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兩千多民眾繼續聯名營救滑連友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8/又有兩千多民眾繼續聯名營救滑連友-278746p.html
【字號】

又有兩千多民眾繼續聯名營救滑連友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在了解到法輪功學員滑連友(滑連友)抗議蓄意誣判重判七年的迫害,絕食一年多後,有八百零七位民眾聯名營救他,然而中共當局仍然非法關押迫害。一個月來又有二千零八位民眾聯名表示對營救法輪功學員滑連友的支持。聯名總數已經升至二千八百一十五多人,聯名聲援仍在擴展。

又有二千零八名民眾簽名支持營救法輪功學員滑連友
又有二千零八名民眾簽名支持營救法輪功學員滑連友

在為營救滑連友的徵簽中,很多民眾表達了對營救好人的正義勇氣,和對邪惡中共的厭惡憤慨。一位二十七歲的小伙子說:「國家真是受病了,煉法輪功是好事,怎麼還管呢?學法輪功的我給簽,救人做好事,別的事我可不管啊,就管(營救)煉法輪功的。」 一位年輕人說:「要是別的我不簽,救法輪功學員,是法輪功的事我就簽。」有世人還主動提出建議—-把為甚麼簽字寫清楚,表明自己為甚麼要救法輪功學員。

一個退了休的老漢說:「我以前受邪黨對法輪功的造假宣傳,和別人一起破壞過大法真相(資料),當時大法真相(資料)裏講‘善惡必報’,我們根本不往心裏去。結果那個人去年(二零一二年)就得病死了,我的心臟最近也得癌症了,親友說我「心」壞了,這回我知道真有報應了,相信大法不一般,我願意為法輪功學員簽名,還要寫個嚴正聲明表示對破壞大法的悔恨。」

一位六十多歲的大爺說:「簽。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被逮起來的都是好人。」

還有一個十歲小男孩說:「簽,多簽點,給我來一張,我讓我們班的都簽上,誰簽誰得好!」

一九九七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滑連友,當時突發腰錐間盤突出,臥床不起,因為當時留職停薪,自己經營服裝店維持生活,得病後家中沒有收入,一家人生活陷入困境,臥床兩個月後的一天,家裏來了一位親戚,送給他一本書《轉法輪》,只看了不到三分之一的時候,他忽然起身下地,提起髒水桶去倒水。家人驚得目瞪口呆,(妻子田宗麗也從此走入修煉),沒過兩天他煙也不吸了,原先每天吸兩包。生活中的不良習慣全改變了,從此走上了修煉的路。

兩次遭綁架枉判重刑,生命垂危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滑連友、田宗麗夫婦二人被天津河西區佟樓派出所綁架。法院不通知家屬,枉法冤判滑連友五年、田宗麗四年,分別非法關押於天津第一監獄和天津女子監獄。姥姥質問法院人員,他們回答說「我們也沒辦法」。那時滑連友夫婦的女兒才十一歲,孩子原來在班裏是尖子生,父母被迫害使她受到很大打擊,學習直線下降,而當時,不明真相的老師還叫同學孤立她,胡說孩子神經不正常、不讓她上課。滑連友在監獄中受到嚴重迫害,腦門被在牆上撞得淌血,二零零六年出獄回家時,精神不正常、亂喊亂叫、喝刷鞋的水。據估計,監獄可能對他施行了藥物迫害。這樣大概有半年後,才慢慢好起來。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早上,滑連友出去上班,途中被警察綁架,十點左右,老闆急著給家裏打電話,說人失蹤了,給他打電話沒人接,後被關機。到下午四點左右,一群人破門而入,入室搶劫,並綁架了田宗麗。家屬聘請了一位河北省律師為滑連友無罪辯護,北辰區公檢法機構自知理虧,懼怕律師辯護,在非法開庭前三天,竟然勾結律師所在地的司法局,非法扣押了律師複印的所有案卷材料,並威脅律師事務所與該律師解約,使律師無法到庭辯護。

在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的非法開庭之前,北辰區「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法院、派出所、居委會等機構曾找到滑連友的孩子,連哄帶騙的說要給滑連友指定律師,並語帶威脅的「問」孩子是不是也煉法輪功。九月十一日上午,家屬重新聘請的兩位北京律師接到北辰區法院通知在第六法庭開庭,律師到庭後,法院只讓律師和滑連友的孩子進去,欺騙其他家屬說等過一會兒開庭時再進去。庭外家屬等到十點半還不能進法庭,再三追問下,方知法院人員早已從地下車庫悄悄跑到卓遠慈濟醫院(監獄醫院)對滑連友非法開庭,對病床上的滑連友非法判刑七年。十月九日滑連友被劫持到濱海監獄(原港北監獄)。

滑連友絕食抗議一年三月 遭毆打虐待

法輪功學員滑連友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就開始絕食抗議對他的非法關押,已經一年三個月了,身體已經非常虛弱。然而最近傳出一個讓人吃驚的消息,滑連友不久前在監獄系統新生醫院(康寧監獄)竟被包夾犯人毆打。被轉到港北監獄後又經常被包夾犯人以不讓他煉功為由拽腿拉手。監獄包夾犯人還把給滑連友灌食用的胃管的前面故意弄尖(胃管的前端本來是平滑的),以在對滑連有灌食迫害時增加滑連友的痛苦(弄尖部份在插拔時會挫傷胃壁)。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到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份,滑連友的身體已經非常虛弱了,自己已經不能獨立行走了,惡警就強行輸液。十二月七日滑連有生命垂危,獄方害怕猝死在濱海監獄承擔責任,把他轉到安康醫院(原新生醫院)。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日,家屬去新生醫院看滑連友,看到他身體極度虛弱,面容蒼老,只能用極其微弱的聲音告訴家人他之所以「絕食」是抗議惡黨對他的迫害,親屬們都非常擔心他的安危,要求監獄放人。獄方說,只有人快不行的時候,相關指標達到「要求」才能辦「保外」。問其「相關標準」是甚麼時,對方卻顧左右而言他。

監獄違反基本人性的說辭被海外媒體曝光後,引起各界人士關注,最近在家屬與港北監獄的交涉中,對於滑連友絕食抗議、生命垂危這件事,港北監獄可能也覺得再用這種說辭搪塞說不過去了,於是將「人快不行的時候再說」的說辭轉換為「不吃飯是個人行為」,試圖以此撇清責任,拒不放人回家。且從六月九日後不說任何原因中止了家屬對滑連友的探望。家屬無可奈何,欲哭無淚。

滑連友身體已經非常虛弱,竟然還遭到監獄犯人的毆打和故意虐待,很顯然是在責任警察操縱下幹的,這也是港北監獄一貫的迫害手段。滑連友的妻子田宗麗被無理剝奪會見權利。家屬對滑連有的處境非常擔憂,已經向監獄主管部門投訴監獄的迫害行為。要求保護滑連友的合法權益和保證家屬的會見權利,釋放滑連有回家恢復身體。

港北監獄血債累累近三千民眾聯名營救滑連友

濱海監獄(原港北監獄)曾經把朱文華、李希望迫害致死;把吳殿忠迫害致骨折卻一直隱瞞到吳殿忠出獄;把任東升迫害致精神失常卻沒有給家人一個說法;還有對那麼多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迫害。而港北監獄那幾個對好人濫用酷刑,對法輪功學員欠下血債的犯罪嫌疑人張士林、宋學森、李國宇等,沒有得到應有的查處。

最近被迫害死的李希望的哥哥寫下了《我幸運的醒來了而弟弟卻沒有》,用自己的被多次毒打昏死的親身經歷,註釋了李希望的所謂「猝死」。而家屬曾經控告的地錨酷刑,港北監獄一直不承認的將李希望折磨致死的酷刑方式,也有周向陽寫出證詞《我曾遭受的地錨酷刑》親身作證。隨後港北監獄將人酷刑致殘典型案例當事人吳殿忠,也寫出了《我繼續為港北監獄存在的酷刑犯罪作證》,向天津司法機關投訴港北監獄張仕林操縱犯人將他摧殘致胸椎壓縮性骨折的故意傷害罪責。

港北監獄大量酷刑犯罪,被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相關司法機關卻對大量犯罪證據,受害人的投訴,公然視而不見。滑連友被關押在這樣的環境裏,親友們不能不為他的安危擔心。

然而,十餘年的迫害暴政已經走到窮途末路,曾經受鋪天謊言矇蔽的民眾,在法輪功學員堅持講清真相中大部份人明白了真相,聯名支持法輪功呼聲此起彼伏。眼看滑連友的生命,掙扎煎熬在危險中,親友無法沉默,開始了營救呼籲,並在民眾中發起了徵簽。

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天津市及周邊河北地區已有八百零七位民眾以簽名方式表達了對營救滑連友的支持。一個明真相的小商戶簽名後,當被問到:「要是公安局找你,敢承認嗎?」她說:「走哪我都敢這麼說!」很多民眾在簽名支持法輪功的時候,表達了對中共的強烈憎惡。一次,一輛高級轎車停住後,走下兩個人來,滑連友的朋友走上去,問能否幫助營救,兩人聽了大概情況後,說:「共產黨太壞了,簽!」

一個月來又有二千零八位民眾聯名表示對營救法輪功學員滑連友的支持,聯名聲援仍在擴展。

一位四十三歲的男子說「煉法輪功的我都給簽,我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法輪功學員問他「你怕嗎?」男子回答說「我不怕,我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怕甚麼?我不怕共產黨!」,還氣憤地說:「現在大樓小樓的,都是他們(邪黨官員)家的樓了。」

聽完介紹徵簽情況後,一位六十歲的大爺說「行,我簽,我看邪黨就是有問題,我看它現在就不是好東西,我知道共產黨做的那些壞事,我都明白。我天天乞求老天爺滅它(做雙手合十狀),滅!」

有的民眾在徵簽書上寫道:「立刻無條件釋放滑連友,不要再迫害好人,天理不容!」,「立刻無條件放人,不然追查到底。」

發稿:2013年08月28日  更新:2013年08月28日 00:26:22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3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