙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一步一步走回到睡覺的地方,其狀慘不忍睹。

二零零五年十月,邯鄲法輪功學員王志武被高飛用銬子銬住,用電棒電擊六個小時。二零零六年一月二日左右,惡魔高飛和教育處申某某將唐山法輪功學員李真弄到隊宿舍樓,用四根電棍和橡膠棒毒打三個多小時,逼迫五天內寫「四書」。

二零零六年九月六日,法輪功學員郭社朝因常說「法輪大法好」,當日被高飛、高金利等十餘名惡警用電棍、橡膠棒暴打,幾乎致殘。至今行動不便。惡警怕事情暴露,一直對郭進行嚴管。派人二十四小時監視,不許跟其他學員說話。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日,邯鄲市駐勞教所610惡人高飛和特教隊教導員王志明、副大隊長賈英斌指使下,勞教犯人張新、劉春、王利飛、高士峰動手,將法輪功學員王國恩按住,高飛和五志平、賈英斌開始打、壓、跪、電,迫害二個多小時。六月二十日王國恩又被特教隊大隊長葛慶習叫到辦公室用膠皮棒抽打一頓。六月二十二日惡警高金利對王國恩進行體罰,叫王國恩站立,除吃飯外二十四小時站立,偶爾打盹就被看管、包夾打醒,共罰站八天八夜。七月十八日惡人高飛和賈英斌在小屋內輪番打王國恩耳光長達半個多小時。七月二十四日又被拉到樓下被惡人高飛、王志明、賈英斌和包夾張新、劉春打、壓、跪、電等迫害二個多小時。

二零一零年八月九日,惡警高飛用橡膠棒毆打保定法輪功學員佟為民,佟為民的後背被打得血跡斑斑,疼腫好長時間才下去。

二、惡魔的軟刀子殺人

高飛這個地痞,生性殘暴但善於溜鬚拍馬,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工於心計,所以才得到邯鄲610頭子曹志霞的賞識,正好被中共邪黨相中,去哪裏找這樣操控起來得心應手的殘暴、邪惡之人呢?

高飛非常善於偽裝自己,偽裝自己是個好人,偽裝自己「精通佛法」和法輪功學員「探討」「交流」。二零零三年,河北省六一零把高飛弄到河北省洗腦中心賣命,高飛這個「臨時工」使出了渾身解數,各種手段都用上。有一次,他先指使別人打女學員,自己迴避,然後他再出面,表現出假惺惺的偽善,企圖以此達到其洗腦的目的。

高飛在對法輪功學員採取的方式是軟刀子殺人,他自己講叫「溫水燉魚」,許多人就是被他的偽善假相所迷惑而走向邪悟的。他的具體手段是:先引導你「學法」,針對學員的執著心,由猶大指定內容學,由猶大包夾所謂「講解」,從法中斷章取義,散布它那一套邪悟歪理。他們知道法輪功學員堅定者甚多,直接讓你放棄修煉很難,打罵酷刑「轉化」也非常難,就變換手法,叫法輪功學員在他們的偽善誘導關照下「學法」,邪悟它們那一套歪理,而且還有假經文摻雜在裏面,使學法不深的學員鑽進圈套裏不能自拔,有的走入佛教,有的放棄修煉,還以為自己修高了。

因為是邯鄲「六一零」曹志霞派來的,高飛在邯鄲勞教所是迫害法輪功學員四套系統裏面的總頭目,他顯得老謀深算、笑裏藏刀,從沒穿過警服,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家庭住址和工作單位。所謂「轉化」的事,三個所的警察都得聽他指揮。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出所前,必須經過高飛這一關,必須經他一個個的審查提問,搖頭的留下延期,點頭的才可以出獄,高飛還經常去其它洗腦班傳播所謂的「轉化」經驗。

三、多行不義必自斃

高飛是個臨時工,誰給他那麼大的膽子如此作惡?當然是中共邪黨。高飛因為積極迫害法輪功,被中共邪黨冠於一系列「榮譽」,迷惑世人。二零零四年七月五日,《河北日報》一篇顛倒黑白的報導稱,高飛兩年多來「轉化」了二百三十四名法輪功修煉者,因此「記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三次,並獲得省勞動模範,省‘五一’勞動獎章,省教育轉化能手等多項榮譽稱號」。高飛迫害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所謂「經驗」被中共邪黨給予冠冕堂皇的榮譽畫皮,再經過河北省電視台和邯鄲電台的黨喉舌媒體向全省、市播放,毒害世人。

作為臨時工的高飛,賣命地迫害法輪功,無非是想得到主子的歡心,最後轉為正式警察。所以他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時他下手凶殘,比惡魔還瘋狂。

十四年過去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邪惡運動早已難以為繼。現在中共滅亡在即,自身都難保,怎麼會管它聘用的「臨時工」呢?縱觀中共的歷史,當其在各種邪惡的運動中進行不下去的時候,它就會拋出一批人,或者殺一批人當替罪羊,以解民憤。如王立軍、薄熙來都是因為迫害法輪功而遭到惡報,現在高飛被拋棄的結局也是可以預見的。

惡魔的昨日「輝煌」已成黃花,現在誰來保他?他只不過是中共利用的一個打手,一個棋子,一個替罪羊──臨時工。有一點可以肯定,更可怕的惡報在等著他呢!

發稿:2013年07月15日  更新:2013年07月15日 09:06:06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3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