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十五年迫害綜述(一)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28/合肥十五年迫害綜述(一)-294020p.html
【字號】  

合肥十五年迫害綜述(一)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安徽報導)合肥市是安徽省省會,除市區外還管轄肥西、肥東、廬江和長豐等縣。合肥古稱「廬州」,因淝水、施水交匯而得名,歷史上一直為兵家之地,有「江南之首,中原之喉」之稱。

1992年法輪大法從長春傳出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曾經先後兩次來到合肥市傳功講法,兩次面授班上人們都感受到了「真善忍」的美好,很多人通過修煉達到祛病健身、道德回升,神跡不斷。特別是1994年4月中旬在合肥辦的第二次面授,當時全國各地來了1600多人參加了這次面授班(包括當時一些安徽省級高官)。從此,在合肥為中心的帶動下,法輪大法在安徽全省乃至華東地區迅速傳播,眾多的世人知道了法輪大法的美好,許多有緣人走上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之路。

然而,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在中共與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對法輪功可以不講法律」等一系列的「群體滅絕」政策下,合肥中共官員、610操控公檢法司系統和各單位對廣大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的非法抓捕、勞教、判刑、綁架、關押、抄家、洗腦、騷擾、監控、跟蹤、罰款和開除工職等。

從明慧網有關合肥的迫害資料上看,在2001年前後,也就是迫害高峰期間,合肥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抄家。當時合肥各看守所、拘留所、洗腦班都裝不下,只好送到其它地方關押。在這些黑窩,許多法輪功學員被致傷、致殘、致死、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或被活活虐殺……

為了達到目的,中共還將一些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關押在精神病院,將他們當成精神病人用藥物進行長時間迫害……

也有一些學員,在去北京的上訪途中或在別人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遭到中共的秘密綁架並失蹤,很多年過去了,這些失蹤的學員到現在還是下落不明……

在這裏,我們僅僅依據明慧網發表的2014年6月前有關合肥地區的揭露迫害文章,對合肥法輪功學員15年來遭迫害的情況做個大致綜述,並把這些迫害事實進行簡單的分類整理,初步統計出,15年來,僅僅在合肥地區: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28人;
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45人;
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116人次;
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至少449人次;
至少6人被迫流離失所;
至少3人在迫害中失蹤;
至少9名兒童受到株連迫害;
被強制洗腦的法輪功學員至少77人次;
其中,被中共抄家人次和被搶劫的物品我們無法統計。

在中共的紅色恐怖和信息封鎖下,合肥地區眾多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情況到現在還不能徹底揭露出來。這裏統計出來的數據只是依據在明慧網曝光出來的部份迫害事實,所佔比例實際上是合肥地區迫害總數的冰山一角,即便如此,我們也能從這些案例中透視出這場迫害運動的慘烈和邪惡程度。

本報告分為以下幾個部份:

一、28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二、酷刑迫害案例
三、重點迫害案例
四、洗腦班迫害案例
五、非法判刑案例(部份)
六、合肥法輪功學員被勞教迫害案例
七、合肥部份惡報案例

結語
附錄1:合肥地區法輪功學員被勞教案例
附錄2:合肥地區洗腦班迫害案例
附錄3:合肥地區被追查的國際逃犯
附錄4:合肥地區歷年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搶劫、騷擾迫害案例

一、28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2001年2月1日上午6點,李梅被中共酷刑虐殺,她是合肥第一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當時年齡只有28歲。在這被迫害致死的28人中,年齡在26歲至78之間歲,職業分布在教育、衛生、工人、退休老人、農民等各行業。

以上是合肥地區部份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照片:李梅、章秋紅、紀廣傑、李鈞、王洪榮、張桂琴、蔣翠萍(從左至右)

中共對他們迫害的殘暴程度令人觸目驚心,以下僅舉幾例。

1、內臟被打致破裂,李梅被中共酷刑虐殺

李梅,28歲,是一位性格開朗的女子,家住合肥市。她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通過修煉使原先體弱氣喘等毛病都不治而癒,身體一直非常健康。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李梅多次去北京上訪並遭到多次綁架迫害。

2000年4月,李梅為在天安門告訴世人真相,踏上她的第四次上訪之路。在定做條幅時,被不分善惡的店主出賣,又被非法關押十幾天。2000年6月被抓進肥東看守所,後抓至合肥女子勞教所。關押期間被殘酷迫害,被打致內臟破裂,昏迷不醒,送合肥105醫院不治逝世。

2、害怕曝光,中共綁架李軍

李軍,女,30歲,合肥法輪功學員。李軍因將妹妹李梅被抓遭迫害致死的事實、親屬在殯儀館查看傷口、傷痕的真相以及李梅身上留下被折磨致死的鐵證,全部都記錄下來,向全世界披露中共與江澤民流氓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的罪行。為免被迫害,李軍夫婦離家出走來到上海找到工作住了下來。後李軍夫婦在上海APEC會議期間,雙雙被惡警抓捕,分別關進了監獄。不久傳來消息,說是李軍肝炎病重住院,還沒等親人看她,又傳來消息,已把「病危」的李軍轉到合肥傳染病醫院。親人們好不容易見到她,已經是奄奄一息了,於2001年12月初去世。

3、庭審前刑訊逼供,造成李鈞突然死亡

李鈞,男,33歲,合肥市法輪功學員。李鈞於2002年10月31日被惡警綁架,關押在合肥市淮河路鴻興賓館期間受盡非人道的折磨。2003年7月25日、8月22日被合肥市法院非法審判。2003年10月底, 李鈞在合肥市第二看守所被迫害致死,惡警不讓家人查看遺體。

4、屢遭迫害 紀廣傑含冤離世

紀廣傑,男,合肥市法輪功學員。因修煉法輪大法,2003年紀廣傑被合肥「六一零」惡警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宿州監獄,監獄惡警經常將他帶去強制抽血,並強制他吃各種不明藥物。2008年6月,紀廣傑被迫害致腦溢血,不省人事,大、小便失禁,左眼失明。獄警恐出人命,通知家人接人。紀廣傑回家後,生活不能自理,由其家人24小時輪流照顧其起居生活。將近三年的時間裏,紀廣傑的身體狀況一直很差,經常頭痛頭暈,身體每一個關節都疼、難受。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安徽宿州監獄還在電話裏騷擾其家人。2012年6月3日晨,紀廣傑含冤離世,終年65歲。

5、馮琪在監獄遭摧殘,不久含冤去世

馮琪,男,48歲,合肥市長豐縣三十頭鎮法輪功學員。2008年3月1日晚,馮琪講真相遭綁架,隨後被非法抄家,抄走電腦、摩托車等物品,後馮琪被非法判刑3年,被送往安徽省宿州市第三監獄迫害。經常被惡警戴上鐐銬電擊、毒打。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有一次,惡警唐傳友、黃啟俊伙同嚴管隊惡警用三、四根電棍長時間電擊馮琪。由於長時間摧殘,馮琪在安徽省第三監獄被迫害致肝腹水,肝硬化,嚴重浮腫。出獄後,馮琪已經被迫害得日常生活根本無法自理,於2011年7月31日早晨含冤離世。

6、王洪榮被中共酷刑虐殺

王洪榮,男,59歲。合肥叉車廠行政科職工,合肥叉車廠的職工都知道王洪榮是有名的大好人。2004年9月24日,王洪榮被阜陽市中共人員綁架,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到安徽宿州監獄。2007年2月份,王洪榮在監獄被迫害的從腰部以下部位均失去知覺,大小便失禁。 2007年4月上旬,監獄惡警且指使犯人,用滾開的水,硬把王洪榮的雙腳,捺到腳盆裏燙,頓時雙腳立即血腫,半天後就潰爛,起泡。王洪榮到醫院檢查後被確診:患胸椎腫瘤(骨癌),高肢位癱瘓,腰部以下無任何知覺,大小便失禁。


王洪榮生前照片


王洪榮從監獄回家時拍的,在宿州監獄十三天沒有解大小便,小肚子脹得像快生小孩的孕婦。

這是王洪榮在監獄裏被迫害造成的褥瘡,有兩個雞蛋那麼大


王洪榮在監獄被燙傷的雙腳

王洪榮在監獄被燙傷的雙腳

2007年4月下旬,宿州監獄將王洪榮迫害得生命垂危才將他放回家。王洪榮回到家時,臀部後面褥瘡有兩個雞蛋那麼大。而且在監獄裏已有十幾天都不能解大便了,小肚子脹得像快生孩子的孕婦。大小便沒有知覺,骨瘦如柴,臉都變了形。每天大小便都在床上,二十四小時不能離人。2007年6月22日凌晨,王洪榮離開人世,時年僅59歲。

7、暴力灌食致肺葉穿孔,張桂琴被虐殺

張桂琴,女,37歲,合肥肥東縣法輪功學員。1999年11月底,張桂琴被非法拘留15天。在肥東看守所,張桂琴多次遭酷刑迫害,被戴上腳鐐,不得不睡覺,吃飯,大小便等都在一起。2000年7月底,張桂琴再次被綁架到看守所,由於長時間絕食和強迫灌食,張桂琴身體極度虛弱,高燒。獄警強行把她送到醫院檢查,發現張桂琴已經肺葉穿孔。

中共酷刑:固定灌食
中共酷刑:固定灌食

肥東看守所惡警怕出人命,以張桂琴得傳染病的名義,在8月中旬送她回家。張回家後一直臥床不起,骨瘦嶙峋,講話都困難。檢察院提起訴訟後,法院派人到張家一看,看後人搖頭就走。此案因為張桂琴身體太差,一直沒有開庭。張桂琴的身體狀況仍然極差。2001年1月17日下午2點,骨瘦如柴的張桂琴溘然辭世。

8、迫害導致多次出現昏迷,章秋紅含冤離世

章秋紅,女,60歲,合肥市廬陽區女法輪功學員。多次遭惡警王璐綁架,曾經被迫流離失所。2007年12月,邪黨黨徒非法停發她的社保工資。2008年6月20日深夜兩點左右,王璐等惡警撬門闖入章秋紅的出租屋,強行綁架章秋紅。章秋紅絕食反迫害,後出現生命危險,惡警把她拉到合肥第一醫院迫害,直到六月三十日,章秋紅昏迷18次後,再次出現昏迷狀態,惡警才於深夜通知家人同意取保候審,於2008年7月17日出院。其弟將章秋紅接到淮北照看,當時章秋紅雙目視力模糊、經常昏迷,這種情況下,惡警還經常打電話和到淮北上門騷擾。2008年10月18日凌晨3點,章秋紅在迫害中含冤離世

9、牙被惡警撞掉,朱廣珍含冤離世

朱廣珍,女,72歲,合肥市法輪功學員,家住安徽教育學院宿舍。1999年7.20後,朱廣珍曾三次去北京上訪,遭到當局迫害。在宿州監獄遭受期間,朱廣珍曾絕食一個月。因堅持修煉,惡警唆使犯人抓住朱廣珍的頭髮往床上撞,門牙被撞掉。朱廣珍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和迫害,導致視力衰退,晚上幾乎看不清東西,而且身體極度虛弱。期滿三年,朱廣珍被非法延長半年。2005年7月,身心遭受極大摧殘的朱廣珍回到家中身體極度虛弱,於2006年7月含冤離世。

10、大學生胡桂生被迫害致死

胡桂生,男,桐城人,原安徽建工學院95級建築材料專業學生,曾經是一名優秀的好學生。1999年被合肥市惡人被非法關押在合肥市戒毒所1年,出來後,在深圳打工,後來又被迫害入獄,因不堪迫害,身體出現病狀,被惡人送回家中,不久在家含冤離世。

11、迫害導致舊病復發,孫守芬含冤離世

孫守芬,女,67歲,安徽省合肥市二里街居民。她以前患有白血病、淋巴癌、糖尿病,通過修煉已完全康復。99年7.20以後,由於鎮壓的發生,她停止修煉,不久這幾種病又全部復發,經過重新修煉,她的身體又康復了,她親身感受了大法的超常,於是帶著病歷上北京向國家反映真實情況,結果竟被公安綁架、非法關押。之後雖放出,但多次被騷擾,恐嚇,並給其家人施加壓力,2003年底,孫守芬舊病復發,於2005年元月9號左右離開人世。

12、非法判刑、關洗腦班,張君茹含冤離世

張君茹,女,50多歲,家住合肥直和平花園住宅小區。張君茹修煉法輪功後心性提高,且本人多才多藝,深受親朋好友的敬重和喜愛,並積極弘揚大法,曾到北京上訪被關。二零零零年張君茹被關在義誠洗腦班後送到合肥看守所,抵制迫害,她遭到惡警殘忍折磨,後被非法判刑3年,在宿州監獄遭到酷刑迫害。2013年5月25日晚上6點左右,張君茹含冤離世。

13、諸志勇,男,26歲,六安市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合肥廬江縣勞教所迫害長達3年, 2002年9月18日,諸志勇在勞改一大隊閥門廠被酷刑迫害致死。廬江監獄對外宣稱滁志勇為自殺。在廬江監獄,虐待法輪功學員的情況很嚴重,打人,不給睡覺,關禁閉,批鬥經常發生。

14、孫桂芝,女,59歲,無為縣法輪功學員。2010年6月2日,孫桂芝被無為縣「610」、公安局綁架,並被非法勞教。在合肥女子勞教所遭到殘酷迫害,使其身心受到很大的傷害,後經醫院檢查出現嚴重病業狀態。合肥女子勞教所為推卸罪責,2011年5月19日通知其家人接回,孫桂芝於6月25日含冤離世。

在迫害中含冤離世的合肥法輪功學員還有:

朱宗霞,女,51歲,合肥市三里街法輪功學員;

張朵雲,女,73歲,合肥法輪功學員。

蔣翠萍,女,74歲,合肥工業大學北區的退休醫務工作者,合肥市法輪功學員。

楊學祝,女,78歲,安徽合肥市人。

何永生,男,43歲,安徽省合肥皖江廠法輪功學員。

吳慶雲,女,68歲,原合肥市副食品公司醫師。

周瓊,女,36歲,安徽省肥西縣水泥廠工人。

白雲,女,合肥市江淮儀表廠職工。

紀廣雄,女,安徽大學附小教師。終年61歲。

儲德羲,男,56歲,合肥皖江廠學校教師。

王之英,合肥市江淮儀表廠職工。

沙敬業,男,合肥法輪功學員。

儲金庭,男,54歲,安徽省合肥市皖江廠學校教師。

高秀英,女,63歲,安徽省合肥電線電纜廠職工。

(待續)

發稿:2014年06月28日  更新:2014年06月27日 23:34:49意見建議請寄 feedback@minghui.org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14 MINGHUI.ORG 轉載請註明出處

廣告

About vttyks

真、善、忍 Truthfulness, Benevolence, Forbearance http://www.falundafa.org/
本篇發表於 明慧新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