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藥物迫害(下)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5/中共的藥物迫害(下)-288048.html
【字號】

中共的藥物迫害(下)

—— 黑龍江法輪功學員遭藥物迫害致死致殘案例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接上文

三、被藥物迫害致瘋致殘案例

強行注射各種的藥物,破壞法輪功學員的中樞神經,使他們遭受痛苦的煎熬,有的人被注射藥物後,不久即開始頭痛、失憶、精神狂亂、莫名恐懼、肌肉和胃抽搐、目光呆滯、言行遲緩、嚴重幻聽幻覺,全身細胞難受,每分每秒都在極其痛苦中煎熬。有的雙目失明,兩耳失聰。

有的生理機能失常,有的身體肌肉、器官腐爛;有的全身癱瘓或局部癱瘓。有的導致內臟功能嚴重損害,表現為全身浮腫,腹部下肢腫脹,像懷孕八、九個月的孕婦,尿、便、吐血的肝腹水或腎衰竭症狀。

有的藥物藥性發作持久,導致法輪功學員出獄後,多年後仍在遭受精神、生理失常的折磨,有的因此死亡。

那些參與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醫護人員,與獄警狼狽為奸,迫害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的所作所為早已褻瀆了「醫生」、「護士」的稱呼,只能說是經過了醫藥方面訓練的罪犯,披著救人的畫皮行兇,喪盡醫德、殘害人命。

◇佳木斯項曉波迫害精神失常、離世

項曉波
項曉波

項曉波,原佳木斯市製藥廠技術人員。因去朋友家串門,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一二年十月,被劫持到黑龍江省戒毒勞教所非法關押了九個多月。期間,不知獄警給項曉波灌了甚麼東西,她的牙齒變得紅黃。還給項曉波打針,每天打五、六瓶。不知打的甚麼藥,她們說是葡萄糖,項曉波打針打得手都腫了。自從打針以後她特別興奮,擦地擦床底下,動作特別快,這種狀態能持續三、四個小時,和以往判若兩人。有時她自己對著牆說話,有時興奮起來亂跑,經常把頭碰得都是大包。後期天天給她打針,大約有一個月時間。出現了較嚴重的間歇性精神恍惚狀態,尤其夜間經常控制不了自己大聲喊叫,幾乎是整夜不能睡覺。保外就醫回家時的項曉波瘦骨嶙峋、目光呆滯。離世前的兩個月內她幾乎滴水未進,一直蜷縮在床上,直至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下午,在極度痛苦中含冤慘死,年僅五十五歲。

◇譚廣惠遭獄警打毒針、強暴致精神失常

譚廣慧遭迫害前
譚廣慧遭迫害前

被迫害致瘋後的譚廣慧
被迫害致瘋後的譚廣慧

譚廣惠,女,五十多歲,賓縣松江鎮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六月,萬家勞教所獄警強行給譚廣慧打毒針,將她抬進男牢羞辱,讓惡犯強暴。譚廣慧身心受到巨大傷害,又被獄警關進萬家勞教所醫院每天打毒針,讓她昏睡、失去知覺,再遭獄警強暴,在巨大的精神打擊和藥物毒害下,譚廣慧精神失常了……

◇尹花蘭 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尹花蘭,四十六歲左右,住哈爾濱市道裏區,被獄警劫持到萬家勞教所迫害。在集訓隊的暴力「轉化」時,尹花蘭曾多次告訴他人自己被打過針,當時就不能說話。原本生性活潑的她一反常態,後來不言不語一年之多,二零零四年底又突然說起來沒完,精神失常。

◇吳曉峰被迫害無法自理、精神失常

吳曉峰,女,哈爾濱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二月五日被綁架,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一一年三月末四月初,前進勞教所一大隊隊長王敏授意盜竊犯王芳往吳曉峰的玉米粥和菜湯裏放不明藥物。獄警王敏伙同四至五名普教每天把吳曉豐摁倒強行注射不明藥物,導致吳曉豐出現精神失常症狀。

◇宋玉傑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流落街頭

宋玉傑在二零零二年被綁架之前,身體很好,精神很正常,衣著得體;一家三口生活得快樂充實。二零零七年,宋玉傑從哈爾濱女子監獄回來,經常說哈爾濱女子監獄給她打毒針了。如今的宋玉傑精神失常,沒有住處,流落街頭,到處撿破爛,晚間蹲火車站。

◇黑河市蘇敏被注射不明藥物精神失常

蘇敏,女,三十五歲,二零零三年十月被黑河市愛輝分局政保科警察綁架,後被愛輝區法院非法判刑兩年,在哈市女子監獄,被注射不明藥物,精神失常,已被家人接回。

◇被打毒針 宋慧蘭右腿焦黑、潰爛、脫落

宋慧蘭被打毒針致殘
宋慧蘭被打毒針致殘

宋慧蘭,女,六十歲,鶴崗市境內新華農場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宋慧蘭在樺川縣遭警察綁架,三十日被劫持到湯原縣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湯原縣看守所所長閆勇等獄警將宋慧蘭按在鋪上,使其動彈不得,給宋慧蘭強行戴上手銬,快速注射一瓶不明藥物。隨即宋慧蘭感到剜心的難受,滿地打滾,連話都不能說,痛苦極了,生不如死。同時感到膝蓋以下全部失去知覺,身體發硬、僵直。之後宋慧蘭不能行走,吃一口飯馬上就排泄出去,大小便失禁。其身體越來越衰弱,大腦反應遲鈍,記憶斷斷續續,舌頭發硬,身體不聽使喚。數日後奄奄一息,神智不清,整個人呈僵直狀態 湯原縣看守所於三月一日下午讓家屬接人。

宋慧蘭回家後,身體僵直,眼神發呆,不會說話,手、腿直挺挺的,不能回彎,像木頭人一樣,沒有任何知覺。右腿以下,腳面、腳趾全部壞死,呈黑色,淌血水,摸上去硬邦邦的,像鐵板一樣,一敲砰砰響。她的腿一天比一天惡化,越來越黑,越來越硬。一動彈,就順著腿淌血水。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五日,宋慧蘭的右腳脫落了。

◇朱洪兵生前遭注射不明藥物

遭迫害前的朱洪兵
遭迫害前的朱洪兵

遭受迫害出獄時的朱洪兵
遭受迫害出獄時的朱洪兵

朱洪兵,三十多歲,大慶石油管理局採油七廠職工,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九日劫持到大慶紅衛星監獄。期間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朱洪兵被放出監獄的時候,由於酷刑折磨及被注射不明藥物,身心遭到嚴重傷害,身體虛弱,面色蠟黃,身體枯瘦。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剛剛走出監獄僅半年時間的朱洪兵含冤離世。遺體火化時,頭蓋骨外面是白的,裏面卻是黑的,骨質嚴重疏鬆,不知是何種藥物所致。

◇黃彥珍被打毒針致精神失常

黃彥珍,黑龍江省雙城市法輪功學員,數年間被非法抓捕七次,遭酷刑折磨,曾經多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黃彥珍被誣判七年,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她絕食抗議,獄警命令犯人按住插管灌食、灌藥。黃彥珍被毆打時喊「法輪大法好」。院長趙英玲命令飯後給打上精神病針,用膠帶把嘴封住,然後強行注射精神藥物,幾次給注射藥物,黃彥珍精神恍惚,記憶力減退,頭痛,昏倒在地。致使黃彥珍精神失常。

◇裏玉書被注射不明藥物

有一天,惡犯商曉梅強行給裏玉書注射不明藥物,裏玉書奮力掙扎,藥還沒打完,針頭就彎了。過了一小會兒,裏玉書四肢無力,心臟特別難受。想上廁所,可一動也動不了。袁安芬將裏玉書拖到廁所,裏玉書感覺自己的生命快結束了,裏玉書問:「給我打的甚麼藥?」她說:「安定」。裏玉書特別口渴。

◇李冬雪遭灌毒藥

李冬雪,女,五十一歲,哈市呼蘭區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四日下午,李冬雪遭當地警察綁架,後被誣判六年徒刑,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迫害。

二零零三年年初,李冬雪發高燒,次日體溫恢復正常。到了傍晚,獄警姜微指使犯人馬桂敏、楊淑華、萬忠麗(「五聯保」中的三個人)把李冬雪連拉帶拽拖到辦公室。姜微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針管給李冬雪打針。她們四人摁李冬雪,李冬雪強烈抵制,把針管弄碎扔了。她們四人不依不饒,跟李冬雪撕扯,給李冬雪強行灌藥。李冬雪被灌下不明藥物後,到了半夜腹內燒的不行,嗓子發熱,說話發不出聲來。同時耳朵有嗡嗡的鳴響聲,兩腿發軟。

◇石桂花被打毒針,渾身疼痛,出現幻覺

石桂花,女,四十九歲,哈爾濱市阿城縣人。二零零五年六月被劫持到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期間,監區的獄警大隊長對石桂花說,給你打一針保你能睡著覺。石桂花就同意了。獄警把石桂花拉到走廊沒人的地方,給她打了一支不知名的藥針。這一針打下去可慘了,從此石桂花渾身疼痛難忍,腦中經常出現幻覺,總像有人跟她說話,讓她幹這幹那的。一睡覺就感覺旁邊有人似的,而且總有一種慾望,說話也語無倫次,看見紅色、黑色就怕得發抖,整個人全變了,於是勞教所提前將石桂花解教放回家。

據內部消息透露,勞教所為了拿人做實驗,偷偷把藥拌到飯裏給法輪功學員吃,有的人很機警,發現有異味就不吃飯了,而有的人不相信中共會這麼陰毒,結果當發現上當時已經晚了。

◇曾淑玲被注射不明藥物,肝腎衰竭

曾淑玲,女,四十歲,家住哈爾濱市南崗區先鋒路。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七年,曾淑玲在黑龍江戒毒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二年,有一年多的時間整天被綁在小凳上,被尿甚至例假的血水泡著。後又被綁在「死人床」上十四個月,並被注射不明藥物,導致肝腎衰竭,頸、腰椎損傷,最後全身癱瘓,心臟病、尿毒症、腸梗阻並發。在生命垂危的情況下,才被不想承擔責任的戒毒勞教所釋放。之後癱瘓了4年。回家後因堅持學法煉功,身體狀況有所好轉,生活又能自理了。

◇楊麗娟被打毒針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二年五月,楊麗娟到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探望親戚,被牡丹江鐵路公安局派出劫持到牡丹江愛河看守所。期間因楊麗娟抵制迫害抗議,不但被看守所獄警體罰打罵,惡人還給楊麗娟打吊瓶(不知打的甚麼藥),導致楊麗娟開始精神失常。

之後,惡人們又把她送入黑龍江省哈爾濱女子戒毒所。在戒毒所裏,因楊麗娟抵制奴役勞動,獄警們就對她體罰打罵、長期不讓睡覺。後來對楊麗娟又一次給打毒針,致使楊麗娟精神嚴重失常、瘋瘋癲癲。

好端端的女兒給迫害的精神失常,失去了所有自理能力,連吃飯都得母親照顧,近三年多才有所好轉。

◇付堯被注射不明藥物 七年失去記憶

付堯,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四日被警察綁架到哈爾濱市第一專科醫院神經科,遭注射不明藥物摧殘,失去很多以前的記憶。直至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他才逐漸恢復被藥物摧殘的那部份記憶。

◇護士吳亞傑被注射不明藥物致精神失常

吳亞傑
吳亞傑

吳亞傑,四十歲,哈爾濱市依蘭縣中醫院護士, 二零零二年三月七日被劫持到萬家勞教所。因絕食抵制迫害,被送入萬家醫院。院長宋昭惠命令兩護士強行給吳注射了大劑量不明藥物,結果使吳昏睡了三天兩夜。隔一段時間後,吳仍不配合輸液,獄警於芳麗、吳某、韓某等人又把吳亞傑的手腳都綁在床上強行輸液。經過反覆多次的折磨,此時的吳亞傑已經神情不能自己,人們見她兩眼發直表情呆滯。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六日,依蘭縣中醫院把渾身長疥、精神狀態極差沒有語言表達能力的吳亞傑接回,見到她的人都說像見到了骷髏似的。十個月無休止的迫害,把一個原本健康活潑的年輕人變成了精神病。

◇牡丹江潘豔華遭藥物迫害致神志不清

二零零零年七月,獄警張學鳳把法輪功學員潘豔華關進禁閉室,獄警張曉光、劉秀芬朝潘豔華的大腿內側猛掐,掐的青一塊、紫一塊的。此事引起法輪功學員的集體絕食抗議,為避人耳目勞教所獄警把潘豔華轉到樓下的男隊進行迫害,獄醫劉某使用不明藥物,致使潘豔華神志不清,最後被送進精神病院。 到牡丹江精神病院,喪盡天良的醫生洪軍把潘豔華綁到鐵床上,用多根電針扎進頭裏逐漸加大電量進行折磨。

發稿:2014年02月25日  更新:2014年02月25日 13:12:15 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4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