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中共迫害法輪功案例綜述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2013年中共迫害法輪功案例綜述-285473.html
 
【字號】

2013年中共迫害法輪功案例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中國大陸綜合報導)過去的一年,中共江澤民集團繼續瘋狂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追隨江澤民等元凶的不法官員與中共「六一零」的打手們沆瀣一氣,不斷在各地發起恐怖綁架活動,各種枉法誣判、非法監禁、暴力洗腦,以致將無辜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事件不斷。迫害最嚴重的省份為遼寧、山東、吉林、四川、黑龍江、河北、河南等地。

據不完全統計,二零一三年各地不法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至少4942人次,其中一次綁架十幾人甚至二、三十人以上的大規模綁架活動發生近20起;至少737人被劫持到的洗腦班摧殘;至少16人被非法勞教,796人被非法判刑(包括非法庭審);至少108人年內證實迫害致死(二零一三年內74人,年前34人)。須要說明的是,由於中共極力封鎖消息,所有以上數據只不過是冰山一角,更多數據有待統計確認。

一、各地迫害元凶還在極力挑起大規模迫害活動

二零一三年,在黑龍江哈爾濱市、齊齊哈爾、遼寧瀋陽市、朝陽市、撫順市、大連市、湖南益陽、北京市、四川宜賓市、彭州市、江蘇省徐州市、新沂市、山東高密市、河南鄭州市等地各地接連發生了中共當局出動大規模警力,在多個地區統一行動,同時綁架十幾名、幾十名法輪功學員事件。過程中有的省市縣三級公安聯手,甚至動用國安特務一起出動,大面積綁架法輪功學員,而這些大規模綁架活動的主謀多是過去十幾年來迫害法輪功欠下血債者,罪惡累累的中共高官。在迫害已經窮途末路,即將被清算的背景下,企圖挑起新的迫害,拉更多警察與官員為其墊背陪綁以苟延殘喘。

例如,在二零一三年三月間,黑龍江哈爾濱市發生的94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事件,即起因於黑龍江省省長王憲魁(後轉任黑龍江省委書記)途經依蘭縣時,看到路邊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條幅,以致邪火攻心,下令大抓捕。在十月十七日、十八日,發生在吉林省吉林市的34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事件,則是中共吉林市委書記張曉霈與「六一零」頭目白岩親自指揮的迫害行動。十月二十日下午,張曉霈還到關滿了法輪功學員的「沙河子洗腦班」親自現場教唆,部署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原中共中央「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到河北懷來縣,在縣委書記郭英陪同下前往土木鎮二台子村,就進一步迫害法輪功進行直接部署和指揮,叫囂強化宣傳,加大力度,要搞全方位、網格化管理,一個都不放過。一個多月之後,李東生被中共拿下,其在末日來臨之際極力教唆迫害的邪惡用心昭然若揭。

比較典型的還有二零一三年十一月間發生的河北省先後綁架40多人事件。從十一月十五日開始,石家莊市「六一零」、公安、國保、國安等伙同市區及周邊縣有關派出所,以法輪功學員製作真相年歷為由進行大綁架,直接命令來自中共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此人緊跟迫害元凶江澤民、周永康,在迫害難以為繼的時候要在石家莊炮製新的迫害試點,然後到其他地區推廣,妄圖以此捆綁他人,挽救血債派覆滅命運。

二、不法官員公開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玄機:「只打只幹不說」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中共遼寧省朝陽市委書記王明玉密令朝陽市公安局,迫害法輪功要「周密部署,加強打擊力度,務求實效,堅持‘只打只幹不說’」。 隨後朝陽市公安局又下發內部文件,啟動所謂「千名警力打擊法輪功」計劃。九月二十七日,朝陽市公安局長李超指令秘密印發《全市公安機關打防管控服建二十項計劃》(朝公[2013]44號)文件,密令全市二十一個警種部門至少綁架一百一十二名法輪功學員,並做出行政處罰和刑事處罰。該地區於是成為迫害重災區,大量無辜家庭被陷於深重苦難。

這個「只打只幹不說」一語道破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陰毒:迫害剛開始的時候,中共利用所有的宣傳工具鋪天蓋地散布謊言,誣陷法輪功和法輪功修煉人,動用國家機器公開實施迫害。但是,很快發現這種公開的迫害遭到國際社會的譴責和國內民眾的反感,不得已,不敢公開迫害。而另一方面,為了裝門面,又打著「法律」的旗號試圖將迫害合法化,過程中卻是濫施強權暴力肆意欺凌、虐殺無辜,無論如何掩飾,都是根本見不得人的,所以一切都要偷偷進行──

無數的綁架活動都是偷偷摸摸進行,綁架者不開警車、不著警裝、不出示證件,不說明身份,非法侵入他人住宅進行綁架。如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山東萊陽「六一零」綁架張勝齊古董店店員姜淑娥即使如此,當張勝齊發現姜淑娥被偷偷關在車裏,以為遭遇了黑幫流氓,跑去解圍時又被他們殘暴毆打,以致耳朵失聰,後來才知他們是中共警察。

中共法院偷偷庭審、偷偷誣判法輪功學員的例子也是不勝枚舉。如瀋陽市牛桂芳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處三年徒刑,竟是在看守所秘密進行,避開家人親屬,沒有律師,隨後人即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親屬家人很長時間被蒙在鼓裏。

中共「六一零」偷偷虐殺法輪功學員的事例也屢見不鮮。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年僅三十八歲的浙江省瑞安市法輪功學員楊中耿(又名張陽),在鄭州被中共警察綁架四天後,人被活活打死。死者母親聽說後找他們要人,中共人員竟然百般抵賴,堅稱楊中耿是「自殺」而死。「只打只幹不說」的竅門,被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兇手們利用的十分嫻熟。

三、法院不講法律,「庭審」不問事實,以各種方式阻撓律師辯護,只求把法輪功學員送入監獄,凸顯中共才是破壞法律實施的真正罪犯

二零一三年,各地中共法院「庭審」誣判法輪功學員近八百人,多數被強行劫持到監獄裏繼續迫害。至少有19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十年(含十年)以上,非法最高刑期達十三年。所有這些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所謂「庭審」無一不是在非法構陷,公檢法人員甚至公開聲稱「對法輪功不講法律」。從辦案警察綁架、抄家羅織罪名、逼供、搜羅「證據」,到開庭時躲避、阻礙、刁難、恐嚇甚至毆打辯護律師,然後強行誣判法輪功學員重刑,構陷套路令人髮指。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石家莊長安區法院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誣陷、庭審法輪功學員邱立英,由於該案羅織的罪名、偽造的證據、「檢察官」和「法官」 串通一氣刻意製造冤案的行徑,令兩位辯護律師義憤填膺,稱遇見了「司法流氓」。

為構陷邱立英,石家莊公檢法非法拘押邱立英一年多,兩次更改罪名,警察偽造口供,騙取鄰居簽字當證據,最後強行誣判。

保定法輪功學員王滿紅、宋國彬則是被非法關押十七個月,三次更改罪名、編造假證據後二零一三年九月底被誣判,當時保定市南市區法院兩場非法庭審不到兩個半小時就匆匆結束,明目張膽走庭審過場。所有這類案例,法輪功學員上訴後,為完成中共「六一零」的判刑指令,上級法院都試圖迴避二審開庭,如邱立英一案,外面的家人與律師還在準備二次開庭,人已被悄悄關入監獄。

由於中共當局對法輪功學員的所謂「庭審」無一不是按照中共「六一零」的指使進行,法輪功學員及其律師試圖與公檢法人員講法律、講事實就成為中共人員最為頭疼之事。其應付之道,一是躲開辯護律師,「秘密」開庭,直接將人送進監獄。二零一三年六月六日,河北安國市法院偷偷躲著律師和家屬,在看守所一個房間裏對法輪功學員李亞「秘密開庭」。七月三十一日,重慶市大渡口區不經任何法律程序秘密誣判退休女教師付俊光。八月十一日,中共山東即墨法院即偷偷誣判市法輪功學員宋玉升三年半,既不開庭,也不通知家屬。此類案例在山東蓬萊、臨沂、遼寧新民、上海、雲南等地也多有發生,甚至出現多起家人多次去看守所探望都被無理拒絕,後來不得已才告訴家人早已被送入監獄的情況……

二是在躲不開律師的情況下,對律師恐嚇騷擾,阻止律師正常辯護。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法輪功學員聘請的五位律師來到四川簡陽準備為王紅霞、葉建國等七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辯護,一幫男女警察突然以查房名義深夜闖到律師下榻的酒店,態度囂張下流的威脅騷擾近兩小時。十八日開庭時又刁難律師,後竟然在沒有律師到場的情況下開庭,用四個小時的時間「審結」此案,宣布七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刑期最長的王紅霞十二年,葉建國十一年半。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丹東市振興區法院竟然將法輪功學員陳新野、韓春龍的兩位律師連扯帶拽趕出法庭。四月十八日下午,上海閘北區法院對聶廣豐非法開庭,法官不讓律師說話,休庭中,法警用暴力脅迫律師配合他們在一份非法文件上簽字,律師不從,法官同樣將律師逐出法庭。

中共法官肆意對待辯護律師的行為讓正常人實難想像。二零一三年四月三日江蘇靖江法院對六十八歲的法輪功修煉者朱亞年開庭,審判長王頻以「說話嗓門大」為由下令將代理律師王全璋帶走,要拘留十天。年初時,北京董前勇和蘭志學兩位律師在遼寧撫順市東洲區法院為新賓縣法輪功學員趙積偉做無罪辯護,庭審結束時,五、六個警察掐脖子、抓頭髮、按腦袋連拽帶扯的把董律師往出推,董律師被撞到牆上了,西服和襯衫都被撕破了。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江蘇省鎮江市四牌樓派出所姓董的警察駕駛警車,和三名未穿制服的人,強行將現年六十三歲的法輪功學員陸八根綁架,因身體不合格看守所拒收,董姓警察竟直接將陸八根綁架到鎮江市京口區法院「庭審」, 過程中兩名法官未出示任何證件,也不讓任何人和家屬旁聽,這是中共隨意玩弄司法,肆意破壞法律實施的真實寫照。至於瀋陽市沈河區檢察院、法院將互不認識、不同時間、地點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捏到一起,再以所謂「團伙案」重判;連雲港市新浦區法院因法輪功學員自己辯護,法官怒稱不許你講這些,判你個三、四年;上海長寧區法院法官聽律師辯護時頻頻點頭,內心認同,最後依然誣判法輪功學員重刑;北京昌平區法院法警眾目睽睽之下,當庭將法輪功學員陳淑蘭毆打致胸椎和腰椎兩處骨折;長春市朝陽區法院僅用十幾分數完成誣審誣判,並不許受害人抗議法庭不通知律師閱卷和出庭辯護的行徑,高聲威脅:「他再說,就把他的脖子勒上。」等等,均不是孤案……

四、隨著勞教所的解散,洗腦班成中共更為倚重的迫害工具,綁架人數急劇增加

據明慧網的資料統計,二零一三年中共在二十七個省(區、市)迫害法輪功學員洗腦班158個,至少有737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洗腦班強制洗腦迫害(另一渠道統計為1125人次,下半年被綁架洗腦人數是上半年的五倍多)。很多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解散後直接被轉入洗腦班繼續迫害。一些二零一三年剛剛成立的洗腦班甚至直接設在了已解散的勞教所裏。究其原因,是中共當局利用廢除勞教制度、整頓政法委的障眼法騙取民意,並非真的改了邪惡本性。中共將過去劫持到勞教所的迫害份額分到了監獄和洗腦班,致使二零一三年非法判刑與洗腦班綁架急劇增加。

二零一三年各地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不僅體現在綁架人數眾多,在暴力摧殘與精神凌虐方面,除了繼承此前的罪惡手段,迫害也多有花樣翻新。如對信仰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藥物迫害,用藥物把法輪功學員摧殘到神智不清,甚至喪失意識,從而騙取不修煉的保證書,這種邪惡行徑曾被中共監獄、勞教所與洗腦班一直悄悄使用,洗腦班案例有多。

在二零一三年仍有很多此類案例。如湖北法輪功學員小汪,在二零一三年四月被洗腦班在飯菜裏偷偷下了破壞神經的藥物,導致人身體難受、頭腦發脹、思維遲鈍、坐立不安。在四川江堰市洗腦班,二零一三年十月惡人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肖章簽「三書」,在水中投放了麻醉藥……

二零一三中共洗腦班的暴力摧殘案例同樣令人髮指,例如:在山東招遠洗腦班,一個名叫原賓奎的惡徒一見張淑香老人便發瘋一般,飛踢一腳,將老人仰面重重踢倒在地,緊接上前又抓起老人,左右開弓打老人十幾個耳光,打累後又指使手下孫豔芹將老人關進內部一個小黑屋裏,連續三天,白天不讓吃飯喝水,晚上不讓蓋被睡覺,真是見者驚心,聞者流淚。在廣東汕頭洗腦班,法輪功學員王洽被連續十三個晝夜不許睡眠。天津大港的洗腦班則將法輪功學員王立軍被迫害得牙掉了三顆、眼睛腫成一條縫、一個耳朵聽不到聲音,最後坐著輪椅被接回家。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一三年中共洗腦班惡徒公然對女性耍流氓也非個案。在湖北武漢江漢區洗腦班,惡徒屈申心幾次喝酒裝瘋,夜晚打著赤膊、僅穿一條三角褲,竄到囚禁法輪功女學員汪燕的房間,講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話,侮辱、謾罵汪燕、甚至企圖耍流氓行不齒之舉;在蘇州市上方山洗腦班發生了同樣的事情:法輪功女學員宣小妹晚上睡覺後,一幫中共「六一零」人員闖入,一滿嘴酒氣的中年惡徒竟然爬到的床上將宣小妹整個人壓在下面,同時說齷齪淫言穢語,當著多名警察的面調戲侮辱,眾位男女警察竟然渾若不見,顯然多年來已經習以為常。

被劫持到洗腦班摧殘的不僅是成年人,竟然不放過七旬老人、小孩兒和殘疾人。如重慶的谷九壽、黑龍江的黃兆金、煙台的盧愛芝、武漢的黃爹爹等等都是被綁架到洗腦班的七旬老人。二零一三年十月,被關入武漢市新洲區劉集洗腦班的還有梅建英一歲多的小孫子。二零一三年把小孩和大人一起關進洗腦班的案例竟然被披露出來至少有六起。二零一三年十月被直送重慶銅梁縣洗腦班的一對母
女法輪功學員,女兒腿有殘疾,母親只有一隻眼睛有視力。母女被綁架時警察被在場群眾罵:這些走狗一天吃多了沒事幹,專抓善良人。

二零一三年中共人員也沒放過利用洗腦班敲詐錢財的機會,例如山東濰坊奎文區黨校洗腦班惡警想錢花了,就像點菜一樣從黑名單上點幾個法輪功學員的名,綁架同時進行勒索。而黑龍江青龍山洗腦班月收伙食費每人一萬元。雞西市中共黨徒則利用洗腦班騙去財政撥款。

五、在監獄等封閉場所進行滅絕人性的「轉化」迫害,殘暴手段超乎人們想像

對於堅持自己信仰的法輪功學員,中共打手們從未停止過執行「肉體上消滅」的邪惡政策。作為能夠將法輪功學員長期關押迫害的封閉場所,中共各地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暴力摧殘更為野蠻,勞教所解散之後,更多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監獄迫害致死。二零一三年被中共監獄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43人,佔全年被確認的迫害死亡總數(108人)的三分之一以上,究其原因,從獄警迫害方式的慘無人道可見一斑──

各中共監獄均設有稱為「禁閉室」的牢中牢,將信仰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囚禁在內,既方便使用各種酷刑,又掩人耳目,不留迫害證據。二零一三年傳出大量此類案例,如在浙江女子監獄,法輪功學員肖靜有十個半月被囚禁在狹小的禁閉室裏,每天被強迫聽120分貝高音喇叭;有三十一個半月不讓出門,吃、喝、拉、撒、睡都在裏面;有三個月的時間裏是24小時全天戴銬,包括晚上睡覺時。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在江蘇省洪澤湖監獄,窗戶被糊得嚴嚴實實,法輪功學員陳佔國在裏面被「攻堅轉化」,惡警指使刑事犯分班進來用刑:長時間罰站,不許說話,不許睡覺(經常一次性連續20餘天,閉眼就往頭上、臉上澆冷水)、不讓上廁所、不讓洗漱、不讓吃飯和喝水、隨意被多名犯人同時暴打、強行灌食或注射不明藥物等,直至被摧殘致精神失常送回內蒙古老家。在北京市前進監獄,「小屋」僅有十平方左右,法輪功學員被關在裏面,每天要腰板挺直、兩手戴手銬放在膝蓋上、目視前方坐高三十公分的小凳子,一坐就是十七個小時。法輪功學員王自成臀部坐爛,坐骨神經嚴重損傷,雙腿麻木無知覺,又被注射兩個星期不明藥物,致使他頭部脹痛,整宿不能入睡,痛苦難忍。在湖南省女子監獄,郭照青女士已被迫害雙腿癱瘓,仍被關在小號裏。

酷刑演示:銬地環
酷刑演示:銬地環

各種日常用品皆成殘酷刑具。獄警們除了使用帶「死刑鐐」、「砸地環」、「上大掛」、高壓電棍持續電擊等等常用酷刑,還有諸多新發明。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法輪功學員譚桂英被用手銬吊在床頭上,把身體與床一同捆住,把洗衣板綁在她的小腿處不許動,用褲頭堵嘴,然後又用膠帶封住,兩天兩夜不許她睡覺,直至譚桂英的胳膊被吊壞,生活不能自理,之後持續一個多月每天被逼坐小凳。黑龍江女子監獄把整條毛巾塞進法輪功學員蔣欣波的嘴裏,用束縛帶把她的雙臂、雙腿背銬在後面只能用嘴和肚子撐著地,後又綁在鐵架子上。吉林省四平石嶺監獄唆使犯人掐住法輪功學員石國良的睪丸問:還煉不煉法輪功了?由於疼痛難忍,石國良掙扎頭撞在電視架上,頓時鮮血直流。雲南省第一監獄除用各種酷刑還給法輪功學員打毒針,以致米易縣法輪功學員羅江平手上出現黑硬疙瘩,牙齒和牙根都是黑的,牙齒上凝有血塊,嘴巴裏面都是爛的,「保外就醫」,僅五天離世。

生命被迫害垂危仍逼「轉化」,不放法輪功學員出獄就醫。瀋陽市法輪功學員劉志(女)五十一歲,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已經不能說話了,監獄沒有任何醫治方案或說法,家屬要求辦保外,監獄稱條件不夠,因為她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唐海縣法輪功學員鄭祥星,被保定監獄迫害致左側頭骨斷裂,連續私自對鄭祥星做了兩次開顱手術,生命垂危,任憑家屬奔走求告卻拒不放人。五十四歲的雙城市法輪功學員姜曉燕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嚴重貧血,肚子裏的瘤子有嬰兒腦袋大,危在旦夕也仍被監獄劫持不放。

經確認,在二零一三年在各地監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到了中共獄警各種不同的暴力酷刑、毆打、注射不明藥物、關禁閉、折磨性灌食等等。包括黑龍江、遼寧、吉林、河南、湖南、山東等省份的女子監獄,以及瀋陽東陵監獄、北京前進監獄、盤錦監獄、保定監獄、山西省第一監獄、上海市提籃橋監獄、四川簡陽養馬河監獄、貴州省都勻監獄等,在二零一三年都欠有將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的血債……

六、全年新增迫害致死案例近108起,包括大量正值青壯年的社會精英和家庭中堅

二零一三年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很多是公務員、醫生、教師、企業管理人員等社會優秀人才,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是年齡在四、五十歲左右的青壯年。所有人都因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具備了高尚道德,並且在民眾中廣受讚譽。他們的去世對社會和家庭造成了極大災難和痛苦。例如:

北京法輪功學員鄧懷穎,金融碩士,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在海澱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一歲;
安徽蚌埠市張燕女士,一級教師,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被迫害致死,四十六歲;
山東籍法輪功趙斌,一級警督銜,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年僅五十八歲;
貴州省六盤水市馬天軍,教師,二零一三年七月三日含冤離世,五十四歲;
北京市法輪功學員李津鵬,原文物官員、企業經營者,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五日含冤離世,四十七歲;
湖南株洲曾海其,機械廠技術骨幹,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被監獄害死,四十二歲;
湖北武漢市曹靖宇,雙學歷畢業(碩士),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四十歲;
黑龍江大興安嶺漠河縣王秀清,廣有口碑的清廉會計,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含冤離世,四十四歲;
浙江省瑞安市法輪功學員楊中耿,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被活活打死,年僅三十八歲;
山西襄垣王橋鎮上王村郭小文,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歲;
河北蠡縣南關村法輪功學員吳瑞祥,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即含冤離世,五十多歲;
山東省棗莊市法輪功學員徐德存女士,二零一三年九月六日含冤去世,五十二歲;
德州法輪功學員鄭洪昌含冤而逝時年僅三十七歲;
鄭州法輪功學員袁宏偉,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含冤離世,四十五歲;
瀋陽市大東區法輪功學員吳淑豔女士,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含冤而逝,四十七歲;
湖南郴州市法輪功學員郭波琴女士,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含冤離世,四十七歲;
大慶市劉榮香,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含冤離世,四十六歲;
河南周口市淮陽縣王春玲,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含冤離世,五十二歲;。
遼寧丹東市法輪功學員修金秋,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二歲……
(更多案例案情詳見明慧網《
2013年至少76位法輪功學員被害死》)

後記

人們不能忘記,所有遭到中共殘酷迫害直至被虐殺的法輪功學員都是真正的好人,他們都在努力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他們不貪佔單位的一粒米、一滴油、一分錢,到哪裏都是努力做到吃虧讓人、遇到矛盾首先查找自己的原因,原諒對方;在家中他們是好丈夫、好妻子、好兒子、好女兒、好父親、好母親,好爺爺、好奶奶,慈愛、孝順;到外面是好職工、好領導、好公務員,公正廉潔,道德高尚。他們帶給社會與他人的只是祥和與美好,只是救助的援手,他們受到人們的讚譽稱頌才是正常的。而中共卻要不惜一切代價將他們迫害「轉化」,不「轉化」就要「火化」(中共警察的口頭語)。 中共要把這樣的人「轉化」成甚麼?

時至今日,孰正?孰邪?誰在引領人們脫離災難?誰又在驅趕人們走向毀滅的地獄?已是明明白白擺在人們的眼前。在中共所有粉飾自己的畫皮都已被事實無情撕去,邪惡本質與累累罪惡赤裸相見,被解體的結局不可阻擋的今天,誰還糊塗著追隨迫害,未來下場如何,其實已經不言而喻。

發稿:2014年01月11日  更新:2014年01月11日 14:50:37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4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