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算撫順市看守所六條人命案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3/清算撫順市看守所六條人命案-277610p.html
【字號】

清算撫順市看守所六條人命案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撫順市看守所的現址位於撫順市望花區南溝地區(也叫南溝看守所);舊址在順城區將軍地區(也叫將軍十字樓看守所)。大約2003年下半年,看守所搬遷到現址的南溝地區。撫順市看守所內部又具體分為「撫順市第一看守所」和「撫順市第二看守所」兩部份。見圖所示:

'撫順市看守所的院落和辦公樓近照'
撫順市看守所的院落和辦公樓近照

'撫順市看守所舊址照片,有5位法輪功學員在這裏被迫害致死'
撫順市看守所舊址照片,有5位法輪功學員在這裏被迫害致死

撫順市看守所院內種植了花草,修建了池塘,平靜的外表後面卻隱藏著鮮為人知的血腥罪惡。從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以來,至少有6人在這裏慘遭虐殺,多人被致傷、致殘,以致生命垂危,被超期關押,殘酷折磨的法輪功學員更是難以計數。至今非法關押折磨仍在繼續。

一.六人被酷刑折磨致死

1.魏在鑫──高級工程師慘遭虐殺

'魏在鑫'
魏在鑫

魏在鑫,男,63歲,遼寧省撫順市科技進修學院高級工程師。為揭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將畢生積蓄購一體機做資料講清真相。公安一處對此耿耿於懷,二零零二年二月七日被遼寧省撫順市公安局一處及糧棧街派出所惡警們綁架、毆打、刑訊逼供,折磨一夜後送到撫順市勞動教養院「嚴管」班。六月,魏在鑫被將軍派出所的警察送到撫順市第二看守所(位於撫順市將軍地區)等待判刑。在此期間,警察唆使刑事犯人對魏在鑫進行殘酷的身心虐待:(惡警們)不讓家屬接見、送衣物。長期被非法關押的魏在鑫身上長滿膿瘡,惡徒們讓魏在鑫睡在廁所邊上,全看守所的犯人在老人身上跨來踩去。

魏在鑫受盡折磨與羞辱,生活幾乎不能自理。惡徒們還經常出其不意地將魏在鑫沾滿鮮血、肉皮的內褲突然脫下,血順著大腿流了一地。被獄警指使的犯人看著老人前腹、後臀的血肉與內褲再次凝結、粘連後,又再次突然將老人內褲脫下,反覆折磨並惡毒的說這叫「披麻戴孝」。

在惡警指使下,看守所犯人對魏在鑫的迫害變本加厲,犯人還強行將他們自己那骯髒無比的分泌物灌進魏在鑫老人的嘴中……在精神與肉體雙重摧殘下,魏在鑫奄奄一息,生命垂危。七月份,公安局將生命垂危的魏在鑫送往市醫院,並讓家屬接回。十一月十五日,魏在鑫含冤離世。(當時)就連曾經參與迫害的撫順市順城區將軍街道的人聽到此消息也流下淚來。

魏在鑫生前省吃儉用,將自己畢生的積蓄用於講清法輪功真相上,撫順市610人員曾問他:「你怎麼這麼傻,把數萬元送給不認識的人?」魏在鑫說:「我不傻,因為你還不知道法輪功真相。如果有法輪功學員需要錢做真相資料,我還會給,我要讓你們知道法輪大法好。」

2.黃克──研究院職工被野蠻灌食致死

'黃克'
黃克

黃克,男,31歲,遼寧撫順市望花區大法弟子,撫順石油化工研究院第10研究室職工。二零零三年三月曾被綁架關入第一看守所(位於撫順市將軍地區),他絕食抗議,被送醫院強迫灌食,黃克抵制野蠻灌食,十餘天被送回家。六月底又被撫順市望花區光明派出所惡警非法抓捕,關押在撫順市第一看守所(位於撫順市將軍地區),黃克再次絕食抗議,被獄方多次進行迫害性灌食,二零零三年七月三日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前後僅十天時間。而黃克的妻子──法輪功學員鐘雲秀已於一九九九年十月在進京上訪期間被迫害致死。黃家只剩下年幼的孩子和黃克年邁的父母。

3.陳素蘭── 一週內被毆打致死

陳素蘭,女,53歲,遼寧撫順市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一日進京證實大法時被抓,兩天後,被當地派出所(撫順市高灣經濟開發區派出所)帶回,送到撫順市看守所(位於撫順市將軍地區),不到一週被惡警打死。

4.鄒桂榮──反迫害遭摧殘致死

'鄒桂榮'
鄒桂榮

鄒桂榮,女,時年36歲,遼寧省撫順市新賓縣公路段職工。因不放棄法輪大法信仰,在兩年的時間裏先後被撫順市教養院、馬三家教養院、張士教養院、沈新教養院以及瀋陽大北監獄地下監管醫院等六地非法關押監禁,屢遭酷刑折磨。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一日,鄒桂榮與王曉豔等十一名大法弟子再次被綁架,關押在撫順市看守所(位於撫順市將軍地區)。被綁架後,他們集體絕食,抗議無端迫害,被趙春豔、蔡林指使人強行灌食,後生命垂危,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經搶救無效,在撫順市醫院離開人世。

參與迫害鄒桂榮的惡警:趙春豔、蔡林等

5.王秀霞──被酷刑折磨致死

'王秀霞'
王秀霞

這是八年前發生在撫順市看守所的慘案。時間:二零零三年六月中旬一天。地點:撫順市第二看守所103號牢房。這一天,四十二歲的王秀霞女士,在飽受酷刑摧殘後,倒靠在同牢王德芬的懷裏,永遠的停止了呼吸……

王秀霞,家住撫順市清原縣。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王秀霞被撫順市惡警綁架,折磨後,關進撫順第二看守所(位於撫順市將軍地區),王秀霞絕食抗議,被惡警趙春豔和關晶折磨強行灌食迫害,並被戴手銬、和四十八斤的重腳鐐,整天單獨銬在鐵椅子上,手腳不能動,只能一個姿勢坐著。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灌食時需要犯人把她抬出去,灌食回來後惡犯將其雙手反背銬在緊挨廁所的暖氣管子上,因暖氣管子很低,所以只能坐在地上過夜。

'酷刑演示:背銬'
酷刑演示:背銬

就這樣白天抬出去,晚上抬回來。王秀霞喊「法輪大法好」,被惡警用髒襪子堵上嘴,有時用膠布粘嘴,打她、罵她;她的腿上、胳膊上都有牙籤紮的眼。大約八、九天後,她說話、呼吸都已經非常困難。她很費力地告訴身邊的同修:她陰部和腋窩的毛髮已經全被惡犯拔光了,現在小便腫得撒不出尿來,惡犯還用茶缸蓋上的疙瘩在她的肋骨上壓著推。幾天後,王秀霞含冤去世。

王秀霞被迫害致死後,撫順公安局於六月十五日晚將王秀霞死亡的消息通知家屬。家屬趕到後,看到王秀霞的遺體被冰凍著,人已脫相,家屬上前想看遺體,警察不讓看,問死因時,警察們沒回答出來。六月十七日上午,警察將遺體匆匆處理。至今,王秀霞的死亡確切日期仍在待查。

王秀霞被迫害致死,丈夫孫洪昌被迫流離失所,他們的兒子孫峰因沒了父母的照料,兩年後因病在孤苦中離世,年僅十四歲。

王秀霞被迫害致死的責任人

撫順市第二看守:
值班所長:蔡 林
值班管教:郎旭明
所長: 程東明
副所長:於貴德
教導員:張敬會
女號管教:關 晶 趙春豔

6.周紀成──長期遭受迫害舊病復發致死

'週紀成'
周紀成

周紀成,男,50歲,家住遼寧撫順市撫順縣哈達鎮東溝村。二零零三年六月三日,因惡人舉報,周紀成被縣公安局和哈達鎮派出所綁架到撫順市教養院。一年後釋放時,因周紀成拒絕在轉化書上簽字,再一次被縣政法委送到羅台山莊洗腦班強制洗腦。他在洗腦班中始終不轉化,於二零零四年八月份又一次被送進撫順市看守所(位於撫順市南溝地區)。由於長期遭受迫害,周紀成身心受到極大摧殘,造成肺內大量積水,有多處暗影,於九月末被家人接回,十一月五日夜含冤離去。

六條人命就這樣無影無蹤了,而殺人的兇手卻享有特權不用受任何法律制裁。而且這六條人命在法輪功被迫害的案例中,只是冰山中的一角的一角。

隨著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反迫害,隨著國內外越來越多的人們了解了真相,加上在強大的國際輿論壓力下,勞教所一個一個地悄悄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為自己留後路。

然而,撫順看守所卻堅持作惡。正如《九評共產黨》中所言:共產黨大惡小惡都要做,大善小善都不積。比如:上述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有的是幾經輾轉,已經被迫害得很嚴重了。從法律上講也應該把這些好人放回家,本該趁機行點善、積點德。可是中了邪的撫順市看守所偏要把人留下來至於死地不可。

《九評共產黨》這本奇書,系統地闡述了邪黨的九大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控),撫順看守所具有九大基因的素質。繼續看下列事實,你會感到撫順市看守所是助紂為虐的急先鋒,不愧是黨的好兒女──成熟的流氓。

2、 酷刑折磨五花八門 多人導致傷殘

◇杜景芹──遭受「老虎凳」酷刑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中共邪黨披上馬列主義的外衣,靠暴力、謊言維持政權。撫順看守所靠喝邪黨的奶維持生命,真的具有一股邪勁,如:管教趙春豔有一個慣用的伎倆──借刀殺人。大約在2002年12月初的一天,趙春豔指使犯人折磨法輪功學員杜景芹,她們將杜景芹雙手緊銬在老虎凳上,兩腳戴著大腳鐐,這伙惡人狠命的一頓拳打腳踢,尤其犯人馬丹和另一個吸毒犯,特意站在高一點的地方(因為老虎凳很高),狠命地踢杜景芹的胸部和心臟部位,將她打得昏死過去。杜景芹被銬在老虎凳上,不准上廁所。嚴冬臘月的東北寒風刺骨,在沒有暖氣的二、三百平方米的大廳走廊裏,杜景芹被死鎖在老虎凳上,褲子也不知尿了幾次,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把杜景芹放回來。她已經虛弱得不行了,從左踝部往上到膝蓋全都是青紫色,身上其他地方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整個臉腫的變樣,嘴唇腫得老高,嘴角和鼻子還有被擦乾的血跡,眼睛腫成一條小縫,原來整齊的一口白牙被打掉了兩顆。這些惡人都是管教趙春豔培訓出來的。

參與迫害的惡警:趙春豔(管教),參與迫害的犯人有:張寶華(經濟犯,心狠手辣)、馬丹(吸毒犯)、徐淑蘭(詐騙犯)、李麗麗(強搶犯)等。

◇老虎凳製造證據

撫順看守所惡警順著黨的邪勁走,企圖弄假成真,騙取百姓。二零一三年七月九日、十日兩天,撫順市望花區法院、檢察院在撫順南溝看守所對撫順市的十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非法庭審。

其中新賓縣法輪功學員尚麗萍,由於誣陷她的證據不足,邪黨便絞盡腦汁構陷材料。尚麗萍在看守所期間曾經歷了三次絕食,還有老虎凳的酷刑迫害。為了製造所謂的證據,惡警讓她坐到老虎凳上,並拿她還在上大學的女兒的學業來威脅她,逼她在所謂的認罪書上簽字,然後就拿著這一張紙來構陷她,判她有罪。所謂的唯一證據就是這麼在老虎凳上、並拿她女兒的未來做要挾製造出來的。尚麗萍在撫順看守所已關押十五個多月了。

邪黨就是這樣「莫須有」。首先把人綁架起來,然後再去構陷材料,非法製造證據,然後再來羅織罪名非法陷害法輪功學員。

◇ 刑訊逼供 灌辣椒水

邪黨九大邪惡基因之一「痞」。 痞的其中一個表現是耍無賴。當邪黨徒向法輪功學員套不出甚麼證據時,就露出一副惡霸嘴臉。如:劉成豔,女,家住撫順市望花區。二零一三年七月一日晚被綁架後劫持至撫順看守所,遭惡警刑訊逼供,利用痞子流氓手段,強行將他灌辣椒水,促使劉成豔的嘴腫起老高,但她始終不發一言,以無聲反迫害。劉成豔現仍被非法關押在撫順看守所,她的兒子新新每天盼望媽媽早日回到身邊。

'劉成豔幼子新新:媽媽,你在哪裏?'
劉成豔幼子新新:媽媽,你在哪裏?

回憶:十年前劉成豔曾在撫順看守所遭殘暴毆打,因為劉成豔參與為法輪功學員王秀霞的迫害聲張正義,關晶和趙春豔指使犯人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趙春豔和關晶指使犯人宋素梅毒打劉成豔,致死劉當天昏了過去。還曾給她戴腳鐐上牆、背扣、在老虎凳上野蠻灌粗糙的窩窩頭、插鼻管、用牙刷撬牙灌食等酷刑迫害。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陰毒酷刑──劈腿

'酷刑演示:強行將受害者的雙腿一字劈開'
酷刑演示:強行將受害者的雙腿一字劈開

「劈腿」 是一人拉一條腿往左右兩邊劈,兩條腿成一字形。這種酷刑表面看不出傷痕,但肌肉筋骨劇疼難忍,很多法輪功學員在撫順看守所裏遭到這種迫害。如:撫順望花區孫永勝,男,二十八九歲,最初被關押在撫順看守所。在那裏遭到惡警劈腿迫害,腿腫的很粗,無法走路,扶牆走了幾個月才逐漸好轉。

長期關押加奴役

江澤民在迫害法輪功中搞群體滅絕,叫囂三大政策:其一就是「肉體上消滅。」撫順看守所積極執行江的妖令,視法輪功學員的生命如草芥,在學員身體被迫害得難以支撐的情況下,還在進行高壓控制拒不放人。如:

新賓縣和撫順市的這十位法輪功學員,是在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被綁架的,在看守所遭奴役一年多了。身體都出現不同程度的病症:

◎羅秀傑,女,以前的心臟病又復發,視力模糊,腿站不穩,身體虛弱;

◎張 傑,女,已經是非法關押八個月了,出現病業狀態。有的同修幾次被送監獄,拒收。張傑正在絕食反迫害,生命危急;

◎尚麗萍,女,原本健康、一百三、四十斤體重,如今已不足一百斤了。而她還在用羸弱身軀繼續抗爭、用絕食抵制著迫害;

◎池秀華,女,不足五十歲的她曾是一位面目清秀的女子,如今已成了白髮蒼蒼的老太太;

◎趙積偉,男,因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在半年前導致肝病復發,但撫順市看守所執意繼續關押,拒絕對趙積偉保外就醫。

◇惡警趙春豔──「要打看不見 說不出來的地方」

趙春豔,女,撫順市第二看守所女號管教,惡警之一,為人心狠手辣,負責組織強行野蠻灌食,很多法輪功學員受盡了被趙春豔野蠻插管灌食的摧殘。

趙春豔善於製造仇恨,挑起一部份人鬥另一部份人,沒有仇恨可以製造仇恨。她有一個慣用的手段──專門指使、教唆一批犯人做打手,迫害法輪功學員。強行給法輪功學員灌食時,用板鋸或牙刷柄撬法輪功學員的牙,許多法輪功學員的門牙被撬掉。趙春豔告訴打手們:「要打看不見、說不出來的地方。」例如:藉著攙扶和灌食的機會掐大法弟子的胸部、胳膊裏面和大腿裏面的肉,告訴要少掐一點點才特別疼。有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掐的身上青一塊紫一塊,還要被戴上腳鐐或背銬(手銬把雙手銬在背後)。如:

在看守所的曲彩玲被犯人踢倒,牙被打掉兩顆,之後副所長於貴德把她關進一個鐵籠子裏,站不住、蹲不下,惡人們又過來連掐帶打給她戴上摩托帽,時間長達五、六個小時。二零零三年九月一天,看守所教導員張敬慧叫人將曲彩玲弄到走廊大廳蹲著,當時曲彩玲已被迫害的血壓高達二百四十,走路需人攙扶,而張敬慧竟一腳向她踢去,還叫人給她戴上手銬、腳鐐,關到小號裏坐老虎凳。曲彩玲向看守所反映情況,張敬慧又用「上牆」酷刑折磨她。 二零零三年冬季裏,惡警張敬慧又把曲彩玲的棉衣扒下,戴上手銬、腳鐐,銬在沒有暖氣的提審室裏的鐵椅子上,並把提審室的門窗全部敞開,張敬慧踩著曲彩玲的腿大罵;這樣折磨了她兩天兩夜。

'酷刑演示:蹲小號'
酷刑演示:蹲小號

再如:撫順清原縣的張守慧,剛到看守所,警察指使普犯把張守慧拖到廁所衣服扒光澆涼水,張守慧被澆的渾身肌肉開始抽筋,普犯趁給張守慧揉腿之機使勁掐張守慧的肌肉,大腿內側、胳膊內側被犯人都掐出血了,張守慧疼痛難忍大聲喊叫。張守慧的身體被迫害的在死亡的邊緣上徘徊著,她四肢經常抽,心臟也抽疼痛難忍。警察說帶她去醫院,卻把她拖出去一頓毒打,並說是裝的,用繩子把她牢牢地綁在了鐵椅子上,張守慧窒息的喘不過氣。張守慧被戴上了據說只有死刑犯才戴的腳鐐拖到了警察關晶負責的監室。張守慧四肢還是時常的抽筋,被普犯毒打,他們卻說張守慧是裝的逼迫張守慧勞動,炎熱的夏天張守慧沒有內衣換,家裏的衣物也不讓送。

◇楊麗華家被洗劫一空

巧取豪奪是邪黨不勞而獲的貪婪本性。就在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那天,撫順市望花區楊麗華的家一片狼藉,工資卡、銀行卡、存摺、現金均已不見,裝筆記本電腦和打印機的大皮箱被砸了一個大窟窿,電腦和打印機已不見,另有mp3、手機、電子書等私人物品均被洗劫一空。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家遇到了圖謀錢財的匪徒,可是,這次的劫匪是中共的不法人員,圖謀的不只是錢財,而是綁架修煉真、善、忍的好人。領頭的正是上了惡人榜的撫順國保支隊隊長彭越。主人楊麗華隨即被非法關押到撫順市第二看守所,至今已八十多天。

◇「我不收拾你 管教就收拾我」──往傷口上撒鹽

「我不收拾你,管教就收拾我。」管號吳某迫害宋文良時說,「我和你也沒冤沒仇的,這是管教告訴的,煉功、背法、不幹活就收拾你。」這種株連政策伴隨著挑撥離間,強制性的思想上的瓦解、取代。漸漸的扭曲了人的心理,良知被邪惡取代了,剩下的便是魔性,成為邪黨很順手的工具。

宋文良(男、49歲),撫順市順城區會元鄉馬金村農民,「往傷口上撒鹽」本來是用以形容由於心靈的創傷而承受的精神上的痛苦。但是,在撫順看守所裏卻被作為一種酷刑實際應用到法輪功學員的身上,看守所又潮又濕的環境,使得大多數被關押的人都生疥瘡,新進去的人都被傳染上。宋文良也不例外,管號的吳某,告訴手下的打手,給宋文良治治疥。打手們就拿鞋底子把宋文良身上的疥瘡蹭破,然後用鹽往蹭破疥瘡上搓。還有一次讓宋文良撅著,拿著新板鞋的底子,往屁股蛋子上抽打,一直到打出血為止,名為:「屁股打開花」,然後拿鹽水洗一遍,藉機進行迫害。當時宋文良被關押在第二看守所二零七號,管教是朗敬明。

◇用被子蒙上 她就看不到是誰打的了

一個叫翟強的管教,告訴那些刑事犯用被子把黃桂榮蒙上,她就看不到是誰打的了。黃桂榮是望花區法輪功學員,只因黃桂榮走到哪裏都喊「法輪大法好!」就把黃桂榮的肋骨打折了。本來黃桂榮的腳脖子就受傷沒好,又給她戴上腳鐐和手銬,關進「小號」裏,在那裏坐老虎凳。黃桂榮絕食反迫害,就用鞋刷子柄撬她的嘴,把她的上牙床全撬破了。警察又給黃桂榮的鼻子裏下了個管,由刑事犯輪班的野蠻灌食,胃被插出血了。有時還把她兩手吊起來,銬到窗戶上。在撫順市看守所裏被迫害長達十一月之後,二零零三年三月間,黃桂榮被撫順看守所的惡警關晶,還有叫於所長的,靠關係將黃桂榮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吊銬'
吊銬

3、 撫順看守所環境簡介

1、惡劣的生存環境

看守所的關押區與表面的綠地、池塘相比正好形成了一個強烈的反差,法輪功學員和普犯關押在一起,這裏陰暗潮濕,夏天小蟲滿棚,黑壓壓一片一片下落,滿地板都是。在十幾平方米的房間裏,住著二十幾人或三十幾人,吃、喝、拉、撒、睡全在屋裏,烏煙瘴氣。被褥都是垃圾棉。晚上一顛一倒立板睡覺,夏天擠得透不過氣來,就是這樣也睡不下,每天晚上由打手把人一個個踹進去。很多時候對法輪功學員又打又罵,最後才能都側身人貼人的躺下,有許多法輪功學員在廁所過道的小地邊睡覺,每天晚上犯人們上廁所都在他們頭上、身上跨來跨去。各種傳染病都有(梅毒、肝炎、肺結核、疥瘡、腳氣等)很多人都被傳染上。

撫順看守所的伙食是全遼寧省最差的,被關押人員們每天三頓玉米麵硬窩窩頭,窩窩頭有時都沒蒸熟,有時是發霉和變質的玉米麵。早晨兩小塊鹹菜,中午的湯裏連泥帶蟲子,飄著幾片菜葉,不見有一點油。從來沒有開水都喝生水。洗澡用的都是地下井的涼水。

2、經濟上的掠奪

看守所賣的東西價格昂貴已經是出了名的,價格往往是外邊的2到3倍,家裏來錢就先扣200元給所裏,也不知這錢幹甚麼用。學員家屬來接見,要接見費100元,而且在極差的伙食下,每人還要被看守所勒索高昂的伙食費幾百元至上千元不等。

3、超負荷的體力勞動

看守所是臨時關押人的地方,是不應該勞動的,撫順市看守所卻具有和監獄一樣的無人性的超負荷勞動。由於號裏人多,早晨5點30分就陸續開始起床洗漱,6點打鈴,被褥收拾完畢就開始幹活,一直幹到晚上6點左右。活忙時,甚至天天幹到晚上10點多。如果感覺不能幹完,就連夜加班,經常幹到後半夜2-3點鐘。完不成任務,這時號裏管事的就會指揮人用群眾鬥群眾的方式把完不成任務的人拽到放風場或便所裏,痛打一頓。夏季,由於天氣炎熱,號裏人多,每個人都大汗淋漓,頭暈眼花,慘不忍睹。

4、繁重的奴工勞動

撫順看守所被強迫勞動的主要項目是:挑牙籤、卷臭球,二零一二年又新增了織帽子。男的捻牙籤,就是把牙籤用塑料包裝上,也是很累手指頭的活。每個監室定額不同。有的監室每人每天要完成六千個,其實人很難完成定額。有的監室對完不成定額的人酷刑折磨,寒冷的冬天扒光衣服在廁所裏用涼水澆,體罰讓人做「飛」的動作。女號幹卷球的活時,臭球臭味十足,對人體有害,所長走到女號門前,會捂起鼻子。織帽子,規定每天每人織三頂帽子。有的人手指頭都累的彎曲了。每天都得抓緊一切時間織帽子,否則根本完不成定額。

5.「造假」成了家常便飯

二零零八年九月份的一天,二所女號的幹警趙春豔突然告訴號裏的人把活都收起來,面向門坐幾排,然後就看到一女子和一男子拿著錄像機來錄像並告訴人們把頭抬起來,趙春豔笑嘻嘻地說:「你們不用害怕,給你們都打上馬賽克,鏡頭看不出來是你們,當然我不用了。」原來她們又在造假,一來檢查的就告訴號裏說檢查的要問你們 「吃甚麼」你們就說「白菜豆腐湯」。問「幹活不」就說「不幹活」。

類似以上造假的事很多很多。例如:王秀霞是被女管教關晶利用犯人給活活折磨死的,卻說她絕食絕死了,又讓號裏人簽字做假。

6、 看守所惡警信息

◆惡警有:闞凱、才昴、蔡林、郎旭明、程東明、於貴德,張敬會,關晶,趙春豔等等,

◆副所長張鑫始終狂罵不止。對於人命關天的事,國保支隊的耿聃〔丹〕說打電話(講真相)是吃飽了撐的,打擾了他休息,要大法弟子換位思考,還威脅說再這樣打電話會增加其反感,會對大法弟子更狠,見一個抓一個。(近期信息)

副所長:張鑫,電話:15504931818

撫順國保支隊:耿聃(丹): 13504130110 15128876904

◆趙春豔惡行累累

指使犯人將順城區賈乃芝的肋骨打折;新賓縣的吳曉豔被打的眼睛充血。

趙春豔指使人對新賓縣王紅嚴管,並帶隊把王紅送到了遼寧女子監獄。

趙春豔給望花區崔學君帶兩個腳鐐迫害,走路得提著腳鐐,腳後跟被磨破流血。

給撫順原公安局的警察王素芳戴48斤腳鐐上老虎凳迫害。

趙春豔向撫順縣馬鳳梅的丈夫敲詐勒索人民幣1000元。

趙春豔罪行累累,罄竹難書。

7、目前還有19名法輪功學員正在撫順看守所非法關押中:姓名與被綁架時間如下。

撫順市──羅秀傑(2012.4.15) 劉成豔(2013.7.1) 張傑(2012.10.11) 楊麗華(2013.4.23)

於連星(2013.4.30)蘭新芳 胡永正(2013.6.30)

新賓縣──尚麗萍 池秀華 趙積偉 張德豔 穆國棟 王玉梅 汪桂華 孫海峰 於淑賢(2012.4.15)

清原縣──蓋永傑 劉麗英 劉海濤(2012.9.25)

四、結語:

上述只是中共當局利用撫順看守所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部份罪惡事實。一個政黨,用這種無比卑鄙、殘忍的手法迫害無辜,讓人感到歷史上任何一個流氓無賴,都沒有像江澤民時代培養出來的痞子這麼會耍流氓,利用偉、光、正的門牌來遮擋百姓識別正邪的視線;利用假、惡、鬥來欺騙、恐嚇、鎮壓百姓,以達到鞏固其統治的地位,以便繼續騎在人民的頭上享受人間快樂。

大法是慈悲的,但威嚴同在,上天在怒吼,法網在收。邪黨在顫抖,法網難逃。所有跟隨中共邪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唯有一條逃生之路就是立功贖罪,善待大法、善待法輪功學員。到大紀元網站去聲明: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黨、團、隊)。否則等待你的就是地獄中的酷刑。

發稿:2013年08月03日  更新:2013年08月03日 01:05:47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3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