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的罪惡內幕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的罪惡內幕-280562p.html
【字號】

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的罪惡內幕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位於四川省新津花橋鎮蔡灣村的一處秘密基地,對外掛牌「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卻是用於專門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黑監獄,即臭名昭著的「新津洗腦班」。

'緊閉的大門'
緊閉的大門

新津洗腦班的大門隨時緊閉,洗腦班與外界完全隔絕。外界很難知曉裏面的真實情況。只有當法輪功學員被抓、關進來時,大門才會開一下。

撒謊 為掩蓋罪惡

西南石油大學副教授李延軍博士被關押到新津洗腦班後,他的家人和親友到洗腦班尋找,恰逢劫持法輪功學員袁斌的人準備進入洗腦班,一人從車上下來(圖1)走進洗腦班,另一人將車開進洗腦班(圖2)。洗腦班的門打開之時,李教授妻子前去詢問教授是否被關押在此(圖3),卻被洗腦班工作人員以「啥子在我們這喔!我們這是國家單位」為由強行攆出洗腦班,並蠻橫地關上鐵門(圖4)。她只得到大門旁邊的一個小口處詢問(圖5),一男子(圈中人)否認李教授被關押在這裏(圖5)。




家屬將李教授的姓、名一一說給他,希望他能幫助找一下。那男子找也不找,就矢口否認李教授被關押在此,他說:「我們沒得這個人,我們幫你查了。」家屬和親友追問道:「但是國保的人就說(李教授)在你們這兒。」那男子聽後竟耍無賴地說:「那你把國保的人找起來。」

無奈之下,家屬只得到洗腦班牆外高聲呼喊李教授,李教授應聲回答。當時李教授被關押在二樓的一個房間(圖6)。從窗戶上安裝的鐵欄杆可以得知,這是明顯的非法拘禁。

李教授告訴家屬,他被隔離關押在一個房間內,房內有三張床。李教授說他「體檢出來心臟有問題」。家屬很氣憤,質問洗腦班為甚麼體檢出來有問題,他們還是要關。

親友向教授喊話:「記住,你要出來,這不是你待的地方,這是個黑監獄,這是個流氓的地方。……你是好人,他們迫害好人。你沒有犯法,他們為甚麼不讓你說話,把你關起來?!這是黑監獄!……李教授,你所有的研究生,他們都要為你聲援!」

最後,親友向洗腦班喊話:「不准犯法,不准犯法,你們犯法了!」

家屬後來又去質問洗腦班,為何李教授被關押在這,卻堂而皇之地當著家屬的面撒謊否認,但剛才那個男子一直未露面。

'李延均教授'
李延均教授

李教授是國家級十一五規劃教材《油藏地質學》主編,2011年度分別榮獲院和校課堂教學優秀獎二等獎和三等獎。他主持並完成省部級科研1項,完成主研國、部級科研共2項,在研傑青基金項目1項。從《李教授與畢業博士生、研究生合影》(圖7),以及《2011年,李教授在第13屆全國有機地球化學會議上做報告》(圖8)的照片,我們可以得知,李教授是個受人尊敬、愛戴的好老師,這與鐵窗內被關押的照片(圖6)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因殘酷的迫害,風華正茂的李教授被查出有風濕性心臟病。現李教授已被非法批捕,非法拘禁於瀘州看守所。

在中共的邪惡統治下,像李教授這樣的知識分子被無端迫害,並不是個案。

「監獄─洗腦班」迫害模式

'袁斌'
袁斌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七日,是原龍泉驛區洛帶中學優秀教師袁斌八年冤獄期滿,與家人團聚的日子。不料洛帶鎮謝某、與龍泉政法委何某等七人,伙同樂山五馬坪監獄人員避開在監獄門口苦苦守候的袁斌家人,合謀將袁斌從監獄劫持到新津洗腦班非法監禁。袁斌八旬的父母未接回兒子,非常傷心,老淚縱橫,寢食不安。袁斌女兒在五馬坪監獄沒接到爸爸,在獄政科失聲痛哭,要監獄還她爸爸(圖9)。

家屬後來進洗腦班見到了袁斌,他在監獄被迫害的牙齒鬆動斷裂、頭髮稀少,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蒼老的多。

八月十九日,袁斌家人到新津洗腦班守候了一整天,要求必須釋放袁斌,在家屬的強烈抗爭下,傍晚袁斌終於重獲自由。

九旬老人的思子之苦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凌晨,成都飛機設計研究所職工、法輪功學員嚴良茹在單位被成都市國安局警察綁架,此後一直下落不明。直到六月十八日,家人才得知他被非法關押在新津洗腦班。

自嚴良茹被綁架至今已經四個多月,他的家人和律師沒能見過他一面。嚴良茹九十二歲的老母親在兒子被綁架後,幾天不進食水,被送到醫院輸液。嚴母現在已不能進食、輸不進液,骨瘦如柴、手腳腫亮,稍一清醒時就會念叨么兒,念著念著她眼眶就發紅、淚水滿眶,幾個月的思子之苦,令旁人看著都心酸。

六月十八日,市國安局派兩人到研究所與嚴良茹的妻子見面,出示的一張「公文」顯示,嚴良茹被非法關在新津洗腦班「監視居住」,沒寫任何原因,也沒有依法將文書交給他妻子。他們表現的很偽善,說:「人情況很好,已經轉到新津,現在能吃能喝。」還表示儘快安排家人見嚴良茹。

嚴良茹的老家親人得知情況後,於六月二十一日趕到新津洗腦班要求見人。洗腦班拒不開門,同時通知國安局、110,國安局立即打電話訓斥嚴良茹的妻子。110警察則配合洗腦班將家人一個個騙進去非法錄像、查到身份,然後通知單位來人攔阻家人,當晚當地派出所的人還登門對家人進行騷擾。

至今,家人和律師都沒能見上嚴良茹一面。最令他們擔心的是,身體瘦小、為人善良的嚴良茹又會遭受怎樣的虐待呢?

任意非法拘禁

中共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了610辦公室,它是凌駕於法律之上、類似蓋世太保的一個非法組織,因在6月10日成立而得此惡名。

由於洗腦班受610直接控制,所以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和關押就顯得隨意性很強,想關誰,610就可以操控警察抓人;綁架到洗腦班後,想關多久就關多久,也不給家屬一個書面通知。很多法輪功學員被關押期間音信全無,家人對他們的處境非常擔心,整日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

建築專家與女兒被劫數月 家屬請律師維權

原成都明遠建築研究所所長蔣宗林及女兒蔣竺君,被黑監獄──新津洗腦班分別非法關押了近一年和九個月,蔣宗林妻子謝成新在申告無望之下,為他們聘請了四位維權律師。

九月十六日下午,謝成新和三位律師來到洗腦班要求見當事人,洗腦班如臨大敵,電話找來110警察,最後讓律師從側門的小窗口望了幾眼兩位被害人。

九月十七日,四位律師到成都市檢察院反映並遞交了刑事控告函,第二天他們又分別到市人大、市政法委、市法制辦、市紀委及市群眾接待中心遞交了投訴控告信。紀委說不歸他們管,讓他們去上訪中心,法制辦後打來電話說他們管不了,是政法委在管。

一路上警察林立,律師與謝成新多次被他們當成訪民圍上盤問。

律師們表示:像這樣徹頭徹尾的非法拘禁已經構成犯罪,責任人都應被判處三年至七年的有期徒刑。

受害人蔣宗林於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五日──五年冤獄期滿當天,被成都金牛區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及撫琴街辦合謀劫持至新津洗腦班繼續關押迫害。

十二月二十二日,蔣宗林妻子、女兒、兄弟等前往新津洗腦班,要求釋放蔣宗林,結果洗腦班頭目殷舜堯以及金牛區六一零人員以卑劣的手段將蔣宗林的妻女騙進了關押樓中非法拘禁。洗腦班對絕食抗議的蔣竺君進行了暴力灌食,致使其一段時期頸項僵直。

新津洗腦班慣用下毒藥、暴力灌食等殘忍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四月份,蔣的妻子獲釋,卻被威脅「出去後不准接觸法輪功,如果不配合等等,隨時將你再抓進去」。

其親友依法上訪鳴冤,竟然也遭威脅。「610」指使蔣親戚所屬街道派出所上門威脅,完全一副黑社會做派,他們說:以後不准聯繫他們那家人,你兒子在哪個學校上學?我們隨時會再來找你的。

中秋被圍困家中,謝成新「被失蹤」

'蔣宗林、謝成新夫妻'
蔣宗林、謝成新夫妻

中秋節(九月十九日)中午12點左右,幾十人將謝成新圍困家中,這些人來自「六一零」、公安、國安、街道辦、社區等。他們威脅、誘騙,企圖構陷謝成新和正義律師。

由於當時只有謝成新一人在家,親戚又離得較遠,本來這一情況親戚朋友都無從知曉,恰巧這天下午四點左右,海外大紀元記者想就請律師維權一事採訪她,才使中共的邪惡行徑得以曝光。

第二天蔣家朋友從大紀元上看到此消息後,往蔣宗林家打了多個電話,電話都處於無人接聽狀態。友人們上門也無人應門。友人問小區門衛:謝成新在不在家?門衛答:出門幾天了。再問:謝成新是否被抓了?門衛說不知道。

從大紀元記者採訪謝成新時遇到的情況來分析,現今,謝成新疑又被中共綁架。

毒打和投毒

新津洗腦班還有預謀的採用各種暴力、酷刑,恣意殺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王明蓉'
王明蓉

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原成都市安康醫院護士長王明蓉被綁架到新津洗腦班,不到十日便被迫害致死。家屬要求洗腦班書面出具王明蓉死亡經過,並要求會見在洗腦班與王明蓉寸步不離的「陪教」,均被拒絕。洗腦班先說王明蓉是用衣袖上吊自殺身亡,被駁斥後又說王明蓉是自己用瓦片劃喉而死,由於回答不了瓦片何來和陪教何在,以及身上的傷痕來由,最後他們竟荒唐地回答:「王明蓉如何死亡的,要上面開會商量決定。」據知情人透露,王明蓉在新津洗腦班遭到非人的虐待和毆打,死狀極慘。

新津洗腦班還涉嫌在法輪功學員的飯菜中投入不明藥物,或強行給法輪功學員輸入不明液體,造成多人出現嚴重的中毒症狀,器官衰竭,甚至死亡。

成都勘測設計院退休職工、法輪功學員謝德清被劫持到新津洗腦班非法關押不到一個月,原本紅光滿面的謝德清便被迫害致骨瘦如柴、小便失禁、滴水難咽,並伴有嚴重的心絞痛,被扔回家中僅僅四天,便含冤去世。死後遺體發黑。當局為銷毀證據,派出大批防暴警察打傷死者的大兒子謝衛東,搶走謝德清的遺體並強行火化。


左圖: 被綁架前身體健康、紅光滿面的謝德清。
右圖: 謝德清被迫害後骨瘦如柴、小便失禁、滴水難咽,並有嚴重心絞痛。

根據突破重重信息封鎖收集的數據,據不完全統計,自二零零三年以來,新津洗腦班非法拘禁法輪功學員至少達上千人次,至少七人被虐待致死,有的被折磨成痴呆。

光榮小區法輪功學員祝霞在彭州市、郫縣、新津三個洗腦班被摧殘一年多,遭毒打、強姦、連續不讓睡覺等摧殘虐待,年僅三十二歲的祝霞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原本美麗的祝霞'
原本美麗的祝霞

罪惡罄竹難書

由於重重信息封鎖,此處曝光的案例僅是冰山一角。隨著更多的人了解到新津洗腦班的罪惡,隨著真相的廣傳,相信會有更多的迫害案例曝光出來。

由於新津洗腦班迫害善良,罪大惡極,已遭到天譴。5.12大地震後,原洗腦班一棟六層大樓內部斷裂,成為危房。於是成都市委將旁邊的亞非齒科技術學校合併過來,改造裝修後作為洗腦班用。

新津洗腦班對外打著「法制教育中心」的幌子,背地裏卻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邪惡黑窩,其罪惡罄竹難書。所有洗腦班的工作人員,即是迫害法輪功的罪人。他們為了眼前的蠅頭小利,被中共──這個真正的邪教引領著,一步步走向毀滅的深淵。他們難逃良心的譴責,和即將到來的正義審判。

'掛羊頭,賣狗肉的黑監獄'
掛羊頭,賣狗肉的黑監獄

新津洗腦班:
地址:花橋鎮蔡灣18號
電話:028-82461856,82461166
洗腦班頭目:李峰,殷舜堯(又名殷得財)13880590177
副科長:包小牧18980097136

'洗腦班撒謊者,自稱姓李'
洗腦班撒謊者,自稱姓李

發稿:2013年10月01日  更新:2013年10月01日 02:31:25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3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