濱城孩子們的苦難(一)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7/濱城孩子們的苦難(一)-285811p.html
【字號】

濱城孩子們的苦難(一)

—— 被中共株連迫害的大連法輪功學員的孩子們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七日】在中國大陸,有人只因信仰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就遭受非法關押及各種迫害,留下年幼的孩子每日期盼父母的歸來。這場殘酷的迫害,使很多天真爛漫的孩子失去了父母的照顧,有的成了孤兒,有的被寄養他家,有的被迫失去了上學的權利……

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規定兒童享有四項基本權利:生存權 、發展權、受保護權、參與權;和三項基本原則: 十八歲原則;無歧視原則;兒童最大利益原則。作為「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締約國的中國,中共當局不但沒有遵守和兌現它的承諾,反而毫不手軟地迫害幼小的孩子們,只因他們的父母或親人是法輪功學員。在這裏,中共的《未成年保護法》更是一紙空文。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明慧網發表了《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報告匯總統計了三千六百五十三個被中共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案例,結果顯示,將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的死亡案例遍布全國二百七十三個城市,遼寧省大連市位居全國城市前十惡。

僅明慧網報導大連地區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名有姓的就高達一百二十人左右,因中共的打壓迫害使一些迫害信息無法獲取,無法確認,沒有統計在報告中。

十五年的迫害,成百上千的大連法輪功學員被判刑、勞教、開除公職,迫害殃及每一個法輪功學員的家庭,迫害至少使一百二十名孩子失去了父母和親人。由於中國大陸嚴重的信息封鎖,本文列舉的只是在網上收集的部份大連孩子們的苦難遭遇,隨著更多迫害真相的曝光,我們將會不斷完善和補充。

一、父母及親屬被迫害死的孩子

1、爸爸死的真慘,上老虎凳、電棍電,活活打死了反誣「自殺」

劉永來生前照片
劉永來生前照片

劉永來被迫害死的時候,孩子才十二歲。劉永來,男,六五年出生,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久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飛。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後,劉永來曾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六次。二零零一年三月,劉永來因發大法真相資料,被大連市中革派出所綁架並非法勞教三年。在大連市教養院喬威等獄警把劉永來扒光,八根電棍同時電擊嘴、耳、腳心等部位長達幾個小時,兩個嘴角被警繩勒撕裂達5CM,身上被電棍所傷沒有一處好肉,上老虎凳酷刑。

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晚,他被吊銬六個小時,腿被惡警打斷,後腦被打塌陷,被活活打死。為掩蓋罪行,教養院謊稱劉永來跳樓「自殺」。

劉永來死後,他的妻子(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送往馬三家教養院。他的父親、岳父在悲憤中離世。剩下十二歲的兒子無人照管。

2、曉東的爸爸被灌食鹽、開水,七天沒讓睡覺

曹曉東照片
曹曉東照片
曹玉強生前照片
曹玉強生前照片
張金榮生前照片
張金榮生前照片

曹曉東,男,二零零四年十歲,徐大屯中心小學三年學生。

曹曉東是大連普蘭店市徐大屯鎮山前村法輪功學員曹玉強的遺孤,在徐大屯中心小學三年級一班上學,班主任是謝教忠。父親曹玉強於二零零四年四月八日被迫害致死。母親於喜玲也多次被非法關押,在被迫害期間與父親曹玉強離婚。曹曉東一直由爺爺(曹洪玉,六十六歲)奶奶(張金榮,六十五歲)撫養。奶奶張金榮因修煉法輪功,長期遭邪惡迫害,加之兒子曹玉強於二零零四年被迫害致死,受到巨大創傷,不幸於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去世,曹曉東只好和六十六歲的爺爺曹洪玉相依為命。

曹玉強,普蘭店市人,曾四次被非法關押在大連教養院、關山子教養院、葫蘆島教養院。二零零三年一月被劫持至普蘭店市看守所,惡警指使囚犯強行給他灌食鹽和開水,超過七天七夜沒讓睡覺。惡警曲乃憲強行將其背銬在牆上八十天左右。曹玉強絕食九十五天,被折磨致生命垂危,回到家中。當時,他的體重只有八十多斤(原來一百六十斤左右),不能行走,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經醫院檢查為肺結核。由於身體嚴重受損,回家不到一年,曹玉強含冤離世。

3、趙飛被迫害致殘後含冤離世,妻兒被逼瘋

趙飛生前照片
趙飛生前照片

趙元,男,小學生,大連市法輪功學員趙飛的遺孤。趙元上小學時,父母就雙雙被綁架、抄家,受到驚嚇。在學校被師生歧視,被同學辱罵毆打,心靈受到很大傷害。原本一個聰明好學的孩子,變得瘋瘋癲癲的。

父親趙飛曾三次被非法勞教、六次被拘留洗腦迫害,電棍電擊、暴力毆打,使他下肢癱瘓、再生障礙性貧血(血癌)。出獄時,趙飛奄奄一息,骨瘦如柴,全身到處可見電擊的灼傷,流著膿血,尾骨處白骨暴露,潰爛處能容下一個核桃。二零一零年九月法院要非法審判他。他被迫拖著殘疾身子流離失所,於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六時含冤離世。終年五十四歲。

母親何春燕因為中共多次綁架、抄家、勞教,精神失常近十年時間,常年臥床不起。一個曾經幸福美滿的家,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就是這樣,中共人員還不斷騷擾他們。

4、笑笑的爸爸生前疑被中共活摘器官

王娟馮剛夫婦
王娟馮剛夫婦

馮笑笑,男,十多歲,大連市法輪功學員馮剛、王娟的孩子。

媽媽王娟,四十多歲,大學財經繫畢業,受過婦聯的表彰。在九九年底進京證實法後,被非法關押。回家後,因邪惡騷擾迫害,被迫帶著笑笑流離失所。為抵制迫害王娟跳樓,腰部、腳脖子等處摔傷,笑笑因受牽連被大連惡警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王娟因營救高蓉蓉被再次綁架。

爸爸馮剛,五十歲,原大連水產學院美術教師,二零零九年七月四日,馮剛與妻子王娟,被大連國保、西崗區公安綁架,在大連看守所,警察野蠻灌食,食道被插破、化膿。馮剛八月十四日死亡,遺體未經家屬同意被沙河口區公安分局解剖。馮剛生前疑被中共活摘器官。

5、小義軒的爸爸生前遭老虎凳酷刑,被打成內傷

陳勇生前照片
陳勇生前照片

陳義軒,男,法輪功學員陳勇的兒子,當年大連開發區東山小學五年級學生。他的父親陳勇,三十七歲,原大連開發區農業銀行職員。他的母親叫李秋菊,三十四歲,臨時工。

陳勇,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大連教養院被打得不省人事造成嚴重內傷。二零零一年下半年轉到關山教養院進行迫害,陳勇受到老虎凳等酷刑折磨,於二零零二年一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兒子陳義軒年僅七歲,母親正重病住院。陳義軒寄養在奶奶家。一旦母親出嫁,他準備讓奶奶送他到加拿大溫哥華去找他姑媽。奶奶李明是退休教師,是法輪功學員。

陳勇生前身體健康,性格開朗,因堅修大法身心受益,在單位是公認的優秀員工,他心地善良,樂於助人,就因為修煉「真、善、忍」做好人,年紀輕輕,就被江氏流氓集團迫害致死,令人心寒。

6、媽媽被迫害精神失常,含冤離世

王岩生前照片
王岩生前照片

王岩,女,三十七歲,家住大連市西崗區石道街,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進京上訪被抓,回家後被監控騷擾,被迫離家出走,流落在外,多次進京證實大法。

二零零一年四月被綁架,七月被劫持到馬三家女二所(老所)一大隊,因拒看抹黑法輪功的錄像,不配合邪惡的一切迫害,惡警不讓她睡覺,她經常被隔離關押和關「小號」,惡警任紅讚等人對其強行灌食,灌不明藥物,致使她胃部經常不適,晚上無法入睡、害怕、以致後來精神失常。

二零零二年一月搬進後建的馬三家勞教所時,王岩在二大隊,精神早已失常,經常要自殺。任紅讚對王岩的藥物迫害是清楚的,經常派人看著她。在馬三家被迫害精神失常的有數十人。

二零零三年九月,飽受迫害的王岩(已精神失常)被家人從馬三家背回,十月一日王岩(自殺)含冤離世。兒子在小學四年級讀書,小小的年齡,從此失去母愛。

7、媽媽死的時候,女兒才四歲

王豔生前照片
王豔生前照片

王豔,女,大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八月八日晚,王豔講真相時被甘井子街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大連市姚家看守所非法批捕。

王豔在看守所期間被迫害的血色素含量只剩三點二克(正常人為十二克),生命危險時,才匆忙將她推給家屬。待家屬將王豔送至醫院時,她的血色素含量只剩一點七克,同時發現腹部有一個八釐米大的腫瘤,生命垂危。

即使這樣,甘井子區檢察院張鑫釗卻滅絕人性,親自到王豔家中對她恐嚇威脅,致使王豔精神徹底崩潰,病情急速惡化,於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四日含冤離世。王豔父母雙亡,留下一個年僅四歲的女兒。

8、六根電棍電、灌大量藥物及啤酒,王哲浩離世時孩子才兩歲

王哲浩生前照片
王哲浩生前照片

王哲浩,男,二十七歲,大學畢業後在大連一家化工設計院做電腦繪圖員,於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修真、善、忍使他變成公認的好人。從九九年至零四年被迫害致死這幾年當中,王哲浩一直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六進六出,被劫持到遼寧四個勞教所迫害(大連、關山、本溪、葫蘆島),受盡各種酷刑。關押期間家人還被勒索「押金」、「罰款」等達一萬三千多元。在本溪教養院被打得渾身是血,昏死過去。在葫蘆島教養院惡警用六根電棍電他後背,兩肋電的全是水泡。插胃管灌入大量藥物及啤酒,不讓他睡覺。

長期的迫害使他的腹腔嚴重受損,尿路感染並伴有心律不齊、心動過速等症狀,生命垂危,才同意保外就醫。出來後一直不能正常小便,沒多久就含冤離世。

王哲浩死時,孩子才兩歲。

9、媽媽死的不明不白

遲玉蓮被迫害死時她的兒子年僅十歲。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大連警察將遲玉蓮,法輪功修煉者,從家中綁架。警察不顧她丈夫的抗議,強行給她戴上手銬非法關押在大連市看守所。在被關押一週後,她突然去世。留下了傷心的丈夫和年僅十歲的孩子。警方沒有對她的死做出任何解釋,也不歸還遺體。

遲玉蓮為人忠厚老實、樂於助人、勤勞而又節儉、心靈手巧,大人孩子的衣服都是自己做的,是個典型的賢妻良母型的女人。就是這樣一個健康能幹的好人,只因煉了法輪功就被江澤民的幫兇抓去八天活活打死了,天理何在?人性何在?

10、家破人亡,孩子年幼無人照管,已輟學在家

大連甘井子山中村女法輪功學員孫旭東,兩次被大連海茂派出所抓捕勞教,關押在瀋陽馬三家教養院,迫害使其腳踝粉碎性骨折。丈夫姜德雷因長期身體不好,承受不了其妻三番兩次被抓的驚嚇打擊,身心受到巨大傷害,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日含冤去世。留下一個十一歲的孩子,無人照管,輟學在家。家屬無奈,去馬三家要人,教養院不讓見人,海茂街派出所將家人強行接回。

在海茂派出所副所長王善剛用電棍電擊孫旭東兩個小時,孫旭東身體多處被電傷。

11、一個幸福的三代之家的破碎

迫害前,於佳慧一家三代幸福合影
迫害前,於佳慧一家三代幸福合影

於佳慧,一九九九年四月出生,她的爸爸於作家、媽媽周美華、舅舅、姨媽、姥姥都是法輪功學員。佳慧的爸爸、媽媽、舅舅多次被勞教,姨媽為了躲避迫害遠離家鄉,東渡日本。在巨大的壓力下,一次車禍,使姥爺成了植物人,姥姥在悲憤中離世。

二零零二年,爸爸、媽媽被非法勞教的時候,小佳慧才三歲,天天喊:「姥姥,我要媽媽,我要爸爸。」二零零七年三月媽媽被秀越街派出所警察抓捕,這是媽媽第四次被非法抓捕勞教。舅舅帶著佳慧到馬三家教養院看媽媽,遭到惡警拒絕。舅舅周長旭因堅持信仰,警察用皮帶抽他,搗他的肋骨,往頭上倒尿、倒屎,用煙頭燒他的大腿。

一個原本幸福美滿的三代之家,就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因為要向世人揭露當局對法輪功的誣蔑宣傳,而被中共及其追隨者迫害得支離破碎。小佳慧仍舊生活在沒有親人的環境中。她搞不懂為甚麼媽媽那樣善良卻被抓進監獄、爸爸、舅舅做好人卻被迫害。

二、爸爸、媽媽被逼瘋了的孩子

1、媽媽被大連甘井子區壞人迫害瘋了

小玄玄寫的親筆信
小玄玄寫的親筆信
小玄玄全家福照片
小玄玄全家福照片

張靜玄,小玄玄,男,七歲(二零零六年),大連市知遠小學學生。他的爸爸張國宇、媽媽沈蓮是中國網通集團大連分公司員工,夫妻倆是法輪功學員,九七年,張國宇在公司合理化建議中獲得一等獎。沈蓮在大連市的演講比賽中獲得優秀獎,演講稿在遼寧《郵電報》發表。

二零零六年七月,張國宇被大連教養院發往本溪勞教所迫害,他被惡警劉紹實,鄭濤,郭鐵鷹上抻床抻了九天,經受了種種酷刑迫害。

他的媽媽沈蓮被迫害致瘋。嚇得小玄玄不敢上學,不敢回家,不敢見媽媽,被收留在親戚家中,整日哭泣。製造這一悲劇的是甘井子區國保的惡警宋玉龍、董仕國等所謂的「保衛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衛士」們。

2、爸爸被大連矯治所迫害瘋了

閆壽林、楊春梅夫婦都是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早晨,閆壽林、楊春梅被大連金州國保、登沙河派出所便衣警察綁架,準備去上學的兒子也被綁架。

閆壽林十三歲的兒子被家中突如其來的迫害嚇壞了,當時直喊肚子疼,雖然孩子在綁架的當天被釋放,可當他知道爸爸被非法勞教,關押在大連矯治所,媽媽被關押在撫順市羅台山莊洗腦班時,極度悲傷,痛苦不堪。

孩子在登沙河一百二十三中學上初一,學校離家很遠。父母被綁架,有學不能上,有家不能回。孩子離爺爺奶奶家三十多里路,兩位老人也無法接送孩子上學。孩子非常思念和急切期盼爸爸、媽媽早日歸來,接送他回家上學。

非法關押期間爸爸被大連矯治所迫害致精神失常。親人到矯治所要人,矯治所不放,說必須當地派出所同意。爺爺到登沙河派出所要人,副所長伊小宇指示警察持槍威脅爺爺。孩子一次次的承受著大人都無法承受的巨大苦難,經常胃痛、做惡夢。

三、被中共迫害的小弟子

1、被迫害瘋的小弟子

大連法輪功學員林萍的兒子,大連理工大學的學生,修煉大法(二零零五年)。

林萍,女,五十八歲,二零零零年為證實大法遭惡警綁架送瀋陽馬三家勞教一年。二零零一年七月再次被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

林萍丈夫是個老實厚道的科研人員,不久退休,整天守著一個二十多歲瘋瘋癲癲的兒子。林萍的兒子也學大法,林萍第一次被抓時,學校以勒令退學相威脅逼她兒子寫「保證書」,林萍的父親為配合學校也來到她家撕孩子的大法書、撕師父像,打孩子嘴巴子。在媽媽第二次被抓、在學校和親屬的雙重壓力下,孩子的精神一下子崩潰了,見到和他媽媽年齡相仿的,就跪下來喊媽媽,求求媽媽快回家吧。多次送精神病院醫治還是精神不正常,經常往外跑。

學校的老教授和領導都同情林萍,一個有正義感的領導還親筆寫信和打電話給馬三家勞教所要求減期。可誰曾想,不長人心的馬三家勞教所警察就是不放人。

2、十五歲的小弟子被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後,有一名十五歲的學生跟家人去北京證實法,被抓回,被非法關押在臭名昭著的大連市台山戒毒所「迫害法輪功學員集中營」。當天晚上被惡警威逼利誘,並當著小孩的面折磨他的親人(母親和外公)。這小孩非常剛強,隊長連連逼問,他就說大法好,我受益了。後來怕其他學員聽到聲音;被關在屋內逼問。

3、大連藝術學校梅子、麗子

二零零零年,十一期間 ,大連市台山戒毒所「迫害法輪功學員集中營」非法關押了數百名法輪功學員,大多數是進京上訪被綁架的,也有一部份是在家裏直接綁架的。那裏每天打罵聲、電棍「叭叭」的放電聲、高音喇叭裏誣蔑大法的聲音從早到晚不停,一天十三、四個小時的罰坐。當時裏面關押了四個小弟子,大連藝校三個女學生。一個叫梅子的十六歲,麗子十七歲,還有一個小姑娘也是十六歲,她們的老師也被綁架關押了。

4、鑫鑫的遭遇

為了紀念二零一零十二月十日的世界人權日,澳大利亞悉尼部份法輪功學員參加了澳洲紐省曼麗(MANLY)地區舉辦的人權遊行和集會活動。來自大連市的法輪功學員鑫鑫在集會上講述了她一家人在中國因修煉法輪功而被中共迫害的遭遇。

一九九七年,鑫鑫七歲的時候,每天早晨五點鐘她就起床跟隨父母去公園煉功,晚上和煉功點的叔叔阿姨們一起讀《轉法輪》,這是她一生感覺到最充實和幸福的時光。

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她的全家和許多法輪功學員一起到大連市政府上訪,然而他們卻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晚上十點多才被釋放。二零零零年十月,她的父母因向世人講法輪功被迫害真相,被警察非法抓走。不煉功的舅舅趕來陪她,也被警察抓走,釋放她舅舅的條件是要向警察交納人民幣一萬元。隨後,警察又到她的學校告訴她的老師及校長說鑫鑫煉法輪功,叫學校開除她。老師回答說:「鑫鑫是一個好孩子, 如果煉法輪功能讓孩子都像她這麼乖,那希望全班的學生都煉。」警察灰溜溜地走了。鑫鑫的老師把她帶回自己家照顧。她的爸爸被送到洗腦班迫害,她的媽媽被非法勞教三年。從此鑫鑫在她老師的家裏居住了兩年半。

二零零六年,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惡行曝光後,給她們這個本來就沒有安全感的家庭又增加了一份恐懼。鑫鑫的父母為了她的安全,幾經周折輾轉將她送到澳洲來讀書。

鑫鑫在集會上呼籲,請全世界善良的人們幫助制止這場殘酷的迫害。在中國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遭受中共的酷刑折磨,甚至面臨被活體摘取器官的境遇。這不僅是迫害人權,而是在摧毀人類的道德和良知。

四、被中共非法關押的孩子

1、惡警凶殘綁架父母,兒子被迫自衛抵制

葉飛是大連法輪功學員葉樹輝、李芳的兒子。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惡警綁架葉飛的父母。惡警朝葉飛的媽媽臉上狠狠抽打,用頭套套頭,把她塞到麵包車座位下,反銬著雙手。圍觀的群眾見此情景都含著淚說:太殘忍了,大熱天,(警察)不是想把人活活悶死嗎!晚八點,哈爾濱路派出所和金州中長派出所警察到家綁架葉飛的父親葉樹輝。

面對親人被無理綁架毆打,及入室搶劫的警察,兒子葉飛(未修煉法輪功)進行自衛抵制。葉飛右眼眶和太陽穴被警察打青腫,小腿被劃破了一條口子,葉樹輝的腿被警察打瘸。廝打過程中,哈爾濱路派出所所長的手指頭被葉飛咬傷,日光燈管打碎的碎片落下來,掉在一個警察的手腕上,將其手腕上的筋割斷。

一家三口被綁架,家中一萬多元現金,兩台打印機,兩台電腦被搶走,被非法關押在金州三里拘留所。警察揚言葉飛是襲警罪,要十萬元才能放人。

2、世人安祥宇網上講真相被綁架、抄家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六日晚七點左右,大連灣法輪功學員安秀家的兒子安祥宇在開發區某網吧上網發布大法好的信息時被綁架。約二十一點,警察和大連灣邊防八、九人非法抄家。安秀家被迫流離失所,妻子史萍到大連灣派出所要人,警察百般刁難,逼問安秀家的下落,導致史萍心臟病發作,送到醫院才把人放了。

幾天後,警察用消防車雲梯從三樓窗跳進屋裏,把史萍綁架,隨後把安祥宇拉回家,也不知在屋裏做了些甚麼,又架走了,才讓史萍回家。懂事的孩子被架到樓下時,見到鄰居說:「告訴我媽放心,我挺好的。」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就這樣被邪黨迫害得妻離子散。

安祥宇並不是法輪功學員,在父母的薰陶下,非常認同大法,因此在網吧講大法的真相時被綁架。二零一四年一月二日,大連市甘井子區法院法官婁玉珍通知安祥宇家屬,一月十三日下午一點非法開庭。

3、兒子正當自衛,被誣「襲警罪」遭綁架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清晨六點多鐘,法輪功學員羅金薇的兒子到樓下掏出鑰匙正要開車門,被一群便衣綁架,兒子以為是搶劫的就正當自衛,他們聲稱自己是警察,然後又以「襲警罪」把人綁架到大連黃海路派出所。隨後又到羅金玉、羅金薇的家門口蹲坑,此時,羅金薇看兒子還沒回來,就想出去看一下,一開門,蹲坑的警察一窩蜂似的將羅金薇摁倒後拖進屋裏綁架了羅金薇、羅金玉姐妹。又用膠帶將羅金薇的嘴封上,將手纏上,隨後洗劫了羅金玉的私有財產。

八月二十三日早十點,警察江鋒等六人將大連法輪功女學員羅金薇、羅金玉等四人從大連看守所直接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羅金薇、肖桂蘭體檢不合格被勞教所拒收,郝秋晶、羅金玉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三大隊。十月,羅金玉左眼被馬三家女子勞教迫害致失明。

五、同父母親人一起綁架的孩子

1、爸爸一次次的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惡警劫持兒子非法抄家

曲濱
曲濱

我是曲濱的兒子,今年十三歲了。爸爸曲濱是法輪功學員,四十歲。媽媽周玉蘋坐月子期間,爸爸被警察抓走勞教,在大連教養院爸爸曾遭受吊銬,電擊腳心、腿彎、腋窩、臉頰、嘴、生殖器等,全身傷痕累累,奄奄一息抬回家中。爸爸身體還沒養好,警察又要抓他,為了躲避再一次的抓捕,他離開媽媽和幼小的我。在大連監獄四年,爸爸被扒光衣服毆打、體罰虐待。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爸爸被抓後在看守所被迫害休克,瞳孔擴散,警察才讓家人接走。回家後爸爸通過修煉法輪功使身體逐漸恢復,媽媽讓他離開家躲一躲,他說他再不躲了,他覺得這些年欠媽媽和我太多,他要補償這些損失,他在家裏幫媽媽做飯,輔導我學習,一個破碎的家恢復了久違了的溫馨,但是這時間也太短了。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爸爸又被非法批捕,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剛剛回家,八月三十日一大早,中山區國保大隊曹迅兵等人又將爸爸綁架,並把我劫持到車上,搶走身上的鑰匙進行非法抄家,搶走工資卡、現金、書籍等私人物品。家裏已經是千瘡百孔了。但是爸爸還是一次一次地被抓捕,一次一次地酷刑折磨,一次一次地生命垂危,媽媽和我一次一次的怕失去爸爸,我和媽媽就是在這種環境中度過的,期間的艱辛誰能理解,又有誰能知道呢?

2、平平在派出所被惡警潑冷水,搧耳光

平平媽媽王春彥
平平媽媽王春彥

於萍(平平),女,二十五歲,性格既文靜又開朗,大學畢業。媽媽王春彥是大連康來國際貨運公司的經理,修煉法輪大法,沒多久,類風濕關節炎,心臟病不治而癒。中共迫害法輪功,媽媽多次被綁架迫害。

在高考的日子裏,平平每天都受到警察的監視。上大學期間爸爸突然離世,媽媽被惡警綁架、非法判刑。平平的奶奶在痛失長子、沒有了經濟支柱、兒媳被抓的接二連三的打擊下,癱瘓在床,爺爺得重病也去世了。平平無法接受這些殘酷的事實,一個原本幸福的二十口大家庭瞬間傾塌了。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平平和媽媽被強行劫持到了秀月派出所:一個惡警往平平身上潑冷水,搧耳光,還有一個警察說:「我們就是共產黨的暴力機器。」

當天,二姨王春榮、三姨王春英也被非法抓捕。媽媽被判五年,二姨判三年,三姨勞教兩年三個月。關押期間,媽媽被迫害得一天之內昏死三次,口吐白沫,心跳、呼吸都停止了,身體極度虛弱,心臟機能衰弱,數次血壓高於240,走路要扶牆,胸疼氣短。僅僅因為媽媽拒絕放棄信仰,家屬多次要求保外就醫均遭監獄拒絕。

3、蓬蓬和姥姥被抓,他大聲喊著:「蓬蓬不去派出所!蓬蓬要回家!」

vspace=5

蓬蓬是孫景歡、易鷺的兒子,六歲(二零零七年)。爸爸孫景歡是大學生,在單位負責財務。在蓬蓬出生前一個月爸爸被非法抓走了。蓬蓬問媽媽,「蓬蓬有沒有爸爸?」媽媽就拿出爸爸的照片說,「蓬蓬,你有爸爸,爸爸是很能幹很好的人,爸爸現在在很遙遠的地方,不過很快蓬蓬就能見到爸爸了。」

蓬蓬和爸爸、媽媽在一起的時候
蓬蓬和爸爸、媽媽在一起的時候

蓬蓬三歲時,爸爸回來了!蓬蓬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後來蓬蓬一次次看著媽媽、爸爸被警察打著踢著抓走,嚇得直哭。一次蓬蓬和姥姥被抓,他大聲喊著:「蓬蓬不去派出所!蓬蓬要回家!」半夜媽媽才把蓬蓬接回家。從那之後,每當看到警察、警車蓬蓬就害怕。有很多事情蓬蓬還不懂,爸爸媽媽不是壞人,姥姥的病就是煉法輪功煉好的,他們沒有做壞事,警察應該抓壞人呀,為甚麼要抓蓬蓬的親人呢?

蓬蓬對爸爸說:「警察是壞人。姥姥說實話,為甚麼要抓她。」爸爸說,「蓬蓬,警察是聽信了謊言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很多明白真相的警察就不再迫害了,還偷偷地保護法輪功學員。」爸爸還告訴蓬蓬:「不要恨抓姥姥的警察,修煉人要慈悲,因為幹了壞事的人是要遭惡報的,他們是最可憐的。」

爸爸的話蓬蓬聽懂了,爸爸媽媽心裏不只有蓬蓬,他們做得沒有錯,他們是了不起的爸爸媽媽!蓬蓬的最大心願就是:蓬蓬、爸爸、媽媽三個人能永遠在一起,警察不要抓走蓬蓬的爸爸媽媽!

4、一家六口被綁架

大連法輪功學員張義君、王紅的孩子,二零零六年九歲。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六日,大連甘井子國保大隊大隊長宋玉龍和副大隊長董仕國等一群惡警闖入張義君家,綁架了他們一家六口(張義君、王紅夫婦、王紅的哥哥王濤、父母以及九歲的孩子),並非法抄家,抄走大法書籍,私人財產電腦三台等物品。王濤隨後被送到環保賓館洗腦迫害,張義君、王紅夫婦被非法關押在姚家看守所。

5、還未出生就隨媽媽被綁架的孩子

李德會,男,四十歲,他和妻子靠賣大桶水為生,生活剛剛好起來,買了個二手麵包車送水,和親戚經營一個刷車廠還不到一年。國保惡警畢可鋒伙同派出所在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早晨綁架了李德會和他的妻子,並扣押他的車;他妻子因已懷孕五個多月,才於下午被放回;他的刷車廠也被迫無法經營。

六、被迫輟學的孩子

1、母親的食管被惡警割開,兒子被北京師範大學開除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王殿剛,男,二零零零年是北京師範大學學生。王殿剛的父親王有寶,母親戚旭明都是法輪功學員,母親是大連市金州區登沙河鎮一百二十三中學教師。母親自九六年得法以來,處處以「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在哪裏人們都說她是一個好人,可是在二零零零年七月的一天,鄉政法委書記李文祥等邪惡之徒卻將這樣的好人、學生們愛戴的好老師,無故從家中抓走送到馬三家教養院,沒有任何法律程序,在馬三家教養院因堅修大法,堅信師尊,不寫保證書,被馬三家的邪惡之徒殘酷迫害,她用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據理抗爭,惡警們把她的食管割開強行灌食,使她受盡非人的折磨。

父親王有寶為了證實大法,毅然走上了進京上訪之路,在大連被惡警抓回,在大連市金州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他們的孩子王殿剛無故被北京師範大學開除學籍,在家中無依無靠。

2、父親遭非法勞教 女兒失去讀大學的機會

於長順,男,四十八歲,某工程材料公司大連分公司經理。他多次被關押在大連教養院,被折磨得癱瘓在床。戶口和身份證被原籍派出所註銷,妻子在派出所逼迫下與他離婚。

二零零六年八月,於長順在開發區灣裏鄉做生意時,被灣裏鄉派出所綁架,沒收所有產品、車輛。在大連教養院勞教兩年,被關「小號」遭受精神與肉體上的折磨。二零一一年六月,金州區中長派出所伙同國保又一次將其綁架送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迫害。於長順被綁架後,他十八歲的大女兒高考被北京的重點大學錄取,因父親的被綁架無法支付四萬元學費,被迫輟學。

於長順獲得自由還不到一年,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再次遭非法勞教,公司被迫停止運行,造成的經濟損失很大。女兒也再一次因無力支付學費而失去讀大學的機會。

3、張成義被非法勞教 孩子遭株連學校不要

張成義,男,四十三歲,大連某鋼廠職工,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因為修煉大法被開除工職。全家三口流離失所在外四年。於二零零四年回到大連家中,被派出所監視,他的孩子不能上學,哪個學校也不要。

張成義在大連商場做臨時工時,他在給別人講真相送光盤時,被商場的攝象頭錄下,於二零零四年十月五日被抓,法院在十一月十五日秘密非法判他兩年勞教。張成義後來被送到醫院,精神受到刺激,神情恍惚。邪惡之徒還向他的妻子勒索看病錢,被拒絕。因為人被抓時,還好好的,現在出現問題一定是壞人迫害的。邪惡之徒不讓家人探視。

4、父親被非法勞教,女兒被學校退回

法輪功學員宋利新和七十歲的母親孔慶春及他讀中學的女兒分別被大連灣鎮大房身派出所楊業海等四警察綁架。惡警搶劫了孔慶春和宋利新每家各一台電腦、錄音機一台、電熨斗和鑰匙等及近萬元現金。

孔慶春被劫持到馬三家勞教所,因身體檢查不合格放回家。宋利新被非法勞教兩年,被單位大連灣小學開除,工資停發,他的女兒本應到大連市第八十中學讀書,但在惡黨株連惡政下,被八十中學退回原學校。

5、「讓學生都罵你孩子,叫你孩子沒法上學」

二零一零年七月初,瓦房店老虎屯鎮石屯村村治保曲長波闖到張紅豔家,逼迫張紅豔寫保證書。兩天後,曲長波與石屯村支部書記曲長濟、老虎屯鎮綜治辦成員吳安強等五人,又闖到張紅豔家繼續恐嚇:你要不簽字,我們到你丈夫單位找廠領導,停止你丈夫工作,你甚麼時候簽字了,甚麼時候讓你丈夫上班。他們還更下流地威脅張紅豔:我們到你孩子的學校,讓學生都罵你孩子,叫你孩子沒法上學。這幫中共芝麻官員先後闖到張紅豔家騷擾四、五次。

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早晨,老虎屯鎮綜合治理辦主任於廣奎協同中共瓦房店政法委、「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瓦房店公安局政經保大隊、老虎屯派出所等十多人乘兩輛警車,到張紅豔家,幾個暴徒扭著隻身著背心、褲衩的張紅豔胳膊、推上警車。當時有許多村民目睹了中共邪黨的流氓暴行。

張紅豔被劫持到撫順市羅台山莊洗腦班(外稱「撫順市關愛學校」),張紅豔被迫害得神志不清,回家後,惡人繼續騷擾她。

(待續)

發稿:2014年01月17日  更新:2014年01月17日 01:01:49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4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